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6 部分

第 26 部分

    庞然大物越发涨大,巧巧唔唔声中吞吞吐吐但都不敢让它深入,倒是‘浅尝轧止’, 聂北犹觉未够,诱道着,“巧巧,把它全部吞进去嘛,吞到喉咙里去!”

    巧巧怕怕的望了一眼聂北,见到聂北鼓励的眼色,下了决心张大小嘴,尝试着把聂北的‘全部’吞入嘴里。

    “咳咳咳……”

    才到喉咙时巧巧就忍不住猛吐出来咳嗽了,涨红的脸蛋妩媚无比,双眼水雾迷离,可怜兮兮的望着聂北,“聂哥哥,我不行呀!”

    你可能不太可以,但勉强一下还是可以的,不过,干娘的话……想干娘聂北就混身火热,诱惑着巧巧道,“你行的,再来几次就好了!”

    巧巧在聂北的鼓励下尝试了几次,勉强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全部吞到嘴里,但深入喉咙的那种异物不适感还是让她十分难受,在聂北忍不住扳着她的头发用力抽c她的小嘴时她更是不适应,咿咿呀呀哼哼唔唔的,异物入喉她想咳嗽,但被聂北的庞然大物塞得满满的,咳嗽不出来,眼泪都被呛了出来。

    几个深喉后,火热腻润的感觉让聂北欲火高涨,有点忘乎所以的挺动着,待巧巧的湿泪滴落到大腿时凉凉的感觉才让聂北清醒过来,忙抽出巧巧嘴里的庞然大物,在巧巧一声惊呼声中把她掀翻在床,侧着身子举起她一条白嫩大腿,从侧背处挺身进入她身子……

    “聂……哥哥……轻、轻点儿、咿呀……痛呀……好涨呀……哥哥啊……巧巧受、受不了啊……喔……轻些……轻……深了啊……”

    巧巧潮起潮落两次了,被聂北c弄得死去活来,当狂潮再来时,她浑身无力弓起,下面粉胯上挺承接,玉d里蠕动吸吮,聂北再也忍不住那份酸酸欲s的快感,猛挺几下箍紧巧巧的身子,庞然大物直c到底,在巧巧那夹窄不堪火热如炉的花心里,一股股火热的子弹劲s而入,灌满身下这可人儿的花心,每s一下就让身下的人儿颤栗一下……

    聂北猛的抽离巧巧的身体,把发s中的庞然大物c入巧巧的小嘴里,深喉劲s,巧巧未来得及反映便觉得喉咙里被s了一股y体,促不及防全部吞了下去……

    聂北兀未玩够,从巧巧的小嘴里抽出庞然大物,握着它对着巧巧那娃娃脸倾泄最后的子弹,浓浓的r白y体喷s而出,狂潮中的巧巧被s了一脸……

    狂风暴雨过后的宁静,床上两人相拥而卧,巧巧小鸟依人的偎在聂北宽大的胸膛里,披着满头乌黑散发枕着聂北的臂弯,潮红未退的娃娃脸蛋儿有满足有娇弱柔媚,更有不胜风雨的慵懒和疲意,双眼轻阖微闭,就是不想睁开。

    聂北双手在巧巧的粉背上轻轻抚摩着,给她高c后的温情,两人彼此都不愿打破这种水r交融心贴心的温情。

    不知什么时候,聂北第一个开口,柔情万千,“巧巧,巧……”

    聂北才发现,疲惫的巧巧此时已经熟睡在自己怀里,娃娃脸甜蜜满容,嘴角处微微上翘,一脸的慵懒之意,聂北望着巧巧这甜心可人的模样,心里柔情似水,轻轻吻了她的脸颊,再吻了她的粉腮,才意犹未尽的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可人儿。

    “聂哥哥……”

    熟睡着巧巧钻了钻身子,呢喃的呓语也是这般依恋甜腻,让聂北柔肠百结,但接下来一句:“……坏蛋……”

    就差点让聂北忍不住再弄她起来占有一次,让她知道自己刚才可是忍着来的。

    聂北弯身捡起被两人翻云覆雨弄落在地上的锦盒,这黄夫人送的锦盒聂北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期待,打开里面才发现,锦盒虽美,装的东西……聂北略过锦盒直接抽出塞在锦盒里的一张纸,甩开来看,只见纸张里几行细小的毛笔字,娟秀整齐:笔墨砚纸文墨四宝,不值几个钱,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一说法偏畸些,可士、农、工、商四大行差中,士派行在头,不无道理,而读书是取士之道,你年轻有为,才华上佳,正当是用你的才华为国家出力之时,不可妄自沉沦俗事!……赵芯儿!

    聂北看到最后落笔处惟有苦笑:黄夫人连劝导我都不敢亲自开口,看来她挺怕面对我的嘛,不过读书这一事就算了,为国家效力倒也可以考虑,因为为国家效力的同时,国家也会为我‘效力’嘛!嘎嘎……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聂北倒是想为国家效力,可国家需要我效力吗?科举是个不错的选择,值得考虑,值得考虑……

    胡思乱想的聂北也有些困了,拥着巧巧那火热热的身子盖着被子暖暖的,忍不住困意来袭,也睡了过去,至于干娘交代的话……那几只老母j……饿死了好宰来补补身子!

    放纵下去 第034章 干娘的往事(1)

    “好端端的怎么就病了,是不是穿得衣物少感染了风寒呀!”

    干娘坐在聂北房间的床沿上,深出一只玉手搭在巧巧的额头上试探着巧巧额头的温度,见温度正常才放心,转过头来对做贼心虚的聂北道,“北儿,怎么一回事呀,娘才出去一个下午,一回来就搞成这样了,巧巧是不是出去哪才感染到风寒呀!”

    “娘,女儿没事,只是没注意冷到了,身子有些虚弱而已,休息两天就好的了,不关聂哥哥的事!”

    巧巧红着脸瞥了一眼她的聂哥哥,见平时胆大包天的聂哥哥此时心虚得像偷了钱被大人问起的小孩子一般,顿时觉得好笑。

    干娘掖着被子、梳理一下女儿额头前的几茬乱发,犹不放心的道,“要不要娘带你去单阿姨那里给她诊断一下开些药回来熬给你吃!”

    “娘,你放心吧,北儿不是救过那黄夫人的儿子黄威吗,你总归信一回孩儿的医术吧,我说巧巧没事就是没事,这两天不下床好好休息一下,敢包好起来。”

    聂北拍着胸膛保证着。

    干娘方秀宁轻轻的嗯了一下,但见女儿巧巧面色红润,又觉得这病有些蹊跷,不过见女儿没发烧没咳嗽,她也放下心来。

    干娘走出房间之后,聂北暗自松了一口气,却见巧巧眼波流转的望着自己,聂北忍不住自责道,“都怪哥哥一时荒唐索取无度,弄得巧巧你都下不了床走路!”

    巧巧的脸蛋刷的红了起来,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娇嗔道,“大坏蛋聂哥哥,你还好意思说,巧巧下面……现在都肿起来了,火辣辣的好痛,一动大腿就痛得要命,都怪你,要不是你鬼点子多编这什么借口来遮掩的话,我走不了路被娘知道,不被发现才怪了,到时候看娘怎么收拾你!”

    不得了不得了,这妮子会释放出妩媚这种‘东西’来了,少女和少妇果然有本质上的区别,那眼神、那语气、那动作、那风情……都有着丝丝的不一样,连我纯洁可人的巧巧初经风雨后也都变妩媚了些,当真迷人得紧!

    聂北嘿嘿直笑,兀自不知羞的道,“那当然,脑子好用总会在关键时候决胜结局的,要不是我有所警醒早早就收拾扫尾清除污迹的话,嘿嘿,等你这头小猪醒来的时候或许娘就站在我们床头了!”

    巧巧哀求的眼神静静的望着聂北,“聂哥哥,那今晚我就睡在你这里好了,反正姐姐在的时候新买的那张床和被子都在你这房间里,整理一下巧巧就可以睡了,夜晚睡觉的时候就不怕娘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了!”

    “这样一来娘就怀疑了!”

    聂北走过去在巧巧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微笑道,“等你忙活的时候我就把你抱回娘的房间去,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装病,两天不下床,娘又怎么会发现呢?过了这两天不就可以了吗!”

    巧巧嘟着小嘴儿,羞答答的道,“可是巧巧想聂哥哥抱着睡,巧巧一刻都不想离开聂哥哥你,聂哥哥的怀里很温暖!”

    聂北伸手刮了一下她那瑶鼻,微笑道,“好了,哥哥又不去什么远门,还不是时时刻刻的都能见到,乖,听话,我出去问娘一些事儿,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休息!”

    巧巧微红着脸忸怩的道,“聂哥哥,你能不能……亲巧巧一下!”

    聂北嘿嘿而笑,“嘿嘿,求之不得!”

    聂北附下身去在巧巧的红艳的小樱嘴上吻了一下,帮她盖好被子安抚她安心睡觉,看着依然疲惫的巧巧挂着甜蜜的微笑睡去,聂北才从房间里走出……

    干娘真是停不下来,喂那几只老母j之后又搬来椅子坐在院子里,曲起双腿就着眼前一只簸箕在挑挑拣拣,簸箕里盛的自然就是即将用来磨豆腐的原料……黄豆!

    她听到脚步声走出来,依然专注的干着自己手里的活,却温柔的问道,“天冷地冻的,北儿你出来干什么,受了风寒就麻烦了。”

    “我出来看娘你在干什么,看能不能帮上些什么忙!”

    聂北走到干娘方秀宁的身侧蹲了下来,有些责怪道,“娘你都懂得说这外面天冷地冻的,怎么坐在这外面干活呢,回屋里也可以做的这些事!”

    “天快黑了,屋里昏暗看不清楚的,出来亮一些!”

    干娘方秀宁听到责怪的话语,不恼还喜,欣慰的望了一眼聂北,微微笑道,“再说了,十几年来娘都习惯了,也没你想得那么娇贵,这点点寒冷算什么,当年娘带着小惠背着巧巧冒着鹅毛大雪流落在街……”

    “怎么不说下去呢,孩儿其实挺想听听娘的过去!”

    干娘方秀宁神色凄迷,幽幽的道,“娘能有什么过去,平平凡凡的走过来,又平平凡凡的走过去,一生不就这么过了。”

    “可是我看娘你一说起‘过去’这词就不开心,孩儿替你难过的!”

    方秀宁强作欢笑道,“傻孩子,娘都没难过,你难过什么!”

    “可是孩儿还是很想听娘说一下娘的过去,我想了解娘你的苦与乐,乐了孩儿和娘分享,苦了孩儿和娘你承担,这样娘开心了我也开心,娘苦了有我平分就不会那么苦了!”

    干娘方秀宁微微转过头去,不让聂北看到她要流出来的泪水,轻轻用长袖拭去。但两人如此近距离,聂北又怎么会没发现呢!

    “娘,你怎么哭了!”

    干娘方秀宁转回头来,没了眼泪,但眼睛红红的,有些变音的道,“娘高兴,你是娘的好孩儿,娘这是开心,娘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自从娘被赶出了宋家之后,就没这么开心过了!”

    聂北顺着干娘的话问道,“今天捣乱生事还出浊言烂语污蔑娘你的赖九从好象也是宋家的仆人,应该是管家吧?他那样针对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干娘方秀宁停下了手中的活,沉默了好一会,似乎在迟疑,又似乎在组织语言,又好象在回忆,又更像陷入了某种特定的情绪里……

    前些天下的雪依然未消融去,苍茫茫的给这个冬天穿了层洁白的外衣,放眼望去似乎这个世界都是白的,而蹲在地上听着干娘平静述说的聂北,此时的心境就仿佛这个冬天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眼里的火苗越来越旺……

    干娘,名方秀宁,芳龄四十,灵州人,灵州方家人,原本方家和上官县的宋家关系密切,干娘出生的时候两家定下了娃娃亲,十五岁时照婚约嫁入上官县的宋家,丈夫宋玉奇,大干娘五岁左右,由于方、宋两家关系一向交好,所以干娘初时在宋家的时候,宋家老爷、婆婆、丈夫都对她很好,生活甜蜜,先后为宋家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就是小惠姐姐,在小惠姐姐之后又怀胎十月产下一男婴,那时候宋家有后,对干娘更是呵护倍至,随后八年左右过去,女儿和儿子也慢慢长大了,女儿名小惠,儿子名夺弘,干娘也觉得,这一生即使就这样过了也甜蜜,但噩耗也就是在这时候传来……

    干娘的娘家,也就是灵州的方家,忽然一夜惨遭灭门,唯一不死的弟弟上告知府衙门,却被一个贩卖私盐的罪名被捕入狱,第二天就惨死在衙门监狱里,至此,方家除了干娘这一外嫁女之外,算是无一生还,干娘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当场昏死过去。

    自此之后的半年里,宋家的长辈对干娘的态度开始慢慢变了,多半是觉得方家一夜之间被灭门,仇家自然是不好惹,这干娘又是方家唯一剩下的女儿,到时候干娘必然会连累宋家,于是干娘的家公、婆婆都开始找干娘的不是,干娘的丈夫宋玉奇也开始有些变了,对干娘开始粗言粗语,不时打骂,要不是看在干娘生了个儿子为宋家延续了香火,或许干娘被打死在宋家也有可能,他们如此造作,自然是想找个好点的理由把干娘给休了,撇清和方家的关系,奈何干娘温柔贤淑,逆来顺受,虽然夜里会独自垂泪,但依然尽着媳妇、妻子、母亲的责任,任劳任怨,宋家的人见干娘如此,倒也开始转变了一些,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惟独不一样的是干娘没了娘家。

    但是也就在宋家对干娘由好转坏再由坏转好的时候,干娘第二个噩耗再降临在她身上,丈夫宋玉奇和儿子忽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半个月内十岁不到的儿子和丈夫先后死去,要不是还有个的女儿在身边需要母亲的照顾,干娘就差没当场疯掉,又或许寻死了事。

    丈夫和儿子的死让干娘倍受打击,但宋家亦是如此,干娘没有任何可以出气的凭借,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都得自己来承担,可是宋家有出气的对象,那就是干娘,于是干娘便成了不祥的女人,克夫丧子,这一罪名让干娘在宋家受尽白眼和毒打,每到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懂事的小惠姐姐便拼死护着干娘,直到干娘被赶出宋家,小惠姐姐都是一路跟随。

    那年正是冬天,大雪飘飞,照干娘所说,比今年这场大雪还要大,干娘带着小惠姐姐走出宋家大门,流落街边,本一心寻死的干娘望着小惠姐姐那坚强不屈的眼神时,她哭了。

    流落街头,带着女儿,没家可归,本是大家闺秀的干娘除了刺绣女红之外,半点营生技能都没有,乞讨成了唯一的生存手段,一个月熬下来,就差没饿死,当时母女俩冻僵在街头上,饥饿和寒冷交织,干娘本以为就这样死掉了,或许对干娘来说,这是个解脱,但看到陪在自己身边的大女儿时,她又心如刀割……

    干娘记得当时自己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儿,冻得没了知觉,没了意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却在一个温暖的房间内,这就是巧巧和聂北说过的,单阿姨单大夫的家,是她遇到干娘和小惠姐姐时把她们救了下来,也是她对干娘说,干娘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肚子里怀的就是现在的巧巧!

    之后在那单大夫的热情帮助下,干娘慢慢走出y影,带着大女儿挺着大肚子慢慢撑了下来,直到巧巧出生,在单大夫的支助下干娘才在这城外搭建了这么一间泥草房,日子就这样艰苦的熬了下来,小惠姐姐也慢慢长大成年,及笄礼而嫁,依以前在宋家和温家定下来的娃娃亲,小惠姐姐嫁入温家,丈夫温文强!

    放纵下去 第035章 干娘的往事(2)

    干娘一口气说了很多,似乎把心中压抑的苦水一吐为快,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哀伤悲痛,一下子激发了出来,外表温柔内心坚强的干娘却已经泣不成声,泪横满面,聂北抓着她的双手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有自责,或许不问的话干娘虽然压抑着,但还不至于勾起这么多凄凉的回忆,“娘,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

    干娘目光有些呆滞,木然的揩了一下腮上的泪珠,依然继续的说道,“我不知道当时温家为什么还承认这个婚约,把你小惠姐姐娶了过去,你小惠姐姐随我受苦挨饿十多年,嫁入温家这么一个大户人家,或许不受尊重,但以后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太难过,我也就安乐了,可现在看来,我又错了,你小惠姐姐嫁进温家这么多年,十年了吧,无所出,受尽白眼,受打挨骂,这些都是娘作的孽却让小惠承受了!”

    聂北见干娘一个劲的自责,便转移一下话题道,“娘,你给我说一下那赖九从吧!”

    “他,以前宋家一个小小家丁,有什么好说的!”

    干娘显得很厌恶这个人,一说起他干娘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哀伤转化为丝丝愤怒,但情绪显然比刚才平缓了很多,泪水也止住了!

    “但现在他好象是个管家的身份了哦!”

    干娘没直接回答聂北的话,而是冷淡的道,“家公和婆婆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你干爹,另外一个就是你干爹的弟弟宋玉成,自从你干爹走了之后,便把你干爹的弟弟宋玉成接了回来,并且把家业传给了他,但不久之后家公和婆婆也都去了……”

    干娘说到这里神色更加黯然。

    “那后来呢!”

    聂北忙出声问道。

    “公公、婆婆走了之后,你干爹的弟弟宋玉成便把我赶出宋家,当时直接驱赶我们母女俩出宋家大门的人就是这赖九从,那时候他就已经是宋家的管家了!”

    “他那双脚真的是娘你弄成的吗?”

    聂北强忍着怒火平静的问道。

    干娘睇了一眼聂北,见聂北只是好奇,而不是因为赖九从在豆腐棚里那些污蔑自己的言语而怀疑自己的人格,这让她好受了些,要是聂北怀疑她是那种不贞不忠的女人的话,她宁愿死也不回答聂北。干娘回忆道,“算是也不算是!”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两人都不太注意,而聂北没出声,只是静静的等待干娘把话说下去……

    “娘在宋家生活安乐的那一年,一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发现屋顶有些声响……”

    干娘的脸又愤怒又有些难为情,没往下说,但聂北知道,那赖九从肯定是在偷窥干娘洗澡。

    干娘微微红了脸,接着说道,“我当时忙扯过衣服掩着身体,惊呼一声‘谁在屋顶’,这

    小婢撩情阿潼sodu

    一声让做贼心虚的人从几米高的屋顶上摔了下来,幸亏没死,但双脚从此便落下了残疾,娘当时虽然羞怒,可还是原谅了他,毕竟当时他也就和北儿你现在这般年龄,娘就没把这事声张出去,让他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事实上之后的日子里他都很安分,但你干爹出事之后他便开始放肆了起来,那言语也……放肆得很,后来宋玉成当家之后,他忽然被提升为管家,我也不清楚这回事,但他一直在找娘的麻烦,这十几年来都没停止过,前些年还好一些,你小惠姐姐在温家还不算太差的时候,他不敢怎么放肆,这几年就……”

    干娘虽然没多说,但谁都知道,这赖九从是现在宋家的管家,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即使不是宋家指使也是默许乐见的。

    聂北听了干娘这么多话,有很多疑惑的地方,比如灵州方家一门被灭一事,这点知之甚少,疑惑是必然,还有干娘的弟弟为什么到衙门报案会被抓,然后又死在衙门监狱,这里面是不是有些必然的y谋存在,或许这知府衙门也不见得撇得了关系。

    再有就是干娘的丈夫和儿子到底得了什么病,竟然死得如此急促,又如此巧的是男丁,照理说如此急促的病是很少存在的,就上有也是猛烈的传染病,为什么宋家的其他人没事呢?这点聂北疑惑!

    还有,这赖九从自从宋玉成当家后便一飞上天,从不名一文的小家丁飞上管家位置,是不是太突然了些?

    聂北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却不想在这里问干娘,想来她也是不清楚,问她只会让她多想起些悲伤哀痛之事罢了。

    不过,这赖九从的所做做为,一定不能轻易饶了他,特别是他竟然敢偷窥我聂北敬爱的干娘洗澡,他死定了!

    聂北y恻恻的眼神被干娘方秀宁看到了,“北儿,你年少气盛可不能轻易惹事,更不可向宋家或许那个赖九从寻仇,在娘的心里,多少的委屈都可以受,但娘不能承受你和巧巧两人中任何一个出事,你可知道?”

    干娘放下簸箕,站了起来,伸了伸腰,粉拳拳的捶打着她那丰腴却不肥胖的腰肢,那美好的身段展露无遗,胸前那高耸颤颤的玉峰圆鼓鼓的,动人心魄。

    聂北随后也站了起来,心不在焉的应道,“我知道了娘!”

    干娘方秀宁兰花指指着聂北额头嗔道,“你知道知道,我看你什么都不知道,整天给娘惹事生非,我看这次你多半是把娘的话当作耳边风,吹吹就过了。”

    聂北讪讪而笑,却在想,干娘你也太……聪明了些吧,但你也不要说出来嘛,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见干娘没有完全沉入悲痛里,聂北也松了一口气,见干娘一副泪痕依旧在的娇容,聂北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总想抱她在怀里好好怜惜好好疼爱,可是……那也只敢在聂北心里想想而已,不敢乱动,因为聂北知道,表面上看娘温柔贤淑,柔弱弱的,可她内心却是坚强得很,聂北不敢轻易露出‘狼子野心’!

    “哎……”

    干娘幽幽一叹,似乎有些落寞和淡然,伸手溺爱的抚摩着聂北的脸,最后微微而笑,“这些年来,生活百味,娘也算尝得七七八八了,也看淡了很多东西,已无所求,只想你和巧巧能平平安安,你能找个好人家,而巧巧又嫁个好家庭,衣食无忧,娘也就安心了!”

    聂北觉得喉咙有些堵塞,哽咽得难受,一个两世为孤儿的人,缺乏家庭的温暖,可这一切都从遇到干娘开始改变,她温柔、贤淑、慈祥、又美丽,聂北总能在不经意间感受到她细心的爱护,还有那份无怨无悔的付出,她不会高声宣示自己的爱,她只是默默的为她的孩子付出一切,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就是一个母亲的伟大之处!

    聂北轻轻的投入干娘方秀宁那温暖柔软的怀抱里,双手环着干娘的腰,交颈相拥,聂北仿佛一个孩子一般依恋的用脸厮磨着干娘方秀宁的粉腮,干娘方秀宁也是芳心沉醉,沉醉在一种母子情怀里。

    聂北动情的道,“娘,我要照顾你一辈子,不,下辈子的下辈子的下辈子都要照顾你,还有巧巧!”

    聂北这句话说得有些居心不良,到底以何种身份照顾呢?聂北没说!

    干娘方秀宁露出欣慰的笑容……

    干娘的怀抱真的很的温暖,更重要的是很柔软,一对平时走路都会上下微微颤摆的双r,硕大无比,隔着衣物压在聂北的胸膛上,软绵绵的,很舒服,干娘那熟透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这是一种熟透了的女人才会有的芳香,就好象沉酿了百年的好酒一般,喝下去很醉人。

    本来还心思纯良的某人此时心猿意马蠢蠢欲动起来,双手不安分的无声下滑了些儿,在靠近干娘那硕大滚圆的臀部附近的腰背处轻轻的摩挲着,犹想着向下摸索过去,去感受那硕大滚圆的肥臀,那里走起步来曾经一摆一扭的吸引着聂北的眼光,现在摸上去的话一定很……

    本来干娘沉醉在母子情怀里,浑身放松的,也不怎么注意到聂北在她腰肢上的小动作,待聂北抚摩而下并已经抚在了她敏感的肥臀时,干娘方秀宁娇躯一颤,玉面泛起一丝红润,慌忙推开聂北,羞怒的瞪了一眼聂北,显然有些不高兴的嗔道,“你这小坏蛋,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连娘的便宜你都敢占,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面皮厚度和上官县那城墙有得一比的聂北在干娘的嗔怪下也忍不住有些脸热,讪讪的道,“娘,孩儿不知道怎么的,抱着娘的时候就想多和娘亲热一下,不知道惹了娘不高兴,娘打我骂我都好,但不要生气好吗,气坏了身子孩子就是百死亦难辞其咎了!”

    见聂北神色凄凄然,干娘方秀宁内心不忍,暗自责怪:方秀宁呀方秀宁,你明知北儿自小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现在有了娘,自然就依恋些儿,动作也毛躁些,但他的心没欲念,你又何苦如此敏感,现在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吓着了他。

    方秀宁想着想着就觉得愧疚,主动的搂着聂北的身子,安慰道,“北儿,刚才娘心事烦心,语气不好,其实娘没怪你,你还是娘的好孩子!”

    “谢谢娘!”

    聂北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聂北总觉得自己在干娘面前放不开手脚,始终做不到对别的女人那样!

    干娘娇嗔道,“但你下次可不准对娘毛手毛脚的,知道吗!”

    “那我亲一下我娘总可以吧!”

    聂北飞快的在干娘那如脂似玉的脸上啄一口,装傻道,“我见好多小孩子都这样亲母亲的呢!”

    干娘不太习惯被聂北亲,但她觉得这是聂北对自己的依恋和爱使然,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娇嗔道,“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就不收性些儿,浪浪荡荡的,没点正经,好了,娘也累了!”

    方秀宁怎么都想不到聂北对她的爱早已经超出了儿子对母亲的爱的界限,那已经是一种男人对温柔美丽的女人的爱!

    干娘弯下腰去端起那簸箕,筛了筛,把簸箕里的黄豆筛成一堆,碎步而走,才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回过头来,见到聂北火热的眼神,她心头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慌乱,北儿那眼神……怎么觉得有点色色的……他怎么可以对自己有这种……这坏蛋,看来他是想女人。

    想到这里干娘更加肯定自己的做法,对反应过来的聂北道,“北儿,娘已经和你梅艳阿姨交换了生辰八字,你和何花的生辰八字都很配对,娘过几天找个时间带上礼物陪你去何家提亲,顺便把这门婚事给定下来,让城里的半仙人掐个吉时,到时候顺顺利利的把这人给娶回家来,到时候你就本本分分的,少给娘在外面惹事生非,到处走个没影,净教人替你担心!”

    干娘把话说完人就走了进屋,根本就是独裁、霸权、法西斯,一锤敲定了聂北的终生大事,也算风雷厉行了吧?那什么‘荷花’的要是漂亮的妞也就算了,俺吃亏点……要是个‘如花’‘美人’的话……那我聂北就挖鼻孔死掉算了。

    放纵下去 第036章 黄家女眷

    婚事有干娘去c劳,聂北想c劳都c劳不过来,这天聂北丢下其他烦琐事到黄家去,黄威的伤势好得很快,煞白的脸多少有了些血色,已经远离了鬼门关,这几天来黄家上下都充满了喜气,那些老太医们都嘎嘎称奇,没了先前的成见,对聂北大为佩服,到有种长江后浪退前浪的感觉。

    聂北却有些不自然,被一群老家伙恭维聂北还真吃不消。

    好在今天那群老家伙不在,每天聂北都会来这里观察黄威的伤势复原情况,见黄威伤势稳定下来,正自我恢复中,聂北也不由得放下心来,可现在他饿了,早上到现在,拆纱布换药、再包扎,弄了一个大早上,饥肠碌碌,‘咕’的一声响起,让聂北都忍不住讪讪,自我解嘲道,“看来肚子要造反了!”

    黄家现在恨不得把聂北吊起来供奉,见聂北饿得肚子呱呱叫黄夫人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亦有些不好意思,更有感动,没有聂北,她就失去一个儿子,唯一的儿子,她一双明慧的眸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温柔的道,“阿北,我今天已经煮了你的饭菜,现在威儿伤势亦稳定了,出去和我们吃顿饭填饱肚子再做亦未迟!”

    黄夫人对聂北的称呼自然了很多。

    聂北回头望去,黄家三人和一紫衣侍女四人正站在自己身后,黄夫人优雅迷人,充满了高贵的气息,往那里一站,整个人都成了一道风景,那股子成熟女人的风情散发出特有的韵味儿,每一次都能诱惑着聂北心底里的那团火,特别是这两天,为了表示不把聂北当外人看,出厅入房都是一套贴身睡衣睡裤,随意轻挽,慵懒而诱人,只见上身一件r白色的纯棉睡衣,纽扣从锁骨处一路别向右腋窝处,水粉色的肚兜若隐若现和上身的睡衣宽宽松松的遮盖在那姣好的身上,就仿佛盖在两个足球上的布一样,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那对隆隆的酥胸把衣服撑得老高,规模巨大,滚圆的顶端甚至可以发现两个突点,端的是诱人,而且上衣被酥胸支撑起来,下面难免就贴不着小腹,松拉拉的,更显上面的挺拔,想必走起路来的时候一定是颤颤巍巍勾人眼神荡人心魂,下面穿一件r白色的亵裤,贴身紧窄,更显那对修长美腿的秀直,粉胯处微微凹下,聂北恨不得撕了这遮挡然后看个清楚,往下是一双绣花莲鞋,盈盈可人,聂北艰难的咽下口水。

    而站在黄夫人两边的分别是她的女儿黄洁儿和她丈夫黄尚可,黄尚可就算了,聂北对他没什么兴趣。

    黄洁儿盈盈而站,她和母亲一样,都是居家衣着,她是翠色的睡衣花黄色的亵裤,上身娇俏清丽,秀气人,挺尖的小茹房在这样的装束下形态可辨,白皙的脖子尖尖的下巴,娇媚的神态甜甜的嘴角,甜美而朝气,那水灵灵的眼睛正迷恋崇拜的望着聂北,芳心许许。身下那花黄色亵裤紧紧裹着那两条秀丽的美腿,秀直亭亭,双腿并拢,粉胯处一样微微下陷,勾勒出诱惑的形态,聂北恨不得立即把这两个女人按在地上挺着庞然大物c入她们的花田耕耘播种一番……有这两个迷死人的女人存在,聂北对那个紫衣侍女就没多关注。

    黄夫人被聂北那眼神望得芳心微颤,双脚都有些发软,丈夫就在身边,更是羞赧,脸跟着就微微泛红了,其实聂北的眼神这时候只是呆了些而已,并不色,但黄夫人不知道为什么,被聂北望着就会产生一种被人脱得光光在巡视的感觉,特别是不时的回想起当时自己用手为这小混蛋泄火,而自己的养育了威儿还有洁儿的茹房又被他揉搓拿玩个遍了,最后为了救她自己还在女儿面前袒露上身贴紧他胸膛为他取暖,点点滴滴回忆起来,让黄夫人又羞又愧,芳心不可抑制的急促跳动,一时间百味陈杂,忙把娇面微微侧开一下,避开聂北的目光!

    黄洁儿就没这个顾忌,她见聂北望来,芳心虽然羞怩急跳,面又泛红,可她还是大胆的和聂北对视片刻,虽然最后还是羞答答的低下了头,可亦可看出她对聂北的心意,少女暗许的芳心让聂北有种飘飘然的成就感。

    这么一瞬间的眼神碰触还有心理活动,黄尚可自然无法品味得出来,事实上他见儿子没事早就心花怒放,激动不已,哪会注意那么多,听到聂北肚子‘叫唤’和夫人的邀请,他忙接口道,“对啊对啊,芯儿今天特地下厨整了一桌好菜,无论如何你都得留下来吃顿便饭,你是我们黄家的大恩人,饿着可不行!”

    见黄夫人那诱惑的身姿,还有她女儿黄洁儿那娇嫩清丽的身子,聂北这时候只觉得下面的兄弟很‘饿’,肚子反倒是其次了,便道,“好吧,不过等到我把伤口包扎好再说,凉着在空气中很容易感染病菌的!”

    黄尚可见聂北如此着重自己的儿子,心里更是感激,恨不得把聂北抱起来亲几口,想感激几句却又觉得那太过于空白无力了些,拿出钱财来又觉得见外太多,不干什么站在这里又觉得浑身不舒服,无法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很是憋闷,双手在揉搓着,全没一个知县大老爷的作派了。

    黄夫人见丈夫如此,娇嗔的白了一眼他,那凤眸一记眼波足以让男人疯狂。黄尚可不由得有些讪讪的定下了神,对他妻子的眼波却是见惯不怪了,似乎带有免疫力了,事实上他很怕妻子对他如此,因为自己‘不行’了,妻子的需要他满足不了,自然无脸面对妻子,所以往往妻子对他如此抛‘媚眼’时他就想躲开。

    见丈夫如此,黄夫人芳心凄苦,幽怨的望了他一眼,最后视线不自然的定在聂北专注的侧脸上,一时间不知道想什么,大脑空白一片。

    黄洁儿见大冷天的聂北都累出一脸的汗,芳心几经挣扎,最后还是大胆的走过去用她贴身的手帕为聂北拭擦着脸上的汗珠,温柔而羞涩。

    聂北微微停下,望了一眼大胆在家人面前如此‘出格’的黄洁儿,心不由得很是感动,更是爱怜,对她甜甜一笑,“谢谢!”

    黄洁儿壮着胆向家人表露心思,自然是爱慕到了极点,只想以此得到家人的支持,那嫁给聂大哥就可成了,所以她大着胆,不去顾忌背后母亲和父亲的眼光,细心的为聂北擦汗,还为聂北牵着宽松的衣袖,让聂北更容易点‘工作’。

    黄夫人见女儿如此,联想到在榕树下女儿那副‘他死我亦死’的表情,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事实上她不在乎名分这东西,起码在自己女儿的婚事上她不在乎,女人很多时候很感性,黄夫人自己都觉得女人能有一个心爱的男人就是最大的幸福,以前她得到了,黄尚可是她心爱的男人,可是这几年来他太让黄夫人失望了,连床事亦是如此……

    洁儿能嫁给聂北这个大坏蛋亦不算委屈,起码他下面的本钱厚……想到此黄夫人的脸不由得一阵热,忙转移思维,暗道:自己如此想法,丈夫会同意吗?

    黄夫人美目转移,定在丈夫黄尚可的脸上,只见丈夫见到女儿如此作为,脸色一时间y晴不定,想来亦是对聂北不大满意,黄夫人心里不由得一叹,丈夫想女儿嫁给门当户对的人,而聂北虽然样貌才情都极其出色,可孤儿出身,最后寄托在‘黑寡妇’方秀宁一家,女儿嫁进去的话难免受其连累,想必丈夫是不会满意的。

    “洁儿,你先出去吩咐一下下人摆好座位热好酒,我和阿北贤侄还有你娘一会就来!”

    黄尚可脸色不太好。

    黄洁儿娇声道,“紫娘阿姨去也行啊!”

    紫衣侍女依然站着不动,黄夫人劝道,“洁儿,听父亲的话,快去!”

    黄洁儿嘟起了樱红的小嘴儿,松了手,对聂北道,“聂大哥,洁儿在外面等你!”

    黄洁儿虽然不太懂得大人的心态,可聂北两个世界呆过的人,自然了解黄尚可的心态,心里不由得一阵不舒服,暗想:自己才到这里二十来天,一个月不到,什么事业之类的还在构思阶段,身份地位这类东西更别提,却不想这时候被人轻视!

    聂北包扎好黄威的伤口后道,“好了,我以后会三天来次,没什么意外的话个把半个月伤口就会基本愈合,一个月后应该问题不大!”

    “太谢谢你了!”

    黄尚可感激的道谢,“贤侄有什么需要尽管对为叔的说,我一定尽力而为。”

    聂北却没什么心情,本来想出去静一静心的,忽然神色一动,“这样吧,听说十年前左右一个叫钱二的人,他出牢了还戴着个罪民的‘名头’,可以的话你帮忙消了它吧!”

    聂北接着道,“好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聂北走得坚决,黄夫人极力挽留,黄尚可亦是如此,可聂北还是走了,没留下来吃饭。

    “你啊,以前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可是身价百出无人可比?现在你倒好,女儿才表露一下心思你就老大不高兴了,开始嫌贫弃陋来了。”

    黄尚可被妻子说得脸色尴尬,好不自然,以前他是有才华,凭着姐姐嫁入柳家积累了些资本,然后进京赴考,偶然一次机会在京城里认识现在的黄夫人,黄尚可中榜返乡,那时候的黄夫人亦从京返灵州,于是两人便产生了情愫,黄夫人那时候顶住王府的压力嫁给他,亦算是一件轰动上官县的美事,现在被黄夫人用来讽刺,他一时间还真的无颜以对。

    黄夫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气,犹不解气的道,“刚才叫洁儿出去的时候什么语气,阿北是什么人,他能猜不到你心里想什么?现在好了,弄得他都没心情留下来吃饭了,你去和女儿解释吧,我都懒得管了!”

    黄夫人气哼哼的丢一下一句便想要回房去。

    黄洁儿依在门上红着眼睛,黄夫人一见,轻呼一声,“洁儿!”

    黄洁儿掩面冲回闺房,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