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1 部分

第 41 部分

    温文琴恶狠狠的道。

    而这时候单间的木门又一次被敲响了,聂北和温文琴都是一愣,温文琴便要挣开身子来,却听到门外传来小菊儿的声音,“夫人,菊儿可以进去吗?”

    小菊儿只是听说夫人在中间单间里,所以就找来了,而她又以为她的聂哥哥是在隔壁,但她不好意思直接敲门,反而是想进夫人的单间里然后看能不能和夫人交流一下,顺便和夫人说说聂哥哥的情况。

    被聂北弄得春情勃发、衣冠不整的温文琴听到小菊儿要进来,本能的想说个不字,但聂北已经就手微微打开了木门。小菊儿以为夫人同意了,忙就近跻身就要进来,小手随即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抓住然后飞快的把她往里面扯,小菊儿娇呼一声顿时被扯了进来,木门随后便被关上了。

    惊魂未定的小菊儿进到单间里才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人就是刚才‘欺负’自己的聂哥哥,而夫人却被坏蛋聂哥哥搂在怀里,坦肩露r的,下面的亵裤都被聂哥哥给脱了,乌黑油亮的一块夹在双腿间,贲起的高度显得很是肥沃,湿淋淋的水沟依然在不知廉耻的渗漏着粘稠的琼浆玉y,小菊儿不由得心想:夫人的那里好肥美啊,比自己的肥美多了,她那里应该更容易容纳聂哥哥那根大东西吧!

    主仆俩人早已经习惯了聂北的荒y,此时此境她们倒也没有特别的害羞,反而是彼此有些轻松,都在想多一个人承受着坏蛋的轰炸也好过自己独立支撑……

    一场大戏在聂北主导下即时上演……

    宋小惠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迈不出步去,全身无力的依靠在单间的墙壁上,双腿紧紧夹在一块,湿润的感觉让她觉得羞愧难当。

    隔壁单间里隐隐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虽然断断续续相隔很久,要不是自己呆在单间里比较久的话绝对听不出来这偶尔一声急促的喘息是为何而发。可是她现在听出来了,那分明是女人的极度欢愉时发出来的压抑娇吟。宋小惠芳心惊骇莫名,因为隔壁传来的那若隐若现的呻吟声竟赫然是自己的好姑子和她的侍女小菊儿一起发出来的。

    更震撼的是期间有个沉闷的喘息声似乎不是女人的,而是个男人的,宋小惠心下剧颤,怎么都想不到一向知书达礼、娴雅守德的三姑温文琴竟然会和自己的侍女一起在茅房里偷男人!这让她震撼莫名、芳心错乱、旖旎泛起,忍不住呆在单间里全神贯注的倾听着那不仔细便会忽视的呻吟声。

    宋小惠那久旷之身很容易便春情泛滥,竟然在断断续续的微弱呻吟声中y水长流,湿透了贴身亵裤,发软发热的身子只能依靠在墙壁上才不至于软瘫下来。

    此时温文琴所在的单间里,衣裙散落、r香肤麝、娇颜如醉、y媚欲滴、春意盎然,只见三具赤ll的躯体正y乱的绞缠在一起。聂北站在单间中央位置,双手抚摸在小菊儿的头上,而小菊儿蹲在前面小柔荑搂箍着聂北的双腿,娇嫩红润、粉嘟嘟的小嘴儿正不急不缓的吞吐着聂北的r龙,晶莹的津y把聂北的r龙‘洗刷’得水光润泽,更加的滑溜,小嘴儿吞吐时咻咻叽叽的吸吮声是如此的清脆悦耳。

    聂北背后紧紧的贴着一具火热粉红的娇躯,此时正如蛇一般在缠在后面蠕磨扭转,那对白嫩嫩、滑腻腻的鼓隆肥r挤压在聂北的虎背上推磨揉压,肥r顶端上那两颗胀硬的深红色r珠在聂北背后刮动时拖带着炽热的情火欲焰。

    聂北那英俊的面目在温文琴和小菊儿这主仆俩人的前后夹击下变得极度的赤红,粗重的喘息声越发的急促。

    温文琴那隐藏在心底上的y欲彻底被激发出来,双手托着自己那对傲人的圆美茹房用力向内挤压,再用发软发热的娇躯向情郎的后背紧紧贴压挤磨,上下起伏、推磨搓刮,俩人的身体温度就仿佛被这么磨擦给点燃了。而温文琴情难自制的分开一条大腿再抬起来,然后把湿淋淋的粉胯贴到聂北的大臀上,贪婪难耐的磨擦着聂北的臀瓣,潺潺出水的清泉越磨越多,聂北的臀瓣和p股沟都水淋淋的了,不看清楚些还以为这些水是聂北渗漏出来的。

    极度舒爽的聂北不时哼出几声来,扳着小菊儿的小臻首越来越用力,虎腰也忍不住主动的挺动起来,粗长胀大的r柱越c越深,几乎钻到了小菊儿那敏感的喉咙深处,聂北知道小菊儿那敏感的喉咙受不了自己的庞然大物c入,但还是忍不住蠢蠢欲试,好几次都差点顶了进去。

    小菊儿咿咿唔唔的吞吐着,时不时用那碎玉一般的小银牙轻轻噬咬着聂北枪头和枪身连接处的那到沟痕,然后用那灵巧的小舌尖钻弄着聂北的枪嘴。往往此时聂北都会浑身打颤舒爽欲s,男人特有的沉闷喘息会特别的粗急,小菊儿就会在这时候昂起那可爱的臻首来用那水汪汪的媚眸睨望着聂北,流露着那得意、邀功的光芒,得到聂北一个鼓励的眼神后便会越发的卖力,直把聂北的快感高度迅速拉升。望着小菊儿那粉致娇嫩的桃红脸蛋儿,聂北心存无限的爱意,想把庞然大物c到小菊儿深喉里的想法慢慢平息下来,不由得诱导着在背后用丰胸给自己推拿的人妻少妇温文琴,“琴儿,小菊儿的小嘴儿都快被我磨破了,你来顶替一下!”

    聂北的声音有些大了,正在隔壁全神贯注‘偷听’的宋小惠听到聂北的声音时娇躯痉挛抖栗,就仿佛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在自己心坎上炸开了一般,芳心被震撼被撕裂的感觉让她窒息,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是聂北那小坏蛋,是他、是他、竟然是他……似乎失去心爱之物的宋小惠神色有些恍惚,喃喃的道,“怪不得这些天来文琴她容光焕发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原来早已经和那小坏蛋给搭上了!他们怎么搭上的呢?竟然和小菊儿一起任小坏蛋胡来,这还是文琴吗?这小坏蛋竟然连文琴都勾搭上了,实在可恨……”

    “这该死的小坏蛋,果然是色心不改!”

    宋小惠想到了那次在马车上被聂北这小坏蛋轻薄的事儿来了,当下更是羞愤,竟然有些吃味捻酸,恨恨的想道:害得娘亲和我替他担心媳妇的事儿,娘这些天忙得脚跟不着地,他倒好,搞起别人的媳妇来了,竟然还是自己的三姑子文琴,而且才把小菊儿给弄了,现在又……啊……刚才那小坏蛋就存在了,文娴姐岂不是已经被那小坏蛋给看光了?

    宋小惠在隔壁气哼哼、酸溜溜的,但旁边的单间却正是香艳火热、y乱糜烂,吻吮啄吸声咻咻唧唧、喘息声此起彼伏、呼吸火热急促。此时三人已经换了另外一个姿势,只见温文琴此时成主炮手,而小菊儿却成了‘装弹员’!

    赤红着脸‘粗声粗气’的聂北叉着双腿站在那里,庞然大物被人妻少妇温文琴生涩的吞噬着,那红润溽热的樱桃小嘴吞吐时发出那嗯嗯咿咿的娇哼腻吟是如此的惹火,温文琴那生涩的丁香甜舌在口腔里笨拙生疏却大胆火辣的舔弄着聂北的长枪巨炮,不时的昂着臻首观察着聂北的表情变化,再根据聂北的表情变化而判断自己的技术是否过关,然后做出调整,以求做得更好。温文琴的口技越来越娴熟,聂北也越来越舒服,爽得那根庞然大物越来越膨胀越火热,把文琴那娇艳性感的樱嘴塞得满满的。

    从来没有替男人口交过的温文琴刚才听到聂北要自己替他用嘴舔吸的时候忸怩不堪,一种羞耻感让她踌躇止步。但见情郎望着自己的小嘴就仿佛一头饿狼望着一块肥r一般,知道今天这小坏蛋是吃定自己了,心下忸怩,又担心自己不从这小坏蛋的话他会想些更不堪的法子来弄自己,迫于无奈之下温文琴索性跪在地上开始尝试用嘴取悦他。

    人妻少妇已经完全陷入了r欲的深渊不可自拔,多年来高贵优雅的形象于跪在聂北面前时荡然无存了,就连那贵妇人妻的羞耻之心亦开始瓦解,变得和小菊儿一样的大胆。为了欢愉、为了爱、为了那消魂蚀骨的性欲狂潮她可以在聂北面前卸下那份矜持,卖力的替聂北舔吸吻吮着那根不是丈夫的器物,并努力的挤起自己那对傲人的雪白肥嫩的茹房来夹住聂北的r棒,三文治夹热狗一般夹着磋磨起来。露出来的r棒前端正好被她那性感的樱桃小嘴含住吮吸舔吻……就是她丈夫也从来没有得到她如此卖力的服务!

    聂北抚摸着温文琴的秀发断断续续的问道,“咝……好琴儿、相公太爱你了……你的茹房好丰满、好柔软、好滑腻啊……夹得我好舒服……嘿嘿……r棒的味道怎么样?”

    温文琴吐出聂北那根胀大发紫的龙枪,但双手还是挤压着双r替聂北r交着,性感r润的樱桃小嘴和聂北的r棒间连接着晶莹的津y丝线,藕断丝连的线就仿佛此时温文琴的心弦一般,又是欢喜又是娇羞。忍不住妩媚的白了聂北一眼,伸出已经锻炼得十分灵巧的鲜红柔舌把连住情郎那根r枪的津y给舔吸回嘴里,然后意犹未尽的在聂北的枪头上啄了一口才娇声嗔道,“你个小坏蛋,就知道作践人家,竟然要小菊儿和人家一起吃你这丑东西,都快把人家变成个荡妇了!”

    “琴儿越y荡我越喜欢……喔……小菊儿你这小丫头、唔……你的小牙齿别太大力啊,你聂哥哥的蛋蛋都被你咬烂了,轻点吞!”

    聂北被已经绕到自己p股后面的小菊儿那柔软温热的小嘴儿吞吮着那子孙袋,爽得牙齿都咧了除来,一个激灵就差点把宝贵的种子s到琴儿娇妻的桃红玉面上。

    放纵下去 第077章

    “菊儿的小嘴只能吞下你一个蛋蛋而已,现在她把两个都塞进了了小嘴里,你看,都涨得她腮帮子像个蛤蟆一样了!”

    温文琴夹热狗一般的r交停了下来,松开手来时那对傲人的雪峰一颤一颤的,两颗鲜红的r珠仿佛钳接在峰顶上的两颗璀璨宝石一般炫目夺魄,没有生育过子女的她看上去和小菊儿一样的水嫩娇滴。她此时正红着脸望着跪坐在聂北那叉开的双腿间的小菊儿,一脸的不可思议。

    只见此时小菊儿就仿佛一个饥饿的小羔羊在吃羊奶一样吞吮着小坏蛋聂北的子孙袋,尖尖秀气的下巴尖昂了起来,那精致小巧的瑶鼻此时塞在聂北小坏蛋的股沟间,双手就扣箍着小情郎的双腿。正面对着这边的身子已经粉红欲滴了,那对以惊人速度发育的小玉r上点缀着两颗充血胀硬的小樱桃,娇艳欲滴的模样儿诱人摘取。平坦的小腹纤纤的小蛮腰,和那圆美娇翘的小p股构成一道柔美流畅的弧度。一双细腻白皙的大腿是如此的迷人,秀腿根部此时跪坐轻张,粉胯暴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两瓣鲜贝上稀疏带黄的芳草就仿佛深秋中点缀在盛开的小菊花上的陪衬,是如此的幽美。只见那一道似开非开似闭非闭的花径道口此时正无耻的渗出滑腻晶莹的花蜜,在空气中散发着惊人的热量和那幽幽的芳香,就是同为女人的温文琴也不得不承认嫩有嫩的诱惑。

    见小菊儿样子极其的y荡大胆,温文琴心底的y欲也被搅得激荡飞扬,娇躯禁不住臊热难当。那条直指着自己鼻尖的庞然大物依然热气缭绕、火热惊人,似乎和自己体内的炽热欲火交融在空气中,温文琴不由得再一次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塞吞进那性感柔软的香嘴中去……望着人妻人妇的琴儿娇妻把自己的小兄弟慢慢的吞进她那檀香甜腻的小嘴中去,聂北有一种征服的惬意,这人妻少妇将永远是自己的女人,可以在床上向自己绽放着她那最妩媚最娇妍的一面,自己可以在她体内任意的耕耘随意的播种,就仿佛农夫可以随时耕种自己的田地一般。

    “哦……”

    琴儿大胆的一个深喉吮吸让聂北忍不住发出一声类似于抽气的呻吟,竟然不比小玲珑那张冰火两重天的‘名嘴’差,当真让聂北享受到如同帝王一般的至高享受。

    温文琴见小坏蛋被自己弄得魂飞魄散的模样,芳心顿时自豪不已,睨了一眼聂北后便强忍住那喉咙被异物进入时那种极度反胃的感觉,硬是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吞到深处,胀圆如j蛋一般的枪头顶入人妻少妇的食道中让她的眼泪都呛了出来,可她还是坚持下去……那阵阵蠕动的食道果然非同寻常,火热狭窄、吸吮力量惊人的强大,仿佛即将把聂北的r棒吞噬道肚子里去一般,吮得聂北浑身颤栗,头发几乎都竖立起来,r棒禁不住如此强悍的刺激,一阵阵的跳动,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

    温文琴喉咙十分难受,身子却无比的躁热酥软,芳心一阵自豪得意,使尽最后一丝勇气把聂北整根巨炮吞装到自己的性感小嘴里去……温文琴的檀口和小菊儿的小嘴儿就仿佛枪筒和弹夹,一前一后的把聂北的枪身和弹夹套装收藏。温文琴那性感的红唇和小菊儿薄薄的小嘴儿在聂北胯下巨炮的底座处交接相连,就仿佛含住r棒接吻一样,配合的天衣无缝,教聂北身爽意惬,飘飘然的感觉欲仙欲死!

    而小菊儿又在聂北的背后煽风点火,小嘴儿含住聂北的两颗r蛋然后卖力的蠕磨、拉扯,最后竟然伸出一只手来在琴儿的嘴角边沾湿一些津y后环回背后探摸着聂北的p股眼,然后坏坏的把她那纤纤的葱指戳了进去……聂北的身体就仿佛一个火药桶,被小菊儿这丫头的一根手指给点燃了,顿时低吼一声,“噢——”

    聂北双手压顶琴儿娇妻的臻首,胯下猛挺顶撞,一下就把r柱c尽了……温文琴的深喉食道被聂北粗暴的顶撞进去,就仿佛喉咙里吞下一根木桩一般,强烈的刺激难受伴随着那堵塞窒息之感让她那嫣红艳丽的脸蛋儿瞬间潮红欲滴,媚眼水汪汪的渗出了眼泪,咿咿呀呀的挣扎着、摇摆着臻首,似乎要摆脱聂北深顶到食道里阵阵脉动的庞然大物!

    不多时,颤抖的聂北开始缓和下来,脉动的庞然大物也稍微平静了些,小菊儿很奇怪,但温文琴却清楚的感受到一股股滚烫浓烈的y体从r枪的枪头喷s到自己的喉咙深处,然后顺着食道灌涌到自己的肚子里去,多余的部份瞬间塞满她的檀口。强烈腥味涌入让温文琴忍不住要咳嗽起来,但小坏蛋的庞然大物依然顶塞在自己的喉咙深处,头被他双手压得死死的,让她无法呼吸无法咳嗽,哼哼嗯嗯的声音顿时不安的传出来。

    聂北舒爽不已得松开了紧按琴儿娇妻臻首的大手,“呼……”

    温文琴飞快的摆脱聂北的r龙,只见喷了火的r龙依然湿淋淋的,粘稠的y体有才s出来的 jy也有琴儿娇妻的香津。只见一滴混杂的y体不堪重力的垂吊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十分抢眼。

    温文琴满含jy的香嘴蜜口此时圆张喘息,无法兜住的jy伴随着琴儿的香津流了出来,漫过性感优美的红艳下唇然后滑到琴儿那圆润秀气的下巴尖,最后低落到地上……小菊儿那粉嫩红润的小嘴儿依然舔吸吻吮着聂北的子孙袋,而那葱嫩纤纤的小手还在戳c着聂北的p股眼,让聂北就是s了精也停不下来。聂北低吼一声扳转晕眩喘息的琴儿让她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然后用力的把她秀直姣好的上身推倒,让她双手趴撑在地,翘起那滚圆肥美的硕臀。只见滚圆硕肥的美臀下那肥沃的神秘地带耻毛丛生,鲜红色的小溪贯穿处溪水潺潺而流,芳草萋萋的鹦鹉洲浸渍在那粘稠濡湿的溪水里。沼泽泥泞不堪,贲隆的两瓣花唇越发的显露,粉腻的颜色是如此的诱人,微微蠕动的褶皱嫩r包裹着那颗圆润欲滴的玉珠,艳红的玉珠浸泡在泉眼里是如此的旖旎如此的诱惑,聂北呼吸为之一窒,双眼越发的赤红……咽口水的咕噜声使得本就娇羞不已的温文琴越发的难堪,肥嫩白皙的硕臀不安的扭摆着,潮红欲滴的脸蛋儿羞怩的扭转回来睨望着聂北。起伏不定的胸脯显示出她内心的激动和紧张,又似乎带着哀求,又似乎是在催促聂北快点挺枪上马,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春色激荡,带羞带怯又带娇,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温文琴是聂北见过众多女人中最高的一个,一米七以上的身高在这个时代算是高挑的不能再高挑的女人了,就算是在现代社会她也是高的‘吓人’的。但这么一个女人此时却翘着滚圆肥隆的美臀等待自己临幸交欢,那湿淋淋的水x就近在眼前,完全向聂北绽放着,任予取舍,聂北几乎不用怎么蹲下身体就能挺枪捅c到那肥水潺潺的谷地里。

    聂北被背后捣乱的小菊儿弄得欲火焚身,栗栗颤抖的身体再也无法忍受,需要再一次泄火才肯罢休。

    聂北扶着琴儿的滚圆雪白的肥臀然后挺着s了精依然斗志昂扬、杀气腾腾的湿漉漉r炮往人妻少妇那空虚瘙痒的空谷深渊捅去。强大圆胀的枪头瞬间‘枪’破玉壶的大门,顺着那湿漉漉的蜜道余势不减的直捣花蜜巢x,层层褶r在势如破竹的长枪捅c下形同薄纸,‘老马识途’而且是‘旧地重游’的r龙宛若猛龙入海一般没了进去……人妻少妇的花田蜜道是如此紧窄濡湿、火热滚烫、肥美多汁,以至于聂北的r柱捅c进去时肥水横流、汁y四溅,‘噗嗤’一声捅破天地的入r之音沉闷而媚艳,爽得聂北十万个毛孔都舒张透气,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啊——”

    一声娇啼哀呼宣告少妇人妻此时再一次被聂北宠幸!

    温文琴没想到时隔多日再被小坏蛋秘密相公那根大东西c入时竟然还是如此的胀痛欲裂,仿佛一根烧红了的铁杆带着炽热灼人的温度从自己的粉胯处瞬间穿透自己脆弱柔软的娇躯一般,雷电闪击的感觉从花田蜜道四壁迅猛的向四肢百骸袭去,那胀痛酸醉的电流穿过之感在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把温文琴的身心瞬间击

    娶我妈妈吧sodu

    破……跪在那里摇晃了几下几乎软瘫在地!

    火炮的炮口冒着噬人的气息撞入到底,zg内被轰然塞入异物的感觉让温文琴全身禁不住痉挛起来,梳妆着贵妇髻的臻首高昂僵住,优美猩红的小嘴圆张,嗬嗬喘息着如兰的香气,娇艳欲滴的玉面此时通红如火、宛若燃着情火欲焰一般,仿佛带着娇羞、带着妩媚、带着痛楚、带着满足、带着舒爽……万般感觉在人妻少妇热芳心中纠结缠绕……温文琴好一会儿才从‘电击’麻醉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扭回头来嗔怪的横了一眼聂北,竟然是风情万种、仪态万千,嗔怪反而成了撒娇一般,“呼……你个小坏蛋……每一次都急急匆匆的闯进来,再好的身子亦会被你捅破的,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家,小命迟早都会被你这冤家夺去!”

    聂北箍着趴在地上的人妻少妇那莹润r嫩、滚圆光泽的肥臀,开始温柔的在她那优雅成熟、丰腴婀娜的娇躯里抽动挺送起来,嘴上yy的笑道,“我的好琴儿一直想做母亲,做相公的我怎可不努力呢,如此肥美的p股、丰腴的娇躯、硕大隆圆的茹房,以后准是位‘营养十足’的好母亲,相公我又如何舍得要琴儿娘子的小命呢,只会在琴儿娘子肥沃娇嫩的良田里播种小生命而已。”

    “喔……小坏蛋你坏、啊……不准你乱说啊……再说人家、哦、人家就羞死啦……啊……哦……轻点啊……”

    温文琴在聂北温柔的抽送中舒爽得臻首摇晃、浪臀后挺、粉胯轻摇、婉转逢迎、柳腰款摆、纵欲承欢,娇颜流火、媚眸溢水、娇躯滚热、丝丝颤栗,说不出的香艳媚惑、道不尽的春意撩人、唱不尽的莺声燕语、流不断的蜜汁琼y、荡不散的炽热情火、狂野欢爱……聂北挺动的幅度本能的加快,粗壮的庞然大物在人妻少妇那崎岖的花径内横冲直撞,藉着肥腻濡湿的琼浆玉y顺利的直c到花芯田底,记记都撞击到优雅知性的美人儿那娇羞脆嫩的zg里。那里是如此的娇嫩如此的火热,水壶装着开水一般的滚烫让聂北深入敌后方的前锋部队不敢在琴儿那火热滚烫的zg内多做停留,深怕自己会禁不住那高度的刺激快感而一溃千里。聂北可不想这么快就鸣金收兵,因为还有一个在自己背后p股眼四周s扰的小菊儿需要自己再度‘喂养’,所以聂北捅的频率越来越快,撞入zg内便飞快的撤离,然后再飞快的c顶进去……小菊儿这时候亦是春情灼灼、欲念横生,粉致娇嫩的脸蛋儿此时绯红滚烫,仿佛熟透的苹果还被人丢到水里煮一样,娇滴滴的带着无尽的渴求,粉胯处那芳草萋萋的两瓣贲起花唇中间,那一道鲜嫩玫红的水渠r壑此时春水沥沥的滚涌而出,濡湿了四周的芳草,滋润了大地,漏d最是消魂处,待等情郎把物堵……情动难耐的小菊儿已经无法再安心的s扰聂北那敏感的p股眼了,而是一手箍着聂北的大腿,另一只手本能的抚摸下去,轻轻的按在自己那湿淋淋、泥泞不堪的花贲处,咿咿呀呀的轻揉着……望着近在眼前的两具‘凹’与‘凸’的器物紧紧结合绞缠,小菊儿发现夫人那‘凹’下去的器物鲜红带汁、肥美r嫩,被聂哥哥的‘凸’大之物捅c进去时进胀裂,四周贲高隆胀,那一c之下夫人花田蜜道里的汁y被挤出来时嗤嗤直响,要不是有聂哥哥那两个垂吊着的r丸遮挡的话,估计夫人那被‘挤s’出来的y汁一定全s到自己的脸上了。而聂哥哥的‘凸’器物抽离时,夫人那‘凹’陷的rx里面那些鲜红滴水的褶r便附在聂哥哥的庞然大物上被扯出来,滚滚的蜜y滴滴答答的滴漏,下面的地上都滴了一滩了,再被聂哥哥捅c进去的时候‘啪’的一声很干脆,都不知道夫人怎么这么勇敢,竟然还敢挺摆着那肥嫩滚圆的p股往回迎撞着聂哥哥的冲击,要是自己的话肚子都会被聂哥哥c穿的,好可怕啊……小菊儿娇小r嫩的身子跪在聂北叉开的双腿底下,前面就是夫人那跪直的双腿,腿上正是那翘起来的肥嫩雪白大p股,中间那比自己肥美一些的地方正被聂哥哥c捣着……迷离的把那臻首靠近聂北和温文琴那交媾的位置,伸舌即可舔到两人交h的地带,那里是沼泽的草地、水的世界、蜜的国度,甚至都被聂哥哥的棒子‘搓磨’起沫了,腥s幽幽,竟是如此的诱人。

    小菊儿情不自禁的伸出那红腻柔软的小舌头轻轻的在夫人的大腿内侧舔弄着,截取那多得流下来的花水蜜汁,贪婪的小菊儿最后干脆昂着头用那粉嫩红艳的小嘴儿吻吮着温文琴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吻吸舔吮……

    放纵下去 第078章

    “呜呜呜……”

    处于极度疯狂中的温文琴发现小菊儿在舔弄着自己的大腿内侧时一种极度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她身子极度不安的扭转摇摆,似乎要摆脱小菊儿的舔弄。但聂北的庞然大物就仿佛一根钉子一般钉入她体内,让她全身颤栗发抖……根本无法闪躲,禁不住娇喘吁吁的呻吟道,“唔……啊……小菊、不要舔上来啊……呜呜呜……小坏蛋快叫小菊别舔上来啊……啊……小坏蛋你、你坏蛋……喔……好深啊……又顶到人家花芯里啦……轻点啊……小菊你……不要……呜呜呜……”

    小菊儿就在温文琴的‘求救声’中把那灵巧柔软的小香舌舔上了温文琴的花瓣、草丛那里,那小舌头在上面打转,‘撬、顶’着‘凹’‘凸’器官媾合的缝隙,把她夫人那肥沃良田中渗漏处来的肥水攫取到自己那小嘴儿里然后吞到肚子里去,似乎这样能缓解一下她体内那火烧火燎的饥渴感。

    聂北没想到y念彻底爆发的小菊儿竟然如此迷情恣意,小小年龄就如此s荡骄纵,舔吸她夫人温文琴的花蜜时还不忘舔弄自己的r蛋蛋,爽得聂北整个人都颤栗起来,庞然大物在人妻少妇温文琴的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得越发的频繁,沥沥飞溅的y水宛如春雨一般飘落四周,把聂北的胯下全部溅湿,聂北嘿嘿直笑,“琴儿你好多水哦,是不是今天喝水太多了所以漏出来了?”

    “人、人家才没有……啊……你、你快叫小菊别捣乱了啦呜呜呜……人家快受不了了……呜呜呜……好酸啊……”

    温文琴臻首狂摇乱晃,贵妇髻在浪摇中摇摇欲坠、簪钗欲脱,此时一只柔荑曲撑在地,臻首无力的垫压在上,小嘴圆张呼哧呼哧的喘息着,轻阖似闭的流火美目迷离梦幻,偶尔颦起来的凤眉隐含着醉人的娇媚:另一只无力的葱嫩玉手搭在粉腻光洁的玉背上,勾搭过股沟然后伸出两只纤纤玉指摁按那两瓣被聂北的r柱c磨得火辣辣的鲜贝上,然后用力的张开,这样可以少些摩擦,同时亦能感受到自己粉胯处被撑胀得紧绷绷的,随时都会裂开来一般!

    “嘿嘿,没有的话这水怎么就漏个不停啊!”

    聂北飞快的拔出再飞快的把木桩打进去,然后伸出手抚摸到人妻少妇的粉胯中间,在那里揩了一下,滑腻腻的春水沾了聂北一手,聂北俯压着上身,紧紧的贴在温文琴的粉背上,把沾湿粘腻的手掌伸到温文琴的臻首前,吃吃的道,“琴儿,这些是什么呢,是水呢还是蜜汁呢,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来着,好琴儿能为相公我解惑么?”

    温文琴本能的睁开那水雾朦胧的美眸,见到聂北手上沾满了那粘稠晶莹的y体,她哪还不知道这些是从何而来,嘤咛一声羞窘的闭了双眼,娇喘吁吁无法言语。

    “来琴儿,吃一点!”

    “唔……哦……我、我不要、啊……快点用力啊大坏蛋、嗯……人家不要……”

    温文琴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舔吸聂北手中占有的那些yy,因为那是她自己流出来的,如何都吃不下口。可聂北停下来不动却让她无法忍受,媚态毕现的人妻少妇闯破道德伦理的枷锁后跌入了r欲的深渊,强烈的欲望需求宛如萌发的种子一般在身体每一个部位快速生长,芳心中那些被妇道伦理压制囚禁的熟女本能y欲一经释放便如爆发的火山一般不可收拾,唯有心爱的男人方能‘塞住’洪流。

    温文琴在情欲中焚烧,蠕扭不安的娇躯、焦灼挺摆的粉胯、贪婪空虚的rx肥田,主动而疯狂的套弄着聂北那深c到她体内的巨炮。

    聂北坏坏的笑倒,“舔了就给你!”

    “呜呜呜……我要……快给我、我舔……唔……”

    全身上下只剩下对r欲得渴求的人妻少妇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微微扭过头来张开那柔软优美的红唇然后把聂北的手指吞吮舔吸起来。

    人妻少妇吞噬自己汁y时那娇羞又y荡的神情让聂北觉得刺激不已,顿时开足马力把‘大犁’向花芯底深耕进去……一时间清脆急骤的撞击声再度响起……聂北胯下之龙在人妻少妇的峡谷深泉中沐浴游玩、进进出出,泉水飞溅,手指却在人妻少妇那柔软温热的樱桃小嘴中逗弄着她那羞怯柔软的香舌……多处敏感的地方被撩拨被占据,更有小菊儿这丫头在下面不知廉耻的舔吮吻吸,不堪刺激的人妻少妇温文琴不多时便到了欲望的顶峰。喉咙里呜呜呜直哼哼唧唧,上下两个‘口’都把聂北咬得紧紧的。聂北只觉得手指痛、r龙爽,不一样的感官,刺激得聂北几乎想s。低吼一声把受挤压、夹磨的r龙抽c得更加的欢腾,时来时去如急风骤雨一般,又若奋起出击的猎豹,时浅时深的感觉让人难舍难离不堪撩拨。一份占据得不够踏实的空虚焦灼感油然而生,飘忽无常的感觉难以名状,瞬间把温文琴这个放开心怀享受的人妻少妇心底里的欲焰焚烧得如山火一般猛烈,上下两张‘小嘴’把聂北咬得更紧,聂北怀疑自己的手指是不是被她给咬破了。

    温文琴臻首狂摇,仿佛一只咬住猎物撕咬的母豹一般,只不过猎物是聂北的手指。温文琴几乎要瘫坐下来的p股总会在聂北强有力的挺撞下向前耸去,要不是有聂北的双手死死的扶助,温文琴那瘫坐的身子反而被撞成了趴倒,“喔……好相公好夫君……唔……c得人家好爽啊……好美啊……太深了啊……呜呜呜……那大头别磨人家的zg啊……喔……快丢了……”

    感觉到琴儿娇妻快到了春潮涌s的地步了,芙蓉一般的娇躯染了一层芳香淡淡的汗水,火红的脸颊风情无限的娇媚妖冶,酥软摇晃的雪白秀腿那冰肌雪肤突突直跳,性感的樱桃小嘴此时圆张,火热急促的喘息着,吁吁如兰,聂北低呼一声,“小菊儿准备喝水咯!”

    聂北飞快的把庞然大物抽出来,温文琴那饥渴难耐的sx失去聂北的庞然大物时缓缓弥合的那一瞬间,聂北看到花田蜜道里面那蠕蠕磨磨的褶r还有蜜道花田里那颗充血胀圆、激烈颤抖的‘圣女果’,竟然像个电动铃铛的‘铃芯’一样在敲打着温文琴那娇嫩鲜红的蜜道四壁,那里晶莹的春水都被它搞动得嚯嚯轻响,端的是诱惑惊人。聂北飞快的推了一把迷乱的小菊儿,小菊儿顿时被推趴着,小臻首正对着夫人那近在眼前的肥沃池塘,再听聂北喝道:“小菊儿你还等什么,吮琴儿的水帘d呀,等一下哪里够你这小s货喝饱的。”

    小菊儿本来就是在舔舐吮食着她夫人和聂哥哥交换时流出来的花露,刚才也舔舐了夫人那肥嫩的花瓣儿,此时听到聂哥哥的话,她想都不想就把那粉嘟嘟湿腻腻的小嘴儿往惊觉空虚的温文琴那下面的‘小嘴’堵吻过去……温文琴那粉胯中间那肥水潺潺的空虚‘小嘴’被自己当女儿看待的侍女堵住吮吻时候她本能的羞赧难堪,毕竟那是nn的地方,脏兮兮的,给人看到都羞窘不堪了,更别说被女儿一般的小菊儿亲吮吻吸,微弱的羞耻感伴随着强烈的异样刺激感使得她粉躯猛颤,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禁忌刺激让她那圣洁高贵的心越来越y靡、放荡,待小菊儿那灵巧调皮的小舌头钻到水帘d里面去舔舐绞缠着那颗敏感娇嫩的鲜红‘圣女果’时,温文琴嗬嗬的喘息声仿佛窒息了一般,那粉红玉润的娇躯一阵一阵的痉挛抽搐,那双跪地的小腿在地上乱蹬乱踢,当真是一个小浪蹄子。

    聂北亦是心急火燎,绕回小菊儿的背后然后扶着庞然大物对准小菊儿那汁水唧唧的小花田挺进去……“嗯——”

    聂北的突然临幸让小菊儿那娇嫩的身子忽然绷紧,一声闷哼,直觉一根火热惊人的硬柱子直捅入自己的大腿中间,然后势如破竹的撕裂自己小d里的那些褶r阻隔往自己的肚子里钻,一下麻痹大半身的感觉又酸又痛、又麻又痹、有爽又充实,说不出的酸甜苦辣让小菊儿那跪地的双腿死死的收夹回来,小而肥的鲜红嫩x越发的紧窄。聂北当是进入简单撤离难,消魂蚀骨的感觉让聂北头发都竖直了,滚烫的火药已经上膛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刺激走火。

    单间里勉强可以让三人排成一排荒y乱搞,人妻少妇温文琴那丰腴修长的娇躯跪趴在前,小菊儿俏小玲珑、粉致娇嫩的身子跪趴在中间,小嘴儿仿佛贪婪的婴儿一样依然紧紧的吮吸着凹陷的‘奶嘴’,她翘起来的白嫩小p股中下位置堵塞着一根涨红发紫的庞然大物,此时正缓缓的抽动挺c起来……聂北越来越急的抽送让吻吮舔吸着温文琴下面那蜜户大门的小嘴儿畅快的唔唔唔直哼,颤抖的牙齿不经意的啃咬了一下温文琴那娇艳敏感的‘圣女果’,温文琴不由得娇哼一声,“啊——”

    在一声婉转娇滴的畅快呻吟声中,人妻少妇温文琴魂飞魄散,娇颜潮红欲滴、娇躯不住颤栗、蜜道一阵阵的抽搐……濡湿滚热的潮水从打开大门的花房蜜壶深处激s而出,婉转万千的腻糯一声,“咿呀——”

    “唔……”

    小菊儿哼唧一声,灵巧的小香舌收了回来,伴随着小舌头而‘回’的是她夫人高c时喷s而出的甜腻温热的花蜜,滚滚而来的潮水呛到了毫无经验的小菊儿,只觉得粘稠的y体有一半灌到自己肚子里去了。小菊儿慌忙离开那被自己小嘴儿吸附的涌泉,但温文琴在极度高超中潮水喷s不断,小菊儿才松开小嘴儿便被s了一脸的花露,但她也只能如此,含了一嘴花露的香嘴柔腔里呜咽一声,忍不住伸出一只葱嫩的小手抹了一把脸。但那鼓隆隆的腮帮子、精致的脸蛋儿依然是湿淋淋的,青丝一半的秀发都被温文琴那潮水给s湿了,黏贴在额头、脸颊周围,说不出的糜烂。

    畅快淋漓的泄身让温文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绵绵的瘫侧在茅房单间的地板上,香汗淋漓的娇躯散发着温温柔柔的光泽,蜷卷的双腿似乎要夹住那喷s的‘花洒’不让它继续喷s那羞人的潮水来,一颤一颤的雪白茹房下是那微微抽搐的平坦小腹,那里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诱惑。高c余韵的艳媚色彩在其上缭绕不散,火红的脸颊焕发出绚丽的光泽,慵懒满足的表情、散乱蓬松的发髻、糜烂的气息,一幅蕴含娇柔慵懒的‘暴雨梨花’图活灵活现的在茅房里绽放……

    放纵下去 第079章

    小菊儿含住了一嘴的花蜜舍不得独吞,咿咿呀呀的要转正身来。聂北配合的搬弄着她那娇小滑嫩的身子,然后盘脚坐到地上,小菊儿就是坐到聂北的大腿上。小菊儿那双白皙瑰丽的秀腿缠箍在聂北的虎腰上,粉胯紧紧的和聂北相连交缠,紧窄的小xrd依然被聂北的r枪火炮堵塞在内,火热滚烫的枪头就指在小菊儿的zg里,那里火热肥嫩,仿佛不堪一触,稍微动辄一下小菊儿都会被刺激得死去活来,可又是如此的畅快,那份酸麻胀痛夹带着麻痹酸醉奇特感觉令菊儿欲罢不能、心甘情愿的被聂北那暴涨枪头撞击zg。那种分被占据、被堵塞、被撑顶到底的满足感是如此的美好,令人神智迷离、欲望膨胀、魂飘魄飞、心荡神游,说不出的痛快淋漓。

    小菊儿双腿缠夹勒紧聂北的虎腰后那双芊芊细嫩的柔荑缠绕住聂北的脖子,然后送上红嘟嘟的小嘴儿来,鼓着腮帮子含住温文琴那肥沃的花蜜的小嘴儿是如此的诱人,粉嘟嘟红润润的,印到聂北的嘴上温绵绵的,说不住有多舒服,小菊儿她张开了小嘴儿,温文琴花房里分泌出来的花蜜一股股的渡了过来,甜腻腻滑溜溜的y体在聂北的嘴里被小菊儿那灵巧的小香舌伸过来捣弄搅拌,到处舔弄,说不出的调皮任性。

    被迷离的小菊儿弄得火气的聂北两只大手一只掌握小菊儿一瓣雪臀,然后大力的往两边掰,让她那娇嫩的玉女渠道越发的凸显在自己的火炮s程之下,再用力的压向自己,长枪巨炮顿时捅得更深……“唔唔唔……嗯……”

    小菊儿脆弱娇嫩的花田蜜道被聂北的捅c得酸醉麻痹,畅快消魂的感觉让她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娇哼腻吟,娇嫩的身子不安的扭蜷摆动,想条小水蛇一样。

    聂北忽然往上挺了一下,枪头顿时戳到小菊儿那脆弱的小花x,小菊儿娇躯不由得一僵,全身颤抖不已,媚眼一翻,猛然的松开那主动吻着聂北的小嘴儿,昂头向后呼呼哧哧的喘着气,那饱含春风的脸蛋儿妩媚娇俏,说不出的动人。

    体力逐渐恢复的温文琴已经坐了起来,见小菊儿和自己的亲亲小情郎交媾得犹如调蜜一般,只见小菊儿春情难耐的挺摇着自己的身子,从背后看不到她那sx被小坏蛋c捣的情形,可看她昂头浪摇的模样儿,用脚都能猜到下面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准是被小坏蛋那大东西给喂得饱饱的,说不定被小坏蛋那大东西撑裂了呢!

    聂北一边干着小菊儿的小浪x,一边含着小菊儿渡过来的那些花蜜盯着散发着高c余韵的温文琴,浑身绯红通透的温文琴玉面桃腮生妍活艳、性感红唇优美r润、鹅长白皙的脖子下是胸前的饱满,雪盈盈的r丘巍巍颤颤的,诱惑着聂北火?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