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6 部分

第 36 部分

    切叩貌恍小?br /

    “我知道他是有点坏坏,不过他人不坏的!”

    “还不坏?简直是个大流氓啦,那晚在楼船灯会上你也看到了,他抓了我、我、、、、、、那地方,嗯、多羞人,他一定是故意的!”田甜玉面生寒,很显然对十六那晚女扮男装在楼船上被聂北抓到了ru房一事依然谨谨于怀。

    温文清虽然觉得闺中好友很值得同情,但她当时作为一个旁观者,自然能看得清楚,不由得为聂北解释道,“那时候阿北这大坏蛋大无赖真的不像是知道田甜你是女子的,当时那坏蛋大无赖只知道和小城表哥默契的破坏我的灯会呢,那时候那坏蛋大无赖被田甜你掴一巴掌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很无辜呢,那时候觉得那坏蛋的表情特可爱,咯咯、、、、、、”

    听温文清这么一说,田甜亦觉得当时似乎就是这样,也不由得展颜一笑,继而娇哼道,“哼,那也是他该死,现在我倒觉得掴得他少呢!”

    “还有啊,刚才他看到你的时候不也是疑惑一下的么?证明他暂时认不出你来啦,也就是说那次他事先必然不知道你是女子的,至于抓了你的这个之后知道不知道你是女子嘛、、、、、、”

    田甜拍开温文清调笑的伸过来的‘抓波玉爪’娇嗔道,“别闹啦,人家正郁闷着呢!”

    “咯咯、、、、、、等一下我叫他向你道歉怎么样?”温文清一该刚才的促狭调笑的神色,认真的道。

    “我才不要,那无赖厚脸皮的家伙多半没个正形,永远都不要见到他才好。”田甜恼怒的道。

    “要不这样吧,我呆会要他作首诗给你,要是他作不出来或许作出来你不满意,那你再决定原不原谅他,好吗?”温文清依然是向着聂北的,她知道聂北这方面很厉害,所以不着痕迹的帮了聂北。

    但田甜似乎不太领情,白了一眼温文清,调笑道,“人还未嫁,心就随人去了,没良心!”

    “好你个‘甜甜’,敢取笑我,看我不收拾你、、、、、、”温文清一改平时孤高淡雅的形象,仿佛一个爱闹的小女孩一般,扑向田甜,田甜显然早有准备,娇笑一声闪躲开来,接着猛扑过来,一时间两个美丽的女子在胡床上笑闹折腾,秀发散乱,柔衣滚皱,遮掩不住嬉闹中两女的一些,那粉腻的ji肤都露了出来、、、、、、咯咯声娇笑更是不停、、、、、、

    聂北在门外只听到里面笑闹嬉玩,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无限风光,但幻想亦能大概想象得出里面到底有多。

    两女字在胡床上嬉闹折腾了还一会儿才停下来,两人都是玉面绯红,秀发翻乱,衣襟不整,粉腻腻的肌肤都露了出来,特别是温文清,本来穿着就少,这么一闹,一只粉腻白腻的ru房都跳了出来,粉红色的ru头娇嫩欲滴,仿佛盛开的雪莲花中的花x,无比。

    犹未完全消停的田甜忽然伸手在温文清那粉腻的ru房上一捏,温文清不由得娇糯糯的呻吟一声,“唔——别闹了!”

    “都这么大了,要不是知道你身体状况,还以为你有奶水了呢!咯咯、、、、、、”

    温文清羞怩的嗔道,“你才有呢!”

    “你结婚后不久就会有了,咯咯、、、、、、”

    温文清更羞,玉手一把捂住田甜的樱嘴儿,娇啐连连,“不准你乱说,要不然我可生气了!”

    田甜点了点头,温文清这才松开手,两个女人一时相对而笑,田甜接回刚才的话题道,“你说的,要聂北那大无赖大流氓作诗是你说的哦,他就是作了我也未必原谅他!”

    温文清知道闺中好友是刀嘴子豆腐心,一时气不过,用不了多久便会烟消云散,所以淡淡一笑,无所谓的道,“好了好了,你生气的话等一下他进来你自己跟他一笔一笔算清楚,反正我不管了,我现在到卧室里换件衣服先!”

    田甜恨恨道,“我当然要跟他算清楚,他前两天在那寻春楼的大门处踹我哥一脚我还未跟他算帐呢!”

    温文清停下了脚,好奇的道,“喔?”

    放纵下去 第062章 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这几天不是传得很厉害的吗,说什么富家子弟田一名逛青楼撒野被贫民聂北踹了一脚,很可能田家会报复贫民聂北云云喔,准是那可恶的聂北搞的鬼,散布这些妖言惑众、拨弄阶层矛盾的言论来我们田家不报复他踹我大哥那一脚,这些言论让那些不分是非只信传言的市井百姓对我们田家诸多非议,害得我娘和我父亲他们c心了几天,那可恶的臭聂北,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温文清这些天并不是时时都在上官县,为了温家的生意,她得到处跑,也就是今天才在有空静下来休息一下而已,倒没有多注意这方面的消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而田甜所说的话亦符合聂北的性格,温文清的心一时间又担忧又疑惑,敏感的女人想的就是聂北去那寻春楼干什么?

    “田甜,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详细和我说说!”

    “是这样的、、、、、、”田甜大概的把从他哥田一名口中听到的话复述一遍给温文清听,好在她哥田一名的为人不怎么样,倒也不会把话编‘辑得’太离谱,,而且只是说两人在寻春楼大门的街上发生冲突而已,和寻春楼没什么关系,当然,从田一名口中说出来的话,聂北自然百般不是,错在聂北身上。

    “这是你哥和你说的?”温文清自然能抓住一些关键问题。

    田甜和温文清友好,自然能树跟得上温文清的思维,无奈的点了点头,“一方之词,多有偏颇之处,但大概的事情应该不会有错,我哥被踹了一脚,当时宋直光和你表哥柳小城亦在!”

    温文清听了才松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该不会暗地里要找阿北的麻烦吧?”

    “你放心啦,经他这么一搞,原本还打算找回面子的我爹恨不得现在就找到他做做样子来堵住众生芸芸、悠悠之口呢,哪还会找你情郎的麻烦!”

    温文清挪揄的话弄得脸为之一红,亦不接话茬,当作没听到算了,飞快的走进胡床旁边一个阁房里,想来里面才是她在这缘来楼的卧室。

    不多时,温文清囊了一件大袄出来,粉红色的大袄从肩膀几乎直到地板,绒白色的两边柔软而高贵,领襟处足有一掌宽的绒边,白色的毛发毛茸茸的,这大袄就着温文清这婀娜的身子一囊,让温文清整个人犹如雪地里的火莲一般,热情而妩媚,高贵而艳丽。

    同是女人的田甜自负美貌不差,可很多时候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才子俊秀会为自己的好友温文清着迷,此时一见,才发现,温文清美得自己都有些妒忌。

    “怎么样?好不好看?”温文清嫣然一笑。

    “准能让你那色色的情郎把眼珠子闪坏!”田甜吃味的赞道。

    “你也不差啊,听说你表哥苏丹都快上门提亲了,在大赵境内,苏丹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才俊,在上官县甚至灵郡这一带,都不知道有多少双美目多少颗芳心投在他身上,他却钟情于你,都不知道羡慕多少人!”温文清边说边向大门处走。

    “说得这么好,在灯会上你怎么不把机会给他,还不是你挑剩的,每次都这样,气死我了!”田甜一把搂过只枕头抱在怀里,捶了两下发泄一下胸口不平!

    温文清却是得意的把眉毛一挑,“那倒也是,全天下只有大坏蛋才是最好的,最适合我!”

    前面的对话聂北听不到,但这次温文清走近门了,聂北在门外能把这句话听清楚了,甜得聂北像个小男生一样,“清儿你不要老是这么诚实好不好,我其实不算最好的啦,只是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而已,但终究还是第二嘛!”

    “不害臊!”文清妹妹再内内娇声啐了一口。

    聂北为了偷听,都快把整个耳朵贴入到结实的朱红木门中去了,忽然吱的一声木门打开了,‘依’在门上偷听的聂北不稳的‘趋’了进屋,直把开门的温文清撞个满怀,软软的胸怀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聂北恨不得就这样倒下去,但又怕伤着被自己就势搂着的文清妹妹,所以聂北飞快的旋转了两个圈,让两人的身形定住。

    聂北温双手搂住温文清那柔软的柳腰,香软玉在怀,好不得意。

    自始至终都没惊呼出声的温文清多少有些惊吓,这才稳定心神,睁开那双梦幻般的双眸,痴痴的望着带着淡淡微笑的聂北,两人柔情对望,一时间爱的视线纠缠在空中,两人都忘记了还有外人存在。

    聂北的嘴轻轻的印到了温文清那红润的樱嘴上,温文清娇躯轻颤,接着便放松身子,生涩的迎合着聂北探进来的舌头,小柔舌依然闪闪躲躲不太放得开,被聂北追逐着纠缠不清,吸、吮、舔款款情深,不多时温文清便完全投入了,只觉身心俱醉、、、、、、

    两人忘情的深吻,可把坐在一边上的田甜害苦了,先是错愕楞住,接着便是无限的羞意传来,同时亦是好奇不已,那双清澈的眸子瞪得老大,呼吸比温文清的还要混乱些,她实在想不到闺中好友温文清会这么‘热情’,更想不到自己能看到这么热情的‘戏份’,所以本能害臊的同时亦是感到好奇和刺激。

    可待她看到聂北的大手在抚摩着温文清那滚圆翘翘的美臀时她忍不住了,“咳!咳!咳!”

    突兀的咳嗽声使得热情如火的两人犹如当头一盘冷水倒下,特别是温文清,才记起好友还在,自己却和大坏蛋在这里亲热,自己还主动的配合,田甜一定全部看到了,以后还不被她取笑个够,都怪这大坏蛋,要不是他人家才不会如此难堪。

    面红如火的温文清飞快的推开聂北,‘恼羞成怒’的捶打着聂北的胸膛,蛮不讲理的道,“都是你个大流氓,占我便宜,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个大坏蛋、、、、、、”

    “、、、、、、”聂北很无语的站在那里,亦知道羞不可耐的温文清需要‘自欺欺人’一下,要不然那羞意准能让她钻到地板里去。

    田甜先是觉得好不尴尬,脸蛋都红了透了,接着见温文清羞不可耐的捶打聂北时她又觉得好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田甜果然很‘甜’,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犹如一支百合绽放一般,瞬间惊艳四周。

    田甜忍不住的嗤笑出声更让温文清无地自容,更是羞臊,捶打着聂北更是用力。

    聂北笑道,“害臊什么呢,都老夫老妻了,又不是第一次!”

    温文清更羞,恨不得掩上聂北的大嘴巴,捶打又不奏效,大坏蛋这皮粗r厚的家伙才不怕自己这柔弱无力的拳头呢,无奈下温文清红着脸跑过去掩一直娇笑不停的好友的嘴、、、、、、

    再一次嬉闹在胡床上翻滚上演

    聂北那‘猥琐’的动作让嬉闹中的田甜给瞄到了,一时间臊得慌,不再嬉闹,停了下来让羞意得不到完全‘发泄’的温文清给压在身上,美腿大开,滚圆美臀坐在田甜的粉胯处,附着姣好的身子伸出一双玉手掩住田甜那红润润的樱嘴。

    文清妹妹俯着上身,正对着聂北,大袄不整,宽松,那对圆美的ru房此时虽然不可见,可从她那领口处望去,能清晰的看到一抹粉腻的ji肤和一道深深的ru沟,聂北呼吸顿时为之一窒。

    田甜躺在胡床上,头对着聂北,从聂北的放向望去,也能通过领口处望到一道深深的ru沟,还有那对可比文清妹妹的圆美ru房撑起来的一道山丘。

    聂北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咕噜一声。

    温文清反应过来,才觉得刚才害臊之下把所有的形象都毁了,连忙放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田甜,坐在胡床上慌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芳心惴惴,担心被聂北看低了,美目不时瞄一下聂北。

    田甜亦是如此,特别是刚才看到聂北‘拨开’那羞人的东西,现在总是不经意的想起来,然后羞得慌,低着头忙整理着自己那皱乱不整的衣襟,如玉一般的脸蛋绯红片片。

    聂北为了不让她们害臊而赶自己出去,忙找话题道,“清儿,其实这次来找你,是有些事情想听听你的意见的!”

    “啊——喔!”温文清慌不沓的坐直身子,又恢复到了高贵典雅的模样。

    一时间让聂北有种错觉,刚才到底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温文清为温家打理生意这么久,心理素质自然不差,强自平复心绪,下了胡床,盈盈走到一具茶几中跪坐,示意田甜和聂北入座,她却素手提壶彻茶。

    古色古韵的四方茶几,四下四个软锦垫座,温文清跪坐了一个,聂北和田甜两人各自对坐,聂北不由得多望几眼田甜,还是觉得这秀丽柔美的女子仿佛在那里见过,一时间聂北又联想不出来到底在那里见过。一时想不清楚,聂北亦只能丢下不管,专注的欣赏着温文清那优雅的彻茶姿势。

    田甜亦是偷偷打量着聂北,田甜在楼船上见过一次聂北,那时候她对聂北最大的印象就是他那份随意,才情颇高,胆识更是惊人,要不然面对萧邦的时候亦不会镇定自如,当然,田甜不知道聂北是没什么概念而已,正所谓无知而无惧,但不管怎么说,当时的聂北给田甜的印象是很不错的,甚至他对出她出的那条对子‘月落日出雁阵业’时,田甜还对聂北出奇的有好感,美目多是关注到他身上,可后来当聂北抓到少女敏感的部位时,田甜对聂北的感官就下降到了极点,当场就掴了一巴给聂北,之后便哭着跑了。

    现在再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着聂北,只觉聂北越发的英俊不凡,一身时下悠闲的装束,更显他那份刚阳的男性魅力,刚阳的脸总是充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自信,还有那份随意的洒脱,嘴角处一抹淡淡的邪魅微笑,坏坏的,仿佛什么事都无关要紧一般,又仿佛对某些事物带有讥诮,最迷人就是那双眼睛,可是色色的又让人看着讨厌。

    听说他还懂医术,把老太医都治不好的黄威给治好了,这流氓还有什么不懂的?田甜忽然觉得自己对这流氓很好奇。

    田甜一时间想得太多,难免出神,直到温文清把茶杯推到她跟前才让她回过神来,精致的脸蛋不由得一红,仿佛做贼被主人抓到一般。

    温文清见闺中密友出神的盯着自己的心上人看,而自己的心上人却盯着自己看,一时间有写玩味,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田甜,直把田甜弄得心虚如贼,都不知如何是好。

    聂北却没多想,他口渴了,有些郁闷的道,“这么小的杯子,这么丁点茶水,悲哀——”说完后他提杯一灌,一小杯细心彻出来的上好雨前龙井被聂北‘牛嚼牡丹’的灌到肚子里,呷了呷嘴犹在抱怨道:“我说清儿,你能不能把这茶杯稍微换个大点的,一杯茶才湿润个喉咙,真没劲!”

    “、、、、、、”

    “、、、、、、”

    两个女子都愕然了,看怪物一般看着聂北。

    放纵下去 第063章 被美女轻视了,可恨

    聂北这才回过味来,感情这是在品茶,而不是在喝茶,这一品一喝间,还真让自己这个在军队里大口喝水大口嚼饭的人给‘糊’上了,不过是‘诈糊’而已,窘!

    不过自己又何必在意?品和喝虽然方式不同,心态亦不一样,可茶最终还得到肚里,无谓个得失,不是?聂北哂然一笑,调笑道,“该不会是我英俊到把两位都迷住了吧?”

    “脸皮真厚!”两个女人不约而同的啐了一口。继而又为相互间的默契相视而笑。

    温文清又好气又好笑道,“哪有像你这样品茶的,知道这样刚才我干脆倒给开水给你好了,浪费人家一番心思,一点都不文雅!”

    聂北无所谓的道,“我要那么文雅干什么,渴了就喝茶,谁规定喝茶得细品慢咽了?”

    温文清以为聂北难堪下不了音台,顿时柔语温声的道,“好了好了,人家本来就没明说,怎么喝就怎么喝吧,人家不你!”

    “这还差不多!”聂北理所当然的道。

    “、、、、、、”温文清气苦,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又为聂北添上茶水。

    田甜忍不住低声嘀咕道,“小气鬼!”

    现代人,特别是军人,哪来那么多闲情雅致品茶,什么时候不是端着茶杯往嘴里倒?不端茶壶倒已经不错了,但却得来一个小气鬼称号,亦算冤枉。

    聂北看得出这田甜小妞是赖在这里不走了,自己想和清儿亲亲热都不行了,便也不罗嗦,直把来这里找清儿的目的说出来,“清儿,其实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想听听关于大米的一些意见,或许别的一些物品亦行,生意上的问题!”

    “喔?”温文清把已经端到红润的樱嘴上的茶杯轻轻的放了下来,诧异的问道,“你、、、、、、你怎么想问这些了?”

    在这个时代,除开致士一途,其他皆为‘偏门僻行’,实不为才俊之首选,简单划分的‘士’‘农’‘工’‘商’四大行业中,士贵、农贫、工卑、商贱,这是自古形成的‘潜意识’看法,即使事实中往往结果很有出入,比如往往商人会和‘士’人勾结,达到富而跋扈,很多‘民’‘工’不得不望其眼色受其脾气,但那都是阶层行业不同所限,‘商’在事实当中已经超越‘民’与‘工’,但永远无法超越‘士’,这是必然的,所以才俊都向‘士’看齐,这也难怪,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之常情,像聂北这种怪僻的人,亦应该是不甘人后的,也就难怪温文清会有这么错愕的表情了。或许在她看来,聂北应该是问都不会问一下的。但很显然聂北不单止想问,还有些别样的念头。

    但事实上温文清永远无法体会聂北的心境,更无法想象后世中‘商’在社会中的地位,所以她想不到也同样是不奇怪的。

    聂北自然也无法解释那么多,只

    淫妻小说最新章节

    有回答道,“我想经商!”

    “啊——”两声诧异惊呼。

    “喂,你是不是傻了,你如此有才竟然经商?”田甜显然比温文清更加替聂北觉得可惜,哪有人不向庙堂看齐的?纵使差些亦能投笔从戎嘛,男儿不是应当如此?

    “我需要钱!”聂北十分直接,直接到粗俗那种地步了,掉进钱眼里的人多半如是这般。

    这回温文清气苦了,哪次两人第一次在缘来楼里见面时,聂北就是如此直接,为钱而来,现在更是如此,这真是、、、、、、温文清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但她没有看低聂北,只是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茬。

    田甜还是觉得劝导一下聂北这只迷失方向的小羔羊好些儿,柔声道,“你到底有没有想、、、、、、”

    “得了,我知道怎么一回事!”聂北冷冷的打断了田甜这个好心,因为好心往往很多时候只会扰乱当事人的心志而已。

    “你——哼,好心被当驴肝肺,本小姐才懒得理你死活!”田甜真的被气到了,热心之下得不到感谢亦就算了,却得到冷言相向,当真是热脸贴上冷pi股,自找罪受。

    “钱是个好东西,你们俩或许鄙夷铜臭腥味的人,但不可否认,你们的家族之所以能维持到现在,不是靠那点薪俸,而是靠钱,钱从何来?”

    田甜被聂北说得无言以对,她田家就是书香门第,本来就看不起一些市井酒徒、贩卒营商,可亦不能免俗的参与到商人逐利中来,只是不直接参与,而是扶植家丁掌柜从中c作罢了,但又有何不同?

    温文清想的就实际多了,事实上她是个‘堕落’的‘仙子’,经商历时都有两年了,早就不再是迂腐的‘酸儒’了,对‘商人’更是有自己一套理解,商人商人,无非亦就是人,人,贵贱贫富,都得吃饭,吃饭就得靠自己双手去张罗,过程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如在朝为官领取朝廷颁发的俸禄、或许直接贪污、再或耕种自力更生、又如卖笑、又或许经商赚钱,都不过是为了达到生存的目的而已,从这一目的出发,人,是没有贵贱之分的。

    何况温家本来就是依仗关系然后从事经商才能有现在这样的地位,自然对商人没有本能的鄙夷,当然,高高在上的俯视感会不会有就很难说了。

    聂北接着说道,“赚钱的方式很多样,但经商无疑是最‘经济’的一类,相对来说入手容易!而事实上你们每一个大家族,每年的财政收入起码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做生意得来的,只是参与方式各有不同罢了。”

    田甜y阳怪气的道,“人家又没说经商不行,就你长篇大论一个劲说,蠢!”

    聂北顿时如吞了只生青蛙一般,噎得不行,半天无语。

    田甜见聂北被自己顶得半天无言,顿时得意。

    温文清黛眉轻蹙,表情认真,柔柔的望着聂北,轻声问道,“阿北,你问我大米的事,难道想从此着手?可有周详打算,又或许说计划?”

    “没!”

    “、、、、、、”

    “呵——”田甜直翻白眼,嗤笑一声接着道,“这么说你是想叫文清帮你想办法咯?要是这样的话那还真高看你了!”

    聂北无所谓道,“这似乎不是你该管的!”

    “你——”聂北越表现得心平气和田甜就越来气。

    聂北笑的道,“麻烦美女你别打扰我和清儿商讨人生大计,你少说两句当帮忙!”

    “你——”田甜气得不轻,完全没有了淑女风范,很没礼貌的翘着兰花指指着聂北,气得娇躯轻颤。

    温文清见聂北如此‘气弄’田甜,不由得嗔怪的瞪了一眼聂北,聂北亦识趣的道歉道,“像田甜姑娘这么美丽的女子,不应该生气的,多喝点茶或许条气会顺些,人也更美丽些,亦能早些儿嫁出去,不愁成为老、、、、、、呃、、、、、、茶凉了!”

    温文清见聂北越说越离谱,便剜了一眼聂北以示警告,聂北忙打住,只见田甜已经临暴走边缘了,那对圆美匀称的玉女峰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好不壮观,风景无限美,聂北在想:能生出这么美女儿的女人一定也很美。

    温文清为了不让心爱的人和闺中密友闹得太僵,忙接着上面的话道,“你没计划,只是想了解?有何用?”

    “不了解何来计划?”

    温文清先是一愕,继而嫣然而笑,含情脉脉的望着聂北,秋波频送,柔声道,“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有我的能力,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需要清儿你帮忙,那我怎么敢娶清儿你呢?”

    “我才不会嫁给你个坏胚子大坏蛋大无赖,死不要脸的大流氓!”温文清红着脸啐骂着聂北,简直是体无完肤。

    “你现在来问文清不就是要文清帮忙咯,还说什么不需要帮忙,臭不要脸!”田甜很不适合时宜y阳怪气的嘀咕一句,随手从茶几上一个玉盘子中捻起一块糕点,塞进她那红润的小樱嘴里,鼓着腮帮子恨恨的嚼着,仿佛嚼的是聂北的r一般。

    “、、、、、、”聂北一脸黑线。

    温文清无视两人的嘴‘角’,一副女强人的模样说道,“大米是我们大赵的主粮,灵郡有鱼米之乡的称号,是大赵‘两大粮仓’中的一个,灵郡每年出产的大米几乎占整个大赵的三分之一,从灵郡运销大米到大赵各郡准能赚取巨额利润,这没错,可就因为如此,这块肥r也就早被他人盯上了,现在正是各大米商的盘中餐,一个人贸然进入,成功的希望不大!”

    温文清谨慎的瞥了一眼聂北,见聂北神色无异才松一口气,作为个女人,她既然把心交给一个男人了,那么她就会估计她的男人的心里感受,显然温文清很担心自己说得太、、、、、、哪个的话聂北面子过不去。

    田甜很显然是个活泼的女子,拭了拭嘴角处的糕点碎渣,接上嘴道,“文清为了顾及到你的面子没把话全说,我就补充吧!”田甜对温文清打来的眼色当作没看到,接着说道,“大赵朝廷对大米这样的主粮是有管制的,不是谁想c手就c手的,那样的话别有用心的人不就可以借粮食来扰乱我们大赵的统治?所以想贩卖粮食是得有朝廷许可才行的,要不然抓了可得砍头的,你这流氓有多少个头够砍?”

    “田甜、、、、、、”温文清娇嗔的瞪了一眼田甜,示意她别太过分。

    “让她说下去嘛,好歹这些都是我不知道的,听了才知道,知道才不犯错,要不然我也不用到这里来了!”聂北倒虚心,好在不是心虚。

    田甜倒不用顾及聂北的心里感受,或许在她看来能打击到聂北更好,只见她眉毛一挑,侃侃道,“再者,现在大米这块r已经分到了各大势力的‘餐盘’中了,别说个人,就是某个势力,想进入这一行,亦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多一个人进来就多一个人分r,r就这么一块,分的人多了分量就相对摊薄了,既有得益的势力岂会轻易吃亏?”

    虚伪的家伙,田甜在心里这么下了个结论!

    田甜继续道,“就好比我们上官县吧,田地拥有最多的地主大户就是宋家,旗下的租田年产谷米自然也就最多,自然而然的有能力去选定有资格做米粮贩卖生意的商人,而事实上宋家一直和上官县的柳家、刘家他们合作,把出产的谷米折钱卖给这两家后,宋家就甩手不管,而柳家和河下村的刘家就通过自家油米粮铺等渠道销售出去,或许贩运出灵郡大批量交易给别的一些需求的郡县,脱手赚钱,这已经成了一种默契,你能c手进来?”

    “不能!”聂北倒也诚实,事实上现在聂北在想的是:这河下村的刘家是不是琴儿丈夫刘宾的刘家?柳家呢就不用猜都能想到是柳柔柔、柳凤凤姐妹的柳家了,而宋家显然就是宋直光那厮的宋家了。

    “不过你依仗文清通过温家的关系,或许能成些事儿,你自己一个人嘛、、、、、、”田甜一副‘讥诮’的神色睨着聂北。

    温文清一时望着闺中密友一时望着心爱男人,见他们彼此嘴角争斗,挖苦讥损不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帮哪头好,哪个被言语‘刺’伤了她的心都不好受。

    “我有我的能力赚到钱,亦有我的能力成事,无须依仗我的女人!”

    田甜的心很郁闷,就仿佛一个打胜仗了的将军连掌声都得不到一样,别提多没劲,反而没有手下败将潇洒惬意,她怎么甘心,恨恨的道:“你要是不要文清替你出点子和人脉关系的话,我看死你。”

    “看来你真的看不起我!”聂北自嘲的笑了笑。

    田甜轻咬着润泽的下唇儿不发一言,眼神复杂的睨了一眼聂北,一时间不知道接聂北的话。

    放纵下去 第064章 呃、你不是

    “北——”温文清柔情的呼唤着聂北。

    聂北举手阻止了温文清安慰之类的话,淡淡的道,“语言还未能打击到我!”

    接下来聂北对田甜道,“你觉得我聂北是吃软饭的,那好,我也不争辩,我们来打个赌,我聂北要是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弄不出点成绩来的时候我随你田甜处置,要是我能凭我的双手做出有目功睹的成绩的话,你就永远别嫁了,做个老姑婆好了,如何?”

    “田甜,不要赌,你们就不能各让一步吗!”温文清很无奈。

    “怕了就别赌!”聂北邪邪的笑道。

    田甜红着脸恼声道,“我、立我才不怕你,赌就赌,看你半年里能有什么起色。”

    “呵呵、、、、、、很好,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你等着嫁不出去吧!”

    “你等着被我差遣吧!”田甜不是个好强的女人,可是被聂北这‘死对头’这样‘挑衅’她怎么都不能示弱的。

    “你们——”温文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小环走了进来,气喘喘的道,“小姐,你要的资料我拿来了!”

    温文清无奈了望了一眼两人才扭头对小环道,“拿过来吧!”

    小环碎步快速的走过来,把一沓纸张放在茶几边上的一张白玉石磨制的案桌上,便俏生生的站到一边去守侯。这时候小环才发现坐在茶几边的人有一个是聂北,见聂北盯着自己看,小环那娇俏的脸不由得一红,泼辣的瞪了一眼聂北。

    温文清在众多纸张中挑挑拣拣,最后抽出一张来递给田甜,温声道,“喏,就这个资料,你田家做马匹生意,对塞外的情况应该比我了解得多,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田甜接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不多时,她把纸张放下,睨了一眼聂北,将说欲说的模样,聂北识趣的站了起来,“不方便的话我出去一下!”

    “北,你、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又、又不是外人!”温文清柔润的玉手拉住了聂北的手,眼神温柔的注视着聂北。

    田甜瞥了一眼聂北拉着温文清的手,一时间觉得有点酸溜溜的感觉,她快速的撇开那些不良情绪,柔声道,“这些资料我具体看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文清你想把茶叶、丝绸、布匹的生意扩展到塞外草原并不是不可以,相反还很有利润可图,只不过、、、、、、”

    聂北拿过田甜看了放在茶几上的纸张飞快的看了一遍,亦大概的知道什么情况,这纸张上记录的是文清她的一些计划。

    “不过,现在边关军事紧张,突厥和大赵两国军队对峙在边关上,年尾到现在大小战争不断,要想运输出塞不易,而且这生意的风险奇高,随时会人、物两空,得不偿失!”

    温文清没什么神色变化,笃定的道,“这个我知道,不过塞外对茶叶、布匹、丝绸这些需求一直很旺,而我温家就是做这些生意的,既然有生意有需求,我没理由丢下塞外草原那一块不占,相信边陲郡县一些豪门大家早就涉足这方面了,我现在才开始,亦算迟了,但对的就算多迟都得去尝试一下,风险越高收益越大。”

    田甜不无忧虑的道,“但是你的成本又或许风险是别人的一倍有余,这值得吗?”

    温文清幽幽的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灵州林家已经开始全面抢夺我们温家大赵境内的生意了,将来大赵境内的生意将会越来越难做,塞外却不一样,值得我一试!”

    “林家?”

    “林才知的林家!”温文清冷淡的道。

    原来是楼船灯会上那林才知的林家。聂北和田甜都释然,聂北释然的时候脑袋忽然想到了什么,向田甜那柔美的脸蛋望去,不由得一楞,原来是‘他’,在十六晚那楼船灯会上被自己‘推胸’的假‘男人’,似乎当时‘他’就坐在田一名的身边,而她又姓田、、、、、、看来关系不是一般。

    田甜见聂北望着自己楞了一下,似乎也想到了聂北想到了什么,芳心不由得一羞,脸蛋接着就红了起来,不自然的扯紧一下自己的衣服,把自己裹得再严实些儿。

    田甜的羞赧让聂北越发的肯定自己的想法,嘴角不由得挂起了邪邪的弧度,田甜见聂北那坏坏的微笑,顿时更羞,亦更气,恨恨的剜了一眼聂北。

    两人都认出了对方,但是都不点破。

    田甜阻止不了聂北的‘邪恶’微笑,只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个冬天都过了一大半了,开春将来之际,草原自身对马匹的需要开始加大,不再像到冬季时那样恨不得全部卖掉。这样一来,草原上的马匹输出减少了,那我家的生意也就进入冷淡期了,但草原对中原的物品需求却正是旺盛期的开始,所以茶叶、丝绸布匹等等大有可为,凭文清你家和王府的关系,想打通出塞渠道也不算难,难就难在你的成本控制上。”

    温文清点头道,“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亦和我娘商讨过了,水路陆路都走得通,但这成本就是控制不下来,不过不要紧,大不了我们赚少些,生意还是要做的。”

    聂北这时候c嘴问道,“田甜,田一名是你什么人?”

    “哼,是我大哥,你是不是连我也想踹一脚呢?”田甜一想起大哥就想起聂北的种种坏来,是那种不可饶恕的坏。

    聂北释然,却不纠缠这一事,而是道,“那刚才你说你们田家在草原有马匹生意,虽然春天快到了,生意少了,可这规模或许持续性有没有改变?”

    田甜一时间不知道聂北要干什么,但聂北所问的这些都是些不怎么敏感很浅显的生意问题,倒也不怕聂北听去了对生意有什么影响,便道,“淡季生意规模自然小了很多,但生意还得要做的,大赵缺乏马匹而需求旺盛,而马匹大多是从草原输入,少量生意亦有钱赚,为什么不做!”

    “那清儿的生意成本就可以控下来!”

    “喔?”温文清好奇的望着聂北。

    田甜睨了一眼聂北,不咸不淡的道,“你可不要口轻轻!”

    聂北亦不生气,而是道,“茶叶、丝绸、布匹这些东西在江南特别是在灵郡是最便宜的,但江南缺乏马匹,我猜想没错的话草原马在江南是很受欢迎的,而你们田家必然也有有部分马匹是带到江南这一带销售的,对不对?”

    温文清若有所思,田甜却是轻哼一声算是回答。

    聂北又道,“可是从草原上‘赶’着一大群马匹南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来人手必然不少,来来回回都是人手,可你可曾想过,从江南上塞外草原买马这个过程,这么多人手,庞大的劳动力却是空置了,效率是不是低了些?”

    效率、劳动力这都是现代名词,可这并不难理解,温文清和田甜都能在转眼间大概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听聂北所言,似乎很‘专业’,文清妹妹和田甜不由得双眼微亮,多少有些诧异。

    聂北接着道,“我回来的过程中,那么一大批马匹,该有多大的负重能力啊,你们可曾想过利用?”

    温文清这个精明的‘仙子’双眼已经闪烁起来了,似乎能接上聂北的思维了,田甜却接触不多生意,大概倒是可以理解些儿,见聂北在这里卖关子,不由得恼怒的瞪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你这流氓,能不能把你想说的话一次性把它说完,在这里卖关子,讨厌!”

    田甜发现自己的话似乎有点撒娇嗲嗔的成分,顿时有些羞怩。

    聂北苦笑道,“是这样的,你们田家北上草原买马的时候一大群护马人空手而去,这过程人手劳动力浪费了,到了草原卖了马之后护马人是有工作做了,可一大群的马匹却毫无用途的被‘护送’回来,马力被浪费了,这两个过程中,你们田家就白白浪费了劳动力,人和马的!”

    聂北也算说得直白了,实际上她们都不笨,一点就通了,田甜双眼亮亮的,望着聂北的时候不再觉得聂北讨厌,热切的道,“你是说这两个过程中我们还能做些东西赚钱?”

    “当然,比如,北上的时候有人有马,却是人手也空空马背也空空,可以运载些东西到草原上面卖嘛;回来的时候有一大群马,这群马有极强大的负重能力,你们可以在草原上购买毛皮、药材、r干等等大赵需求的物品回来卖嘛,这一来二去都是生意,去也赚,回时赚贩马钱又赚贩卖药材、毛皮等等这些的钱,可谓是大赚特赚啦!”

    两女美目灼灼,仿佛要吃了聂北一般,聂北讪讪道,“我虽然是英俊了点,你们也用不着这样盯着我吧?”

    两女都啐了一口聂北,“臭美啦你!”

    聂北的肚子却咕咕噜噜直响了起来,聂北自嘲道,“看来秀色可餐是不抵饿的!”

    聂北变味儿的赞美自然让两女都欢喜,聂北又道,“小环,我好像饿了,你知道怎么做的啦?”

    “饿死你最好!”小环嘀咕一句,却望向了她小姐温文清。

    温文清白了一眼聂北才吩咐小环下去叫人准备些饭菜。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