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0 部分

第 40 部分

    躺墓⊥鹊摹15恪盘ひ凰∑ぱハ缘靡奥槎7识砝唷m飞系囊巫叨鹄辞嵋÷诙65钡钡模疵蝗萌司醯梅吃辏炊乔辶樵枚萌硕倬跏嫘乃庵校飞稀6滞蟆2弊佣即饔幸罚矣写骱眉钢唬蛐砟舯贝髌鹫庑┮防幢鹑嘶峋醯孟瘛贰话悖纱髡馀由砩先从凶乓恢炙挡怀隼吹牧槠乔崃椤4潘省15幸靶杂止殴值母芯跫性谝簧恚俗矫煌傅墓钰苌衩刂校?br /

    她走过来后温文娴和温文琴、宋小惠都清楚的看到她的脸,不由得都是心下一动:好美的女子啊!

    只见这女子精致的五官宛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梨窝浅笑、杏眼顾盼生妍,秀气翘挺的瑶鼻下是光泽柔美的樱桃小嘴,小嘴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对着你笑的感觉,又有些向你撒娇的错觉,更有一种野性的味道!

    她走进来后也是微微错愕,她想不到这里面会有这么多美女,四个女人三大一小,最大的那个素衣洁净、气质恬静娴熟、体态丰满优柔,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说不出的温婉慈惠,而且似乎是个大肚子:丰满女人旁边那个也就是四女中最高的一个,只见她明艳懒雅、丰腴婀娜,那份淡淡的书香气息和明慧的知性美让人觉得她是如此的高雅娇丽:另一边上一个大红袄、棕花裙的女子身子就显得柔弱窈窕,那清丽脱绝的气质显得清爽直率,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她那双灵转的媚眼带着精明的光芒,闪烁间似乎能看透一个人似的,当是不好忽悠:另一个小美女嘛……小了些,柔顺的丝绸锦衣包裹着她那娇小的身子,还在发育中的身子站在三个大美女身边就显得青涩得多了,但她那副娇嫩天真的脸蛋儿却是最吸引人,再过个三四年的话这十二岁左右的小美女准出落得‘祸国殃民’,她和那个丰满娴静的女人的面目有些相似,应该是她的女儿吧!

    这银饰女子见此,心下有些打击、有些相形见绌之感,却被一声赞美迅速提升自信心,只听那四女中的小美女用那略带些雅稚的声音赞道,“娘、琴姨、小惠舅妈,这位姐姐好美喔!”

    但婷婷接下来一句却让银饰女子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只听她接着说道,“姐姐身上的铃铛很奇怪哦!”

    “漂亮姐姐戴这么多铃铛和环子,可以给一个给婷婷吗?”

    婷婷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带着讨巧、乖顺的光芒‘可怜兮兮’的望着银饰女子。

    “婷婷不得无礼!”

    温文娴当下温声喝斥她女儿无礼的请求,转而对银饰女子谦谦而笑,红唇轻张皓齿微分如幽兰吐纳般道,“我家婷婷尚且不分是非,让姑娘见笑了!”

    银饰女子飒爽一笑,反而是轻轻的从手腕上解下一只银环来,清脆悦耳的道,“这种银环我戴多一个是戴,戴少一个也是戴,无妨的!”

    “……”

    她转而对婷婷展颜娇笑,露出两个明显的小酒窝,如同春风瞬间吹拂着每一个人的心扉,让人瞬间打开心扉接纳这个陌生的女子!对这怪异女子有些须保留的三大美女顿时露出善意的微笑,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只见银环女子缓缓走倒小婷婷的跟前伸出她那只葱白芊芊的柔荑轻轻握着小婷婷的小手然后把那精致的银环递到小婷婷的玉掌上。

    小婷婷把弄着手中那个银环,仿佛刚刚从大人手中得到了玩具的小孩子一般,却不忘对银环女子甜甜的道,“谢谢漂亮姐姐!”

    银环女子被小婷婷这小妖精的‘甜言蜜语’赞得笑靥如花,对这个才认识的小美人儿有着说不出的喜欢,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去在小婷婷那精致细腻的小脸蛋儿上啵了一口,吃吃的笑道,“小妹妹真可爱!”

    小婷婷鬼灵精怪的吐了吐小舌头,然后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欢笑,“咯咯……”

    银饰女子自然能看透小婷婷这小滑头那粉嘟嘟的小嘴儿抹了蜜讨乖弄巧的小把戏,但这么精灵可爱的小妹妹任谁都不会轻易的拒绝她的小小要求。银饰女子捏了捏小婷婷的粉脸儿,然后对一脸不好意思的温文娴等人微微一笑,却不再多言,向前走进了聂北刚才和小菊儿翻起云雨的旁边一间单间,然后轻轻的把门给掩上方便去……小惠姐姐十分溺爱的牵着小婷婷的小手赞道,甜笑带嗔道,“小婷婷真是讨舅妈喜欢,咯咯……可是以后别用这抹了蜜的小嘴儿哄舅妈哦,舅妈可没多少这种银环给你,咯咯……”

    小婷婷清音爽脆的道,“娘亲以前说婷婷是贴心小棉袄,现在有个小肚肚都不肯说婷婷是小棉袄了,那婷婷就做舅妈的贴心小棉袄好不好?”

    温文琴笑道,“你这小滑头……”

    “人家也是姨姨的小棉袄!”

    “咯咯……”

    三大美女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温文娴却是溺爱的抚摸了一下那微微隆起来的肚子,那圆润柔和的脸蛋上焕发出母性的光芒……而这时候发出‘奇怪声响’的单间的木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小菊儿那花颜上的红潮未退,迈着酥软的双腿摇摇欲坠、羞怯怯的走了出来,然后顺手的把单间的木门给关上去。

    婷婷见小菊儿出来顿时迎了上去,牵着小菊儿的手依赖的望着小菊儿,天真的道,“小菊姐姐,你怎么呆在里面这么久才出来啊?”

    “是不是摔倒了小菊儿?有没有受伤?”

    温文娴关切的打量着小菊儿,只见小菊儿娇嫩的小脸此时绯红欲滴,仿若抹了一层胭脂一般,身上的衣服倒是整整齐齐的,可那乌黑的秀发却是散杂靡乱,而靠近她时那怪异的气味淡淡幽幽,有些‘似曾相识’。温文娴不由得有些疑惑,虽然有疑惑,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小菊儿这般年龄会和男人合体交欢,更想不到有男人会色胆包天的把小菊儿拐到这女性茅房里‘行凶’!

    小菊儿红着脸轻轻的摇了摇头,低着头心虚的瞄了一眼眼前这三大美女,目光最后落在她夫人温文琴的脸上,禁不住面红耳赤起来,那高c后的绯红越发的艳丽,在她看来聂哥哥是夫人的,自己却不经夫人同意就和聂哥哥欢愉起来,现在有种被抓当场的感觉,芳心羞愧不已。

    温文琴现在见到小菊儿如此,她用脚也能想到那大坏蛋一定就在里面,并且已经把小菊给要了,也不知道要了多少次,要不然小菊儿的身子也不会软绵绵,脸蛋儿那更是别说了,一眼就能看出是极度欢愉后的潮红,但愿大姐和小惠姐姐不要看出些什么端倪来才好,要不然小菊儿如何是好!

    温文琴的芳心娇羞不堪,细心的她还看到小菊儿粉胯处有一块小小的濡湿,也不知道是小菊儿自己分泌出来的花露玉y淋湿的还是那坏蛋s的东西s进小菊儿的身子里到现在流出来把衣物渗湿的,但不管怎么说,那大坏蛋也太放肆了,竟然荒y到如此地步,居然到了女性茅房里和小菊儿行起那云雨之事来,要不是刚才自己和大姐还有小惠姐在一起的话小菊儿的‘下场’或许就是自己的‘下场’,想到此她更是羞赧,心里大嗔:大色狼!

    牵着小菊儿的玉手的婷婷却没那么多心思,只见她摇了摇小菊儿那柔软的玉臂不解的问道,“小菊姐姐你的脸好红喔,里面很热吗?”

    “……”

    小菊儿娇羞窘迫的哑然无语。

    放纵下去 第074章

    温文娴和宋小惠目光灼灼的望着小菊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慢慢的两个少妇人妻都是微微脸红,她们能从小菊儿那绯红艳丽的脸蛋、水汪汪的眸子中察觉到风雨后的余韵和那缭绕不散的春情和娇媚,更有那挥之不去的倦意和慵懒,这种饱经风雨摧残蹂躏的风情风貌她们身为人妻少妇自然能品出个味来!不过,任她们如何敏感都会想不到小菊儿是在单间里面和男人行欢交配才会有此慵懒绯红的脸蛋儿,而是觉得小菊儿这妮子长大了,青春懵懂期内难免会好奇的干了些羞人的事儿。

    温文琴此时出声解围道,“好了好了,没事就好,我们快点方便完也好过送子观音庙里去上香膜拜,要不然也就错过了良辰了。”

    “我、我已经方便完了,我、我出去等你们!”

    小菊儿只想快速的离开这难堪窘迫的场面,至于聂哥哥会不会被人从单间里揪出来她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谁叫她在里面欺负人家这么惨,还害人家羞窘得慌,刚才文娴夫人和小惠夫人审视自己的目光怪怪的,都不知道把自己想成什么了,这多羞人啊,这都是坏蛋聂哥哥造成的!

    “婷婷也不急,我和小菊姐姐出去等你们!”

    “你们两个出去看一下大堂外面的物品也好,但不能到处乱走哦!”

    温文琴自然不想饱受风雨蹂躏留下明显痕迹的小菊儿再呆在这里!

    小菊儿和温文娴的女儿婷婷走了,温文琴这时候却一惊一乍的急道,“姐姐你……”

    “怎么啦?”

    温文娴玉白的素手把着小菊儿才出来的单间的木门门把,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听到妹妹温文琴的惊呼,顿时别回头来不解的问道,“怎么啦,一惊一乍的,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没有!”

    温文娴复去推门,温文琴又喊道,“这间小菊儿用过了,要不然姐姐你换一间吧!”

    温文娴未来得及回答宋小惠却微微有些恼恼的道,“今天都不知道怎么了,这茅房里的单间都有人了,这里面只有这间是没人的,文娴姐姐快点解决完了也好到小妹,今天出门喝的水多了些!”

    温文娴白了一眼温文琴边推门进去边道,“方个便都闹出那么多事来!”

    望着姐姐推门进去,温文琴芳心一阵紧张,替那小坏蛋紧张的,那小坏蛋虽然可恨,可也不想他被抓当场弄个窘迫不堪!

    但她那里知道聂北此时几乎爽得鼻血狂流呢?

    自从单间的木门被敲响之后聂北和小菊儿只能就此‘休战’, 聂北未能再在小菊儿的良田里播种,退出小菊儿那水深火热的幽谷r壑时硬邦邦的‘孽龙’让聂北好一阵郁闷,小菊儿出了单间后聂北就四下观察这个单间,只见这里的单间并不是完全的封闭的,而是在两个单间的中间横竖一堵墙把彼此隔开,而这堵墙却几乎高达屋顶,仅仅存留着不到半米宽的缝隙,聂北想都不想就拔出匕首攀爬上去,委身横缩在那堵墙上面,一时间可以把左右两个单间看得清清楚楚,聂北横趴在那里犹在偷听外面的谈话,只知道外面女人多多,莺声燕语的诱惑让聂北本来就硬邦邦的孽龙越发的暴涨,很是难受。

    不多时,一阵吱呀声从旁边的单间传来,接着一阵清脆悦耳的金属碰撞声叮叮当当的传入耳朵,聂北不由得微微偏移一下头,俯目下望,只见一个女子正轻轻的把单间的房门掩上,正是外面佛寺外见到跪拜的那个银饰女子,更是刚才和大姨子的女儿婷婷说话的漂亮姐姐!

    聂北没想到这女子居然这么的美,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女子进来后转头向外然后开始柔柔的松衣解带了,聂北瞪着一双牛眼屏气凝神的盯着下面的美人儿,看‘风景’的人比n急的她还要急,默默的在心里催促:快脱啊、快脱啊……聂北内心的呼唤似乎起了作用,她摸摸索索的把束腰布带轻轻解开,然后弓着身子翘起那圆翘r嫩的美臀,两只葱嫩芊芊的柔荑轻巧环绕身后撩入那件布褂衫里,然后爽快的把那件‘武装劲裤’往下一脱,那光洁嫩润的美臀霍然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凝脂一般的细腻光泽,飞洒着诱人的因子!

    只见她柔荑轻扣着裤头柔柔把裤子脱到膝盖处停了下来,一双白腻润秀、浑圆优美的修长玉腿适时向聂北展示出来,此时正微微叉开。而莹润白皙的美臀因为翘起来,而且侧背对着着聂北,聂北俯视下去依然能清晰的看到股沟下方那神秘的小三角地带,那里是如此的诱人……这十几二十岁的少女的花贲r瓣的颜色和秀白嫩滑的美腿根部颜色差不多,肥满的两瓣r芽花瓣上覆盖着萋萋的芳草,芳草黑油油的四周因为夹紧在大腿的根部,被挤压得微微鼓隆贲起,中间一道鲜红色的峡谷宛若晨曦薄照的一线天,熠熠的流露着惊人的绚丽色彩,聂北呼吸为之一窒,口水差点就滴了下去。

    银饰女子依然弓着身子,一手提着裤子另一只手缓缓的向上抚摸而去,轻轻的在自己的美臀上揉了揉,然后顺着股沟抚摸下去,柔柔芊芊的葱指轻轻的撩拨了一下三角圣地上丛丛密布的芳草,不小心碰触到那道敏感的‘生命线’,她嘤咛一声那弓着的身子不由得轻轻震了一下,忙把手收了回来,凑到那高挺的瑶鼻上嗅了嗅,自言自语的呢喃道,“那里怎么还那么脆弱啊,每次不小心碰到都酸麻麻的,而且那里的毛又长密了很多!”

    “……”

    聂北用手摁住自己的鼻子和嘴,一来不让自己流鼻血,二来是不让自己的喉咙发出那野兽囫囵咽吞似的咕噜声,但聂北那双牛眼此时已经瞪肿了,丝丝赤红的双眼折s出野兽的贪婪。

    银饰女子扭头往后看了一下那马桶,然后轻轻的凑着圆挺r润的美臀往马桶边上移了一下,身子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双手撑着蹲起来的双膝慢慢的蹲坐下去,聂北的美好风光因为角度的问题顿时消失,只听到那嘘嘘簌簌的诱惑声音,宛如急促的泉水涌出泉眼一般,汩汩潺潺诱人犯罪,现在恐怕就是让聂北对着泉眼喝上一口那泉水聂北也愿意。

    聂北内心在挣扎着,当然不是良心的挣扎,反正聂北都没有存留多少良心,他挣扎的是要不要冒着危险跳下去强行把这诱人的身体压在身下疯狂的云雨一番,危险何来?就在这女子身上,她给聂北的第一感觉是如此的诡谲和神秘,古古怪怪的,那个散发着幽幽蓝光的竹筒子可依然缭绕在聂北的心头上挥之不去,总觉得着女子看上去柔柔俏俏的外表下装着一颗狠辣狡猾的心,自己下去可能r没嚼到先崩掉自己一个大牙,那样的话一世“英名”就毁之殆尽、贻笑大方了。

    聂北思想在走神间,他和小菊儿云雨的单间木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丰满得不能再丰满的少妇走了进来,然后反手把门给轻轻关上,再轻轻转过身来。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蛋蓦然出现,这张脸让聂北心中那根弦瞬间被触动了一下,把聂北的心尖都弹震欲碎:这张脸在自己走出鬼森林那一刻就已经出现过,她说咒骂自己会有报应的,匆匆逃离后后一直没再出现,她是如此的让人牵挂,匆匆的交h再匆匆的离别让聂北总有诸多的遗憾在心头,可这一刻,走近这单间的妇人却让聂北有一种久违的窒息感,但——似乎也不完全吻合,这张脸和自己第一个女人的脸还有些许差别,眼前这张脸似乎还显得年轻些,缺少那种熟透再发酵的浓郁熟女味,只是芳香弥漫的花信少妇,三十上下的年纪正是芳华正茂之载、花香益浓之时,但绝对不会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最明显的就是她眉心上缺少那颗美人痣!但两人竟然如此惊人的相似,聂北不由得有些愣了,聂北隐隐猜想到了些关键,但他不敢确定。

    进来的妇人自然就是温文娴,她一进来就闻到了聂北和小菊儿交配时‘流’下来的y靡气味,这种糜烂的气息她很熟悉,不由得蹙起了那远山一般的黛眉,她一双清澈的美眸望着小菊儿高c时流到地上的一滩水迹,那柔美娴静的玉面霎时间飞上几许嫣红,细声娇嗔道:“这小菊儿也太……太羞人了,才多大个一会儿,就自己一个人躲在茅房里偷偷干这事儿,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聂北回过神来,暂时放下那些疑惑,听到温文娴这个大姨子的娇嗔细啐不由得替小菊儿默哀一秒钟,银饰女子那边聂北已经不再注意了,而是把那灼人的目光投到了大姨子温文娴的身上,此时聂北才看出一丝蹊跷了,自己这大姨子竟然是个孕妇,肚子微微隆起来,估计已经四五个月了,聂北略感可惜的同时那龌龊邪恶的念头在心底萌芽……温文娴根本不知道头上正由一头饿狼虎视眈眈,赤红的双瞳和那垂涎三尺的模样就是荡妇看到也会退避三舍,因为这头狼的贪婪足以吞噬所有的美女,而现在差的就是没把它那狰狞的獠牙亮出来而已。

    温文娴无知而无畏,站在马桶前优雅的转个身面对着木门,两只白嫩的素手温柔的抚到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慈宁安祥在那里轻轻的摩挲其来,柔和娴静的玉面绽放出神圣的光环,只见她痴痴的道,“我的孩子,你听到娘说话吗,你爹爹整天忙,把你娘亲我丢在家里闷坏了,你能陪娘亲说说话该多好啊,你婷婷姐姐也很想见到你的哦,她说想要个小弟弟,你可不能让你婷婷姐姐失望哦,娘也想你生出来后是个男子汉,替卓家留个后!”

    趴在墙顶上的聂北那熊熊欲燃的欲火瞬间消弭在温文娴大姨子的温柔娴淑的语气中,但是很快又被重新点燃,只见温文娴素手捻着系在小腹上的带子轻轻一拉,那件套在她那饱满丰隆的身上的素白宽松袍衣顿时松垮垮的,高耸饱胀的茹房顿时下塌了一些,巍巍颤颤的抖动着,几乎要弹衣而出,聂北从高处俯视下去,火热贪婪的目光从那宽松的领口处探视而下,那美好的风光一览无遗。只见胸口处白腻圆润,轻丝织造的粉红色鸳鸯比翼肚兜轻飘飘的覆盖在那两座正为未出生的婴儿积储奶水的丰隆饱胀的圆r上,仿若两个充气的气球上面蒙上一块薄纱一般,圆隆欲裂、若隐若现更添诱惑。高度圆隆的r峰撑起的高度让那宽松的袍衣下摆无法贴上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可见其规模,顶端那两颗小葡萄顶起的两个小凸点是如此的明显,让人忍不住情愿当她的儿子然后可以跑过去吸吮上几口:两座圣女峰挤压构造起一道白腻幽深的深沟,凭聂北的眼力能把上面那青青的静脉看得一清二楚,这对巨r要是用来r交的话……聂

    凤得天下 女强全文阅读

    北龌龊的思想换来胯下那兄弟的极度不满,胀痛欲裂的感觉让聂北好不难受。

    但诱惑依然在继续,只见温文娴撩起宽松的袍衣,此时那袍衣里面的中衣、贴身小衣、和肚兜一件一件的外翻出来,外露出来的小腹圆润微隆,那柔软的腰肢丰腴柔润焕发着晶莹的光泽,大姨子温文娴用温润柔软的手在小腹上恬静温馨的抚摸起来,微微有些出神,聂北内心翻起的滔天欲焰却久久无法平伏,反而是越演越烈,几乎无法压制。

    站在外面的温文琴见怀孕的姐姐进去这么久竟然没出来,顿时便焦虑不安起来,她在想聂北那小坏蛋要是在里面的话姐姐进去这么久没理由没发现他,难道他不在里面?这不可能,小菊儿刚才那饱受风雨滋润的脸蛋儿自己可是没看走眼,那么……难道姐姐被那小坏蛋给制服不敢出声?姐姐这么漂亮,和娘亲她长得有几分相似,是公认的娴淑大美女,以那小坏蛋荒唐y乱的性子真不敢保证他会对姐姐作出些什么事来。

    温文琴当下便要敲门,宋小惠疑惑的问道,“文琴你要干什么?”

    “我……我想叫姐姐快点!”

    温文琴打定主要要敲门了,说完后便用力敲响木门,笃笃笃啪啪啪一阵乱响,“姐姐你行了没有啊?”

    “敲什么呢,就行啦!”

    温文娴在单间里轻轻嘟囔一句。

    “姐姐你没看到什么?有什么事你记得喊我们啊!”

    宋小惠好笑道,“文娴姐姐能有什么事,文琴你就放心吧,肚子才五个月左右而已,行动还是很方便的,文娴姐姐不会摔倒的!”

    温文琴就是有苦也说不出,默然羞窘的站在那里,心里暗暗嗔道:坏蛋聂北,你要是敢对我姐姐作出那放肆的事我……我一定你会放过你个小坏蛋的!

    放纵下去 第075章

    差点就要干些放肆事的聂北被温文琴突兀的敲门声震住了心神,就要往下跳的心思暂时封住,却不想温文琴的‘催促’却使得大姨子温文娴迅速的弯下身去把那件百褶裙连同里面那件贴身的锦裘亵裤脱下到膝盖处。侧身弯腰的温文娴r波荡漾,裙子连同亵裤脱下去的时候那白玉般的大腿丰腴修长、浑圆白腻,并拢弯曲然后侧身弯腰使得滑腻的双腿紧紧夹起来,双腿间竟然看不到一丝半点的缝隙,而根部那一块乌黑亮泽的肥沃宝地却被夹藏在内,只能看到一茬乌黑油亮的芳草却根本无法用眼望穿桃源蜜道的入口所在。直到她站直身来聂北才清楚的看到那乌黑亮泽的芳草中隐藏颇深的那道鲜红r嫩的沟壑深渊,那生育了小婷婷后时隔多年又孕育婴儿的蓝田道口显得肥沃厚嫩,被浓密的芳草覆盖的花瓣相夹的水沟r壑似合似闭,若隐若现的花瓣壁r肥水丝丝,依然鲜艳欲滴的颜色在晶莹湿润的肥水润泽下越发的鲜美。那里依然是水深火热、狭窄柔嫩,那散发出来的诱惑光泽足以勾起任何一个男人心底里的原始冲动。

    只见她和那银饰女子差不多的姿势蹲坐到马桶上,但却有细微的不一样,她那双丰腴白腻的秀腿为了不挤压到肚子唯有张得很开,聂北从上而下能勉强看到那大姨子温文娴那微微拉裂开来的肥沃蜜x,簌簌唰唰的y体就仿佛闸门大开的水库水一般从哪里奔腾涌s而出,花瓣壁那层层褶褶的鲜嫩浪r被冲刷时激荡出一阵阵声响传来,‘嗤嗤嘘嘘’直响,聂北看得躁热难耐,特别是下面那刚从小菊儿小花田里拔出来不久的大犁,欲求不满的它再一次蠢蠢欲动。

    而这时候吱呀一声传来,聂北艰难的把择人而噬的视线从大姨子温文娴的身上转移开来,却见那银饰女子已经打开了木门走了出去,聂北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不由暗道可惜,真恨不得自己能一心二用双眼四用才行,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在欣赏大姨子温文娴那肥沃的rx时无需错过银饰女子那娇嫩的处子圣地,现在好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欣赏到银饰女子的神圣三角宝地了。

    更不知道再次进来方便的是什么人,要是个丑八怪的话聂北宁愿戳瞎双眼,但聂北这次真的宁愿戳瞎双眼了,因为银饰女子才出后便闪进一头暴怒的母老虎,啪的一声木门关上,母老虎一进来就昂着头,那双羞愤恼怒的眸子此时散s着灼热的火光,她和聂北四目相对,恨恨的轻哼了一声。

    聂北最贼心虚,可还是不忘再多看一样丰腴娴静的大姨子温文娴,只见她此时正好n完,缓缓的站了起来,粉胯中间那蜷卷的芳草此时沾挂着点点滴滴的水珠,熟妇人单手入怀掏出一张手帕,正要拭擦那湿淋淋的骄人地带。

    此情此景文琴姐姐竟然在这边怒目以瞪,聂北多少有些郁闷,却还未来得及感慨可惜,便听到文琴姐姐轻声怒嗔:“你看够了没有,还看?”

    聂北本来还有些郁闷的,待见到文琴姐姐独自一个人关门在单间内,悄然露出邪魅的微笑来,可惜的是怒火中烧的温文琴根本没有理智去品味出她其实比她姐姐更危险!

    温文琴寒着脸冷声细斥:“你还不快给我滚下来,还想看多久?”

    聂北轻轻翻过身,然后洒然跃下,竟然做到无声无息,可以预见得出他自身其实就存在那种类似于武学的能力,但是他无法准确有效的利用这些能力,只能用手大力出拳打击和用脚发力闪电般逃跑、还有灵巧敏捷的闪躲,这些平时似乎足够了,可是遇到高手的时候自保或许勉强,但怎么保护家人?但刚才跃下来的时候身体内被改造过的力量似乎能随自己的意志而运转,这是个好的开始,或许以后自己也能和那些武林高手一般御风飞行,道时候自己就窃玉偷香……美好的憧憬让聂北出神,嘴角带笑,一副猥琐j笑样,但好景不长,现实是残酷的,耳朵被柔软的嫩手一抓一扭……“哎呀、哎呀……”

    聂北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耳朵在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后还能再旋转,却没被扭下来,委低着身体小声讨好道,“好琴儿,你扭的似乎是相公的耳朵而不是即将炒菜的猪耳朵啊!”

    “我扭的就是你!”

    温文琴咬牙切齿的哼道,“你越来越色胆包天了,老实交代,你都看了些什么!”

    “……”

    聂北汗颜,我看到的东西多了,可这怎么回答?

    见聂北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温文琴也察觉自己的问话很有问题,当下不由得有些蛮横起来,干脆耍‘泼’了,“快说!”

    “真要我说?”

    聂北对着明艳照人的温文琴眨了眨眼睛道,邪邪的笑道,“你相公我看到的东西你也有啊,你猜猜是什么?”

    一开始温文琴还品味不出聂北那可恶的‘嘴脸’流露着那邪邪微笑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慢慢的回过味来,顿时娇羞窘迫起来,最后演变成恼羞成怒,抓着聂北的耳朵就恨恨的扭转,聂北的头忙更着她手中的劲道转摇,连声道“娘子等等,相公我有话要说!”

    “我等你个死人头,今天有你无我!”

    “……”

    聂北震没想到文琴姐姐竟然如此动怒,当下死皮赖脸的贴上她那越发水灵玉润的身子,双手搂抱着她那柔软纤韧的柳腰,若即若离的嘴在她那敏感的耳廓处魅惑的道,“你相公的耳朵再扭的话就真的得摆上r摊档卖了。”

    温文琴被聂北死皮赖脸的缠上来搂抱住,那强烈而熟悉的刚阳气息熏得她芳心迷醉、娇躯酥软,敏感的耳廓被聂北火热的呼气吹佛,顿时染上一层绯红,绯红向粉致的香腮蔓延,不多时便爬满了整张玉面,娇妍如仙子般绚丽!

    温文琴扭住聂北耳朵的手不由得温柔了一些,作势挣扎了一下,但聂北搂抱得太紧,她本能挣扎一下便停了下来,一只手撑在聂北胸膛上,让自己那对傲人的茹房不至于被这小坏蛋那结实的胸膛给压到,另一只手依然扭住聂北的耳朵不放。只见她面色绯红欲滴,语气还是怨愤恼怒的小声嗔骂道:“你这流氓大坏蛋,连我姐姐的便宜你都占了,一些不该看的都看了吧?”

    “哪有,大姨子一进来我就闭上眼睛了……咦、琴儿你眼睛怎么这么怪啊?不信你相公我?我真的……”

    温文琴妩媚的嗔了一眼聂北,扭着聂北耳朵的那只手松开来,翘了一个兰花指点了一下聂北的眉头,啐道,“要不是有我在外面的话,你这小坏蛋都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姐姐给……哼,我才不会信你这些鬼话,你一定是看了我姐姐的……的便宜了!”

    “看了又怎么样没看到又怎么样?”

    聂北无赖的道。

    “你——”

    温文琴气得不行,“放开我,你这流氓大坏蛋,放开我!”

    温文琴眼睛红红的,身子开始扭动挣扎,那粉拳捶打着聂北的肩膀。

    “再闹的话周围的人都知道我俩在这里亲热了哦!”

    聂北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娇妻,半点没有松手的意思。

    “你、你欺负我,以后不准碰我!”

    温文琴倒是被聂北的话给震住了,要是被大姐和小惠姐她们知道自己在这里面和这小坏蛋搂搂抱抱的话那羞都羞死了。

    聂北十分‘诚实’的道,“我真的没有看到什么呀,刚才都睡着了,要不是我的好琴儿忽然出现的话,你相公我都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呢!”

    “你就编吧,才不信你!”

    温文琴撒娇般别过头去,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儿,粉致白腻的香腮嫣红如桃,十分好看。

    “那娘子要怎么样才信呢?”

    聂北邪邪的问道,心下已经蠢蠢欲动了。

    “怎么都不信你!”

    “那好,你说我看到了大姨子那不该被我看到的地方,可有证据?”

    “你——”

    “没有了吧?”

    聂北嘿嘿的笑着,“没有的话你就应该相信相公我啊!”

    “哼!”

    温文琴知道姐姐一定是被这占有自己身心的小坏蛋看到了最隐秘的地方,但她被聂北的无赖说辞噎得无言以对。

    “再说了,大姨子被你相公我看看也没什么损失嘛,说不定以后她也会和琴儿你一样被你相公我给上了呢!”

    聂北知道这次不把琴儿这娇妻给摆平的话以后吃醋捻酸的事一定不少,所以干脆下猛料,大胆的暴露自己的‘企图’!

    “你——唔——”

    聂北根本不给温文琴出声的机会了,对着气嘟嘟的红唇印了下去,灵巧的舌头伸了过去,在温文琴的皓齿牙关处打转,可耍性子的温文琴就是不让聂北的舌头钻进去,一副坚壁清野的模样,娇嗔带怨的眸子愣愣的和聂北对视着。

    聂北那双眼越来越柔情越来越深邃,温文琴娇嗔带怨的眸子慢慢的被融化,最后变得水汪汪的,妩媚带俏,说不住的迷幻,只见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牙关松动了一下,她那条柔软滑腻的小舌头钻了过来,在聂北的舌尖上舔了一下又羞涩的收了回去,就仿佛勾引聂北的舌头钻进她檀口里一样 。聂北自然是不客气,大舌头一下就钻了过去,在琴儿火热濡湿的香嘴里搅动着,舔弄着她口腔四壁,纠缠着她那已经十分大胆的香舌,一个深吻吻得天昏地暗。温文琴的两只玉臂已经环上了聂北的脖子,让她胸前那对隆圆完美的丰r挤压在聂北的胸膛上,被压得扁扁的。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茹房上传来,温文琴的身子越来越软,最后完全腻在了聂北怀里。

    聂北的手悄悄的松开了玉人儿的锦裘系子,大手从底下撩了进去,隔着柔软的亵裤在她那滑腻r润的大腿内侧缓缓的抚摸,一路向圣地进发。

    情动的温文琴咿咿呀呀的哼唧出那婉转的娇喘,绯红的脸蛋娇媚艳丽,她只觉得小坏蛋抚摸到的地方都起火了,灼热焚烧的四肢柔软娇躯滚烫,本能的把那双秀腿张开一些,让情郎相公的使坏更方便一些。

    聂北的大手一路摸上去,最后隔着亵裤压抚在琴儿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上,隔着亵裤聂北能感觉到那里火热的蜜壶道口上的溽热温度、还有那湿透亵裤的湿意。

    风水宝地被聂北的大手按上时温文琴娇躯一颤,电击的感觉让温文琴这个人妻少妇几乎窒息,嘤咛一声脱离聂北的深吻,哀呼一声情不自禁的把腿一收,夹住了聂北的大手,脸色酡红如醉,媚眼丝丝的睇了一眼聂北,娇羞无限,娇滴滴的道,“小坏蛋,在这里不行啊,姐姐还在隔壁单间,小惠姐姐就在外面,人家那里被你弄的话会忍不住喊出声来的。”

    聂北坏坏的笑道,“可是琴儿娘子那里似乎已经水迹斑斑了哦!”

    温文琴嘤咛一声埋首在聂北的胸怀上,羞怩带娇,撒娇般呢喃道,“人家的心都系在你这小坏的身上了,哪还能抵挡你的撩拨,你再弄人家的话人家真的就忍不住了啦!”

    “我已经忍不住了,娘子那火热的dx相公好久没c过了,今天r龙要归x栖息一番。”

    “你、你无耻,净说些羞人的话!”

    聂北嘿嘿直笑,大力抽出被温文琴夹住的大手,在温文琴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时便火急火燎的扒下温文琴的亵裤。下半身特别是火热的粉胯处忽然一凉,温文琴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哀呼一声‘啊!’,声音有些大了,隔壁的温文娴正束缚好衣服,还未出去,顿时关切的问道,“文琴,你怎么啦?”

    “喔……”

    温文琴亵裤被脱到膝盖处,粉胯凸显,聂北的大手毫无阻隔的抚了上去,温文琴不由得发出一声极度压抑的娇吟,酡红的脸蛋瞬时间春风吹拂、媚意弥漫,再也无法压制心底里的y欲,但姐姐关切的询问又是如此的‘不合时宜’,让温文琴赧然不堪,忍不住白了一眼‘闹事’的聂北,红着脸吃吃的回答道,“姐姐我没事,只是这里脏了些,所以有些不满!”

    “那要不要过来我这边,我已经解决好了!”

    “啊——”

    这时候聂北的手指出其不意的c到温文琴的幽深火热的水沟里去,她浑身不由得一阵颤栗,散发着诱人幽香的晶莹蜜y从蜜壶中滚滚流出,聂北的手掌不多时就湿透了……c入到琴儿rx中的手指被那褶皱的嫩r吸吮蠕咬得紧紧的,火热的温度几乎可以把聂北的手指给融化掉,难舍难离的卡死聂北的手指不放。聂北的手指只能深c进去不能拔出来,但是仅是手指c进去就已经让聂北销魂荡魄了,要是把r龙挺进去的话一定无限舒爽,以前进入时的感觉现在不由得在聂北的脑海里回忆翻转,旖旎的过去让聂北越发的不能自拔,手指开始在人妻少妇温文琴的幽谷r壑中抠挖研磨起来……温文琴压抑着强烈的快感气喘吁吁的在聂北耳边哀求道,“小坏蛋别闹啦……姐姐知道的话我……唔……我还有什么脸面做人啊……啊……”

    “又怎么啦?”

    温文娴的声音再度传来。

    “喔——”

    温文琴强忍着极度刺激的快感让聂北的手指在花田蜜道里扣挖抽c,微微颤抖的回答她姐姐的话,“没事啦,我可能要久一点才能出去,你要不就先出去茅房外面等我、唔……”

    温文娴倒也没多想,平和的道,“那好,我就先出去了,在大堂那里等你和小惠!”

    放纵下去 第076章

    温文娴说完后便打开了木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宋小惠顿时走了进来,随手把门给关上了,不多时聂北便敏锐听到隔壁的嘘嘘声。聂北知道是小惠姐姐在隔壁敞开门户‘放水’,想到此处心里那邪恶的欲火一时间越烧越旺,忍不住抽出抠挖琴儿r壑深谷的大手,飞快的把自己的袍子撩开,然后把那件三角底叉给脱下到膝盖处,那粗壮如婴儿手臂一般的r枪狰狞的暴露在空气中,发紫的枪头宛如j蛋那么粗圆,那枪嘴一线鲜红,仿佛在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温文琴再一次见到这根捅得自己死去活来的r枪,依然被它的粗壮直长所震撼。特别是那粗圆的枪头,那里曾经c入到她的zg里,是如此的酸痛麻醉、如此的让人消魂快美。但她此时有些无法相信自己下面那小小的花田竟然经得起小坏蛋这根如此粗壮‘r犁’的耕耘,目光羞涩却充满了悸动。

    温文琴一只玉手缓缓滑下,情不自禁的伸过去,微微颤抖的握住那根吓人的物件,无师自通的撸了几下,见聂北爽的连连吸气,温文琴娇嗔道,“我才来一会这里就翘成这样子了,还说你没偷看我姐姐nn?”

    “唔……都怪琴儿太美了,相公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干你,能不翘成这样子么?”

    温文琴小声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干干,干你的头呀,说话粗俗难听,信不信我把你这干坏事的东西掐断呢!”

    温文琴葱指用力的捏一下聂北的蛋蛋,妩媚狡黠的望着聂北。

    聂北答非所问得道,“琴儿,刚才小菊儿的小嘴含住它的时候说是甜的,我不信,你帮我舔吸一下,然后说说味道,我不太信得过小菊儿,就想听听第二个人的说法!”

    温文琴脸色一羞,娇嗔道,“要不要叫我姐姐帮你吸一下然后叫她给你说说个味道啊?”

    “最好不过……呃、不是,有琴儿就够了!”

    聂北恶寒,想不到放开心扉后的好琴儿竟然如此爱作弄人。

    “我姐姐有个爱她的丈夫,也有个可爱的女儿了,家庭温馨和睦,你这小坏蛋要是欺负我姐姐,破坏她家庭幸福的话我一定死给你看!”

    温文琴恶狠狠的道。

    而这时候单间的木门又一次被敲响了,聂北和温文琴都是一愣,温文琴便要挣开身?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