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8 部分

第 38 部分

    聂北却很无语,也很无奈,巧巧被被自己折腾得下不了床了,哪敢轻易带她出门,被那些经验丰富的大妈一看,发现巧巧未婚已破身的话、、、、、、那自己偷偷‘吃’了巧巧的事不就穿帮?好歹也等巧巧的行动恢复自然嘛!再说了,这医术、、、、、、不说也罢!

    聂北有些讪讪,熟妇人却以为聂北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许苦衷,又或许是那些‘高’门规矩不得外传之类的,顿时有些黯然,但还是笑着说道,“要是师门有规矩不准外传的话那是单阿姨我唐突了,你当我只是随意说说的好了。”

    “啊、、、、、、”聂北实在想不到自己胸无墨水不敢作文却被熟妇人以为自己藏拙,忙解说道,“其实是我怕打扰单阿姨你而已!”

    熟妇人心喜,少妇人却壮着胆子道,“我娘不是在医馆里替病人看病就是在家里,而且我们和我妹妹不回娘家的话我娘就和我爹两个人而已,你要是能和巧巧到我娘家做客的话我娘只会更高兴的,娘你说对不对?”

    聂北当下笑道,“那敢情没问题,有空一定会去单阿姨家蹭饭吃!”

    “瞧你说的!”熟妇人欢欢微笑,“萍萍说的对,你和巧巧那妮子能来我不知道多喜欢!”

    聂北小声问小菊儿能不能站稳,小菊儿红透了脸嘤嘤咛咛的回了一句,最后还点了点头聂北才松开她,两个人跟了上去,少妇见势亦走上台阶!闻着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聂北‘心神不宁’,好在这台阶不算很高,要不然聂北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得住内心狂野的yu火焚烧。

    上到台阶上面,聂北才发现这是‘庙宇一条街’,比那十六晚见到的‘神g’还要‘神g’,这是正规的‘神g’场所,十六晚那晚见到的是‘无牌营业’的‘野j大排挡’!

    不过,这正规得来似乎也太过于‘正规’了些,竟然不表演‘魔术’,实在‘正规’,就好比酒店按政府法律法规 不从事卖yin经营一样的‘正规’!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正规有正规的好处,因为正规意味着权威,信奉的人自然也虔诚了些,各种各样的庙宇门前都是人来人往,不因春节过去而‘凋淡’多少,看来‘神’在这时代真‘神’了!

    聂北和菊儿需要入这万佛寺去找琴儿和小惠姐姐,而熟妇人和少妇人这对母女俩不是拜佛而是求子,自然朝送子观音庙里赶。

    望着单大夫单阿姨那纤小婀娜的娇躯玲珑凹凸,仿佛一个精灵女人一般匀称窈窕,聂北的心没来由的幻想着她不穿衣服承欢在自己身下时的情景,一定很粘人很消魂吧?还有她女儿萍萍姐,简直就是林黛玉的‘健康版’,柔柔弱弱、娟娟秀秀的,说不出的婉娈可人,一个邻家嫂子的模样儿怎么看就怎么上‘火’,聂北隐藏在无比正经外表下的心恨不得把这单阿姨和这萍萍姐变成单娘子和萍萍娘子,无耻的聂北j虫又上脑了,思想自然也跟着龌龊起来,当然,最明显的把他内心反映出来的就是胯下的庞然大物挺直了‘腰’!

    放纵下去 第068章 女人这么多的佛寺?

    小菊儿一直把美目留在她心爱的聂哥哥身上,发现聂哥哥那坏东西又展现出吓人的状态,粉面顿时绯红欲滴,芳心顿时回想起过去被聂哥哥要得死去活来,聂哥哥又想要自己了吗?小菊儿嘤咛一声抓着聂北的手撒娇般啐道,“坏蛋聂哥哥,又、又想干坏事了!”

    聂北回过神来,见小菊儿荡漾的表情娇媚带嗲,滴溜溜的水眸中雾汽缭绕,泛着阵阵春波媚意,聂北兀自不敢相信小菊儿也变得这么媚惑了,不过这些聂北乐得见到,当下便戏笑道,“那我们就干坏事去!”

    “唔、、、、、、”小菊儿嘤咛一声差不多把头低入到她那不大的ru房中去,娇羞呢喃道,“可是可是夫人她、、、、、、”

    “那好,我们进这万佛寺里去找她们去!”

    万佛寺,没万佛没万佛,这个聂北进去才知道,一尊大如来佛像高一丈多,‘坐’立在正堂上,周围菩萨、罗汉等等一大堆的‘神’围绕着如来,大堂前就是上百个蒲团锦座整齐摆放在那,上面虔诚的跪拜着人,大多以妇人居多,这大堂里上百个蒲团上面竟然被全部跪拜满,还不算那些正在烧香、添香油钱等等的,当然,门外还站着排队的就更别说了。

    聂北望着一个个跪翘了pi停股的妇人的pi股,聂北暗暗乍了乍舌,暗道:这香火也不是一般的盛!

    小菊儿进到这里面才恢复些‘正常’的神色,芳心颤颤的想:在这里,聂哥哥不敢再使坏了吧!

    聂北听干娘曾经‘唠叨’过,说这万佛寺是大赵出了名的‘名寺’,和灵州的弥勒寺一样的出名,干娘和巧巧来这万佛寺上香都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么说来这万佛寺倒也没完全‘腐化’掉,因为据聂北所知,干娘和巧巧以前只求三餐温饱而已,钱财必然不多,都能来上香,倒也说明这万佛寺是有些老少皆宜的味道,不嫌贫爱富。

    聂北又听说灵州的弥勒寺只对妇女的祈祷显灵,而这万佛寺就什么人人皆可,只求虔诚向佛就行!

    拜佛的人有男有女,但男人显然不太喜欢这类东西,大多是女人来做,所以这万佛寺里望眼所及,几乎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年过不惑的妇人居多,其次就是些花信少妇。大堂里上百人在跪拜,花花绿绿的,聂北还真有点看得目不暇接,各种各样的裙子包裹住的pi股有大有小,无一例外都是跪翘了起来,圆的、肥的、瘦的、宽的、窄的、、、、、、丑的、美的,各有各的特色,有几个单是看pi股不看脸蛋都能看得出她们的姿色一定不俗。

    其中琴儿和小惠姐姐自己一眼就能认出来了,就算她们现在很虔诚的跪翘着pi股对着自己也无法逃避自己金精火眼的辨认,特别是琴儿,在自己胯下承欢两次了,她那滚圆r润的pi股越发的肥圆了,把那裙子绷得紧紧的,更显圆隆,而且她的身子也越来越水润娇滴,她现在跪翘着pi股就仿佛等待自己给她来个后入式的交欢一样,有着说不出的诱惑,而小惠姐姐也差不多,她那娇俏纤柔的身子苗条窈窕,此时她头趴在反贴地板的手上,那圆圆rr的pi股也翘了起来,正虔诚的朝拜着,两个女人再加身边这娇嫩纯美的小菊儿,聂北那双色眼瞬间起‘火’!

    而琴儿和小惠姐姐身边的那个三十左右的妇人又是谁来的呢?难道是琴儿的大姐也就是温家的大小姐?从后面看去,pi股可比琴儿的还要圆还要肥大些儿,而且比琴儿要丰腴一些,跪拜在那里连在后面侧角一些的聂北亦能看到那对圆涨鼓隆的ru房的一边轮廓,垂荡荡的吊在胸前一般,几乎吊垂到地上,聂北暗自嘀咕:估计都比得上干娘和梅艳岳母的了,黄夫人赵芯儿这位岳母娘的也差点没她的大啊,和十六晚那晚在街上遇到的那对婆媳有得一比,当真‘伟大’!

    聂北艰难的把视线转移出去,只见挨着琴儿而跪的两个女人一个大一个小,大的似乎三四十岁,小的二十上下,两个女人中,小的那个女子把秀发轻挽细扎,其余捋后束起顺背垂柔,不过此时跪拜下去,这两束秀发反而是斜歪垂地,宛如黑色的柳条一般。

    她头上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精致银饰c布,鬓沿额前一个银质的镂空银环套戴在头上,银光闪闪,望去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宛如一个模特儿在头上把珠宝商所有的展品一次性展示出来一样。

    窈窕娇俏的身子此时跪躬拜倒,翘起来的pi股依然圆美无暇,但她穿的不是裙子,而是一副武人装束,或许说是江湖人士的装束更适合一些,只见一件远未及膝的布衣大挂包裹da腿以上的身段儿,然后一条灰色腰带横腰紧束,勒得英姿飒爽、苗条爽丽,da腿以下可见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裹小腿的‘劲裤’,一灰色的双小皮靴套在她那娇上显得野蛮而灵动、爽朗而另类。

    而那个大的和她也差不多,但显得简练些,头上梳个妇人髻后用五支银质的发簪展开c发固发,宛如没纸的折扇骨展开c在其上一样,风情万种的身子丰腴玲珑,跪拜在地那前鞠的姿势让那翘起的pi股滚圆圆、r滚滚的,说不出的。

    她是穿裙子的,一着舞衣一般的花格青长裙轻飘柔软、皱叠层折,竟是连衣松裙,腰间那长长的腰带束腰后还垂下两端来,飘飘柔柔的,就好像她的身子那般,带着说不出的柔媚似水的味道。

    最让聂北意外的是她们身子中间摆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竹筒,竹筒开着几个小孔,这些小孔似乎在自然而然的冒发着一股缥缈如迷雾一般的烟雾,淡淡的几乎不可见,幽幽森森的,带着诡异的气息,聂北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就觉得那竹筒里装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么这两个女人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聂北简单的给她们下了定义!

    而小菊儿此时却扯了扯聂北的衣袖小声嗫嚅道,“聂哥哥,既然来了,我们也拜一拜咯!”

    聂北从女人的pi股中回过神来,没回答小菊儿的话,任其拉着自己走,自己便暗地里在心头上嘀咕道:这里的和尚真幸福!

    聂北就任小菊儿拖拉着自己向前堂小和尚走去,那里有香、蜡、纸钱之类的东西摆放,而前面就放了一个受捐募的香油箱,或许说是‘自动售货机’更适合一些,而那些香、蜡等等就仿佛售货机里的货物一样,你投钱了就给你!

    小菊儿很自然的掏出了几个铜板往那捐募箱里投下,然后就从前堂小和尚的手中接过一小把香和几根蜡烛,正想拉着聂北上香去,聂北却是色眼飞掠四周,只见这大堂两侧都有一个通向背后的走道,只是被黄色的帘布遮掩,聂北忽然急急的道,“大师,这庙有没有茅厕啊,我n急!”事实上是聂北色急!

    聂北一句‘大师’让这前堂小和尚身板不由得一直,欢喜之下恨不得亲自带聂北去不可,但他走不开,便异常热心的道,“施主显然是不常来,要不然准会知道我们万佛寺的茅房在哪的,你入后堂往左走,再拐上一个弯就能能看到茅房所在了。”

    “可是我娘子她也急!”聂北丝毫没有说谎的觉悟,脸色丝毫不变。

    小菊儿却是粉面生晕,羞赧不堪,同时有些疑惑,自己都不急,聂哥哥怎么说自己急呢?难道、、、、、、坏蛋聂哥哥、、、、、、又、又要对自己做那事了、、、、、、怎么办怎么办、、、、、、

    小菊儿羞怯怯的睨了一眼聂北,只见聂哥哥双眼微微发赤,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她又是羞又是喜又是怕,被聂北握着的小手柔若无骨,此时却都红了起来。

    小和尚的心显然比聂北纯洁多了 ,想也不想便道,“男左女右,情况差不多,向右走再拐个弯就到了!”

    “谢谢!”聂北把手中的锦盒放在小和尚这香台的一侧,好声道,“大师,这些是些香油类的东西,就暂且放在这里,麻烦你帮我看看!”

    “好的!”小和尚被聂北前一句大师后一句大师的叫得心花怒放,就差忘了自己姓什么。

    聂北几乎是半抱半拖着菊儿往里面走。谁叫自己上火的时候只能拐到她!这时候也只有小菊儿能替自己泄火了。

    聂北火急火燎的拐着小菊儿按小和尚指点的方向找去、、、、、、

    放纵下去 第069章 女厕所里春色浓(1)

    小菊儿红着脸羞涩怯怯的瞟了一眼聂北,然后呢喃问道,“聂、聂哥哥,你、你是不是又想要菊儿了?”

    聂北没想到菊儿问得这么直接,当下也回答得直接,“恩,聂哥哥见到你和琴儿就想要你们,可是琴儿她现在不行,我等不及了,我要你!”

    很多时候结果不是可怕的,反而是不确定的结果让人忐忑,小菊儿确定了聂北就是打那‘坏主意’后反儿镇定了下来,没有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因为她知道,聂哥哥需要的是不会让自己走的,而自己也不忍心聂哥哥难受,同时聂哥哥把那粗粗长长的东西c到自己nn的地方时是快乐多过痛苦的,那种感觉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想nn了,前天还在梦里梦到聂哥哥把那东西捅到里面去,早上醒来后亵裤都湿透了、、、、、、胡思乱想的小菊儿又是娇羞又是期待的被聂北拉着走。

    佛寺真的很少男人来拜,所以男‘厕所’这方向一直没人,但却连个和尚都不见,聂北有些奇怪,但也不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这正好合了自己的心意,但在聂北‘强硬’的把羞怯、难为情的菊儿带入那男人方便的地方时,聂北失望了,没有现代那种单间存在,整个茅房只有几个散发着阵阵臭气的马桶存在!臭不是很臭,那些和尚倒也勤快,可是这不是臭不臭的问题,而是聂北不想自己才把火热的r龙挺进自己小娘子小菊儿的身体时忽然有人冲进来什么都看光了,自己的小老婆的身子只能是自己看到,才不愿意便宜那些拜佛的人,而且那样还会打扰自己的好事。

    聂北本来打算找个没和尚休息的房间又或许柴房然后把小菊儿给办了,却在关键时间邪恶的念头浮了上来,便对小菊儿道,“好菊儿,我们走!”

    “去、去哪啊?”小菊儿以直为聂哥哥放弃了念头,有些放松的同时也有点失落!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走了好几分钟,来到了右边,小菊儿弱弱的惊呼道,“聂哥哥你、你要进去?”

    “刚才你都进了男人的茅房了,你聂哥哥我进个女人的茅房算个什么?”聂北露出了邪邪的微笑,却在那里四下扫视,只见有不少妇人往这边走,想来是解决‘内部’‘矛盾’来的,而不是像聂北这样拥着小菊儿净想着自己把火热滚烫的r龙c到小菊儿那水泽泥泞的水x中去。

    偶尔几个妇人用些异样而感慨的目光望着聂北,在她们的心里,或许聂北已经上升到体贴、疼爱妻子的好丈夫行列里了,因为她们以为聂北是带着肚子不舒服的小妻子到这一带的。

    聂北自然不知道这些八卦的妇人想些什么,现在他却站在离女性茅房不远处,附在小菊儿的耳边道,“好菊儿,聂哥哥好急啊,好想进入你身子里,你喜欢聂哥哥进到你身子里面去挺、c吗?”

    “唔!”小菊儿嘤咛一声低下了头,粉面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西红柿,好不可爱,另一只没被聂北握住的小葱手慌乱娇羞的捋弄着那垂贴在胸前的一缀发梢,显示出她依然还上有些紧张,因为她已经猜到她的聂哥哥想和她到哪做那羞人的事了。

    只听聂北怂恿道,“你到里面去,看看什么情况,要是里面没人或许又人也看不到我进去的话就快点出来引我进去!”

    小菊儿似乎没有反对,她和巧巧一样,对聂北全抛一片心了,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她聂哥哥受委屈,“聂哥哥想、想要在茅房里占有菊儿的身体里吗?”

    “、、、、、、”聂北有些讪讪,最后便得有些坏坏,“不在茅房也行,我们就在这里如何?”

    “嘤!”小菊儿嘤咛一声瞬间羞红了脸,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乖巧的向茅房走去、、、、、、

    在聂北想来,拜神向来是女性的专利,这万佛寺的香火又如此旺盛,想必这女人来多了,难免有这方面的需要,而且上管县内甚至灵郡的贵妇人又时常来上香,捐的香油钱必然不少,那么这方面的卫生想来会做得很好的,而且看这茅房这规模,可比左边那男人的茅房好上不止一个档次,里面或许会有那些大茅房内设小单间的设计,毕竟一些贵妇人高贵惯了,难免不想进去方便便和其他妇人一样,所以极有可能会有单间存在,只是现在这茅房似乎也挺热闹的,妇人、小姐不时进出,没小菊儿进去打探的话自己还真不好溜进去。

    聂北站在侧边四下扫视,间缺会少些女人又或许没人,终于在聂北等得yu火快憋不住的时候小菊儿的身形出现在女性茅房的门口处,娇羞带怯的四下望了一下,然后对聂北招了招手,仿佛一个偷情的小妻子一样!

    聂北撒着脚丫子就奔过去,速度之快可惊闪电,身形一闪便到了小菊儿的身边、、、、、、有小菊儿这个‘内j’带路,女性茅房内部结构顿时被聂北看得清清楚楚,果然不出聂北所料,这茅房不但大,而且分单间,单间可用木门遮掩,而且这里面竟然没有多少异味,一排成十个单间,此时有两间闭了门,聂北一进来小菊儿就慌得急,忙扯着闪入其中一间单间内,轻轻的把门掩上,包间内有一只干净的马桶和一只空空如的夜壶,再没其他。

    聂北见小菊儿呼吸急促、慌张羞怯的模样儿十分可爱,脸色晕红欲滴,那娇嫩翘小的ru房随着那呼吸微微起伏,仿佛一个受惊的小鹿,此时羞答答的睨了一眼聂北,见聂北那冒着yu火的双眼盯裂物一般的盯着她时她全身酥软如醉,摇摇晃晃如痴如醉,嘤咛一声软瘫而下,聂北眼疾手快把她搂入怀里。

    这时候有人进了这女茅房,聂北不知道是谁,反正有几个,之后便有人进有出,似乎有些吵杂,一些妇人、少女甚至小孩子的声音都有。

    聂北不敢弄出太大声响来,但那份偷偷摸摸的刺激还是让呼吸急促,而外面一些进进出出的女人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一个无耻的家伙藏在这一排单间中的一间里正要对一个小萝莉实行r‘体与灵魂的交流行动,所以那些夫人、少女们进来后都不太注意,不久后那些微弱的‘嘘嘘’声让聂北血气贲涌、鼻血狂流,太诱惑了,聂北真想直接走过去看个究竟,究竟是哪个少女、或许少妇又或是哪个熟妇竟然n得这么大声。

    小菊儿脸红耳热,嘤咛一声大胆的

    娶我妈妈吧帖吧

    把聂北紧紧抱搂住,显然也是春情勃发,情动不已的小菊儿娇羞带媚的小声呢喃道,“聂哥哥,你、你会不要菊儿吗?”

    聂北上下其手,直摸得小菊儿气喘喘才道,“怎么会呢,小菊儿永远都聂哥哥的小妻子,和你夫人一起服侍聂哥哥一辈子,永远不分开!”

    “真的吗?”小菊儿痴痴的柔声道。

    聂北啄了下小菊儿那红润的小嘴儿,溺爱的道,“你不信,那好,我就做给你!”

    聂北放肆的在小菊儿那圆翘俏美发pi股上揉搓、在小菊儿那对已经被聂北开发过的ru房上抚摩拿捏,小菊儿就仿佛一团柔软粘腻的粉团一样被聂北揉在怀里,软绵绵的任聂北施为,压抑的呻吟声咿咿呀呀的闷在喉咙里变成了轻呢‘唔唔唔’,那火热的如兰气息急急的扑喷在聂北的胸膛上,勾起聂北更大的yu火。

    小菊儿面色潮红,娇怯中带着荡漾的妩媚和渴望,那双滴溜溜的水眸朦胧欲滴,半开半阖间媚态毕现,和那少女的清纯相映成趣。

    这单间里春情弥漫,外面却是脱下衣裙时那种沙沙声伴随着熟妇又或许少妇又或是少女的‘嘘嘘’nn声,也就是聂北耳尖才能听得个清楚,心火烧得无比旺盛。

    聂北情难自制的捧着小菊儿的脸蛋儿,见其羞怩紧闭的双眸上睫毛颤颤,粉润的脸蛋儿此时红得不能再红了,仿佛血都可以渗出来了,那精致的小瑶鼻急促的呼出那火热的气息来,宛如空谷幽兰的气息醉人心魂,那rr嘟嘟的小嘴儿更是,聂北对着小菊儿那粉润红嫩的小嘴儿吻了下去、、、、、、

    小菊儿的小舌头很柔、很滑、很腻,就仿佛一条小泥鳅一样在聂北的空腔里乱钻,调皮而生涩,但胜在她第一次如此大胆,竟然主动的把小舌头伸过来,聂北自然是喜不自禁,用力的吸、吮着小菊儿的小舌头,那双大手就开始从小菊儿的领口处伸了进去、、、、、、

    小菊儿被聂北不着一丝半缕抚摩在那敏感娇嫩的小ru房上时全身不由得一颤,宛如电击一般轻轻抖颤,嘤咛一声几乎无法站稳。

    聂北的揉搓让小菊儿全身红了透,一颤一颤间秀美白嫩的da腿根部那蝴蝶谷便潺潺流水,晶莹粘稠的春水夹带着炽热的温度冲刷出来,把那稀疏的草原瞬间变得水泽泥泞,水沟r壑里瘙痒难耐起来,小菊儿情不自禁的厮磨扭蠕着那双秀美白嫩的da腿,火热通红的娇嫩身子在聂北怀里不安的扭摆着,嘤咛一声挣开聂北的深吻,轻轻柔柔的急呼:“聂、聂哥哥别、别揉了、、、、、、菊儿好热还难受啊、、、、、、唔、、、、、、捏捏痛菊儿了啊、、、、、、”

    小菊儿一只葱嫩的小手往聂北的腰间摸去,生疏的解着聂北的腰带,然后那小手迫不及待的钻到聂北的底裤里面去,把聂北那涨大火热的大犁掌控在她的小手里,温柔而本能的套弄着,还不时的揉捏着聂北的子孙袋,那两颗敏感的‘种子孵化蛋’被小菊儿那只葱嫩柔软的小手一揉捏,聂北顿时舒爽入骨,忍不住惬意的呼了一口气赞道:“呼——菊儿太好了!”

    得到聂北的赞赏,小菊儿越发的卖力,变了个人似的滑子,跪在地上伸出双手来拉下聂北的裤子再把巧巧针缝剪造的古代版底叉脱下,望了一下让她惊讶、紧张、害羞、担忧却又舒爽快美、消魂蚀骨的,只见它青筋贲张、头部涨圆发紫,比上次还要大一些,小菊儿的心仿佛在打鼓一般,娇俏的脸蛋儿如火如荼、红润欲滴!

    她娇羞带俏的睨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副等待的模样她反而又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又觉得有点害怕,担心自己的小嘴儿无法吞得下聂哥哥这粗长涨挺的r炮,所以有些迟疑了!

    聂北见此不由得好笑道,咬着小菊儿那玉润的耳垂轻声笑问,“好菊儿,是不是琴儿教你这样做的?”

    “嗯!”小菊儿轻不可闻的点了点头,羞臊却大胆的道,“夫人叫我用手帮聂哥哥套这、、、、、、这吓、吓人的东西,还叫人家用脚心夹着搓磨,好羞人的!”

    聂北在心里得意非常,恨不得把琴儿这个‘热心’老师拉来亲自给小菊儿实践示范一次,聂北邪邪的问道,“就教您这么多?”

    “夫人她、她叫人家用嘴或许用人家的小pi股的啦。”小菊儿疑惑不解又羞涩的望着聂北,迟疑了一下问道,“菊儿可以用嘴服侍聂哥哥,下面nn的地方已经服侍过聂哥哥了,好像丝丝阵阵的痛苦中还有点酸酸晕晕的感觉,让人家觉得很舒服,可后面的、、、、、、的小pi股怎么服侍聂哥哥你啊?”

    小菊儿一直昂着臻首望着她的聂哥哥,见聂哥哥一副邪恶的表情,‘露裂’着j诈的微笑,顿时有些怵怵的道,“聂、聂哥哥你、你笑得很碜人喔,多半又在想坏事了!”

    “你说对了,你聂哥哥我就是想着怎么干你才让你这小妮子知道你聂哥哥的厉害!”

    小菊儿大 胆又羞怩的低下了头去,呢喃道,“夫人说了,菊儿已经是聂哥哥的了,菊儿什么都听聂哥哥的!”

    聂北见小菊儿一副青涩清纯的娇憨样,心中的yu火霍然腾起,下面兄弟越发暴躁,突突直跳,小菊儿的小手抓着它就仿佛抓住一条狂野的暴龙一般,小菊儿又惊、又喜、又羞、又好奇,春情萌动的她浑身跟着火热,娇嫩红润的脸蛋儿越发媚润,春意蕴含在那娇羞闪烁的眸子里、藏在那舒展带俏的柳眉梢,一副欲罢不能荡漾的模样儿说不出的。

    这时候小菊儿她却昂起头来睨了一眼聂北,怯生生的问道,“聂哥哥喜欢菊儿继续用嘴服侍吗?”

    放纵下去 第007章 玉涡风吸(3)

    寒冰睁大双眸,泪水缓流出眼顺着粉腮滑下,凄婉欲绝的望着聂北这个执意要占有自己身子的男人,芳心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恨。

    二十二年的蓬门未曾为人开,今始为君轻张启。花田蜜道大门被塞得满满的,几乎欲裂,那份涨痛的充实感酸酸麻麻的,犹如电流击中,寒冰浑身颤栗,不能动弹的身子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刺激,香汗渗出了毛孔,这些香汗当真是香汗,寒冰整个人犹如一个香水瓶一般,幽香浓郁醉人。

    聂北已经完全迷醉,庞然大物才进入一个头而已,那份夹窄、热度就让自己欲仙欲死了,聂北只想再纵欲一次,深入再深入、、、、、、

    “男人婆,望着你是怎么被我进入的!”聂北一手勾起寒冰的头,使得她弓起了身,面对着两人正慢慢融入到一块的位置。

    寒冰只见两人正在的位置上,晶莹y体涂鸦,茂密漆黑的卷毛沾湿,而自己那贲起的两片花辨中间此时正c着一根具大无比的,那里青筋暴起,曲折满布,庞大的东西还阵阵脉动,才c进去一个头就让自己浑身颤抖,疼痛欲裂,却又酸麻酥软,从未有过的刺激快感使得自己迷醉昏沉,只觉得自己的小花田两边r辨都被这庞大的挤到秀腿根部两侧了,挤得越发的贲起涨满,端的是羞人。

    寒冰玉面涨红欲滴,才看一满眼两人那亲密接触的位置就羞得不行,羞怯的双眼紧紧闭上,嘤咛一声娇羞欲绝。

    小玲珑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都瞪大了,她实在想不到冰姐姐下面那夹夹的小d口竟然能让坏人哥哥那大东西顶挤进去,把四周的r都撑到两边去了,而中间地带的鲜红嫩r却被撑得紧紧的,似乎要裂开了,冰姐姐一定很痛吧,小玲珑天真的想着。

    聂北深吸两口气,舒张一下自己那激动的心情,挺着庞然大物慢慢研磨深c,只觉越深火越热,温度奇高,花田蜜道四周层层叠叠的嫩r阵阵阻拦,紧紧夹,花田蜜道本能的抗拒着聂北庞然大物继续的深入。

    “聂、聂北、、、、、、啊、、、、、、你、你快退、退出去啊、、、、、、撑裂我了、、、、、、喔、、、、、、我不要你进来、、、、、、快出去啊、、、、、、退、退出去、、、、、、好涨啊、、、、、、你再进来会、会破了我身子的、、、、、、我不要啊、、、、、、”寒冰在聂北渐渐的深入中体会到了酸、涨、酥、麻种种的快感和刺激,但她不想让和自己有合体的男人最后因为自己修炼的武功和身体的特殊构造而精尽人亡,更不想自己因此而变得y媚。

    聂北哪听得进去,依然坚毅的执行着深入的任务、、、、、、聂北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的花田蜜道竟然可以这么夹窄,仿佛要把自己那缓缓深c进去的庞然大物夹扁在里面一样,奇高的温度更像个火炉,渐渐深c的庞然大物就仿佛是c向烘烘的大火里一样,越深入就越滚烫,烫得聂北浑身颤栗,气喘如牛,那帅气的脸亦是涨红如火,呼吸着寒冰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更是刺激着聂北那欲念大盛的神经,让聂北消魂荡骨,庞然大物连处女之膜都未碰触到就忍不住想要s了。

    “求、、、、、、求、、、、、、求你了、、、、、、别再深c啦、、、、、、啊、、、、、、喔、、、、、、别磨啊、、、、、、别、别在里面颤、、、、、、颤动、、、、、、啊、、、、、、”寒冰颤栗的身子

    聂北咬着牙关把庞然大物挺进了三分一,碰触到那层代表着寒冰是妙龄女子还是妙龄少妇的膜、、、、、、

    “不行的啊、、、、、、你、你不要、不要再进去了、、、、、、求求你了、、、、、、喔、、、、、、”寒冰急得眼睛都红润了,泪水盈眶而出,那双柔媚似水的眼睛努力的变幻着,着力维持着最后一丝丝的清明。

    聂北深吸着气,平复一下‘蠢蠢欲s’的感觉,嘿嘿直笑,“都这样了,我退出去你不是更难受?”

    “、、、、、、”

    “那我真的退出去了喔!”聂北轻轻的退了一下,寒冰的粉胯却本能的轻抬迎合,不舍聂北庞然大物的离去。

    聂北y荡直笑,寒冰羞愤欲死,暗怪自己不要脸,这身体竟然不自然的索取、、、、、、

    聂北露出邪魅的微笑,轻轻挺动着胯下的庞然大物,又顶到了那层薄薄的膜上,吸了一口气就要破身c入、、、、、、

    “不要、、、、、、你、你听我说完再、再、、、、、、”寒冰羞急的呼唤着。

    聂北停下动作,寒冰那两条柔软白嫩嫩的秀腿掖在聂北腰间,聂北单手扶住寒冰那纤纤小柳腰,盈盈细腻之感十分温润柔腻,柔润绵绵,很舒服,聂北另一只手依然勾着寒冰的脖子让她的头抬起,这样能看到两人紧紧接触的位置,聂北轻轻咬了一下寒冰的耳垂,邪邪的道,“再再再什么呢?是不是再干你?”

    “你无耻!”听到聂北粗俗的话语,寒冰更是羞怒。

    “你不说那我就无耻了!”

    “不、不要、、、、、、你那、、、、、、那东西别、、、、、、别在人家里、里面跳动、、、、、、喔、、、、、、不行啊、、、、、、噢、、、、、、好酸啊、、、、、、啊、、、、、、好麻啊、、、、、、”

    “快说,我等不及了!”聂北现在恨不得把庞然大物全根c进寒冰粉胯下那火热滚烫、肥美多汁、滑腻娇嫩的花田蜜道里,最后直c到花芯核底里去。

    寒冰微微睁看那对羞愤又柔美的水眸,不自然的望了一眼下面,见聂北依然存留着一大截在外面没进来,她芳心颤抖,脸蛋儿越发的红润,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好一会儿才嗫嚅着声线呓呓的道,“喔、、、、、、我、我之所以能修炼媚惑众生,因为我是名器中玉涡风吸的女人,你知道那是、、、、、、”

    “听小玲珑说过这名词,但具体怎么一回事还得亲自尝试一下才得准,嘎嘎、、、、、、”聂北一想到将要品尝一下这所谓的名器就更加火热。暗道,这名器果然有些不一样,单是进入一些就引得自己想s了,要是全进去品尝一下的话那死都值得了。

    聂北的话让寒冰又是一羞,好一会儿才担忧的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名器的女人还修炼了媚惑众生,就应该知道,我这样的女人要是用身子服侍男人的话,体弱些的一次就可以让那男人精元损伤,接下来的日子能忍住的话面前可以虚度余生,强壮点的不出一个月就会掏空身体,半年内亦会有生命危险的,而我亦会、、、、、、亦会变得很需要、、、、、、很渴望、、、、、、所以我求求你了,不要继续下去、、、、、、”

    聂北柔柔的望着寒冰,没了邪邪的微笑,只有温柔的情意,“男人婆,你是怕我为你精尽人亡?”

    寒冰羞得慌,怕聂北那迷惑自己的眼神,亦怕聂北那温柔的语气,一时间她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到底想的是什么,聂北仿佛不再是个臭男人,恨不是爱不是,她很矛盾。

    但给她的时间不多,因为聂北开始作最后的冲刺了、、、、、、

    “不要啊、、、、、、不要、、、、、、我会恨死你的、、、、、、”寒冰发现聂北还要刺c进来,顿时慌急起来。

    “我说过,我怕死,但不怕精尽人亡,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随着宣言的告示,聂北胯下发力前挺,冲破那层膜,聂北犹不停顿,飞快的挺身深c,一下子把庞然大物全部c了进去,顺着足够湿润滑腻的春水,聂北的庞然大物深深c到了寒冰那水润红嫩、火热潮湿的花田底部,噗嗤一声清晰可听、、、、、、

    二十二年的清白一朝被夺,粉胯处丝丝鲜血渗出,夹带着潺潺春水,粘湿了聂北的庞然大物根部,红艳而耀眼。

    “哎呀——”寒冰被聂北全力突破,彻底占有,一举夺嫡,那股钻心的撕裂感让寒冰全身僵硬,阵阵颤抖,那原本羞红欲滴的脸蛋此时煞白冒汗,银牙紧咬,黛眉夹皱,双眼死闭,那弯弯的睫毛阵阵抖动,脖子处那青筋都冒了起来,汗水和痛得情不自禁流下来的泪水混杂,芳香浓郁。

    那修长嫩白滑腻的美腿搭在聂北两腰间阵阵颤抖,肌r突突直跳,仿佛在抽搐正缺氧,粉胯处的肥美火热花田蜜道收缩紧夹,压制着聂北那彻底深入的庞然大物。

    聂北觉得自己的庞然大物闯入了一堆火炭里,火热滚烫,把聂北吓了一跳,极度的刺激还未过,接着,寒冰粉胯下那肥美火热的蜜道周围嫩r开始蠕动,仿佛四周挤压着庞然大物在磨铁杵一般,紧接着收缩入内,吸、吮着庞然大物往蜜道拉扯,层层叠叠的蜜道嫩r挤磨蠕动越来越快,仿佛一个漩涡一般,开始产生吸力,这份吸力吸得聂北浑身颤栗,舒爽欲s,全身的力气就仿佛被吸干了似的,飘飘然,连抽、c都忘记了。

    蠕动依然在加速,漩涡吸力在加强,似乎要把聂北那庞然大物吮断,吸骨吮髓一般,极度的快感让聂北瞬间达到了快感的临界点,猛然醒悟,不顾寒冰能否适应得过来,放下她的臻首,双手紧紧扳着她那纤纤的柔腰,胯下开始作出最后的疯狂冲刺。

    “啊、、、、、、坏、坏蛋、、、、、、我、我、、、、、、喔、、、、、、痛、、、、、、呜、、、、、、”还未来得及消弭被破身的疼痛酸楚,就被聂北疯狂的抽弄深c,一个劲的深c狠顶,寒冰才被耕耘的良田那里受得了如此剧烈的‘耕耘’,一时间痛楚连连,不多时便是酥麻阵阵,痛苦并快乐着,让她浑身抽搐抖栗,银牙紧咬下唇,粉胯贪婪轻抬,羞怯逢迎,纵体承欢受宠。

    聂北猛挺几十下,第一次做了‘快枪手’,最后一刺刺到寒冰肥沃的花田底里,精关大开,一股脑的发泄着自己的‘火药’。

    “啊——”受聂北猛烈的喷s刺激,寒冰浑身一僵,接着漩涡吸、吮的水x瞬间紧夹,吮、吸得更加厉害,聂北的r白jy就仿佛开水一般s个不停,直到把寒冰那贪婪的水x灌满,这份强烈的力才减弱,寒冰亦是达到了顶峰,再一次婉娈哀叫,“咿呀——啊——”

    一股火热滚烫的花蜜从寒冰那肥美火热、红嫩潮湿的花田蜜道里涌出,包囊着聂北那深入腹地的庞然大物,然后渗出花田蜜道大门,再滑流到白嫩滚圆的美臀上,漫过股尖流到股沟,湿润菊花再滴落铺垫在地上的布里。

    聂北大爽,暗道:这玉涡风吸的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强悍,这吸、吮的‘异力’非一般的让人消魂,刚才不想s都得s,一次性清货,果然舒爽,可总觉得太快了些儿,自己也太哪个了。

    聂北再看寒冰,只见刚才还冷艳高傲的美人儿此时媚眼如丝,汪汪带水,迷离春乱眼,梦幻潮红披玉面,滴水柔媚,慵懒似醉,粉色娇躯、香汗淋漓,芳香浓郁,醉人心神、荡人魂魄。

    ………………………………………………

    放纵下去 第070章 女厕所里春色浓(2)

    聂北哪会说个不字呢,当下猛点头,被小菊儿这红润柔软的小嘴吞吐起来一定很美妙,不知道能不能和小玲珑那样给自己来个冰火两重天,不行的话也是不错的。

    小菊儿见聂北点头了,她壮起胆子来,伸出小嘴儿里的小,闭着眼睛附过头去舔了一下聂北胯下那粗长贲涨、青筋交错的,见没什么事似的,小菊儿不由得放下心来,大胆的睁开了双娇怯妩媚的眸子,神情专注的再舔上聂北的,那小舌尖温柔的从根部慢慢舔上那涨圆发紫的g头,然后张开那柔软红润的小嘴儿,慢慢缓缓的把聂北的g头吞进去,慢慢深吞下去,直到小菊儿觉得难受的时候停了下来,却只是吞个三分之一而已,只见小菊儿那粉红的腮帮子涨隆隆的十分娇媚可爱。

    小菊儿开始认真的吞吐着,咻咻啧啧的吞吐声轻而糜,小菊儿喉咙里唔唔咿咿的呢喃、呻吟柔媚甜腻,小菊儿娇喘吁吁、妩媚带俏、媚眼丝丝、粉面生春、清香阵阵?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