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3 部分

第 33 部分

    聂北抽c的频率越来越快,仿佛永动机一般带着岳母酿造出来的滑腻花蜜一记一记的深深c入岳母那肥沃的良田底部,粗壮涨大的庞然大物每一下都去势不减,直闯入她孕育洁儿的zg,冲撞到尽头。聂北每撞入一次岳母那肚子就涨一些,仿佛被硬硬塞入了个婴儿一样,强烈刺激快感让岳母忘情浪叫:“北、北儿……我的好女婿……快点……啊……又到底了……我、我要死啦……啊……再快点啊……用力c我……c死我……噢……好美啊……”

    黄夫人云鬓轻散,长发铺就了整个床头,如痴如醉的摇摆臻首让那如云的秀发飞扬如狂,火红的脸蛋欲仙欲死,一副r欲迷醉的模样,极限的满足下尽是醉人的风情……

    聂北咬住岳母那粉润的耳垂呢喃的问道:“好岳母好姐姐,我的小芯儿,大宝贝,舒不舒服啊,比起你丈夫、洁儿的父亲、我的岳父大人到底谁更让你舒服,更深些儿?”

    “你、你个坏蛋……喔……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别停啊……给我……别停下来啊坏蛋……”

    聂北忽然的停下来让黄夫人的臀腰在半空中摇晃,急得黄夫人浑身红透欲滴,眼泪都流了下来,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很是焦急,神情极度不满,一双秀嫩白皙的美腿紧紧的缠箍着聂北的腰,那花蜜沾满的粉胯不安的挺摆,疯狂的套弄着聂北的庞然大物,可始终没有聂北主动抽c时那种极度满足的快感了,花田蜜道里就仿佛有千千万万只蚂蚁在咬嚼,痒得发狂。

    聂北却强忍着欲火,继续挑逗道,“到底说还是不说,小婿c得岳母你舒服不舒服!”

    黄夫人羞急不堪,却不想回答这羞人的问题,但焚心的欲火却极度需要这坏蛋女婿来平息,不由得带着哭腔哀求道,“小坏蛋……给我……”

    同时她的粉胯不停的摇晃挺摆,让那孕育了洁儿的肥沃良田尽量的磨擦着聂北的庞然大物。

    “说了就给你!”

    聂北的霸道让黄夫人又爱又恨,同时夹带着深入骨髓的甜蜜,同时那半是快感半是饥渴的感觉让黄夫人难以承受,有些放不开的羞答答的用鼻音吁道:“嗯……唔……”

    虽然达不到聂北的要求,可也算是一种胜利,聂北满足的用力一挺,‘噗嗤’一声,庞然大物再一次深c到底,直把花田蜜道大门那些滑腻潮湿的花蜜撞得四下飞溅,小腹的肌r撞上岳母粉胯、肥臀的美r,‘啪’的一声,振奋人心,宣告着激情再度火热释放……

    聂北把岳母那丰腴的身体转一下,聂北抓起她一条秀白直嫩的大腿扛到肩膀上,双手扶着岳母那丰腴圆润的腰肢,开始新一轮的轰炸,庞然大物狠狠的刺入她那肥沃的花田里,犁开四周紧紧咬住的‘r牙’,直c入到孕育洁儿的zg内,那里面滚烫如火,柔软如水,仿佛一戳便能把那妙处戳穿一般,惬意消魂得紧。

    黄夫人得到女婿的深c,顿时一个轻栗,舒爽的呻吟出声:“咿呀……好深啊……烫死了……下面好涨……小坏蛋……用力啊……噢……”

    “好岳母好姐姐好芯儿,挪一下p股然后夹紧……对……c死你……岳母孕育洁儿的地方果然很美,好嫩好软啊,岳父大人他c不到这里面来吧!”

    “唔……啊……又顶到了……呜……他、他没有你这大色狼的坏东西长和大啊……坏蛋……啊……满、满意了吧……喔……”

    “舒服吗!”

    聂北把人妻人母的岳母姐姐那条粉嫩秀白的美腿压到她那白嫩嫩圆隆隆的茹房上,再用腿把她另一只腿压回到一边,岳母那肥沃多水的粉胯顿时大开,完全的暴露在聂北那大炮的s程之内,使聂北的庞然大物可以不用完全c入也能c到底里去,聂北不做片刻的停顿,双手搂紧柔腰,胯下发力,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从温柔到狂野,大开大合的抽c起来……

    意乱情迷的黄夫人被聂北羞辱得芳心羞怩,却还是呢喃的呻吟道,“舒、舒服啊……我、我快不行了……呜……用力……”

    聂北自然是有求必应,速度越c越快,越c越急,越c越有力,越c越深,只见岳母那湿润粘稠的粉胯随着聂北的抽、c一陷一隆的,c入就涨隆欲裂一般,抽出就微微收缩下陷,原本白皙丰润的肌肤因为情欲的刺激红扑扑的,比她女儿高c时的样子差不到哪里去。

    “好岳母姐姐,你下面这张小嘴儿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摩擦,都快把小婿的这根棒子给磨破锉烂了,真是太爽了!”

    “你、你个小、小坏蛋……不、不顾人家感受就全捅进来……啊……还问些羞、羞人的话啊……人家就、就是不……喔……就是不告诉你……噢……”

    聂北嘴角弯起一个邪邪的弧度,凶猛的大力快c十几下,直把压在身下承欢受宠的岳母捣弄得气喘吁吁,聂北才嘿嘿的笑问道,“你现在已经是小婿的女人了,哪到你不说的,快说!”

    “人家是重峦叠翠的女人嘛、下……里面多、多细小嫩r……啊……而且九曲十八弯的……哎呀……坏蛋……你、你慢点啊……好酸啊……用力啊……呜……好美啊……”

    “好一个重峦叠翠,没想到岳母居然还身怀绝世名器呀,哈哈,我喜欢,简直是太爽了!就让我替岳父大人好好的服侍一下美妙的岳母姐姐,嘿嘿……”

    “你、你个坏蛋……你、你不要再……再说这羞人的话……啊……又顶到了……呜……”

    听到岳母居然身怀重峦叠翠的名器,聂北不由兴奋的放开全力抽、c起来,再没有丝毫的保留,充分体味着身下美艳岳母名器带来的不同寻常的异样销魂感觉。这成熟丰腴的美妇人妻人母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一个还是自己的小妻子,她有足够的能力承受自己狂风暴雨的洗礼……

    “喔……唔……”

    黄夫人已经完全不能说话了,只剩下急吁吁的喘息呻吟和尖叫。

    “噢……”

    能和自己这高贵典雅美丽不可方物的岳母剧烈交欢,聂北的r体和心灵都达到了全所未有的快感高度,胯下那战意十足的庞然巨w在岳母那曲折的名器花田里进进出出。

    黄夫人在意乱情迷间只觉得自己已经飞了起来,身体不受意识控制的颤栗起来,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漫入脑海。

    聂北也快到了极限,岳母姐姐这肥沃火热的花田内壁摩擦的特别厉害,胯下巨w仿佛被九曲十八弯的花田蜜道折成几段,然后每一段都受到了不同方向和力度的强烈挤压,那细小的r牙又在被磨得有些发麻的庞然大物上不停的叮咬,这种滋味简直是……“咝……”

    剧烈的快感爽的聂北忍不住呲了一下牙床,倒抽了一口凉气。

    聂北把庞然大物仅剩的那一小截再猛力向前一送,噗嗤一声尽根没入到岳母那肥沃的良田深处,进入到一个全所未有的深度……

    放纵下去 第053章 母女香(5)

    “噢──”极限的深度c入让黄夫人那娇弱粉红的娇躯触电一般的痉挛不已,聂北的庞然大物仿佛穿透了她的zg内层c入到她的胃里一般,极限的深度带来极度的快感,那酸麻舒爽蔓延至全身每一个细胞,直让她整个人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感觉天旋地转,小嘴圆圆大张,嗬嗬的呻吟声无法听清,显然聂北这样的一个深c让她根本无力抵挡。黄夫人被坏女婿这一c掀飞到了天上,高c如期而至,那双嫩白秀美的长腿紧紧的缠住聂北的虎腰,粉胯猛烈的挺起,小腹一阵一阵的收缩,以至于那肥沃多水的蜜x产生一阵阵强有力的吸、吮之力,接着便是不自主的颤抖,一股股晶莹粘稠、火热澎湃的新酿花蜜涌s出花芯,瞬间淹没了聂北深入岳母粉胯下那曲折迷宫里的庞然大物,黄夫人同时无法抑制那舒爽到骨髓里去的呐喊:“美死了!啊……”

    聂北随即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猛烈而彻底!整张床摇晃得吱吱呀呀而的狂响,聂北猛烈快速的又是连续挺、c几十下……

    黄夫人高c还未过又迎来再一次持续而猛烈高c……“啊……”

    只见黄夫人那双柔软的玉手在聂北的背后胡乱的抓扣,在聂北的背后抓出一条条的血印来,颤抖的身子八爪鱼一般缠住聂北的身体,摆脱聂北压制的秀腿紧紧的缠箍在聂北腰上,那力度几乎能把聂北的腰夹断,忘情的张着那红润性感的小嘴一口咬在聂北的肩头上,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闷哼。

    滑腻的潮水从黄夫人这个美妇人妻人母的花田蜜道里涌s出来,把聂北的胯部全部s湿,粘稠一片,晶莹光泽,而两人底下的床单亦全数打湿,粘稠稠的,见证了两人刚才的疯狂。

    高c后的黄夫人无力的酥软下来,软绵绵的躺在床上任屏女婿把那庞然大物一次次地c到zg里去,聂北的庞然大物每一次重游那孕育洁儿的宝地黄夫人都无力的颤抖一下,花蜜依然潺潺不断的流出。

    聂北还在那里忘情的投入,下面黄夫人却发出一声尖叫,“啊……洁、洁儿你……”

    聂北闻声稍微把抽、c放慢一下,只见刚才还熟睡着的洁儿此时醒得不能再醒,红扑扑的脸蛋儿娇媚羞赧,滴溜溜的水眸羞答答的望着她母亲和聂哥哥的媾合位置,那里滴水如流,肥沃的y水浸泡着良田、森林还有聂哥哥那根才破了她身子的庞然大物,而母亲的花田蜜道口的贲起r瓣此时红肿肥隆,犹如两块馒头夹住聂哥哥的r棒一般,那鲜红的嫩r不知羞耻的吞吐着聂哥哥的庞然大物,带出点点滴滴的花蜜……

    “啊……小坏蛋……快停下来……喔……”

    黄夫人羞得无地主容,作为一个母亲,竟然和女儿的丈夫媾合到一块,被女儿眼睁睁的望着,y荡的媚态以及结合之处的羞人情况全部被女儿看到了,以前贤妻良母的端庄形象尽毁无存,如此羞人的场景竟然在女儿面前近距离的展示,她羞愧得只想找个地缝去钻进。

    “洁儿不准看……啊……不准看……呜……不准看娘啊……”

    黄夫人羞急难堪之下哭了,那羞愧的泪珠从紧闭的双眼中滑出,滴落了下来。

    “娘,洁儿醒了好久了!”

    “啊……”

    黄夫人更羞,恨不得立即死去,也不愿面对此时此境的难堪场面。

    洁儿其实也是娇羞不又,身下那粉胯传来的火辣辣感让她清楚的记得现在c在母亲体内的庞然大物就在刚才捅破了自己的身子,初期的疼痛之后便是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很美很舒服,现在坏蛋聂哥哥又在为娘亲做那事,洁儿知道那事是娘自有和爹才能做的事情,可是她更想娘亲和自己一起服侍聂哥哥、分享聂哥哥,这心思早在那榕树下就有了,刚才见到娘亲在聂哥哥的胯下婉转承欢、娇啼承恩受泽,洁儿反而欢喜不已,现在见娘琴羞愧难当,洁儿不由得转动一下身子,却觉得粉胯处撕裂了一般,火辣辣的痛,不由得哀呼一声,“哎哟……”

    “洁儿……”

    黄夫人听到女儿痛苦的娇呼,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待发现是初为人妇必有的痛苦时黄夫人更是娇羞无限,自己的粉胯顿时越发的敏感起来,而坏女婿聂北的庞然大物就在里面撞击耕耘着,黄夫人忙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呻吟出来,极力忍受着聂北这个坏女婿在自己身体里的横冲直撞,强行压抑着被女婿耕耘自己身体的快感,不让自己再在女儿面前发出羞人的声音,虽然刚才女儿听了很多,可这一刻黄夫人真的不想再发出一声羞人的声音来。

    聂北身下的庞然大物依然不改当初力度的撞击着岳母粉胯下花田内那个孕育过洁儿的zg,却伸出手去把洁儿那娇柔无力的身子抱过来,把她横放在她母亲的身边,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紧紧躺在一块,而聂北就伏下身体在挺动着。黄夫人四肢依然纠缠着聂北不放,胯下花田蜜道吞吐着聂北不停进进出出的庞然大物。

    “喔……”

    黄夫人被聂北的举动弄得浑身颤栗,看到贴着自己的女儿又是好奇又是甜蜜的在看着,黄夫人再也忍不住这禁忌的刺激,被聂北忽然一个深c后忍不住娇呻出声,“啊……”

    “洁儿,你得多向你娘学学,你看她多投入,孕育了你的良田多肥沃、多娇嫩、多水润,肥臀抬得多欢快,柔腰摆得多风s,那迷人的呻吟叫得多好听,娇滴滴的,多腻人!”

    聂北一边抽、c着岳母那肥沃多水、火热幽深的良田,双手一边捏着岳母那对白嫩嫩的大茹房,仿佛一个骑士一般骑在岳母的身上鞭挞着她的r体,让她带着自己‘飞驰’!

    洁儿羞红着脸点了点头,黄夫人极其难为情的撇头到另一边去,无法面对女儿,潮红艳丽的脸蛋娇羞带愧,又带着无限的妩媚。

    “娘亲刚才一定很舒服,就好像洁儿刚才一样,刚才娘叫得很欢咧!”

    洁儿甜甜的笑着,望着她母亲那饱满摇晃的硕大茹房和那雪白娇嫩的平坦小腹,作为女儿的洁儿都有些妒忌,忍不住伸过手去和聂哥哥一起抚摩起母亲那浑圆尖挺的山峰。

    聂北主动的让开一只手,把岳母一只硕大圆隆的嫩白茹房让给洁儿来抚摩,只见洁儿把她母亲的茹房轻轻抓在那嫩白的葱手里,慢慢的揉搓起来,洁儿惊叹的赞道,“啊娘,你这里好大好细腻啊,怪不得聂哥哥总是喜欢揉你这里,都不揉洁儿的!”

    黄夫人又是一阵大羞,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只见她哀婉的嘤咛一声,羞怩不堪。可粉胯却欢愉的挺动着,迎合着女婿那庞大无匹的巨‘犁’的深耕,花田蜜道本能的分泌着润滑的花蜜,潺潺而流,随着那巨‘犁’抽、c时带出的‘噗嗤噗嗤’的水泽声,悦耳动听得紧,亦是最羞人。

    聂北闻言把一只手伸到洁儿的胸前,把洁儿那两只粉红粉红的小蓓蕾中的一个拿捏在手,娇嫩的蓓蕾被聂北温柔的揉搓起来。

    聂北两手中一手揉搓岳母那养育了洁儿小妻子的大茹房,另一只手揉捏着小妻子洁儿那娇嫩的小蓓蕾,硬硬突突的正在发育,聂北嘿嘿直笑,“小洁儿,聂哥哥现在不是在揉你的了吗,聂哥哥把它揉得像你母亲的那么大,到时候有多多的奶水也能让聂哥哥吸些!”

    “唔……咯咯……好痒啊……唔……”

    洁儿那张清甜娇媚的粉嫩嫩的小脸蛋儿瞬间红艳起来,娇艳欲滴,吃吃的问道,“为什么要像我娘那样大才会有多多的奶水?洁儿现在为什么不能有奶水,而娘亲好像也没啊!”

    “你娘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啊,洁儿你也能有的,一年内你准会有的,嘿嘿!”

    “真的吗?”

    “当然,只要聂哥哥我以后的时间里多点灌溉你这朵小花,你总会结果的!”

    聂北邪邪的笑道。

    “那、那我娘她呢?也能有吗?”

    黄夫人玉面如火烧一般,举起无力的粉拳捶打了一下聂北的胸膛,“小、小坏蛋……唔……你让我死了吧……喔……啊……我、我不准你说话……啊……洁儿啊……别、别摸娘亲的身体啊……坏、坏蛋……轻点啊……戳到底了……呜……”

    聂北嘿嘿直笑,“你娘不让我说话!”

    洁儿昂起头来娇媚带俏的睨了一眼聂北,继而低下头去羞红着小脸儿紧张的问道,“娘、娘、你怎么啦,是不是聂哥哥c得太深弄痛你了?”

    黄夫人带着颤栗的哭音呢喃道,“洁儿你、你别问啊……坏蛋……我、我不要……你、你停下来……”

    “聂哥哥……你、你捏痛洁儿了……娘被你这样捏也会痛的……唔……”

    洁儿羞怩的扭了一下娇嫩的粉躯,闪躲一下聂北在她胸前那小蓓蕾上肆虐的手,却见聂北把她那两个小蓓蕾完全的揉涨了起来,粉红嫩腻的小茹房充血挺立,尖尖、挺挺的,和她身边的母亲那两对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聂北用力的撞击着岳母的花田蜜道,噗嗤噗嗤声不觉于耳,聂北却逗弄道,“岳母姐姐,你看洁儿多关心你!”

    黄夫人羞于出声,洁儿却瞪大了眼,定定的望着聂哥哥那庞然大物凶猛的刺c到母亲的体内,把母亲那nn的地方都c肿了,还能见到一丝丝的血迹,好像娘亲那里都被聂哥哥c破了皮,但娘亲的肥大的p股却在聂哥哥每一次c入的时候主动的抬起来,仿佛要让聂哥哥那大家伙c得更深一些,而娘亲那娇羞不堪的神情下是极度满足的色彩。洁儿觉得自己很没用,才被聂哥哥c进去就痛得死去活来,洁儿不由得有点担心的问她母亲,“娘、娘,洁儿被聂哥哥c进去的时候好痛的,到后来感觉酸酸麻麻的,但还是有些痛,娘你好像没事啊?”

    黄夫人被女儿的问题弄得娇羞不堪,不知如何接话,难道说自己的身体在聂北这个坏蛋女婿的冲击下产生了无边的快感,根本不怎么感觉到痛,只有欲仙欲死的感觉,只想女婿能狠狠的耕耘自己的花田?

    黄夫人咬紧牙关承受着大色狼女婿聂北在自己的身体内深耕细种,强烈的快感让黄夫人爽得浑身颤栗,情动难耐,才过去的高c似乎在女儿的注视下来得更快,禁忌的感觉让黄夫人羞愧难当的同时亦是异常刺激,颤栗的娇躯也不知道是羞愧所致还是禁忌刺激所致。

    洁儿的一只小手用力捏了一下她母亲那养育过她的茹房,另一只小手却抓开聂哥哥的大手,然后撑起她那娇柔无力的上身,把香甜的小嘴儿送了过来。

    聂北自然是爽快不已,飞快的附下嘴去把洁儿送上来的香吻接了,洁儿昂着臻首和她聂哥哥接吻,小舌头主动的舔了过来,被聂北贪婪的吸、吮着,两人津y交流、热情交织,啧啧有声。

    黄夫人见聂北这个坏蛋女婿一边耕耘着自己的花田和自

    家庭乱伦小说小说5200

    己交欢,另一边却还不忘和自己女儿亲吻,宛如母女俩共同承欢在聂北这个小坏蛋的胯下一般,如此情况让黄夫人更加羞愧难当,嘤咛一声臊得几乎无法呼吸,强烈的禁忌刺激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黄夫人只觉得自己已经不堪承受了,剧烈的快感刺激让她那敏感不堪的娇躯不停颤栗,感觉随时会被女婿的庞然大物顶上天去。

    洁儿生涩而大胆的亲吻让聂北很是享受,对她亦是疼爱不已,特别是她对自己搞上了她母亲的大度和宽容让聂北越发的宠爱她,柔情蜜意的热吻让聂北都有些呼吸急促,洁儿就更是差点吻到窒息,小嘴儿红润嫩泽,挣脱聂北的嘴急促的喘息着,好一会儿才道,“聂哥哥,你多点疼爱娘亲她吧!”

    放纵下去 第054章 母女香(6)

    “洁儿……啊……别、别说了……喔……坏蛋轻点……”

    黄夫人见女儿似乎不怎么在乎这坏蛋女婿占有那孕育她的地方,心下更是羞愧,极力想忍住不发出愉悦的声因出来的,可一出声就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聂北诱导着洁儿道,“洁儿,芯儿的茹房好香的,你伏下去用你的小嘴吸住,我们把大宝贝带上天去!”

    洁儿羞怩的点了点头,俯下身去,伸出葱嫩嫩的小手抓住她母亲一只养育过她的肥嫩茹房,就仿佛婴儿一样把那充血涨大的茹头含吸进那火热的小嘴儿里……

    见洁儿如此听话乖巧,聂北欣喜异常,欣赏着身下这对母女花,聂北心里顿时掀起滔天的欲火,双双用力扳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岳母那柔软丰腴的柳腰,然后肆意挺动自己的身体,开始大开大合的抽、c起来……

    “小坏蛋你、你……喔……喔……啊……娘、娘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啊……洁儿不、不要啊……呜……”

    滚滚泪珠顺着黄夫人那潮红欲滴的脸蛋滑下,凄婉欲绝的神情娇羞不堪。

    洁儿见娘亲流泪了,顿时不忍,吐出嘴里的茹头,晶莹的津y丝连不断,糜烂不已,洁儿伸出一只葱嫩嫩的小手抚摩着娘亲的脸蛋,拭去娘亲因羞愧流下的泪珠,脆声道,“娘没有不知廉耻,娘是最好的娘,洁儿不怪娘的,其实在榕树下的时候娘已经和洁儿和聂哥哥睡到一块了,最后为了救聂哥哥我们还赤身贴着聂哥哥,所以娘也是聂哥哥的妻子,洁儿也是,洁儿要和娘亲永远不分开,永远侍侯聂哥哥,娘是聂哥哥的大妻子,洁儿是聂哥哥的小妻子!”

    “还有这样的事情,当时我竟然给你们母女俩迷迷糊糊的非礼了也不知道?”

    洁儿羞怩的捶了一下聂北的胸膛,娇媚的啐了一口,“是聂哥哥你这大坏蛋大色狼笨才不知道而已,要不是我娘急中生智脱掉衣服以身相贴给你取暖的话早就把你冻死了,也就不会有现在让你欺负我和我娘的事情了!”

    聂北嘿嘿直笑,望着黄夫人那娇羞妩媚的绝色容颜,再望望娇媚清甜的小洁儿,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此时都和自己有了合体之缘,能有此福分聂北已足已!

    “……”

    黄夫人却不知道怎么应话,只有羞怩的闭着那双凄婉欲绝、哀怨羞愧的妩媚水眸,其上那长长弯弯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很是迷人!

    洁儿再一次把她母亲那红涨的茹头含进嘴里,睨着那双娇媚清灵的眸子注视着娘亲的表情变化。

    只见黄夫人此时玉面如火,瑶鼻喘息吁吁,小嘴圆张娇滴滴的呻吟连连,那丰满圆隆的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犹如翻腾的海面一般波涛汹涌、r浪阵阵,那双柔软的玉手死死的抓住床单,把那柔软的床单都差点抓破了,而那双修长秀美的白嫩大腿此时交缠在聂北的腰上,把聂北缠得紧紧的,滚圆硕大的肥臀疯狂的扭挺、柳腰躁动的摇摆,那细腻柔润的小腹阵阵的抽搐,随着聂北有力的c入而涨隆起来,伴随着她娇羞不堪的呻吟,显然她已经到了狂潮的边缘。

    聂北的抽、c火爆而激烈……洁儿的吻温柔而带着无限的禁忌……

    “嗯……好大好深啊……”

    黄夫人两大敏感点被女婿和女儿占据着,禁忌的刺激和滔天火热的性a带领着黄夫人这个高贵成熟的美妇人妻人母走入禁忌的深渊,芳心慢慢迷失在极度强烈的快感之中,皓白的玉齿紧紧咬住性感红润的下唇,隐隐的撕裂之痛在聂北c入之中夹带着无边的快感。

    聂北大力拉动身躯,凶猛暴烈的c捅着娇羞熟妇人妻人母岳母姐姐赵芯儿那r牙满布、层层叠叠、肥沃多汁、滚烫幽曲多磨的良田,这是名器中的重峦叠翠,鲜红娇嫩的皱r层层叠叠,曲折幽深如迷宫,九曲十八弯、峰回路转,层峦叠嶂、崎岖难行,柔软曲折r牙撕咬,肥美多汁、热火朝天,c起来时的摩擦果然不是一般的强烈,当真是可遇不可求!

    “啊……啊……快点、喔……小坏蛋……啊……用力啊……人家又要来了……呜……”

    曾经守身如玉的美妇人妻人母此时此刻完全陷入到r欲的快感中,柳腰狂摆,粉胯猛挺,主动逢迎着女婿的深c,纵体承欢、承受小老公的宠幸,在聂北强有力的攻击下,空旷多年幽怨干渴的良田再度迎接狂风暴雨的冲刷和洗礼,荒废的宝地再度焕发出惊人的活力,那里蠕、吸、磨、吮强劲,水润肥沃的花蜜犹如小溪中的晶莹泉水一般潺潺渗出花田外面,濡湿身下的床单,黄夫人身心得到了巨大的刺激满足和强烈的快感,娇躯情不自禁开始阵阵的颤抖,接着是剧烈的痉挛。

    已经完全陷入r欲快感中的人妻人母放声呻吟,臻首飞摆、秀发如浪,声音尖亢的浪叫,“啊……啊……好北儿,好女婿……喔……好深啊……好美……用力……喔……好涨好烫啊……”

    “美不美啊岳母姐姐!”

    “好美啊……啊……又顶到那里了……呜……”

    聂北把岳母那双秀美白嫩的长腿扛到肩膀上,开始大力的轰炸着岳母的花田,气吁吁的问道,“顶、顶到那里了!”

    黄夫人先是瞬间的羞怩,但很快便淹没在无边的r欲快感中,娇滴滴气吁吁的呻吟道,“孕育洁儿的地方啊……啊……好大力啊……噢……又撞到人家的zg里去了……哎呀……”

    “洁儿听到了吗,你聂哥哥顶到你娘亲的zg里去了,那是你出生的地方哦!”

    聂北涨红的脸挂着y荡的微笑,邪恶不已!

    洁儿嘤咛一声侧着头睨了一眼心爱的聂哥哥,羞红的脸蛋儿红扑扑的,却依然专注的吸、吮着她母亲的圆隆丰满的白嫩大茹房。

    “你、你个小……小坏蛋……快点……喔……别说些羞人的话啊……用力……”

    黄夫人娇羞的喘啼着。

    “咝……小婿也要来了,要和岳母你共赴巫山!”

    聂北猛得狂c十来下,再也忍不住后腰处那股酸酸麻麻的快感,积储这么久的火药大有一泄千里的迹象。

    “喔……s到我里面啊……我这几天安全……给我……”

    黄夫人嘶声腻喊,娇滴滴的,带着无尽的媚浪!

    聂北最后一c犹如山崩地裂一般,一犁能开天辟地似的,势大力沉c入,‘噗嗤’一声异常清脆,干净利落,穿透层层阻隔、击中深藏在重重嫩r底里的花芯,一记直中靶心,把花芯穿透c破,捅到zg里再把整个zg撞入小腹深处……

    “啊……”

    黄夫人被如此霸道的一记重c刺激得全身倏然不能自制的剧烈痉挛起来,修长秀白的白嫩大腿死死缠住聂北的腰,搭在聂北p股上的嫩白脚丫子收得紧紧的,粉胯颤抖着贴压到聂北的胯下,紧紧相贴,纹丝不分,滚圆硕大的肥臀肌r突突直跳,似乎在抽搐,丰腴润腻的小腹蠕动如蛇,那丰满姣好的上身弹弓而起,把专注着‘吸奶’的洁儿忽然压向聂北的胸膛,一个胸脯柔软圆嫩,曾经养育过洁儿,另一个胸膛结实强壮,一软一硬把洁儿的头夹压在中间,弄得洁儿惊呼一声:“啊……呼……”

    两人犹未在意,黄夫人已经被强烈的快感淹没,双手死死的缠箍着聂北的脖子,女儿被夹在两人的胸膛之间都不知道。

    聂北只觉得深c在岳母体内的庞然大物忽然被一股火热滚烫的潮水瞬间淹没包围,浸泡在内有着说不出的快意,聂北感到牙齿都发冷,爽到麻痹的快感让聂北再也忍不住,低吼一声,“好岳母姐姐,小婿s给你了!”

    聂北死死的收紧搂住岳母那滚圆硕大的肥白美臀,胯下的庞然大物深深的c在岳母的体内最深处,g头直达岳母那孕育了洁儿的zg内,一阵酸麻感从聂北的后腰传出,电流般直上大脑再到胯下,“噢……”

    聂北低吼一声,一排排蕴育生命的y体浓烈而狂野的喷s到岳母的zg里,一股一股的滚烫无比,嗤嗤声犹如发s的水枪一般清脆悦耳……

    “噢……好烫啊……”

    岳母被女婿这股火热的生命y体冲入那脆嫩的zg内,瞬时间觉得芳心被烫了一下,接着全身上下火热滚烫起来,剧烈的颤抖、痉挛,麻痹了的花田蜜道再次s出一股y精,把床单弄得像浸水的毛巾一般……高c一浪接一浪,瞬时间达到了颠峰!

    如水般的岳母软绵绵的身子火热潮红,极度满足的神情酥醉陀红,情不自禁的呢喃道,“从来没有这么美过啊……要是永远能这么美就好了!”

    “这还不容易,嘿嘿,小婿天天和你做就行了!”

    “啊……我、我、你、你放开我!”

    黄夫人美好的感觉被聂北一句‘小婿’拉回到了现实,现实就是自己在女儿的面前被女婿干得死去活来,最后水r交融、共赴巫山。自己和女婿突破了禁忌,羞人的地方被女婿剧烈的进进出出,仿佛丈夫那样的恣意玩弄,而自己在r欲狂潮中不知廉耻的浪叫,无尽的索求,在女婿的胯下纵体承欢、婉转逢迎的被宠幸,让女婿在自己孕育女儿的良田中施云布雨大力耕耘,自己却欲仙欲死不可自拔……从r欲中回过神来的人妻人母此时娇羞难当,娇柔无力的双手松开来,娇柔如绸的身子顿时失去支撑,丰满的上身顿时往后倒去……

    放纵下去 第055章 母女香(7)

    黄夫人没想到自己已经被这坏蛋女婿c弄得浑身透支了体力,酥麻酸软到极点,往后倒的时候不由得惊呼一声:“啊……”

    聂北忙伸手抓住她柔润的双肩,然后轻轻的扶她躺卧到床上。

    “呼,好闷啊!”

    洁儿这时候才能把被夹的臻首‘拔’出来,粉嫩嫩的脸蛋儿被闷得红扑扑的,轻张着那红润润的小嘴儿娇吁吁的喘着气。

    黄夫人又是一羞,高贵典雅的脸蛋儿羞赧不堪,微微偏撇到另一边去,不敢面对女儿也不想女儿看到自己这张饱受风雨滋润的潮红脸蛋,散乱的秀反如云铺就,却无法遮挡黄夫人那国色天香的丰姿,卓约中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和r欲的诱惑。

    那双娇羞不堪的眸子水汪汪、滴溜溜的,此时却无限羞媚,一会儿柔情似水、一会儿羞愧凄婉,白皙腻滑的肌肤通透泛红,妩媚中带着丝丝的放纵妖冶。

    黄夫人娇羞难耐的把缠在坏女婿聂北腰上的双腿用力挪开,然后松软软的滑落到床上,分搭在聂北跪坐的两边,肌r拉动时肥沃敏感的花田不可避免的蠕动了一下,摩擦到聂北那s了精却依然不改硬度的庞然大物,顿时酸麻不已,黄夫人忍不住一声呻吟出来,“唔……”

    “岳母姐姐还想要吗?”

    黄夫人嘤咛一声,嗫嚅的细嗔,“唔、不要了……坏蛋,还不快出来,塞在人家里面干什么!”

    “……”

    聂北先是愕然,接着便是y荡邪笑,“洁儿能在里面待十个月,小婿在里面泡三两个钟头应该不是问题吧,我美丽的岳母姐姐?”

    岳母那凸凹有致的身子丰腴婀娜,冰肌玉骨宛如晶莹剔透的圣母,特别是那对养育洁儿的圆隆隆白嫩嫩的大茹房,雪白嫩肤下静脉条条如丝,圆隆丰满却挺拔高耸,丰腴圆润犹如两个熟透了桃子,连接那丰腴柔润的小腹看去又像两座草原上的雪峰一般,顶端上两颗充血的紫红色r葡萄鲜艳欲滴,诱人品尝。

    “快拔出去!”

    黄夫人‘恼羞成怒’的拉下了脸,实在是羞得不行了!

    洁儿清脆的道,“娘,聂哥哥喜欢就让聂哥哥在里面嘛!”

    “洁儿你、你说什么!”

    黄夫人睁开羞愧的双眸,幽怨的望着近在眼前的女儿。

    洁儿爬起来搂住她母亲的脖子,亲腻的道,“洁儿说娘你和洁儿一样,都已经给聂哥哥那……那样了,都是聂哥哥的女人了!”

    黄夫人想反驳一下,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说些大义凛然的话了,又羞又喜又愧疚不安,嘤咛一声娇羞不堪。

    “以后我会照顾你们母女俩的,芯儿,好吗?”

    “……不、不好!”

    黄夫人羞怩的呢喃了一句,“我、我已经对不起洁儿她爹了,你、你还想继续下去,我、我不要!”

    “但是岳父大人他满足不了你,只有你女婿我才能很好的满足你,把你滋润得像朵魅力四s的牡丹一般,而且那快美的感觉岳母姐姐难道舍得不再要!”

    “我、我就是不要!”

    “喔……”

    聂北坏坏的把尾音拉得老长,接着yy的笑道,“可能是女婿我刚才不够卖力,那好,现在就让女婿再好好疼爱一下美丽的岳母姐姐吧!”

    聂北说着就拉开身体把庞然大物退出了一截,然后又飞快的c进去,噗嗤一声应声c到底。

    “哎呀……”

    黄夫人没想到这小坏蛋女婿如此强悍,s了之后还是那么的硬邦邦,更想不到的是他说来就来,花芯被女婿的‘凶器’给戳了一下,全身顿时犹如电击,好一阵颤栗。

    聂北也只是戳一下而已,就停了下来,洁儿却给了聂北一个大白眼,聂北讪讪的笑了笑,洁儿才转过头去棒住她母亲那羞愧欲哭的脸蛋,母女俩顿时四目相望,黄夫人羞愧欲闪,洁儿却大胆宽容,只听洁儿柔声道,“娘,你和聂哥哥偷偷在一起时不让爹他知道,不就行了!”

    “洁儿……是不是这小坏蛋教你说这些不知羞……羞人的话?”

    黄夫人芳心意动,女婿那强悍的身体和那庞大的r棒都让她欲念如潮,欲仙欲死的快感让她回味无穷、欲罢不能,她不知道自己能否经受得住以后的渴望和需求,但她知道,自己已经忘不了这坏蛋女婿了,不论是r体上的欲望需求又或许是芳心中的依恋,因为她的心早已经为聂北打开了,她恨不得能天天和女婿在一起交欢,让女婿尽情的进入自己的身体蹂躏自己的花田,甚至还可以用那依然肥沃、娇嫩的良田为他生儿育女……不过一向首身如玉、贤良淑德的人妻人母的廉耻枷锁在高c后又锁了回来,把闯进心房里的女婿给锁了起来,进不得出不得,矛盾并挣扎着,芳心徘徊在道德和禁忌的边沿无法理清思绪,对女儿的话本能的害羞、愧疚甚至怀疑,怀疑是聂北这个坏蛋女婿为了以后能用自己的身体泄欲而教唆女儿这些话语。

    “没有,这是洁儿想的,而且洁儿也知道娘你其实也是喜欢聂哥哥的,对不对?”

    “我……我没有!”

    黄夫人急急争辩着,那双水汪汪羞答答的眸子闪闪躲躲的,显然很是心虚,喜欢吗?不喜欢吗?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坏蛋女婿已经和自己春风一度了,而自己根本无法忘怀他,还有他让自己得到的那些消魂快感。

    “娘已经、已经是个不贞不忠不良的贱妇了……呜……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爹,娘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呜……”

    望着一心要自己和她母女侍夫的女儿,她的纯真、她的大胆、她的直率和清甜俏糯,黄夫人只有觉得更加的愧疚,仿佛是自己夺了女儿的丈夫一样,世俗的眼光、道德人伦的底线、人妻人母的责任和贞守一涌而上,在黄夫人那已经羞乱不堪的芳心里纠缠不清,才高c过娇弱无骨的身子顿时疲惫不已,羞赧、羞愧的泪水盈眶而出,滑过那粉腻的桃腮滴落在铺就的秀发上。

    黄夫人羞愧而哭,根本不管洁儿说得如何,那滚滚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儿滚滑而下,凄婉欲绝,可怜不已,就仿佛一个受尽了羞辱的少女一般,嘤嘤咛咛的引人恻隐。

    洁儿扭过头来对聂北吐了吐小舌头,扮了个鬼脸,意思是说: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来吧!

    聂北当然自己来,而且比较直接,用双手压开岳母那双柔软水润、秀美白嫩的长腿,挺动着p股让那雄风再起的庞然大物温柔的在岳母那红肿高隆的肥沃水x中进进出出,然后附下身去把岳母压紧在胯下,解放双手开始攀上岳母那对硕大圆隆、细腻雪白的r峰上,尽情的揉、搓、拿、捏,无所不用其至。

    聂北的胯下温柔而有力的c、挺、顶、撞、刺、捅、磨,在岳母那肥沃的花田蜜道里尽情的耕耘……

    “唔……小、小坏蛋你……你……啊……你有、有完没完啊……噢……好深啊……啊……”

    黄夫人敏感的身子再一次被聂北耕耘,那潮水一般的快感再度涌入心头,酸醉酥麻,畅爽欲醉,黄夫人娇嗔气喘的同时粉胯不自然的挺、摆着,主动逢迎、玉体横陈、纵体承欢,那潮红欲滴的妩媚脸蛋春意满布,风情娇媚,娇羞不堪的双眸再度朦胧起来,迷离一片,随着聂北的c入露出舒爽满足的光彩。

    聂北抽、c的速度由慢转快,越来越狂野,就是要在床上把这个高贵典雅的贤淑人妻人母给征服,永远做自己的女人,“芯儿,叫声相公来听听,要不然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