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27 部分

第 27 部分

    黄夫人气哼哼的丢一下一句便想要回房去。

    黄洁儿依在门上红着眼睛,黄夫人一见,轻呼一声,“洁儿!”

    黄洁儿掩面冲回闺房,啪的一声把门给关死了,趴在秀床上哽咽垂泪。

    黄夫人呆立当场,黄尚可愧疚的搂着妻子的双肩,却被黄夫人甩开了,犹不甘心,再被甩开,黄夫人气还在,‘气管炎’的黄尚可一时间亦无了脾气,垂下双手,轻轻一叹,“我还不是为了洁儿她好……”

    “好的话她现在就不用躲着我们闷在房里哭了,你……”

    黄夫人本想再数落两句的,可他始终是自己的丈夫,作为个妻子,她一时间也不好再多言。

    “好了好了,算是我错了,夫人帮忙去劝一劝洁儿总行吧,就说为父的不再过问这事了,全权留给你们母女俩处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想嫁谁就嫁谁,这总不会再恼我了吧?”

    黄尚可好声讨好道,他虽然在外风光无限,在上官县横着走都行,可在家里,绝对是‘气管炎’。

    黄夫人气消得七七八八了,嗔怪的白了一眼她这个丈夫,啐道,“洁儿虽然心思在阿北的身上,可她始终还是小了些儿,再过半年她才及笄礼,那时候才可嫁人,现在急什么,你不反对她那些心思就好了!”

    “一切听夫人的!”

    黄尚可见夫人没生气了,亦知道有夫人出马女儿一定也没脾气,顿生家和万事兴之感,也开怀了不少,问道,“那现在要不要追回阿北大家坐下来吃顿饭?”

    黄夫人没好气道,“现在你能追得回他才怪了,再说了,他回来不别扭你也会别扭,还不如让这事调淡些儿再说!”

    黄夫人接着又道,“他说了三天后会再来看一次的,到时候再慢慢化解这点别扭吧!”

    “芯儿所言正合为夫之意,那我们去看看我们的乖乖女去!”

    黄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丈夫,嗔道,“女儿现在气在头上,最不想见的就是你这个做父亲的,还是我去吧,你跟着去的话她连我都不想见了!”

    黄尚可讪讪,自己就一儿一女,疼到骨子里去了,现在倒好,一个聂北就讨厌起父亲来了,女大不中留啊!黄尚可生起这感慨的时候黄夫人已经走出了这个病房,剩下黄尚可和紫衣侍女在照看着黄威这个黄家少爷。

    笃笃笃……黄夫人轻轻的敲着黄洁儿闺房的房门,柔声道,“洁儿,是娘啊,你开一下门让娘进去,好不好!”

    “……”

    “娘已经说服你爹了,他说以后什么事都交给为娘来处理,现在为娘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哦,你还想和你聂大哥在一起的话可得讨好为娘才行的咯!”

    黄夫人话才说完,黄洁儿飞快的把门给打开了,粉嫩嫩的脸蛋此时梨花带雨,清灵的眸子哭得红红的,一打开门就搂起了她娘的手臂,瞪着大眼睛急急的问道,“是真的?”

    黄夫人见到女儿这副模样为了喜欢的男人丢弃羞怯一副紧张着紧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黄夫人忍不住装模作样的道,“娘现在累了!”

    黄洁儿忙道,“娘进洁儿房里,洁儿帮娘你捶捶背!”

    “我看不用了吧,以前叫你帮娘捶捶背你捶几下就喊累了,娘看现在还是回房去算了!”

    “娘……洁儿这次一定捶得很好!”

    黄洁儿撒娇的道,“来嘛,娘,人家想你了!”

    黄洁儿一边撒娇一边用力拉扯,把娘亲拉进了房里,让黄夫人静坐在床上,她那双为聂北套弄过庞然大物的柔软嫩手轻轻的在黄夫人那圆润柔软的肩膀上捶打。

    黄夫人嘴角挂着微笑闭着眼睛享受着被女儿讨好的感觉。

    黄洁儿如此卖力,自然有所‘企图’,见母亲面带微笑,她便讨好的道,“娘,舒服吗!”

    “嗯,还行!”

    “那娘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

    黄夫人忍不住继续逗弄着自己的女儿。

    “娘,你……你欺负我!”

    黄洁儿自然知道她娘在‘拿捏’着自己,不由得撒起了娇来,那娇娇腻腻的声音要是被聂北听到的话鼻血绝对流下来。

    黄夫人见女儿羞得不行,便不再逗弄她了,微笑道,“娘什么时候不是最疼你的,娘当然不会骗你啦!”

    “那、那娘你不会反对洁儿和聂大哥在一起吧?”

    黄洁儿鼓起勇气问这一句,儿耳根都红了。

    “你爹都不敢管你,娘又怎么敢管你啊!”

    “娘……人家都听你的嘛,娘啊……”

    “好了好了,娘答应你,只要你喜欢的,娘都会支持你,行了吧!”

    黄夫人慈祥的笑着。

    “谢谢娘!”

    黄洁儿甜甜的在黄夫人的腮帮子上亲了一口。

    黄夫人话锋一转,“不过,你那聂大哥是个大坏蛋大色狼,你现在还小,在半年内可不准她碰你身子,可是听明白了?”

    黄洁儿心虚的低着头,粉嫩嫩的脸蛋儿全红了,因为她早就被她聂大哥碰了,娘现在才说,但娘既然说起,她还是‘乖巧’的点头,“我知道了!”

    “那我就放心!”

    黄夫人点了点头,指了指肩膀道,“这里还有些酸,洁儿你捶捶!”

    “娘,好了!”

    黄洁儿停下了手。

    “……”

    黄夫人也想到自己要是答应得快女儿就会不‘捶背’,却不想会这么快。

    “我走了!”

    黄洁儿挑了套衣服穿上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你去哪呀?”

    “我找聂大哥去!”

    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时黄洁儿那亭亭袅袅的身姿都不知道走到哪了。

    放纵下去 第037章 媚媚

    聂北落寞的走在上官县城内的街道上,行人偶尔穿梭而过,根本不知道聂北在想什么。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灵河边了,这一带热闹和繁华是出了名的,连庙宇都比别的地方多。

    巷陌街角处或大或小的几棵寒梅依然花开正好,幽香恬人,寒冬是梅花展示的日子,其他众花都黯然失色,万物萧索,就仿佛聂北现在的心情一样,热闹现在不属于他,他只属于幻想,构思,他想从现代的知识里找出符合现在这个环境发展的东西。

    飞机大炮免谈,火车轮船白想,复杂化学高深物理亦是胡扯,哪干什么好呢!

    “客官,要不要载你一程?”

    见聂北站在岸边发呆,一个撑小艇的汉子出声拉客!

    聂北回过神来,好笑道,“不要钱的话我不介意被你载一程!”

    小游艇的船夫汉子立即拉下了脸,沉声道,“小子,你是不是存心找茬的?你当我好耍吗?”

    “……”

    聂北苦笑,都懒得理这家伙了,一点幽默细胞都没。

    “哎呀,别以为不出声就行了,我告诉你,我可是漕帮的人,你小子今天不坐我的船呢就别……啊……”

    ‘扑通’,一个人掉进水里的声音,只有那艘小艇在灵河的水面上荡啊荡的,艇上空空如也,船夫不见了。

    聂北缓缓收脚而回,转头就走,嘀咕道:“烦都烦死了,还在我面前叽叽歪歪,不踹你都不行!”

    聂北迈步走了,只有那个掉进水里的船夫在水里边游边叫嚣,“小子,你给我记住,我们漕帮不会放过你的!”

    聂北恨不得回头再踹多一脚,聂北一路游逛,倒是找到了一些灵感,首先,上官县富,就富在灵河,就是因为有了灵河,上官县才如此发达(在聂北眼里其实也一般般)而上官县又是个鱼米之乡,这里出产的大米是灵郡众多县里最多的,而灵郡又是大赵的两大‘粮仓’中的一个,想来这里面会有些商机的。

    聂北本想做些贩卖大米的事,想得入神,却被一个突兀的声音吓了一吓,却是钱二这浑球,只听他道,“咴……聂老弟今天真有闲情雅致呀,竟然在这一带闲逛,下面上火了?”

    聂北苦笑,有道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嘴,什么样的嘴就说什么样的话,很显然,这钱二够猥琐,嘴又够臭,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太好听,下面上火的事聂北日日有,却不想被人点出来,还大声喧哗,弄得街上行人都往聂北这边聚焦。

    聂北再看看灵河边上最为显眼的两座青楼,一是万花阁一是寻春楼,四五层楼高的青楼就立在自己身后,也难怪这厮会想些龌龊的事,男人……都差不多!

    钱二今天‘低调’了些儿,身后只带两个乞丐而已,没像十六晚那么招摇过市,可刚才对聂北说的话一句话却够洪亮,弥补了人数上的不足,十六晚他逛街上焦点,现在他呼喊亦是焦点,可怜的是每一次聂北都沾上了‘光’。

    钱二来到聂北跟前,露出了真诚的微笑,可那笑容却让人不敢恭维,这见他笑道,“又想不到在这里能遇到聂老弟你,今天有没空和我喝上一杯呢?”

    聂北苦笑道,“空是有的,关键是看你有没有银两请而已!”

    钱二讷讷的道,“这……喝个三两杯的钱还是有的!”

    “……”

    聂北在想:才三两杯,多半我和你坐下就得起身了。

    钱二见聂北没出声拒绝,当下便笑了,心情愉悦,对身后的两个‘跟随’道,“瘦猴、死狗你们两个身上有多少钱,捐点出来,我们兄弟四个喝上几杯!”

    “……”

    聂北绝对无语。

    瘦猴讷讷的道,“我们身上只有刚才乞讨来的几个铜板而已,够买几个馒头!”

    钱二显然很失望,讪讪的对聂北笑了笑,转头对死狗问道,“那你呢?”

    “我的在瘦猴身上!”

    “……”

    这回到钱二无语了。

    聂北见钱二窘在那里,还以为他身上没什么钱,可自己身上也就二三十文而已,两一两银子都不够,便出声道,“我这里还有二三十文,你找个能喝得起酒的地方就好!”

    “算了,既然说好了是兄弟我请的嘛,走,进万花阁去,咱们也享受一下爷们的生活!”

    钱二大手一挥,应者为……零!

    钱二见大家一动不动的,就疑惑了,“怎么,瘦猴死狗,你们两个平时我一说请吃饭顿时飞起来,现在倒楞在这里干什么?哦……你以为我付不起钱不成……聂老弟,你说,我像个付不起钱的主么?”

    聂北先从钱二的头望到尾,只见蓬松杂乱的头发,麻绳低扎,‘随意洒脱’,一条不知道何处寻得的布衣前卫惊人(袋子特多,补丁加补丁再补丁)还污垢斑驳,涂鸦得和现代非主流的衣服一样,套在身上简直是‘引人注目’,至于那条裤子和鞋子,聂北都懒得评价了,有此上身衣物‘装裱’,其他可以忽略了,对钱二的问话,聂北‘艰难’的应声道,“不像!”

    “听到了没,你们这两个蠢货,聂老弟是斯文人,读书的,他的眼光能错,你们两个平时蠢也就算了,还敢怀疑老子来了,我现在就和聂老弟上万花阁喝花酒去,你们两个要是不来那就省了!”

    钱二兀自不检讨的道。

    “钱兄,我看就算了吧!”

    聂北讷讷的道。

    “什么算,今天见到你,我难得高兴,不喝喝酒怎么行,走吧!”

    聂北被钱二拉着走,钱二那两个‘跟班’见拗不过去,惟有底气不足畏畏缩缩的跟随在后。

    在万芳阁的大门处四人就被‘拉皮条’的嬷嬷给挡了下来,“唷,你们四个这是干嘛呢!”

    “进去喝酒啊干嘛,快让开!”

    钱二被两个手下看死没钱给,现在又被这浓装艳抹的嬷嬷拦住,胸口上那股气自然不是很顺。

    这嬷嬷要不是见聂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话,早就把四人一众扫到街上了,哪还会在这里罗嗦,三个乞丐一个公子哥打扮的人站在门口,这不是影响生意是什么!

    “我们这里座位满了,不好意思啊,要不你们到对面的寻春楼去吧!”

    嬷嬷妩媚的飞了一记媚眼给聂北,嘴上却说得很好听。

    “我现在就喜欢看媚媚姑娘,怎么着?”

    钱二样子猥琐,声音却不小,一副我就是来横的你能怎么着的模样。

    聂北直想对周围进进出出好奇观望的人说不认识这浑球。聂北直觉脸皮够厚,但和这厮比起来,聂北又觉得自己还需要锻炼。

    嬷嬷亦恼了,更重要的是她以为这又是寻春楼那边的人买通这些乞丐来搞事的,所以脸拉了下来,尖声道,“你们是不是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不妨说得直白些,你们这样的打扮,进去会吓着我那些贵客的,更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钱给,所以我们万芳阁这里不欢迎你们三个,而这位公子就可以进来!”

    “……”

    聂北愕然。

    “……”

    钱二懊恼,暗道:长得英俊些待遇果然有些不一样,乃乃的!

    “喂,你这什么态度,我们老大想进去是给你们万芳阁的面子,还在这里罗里罗嗦什么劲,信不信我一拳打掉你那老脸上半米厚的胭脂水粉啊?”

    死狗脾气似乎火暴点,见刚才惹恼了钱二,现在色厉内荏的唬这嬷嬷或许能讨好钱二大哥。

    那嬷嬷本来就很老了,老鸹婆一个,当了个门拍‘拉皮条’的头,最忌别人说她这些了,现在听死狗的话,顿时露出泼妇的嘴脸,尖厉的叫道,“你、你说什么,说我老?”

    死狗把视线瞥开,一副你知道就好,我都懒得说的表情。老嬷嬷冒火的视线从死狗的身上转移,转到哪个身上哪个就瞥开视线,惟独聂北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见那气得抓狂的老嬷嬷望来,聂北微微一笑道,“其实嬷嬷天生丽质,虽然老了些,可依然风采依旧,想必当年一定是个大美人,他们三个不懂欣赏而已!”

    聂北又在心里道:其实我说的是反话!

    果然,见聂北这个英俊不凡的公子哥‘慧眼识人’,发现自己的‘美丽’,那嬷嬷顿时眉开眼笑,只听她笑道,“还是这位公子有眼光!”

    “既然聂兄如此欣赏嬷嬷咯,那嬷嬷不妨陪在聂兄身边以身相许嘛,哈哈……”

    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接着人也到了,却是上官县四大才子中的三个青楼‘常客’,田一名、宋直光、柳小成,这三人中出声的是田一名。

    “唷,原来是田公子、宋公子、柳公子三位啊,有请有请,里面请!”

    嬷嬷虽然喜欢别人‘欣赏’自己的‘美貌’,可多少有些自知之明的,倒不会真的像田一名所说那样腻上聂北。当然,亦好在她没腻上来,要不然聂北忍不住要一拳揍过去,那就真的要掉一层粉了。

    田一名站着不动,挖苦道,“想不到聂兄不但人品有失正道,连朋友也交得一塌糊涂,乞丐,呵呵……聂兄果然……那句怎么说?”

    田一名装模作样的问身边的两位‘菜子’。

    柳小城因为和聂北有些不快的同时亦有些‘合作’经历,所以对聂北的感官不算很差,不像田一名那样,田一名因为巧巧的缘故多次和聂北有接触,事事不顺的田一名自然对聂北有不忿和怨气,特别是那次在船上,女扮男装的妹妹被聂北弄得大哭而走后变得沉默寡言了,田一名对聂北更是讨厌。

    而宋直光对聂北亦是不爽,自以为才情不差,却总是失风头给聂北,特别是那次在缘来楼的时候,才对一个对子出来,聂北这家伙却一口水喷出来,那次要多丢人就多丢人,在宋直光的眼里,聂北那是故意让自己难堪的,气量不足的他自然把这笔账记得很清楚,这梁子自然结下来了。

    宋直光见田一名如此,他自然是配合得很好,只见他嗡声嗡气的接上话道,“那句话是这样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来这聂兄亦就如此而已!”

    聂北本来对这钱二还保留着一丝距离的,虽然在黄家为他说了一下情,可那本着能帮就帮的原则,却不想和他有多少纠缠,这时候听到这三大‘菜子’的明嘲暗讽、肆意挖苦,聂北顿时不爽,毫无难堪毫无造作的道,“钱二是我聂北的兄弟,哪又如何,你不爽啊?”

    聂北的话让钱二感动得想哭,在这个社会里,高低贫贱、高雅富贵是分得很清楚的,即使一个人不高不低平平凡凡,他亦都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得高雅有度,是个斯文人,是高尚群体中的一个,但像聂北这样大声说和乞丐是兄弟的实在少得很,或许说是没有亦不为过。

    田一名和宋直光露出了鄙夷的笑容,很贱,聂北想揍人了,对着田一名和宋直光两人的肚子踹过去……

    聂北没想到只踹着一个人,自己出脚这么快,竟然只是把田一名这厮踹倒在地而已,而宋直光那家伙却是灵巧的闪躲开了。

    一时诧异,宋直光闪躲开来后,顿时骂骂咧咧,“有辱斯文的劣民,教无道修无德……”

    聂北最起码踹中了一个,还是最嚣张经常找茬的那个,聂北对宋直光的话无所谓了,捆着手站在那里,yy恻恻微笑着,听着宋直光骂骂咧咧的就仿佛骂的是别人不是自己一般。

    聂北这副表情让不少人佩服,起码钱二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身后的两个‘跟随’……死狗和瘦猴就更别说,他们见过嚣张的,比如四大家族的这三个,平时在上官县横着走,却不想聂北更嚣张,对着其中两个出脚就踹,踹倒一个被骂还面无惧色。

    田一名本是一个文弱弱的书生,被聂北一脚踹中,可不好受,倒在地上好一会儿都爬不起来,脸都白了,柳小城忙扶他站起来,宋直光见骂骂咧咧对聂北这个脸皮厚又够无耻的人没什么用处,一时间只恨出门风流往往不带家丁下人之类的,要不然三个人的家丁每人吐一口口水都足够

    新婚夜的小姨全文阅读

    把聂北淹死。

    田一名骑术出色,却不想武学功底麻麻,看来骑术和武术是划不上等号的,聂北y阳怪气的道,“哎呀……田兄,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有没摔伤呀?还能不能爬上万芳阁姑娘的秀床呢?”

    聂北本来就就是够损的人,忍了这田一名这么久,今天算是彻底放纵自己的情绪了,也够这田一名倒霉的,聂北今天从黄家出来就心情差到极点了,刚才那小艇船夫都被聂北踹到水里去了,田一名这时候还诸多讽刺,聂北哪还忍得了他。

    田一名恨恨的离去,眼里的怒火足够把聂北烧死,宋直光和柳小城见田一名走了,又发生了这么一件事,都没什么心情再进去‘潇洒’了,接着亦都走了。

    “你们还是快走吧,他们的人要是都来了,你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那嬷嬷望着聂北说道,看来刚才聂北违心的‘赞美’还是有些收获的,起码这时候这嬷嬷的语气透露着关心。

    “那我们快走吧!”

    瘦猴提议道,他担心三大‘菜子’离开后会找人回头报复。

    “聂兄,刚才是不是莽撞了些!”

    钱二平下心里说道,“或许刚才我们不应该在这里纠缠的,是我的错,害兄弟你无端得罪田家和宋家,或许还有柳家,他们在上官县是大世家大豪门,我们惹不起的。”

    聂北闷闷一笑,“算了,心情差,想发泄一下,送上门了顺便!再讲了,他们骂你就是骂我,骂我亦就是骂大家,忍他干什么!”

    聂北自问是不是因为那田一名望多几眼巧巧又追求文清妹妹自己才那么决然踹一脚给他。

    “要不……要不然聂兄跟我住几天,要是三大世家的人要找聂兄的麻烦,我尚能帮些忙,上百个兄弟或许没骨气了些,但打打架挡挡路还是行的,大不了到时候我陪聂兄你冲出重围到别的县去……”

    “没那么严重!”

    聂北心里惴惴,可那也是怕连累干娘和巧巧而已,其他还真没什么好怕的。聂北忽然有了些点子,附在钱二的耳边道,“小弟有些想法想钱大哥帮忙的,不知道……”

    钱二拍着胸口的说道,“你既然叫得我钱二为大哥,那还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有什么尽管说,能帮得上忙的我钱二眼睛都不眨一下。”

    聂北见现在还站在人家万芳阁的门口,忙道,“那好,我们找个地方和你说说去!”

    “也好,反正都没什么心情喝花酒了!”

    钱二点头道。

    “慢……等等,聂公子请稍等!”

    聂北等人才转头要闪人的时候万芳阁里头奔出了个丫鬟来,气喘喘的呼喊着,聂北回过头去,见这丫鬟也就十五六岁,青衣绿裙,身材纤细,发育得倒也不错,那对小茹房在急急忙忙的走路中一颤一颤的,似乎要跳出那中衣外面来,只见她提着裙摆,手嫩如葱,精致的脸蛋因为奔来匆匆,微微泛红,不算很漂亮,但看上去清清秀秀的,倒也可人。只是混迹在青楼里久了,她那双眼睛妩媚得很,勾魂的眼波很自然的流露,她急急而来,看清楚这上官县迅速有名的聂公子时不由得有些失神,想不到比传言的还英俊一些,也不对,是魅力还好些,俊而不秀,英挺刚阳,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什么事呢?”

    聂北微微诧异的问道。

    丫鬟回过神来,脸不由得有些热,忙道,“我们小姐想请公子上楼一聚!”

    这丫鬟说话的时候透露着一股优越感,似乎聂北一定会去一般。

    聂北无所谓的问道,“你们小姐我认识,或许认识我?”

    “我们小姐听说过聂公子的才名,知道公子到了我们万芳阁,所以差我下来请公子到楼上一聚!”

    “我想知道的是你们小姐叫什么名字,我认识不认识的,不是想你说这些,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公子都这样问了,很显然公子是不认识我们小姐的,我小姐就是风靡整个灵郡甚至大赵的媚媚姑娘!”

    丫鬟不无自豪的道。

    “哦!”

    聂北仿佛听清楚一件无关要紧的事情一样,事实上他对这‘媚媚姑娘’这一称呼是有些印象的,就是那次扑救巧巧之后,站在不远处听田一名和当时不知道他们名字的宋直光、柳小城三人说过,只是当时听得不太清楚的,说是到万芳阁听媚媚姑娘唱几首云云,现在倒是有些记忆,不由得有些冷淡的道,“得了,我知道了,不过今天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作打扰了,告辞!”

    聂北说完就要和钱二他们走人,那丫鬟却带些讥诮大声道,“我们小姐说了,聂公子要是怕三大世家的人找到这里报复,大可不必,我们小姐会有办法为你化解的!”

    “看来你小姐什么都料到了,那她这么聪明,是否料到我不会被你请上去呢?”

    聂北亦是讥诮的反问着。

    “……”

    聂北走了,走得很潇洒,事实上他对青楼这种胭脂气过重的地方不太感冒,里面的女人自然也不能让聂北多感冒,当然,聂北没看到漂亮的女人之前是这样,不过,门口这位老嬷嬷的‘美貌’程度让聂北对万芳阁里面的女人没抱多大希望亦是聂北毫不犹豫离开的一个原因。

    这丫鬟有些楞了,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要知道自己的小姐可是灵州乃至整个大赵的有名女子,弹唱吹拉无一不精,更是美若天仙,不知道多少富家公子、大官子弟、皇亲国戚为了能见上自己小姐一面而挥金如土,从灵州到上官县,年尾到现在,这大半个月来都不知道有多少上官县的才俊为小姐疯狂,现在自己小姐主动邀请一聚竟然还有人拒绝,这倒出奇了,丫鬟有点怀疑聂北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或许是下面有问题……想到这里那丫鬟忍不住脸红,忙跑回去汇报。

    可能是现代的‘小姐’把妓女这一‘高尚职业’演绎得太低俗了,以至聂北多少有些抵触,其实古代的妓女很多并不像现代那样的,真的有卖艺不卖身的,可这都不要紧了,因为聂北都已经走了。

    那丫鬟回到楼上,走进一间房间里,房间内还有一个小房,里面摆有一张胡床,被帐幔和珠帘遮挡了,光线透过胡床背后一个打开的窗户s进来,望进去只能大概的看清楚有个妙曼的女子侧卧其上,其他都看不到,但就是这么一个模糊的侧影,就仪态万千婀娜迷人了,这房间的‘大厅’宽阔而明亮,但里面除了琴案上摆有一张古琴、一张梳妆台比较显眼之外,其他基本上都是些书籍又或许奇形怪状的乐器了,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剩下的就是帐幔和珠帘了,说简陋它不简陋,说她不简陋它又只有这么些东西,装饰的物件很少。

    “小晴,没请到人吧!”

    清清柔柔的声音从那帐幔珠帘遮挡的胡床上传出来,袅袅空灵,悦耳动听得很。

    叫小晴的侍女忙跪到地上,“对不起小姐,我……”

    “好了,这不关你事,传言他本身就是个怪人,你请不到他倒也不出奇!起来吧,别动不动的就给我跪下来!”

    秀气的侍女小晴这才松了一口气,忙站起身。

    这时候一个白鸽子飞落在打开的窗户上,白鸽子的一只脚上绑了一个小竹筒,小晴侍女见此忙恭身退了出去,并把门关上,站在门外侍侯着。

    侧卧的女子身体依然侧卧在胡床上,只见她随手一挥,那只才站在窗户上的鸽子被她隔空抓了过来,然后温柔的解出鸽子脚下竹筒里的信纸,并不急着看信纸里写什么,而是妩媚的亲了一下鸽子的头,然后把鸽子放飞了。

    女子秀手展开那长而细的纸条,不一会儿就看完了,嫩手一握,这纸条顿时成粉,只听她自言自语的道,“大赵这蠢皇帝要下江南,怪不得李千军和萧邦这两人要急急赶回去,想来是收到风了,看来我们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

    她继续继续嘀咕道,“白莲教应该有动作了,灵郡又该热闹了,看来《天旗》一事也该缓一缓了,是时候回灵州了。”

    “小晴,你进来一下,我有事交代……”

    放纵下去 第038章 好事多磨

    在一间小酒庄里,聂北和钱二还有他那两个‘跟随’坐在一块喝酒,聂北亦把自己心中那个点子说了出来,就是借钱二的人手在上官县城内散布消息:田家公子田一名逛青楼撒野,在大门处被城外的聂北踹一脚,田家的人即将带齐家丁出动人脉整治平民聂北!

    “聂老弟,这消息散布倒容易,可你这不是……越闹越大?”

    钱二疑惑得很!

    聂北把那浊酒喝光,呷呷嘴才道,“没错啊,我就是要把这事闹大,闹得满城人都知道这件事!”

    “哦?”

    钱二更加不解了。

    “这似乎不太好吧?”

    瘦猴嘀咕着。死狗沉默。

    聂北y恻恻的笑道,“现在我人都打了,消息迟早会传出去的,起码会在一些大户人家里流传,我一个‘贫民’亦即是平民,打了田家这么一个书香门第的子弟,为了面子,他们怎么都不会轻易罢休的,那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瞬间散发出去,让家家户户都知道,在讨论,这样大面积的讨论,你说讨论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多啊喇?”

    “自然是上官县的一些街头巷尾的老百姓多啦!”

    钱二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恭喜你答对了!”

    聂北嘿嘿直笑,“那我又问你了,你说我这么一个平民,老百姓在讨论对错的时候一般潜意识里会偏袒谁多点呢?或许说老百姓是认为我值得同情些呢还是田一名值得同情些?”

    钱二并不笨,聂北说到这里他也跟着y恻恻的笑了起来,指竖大拇指赞道,“聂老弟,大哥我不得不佩服,果然够y险……呃、说错,是果然够聪明!”

    瘦猴和死狗却听得糊里糊涂,死狗是个直性子,忍不住问道,“钱大哥和聂大哥你们俩能不能给我和瘦猴说说,我们听得不是很清楚!”

    瘦猴就郁闷了,嘀咕道,“你笨听不出味道来,怎么扯上我来!”

    “那你说给我听好了!”

    死狗耳尖,一句噎过去,瘦猴顿时无语。

    钱二替聂北说了,“你们俩想一下,就拿我们来说好了,当我们听到有一个市井平民和富绅豪门、地主官宦的家人有冲突即将被豪门富绅又或是地主官宦的势力‘清算’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没反应!”

    死狗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钱二双手一拍,赞道,“没错,我们的反应就是没反应,可就是没反应才说明一些问题,证明这种事情老百姓已经麻木了,见惯了这些富家豪门、地主官宦欺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可是见惯等于乐意见到吗?”

    瘦猴出声道,“当然不乐意,毕竟谁都有一两个要好的邻居亲朋,平时受些大户人家的气自然不少,虽然没表面没反应,但心里肯定很不满的。”

    钱二学聂北y恻恻的笑道,“嘿嘿,这不就得了,聂老弟稍微‘超前臆测’的‘消息’一被我们散布出去,老百姓表面虽然没什么反应,可呆在一块讨论时总会认为这又是一桩‘大欺小’的事情,同情我们聂老弟的准是一箩筐那么多,在这样的议论压力下,田家这么一个书香门第的世家,自然不想被人觉得是个鱼r乡里欺压百姓的世家,那么他们不但不会找聂老弟算帐,还得对外诸多解释呢,甚至必要的时候还会故意交好聂老弟,以此‘证明’我们散布出去的‘消息’是不合实际的,是假的,这才好保证名声嘛,嘎嘎……”

    “嘿嘿……”

    死狗和瘦猴跟着yy的笑了起来,聂北亦忍不住好笑。一时间四个‘小人得志’的家伙笑得很是碜人。

    不多时,钱二和死狗、瘦猴三人就走了,忙着去联系那些分布在街头巷尾的乞丐,争取在明天能让聂北的‘消息’飞满上官县的大街小巷。

    聂北从小酒庄里走出来,一路在想大米的事情,忽然想起文清妹妹这个美人儿,或许她应该能给自己些意见,自己这么一个半路‘出身’到这个时代的人,想必很多超前想法是不符合这个社会的,问一下早就出来打理帮忙做生意的文清妹妹或许自己能少犯些错误。

    聂北折身转入一个巷子的时候面对面的迎上一个女子,正是赶出来找聂北的黄洁儿。

    “聂大哥……”

    聂北诧异了一会儿,接着就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黄洁儿俏生生的站在聂北跟前,那双清澈的眼睛又大胆又羞涩的望着聂北那英俊不凡的脸,微微脸红的道,“我是来找聂大哥的,聂大哥喜欢见到洁儿吗?”

    “当然喜欢!”

    聂北望着娇媚清甜、美丽可人的黄洁儿,就差没流出口水了,嘴自然甜得很,“我无时无刻不想洁儿你的!”

    “真的?”

    “骗你我是小狗!”

    “人家才不要你是小狗呢,聂大哥是大英雄,洁儿好……好……”

    黄洁儿虽然率真大胆,当时见弟弟倒地的时候还和母亲一起拼死出手,像只拼死都咬上一口幽幽教那些黑衣人的母老虎,可现在这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那粉嘟嘟红润润的脸蛋儿却是红得很。

    “好什么呢?”

    聂北这人就是够‘无良’,邪邪的笑着。

    “洁儿……洁儿喜欢聂大哥!”

    黄洁儿虽然羞怩,但还敢壮着胆望着聂北,自从当着父亲、母亲的面做出那大胆的亲昵动作来表示心意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放到了她聂大哥的身上了,而且之前自己又和聂大哥在榕树下那样‘睡’在一起了,最后在马车上还被聂大哥摸了全身……那自己就是聂大哥的女人了,所以她大胆大得有‘底气’!

    聂北笑得更邪了些儿,那味儿怪怪的,眼神色色的,直在黄洁儿那亭亭袅袅的身子上扫视,那目光在黄洁儿不高的玉女峰上‘巡逻’、在秀直修长、优雅并拢的美腿根部处‘视察’,邪魅一笑,“洁儿,你喜欢聂大哥,那想不想嫁给聂大哥呢?”

    黄洁儿羞怩的点了点头,那双白嫩如葱的玉手轻轻的握在一块摆在小腹处,显然温婉可人,那双清澈充满灵气的眸子此时显得有些羞意了,不大敢望着聂北,反而是盯着自己的鞋子,粉堆玉砌的脸蛋儿绯红娇艳,仿佛一朵朝阳中绽开的桃花,娇嫩而妩媚。

    黄洁儿其实不大,十四五岁,娇嫩嫩的身子或许还需时日来发育,可她心里却装下了聂北,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为一个人绽放的时候就仿佛春回大地一般,温暖而热切,或许会羞答答遮遮掩掩朦朦胧胧,但那份甜蜜的感觉总教人欲罢不能。

    聂北见这街道少人来往,便情不自禁的搂起了黄洁儿的身子。

    黄洁儿嘤咛一声闭着眼睛埋首在聂北的胸膛上,柔嫩的双手环着的聂北的虎腰,粉嫩玉润的脸蛋儿贴在聂北结实的胸膛,绯红中带着甜蜜的微笑,还有美好的憧憬和幻想……听着聂北平静而强有力的心跳声,黄洁儿醉了……

    聂北只觉怀里的可人儿微微僵硬后便是惊人的柔软,温柔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少女体香,很迷人,纤纤小蛮腰柔韧温润,聂北忍不住慢慢的抚摩起来。

    嘴上却温柔的道,“洁儿,你其实好傻,没必要在你父亲面前那样的!”

    聂北何尝不懂当时黄洁儿当着她父亲、母亲为自己擦汗的含义是什么,可是他放纵惯了,忽然得到一个少女毫无保留的心,既是感动和自豪亦是份责任,不轻不重,却勾起了聂北无限的爱意。

    “有聂大哥在洁儿在身边,能望着洁儿、牵着洁儿的手、能抱着洁儿,那洁儿就不傻,就什么都不怕,洁儿喜欢聂大哥!”

    聂北胸膛上强有力的心跳声给黄洁儿无限的勇气。

    黄洁儿忽然抬起头来望着聂北,羞赧却勇敢的问道,“聂大哥,你会……会娶洁儿吗?”

    “会!”

    聂北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黄洁儿甜甜一笑,却不无担忧的道,“可是文清三表姨她怎么办?”

    “?”

    聂北愕然在那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文清三表姨?”

    黄洁儿柔声道,“对啊,我外婆是我婉姨婆的姐姐嘛,那我姨婆的女儿就是我表姨咯,文清表姨还好啦,起码人家还心甘情愿叫她一声三表姨,可是文碧表姨我就不想叫了,她都不比我大多少嘛!人家也得叫她表姨,好像那样叫的话我就很小似的,人家都很大了……可以……可以嫁给聂大哥了!”

    聂北实在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存在,一时间有些愕然,这么说来文清妹妹的娘亲也就是我未来的岳母大家就是黄夫人的姨妈了,而柳柔柔、柳凤凤她们又叫温文清为三表姐的,那这里面又有什么关系?看来这里面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乱,聂北好奇的问道,“那柳家的那对孪生姐妹又和你是什么关系?”

    黄洁儿嘟起了小嘴儿,“柔柔和凤凤都是洁儿的表姨啦,人家只是比她们小一点点而已,还得叫她们表姨,弄得人家每一次拜年的时候都在那么多人面前叫她们表姨,不叫又不行,会被娘骂我不懂规矩的,不过,柔柔表姨和凤凤表姨都很好的啦。”

    聂北黑着一张脸失声的问道,“又是表姨?”

    “当然是表姨啦,我娘叫表姨的娘亲为媚姨的嘛,那我娘就是和柔柔、凤凤表姨她们是同辈的啦,人家当然要叫她们表姨了。”

    黄洁儿在聂北怀里十分的舒适,只想永远都不离开,对聂北问起的问题,她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那你到底有多少个姨啊?”

    聂北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

    “亲阿姨有一个,她是皇妃啦,每年都会回来看我外婆的,不过我觉得她没我外婆漂亮!”

    黄洁儿天真的说道。

    聂北嘀咕道:“你外婆多半已经七老八十了,还漂亮个毛啊!”

    “才没有呢,洁儿的外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