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39 部分

第 39 部分

    小菊儿开始认真的吞吐着,咻咻啧啧的吞吐声轻而糜,小菊儿喉咙里唔唔咿咿的呢喃、呻吟柔媚甜腻,小菊儿娇喘吁吁、妩媚带俏、媚眼丝丝、粉面生春、清香阵阵,小菊儿那娇嫩柔软的身子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聂北舒爽的享受着小菊儿生涩的口jiao,心里感动非常,同时对温文琴亦更发的期待,不知道她肯教小菊儿如此,是否肯亲自为自己服务一次?

    小菊儿吞吐了好一会儿,聂北也爽得浑身颤栗,好几次扳着小菊儿的头就想按住然后挺着长抢巨炮顶到深喉处,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有小玲珑一次经历就够了,聂北不想再给娇小柔嫩的小菊儿也来一次。

    “咝、、、、、、”小菊儿似小舌头打圈缠转的时候聂北爽得轻哼了一声,抚摩着小菊儿的秀发溺爱不已,促不及防之下差点就给这妮子把精华给弄了出来。

    小菊儿那双柔嫩的小手忽然在换伸回后面去,纤纤白嫩的葱指抚摩着聂北的pi股,柔软的小手抚摩过的地方产生一种惬意非常的柔柔润润的感觉让聂北惬意不已,小菊儿那葱嫩纤纤的手指忽然截进聂北的股沟里去,探中聂北的pi股眼后用那柔软纤润的手指四下抚摩,不时用那小小的指甲轻轻的刮弄着聂北pi股眼四周的皱r、、、、、、

    “噢——”聂北被小菊儿弄得舒爽不已,情不自禁的爽叫一声。

    小菊儿一只手刮弄着聂北的pi股眼另一只手温柔的‘蹂躏’着聂北的子孙袋,那两颗脆弱又敏感的卵蛋在小菊儿的手中就仿佛两个揉在手里的钢珠子,玩得不已乐乎,而小嘴儿依然卖力的吞吐着聂北的暴龙r炮,咻咻声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异常的清澈激昂、、、、、、

    聂北爽得全身都颤栗起来,绷着身体承受小菊儿那生涩而大胆的服侍,特别是pi股那里,被小菊儿那小指甲轻轻刮弄着的时候聂北就有把持不住要sj的冲动,炮弹都已经上了膛,随时会‘擦枪走火’!好在聂北还能强忍住。

    同时聂北亦有些疑惑:小菊儿现在这些挑‘逗男人的动作手法就是琴儿本人也未必放得开来做,更别说琴儿会主动教导小菊儿做这些大胆的‘尝试’,再说了,琴儿就算真的会主动教导小菊儿取悦男人取悦自己也绝对不会如此个教法,这样的手法和大胆的动作显得有些大胆放浪,这不是琴儿这个懒雅娴静的妇人的风格,准是有其他的人再教导小菊儿如此取悦男人取悦自己,而小菊儿刚才的说辞不过是遮羞的托词而已,多半是想取悦自己而胡乱的接受‘她人’的建议,不过聂北喜欢小菊儿这样弄,只不过聂北心头难免会有个疑问:会是谁这样教导她呢?

    小菊儿不知道聂北脑子里想什么,她只知道昂头望着聂哥哥的时候见到他非常的享受,那就是喜欢自己这样弄,于是越发的卖力,樱桃小嘴儿本来就不大,塞入了聂北的r龙后涨隆隆的十分难受,但她还是尝试继续把它吞下去,吞了一半后涨圆发紫的枪头已经抵触到她的喉咙深处了,异物卡在喉咙里产生强烈的不适应,比卡住鱼刺还要难受,只见小菊儿她呜呜直哼了,眼泪都快被呛出来了,忙吐出聂北的那涨大粗长的暴龙、、、、、、

    “咳、、、、、、咳、、、、、、咳、、、、、、”小菊儿轻轻的咳嗽起来,好一会儿她忍住咳嗽再度吞食聂北的r龙火炮!

    小菊儿三路出招,处处温柔抚摩刮弄,不时用那妩媚的眸子睨望着聂北,小嘴儿不时滴漏着晶莹的津y,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弄得湿淋淋的,yin靡不已。

    聂北虽然不忍小菊儿勉强去做,但那种快感实在太消魂了,胯下前后受到刺激的感觉让聂北想s了,一个颤栗后聂北只想快点推出小菊儿的小嘴儿,要不然真的要s了,却不想猛的抽出来时碰触到小菊儿的牙齿,庞然大物才抽出来顿时经受不住刺激‘噗嗤噗嗤’的s了,一股股浓精劲s出去,小菊儿愕然的经受着聂北的狂s,那粉腻娇嫩的脸蛋儿被聂北s满了ru白的jy,鬓发处都沾了不少,粘粘的往下滴,此时聂北低吼一声扳着小菊儿发臻首往前一挺,龙枪带着扫s而出的子弹顶入小菊儿的小嘴儿里,在小菊儿的小嘴儿里面暴s着浓烈的jy、、、、、、

    “呼、、、、、、唔、、、、、、唔、、、、、、”

    “噢——”聂北尽情的在小菊儿的小嘴儿里爆发,爽得他都忘记了这是在万佛寺的女性茅房里‘干’事了,好在外面的妇女又或许少女进到这里来都解决‘内部问题’的,而不是来八卦偷听的,自然很少注意这些细小的声音。

    聂北虽然在小菊儿的小嘴儿里暴s了精,可在这种只隔一个单墙就有妇人、少女在方便、那粉胯中间的水沟出‘水’时那吁吁唧唧的声音总会被耳目聪锐的聂北听到,聂北的心顿时幻想着别的单间里那些女人的姿态和动作、还有那粉胯中间的水沟在出‘水’时那形态、那情景,更让聂北想起自己到这大赵时代的第一个女人,那个在草丛中nn被自己撞到无法把持住然后强行jyin了她的熟美妇人,此时也不知道她在哪,是否还记得那一段消魂蚀骨的记忆?

    在如此诱惑的幻想之下,聂北的庞然大物就是再s多几次也不一定会软下来,此时正是硬邦邦的,聂北退出小菊儿的小嘴儿时小菊儿忙用那纤柔软润的葱嫩小手掩住小嘴儿,妩媚的睨了一眼聂北后把聂北s进去的jy全部吞了下去。

    聂北嘿嘿直笑,“小菊儿,这味道应该不错吧?”

    “唔!”小菊儿嘤咛一声羞红了脸,但还是大胆的道,“腥腥腻腻的,不好吃也不难吃!”

    “以后多吃点,补身子的喔!”聂北邪邪的笑道。

    小菊儿眨了眨那妩媚的眼睛,弯弯的睫毛扇了扇,眼波就在这‘扇动’中流转,那红润欲滴的脸蛋儿娇憨可爱中带着春情荡漾的妩媚,特别是刚才那为聂北的r龙服务的娇嫩润泽的小嘴儿,此时r嘟嘟的似乎微微带肿,可爱又诱惑,说不出的,只见她娇憨的瞧着聂北,将信将疑的道,“是真的吗聂哥哥?”

    “对啊,琴儿难道没对你说?”

    小菊儿脸色不由得更加的红润,宛如火烧云一般,她讷讷吃吃的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跪坐在地上低着臻首,而那俏皮可爱的眼帘又是微微下阖,惶惶忐忑又娇羞不堪的她扭捏着自己的发丝,不时偷偷瞄着聂北的神色!

    聂北忽然道,“不是琴儿她教你这些的吧?”

    小菊儿忽然浑身一颤,眼神又羞又惶,有些不知所措,吃吃的道,“聂哥哥我、、、、、、我、、、、、、”

    聂北打断小菊儿的话继续说道,“其实小菊儿你不善于撒谎,那清澈灵秀的眸子都把你的心底秘密暴露无遗了!”

    聂北扶起小菊儿娇嫩纤细的身子,轻轻的搂住她娇躯,隔着衣服抚摩着她的粉背,继续说道,“你想取悦聂哥哥的话其实不需要这样的,你就是坐着不动聂哥哥都会疼爱你一辈子的,你是聂哥哥的小菊儿,那就永远都是,无须患得患失的害怕聂哥哥不要你,不需要刻意的讨好聂哥哥的!”

    刚才小菊儿就问自己会不会离开她不要她,看来她这么主动这么大胆的讨好自己取悦自己就是为了这个,怕自己离开她!

    但她为什么会有这个顾虑呢?她不应该有这个顾虑的啊!聂北疑惑了!

    小菊儿哭了,两行清澈的泪水流了下来,静悄悄的毫无声息,要不是聂北发现自己的胸膛湿冻冻的都不知道,聂北捧着小菊儿的小脸蛋儿静静的望着她,聂北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望着小菊儿,以前一直都觉得她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其实她懂得不少,似乎有种早熟的性质,她很美,典型的美人胚子,精致细腻的瓜子脸红润光洁,仿佛漫画里的小女生一般。她有巧巧一半的温顺乖巧,又有小玲珑一半的娇憨清丽,但她没有小玲珑的单纯,她的心思敏感得多了。

    她是自己第二个女人吧?而且是第一个被自己开处的女人,娇小r嫩的她此时梨花带雨,却带着欢喜甜蜜的微笑,迷恋而痴情的望着自己,聂北不由得柔情万千,用大拇指轻轻的摁去她脸蛋儿上的泪珠,柔声道,“好好的,哭什么呢,像个大花猫一样了!”

    “扑哧!”小菊儿娇声带嗔道,“你才大花猫呢!”

    聂北点了点她的小鼻尖,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搂着她那娇柔如水的身子,小菊儿却咬了咬下唇儿,好一会儿才讷讷的问道,“聂哥哥、、、、、、你、你猜到菊儿刚才是在撒谎骗你,怎么不问菊儿为什么要骗你呢?”

    聂北啄了一下小菊儿的小嘴儿,轻轻微笑道,“反正我知道我的小菊儿绝对不会故意想隐瞒我什么,所以小菊儿想说的就说,不想说的聂哥哥也不会追问太多!”

    小菊儿紧紧的搂住聂北,痴痴的道,“是我娘她教我的,她、她一眼就看出了菊儿不再是女儿身了,于是她问了菊儿很多事情,菊儿没说聂哥哥是什么人,菊儿说聂哥哥死了菊儿也不活了,她、她就每再问聂哥哥的姓名,但她却教菊儿刚才那些,叫菊儿那样服侍聂哥哥你,说聂哥哥你会喜欢的,所以菊儿才学的!”

    聂北心下翻了几个念头:琴儿以为小菊儿是孤儿才在街边上‘捡’养她、收她做一个小丫鬟,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个自己是知道的,可怎么现在又蹦出个母亲来了?既然是一位母亲,像小菊儿这么乖巧的女儿她又怎么舍得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把她给丢弃在街头巷尾上任其自生自灭?要不是琴儿她刚好经过那里好心收养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没 了小菊儿这么一个秀丽娇憨的小老婆?

    小菊儿见聂哥哥沉思走神,还以为是生她的气了,一时间有些忐忑,嗫嚅道,“聂、聂哥哥是不是不喜欢菊儿那样?”

    “喜欢喜欢!”聂北回过神来猛点头,开玩笑,怎会不喜欢呢!

    但聂北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不知何人的岳母既然联系了小菊儿,并且也认了她,却似乎不敢让人知道似的,看小菊儿刚才那副迟疑欲说带虑的模样儿,肯定是这岳母交代不准她外说的,有这么不见得人?

    放纵下去 第071章 女厕所里春色浓(3)

    有什么见不得人不要紧,而是小菊儿始终是一开始就骗了琴儿,她忸怩担忧不太肯说倒也很正常,但是她刚才还是对自己说了,她的心自己明白!

    小菊儿患得患失间又滑子去,用手卖力的套弄着聂北那依然yu火高涨的‘高炮’,然后张着那张红润娇嫩的小嘴儿把聂北的庞然大物给吞了进去、、、、、、直接把聂北的‘r炮’全部吞进去她那狭窄火热的喉咙里,而她却被呛得娇面涨红、泪眼朦胧。

    “咝、、、、、、”聂北忍不住打个冷颤,舒爽透骨、惬意欢快,但聂北还是把小菊儿的臻首给推开一些,让她的小嘴儿别吞下那么多呛得她难受。

    小菊儿忐忑彷徨的心总想尽力的取悦聂北,便又要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全部吞下去,聂北忙道,“不用这样的小菊儿,有你这小嘴儿吞食聂哥哥已经很舒服了,别太为难自己了。”

    小菊儿吞出聂北那沾满了她快的津y的,昂着头略带些不安的问道,“那聂哥哥不怪小菊儿骗人了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聂北溺爱的抚摩着小菊儿的秀发,柔声道,“估计你也是有苦衷的,而你母亲应该也是有苦衷的,既然都是有苦衷的,那就不是刻意隐瞒,所以我的小菊儿依然是那么可爱那么单纯,依然是聂哥哥的小妻子!”

    “真的?”

    小菊儿心花怒放之下声音大了些,外面那些进进出的妇人、小姐们有一两个八一些的就嘀咕出声:“谁在里面一惊一乍的啊,吓着了老娘我你们担当得起吗?”

    小菊儿忙吐了吐小舌头,显得有些调皮有些可爱又有些娇憨,她痴痴的和聂北对望着,一上一下,好一会儿小菊儿小声说道,“聂哥哥,其实不是菊儿想隐瞒你和夫人她的,小菊儿一直把夫人当作了娘亲一样爱戴,而夫人又很疼菊儿,菊儿隐瞒是因为、、、、、、因为我娘她、她具体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

    “、、、、、、”聂北愕然!

    小菊儿双眼低垂,有些出神的望着自己的小手温柔的套弄着聂哥哥的庞然大物,轻轻的接着说道,“菊儿看不清楚她的样貌,因为她每一次来的时候都是蒙着脸,走了之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找菊儿,却叫菊儿不准把她存在的事情说出去,要不然就不再来找菊儿了,所以菊儿只知道她是我娘,而我不知道她长得怎么样!”

    “你既然没见过她的真实面目,那怎么确定她就是呢?”这是聂北的一个疑问。

    小菊儿解说道,“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的,可是她能准确的说出菊儿背后有一朵玉白色的小菊花,人家之所以叫小菊就是因此而来,还说这朵菊花是遗传的,等到菊儿二十岁以后这朵菊花就会主动隐藏起来,遇到特殊的事情才会显示出来,她还拿出一块和菊儿身上携带着的一模一样的玉佩,所以菊儿就信了她!”

    “聂哥哥你、你干嘛?”小菊儿忽然红着脸呢喃道。

    聂北一边解她腰带一边道,“我看看你背上的小菊花!”

    “人家前两次那样光着身子给你那样了、、、、、、你、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上两次虽然赤l交流了,可一次匆匆另一次却在小画艇上黑灯瞎火的,哪有注意这些!”说来也惭愧,那时候自己只顾着快乐,很少注意这些!

    聂北把小菊儿的上衣撩上去,只见小菊儿那莹润细腻的粉背上方果然有一朵形态极其似菊花的胎记,ru白色的十分的艳丽,仿佛在小菊儿身上打了个标签一样:这就是小菊儿!

    聂北心头啧啧称奇,忍不住用手抚摩了一下,小菊儿是敏感的颤了一下,她小声说道,“就是因为菊儿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不敢对夫人说起,所以才、、、、、、”

    聂北此时又爱又怜,想说些安慰的话又觉得有些苍白无力,最后什么都没说,反而是小菊儿那娇嫩滑腻的粉背让聂北的yu火烧得涨热,开始上下其手,撩摸着小菊儿那娇小r嫩的小ru房,另一只手压她弯着身子撑在墙壁上,翘着那圆巧r‘嫩的小pi股对着自己的胯下,聂北飞快的把她的裙子撩挂在她粉背上,露出那柔软质地的粉白色亵裤,聂北伸一只手指扣着裤头扯下到小菊儿的膝盖处,那翘圆滑嫩的小pi股顿时露了出来,雪白光洁、散发着的光泽。只见幽深的股沟处一朵菊花儿羞涩的藏在两瓣娇嫩白腻的股r间,若隐若现的向聂北展示着,那一条条红嫩的皱痕收聚到菊花中心,形成一个发散性的花蕾,小小的一朵竟然有着无限的诱惑。

    “啊、、、、、、”小菊儿没想到说着说着聂哥哥就要干坏事,心下紧张又期待,更是欢喜,因为她知道聂哥哥没有生自己的气!

    菊花下两瓣月牙形的小嫩r构造出一块神圣却诱惑的天地,那是一块桃源胜地,那里有微微隆起的山包又有清澈的溪水细流、峡谷幽深火热,四周芳草稀稀、水泽r润,水沟鲜红r‘嫩、幽深肥沃,一张一合间那颗小y核若隐若现的暴露在空气中,只见其涨圆,卡在小菊儿的蜜道上塞塞挤挤的,若隐若现间散发出的光泽,就仿佛熟透落地樱桃卡在裂缝中一样,又仿佛那泌香溢艳的花朵沐浴在朝露中一般、引人入胜、教人疯狂、令人迷醉,那晶莹芳香的花露从那水泽泥泞的水沟r壑中潺潺汩汩的滴漏出来,盈润四周、蔓延包裹那颗鲜红r‘嫩的y核后顺着小菊儿那雪白秀嫩的da腿流下去,直濡湿小菊儿的亵裤,一副水泽天地、露润万物的景象,农夫耕耘的田地里有着yu望的潮水和泥土,泥泞中带着清新火热的气息,醉人心魂。

    阵阵蠕动的水沟r壑在空气中冒着丝丝的热汽,聂北忍不住伸出双手,轻轻的掰开小菊儿的两瓣月牙嫩r,让那道幽深的水沟r壑张开来,只见水沟r壑深处那层层叠叠的皱r轻轻蠕动,里面水泽湿润,那颗y核鲜红r‘嫩,还丝丝颤抖,这水沟r壑在收缩间似乎在对聂北说她那里是‘包罗万象’的,现在空虚难耐急需要他的进入。

    小菊儿荡漾的呢喃轻诉着,那脸蛋儿绯红妩媚,媚眼丝丝、黛眉藏春、芳心欲动,显然很是期待聂北的进入,这轻诉倒有点像提醒督促着聂北快点进入一般!

    聂北没想到十二三岁的菊儿竟然如此渴求,

    聂北伸出一只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菊儿那鲜红r‘嫩的‘y核r丸’、、、、、、

    “咿呀、、、、、、”小菊儿不由得全身抖颤,嘤咛一声不安的扭转着身子,那小蛮腰有着说不出的柔韧劲儿,扭动起来宛如随风的河柳一般摇曳,看得聂北双眼微赤。

    小菊儿扭头回望,通红的粉面如火焚烧,灵秀带春的水眸媚意缭绕,小菊儿春情难耐不堪,s痒空虚的让人无法承受的火热急需异物闯入和她一起承担这份yu望焚烧的热度,她红着脸娇滴羞怯的呢喃道,“聂哥哥、菊儿准备好了,你、你可以c到菊儿那里去了!”

    聂北哪里还忍得住,就算外面那些进来的那些不是要nn的妇人又或许小姐,而是兵戈挈仗的厮杀大军聂北也要把那火热的r龙c到菊儿那鲜红r‘嫩的水沟水田里面去。至于小菊儿她母亲的事情、、、、、、聂北也丢到一边去了!

    聂北扳着小菊儿的小pi股,两只大拇指用力的捭开小菊儿那翘圆光洁的rr‘嫩

    我的风流记事sodu

    嫩的股尖,使得她粉胯处那水湿火热、鲜红‘r’润的桃源仙d大开,聂北挺着沾满了小菊儿晶莹津y的火热‘r犁’慢慢靠近,涨圆发紫的g头抵触到小菊儿那火热濡湿的水沟小门处,聂北顶着‘r犁’的‘犁头’在那里阵阵研磨挑弄,用那小小的鲜红枪嘴顶撞着小菊儿那颗的‘花核r丸’,柔软弹性的r丸被聂北撞得收藏回那水沟中去!

    小菊儿春情勃发、欲念火热的身子经受聂北如此挑弄,顿时红火起来,粉润的身子滚烫绯红,连那rr的股尖都红透了,颤抖的身子不安的扭蠕着,柳腰晃晃摇摇、玉‘臀轻摆浪扭,似乎在闪躲聂北的‘巨犁’,有似乎是在配合着聂北的研磨!

    银牙轻咬下红润下唇的小菊儿不时回头羞望,媚眼丝丝、娇滴溜溜,那急促的娇呼吁吁火热,压抑的呻吟憋在喉咙里嘤嘤咛咛、咿咿呀呀,娇滴滴的带着无限的期待和难耐的娇羞。

    小菊儿再度回头羞望,娇羞怯怯的小声呢喃哀求道,“聂哥哥、、、、、、菊儿好痒、别、别磨了、、、、、、好难受的!”

    “你是叫我c进去咯?”聂北邪邪的笑着。

    小菊儿嘤咛一声羞赧的回过头去,算是默认,聂北嘿嘿直笑,也不再逗她,挺着沾满了小菊儿水田水沟花露的‘r犁’缓缓开进,犁裂四周的阻挡皱r缓慢而坚定的往花芯里c去,宛如顺水游河、潜水入泉的蛟龙一般,没入了小菊儿粉胯处那口幽深火热的水泉中去、、、、、、

    火热柔软、水润幽深、狭窄紧、蠕磨摩擦、、、、、、再一次进入到小菊儿粉胯处那肥水潺潺的rou欲巢x里,聂北爽得几乎想sj,小菊儿就是小菊儿,在乎一个‘小’字,小而窄让聂北进入的时候受尽了磨擦,有一种犁裂了她而自己被磨损了的感觉,让聂北无限的享受这种彻底霸道的深入c挺、、、、、、

    “咿——”小菊儿被聂北缓缓c入到那鲜红rou嫩、火热敏感的桃源里,全身都绷紧了,那双撑站着的一双嫩白秀腻、r润细滑的美腿几下抽搐打晃,几乎有软瘫屈跪而下的趋势,聂北忙用双手搂住小菊儿的小蛮腰,用力吊拉着她不让她软瘫趴地,然后挺着‘r犁’继续向小菊的娇嫩小良田里深犁进去、、、、、、

    唔、、、、、、唔、、、、、、”

    异物的入侵让那本来就狭窄无比的水沟r壑越发的收缩紧窄,要不是聂北的‘r犁’有着惊人的硬度的话估计被夹扁在里面,y阳在一起文丝不分,惟有那急促火热的yin水勉强能渗透出来,一股股滑腻火热的花露潺潺急流,把两人媾‘合的位置弄得湿粘粘的。

    聂北把最后一截‘r犁’用力一挺,噗嗤的一声瞬间犁到底,小菊儿那火热狭窄、濡湿出汁的娇嫩花径水沟在聂北的‘长犁’横冲 直撞之下脆弱不堪,根本无法守护好那娇羞万千、脆弱敏感的花芯总部,那脆弱而敏感的花芯被聂北的‘犁头’一击即中,余势不减把花芯直推撞得陷到肚子里去一般,瞬间把小菊儿的肚子撑得隆隆的,仿佛初显大肚的孕妇一样,聂北搂箍着她那平坦r润的小腹的手能感觉到自己那犁到里面去的‘r犁’的模糊形态,那形态狂野而火热,yin糜而香艳。

    聂北深c到底时那份消魂舒爽身体也忍不住打了个颤栗,急促的虎吸几口空气才缓解那份高度的刺激快感。聂北忍不住缓缓抽出慢推送,深入浅出的开始在小菊儿的水沟r壑里耕耘起来、、、、、、

    放纵下去 第072章

    小菊儿好一会儿才从‘假死’中回过气来,却立即承接着聂北温柔却有力的抽送,那r嫩红润的粉胯处被聂北c入的暴龙塞得肥隆鼓涨,进进出出间被撞得春水飞溅、yy滑流,虽然温柔却记记到底的抽送让小菊儿带着哭音急喘吁吁的呻吟呢喃:“咿呀……呜……捅死菊儿啦……穿了……呜……坏蛋聂哥哥……你、你不要菊儿了?要捅死菊儿吗……呜……喔……痛、痛啊……呼……太深了……咿呀……”

    聂北伏下上身压在小菊儿的粉背上,一手搂着她的小腹柳腰一手撩起她那微微散乱的鬓发,吻上她那粉嫩滑腻的耳后脖颈处,温柔的道,“小菊儿,喜欢聂哥哥这样c你吗?”

    “唔……喜、喜欢……噢、好、好深了啊聂、聂哥哥啊……哎……菊儿的肚子好热好涨啊……”

    小菊儿忘情轻呻细吟,那份刻意的压制使得声音显得越发婉转而娇怯。

    只见小菊儿的媚眸半阖、轻咬着下唇儿、不安的扭转着柳腰、欲拒还迎的蠕摆着那白嫩柔软、滑腻光洁的小p股,那柔软滚烫的股尖把聂北的小腹肌r厮磨得舒爽不已。

    聂北舔弄着小菊儿的耳垂柔声笑道,“小菊儿,可别叫得太大声哦,外面那些阿姨、姐姐、妹妹们可是进进出出的喔,把她们招引了进来的话那我的小菊儿这舒爽享受的媚浪样可就被人看到了哦!”

    “坏蛋聂哥哥……啊……好酸啊……不要再顶进去啦……到底了啊……”

    小菊儿双手撑在墙上,弓着身子翘着r嫩雪白光洁的小p股被聂北从背后越来越重的深c慢捅弄得娇喘吁吁。那冰肌雪肤盈润泛红,娇艳欲滴的散s着诱人的光泽,仿佛一个瓷娃娃一般。或许她比洁儿小一些,但她之前已经和聂北做了两次,聂北都没多少保留,所以她的身子虽娇嫩却比洁儿更有承受能力,婉转吁吁的承接着聂北的撞击抽送时要比洁儿更加大胆主动和欢醉迷乱。那盈秀雪白的小p股和聂北的小腹撞击的时候啪啪声轻轻荡漾,摇曳痉挛的身子火热烫人,烧得聂北欲火高涨的同时亦烧得她丧失理智,只想聂哥哥能深些再深些,却又在呼喊着太深太大力……聂北用手兜着小菊儿的臻首扭转她的脸蛋儿回来面对着自己,只见她红火如潮的脸蛋儿如沐浴在春风中,焕发着惊人的艳媚光泽。小菊儿凭着身子那份柔软劲扭转过大半个身来,双手收回来紧紧的箍着聂北的脖子,那红润粉腻的小嘴儿凑了过来,火热的气息呼哧呼哧的喷扑在聂北的面上,如幽兰麝香般的少女芳香瞬间就把聂北迷醉在r欲的火热气氛中。情不自禁的伏下头去和小菊儿深吻在一起,灵活的舌头撬开小菊儿的牙关顺利的进入她那柔软湿滑的小嫩嘴里去,大舌头在小菊儿那红润的樱桃小嘴里搜刮着那清甜的津y,卷舔着她那大胆却生涩的小柔舌,两根舌头就仿佛两条y乱交h的水蛇一般,在小菊儿那红润香甜的樱桃小嘴中纠缠不清。丁香小舌不时被聂北吸、吮到大嘴里贪婪轻嚼细咬,口中津y彼此交杂传渡,火热的激情在这深吻中散发传播,使得两人都呼吸急促、气息火热。

    嘴上交缠胯下却在火热的媾合中,聂北快速的在小菊儿的娇嫩rx里进进出出,抽、c中不停带出小菊儿水沟r壑深处的花蜜。深入浅出的抽送c刺不断产生出让人消魂荡骨的噗嗤噗嗤声,就仿佛一根木桩c入泥潭里一般,又如蛟龙入海翻江弄潮,掀起狂野的云雨暴风,飞溅的春水yy宛如豪爽的厨娘在向大地泼洒着她酿造的美酒佳酿,不过这美厨娘是小菊儿,而蛟龙是聂北!

    聂北那兜着小菊儿臻首的手臂穿过小菊儿的腋下,按在小菊儿的胸脯上,那里急促起伏着,娇嫩细腻的茹房被衣裳包裹着,却阻隔不了色狼的大手。聂北的手从v形的领口处探了进去,再度抚摩着小菊儿的小椒r。那里还是小了点,除了那惊人滑腻的感觉之外少了些‘重质量’的手感,但聂北也抚摩得不亦乐乎,因为心中有了爱和期待。今天的小菊儿或许还娇嫩青涩,但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尽情的开发着她这娇嫩的身子和那r嫩鲜红的花田,作为女人的她那该凸、该凹的地方迟早会在自己不懈的努力耕耘下涨大、肥沃、幽深,并且定有那么一天会蓝田种玉、奶水盈r,到时候让自己喝个够!

    “唔……唔……”

    三路大军齐下,小菊儿气喘吁吁、娇颜似火、媚眼丝丝轻张轻阖,媚态毕现的小菊儿咿咿呀呀的从喉咙里哼唱出那娇人的呻吟,和聂北的深吻火热而带着让人窒息的贪婪和狂野。虽然呼吸都有些困难但小菊儿依然难舍难离,直到快窒息时才松开小嘴儿,然后侧着头张大了那红润如火、微微带肿的樱桃小嘴儿急促的喘息着。那条在聂北嘴里乱钻的小舌头此时轻轻的搭在那玉碎一般的小银牙上,那晶莹的津y汩汩流下她都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快死了,粉胯中间的小d被聂哥哥那粗大烫人的东西捅得麻了、酸了、醉了、烫人了,那酥到骨髓里去的感觉美不可言,轻飘飘恍若游离在仙境之中……强烈的摩擦产生的火辣辣的感觉让小菊儿那双撑地的秀腿情不自禁的张开,最后只留一只站地上另一只翘起来压在茅房的木门上,双腿叉开成九十度角让聂北的r棒进出得越发的顺利、更加的深入,那涨圆发紫的枪头每一次都撞击到小菊儿的花芯底,在那脆弱敏感的花芯深处里研磨捣弄、顶撞跳转……“咿呀……菊儿要死了啦……啊……”

    小菊儿站立的那条白嫩细腻的秀美大腿不住的酥软打摆,已经无力支撑整个身子的重量了,而那只搭起来的另一条腿也软酥酥的要滑落下来,一声声娇腻咿呀的压抑呻吟悱恻而缠绵、婉转而悦耳,糯糯腻腻的荡人心魂,更是消魂蚀骨。

    聂北忙抽回那只抚摩小菊儿那娇嫩腻小茹房的手,飞快的伸过去把小菊儿那轻搭在门上的秀腿兜住,另一只手依然扶住小菊儿那仿若折断的杨柳小蛮腰上,然后两手用手一收,顿时把小菊儿一只秀腿兜搂到她自己的胸脯前,粉背越发的紧贴住聂北的胸膛,而身下的交欢器具亦像死死钉在小菊儿体内一般,依然耸动、c捣着……“唔……”

    小菊儿又是一哼,身子一轻顿时细声惊呼,“啊……”

    小菊儿被聂北把一只秀腿搂屈回到胸脯上,小蛮腰也被搂得紧紧的,仅剩一只玉足微微着地。小菊儿惊吓之下双手绕回头后箍住聂北的脖子,没被聂北搂抱住的秀腿用力屈向后去勾住聂北的小腿,小菊儿就仿佛一条‘缠指柔’的青藤一般背对着聂北缠住聂北。

    在这种姿势中聂北依然用力的从背后挺c耸动着小菊儿的小rx,那里水泽泥泞、鲜红r嫩、滚烫又濡湿,聂北c捣得爽快不已,带着微微急促的呼吸问道,“小菊儿,聂哥哥这样弄你爽快吧?”

    小菊儿蠕转着身子急喘吁吁的求饶道,“聂哥哥放菊儿下来吧……喔……菊儿这样好酸啊……咿呀……捅破菊儿的肚子啦……啊……”

    聂北挂着邪邪的微笑用力的挺c几十下,小菊儿所有的哀求都化作了阵阵急促的喘息和婉转压抑的呻吟,咿咿呀呀、哼哼唧唧,一股股清热如泉水的热流潺潺的流滚出来,把这单间的地板都弄湿了一大块,小菊儿那滚烫的身子亦是香汗淋漓、通红如火,瑶鼻吁吁呼气,小嘴儿圆张着急促的喘息。

    小菊儿气若游丝的娇呻起来,“好深了啊……喔……好美啊……酸麻涨痛火、火辣辣的……啊……菊儿不行了……好累啊……要nn了……呜……”

    聂北知道小儿快高c了,便把她压在墙壁上,那对娇小腻嫩的小茹房压在那粗糙的墙壁让小菊儿又是一颤,越发的不堪,开始强烈的颤栗了,仿佛抽搐一般。聂北解放出兜搂着小菊儿的那只手来,然后兜搂起小菊儿那只缠绕着自己小腿的白腻秀腿,兜起来后小菊儿就仿佛一个被把n的小女孩一样背对着聂北,但粉胯中间那个湿淋淋、水嫩嫩的鲜红滑腻rx却被聂北从背后往上穿c深透,聂北微微蹲着身体然后快速的耸动着胯下的庞然大物,从下而上斜捅而上,噗嗤声是如此的清脆,那层层皱皱的小x嫩r在聂北强有力的c入过程中形不成半点阻碍,反而是增加了聂北刺激磨擦的快感。

    “唔……喔……唔……喔……”

    小菊儿只能发出一连串的单音,婉转娇啼间y水滚滚而出,火热的y水把两人的交欢位置弄得是‘水深火热’!滚烫晶莹的花露潮水迅速的把小菊儿推上消魂的仙境……接二连三的丢掉身子……聂北惊讶的发现高c中的小菊儿粉背上那朵r白色的小菊花竟然变得粉红,反而是越发的清晰起来,聂北这才看得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小菊花,而是一朵娇艳欲滴的小莲花,它在小菊儿颤栗的高c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娇艳,似乎量高c的强烈程度而变色,端的是神奇。

    霍然间“咚、咚、咚!”

    三声,不轻不重,接着“咳、咳、咳!”

    又三声,这不是聂北和小菊儿交欢时穿出来的声响,而是女茅房单间外的敲门声和一个女人故意的咳嗽声。

    就在这异响声中,已到了高c边沿的小菊儿被紧张和害羞刺激得浑身僵硬抖颤,小菊儿疯狂的蠕扭转摆着小p股,差点就把聂北那深c到她那娇嫩幽深的花芯里的庞然大物给摇断,小rx深处那一阵阵的蠕颤吸吮就仿佛一个翻滚的火炉一般,粘稠滚滚的潮水滚滚喷s而出,咕唧咕唧的挤喷出那被‘木桩’堵塞得涨紧欲裂的凹陷深渊……聂北的小腹、胯下、大腿全部被s湿了。

    聂北舒爽得就要发s,却发现菊儿小嘴儿圆张、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嗬嗬声,几下颤抖后呜呼一声美得几想尖叫,聂北忙松开一只手来在她将要尖声浪叫的时候飞快的掩住她的小嘴,小菊儿滚涌欲死的舒爽浪叫只能闷在喉咙里呜呜直响,“呜……呜……呜……”

    此时单间门外一个陌生妇人那温柔顺和的声音传来,“里面哪位姑娘又或是夫人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放纵下去 第073章

    “是小菊儿!”

    这是琴儿的声音,聂北能听得出来,而且知道那三声故意的咳嗽就是她弄出来的,现在多半是为小菊儿开脱,毕竟她和小菊儿在自己胯下承欢过了,对小菊儿那妩媚荡魂的呻吟闷哼声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别人或许不知道聂北在里面,但她一定知道。只听温文琴接着对单间故意问道,“小菊儿,是不是摔倒了!”

    此时的温文琴玉面微微绯红,幽幽怨怨、羞窘不已,芳心里吃酸捻醋、幽怨带啐:死坏蛋,我还说他和小菊儿哪里去了呢,原来是拐着小菊儿到这里面放纵胡为,大坏蛋大色狼……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丫头扯了扯站在温文琴身边的那个妇人的衣袖娇憨的问道,“娘,是不是小菊姐姐在里面啊?”

    “应该是的,只是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想来真的和你文琴姨说的一样,摔倒了!”

    这位就是聂北在万佛寺大堂前看到的那个虔诚跪拜的妇人,只见她热心的道,“是小菊儿吗?我是婷婷的娘亲文娴,你是不是摔倒了?需要我们进去扶你吗?”

    “我、我看不需要!”

    温文琴急急对她姐姐温文娴道,“小菊儿她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温文娴疑惑的望着温文琴,不解的道,“文琴,你怎么知道?要是……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是不是最近感染了风寒发烧了?”

    温文娴说着便撩着那长长宽宽的衣袖然后伸出那纤柔葱白的玉手温柔的轻贴在她妹妹的头上,见妹妹只是脸红却不见有发烧的迹象才微微放下心来,微笑道,“你最近心火太盛了,所以血气外涌,所以饮食方面得多注意一下,不宜再吃那些油腻的东西了!”

    “知道啦,做了娘亲的人就是罗嗦,和娘亲她一样的罗嗦了!”

    温文琴表面笑着嗔闹,芳心却是大羞,什么心火啊,全是那色色的大坏蛋在害人,害得人家的心这些天都在惦记着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都是他在使坏,早上醒来的时候湿淋淋的,单是羞都把脸给羞红了!

    温文娴欲语还休,最后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在微微轻叹,自己这个妹妹也算是凄苦,虽然嫁入刘家看似无忧无虑,但作为一个女人,她了解妹妹的心,那是一种盼子热切的妇人之心。她看似懒雅的外表下是一种苦闷的压抑:金钱权势她无求、荣华富贵她无意、名声身份她看淡,但惟独那想做母亲的心从来没淡弱过,反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发的强烈,以至于看到自己带着婷婷的时候都会流露出一种羡慕和渴求,最后转化成一种慢性的失落和默然。或许只有小菊儿在的时候她才会开心一些,多半在她的心里小菊儿又是她妹妹又是她女儿了吧?自己换作是她或许亦会如此吧?

    温文娴心里更清楚,刘家的人虽然明地里对妹妹依然相敬如宾、不敢亏待,可妹妹在刘家守着空房幽闺是必然的了,要不是有温家的背景在支撑,或许妹妹在刘家已经过着非人的日子了。想到此处,温文娴潸然欲泪,恬然精致的脸蛋悲戚哀怜,不由得轻轻的握住了温文琴的手,那淡淡温馨的亲情在是瞬时间传递着它的温度!

    温文娴的心温文琴亦懂,她也不是一两次对自己流露出这种关切关怀的神情了,当下对温文娴淡淡一笑,微笑中带着她特有的懒雅和平淡,但她这次的笑容里不再是一种应付式,而是真真切切的微笑。因为她有了聂北这个大坏蛋,她就仿佛一个初恋的小女生一样,甜蜜而带着无限美好的憧憬,或许她觉得自己是可以放下那个心愿了,没有自己的孩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能有聂北这个大坏蛋常在身边就比什么都好!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轻灵的银饰碰撞声,叮叮当当的十分清脆悦耳,只见一个女子已经出现在茅房里,这女子一副武人装束,或许说是江湖人士的装束更适合一些,只见一件远未及膝的布衣大挂包裹大腿以上的身段儿,一条灰色腰带横腰紧束,把她那玲珑姣好的上身勒得英姿飒爽、苗条爽丽。下身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裹小腿的‘劲裤’,脚踏一双小皮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