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4 部分

第 34 部分

    来听听,要不然就要到你肯叫为止!”

    黄夫人的嘴硬得很,即使芳心和身体无法拒绝这个色狼女婿的侵犯,但那嘴却不肯轻易松动,特别是女儿就眼睁睁的趴跪在旁边好奇的望着,这让黄夫人更放不开来,“我、我才不叫……啊……你、你是个小坏蛋……唔……人家是你岳母娘你……喔……你、你都这样羞辱我……当着洁儿的面强行和我交欢……啊……你混蛋……我、我恨死你啊……啊……别往上挑c啊……噢……”

    黄夫人嘴硬得狠,但那双丰满浑圆、白嫩修长、秀直滑腻的玉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含羞带怯的轻夹着聂北的虎腰,白里透红的丰腴软腰疯狂的蠕扭,粉面火烧火燎的,正是欲焰高涨、春情正浓,远山一般的黛眉无限舒张,显示着岳母娘在女婿的胯下得到了极度舒爽的快感。

    聂北一边挺、动一边对好奇望着自己和她母亲交h器官的洁儿道,“洁儿,吻住你母亲的嘴!”

    “不要……喔……洁儿不准看……啊……洁儿不要、不要听他的……噢……小坏蛋你、你别乱在里面捅啊……啊……你的手捏、捏痛我啦……啊……”

    聂北的双手依然不改力度,尽情的捏弄着岳母那两颗充血涨大的红紫茹头,偶尔拉扯一下,或许用力压下按在柔软雪白的茹房嫩r中……

    洁儿听到聂北的话羞红了脸,又听到娘亲那色厉内荏的娇嗔羞喝,一时间有些迟疑,被娘亲那羞答答、甜腻腻的娇羞呻吟弄得芳心酥痒的洁儿娇媚的睇了一眼她母亲,只见母亲那容颜酡醉,绯红如血,媚眼半闭轻张、媚意荡漾,迷离的雾水朦胧了母亲的水眸,缭绕的眼波洋溢着r欲的色彩,让人血气贲涨的呻吟一浪接一浪,而那两只硕大白嫩的圆r此时被聂哥哥揉搓那捏成各种各样的形态……见娘亲好像不是痛苦,而是欢快是陶醉,洁儿才放下心来,睨了一眼满面涨红的聂哥哥,得到他一记鼓励的眼神,洁儿大胆的附下头去……

    放纵下去 第056章 母女狂潮(8)

    “啊、、、、、、洁、洁儿不要、、、、、、唔、、、、、、呜、、、、、、呜、、、、、、”

    黄夫人无力阻挡女儿的小嘴,红润润的小嘴把她那张轻张呻吟的樱嘴给封住了,所有抗议和娇羞都被洁儿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唔唔呜呜的发出一些闷哼!

    黄夫人瞪大了双眸,只觉女儿那灵巧却又生涩的小舌头钻进了自己的嘴里,和那小坏蛋一样的吻,火热却让她更不能接受,羞辱不堪的泪水汹涌而出,黄夫人抬去无力的双手要推开‘助桀为虐’的女儿,才发现双手也酥软不堪,被小坏蛋女婿狂风暴雨灌溉洗礼、恣意耕耘、肆虐蹂躏了这么久,全身的骨头了酥软似水了。

    而且突破禁忌让黄夫人羞愧难堪的同时亦让黄夫人刺激不已,香汗淋漓的娇躯通红,火热急促的气息呼了出来,全部扑到洁儿的嫩脸蛋儿上,而洁儿接着也开始浑身发热呼吸急促,艳红如火的脸蛋儿娇媚无限,火热的气息和她母亲的气息彼此相互加温,瞬时间都欲火高烧,情难自制,咿咿呀呀的声音很快就从洁儿的喉咙处呻吟出来、、、、、、

    黄夫人胸脯随着紧张、激动、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x脯起起伏伏,娇躯无法抗拒的颤栗、,“唔、、、、、、嗯、、、、、、呼、、、、、、”

    黄夫人再一次被女婿带到了云霄中,樱嘴被女儿封住呼吸都困难,而茹房又被女儿抓揉着,不一样的刺激让黄夫人这次的来得更加猛烈,极限的高c让黄夫人几乎晕过去。

    已经s过精的聂北并没有因为岳母高c而喷s,反而是掀起聂北更大的欲火,赤红的双眼瞥见跪趴在那里热吻岳母的洁儿,只见她情迷意乱、春情勃发的在吻着她母亲不放的同时那双白嫩如葱的双手已经爬上了那对曾经分泌奶水养育过她的丰满雪白的大茹房,正在那里情迷意乱的抓柔着,全身不着一丝半缕,白里透红的肌肤晶莹欲滴,玲珑剔透的颜色泛着的光泽,娇嫩嫩的如粉似脂,细腻红润,因为少女春情欲起,全身上下散发着媚人的幽香、r欲的气息,从的脖子处弯出一道优美弧度直过粉背最后连接着那高翘的挺露的圆嫩p股,然后顺着那双秀直美白、嫩滑细腻的大腿直到膝盖,膝盖跪在柔软的床单上,小腿优雅白嫩,迷人不已,那白净的小脚板正对着聂北,十个可爱的脚丫子整齐安静的贴在床单上,得很。

    最让聂北杀眼冒‘火’的是那白嫩红润的p股,p股完美无暇,优美不失r感,是她母亲那滚圆多r的肥臀的一个缩小版,只见中间那红艳紧皱的菊蕾犹如含苞待放的菊花一般,诱惑着聂北的神经,聂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泥泞滂沱,是巨龙栖息的好地方、、、、、、那颗‘夹卡’在湿淋淋的花瓣道口的‘r珠’若隐若现的就像一颗召唤巨龙的‘龙珠’一样,鲜红欲滴!

    “呼——”聂北低吼一声伸出双手把在洁儿的‘腿脖子’上,向前用力像把n一样的把洁儿的下半截身子摆正,洁儿惊呼一声,前身顿时趴到了她母亲的柔软x脯上,而下身就被聂北‘把’起,娇嫩的粉胯和她母亲那‘水淋淋’的肥沃花田相对,挺挺圆圆的小p股正对着聂北的小腹,而且近在眼前,聂北能感受到洁儿那娇嫩濡湿的粉胯的热度,这种温度适合耕耘播种,它是孕育自己未来儿女的宝地,那里和她母亲的蓝田一样肥沃多水,火热幽深,而且花芯有着惊人的咬力,岳母姐姐赵芯儿说那是比目鱼吻的‘花田蜜道’,这种女人很容易怀孕。

    凭聂北刚才的‘体验’,能大概的猜到为什么会容易怀孕,因为那zg口就仿佛一个鱼嘴一样,zg就仿佛一个鱼肚,‘鱼嘴’对s到‘鱼肚’里面的jy死死含住,想流都流不出,只要是危险期在她体内内s一次精的话,十有八九能让她蓝田种玉,也就是说洁儿是个很容易怀孕的女人。

    洁儿的小嘴儿离开了她母亲的樱嘴,急急的扭头回来问道,“聂哥哥,你要干什么啊?”

    聂北被眼下这娇媚清甜的‘少妇’洁儿那小天使一般的娇憨美态和那粉红r嫩的所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下,聂北面色涨红、双目泛赤,散发着y欲的光芒,聂北飞快的把深耕入岳母花田里的‘大犁’抽出,岳母花田里的肥沃的花蜜失去堵塞顿时伴随着聂北s到里面去的jy汩汩流出,湿漉漉的庞然大物青筋贲涨、发红发紫,在空气中冒着火热的气息,聂北yd的笑道,“你母亲我的好岳母娘她累了,作为女儿的洁儿应该为娘亲分担一下‘压’力的!”

    “不要——”

    “为什、、、、、、妈、、、、、、”

    前一句是黄夫人娇羞带怨的娇呼,因为女婿那庞然大物实在太吓人,自己都吃不消,女儿还小,而且才被破身,创伤不轻的娇嫩身子如何受得了这坏蛋女婿第二次的宠幸呢?怕女儿要躺在床上好几天不能动弹的母亲自然是娇声呼喊!

    后一句是洁儿的尖叫,‘为什么’才问到一半浑然变音,‘么’和尖叫的‘啊’组合成了‘妈’,因为聂北已经急色色的从她后面进入了她身体,庞然大物轻车熟路、‘旧’地重游势大力沉的撕开所有阻隔深c而入,一举c到洁儿的花芯吻‘嘴’上,强烈的撕裂感从下身传遍全身,火辣辣的酸痛就仿佛下tc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棒,洁儿整个人仿佛被聂北这一c撕裂开了、烫灼熟了,火红的颜色以见得着的速度在洁儿那嫩的脸蛋上蔓延,迅速的蔓延到全身、、、、、、

    只见洁儿在聂北这么一个急促的深c中欲瘫,但下身却被聂北一双有力的大是后被把住,庞然大物从洁儿背后深c着,成为平衡洁儿下身的第三个‘支点’,洁儿一头枕到了她母亲那软绵绵的大茹房上,张大圆圆的红润润小嘴儿发出一丝丝沙哑的喘息,全身上下一直颤抖不休,比她母亲刚才高c时还要强烈些。

    黄夫人双手紧张的抚摩着趴在自己x脯上的女儿那散乱不堪的秀发,然后温柔慈祥的抚摩着那被聂北这个坏蛋女婿不知怜惜、粗鲁c入使得洁儿痛得发白的脸蛋儿,脸蛋儿上那湿润的泪珠让黄夫人又气又羞又恼,娇羞中带着恼怒的火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有些后悔了的聂北,娇声嗔道,“你这急色的混蛋,洁儿都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这一刻不要你会死吗?”

    “会!”

    “你——”

    “不要洁儿也行,要你咯!”

    “、、、、、、”黄夫人娇羞的偏开了头,嘤咛一声羞怩不堪!

    聂北好声劝慰着洁儿,“洁儿,现在还很痛吗?忍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会很舒服的!”

    洁儿羞赧而坚强的点了点头,扭过那梨花带雨的娇颜睨了一眼愧疚的聂北,洁儿见聂哥哥为自己一脸内疚,顿时觉得所有的痛楚都无关要紧,煞白的脸蛋儿慢慢恢复红润,对着聂北露出娇媚的甜笑,说不出的柔情似水,那份少女的迷恋让聂北又自豪又甜蜜,柔声问道,“我动了喔!”

    “嗯!”洁儿娇媚的应了一声,略微有些紧张的呢喃道,“聂哥哥你要轻一点,洁儿那里好像没有娘亲的大,洁儿觉得那里好像又裂开了,好痛好麻!”

    黄夫人被女儿一句‘没有娘亲的大’弄得臊热不堪,挣扎着要退出身来,聂北那里肯让她跑了,飞快的把庞然大物从洁儿的娇嫩身子中抽出、、、、、、

    “唔——”庞然大物迅速的离去让洁儿不安的哼了一声。

    聂北的庞然大物迅速的对准就在洁儿粉胯下面一点的肥沃水润的花田就势一挺、、、、、、噗嗤一声应声c到了岳母的身体里去、、、、、、

    放纵下去 第057章 母女香(9)

    “啊——”促不及防之下赵芯儿被聂北c入到底,只觉得下面被捅了个透,火辣辣的感觉从花田蜜道里那细碎的鲜嫩r牙上瞬间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赵芯儿成熟丰腴的身体肯定比她女儿的承受力强很多,聂北这一c虽然有些粗鲁,但痛楚不是很多,反而是出其不意的酸麻酥醉感让黄夫人爽了个透,身子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软面的躺在床上,被女儿那娇嫩嫩的身子骨压着,想退出去是没什么可能的了。

    待反应过来,清楚的知道c入自己体内的庞然大物是前一秒还深c在女儿身体里的那根,迅速c到自己体内来的时候还夹带着女儿小花田的yiny和温度,自己和女儿竟然同时被这下坏蛋宠幸了,黄夫人一时间面红如火,臊热难安,想挣扎着起来,但酥软不堪的身子根本无力回天。

    聂北开始一下一下的在岳母的花田里抽、c,然后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再c到洁儿的小花田里,两个花田,一个柔软火热、多汁多蜜、能承受自己每一个方位的深c、撞击,重峦叠翠的名器阻碍重重、层层多磨,抽、c起来摩擦惊人,惬意非常;另一个娇嫩狭窄、比目鱼吻别有d天,每一下撞入都被那‘鱼嘴’吸、吮一下,甚至吻得紧紧,更是别有一番滋味,爽得聂北轮流抽、c,但不敢再把庞然大物c入到洁儿的zg内了,因为那里将被洁儿的花田咬死在内无法拔出,强行拔出就会伤了洁儿,非得把洁儿弄到gao潮无力时方能罢休。

    洁儿的呻吟娇滴滴、甜糯醉人,单纯而腻人;她母亲黄夫人却是媚浪却娇羞、柔腻带嗔,不一样的风情不一样的情调却是一样的结果,都在聂北的胯下婉转承欢,承恩受泽!

    黄夫人羞得慌,无力的嗔骂着聂北,

    “岳母姐姐好贪心喔!”聂收北嘿嘿直笑。

    黄夫人yu念勃发,娇躯蠕扭、柳腰款摆、肥臀狂颤乱抖,那粉胯贪婪上挺追逐着聂北抽出来的庞然大物,情急之下主动挽留哀婉求欢的话都喊了出来,把心地的那一丝秘密都暴露无遗,还被女婿取笑,羞得无地自容,嘤咛一声娇羞满面。

    聂北把被自己弄得有气无力的洁儿轻轻放下,让她的粉胯和她母亲的粉胯几乎相贴到一块,彼此渗漏出来的yiny相连交流,聂北扶住洁儿那r嫩嫩的臀尖,用力向两边分开,让洁儿那娇嫩鲜红的‘水沟’更加显露,只见鲜红的‘水沟’里点点的花露滴漏而下,滴到下面她母亲的花田蜜道口上,让她母亲那肥沃泥泞的花田宝地润泽晶莹,聂北把那涨大发紫还滴着她母亲的yiny的庞然大物温柔的往洁儿的小花田里面挺进去、、、、、、

    洁儿那双清澈灵动的星眸此时娇媚羞怯,却是微微轻阖,那弯弯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颤抖着,娇媚的脸蛋儿酡红欲滴,瑶鼻急促火热的呼吸气息全部喷到她母亲那柔软白嫩的x脯上,红润润的小嘴儿圆张,那柔软红嫩的小舌头都耷拉了出来,抵着那两排碎玉一般的银牙上,娇吁吁的喘息道,“聂哥哥、、、、、、洁儿痛、、、、、、哎、、、、、、”

    聂北温柔而有力的在洁儿的那娇嫩水润的花田蜜道里抽、c不停,小腹有力的撞击在洁儿那圆挺r嫩的小美臀上,啪啪声不绝于耳,而洁儿的身子不可避免的被聂北撞得往前冲挪、颤动,使得垫在底下的黄夫人感觉女婿庞然大物撞击女儿身子深处的时候就仿佛撞击的是自己的一样,再听到女儿那似诉似泣的娇呻羞吟,小脸儿似痛楚更似舒服似陶醉是享受,黄夫人情不自禁的春意弥漫、yu焰越烧越旺,芳心渴望得到女婿的宠幸,哪怕被万人诅咒而死也在所不辞。

    极度渴望的黄夫人开始用一双柔手在女儿的粉背上游走,甚至推攘着女儿的肩膀配合着聂北的撞击,聂北c入的时候她就推一下,让聂北这个坏女婿能把那传宗接代的‘凶器’进入得更深更彻底一些,而黄夫人那柔软滑腻的灵巧舌头开始不自主的舔弄着自己‘干渴’的嘴唇,而女儿那近在眼前红润水泽的小嘴儿就十分的诱惑,好几次黄夫人都忍不住要吻了上去,最后被炽热的气息惊醒过来、、、、、、再附上去再惊醒过来、、、、、、反反复复挣扎着,最后yu焰占据了黄夫人的整个芳心,贪婪的吻上她女儿的嘴,被聂北c得勃发、情难自制的洁儿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一时间母女俩火热的湿吻交接在一块,天地为之变色!

    初为人妇的洁儿很快就到了gao潮的边沿,“聂哥哥、、、、、、轻点啊、、、、、、啊、、、、、、洁儿要死了、、、、、、啊、、、、、、”

    “洁儿,聂哥哥好喜欢你的小dd哦,好紧,好爽,聂哥哥填充一下你娘亲的sx慰劳一下她先!”聂北不想让洁儿飞起来那么快,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啵’的一声昭示着洁儿那娇嫩水润、火热狭窄的花田蜜道对聂北的庞然大物难舍难离,聂北的庞然大物带着洁儿的花蜜对准岳母姐姐那湿淋淋、水潺潺的肥沃花田蜜道大门往内猛力挺进去、、、、、、

    老马识途、旧地重游,重峦叠翠对‘故人’根本作不出一丝半点的阻挡,女婿的庞然大物冲破重重‘关卡’、承受沉重摩擦深深‘犁岳母那荒废多娘的肥沃泥泞的良田中,噗嗤一声庞然大物没到尽头,去势不减撞上岳母的花芯底里,在岳母的花田蜜道底部尽情的研磨挑动、、、、、、

    高贵成熟的岳母人妻人母赵芯儿爽得全身颤抖,那白嫩的双紧紧的搂住女儿那娇小嫩腻的身子,一双秀白嫩腻的da腿想缠上聂北的腰,却只能把女儿的小pi股连带着夹紧,急急忙忙的甩开头来,摆脱和女儿的热吻,张着红润的樱嘴媚浪的爽叫:“”

    聂北忽然抽离了庞然大物,从充实欲裂的状态忽然转到空虚酥痒的状态,极限的落差让黄夫人焚心烧肺般难受,天堂到地狱般的失落,无尽无边的渴求和需要让空虚的黄夫人几乎疯掉,一双柔嫩的手伸过来乱抓一通,却什么都抓不到,粉胯贪婪的抬挺,不知羞耻的追逐着离去的庞然大物,一股股滑腻粘稠的花蜜汩汩的流出蜜道大门,水泽晶莹一片,床单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这有一大的‘功劳’是岳母的。

    聂北就是故意挑起岳母滔天的,让她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吊出她死死压制在心底里那如狼似虎一般的熟女rou欲需求。

    聂北把抽了出来的庞然大物对着被yu焰焚烧得难耐的洁儿那娇嫩濡湿的火热小花田c去,一c到底,火热难耐的洁儿再度被聂哥哥宠幸进来,舒爽的同时亦有点吃不消聂北的长度和粗度,瞬间被填塞欲裂,又是酥麻酸醉又是痛楚丝丝,洁儿不由得柳眉轻蹙,婉娈哀绝的一声娇啼:“哎呀、、、、、、聂哥哥、、、、、、”

    聂北没再保留,全力拉动着自己的身体,快速有力的在洁儿的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一时间rr相撞的啪啪声和那‘水’被搞动的‘噗嗤’‘噗嗤’声不绝于耳,同时还有了黄夫人那难耐而娇吁细喘,更有洁儿那娇啼糯腻的呻吟,在聂北那庞然大物频繁的抽、c中不断从洁儿那红润圆张的小嘴儿里传出来,“”

    聂北猛c几十下之后,洁儿剧烈的来临,只听洁儿一声娇媚入骨的呼唤,“聂哥哥、、、、、、”

    洁儿那粉红通透的身子一阵发冷的打颤、抖栗,可爱的rr小pi股不断的挺回后面,的身子越来越激烈,情不自禁的洁儿把那双秀直白嫩、腻滑r润的美腿忽然往后蹬踢不停,好一会儿的疯狂蹬踢之后慢慢的消停下来,腿上的肌r突突直跳,粉红嫩腻、香汗淋漓的身子接着就僵硬起来,粉胯处那濡湿泥泞、娇嫩狭窄的小花田蜜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漩蠕、吮、吸、、、、、、“啊——”

    洁儿一声娇啼,一股股滑腻的花蜜从花芯中涌s出来,从那‘吻嘴’中s到深c进来撞贴着‘吻嘴’的g头,然后迅速淹没聂北的庞然大物,瞬时间火热温润的感觉传遍聂北的全身,让聂北爽了

    神雕之江山美人txt下载

    通透,直吸好几口凉气才把那股欲s的刺激快感压在脑后。

    gao潮让洁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香汗淋漓的身子柔若无骨,僵硬变得酥软,软耷耷的趴在她母亲的怀里,小臻首轻压在她母亲那硕大圆隆、丰满饱涨、柔软白嫩的ru房上,粉腻嫩滑的脸蛋儿潮红欲滴,满足的表情清甜带笑,娇媚中夹带着初为人妇的慵懒和妩媚,说不出的诱惑迷人,长长弯弯的睫毛兀自一颤一颤的,瑶鼻舒张间火热的气息吁吁袭在她母亲的x脯上,细腻的肌肤散发着惊人的光泽,水盈润滑、晶莹剔透,仿佛水里捞出来的一个水晶玉人儿。

    放纵下去 第058章 我不行了要我娘吧

    聂北把庞然大物抽出来,只见洁儿的粉胯四周红肿不堪,娇嫩的花田蜜道因为被聂北宠幸时间过长、摩擦过多而红肿起来,里面的鲜红嫩r又因为涨肿而外翻了出来,宛如绽放的花朵一般,就连那颗鲜红r嫩的r‘r丸’也都涨大到翻出了大门外,露水点点滴滴,说不出的。

    见此情此境,聂北恨不得把庞然大物再深c回去然后用力的耕耘洁儿的身子,却听到洁儿娇柔虚弱的呢喃道,“聂哥哥,洁儿不行了,好酸好麻,不能再服侍你了,你向娘亲她要吧!”

    聂北强忍着再要洁儿一次的冲动,把洁儿抱下来放她躺在一边,再把庞然大物对着岳母那娇羞蠕动的肥沃湿田大门,用力一挺,噗嗤一声再度杀了进去,开始全力以赴、毫无保留的抽、c起来,没有半点怜惜,因为春焰贲起的岳母已经不需要温柔了,她需要强横的抽、c捣弄,那才能满足她这个幽怨多年的成熟美妇的需要。

    黄夫人听到女儿的‘让贤’的话还有那么一点羞赧,但在聂北全力杀进来的时候眨眼丢掉了,舒服爽快的一声舒吟:“喔、、、、、、”

    “舒服吗岳母姐姐!”聂北yy的笑问,胯下不停的抽、c着。

    “唔、、、、、、”黄夫人牛娇羞嘤咛一声。

    聂北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深c起来,“舒服吗!”

    “啊、、、、、、舒服啊、、、、、、好北儿、、、、、、人家被你c得好爽啊、、、、、、又顶到底了、、、、、、噢、、、、、、好美啊、、、、、、”

    黄夫人那红润的樱嘴里娇哼不断,滚圆r腻的肥美大p股更是摇摆得像波浪一样,狂野放浪,娇首忘情的摇来晃去,云鬓散乱秀发横飞,摆飞出阵阵的‘发浪’,秀发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醉人心脾。

    聂北忽然抽出庞然大物,把岳母那娇柔泛红、香汗淋漓的身子转过来,对调了一个方向,再让黄夫人跪趴在床上,情迷意乱、ryu缠身的黄夫人羞答答的按女婿所说的做了,跪趴在洁儿的秀床上,挺起那滚圆r嫩、肥美嫩白的大pi股,让那块湿淋淋、泥泞不堪、肥沃水润的花田突显在聂北的眼前,只见那道幽深的峡谷清流潺潺,春滴,四周的濡湿排列,整齐的贴在两瓣贲起的花瓣上,水泽光亮,肿得像个掰开馒头一样的两瓣花瓣中间一道涨肿的r壑深沟此时水流成河,蜜道里的嫩r外翻,那颗鲜红的‘r丸’涨大得有她女儿的两颗那么大,娇嫩,似乎不自主的在微微跳动,聂北忍不住附下头去张开大嘴把岳母娘粉胯上那张鲜红滴汁的‘嘴儿’吻住,舔弄、吸、吮、嚼、咬,聂北已经完全的疯狂了,最后用舌头卷缠着岳母娘花田蜜道门卡上那颗鲜红r嫩的‘r丸’轻轻嚼咬、、、、、、

    洁儿的头就在她母亲的pi股附近,能清楚的看到她母亲花田蜜道里潺潺流出来的春水yiny,洁儿好奇又娇羞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那就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好脏啊,聂哥哥竟然舔吮娘亲的那里,啊、、、、、、还深出舌头钻到里面去、、、、、、那里还阵阵蠕动、、、、、、

    自己的那里不是也和娘亲的这样吧?而这粘稠的水怎么这么像在饭桌上聂哥哥手指上那让自己舔食的东西呢?啊、、、、、、难道、、、、、、

    “好女婿啊、、、、、、”黄夫人一声尖柔的浪叫,一股股潮水喷s了出来,毫无征兆的喷s把聂北的脸全部s湿,还s了聂北一嘴的春水花蜜。

    聂北把一嘴的花蜜咽了下肚,然后停着庞然大物整根c进岳母娘那肥沃的花田蜜道里,深深c如到岳母娘那娇羞r嫩的花芯上跳动研磨、、、、、、、

    畅快爽美的快感让岳母娘赵芯儿银牙轻咬、娇躯蠕扭、柳腰款摆、粉胯后挺、媚眼溢水、da腿轻轻颤抖,媚浪的呼喊着:“”

    聂北双手扳住高贵典雅成熟艳丽的岳母娘那柔软的柳腰,大力挺、动着庞然大物抽、c着岳母娘的花田蜜道,开发着岳母的第二春,期待来年的秋收,聂北发狠的拉出再用尽全力把庞然大物像打桩一样顶入岳母娘的良田中,势大力沉地穿透岳母娘那重峦叠翠的花田撞击着藏在幽深谷底内的脆弱zg,那是孕育洁儿的地方,或许还会是自己播种进去的种子发芽的肥田宝地,然后肥沃的土地结出爱的果实、、、、、、、

    ‘啪’的一声是聂北小腹jir撞上岳母娘那翘挺滚圆、r嫩白腻、硕大肥美的大pi股,撞击的声音浑浊而低沉,似乎两人心底里的呐喊一般,掀动着内心那一根性ai的弦,无限的情、爱在这一刻无限延伸,直到永远。

    “芯儿,我现在是你什么人!”

    “”

    “还有呢!”

    “是洁儿的丈夫啊、、、、、、”

    “还有呢?”

    聂北的狂野深c美得黄夫人迷魂荡魄,撑在秀床上的双手差点无力支撑,最后只能把上身附下趴到床上,张着红润的樱嘴呢喃呻吟:“啊、、、、、、好深啊、、、、、、好美啊、、、、、、”

    “快说啊!”

    情迷意乱的黄夫人忘情浪叫,芳心毫无设防,极度的性ai带着和女婿做的禁忌,舒爽畅美得她臻首狂摆,多羞人的话她都能回答得出来。

    听到高贵典雅、成熟艳丽的贵妇人、知县夫人、人母人妻、岳母娘叫自己相公,而自己又和她,剧烈的交欢性ai,听着她媚浪欢叫、娇呻腻吟,聂北爽快不已,兴奋得猛烈抽、c几十下,直把黄夫人撞得全身颤栗,浪叫连连,把她推到了另一个gao潮的前线、、、、、、

    “好岳母姐姐、、、、、、好芯儿、、、、、、好娘子、、、、、、我、我爱你、、、、、、我要、要s给你!”聂北已经到了强弓之末,强烈的禁忌刺激和剧烈的快感让聂北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堆积了无数的快感,能把聂北炸得粉碎的快感汹涌澎湃,催促着聂北的庞然大物在岳母娘的肥沃花田里剧烈跳动颤抖,‘蠢蠢欲s’!

    “好岳母娘、、、、、、咝、、、、、、小婿就是要、、、、、、”

    聂北涨红的脸已经见汗了,但极度的快感让聂北的胯腰就仿佛一个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一样,剧烈的抽、c,在岳母娘那肥沃的良田中进进出出,暴力耕耘、、、、、、

    黄夫人的肥沃多汁、火热幽深、弯曲狭窄的花田蜜道紧紧的包裹着聂北的庞然大物,花田蜜道周围那娇嫩的r牙紧紧的卡咬着聂北的庞然大物吸、吮、蠕、磨、、、、、、

    聂北的庞然大物在岳母娘的肥沃花田里最着最后的冲刺,聂北浑身都在颤栗着,爽得牙齿都酸软,麻痹的感觉从后腰处传透整个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舒张开来,毛都竖了起来、、、、、、

    聂北低吼一声,“s给你!”

    聂北拉出庞然大物到岳母娘的花田蜜道大门处然后飞快的挺c进去,噗嗤一声整根去尽、、、、、、

    “哎呀——”岳母娘再也忍不住,尖声呼了一声,身子再也无力支撑挺立了,软绵绵的趴倒在床上,全身抽搐,却动都无力动弹一下了,花田蜜道里一股股火热粘稠的花蜜仿佛失禁似的狂喷狂s,黄夫人圆张的小嘴嗬嗬直喘息着,海啸滔天的gao潮把人妻人母的黄夫人赵芯儿的力气抽离、灵魂出窍、心神毁灭,只剩下无边的欲仙欲死的美感!

    聂北把岳母娘死压在床上,庞然大物c到了底,闯入了孕育了洁儿的zg里,畅快的倾泄着‘火药’,一股一股滚烫浓烈的jy噗嗤噗嗤的s到岳母娘的zg里、、、、、、

    受此一激,gao潮还未消停的岳母娘再度来潮,无力的身子失禁的从肥沃多汁的花田蜜道里涌s更多的粘稠花蜜,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包浸在‘水’的国度里、、、、、、

    “噢——”聂北吼叫一声,把s了一半精的庞然大物飞快的从岳母娘那肥沃温润的花田蜜道里抽出来,扛起洁儿那秀直白嫩、r嫩润腻的da腿,对准洁儿那娇嫩狭小的‘水x’急促凶猛的挺了进去,一挺到低,不再保留的聂北把洁儿最后的空间都c尽,硕圆涨大的g头一举c穿洁儿的‘鱼吻嘴’捅入到洁儿那娇羞脆嫩的zg内,沉重的身体压在洁儿那娇嫩柔软的上,强忍着sj的冲动在洁儿紧咬不放的zg内剧烈颤抖、蠕转着庞然大物的g头,研磨着洁儿那极度敏感的zg内壁。

    “咿呀——”被聂北忽然c入,然后c到zg里研磨,洁儿浑身都抽搐,一声腻糯的娇吟,洁儿像只八抓鱼一样紧紧缠住聂北的身体,娇嫩狭窄、火热濡湿的花田蜜道蠕吮、吸磨着聂北的庞然大物,‘鱼嘴’处更是死死的卡咬住聂北的g头凹陷位置不放,把聂北的g头‘含’在zg里,zg里瞬间涌涨出大量火热滚烫、濡湿粘稠的花蜜,把聂北的庞然大物g头迅速包裹,渗而出的瞬间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包裹在火热的yin欲海洋里,聂北此时就是想忍也忍不住sj的冲动,s一半到她母亲体内还有一半jy未s的庞然大物再一次火山爆发,灼热滚烫的熔岩剧烈的喷s出去,瞬间填充满洁儿那娇嫩的zg、、、、、、

    放纵下去 第059章 岳母很羞(1)

    受到灼热滚烫熔岩冲刷zg的洁儿全身一阵剧烈的,全身都泛起了一颗颗红嫩的j皮疙瘩,娇腻的一声清啼:“啊——”

    在她们母女俩身上消耗全部‘货存’的聂北也有种透骨的酸软感,爽到痹,无力的趴压在洁儿那娇嫩无骨的身子上,气喘粗粗、、、、、、

    一女婿一岳母一妻子,三人同床交欢媾合、恣意,一起达到了情与欲的颠峰,只见黄夫人娇喘柔柔、香汗淋漓、粉红通透的丰腴身子此时趴在床上,而洁儿此时娇靥酡红、美眸轻阖、小嘴轻张、x脯起伏,娇柔腻弱的躺在床上,被聂北压在床上呼吸显得有些困难。

    黄夫人此时挣扎着坐起身来,只见一头如云秀发像瀑布一般柔顺垂床,一张高贵典雅、柔媚润泽的脸蛋在这乌黑的如云秀发陪衬下越发的明亮艳丽,丰腴圆润的娇躯通体泛红,香汗散发着熟女的媚惑,秀气圆润的香肩下一对硕大圆隆、挺涨白嫩的大ru房巍巍颤颤的‘扣’在黄夫人的胸前,几缕青丝披遮,若隐若现的ru头仿佛羞答答的少女,更添诱惑,柔润平坦的小腹一马平川,细腻光泽、耀眼非常,一双修长圆润、秀直白腻的da腿瘫跪而坐,叉开的da腿根部位置是如此的明显凸现,粉胯上那块‘风水宝地’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迷人,乌黑亮泽的茂密整齐的生长在两瓣花瓣上,

    黄夫人一双明慧的眸子此时水雾缭绕、迷离妩媚,待发现聂北瞪着一双牛眼在盯着自己的粉胯处眨都不眨一下的时候黄夫人嘤咛一声娇羞无限,忙把双腿收夹回来,拉动腿上的jir触发了花田蜜道周围的酸麻感,黄夫人忍不住又是一声腻人的嘤咛,“唔——”,酥软的身子差点在这一阵酸麻中软倒在床上。

    见坏蛋女婿聂北在一边裂着指嘴yd的笑着,黄夫人又羞又气,色厉内荏的嗔怪:“小坏蛋你、你干的好事!”

    “当然是相公干的好事,我都算对得起你和洁儿了,卖力的灌溉你们母女俩一大一小的两朵鲜花,滋润得你们容光焕发,而且刚才岳母姐姐可是‘好相公’‘好女婿’的叫得很欢的,现在就是小坏蛋了,芯儿娘子总不能过桥拆板吧?”聂北嘿嘿直笑。

    “我、我拆你个大鬼头!”黄夫人羞赧的避开女婿那火辣辣、满是爱意的眸子,国色天香的玉脸酡红似醉,一时间甜蜜和不安齐涌了过来,极度欢愉后是理性的回归,同时亦有事后关系上的忧虑,黄夫人低着头羞怩带愧,变幻不堪!

    聂北只有一手抄起洁儿那柔软娇嫩的身子,转移一下位置,让洁儿躺在床上枕在粉红绣花枕头上,两人依然以最亲密的状态媾合在一块,聂北伸出两只手温柔而坚毅的把黄夫人那丰腴圆润、娇柔滑腻的身子搂过来,黄夫人只是轻微的挣扎一下就让大se狼、大坏蛋女婿聂北被搂在怀里,嘤咛一声窝在女婿那结实的怀抱里,黄夫人有那么一刻是甜蜜温馨的,安静得像只猫儿一样,乖顺得像个小鸟依人的小妻子。

    聂北一手抚摩着怀抱里的岳母那柔顺的秀发,一手在她那粉背上轻轻的摩挲着,柔情蜜意的道,“岳母姐姐,我好幸福,能拥有清甜可人的小洁儿,又能拥有国色天香的岳母姐姐你,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黄夫人窝在聂北的胸膛上娇吁如兰,对聂北的话本能的羞涩,却不接话。

    “芯儿,我爱你,我要照顾你和洁儿一辈子!”聂北捧起岳母赵芯儿娇羞不已的脸蛋,只见她紧闭着那双明慧又妩媚的水眸,睫毛一颤一颤的,聂北对着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亲了下去、、、、、、

    “呜、、、、、、”黄夫人被聂北吻得直喘不过气,好一会儿才挣脱开来,气喘吁吁,娇媚迷醉的双眸滴溜溜的望了一眼聂北,红着脸娇腻细嗔道,“你想闷死人家啊!”

    “我怎么舍得!”聂北忍不住再在她那脸颊上亲一口,只见她羞怩的闭上眼,艳红的玉面甜蜜带羞,说不出的风情万种,聂北温声问道,“芯儿,你愿意让我照顾一辈子吗?”

    “我、、、、、、”黄夫人其实很想说愿意的,洁儿出生的地方都让这小坏蛋占有了,自己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心也给得差不多了,可是芳心里还存留着对黄尚可、对黄家的愧疚,还有对世俗眼光的顾忌,这一切都让黄夫人彷徨,而且她还有一个伤卧在床的儿子,这些牵挂都让黄夫人这个人妻人母心乱如麻,“我、、、、、、我、我不知道!”

    聂北心里不由得一叹,算是失落,但同时也是释然,交欢后能让岳母娘安静的窝在自己怀里已经算是一个极大的收获了,自己妄想有更大的收获显然有些贪心不足了。

    聂北拨弄着她脸颊上的秀发,柔声道,“不管怎么样,我的心永远留着你的位置,在我聂北的心里,芯儿和洁儿都是一样的,是我的妻子!”

    聂北接着道,“我也不你,但你不能逃避我,好吗?”

    黄夫人睁开双羞怩闪躲的水眸,大胆灼灼的望着聂北,一时间柔情四起,黄夫人激动而甜蜜的泪水涌了出来,她主动而狂热的箍着聂北的脖子然后把红润的樱桃小嘴送上来,算是对聂北的回应和表达自己的芳心所向。

    有甜吻送上,聂北自然是照单全收。

    深情火热的吻把两人的心拉得很近很近,彼此的气息相通,这一刻他们不是女婿与岳母娘的关系,而是、是一对经历风雨的恋人、夫妻。

    洁儿望着娘亲和聂哥哥深情蜜吻,忍不住露出丝丝甜笑,黄夫人瞥到女儿躺卧在那里眼睁睁的注视着两人举动,一时间羞得不行,想离开这深情款款的吻又舍不得,最后把心一横,闭上双眸当作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忘情的和女婿接吻、、、、、、

    三个人,一男两女,一对母女,一个丰韵典雅、成熟高贵,身体丰腴柔腻、软绵绵如绸缎,经得起任何程度的狂风暴雨,她全身散发着熟女的幽香;另一个娇嫩窈窕,亭亭玉立,发育中的身子越来越迷人,嫩出水的ji肤嫩腻细滑,清甜可人的脸蛋儿娇媚入骨,更重要的是她那单纯的心全部系在聂北的身上,身、心都交给了聂北。

    聂北把庞然大物大物退出洁儿的狭窄娇嫩的小花田的时候顺便把两个女人都搂在怀里,一起躺卧到床上温存,享受着剧烈性ai后的温馨惬意!

    一边一个搂着这母女俩躺卧在床上,聂北心里甜美惬意得很,却不想此时腰间传来被捏的疼痛,聂北忍不住闷叫一声,“哎呀——”

    “怎么啦?”黄夫人享受着被女婿搂在一边的温馨和甜蜜,被聂北一声鬼叫弄醒神了。

    “怎么啦?”聂北也是问这么一句,不过却不是问洁儿的。

    洁儿把掐住聂北腰r的嫩葱柔指松开,娇媚的睇了一眼聂北,又昂起头来娇羞的望了一眼窝在聂北另一边的母亲,问道,“娘,聂哥哥在吃饭的时候是不是欺负你?”

    “啊——”黄夫人羞怩的挤了挤身子,吃吃的道,“你、你怎么知道!”

    洁儿忍不住涨红了小脸蛋儿,全不回答她母亲的话,而是嘟起了红润粉泽的小嘴儿,娇哼一声后握着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着聂北的胸膛,呢喃的嗔道,“坏蛋聂哥哥、、、、、、打死你个坏蛋、、、、、、骗洁儿的大坏蛋、、、、、、”

    “、、、、、、”聂北对洁儿的‘捶骨’行为直接无视,但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妮子。

    黄夫人却不是这么想,见女儿的拳头一拳一拳的捶在女婿的胸口上,嘭嘭直响,她担心聂北被捶伤了,急急的嗔道,“洁儿,你、你干什么呢,快停手!”

    “我才不停手呢,谁叫聂哥哥骗、骗人家那样,坏蛋聂哥哥!”洁儿依然捶打的聂北的胸膛。

    “你再不住手娘就生气啦!”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