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2 部分

第 32 部分

    苷庋模灰?br /

    “想不到岳母姐姐的茹房还这么翘隆挺拔,如此柔软弹手,小婿才舍不得放开呢!”

    “你、你住嘴,不准再说……唔……”

    黄夫人羞得不行,玉靥生晕、娇羞艳红,真是个绝世的尤物。

    聂北坏坏的道,“我今天就要你!”

    “不要……”

    黄夫人死死的抓住聂北手,一双带泪欲哭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望着聂北,神色凄婉欲绝。

    聂北也不跟她多话,两只手捧着她的臻首,对着刚才被自己吻得艳红的樱嘴吻了下去,热情如火的舌头柔情中带着霸道的占有欲,以此来表达自己要她的渴求和决心……

    黄夫人很快就迷失在聂北的深吻中,呼吸急促吁吁,似呻非呻似吟非吟的声音唔唔呀呀的在喉咙里面打转,空气仿佛被聂北热情的吻干了,肺部和大脑缺氧,昏沉沉的,似乎醉了……

    那嫣红如火的娇颜妩媚中带着娇羞怯怯的愧意,滚烫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摆着,似乎刻意的在摩擦着聂北胯下那涨挺的庞然大物。

    聂北的手松开岳母的臻首,迷失在深吻中的岳母赵芯儿根本不知道聂北的手离去,聂北一只手搂着娇羞熟美的岳母的柳腰,另一只手悄悄伸到娇羞熟美的岳母赵芯儿的小腹上,着手去解她的腰带……

    腰带无声的脱落,大袖罗衫失去腰带的束缚,就犹如无钮的披风一般,绸滑质地的大袖罗衫顿时松垮垮的,露出高贵熟美岳母赵芯儿里面那如纱般的贴身丝绸小衣,丝绸小衣里层那件大红肚兜透过小衣能清晰的显示出它的颜色,其上绣着的那对鸳鸯嬉水图亦能一窥七八,此时正是被那对汹涌硕圆的白嫩肥r撑起,两只鸳鸯头在r沟处,微微凹陷,而两只鸳鸯的侧身带翼的位置却被高贵熟美的岳母赵芯儿那对养育了洁儿的茹房给撑得隆隆涨涨,仿佛随时都能飞起来一般,巍巍颤颤的,似乎嬉水也嬉得不够安全。

    羽绒大袄松开,大袖罗衫又松开,一股冷意把迷失在聂北热吻中的黄夫人拉了回来,禁忌的危险和羞愧惶急让黄夫人浑身臊热难当,嘤咛一声再一次挣开聂北的吻,羞急呢喃,“小坏蛋你、你快收手……我、我不要……”

    聂北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那丰腴却不肥满的柳腰,让她那娇柔滚烫的香躯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急色伸入到岳母赵芯儿的胸前,粗鲁的撕下了岳母那件丝绸质地的小衣,“嗤……”

    的一声清晰可闻。

    “啊……你、你住手,我、我不要……小坏蛋、大色狼……不要……”

    黄夫人羞急中用那柔弱无力的粉拳捶打着聂北的肩膀,一副娇羞难堪的神情凄婉可怜。

    聂北把撕破了的小衣丢在地上,接着把手深入到那大红肚兜里面,黄夫人急急忙忙的抓住聂北的手,臻首急摇,哀求道,“你不要这样,我是洁儿的母亲,是你的岳母,你怎么可以……”

    她不说还好些,她这么一说聂北的欲望更是高涨,yy的笑道,“等一下你又是我岳母又是我娘子!”

    “你……喔……不要……唔……不要揉啊……”

    聂北毫无阻隔的抚摸上岳母那对硕大圆嫩的茹房,这是一对滚圆圆、高隆隆的茹房,更是一对柔嫩滑腻的茹房,它曾经哺r过洁儿,现在却是自己的,聂北五指揉捏下去就仿佛陷入了r团里一般,柔柔腻腻的感觉惬意非常,指间轻轻夹住茹房顶端那颗葡萄,偶尔用力挪捏、拉扯,尽情的挑拨着岳母体内的欲望春情。

    “喔……停、停手啊……唔……”

    岳母慢慢陷入到酸麻的快感中,谴责中带着娇滴滴的呻吟。

    聂北悄然的把岳母上身的衣服脱掉,只剩下一件大红肚兜,犹不能完全遮掩那对高耸硕隆的茹房,其他位置更别说。

    如兰似麝的熟女幽香顿时扑鼻而来,聂北越发的热情高涨,滑手向岳母的粉胯伸下去,黄夫人死死的抓住聂北的手不放,那是她最后的底线,怎么都不肯松手,聂北坏坏的笑着,将那束缚着不让罗裙脱落的带子扯断,高贵的岳母赵芯儿忙用一只手抓裙子不让它脱落,聂北微微低下身体然后把岳母打横抱起……

    放纵下去 第049章 母女香(1)

    “啊……”

    黄夫人娇呼一声,手忙脚乱的,再也顾不得裙子,而是本能的用双手环箍着聂北的脖子,罗裙顿时脱落到黄夫人的脚弯处,露出了贴身的一件碧翠绣花的丝绸亵裤,宽松柔软,黄夫人娇靥如醉酒,玉面艳红如火,羞急的道,“你干什么?”

    聂北欲火上身了,哪还管她问什么,抱着她就往洁儿的闺房的内间走去,轻柔的帷幔在聂北面前等于摆设,而事实上它就是摆设!

    黄夫人‘拳打脚踢’挣扎不休,羞急中清泪横飞,却无法改变什么,芳心本应该会有大恨的,但却一丝痕迹都没有,惟独是羞和愧,更是慌急,滚烫的身子和那烘烘的渴望让她还夹带着丝丝的期待。

    聂北抱着岳母赵芯儿走上床上,女儿依然在床上,她刚才和女婿欢好交h时留下的糜烂气息依然存在,那湿润粘稠的y体历历在目,散发着情欲的诱惑味道,女儿那满足的睡姿让黄夫人羞愧不安,聂北才放她下床她便急着挣扎坐起来,就要爬下床去,那对高隆硕圆的茹房一颤一颤的荡漾着,那条红色鸳鸯嬉水肚兜薄如蝉翼,形同虚设,若隐若现的更添诱惑。

    从侧边望去,那一只玉r露出一大块来,雪白r嫩的,上面丝丝静脉清晰可见,女人能有如此丰r的话绝对是让人妒忌的,不过聂北却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有的只是喜欢,因为这对茹房已是自己专属了。

    爬行中的岳母粉背全露,雪白粉嫩、光洁如玉,白皙鹅长的脖子和粉背上系有两道肚兜的带子,更是诱惑。

    聂北见她羞急的要爬下床去,就仿佛煮熟的鸭子要飞一般,猛地伸手扳住她那白嫩圆润的肩膀,用力把她搬翻回去,然后不管高贵熟美的岳母如何挣扎,聂北结实沉重的身体接着就压了下去……

    丰腴柔软的身子被聂北这个坏女婿一压,熟美人妻人母的岳母忍不住轻声呢喃了一句,“唔……不要!”

    聂北压在岳母赵芯儿的身上,动作更加的随意了,一只大手探进她那碧翠的亵裤里面,毫无阻隔的按在那已经湿润滑腻的粉胯上……

    “喔……”

    成熟人妻人母的岳母一声媚腻又娇羞无限的呻吟情不自禁的飘荡出那性感的樱嘴,挣扎的动作随之停顿下来,犹如一个奔跑中的母老虎被枪击中了,被聂北压在床上丝丝的颤栗着。

    聂北放肆地抚摸着成熟高贵的岳母的丰满浑圆的秀腿根部,还有那凸凹肥美的花田四周的r瓣贲起处。

    黄夫人忍耐着强烈的刺激快感,那柔软的娇躯滚热如火一般,欲望勃发的情况下她不由自主的想聂北能更热情一些,却带着无限的娇羞哀求道,“啊……小、小坏蛋你……你的手啊、啊……不、不要啊……喔……不要啊……快、快拿出来啊……”

    随着聂北肆无忌惮地揉、搓、磨、捏着成熟高贵的岳母她那肥沃多汁凹凸幽深的花田r瓣,她芳心瞬间沦陷,浑身软弱无力,待聂北的手指熟练的c进入了她那肥沃多汁、火热濡湿的久旷花田蜜道里时,高贵熟美的人妻人母岳母赵芯儿不由得哀啼出声,“哎呀……”

    聂北yy微笑,继续把手指c进高贵熟美的岳母体内,一路深探进去,情况和上次一样,中指只c到一半便再也c不进去了……

    “哎……”

    黄夫人婉娈欲绝的呻吟一声,有些无奈又些欢愉,更有无限的娇羞,只见她玉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双手不自觉地抓住聂北的双肩,软绵绵的玉体横陈在聂北身下,大脑几乎失去思考能力,本能的呢喃哀求:“小、小坏蛋……啊……你、你的手指……啊……不要……”

    “芯儿,放松点!”

    黄夫人双眼带泪,强忍着极度的快感娇喘吁吁的道,“我、我啊……不准你这样叫我……我、我不是你的芯儿……我、我有丈夫的……我、啊……我是你岳母……你、你不可以这样的啊……不要啊……唔……别、别抠啊……”

    “你的身子我摸又摸了,亲又亲了,停下来还不是一样?”

    “……”

    “怎么又进不去啊,好芯儿,怎么回事啊?”

    黄夫人咬紧银牙,强忍着不出声,却是娇哼一声,“呼……”

    聂北娴熟而猛烈地挑动着深入到熟美岳母那肥沃多汁花田内的中指,成熟美妇人妻人母的岳母赵芯儿情不自禁的急促喘息,忍不住再次呻吟,“喔……啊……”

    只见在聂北这么猛烈的挑动之下,岳母紧夹的那双秀白的玉腿居然本能的分开,任凭聂北的中指更加方便更加的随心所欲,可聂北的中指依然无法深c进去。

    成熟丰腴的岳母那火热滚烫的身子不安的蠕动扭转,粉胯随着聂北高频率的颤动手指一抬一落的,婉转逢迎、欲拒还迎,这让高贵熟美的岳母娇羞难堪,呼吸吁吁,急促火热的气息喷在聂北的脸上,犹如芳香幽兰,聂北赤红的双眼犹如贪婪的野狼,狂热的伸出一只手上去撩起那件其薄如纱的红色鸳鸯嬉水肚兜,一对完美圆隆的茹房顿时展露出来,白花花的耀眼迷人,那盈润饱满的光泽让聂北不自然的咽了口口水。圆隆隆白嫩嫩的茹房青青静脉清晰可见,更加衬托出茹房的白嫩,顶端那两颗已经充血涨大的茹头没有因为生育了两个孩子而变黑,而是红艳艳的微微发紫,映照着下面托着它们的两块淡淡的的粉红茹晕,就仿佛两颗已经熟透了的葡萄,娇艳欲滴。

    聂北情不自禁的用火热的大嘴把其中一只饱满柔软的茹房含进嘴里,狂热的嚼咬着那颗葡萄嫩r,伸过一只大手来抓住岳母的另一只r峰大力的揉搓起来,深c在高贵熟美岳母花田蜜道里的那只中指更加快速的c动、抠挖,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填补了岳母赵芯儿那羞急的芳心,经久的空虚瞬间得到了满足。

    “啊……啊……小坏蛋……阿北……你、你不能……啊……不能再作弄岳母啦……呜……洁儿她、她在啊……你、你想羞死我么……唔……”

    在聂北娴熟的挑逗撩拨下,长时间的紧张和亢奋让高贵端庄的人妻人母岳母赵芯儿那根本对聂北本来就极度虚弱的道德人论防线瞬间崩溃,她慢慢的迷失,粉胯很自然的配合着聂北的那手指的c捣、抠挖,樱嘴轻张发出一声声的娇呻腻吟,高贵典雅的脸蛋儿此时s媚入骨,偶尔才闪过的一丝清醒很快就被洪水般的快感淹没,所有的伦理道德、明慧理智都已随风而去,只有滚烫的r体对交配的渴求……

    滔滔的欲焰让聂北再也无法承受那份需求,下面的庞然大物无限的涨大,十分的难受,再得不到花田蜜道的夹压的话聂北不怀疑自己会被爆体而死。

    聂北三两下就把沉醉在欲望中的岳母的亵裤给脱了下来,很容易的就把高贵典雅、成熟秀美的人妻人母岳母赵芯儿那两条秀直白嫩的大腿给压开,聂北的腰身挤到了高贵熟美的岳母的粉胯中,膨胀欲裂、滚烫发痛的庞然大物到着挺着它那涨大发紫的g头直接探到了熟美岳母的花田蜜道大门处,硕大发紫g头兀自在跳动,储势待发的抵在岳母那颗因情欲刺激而充血涨大塞满花田蜜道直到翻出一半在花田外的鲜红r嫩的‘r丸’上,g头上那火热的‘马眼’和那颗涨大鲜红r嫩的r丸亲密的接触到一块,聂北用力的顶进去一些,在那里不断的研磨,沾着更多的花蜜,做好进入的准备……

    极度敏感的鲜红r嫩的‘r丸’被碰触道,黄夫人不由得浑身轻颤,顿时惊醒过来,弓起那酥软无力的娇躯,发现女婿那根才破了自己女儿身子在女儿身体内耕耘s精的庞然大物此时已经抵在自己的蓝田门外磨擦,做好了进入自己身体耕耘播种的准备,黄夫人不由得惶急欲绝,“不要……你、你不可以进去的……呜……我是你岳母啊……洁儿她还在身边呢……”

    聂北双手紧紧的抓住岳母那柔软的柳腰,不让她那惶急不安的p股闪躲,然后用力压下身去,把岳母那弓起来的身子压下去……

    “我们成就了好事,到时候洁儿会原谅我们的!”

    聂北自然有信心让洁儿接受,最重要的是聂北隐隐觉得洁儿也希望自己如此。

    聂北有些硬来的意思了,这让黄夫人越发的不可忍受,羞急惊慌之下是强烈的挣扎,拼命摆着p股,想要甩脱聂北那庞然大物,然后摆脱那直抵城门的禁忌威胁,肥沃多汁、火热幽深的花田不能接受聂北这个大色狼大坏蛋女婿的洗礼与灌溉,那样很危险,黄夫人急声抗拒,“阿北、洁儿、洁儿她就在旁边……你需要就要洁儿好了……我、我不管……你是不可以要我的……我是洁儿的娘亲、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啊……你岳父不会原谅你的、我、我也不会原谅你……”

    聂北此时已经欲火焚身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沉重的上身压了下去,把挣扎推攘的熟美岳母的丰满上身压定在床上,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是徒劳,‘平定’上身之后聂北伸出手来,两手一起扳住熟美岳母赵芯儿那羞急、狂扭急摆的肥美硕臀,把她最后的反抗消弭在强大的力量面前。

    正面的进入姿势,聂北胯下的庞然大物已经沾满了岳母赵芯儿花田蜜道里潺潺流出的花蜜,足够的润滑了,随时可以突破重围深深c进岳母那块泥泞火热、肥沃幽深的花田里,去查探一下孕育了洁儿的位置……

    放纵下去 第050章 母女香(2)

    黄夫人挣扎无效,急得清泪横飞,不安摆动的臻首使得如云的鬓发散乱不堪,铺就在床上,犹如慵懒的妃子。

    黄夫人惶急带泪的娇颜凄婉欲绝,芳心又是无助又是娇羞,更是愧疚难当,该有的情绪都有了,却惟独没有怒意,让她感到羞愧的是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带着深深的渴望,花田蜜道酥痒难挡,身体内不自然的渴望着聂北这个大色大坏蛋女婿的庞然大物能c进来,充分的添满自己的欲望,两三年的幽怨或许能从此一扫而空。

    “芯儿,我要你!”

    “不要……我不要啊……”

    黄夫人还未来得及从羞辱感中走出来,聂北的庞然大物随着宣言的告示一挺而入,毅然决然,温柔中带着霸道的粗鲁……

    “噢……”

    女婿的进入让黄夫人的大脑瞬间的空白,所有的挣扎随着庞然大物的进入而宣告结束,自己身子也被女婿给要了去,他那狰狞吓人的庞然大物不单止进入女儿的身体,还进入女儿出生的地方……

    天地为之变色,这是一对人伦道德不可原谅的男女,他们以最亲密的状态结合到一起了,做着繁衍后代的事情,突破了禁忌,要是黄夫人还因此生育下一代的话那就和洁儿或许洁儿的儿女乱了伦理……

    聂北c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呼出一声:“咝……好热好柔润啊,好爽好刺激啊……这就是洁儿出生的地方了,小婿进来了,芯儿是我岳母又是我妻子,好爽啊!”

    黄夫人听到聂北情不自禁的话又是欢又是喜又是辱又是愧,几下交杂,芳心迷乱,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那久未被滋润的良田忽然被女婿那庞然大物造访的时候那一阵强烈的撕裂感火辣辣的几乎把她脑海里所有的感觉和思绪都掩盖了!

    聂北开始缓缓挺进……

    “哦……不要……快出去……阿北你个坏蛋……快出去……裂开了……坏蛋……痛啊……”

    黄夫人狂摆疯扭着p股,可她被聂北压得死死的,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p股摇摆的力度虽然大,但幅度不大,甩不开聂北那根已经c进去一小截的庞然大物。

    聂北强忍着极度刺激想s的冲动,坚定不移的发力挺进,要把这才开垦洁儿身体的庞然大物再次开垦翻新岳母这块肥沃的良田。

    聂北只觉庞然大物十分的艰难的在前进,层层皱嫩的花田四壁就仿佛长着无限多的小r球一般,摩擦着聂北要c进去的庞然大物,让聂北艰难进入的同时受到了强烈的摩擦,极度的快感迅速蔓延,让聂北舒爽得猛吸几口气才把那股刺激压下去,继续把庞然大物c进去……

    “唔……”

    摩擦是同等的,那么刺激也就一样了,黄夫人在女婿的深c过程中身体内被压制的渴求无限上升,极度的刺激快感让高贵成熟的美妇人妻人母娇颜如火般红艳,樱嘴轻张,阵阵呻吟传了出来,“不……哦……哦……好烫啊……啊……”

    黄夫人那推攘着聂北的玉手不知不觉的搂上聂北的肩膀,直抓得聂北的肩膀都发痛,最后缠绕到聂北的脖子上,然后不安的望了一眼躺在两人身边不足十公分的女儿洁儿,在女儿面前给女婿强硬的进入了,黄夫人不由得嘤咛一声羞得无地自容,羞愧的把臻首移到另一边去……芳心轻颤,这小坏蛋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不顾自己的感受和世俗的眼光要了自己,把那才耕耘自己女儿身体的丑东西再次硬生生的捅进到自己这个岳母的身体里,那是洁儿出生的地方啊,怎么可以给女婿给的……c进来呢,我以后怎么对得起丈夫,又怎么对得起洁儿,这小坏蛋,都不想一下人家的感受吗……

    黄夫人却没有发现她转过头到另一边的时候她女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而且那高c后的红潮过了这么久竟然没消退半点,反而越来越红,犹如一个熟透的小苹果儿!

    聂北把庞然大物c入到

    万界天王2吧

    岳母那肥沃多汁、火热濡湿花田那两次中指都能达到的地方就再也c不进去,聂北急得像个火烧p股的猴子一般,面红耳赤,“好岳母好姐姐,算小婿求你了,快给小婿进去嘛!”

    “嘤!”

    黄夫人娇羞潮红的脸蛋越发的红润,强烈的刺激和滔天情欲让黄夫人这个高贵典雅、贤惠淑德的人妻人母不安的嘤咛一声,对聂北的话她只是娇羞的摇一摇头而已。

    聂北的庞然大物开始在这能c进去的深度里研磨、挑、抽、c、摇,聂北抽动着庞然大物故意胡乱撞顶、c刺,虽然不能完全进去,但高贵熟美的岳母赵芯儿这花田出奇的多阻多碍,层层嫩r就仿佛天然的磨沙一般,聂北c挺的时候庞然大物被磨得一颤一颤的,极度的消魂。

    黄夫人被聂北胡乱的抽送、c弄搞得浑身颤栗发抖,只觉得花田蜜道被聂北蛮闯瞎捣的几乎弄裂了,火辣辣的,极度摩擦带来了汹涌的快感,但找不道‘门道’再深入的庞然大物就仿佛一头蛮牛一样在娇嫩狭窄的花田内横冲直撞,狭窄的花田接纳聂北的庞然大物就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现在聂北又在‘蛮干’,花田顿时火辣辣的,无尽的快感带着阵阵的痛楚,远山一般的黛眉不由得轻轻蹙了起来,妩媚娇羞的玉靥潮红欲滴,痛苦并快乐着的呻吟出来:“不要……不……不要……不要c啊……没、没c对啊……呜……痛死、死我啦……喔……你、你别乱、乱c……啊……别乱用坏东西戳啊……你、你……轻点……不对啊……别往上c……哎呀……也、也别往下……啊……坏蛋……痛啊……喔……呜……你想捅死人家呀……”

    聂北乱来片刻也停了下来,继续问道,“好岳母好姐姐,我们都这样了,也算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了,既然如此,就把最后的也给了小婿吧,你也好好的享受一下小婿的服务嘛,要不然小婿就这样乱来瞎干了!”

    黄夫人早已经是春情荡漾、欲焰焚心了,渴望得到满足的身体对聂北的进入是没有丝毫的反抗的,甚至很渴望聂北能彻底的进入,用那火热和粗壮瞬间填充身体的空虚,身体和心理却不是一个概念,人妻人母的那一丝愧疚依然在黄夫人的芳心内作祟,聂北要不是她女儿未来的丈夫也就是自己的女婿的话,或许黄夫人早就放松身体放下坚持然后用自己的身体主动承接着聂北的恩宠了。

    “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你再不让我全部进去的话我就硬捅进去了咯!”

    聂北赤红的双眼内可以见到熊熊的欲火。

    黄夫人娇羞的哼道,“你弄死我最好,反正被人发现了我们这样我就没脸活了!”

    “芯儿,我爱你,你快让我进去嘛!”

    “你、你别乱叫……我、我是你岳母……才不是你的芯儿……啊……你……你下面那、那东西……别、别乱挑动啊……”

    “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你有没有感觉到它在你身体里的热情,它很需要你,而你现在也很想要吧,就引导我进去嘛,快点啦!”

    黄夫人也极其的需要了,全身上下就仿佛被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特别是被女婿填充了一小半的肥沃娇嫩的花田蜜道,那里就像一个极度空虚的黑d,贪婪而渴求,酥痒间无尽的欲望汹涌澎湃,火热急急的蠕动着,本能的逢迎着聂北的庞然大物。

    聂北见美丽高贵的岳母心志有些松动,顿时一喜,按耐着暴虐的冲动,温柔的抽挺c动起来,庞然大物凭着庞大坚硬的本钱一记一记的撞击在岳母肥沃良田里的那阻挡的皱r。

    “啊……小坏蛋……我……我不要……呜……以、以后你、你叫我……叫我怎么做人啊……你、你停下来……我、我忍不住的……啊……”

    由于聂北的岳父大人黄尚可近三两年来没再耕耘灌溉过这块良田,久无人耕的良田已经极度的干枯,然而也就越发的敏感,被女婿的庞然大物在里面乱捅乱c,疼痛而又极度强烈的快感汹涌而来,黄夫人不由得浑身颤栗,舒爽酥醉的美感让黄夫人那黛眉时蹙时舒,一副享受又自责的表情凄婉哀羞,媚眼娇羞紧闭,红润的樱嘴轻张,吁吁幽香兰气喘出,扑到聂北的脸上火热幽香让聂北迷醉。

    高贵端庄、明慧优雅的熟美贤妻良母的玉脸嫣红如潮,芳心中充满了对丈夫对女儿的愧疚,可是在聂北温柔而有力的c挺抽动中酥麻快感汹涌如洪水一般传入大脑,涨痛又消魂的快感过后是无尽的渴望与索取,聂北每c挺一下给予的满足和充实附带着禁忌的刺激与酸麻,快感如潮,熟美的人妻人母才起的愧疚心思瞬间淹没在这份刺激快感中,越发的不可自拔……

    “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我们都这样了,你就从了我吧,快把我的胯下r棒全部引进洁儿出生的地方啊……”

    随着聂北的庞然大物越来越不知轻重的乱捅,高贵典雅、丰腴成熟的岳母那肥沃多汁、火热狭窄的花田蜜道本来就只能堪堪接纳聂北的庞然大物,被聂北这么一阵乱来,娇嫩的花田被涨裂了些,生生的磨出了血来,就仿佛新开苞的处女一样,落红点点。

    岳母皱起了眉头,似怨似嗔的呻吟道,“坏、坏蛋……呜……你别乱捅了……我、我下面都出血啦……啊……不要……”

    聂北再度温柔起来,“芯儿,我真的爱你,也爱洁儿,我会让你慢慢接纳我的,我是你女婿,也是你男人,现在是,以后也是,因为,你现在是和我连在一起的,做了夫妻才做的事情,有了夫妻之实!”

    聂北温柔而深情的话语犹如情人的执着,像女婿的呵护,更像丈夫的召唤,多日的相处、长期的相对,黄夫人芳心中的羞愧和道德界限慢慢淡化,彼此的情和爱在全身蔓延,脑海中聂北放荡不羁、英俊潇洒的性情与样貌不停浮现,榕树下的点点滴滴,之后的无限思念,还有梦中的缠绵,让岳母的芳心无限的追忆,阵阵的沦陷在爱欲中……

    放纵下去 第051章 母女香(3)

    “芯儿,放松点,迎接它进入享受它带来的快乐,我爱你!”

    聂北又道,“好芯儿,快点给我吧,要不然小婿就要憋死了!”

    黄夫人芳心已醉,心底的防御卸下,见女婿急得满头大汗,仿佛一个被妻子赶出家门找不到门进的丈夫一样,不由得娇羞的嗔笑道,“活该你个小坏蛋憋死,硬生生的坏了我的贞c,看我以后理你不!”

    聂北见岳母姐姐如此娇羞带嗔,顿时欣喜不已,忙道,“好芯儿,惩罚我为你服务吧!”

    黄夫人羞怩的捶打了一下聂北的虎背,娇声嗔道,“人家才不要你这小坏蛋的服务,整天想的都似乎那些龌龊的东西,色狼,大色狼!”

    黄夫人虽然薄恼娇嗔,但还是放松了自己那柔软的身子,一双粉白滑腻的秀腿主动的缠上了聂北的虎腰,搭到聂北的p股上,一双柔腻的玉臂妩媚的的箍着聂北的脖子,腻腻的道,“我今天从了你这小坏蛋,但人家那里好久没……没那个了,你要怜惜些人家,别那么粗鲁!”

    聂北见到高贵美丽的熟美人妻人母岳母赵芯儿如此转变,自然是喜不自禁,忙不沓的点头,“小婿自然会对岳母姐姐温柔疼惜的!”

    黄夫人听到聂北叫她岳母,顿时臊红了整张脸,羞答答的闭上了双眼,粉胯却自动逢迎上来,肥大的美臀轻摇细晃,柳腰款摆,纵体逢迎。

    聂北不由得欣喜若狂,大解风情的聂北立刻挺动着虎腰,把庞然大物缓缓的向里顶入……

    有岳母姐姐主动的引导,她粉胯下那九曲十八弯仿佛迷宫秘道一般的花田蜜道就赫然‘开朗’, 聂北的庞然大物冲破层层阻挠、闯过重重关卡“嗤……”

    的一声庞然大物一点点没入岳母的花田蜜道之中,就仿佛游龙入海一般,濡湿多汁、滑腻火热的花田蜜道里缓缓迎接着聂北身下这条庞大的游龙,游龙撑开四周的皱r,把岳母粉胯下这块肥沃潮湿的良田犁得涨满欲裂,只见胯下高贵美妇人妻人母的岳母娇颜潮红欲滴,轻蹙的眉头荡漾着无限醉人的熟女风情,紧咬的银牙下喉咙里哼哼唧唧的呻吟飘荡了出来,柔媚滴溜的水眸犹如一汪春水,荡漾着妩媚诱人的柔腻媚意。

    聂北的庞然大物一进再进,先是发紫圆涨的前锋g头,然后是涨大得青筋密布的柱身,一截一截的没入胯下岳母的体内,庞然大物c进到一半的时候,岳母那曲折多弯、皱r层叠、重重隔阻的肥沃花田蜜道又把聂北的庞然大物给卡住了,夹得死死的。

    “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放松点啊,让小婿完全的c到里面去啊!”

    急躁的聂北忍不住挺了几下,依然c不进去。

    “哎呀……你、你这个小坏蛋……别乱捅啊……呜……好痛啊……人家被你捅死了……噢……”

    黄夫人羞的是玉脸通红,仿若火烧,又羞又气,恨不得把这作乱的小坏蛋推开,久未经人耕耘的花田蜜道那娇嫩的皱r如何受得了这么庞大的家伙蹂躏呢,花田蜜道被c入的部分仿佛火烧水烫一般,火辣辣的,又如被撕裂了似的,有点适应不过来,自己受不了就稍停下来的,可这小坏蛋就迫不及待的c捅一通,当是可恨。

    不过,虽然痛楚让人难受,可是娇躯嫣红密布、丰腴圆润的黄夫人却情不自禁的扭动了那肥美硕大的p股,款摆着丰腴却不肥满的柔腰,享受着女婿那庞然大物摩擦花田蜜道内壁那些层层皱r的酸麻醉痹感。

    聂北不敢乱c胡捅了,转而是慢慢的在岳母的肥沃良田里缓缓旋转研磨,让高贵典雅的岳母那肥沃多蜜、火热濡湿、狭窄滑腻的花田蜜道酿造更多的花蜜,那样就更加的润滑,那样才更容易的c到最深处!

    黄夫人在女婿那温柔的研磨之下,花田蜜道分泌了更多的花蜜,潺潺的流了出来,滑腻一片,把两人的媾合的位置‘滋润’得粘稠湿润,滑溜溜的,水泽光润,她那粉胯上乌黑发亮的森林全部陷入水泽之中……森林中一条庞大的游龙只见其尾不见其头……

    黄夫人慢慢的适应了聂北的庞然大物,滚圆硕大的肥臀再一次款款轻摆,抖抖擞擞的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引导入最深处,柳腰轻扭,主动接纳着聂北这个坏蛋女婿那才从女儿身上抽出来不久还沾有女儿那落红与花蜜的庞然大物……

    聂北温柔而用力的把r棒再向里c入,一下子又深深c入了几分,接着聂北又向后轻轻抽动,然后再用力迅猛的向里面深c进去……

    被女婿深c进来,黄夫人浑身都起了一片疙瘩,粉红的娇躯似痛难忍又像婉转逢迎的蠕转扭摆,轻张的红润樱嘴急促的喘息着,娇吁吁的。娇滴滴犹如黄鹂轻啼一般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啊……好深了啊……等等啊小坏蛋啊……好烫好涨……涨裂裂的好麻啊……”

    高贵典雅、丰腴圆润的岳母那肥沃多汁、狭窄火热、水润幽深的花田蜜道里层层叠叠的嫩r仿佛无数的小牙齿一般,紧紧的咬住聂北深c进去的庞然大物,形成天然的阻碍,四周仿佛砂轮一般摩擦着聂北的庞然大物,聂北每c进一寸,那极度的快感就累积一分,未到尽头就几乎忍不住要喷s出来,爽得聂北的牙齿都酸了。

    “嗯……好大好深啊……”

    娇羞岳母赵芯儿犹如碎玉一般的皓齿紧紧咬住了红润性感的下唇,粉胯处那火辣辣的撕裂酸痛在聂北温柔而有力的深深c入过程中继续蔓延,从粉胯处蔓延到周身每一个细胞,让黄夫人粉红水润的身子无限的颤栗,那紧张又消魂的刺激让她那幽香淡淡的汗珠从细小的毛孔中涌了出来,心灵上的刺激和r体上的酸痛快感让黄夫人完全丢弃了作为人妻人母、作为岳母的道德枷锁,犹如堕入欲海中的浪妇一般,粉胯不安又贪婪的猛抬,硕大滚圆的肥臀急急款摆、柳腰扭转摇曳,逢迎着女婿的深c举动……

    只见岳母那水泽光润、粘湿滑腻的粉胯处那两瓣娇嫩的贲起被聂北的庞然大物挤压得越发的高隆,就仿佛两座月牙形的小山一般,山间那道r红鲜嫩的花田蜜道潺潺渗漏着岳母春情勃发、激情火热之下酿造出来的甜腻花蜜,晶莹剔透的花蜜散发着惊人的芳香,聂北的欲望在禁忌和芳香中被推向了疯狂的境地!

    聂北急急的把庞然大物旋转出一些儿,只见岳母那肥沃的花田内那些细碎的嫩r死死咬住庞然大物被庞然大物拉扯了出来,鲜红r嫩的‘牙r’滴落着水泽光润的花蜜,被聂北紧接着的猛烈狂野深c塞了回去……

    深陷在欲海里禁忌里的的岳母赵芯儿被聂北一c到底,r体上的舒爽涨痛爽透了灵魂……

    “啊……”

    情动的岳母被女婿一c到底,全身忽然用力腰弓起来,却被聂北沉重的身体压得死死的,体下那撕裂火辣感让黄夫人的眉头都蹙了起来,那对水雾缭绕、媚意横生的水眸几乎垂泪,婉转哀娈间却散s着无限满足的光芒,迷离而没有没焦点的双眸,滴溜溜的仿若已入仙境,而那潮红欲滴的脸蛋儿此时更是绽放着春风吹拂的媚意,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与满足让她全然不知所在!

    聂北已经忍了好久了,这时候已经完全占有了这个高贵典雅岳母,而且连她的芳心也攻陷了,心里自然是有无限的自豪和满足,而胯下那庞然大物却涨得厉害,在岳母那九曲十八弯、层层叠叠、牙r紧咬、火热滚烫的花田蜜道里享受到了全所未有的摩擦,那阵阵强烈的蠕磨让聂北头发都爽麻到竖直起来,更重要的是她是黄尚可这个知县大人的妻子,更是自己的岳母,是洁儿的娘亲,禁忌的刺激让聂北疯狂起来,开始全力的抽c……

    在女婿凶猛的抽c下,作为岳母的黄夫人此时根本没有想太多,只有觉得自己的粉胯下火辣辣的、涨裂满塞、被填充得满满的,酸麻酥醉的快感一股高过一股,欲火高烧剧烈渴望的娇躯随着女婿的c入而被掀起了滔天欲火,阵阵呻吟不断从那红润性感、柔软光泽的樱嘴中呼出,“喔……好北儿……好深好棒啊……c到养育洁儿的地方啦……喔……啊……轻点啊……好涨……啊……好烫……呜……到底啦……好酸啊……”

    成熟岳母被女婿强烈的撞击着身体最柔软的部位,那深入到底的冲击就仿佛冲破了人世间所有的阻隔,把两人的身体和心以最紧密的状态连接到一起,彼此不分离。

    聂北大开大合的拉动着自己的身体,以最有力的姿势捅c进养育洁儿的地方,一击撞中那火热娇羞的的花x,强有力的冲撞挤压,就仿佛一拳打中了气球一般,激荡颤抖的花x激起滔天的快感,黄夫人无法自制颤抖起来,性感红润的樱嘴不禁大大张开,娇喘吁吁,当那酥麻酸醉的快感穿透芳心的时候,黄夫人婉转的哀啼,“咿呀……啊……”

    黄夫人身心爽快到了极点,从来未曾被人到达的柔软地方被女婿戳到了底,彻底的在里面冲撞蹂躏,把养育洁儿的地方撞得轻颤酸麻,那火热滚烫的庞然大物彻底的塞满了整个花田,犹如一把辛劳的犁一样在里面耕耘开发,把四周撑得涨涨欲裂,火辣辣的,微痛间是说不出的欲仙欲死,贤妻良母在高度快感中溢出了情难自禁的盈盈泪光,舒爽的泪光中包含着无尽的情欲欢愉,这一刻黄夫人完全迷失在聂北的世界里……

    放纵下去 第052章 母女香(4)

    黄夫人那对养育了洁儿的硕大白嫩的茹房在聂北的撞击下荡漾着诱人的r光,那涨得发红泛紫的茹头犹如熟透了的葡萄一般,散发着诱惑的幽香。聂北情不自禁的附下头去,张开火热的大嘴把一只r峰含了进去,贪婪的吸吮起来,偶尔还狂野的轻轻嚼咬……一只手伸出一把按在另一只茹房上,大力的揉搓起来,不停的用指间捏着那涨大如葡萄一般的茹头捏弄……

    黄夫人玉体横陈,粉胯抬挺逢迎、花田蜜道贪婪接纳逢迎、纵体承欢、气喘吁吁、娇啼腻呻,“啊……北儿……不要这样啊……我、我受不了啦……太大力了啊……啊……别c向上面啊……c下点啊……上面是zg啊……呜……小坏蛋……好美啊……c到里面了……噢……”

    “噗嗤……噗嗤……”

    r体相撞的声音犹如为两人此时的火热激情而伴奏的诱人的乐章……原始的动作和火热潮湿的器官剧烈的交缠吞吐,做着原始繁衍的媾合,禁忌的爱欲无边无尽,仿佛点燃了的大火,无法扑灭。

    聂北抽c的速度越来越快,却松开那吸吮茹房的热嘴,邪恶的问道,“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小婿c得够深吧,比起洁儿的父亲、我的岳父大人、你的丈夫如何,c得岳母姐姐舒服吧,好姐姐说说看……”

    “啊……不、不知道……啊……你、你个小、小坏蛋……喔……啊……是、是不是非得羞死人家你才甘心……啊……轻、轻点啊……”

    黄夫人那高贵典雅的容颜瞬间艳红若火,羞怩不堪,被女婿调戏的已经羞得不行了,现在还在和女婿在做着逾越禁忌的交h,自己那生育了女儿的肥沃良田此时正接纳迎合着女婿的粗热r柱,自己在女婿身下婉转承欢、承接恩泽,娇羞的zg被它那圆大的g头闯了进去,剧烈的撞击,此时还听到聂北这个坏蛋女婿的故意调笑,黄夫人这个人妻人母娇羞的拼命摇头嘤咛哼哼,全身却因为女婿那禁忌的调弄而刺激得突突颤栗,激动不已,粉胯下的肥沃花田蜜道依然贪婪的逢迎着女婿的恩泽和宠幸,本能的迎合难以停下来,粉胯狂野欢快的挺起配合着女婿的撞击。

    聂北抽c的频率越来越快,仿佛永动机一般带着岳母酿造出来的滑腻花蜜一记一记的深深c入岳母那肥沃的良田底部,粗壮涨大的庞然大物每一下都去势不减,直闯入她孕育洁儿的zg,冲撞到尽头。聂北每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