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3 部分

第 43 部分

    温文琴见聂北还有力气用这坏招数作弄小菊儿,当下没好气道,“我们再这里面被你这小坏蛋纠缠了这么久,要出去啦!”

    “再坐一会儿嘛,这里空气好环境优美……”

    “那你自己慢慢欣赏!我和小菊儿出去!”

    温文琴已经恢复了不少体力,又见聂北把那坏东西塞再小菊儿的体内不肯拔出来,当下有些吃味亦有些侥幸,胆气也很足!

    “想走可不是那么容易!”

    聂北y笑着从小菊儿身上退出来然后扑向更加肥美丰腴的人气少妇温文琴,轻易的就把她压在自己身下,暴胀欲裂的r枪巨炮就势已经顶在了温文琴的分跨中间,随时能挺身c入……

    放纵下去 第083章 你是火j?

    “不好了,婷婷她、她不见了!”

    温文娴急急匆匆的赶了进来,只见她神色慌张玉面煞白,进了茅房就呼喊了一声。

    聂北还待对温文琴和小菊儿进行深层次的耕种时忽闻此音,有那么一刻发愣,早就‘忍无可忍’的人妻少妇费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压在身上想再‘干’坏事的小坏蛋,娇声嗔道,“好相公,姐姐好像很急躁的样子,婷婷可能真的有事了,我们快出去看看啦,不能再、再在这里面……”

    说到最后温文琴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臻首低垂,高c后火红的脸蛋儿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婉转娇羞不已。

    聂北捏着温文琴那秀气靓丽的下巴,温文琴忸怩的偏了偏头,红艳欲滴的桃腮十分诱人,聂北忍不住香了她一口,温文琴更羞了,聂北却坏坏的笑道,“我们在这里可以干着世界上最神圣的事情,你知道吗,我们是在做神作的事情,创造生命,懂不……呐呐呐、一看你这眼神我就知道你不懂……喔、你的手放的地方也不对、呃——这是我的腰、不是你的、喂喂喂……小菊儿你这是助纣为虐、啊——轻点啊俩位娘子——嘶——痛——啊小菊儿你咬哪呢——咬断了你就成寡妇啦——”

    温文琴睨了一眼小菊儿,叫小菊儿咬着小坏蛋的那羞人的东西在那里拉扯,也不知道到底用多大的力,顿时又羞赧又诧异,脸色越发的娇怩,就仿佛盛开的j冠花一般,艳丽非凡,略带些关切的嗔道,“相公你痛不痛呀?菊儿你、你怎么可咬、咬他那里,咬、咬伤了如何是好!”

    “还是琴儿疼我!”

    温文琴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啐道,“人家才懒得理你这死皮赖脸的大坏蛋,口花花没个正形!”

    小菊儿长长的睫毛扇了扇,娇憨俏媚的望了一眼温文琴又俏生生的望了一眼聂北,才恋恋不舍的松开那吞咬着聂北胯下r龙的两排小玉贝,然后缓缓吐出来,只见聂北那再度‘火气十足’的r龙水光淋漓,和小菊儿那r嫩嫩水润润的小嘴儿藕断丝连的津y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然如此的晶莹亮泽,小菊儿恋恋不舍伸出那灵巧滑腻的小丁香舔了舔r龙的龙头,娇媚的啐道:“就是这坏东西戳到了人家的肚子里去,坏东西!”

    “嘿嘿,不是它的话刚你这小浪妇会哼哼唧唧的呻吟不停?刚才你的小pi股挺得这么欢快可全靠它哦,还有就是你能不能怀孕替聂哥哥生小孩子也得靠它才行的,它还坏吗?”

    小菊儿脸色酡红如醉,又俏皮又娇媚的嗫嚅道,“人家到现在都没发现它又什么好的,太大太长了,每一次都捅穿了人家似的,人家每一给聂哥哥你弄的时候肚子都酸酸胀胀的,担心你大力把菊儿给、给刺破了,所以这大东西一点都不好,再小一半短一半的话人家就、就喜……喜欢!”

    “……”

    聂北的脸黑得和包公一样,才体会道包公其实不黑的,憋得多了就黑了。

    “夫人你说菊儿说得对不对?”

    小聚而开始拉帮手了。

    却不想温文琴被小聚而闹了个大红脸,火烧火燎的,芳心羞怩不已,再见到聂北在一边坏坏的等‘答案’,顿时想找个缝去钻,娇声嗔道,“死妮子你、你都问些什么胡话呢,我、我才不懂这些!”

    聂北色迷迷的盯这刚才还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美人儿,坏笑道:“琴儿你懂的,你如狼似虎的怎么会不懂呢,你相公我要是合了小聚而的尺寸你肯定不爽,非要和相公我算账吧?”

    “我、我不知道你、你说什么!”

    温文琴羞赧的挣扎着站起来,全身上下不着一丝一缕的婀娜身段焕发出莹润水嫩的光泽,艳丽脱绝的娇颜就仿佛风雨过后的彩虹一般绚丽夺目,清泉一般的眉眼流转生妍,轻抿的樱最红润性感,那弧度宛若一弯新月一般,总教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温文琴站起身的过程中胸前那一对圆隆傲人的冰雪山峰微微颤颤的荡漾出一波一波的诱惑来,那里留下了聂北的淡淡‘吻痕’和几根长长的断发,亦不知道是她自己的还是小菊儿的,但绝对是聂北的女人的,峰顶上那两朵娇艳的雪莲花在颤抖间活色生香、引人摘取,上面还残留着聂北这个勤劳小蜜蜂的口水,香艳旖旎。

    一双修长秀美的嫩腿盈盈纤纤、娉娉婷婷,就仿佛水中独舞的天鹅一般高雅美丽,那份莹润光洁宛若玉雕一般,只是……白嫩修长的秀腿根部中间那一块乌黑亮泽的地方,此时泥泞涂鸦,那道鲜红柔嫩的峡谷此时正渗出丝丝点点的浑浊y体,再两瓣花瓣的贲起位置上不负重力后一点一滴往地上滴落,那是她花心里酿造的花蜜合聂北s道里面去的种子……温文琴见聂北那火辣辣的目光犹如实质的利芒穿透自己赤ll的身体,仿佛要把自己吞下肚子里去一样,娇躯不由得酥软无力,差点就瘫了下来……聂北虽然很不情愿,但事实上他不情愿的事情太多了,就好比自己的兄弟现在正是士气非得一战,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花花的两具娇躯缓缓套上衣服然后走出茅房单间……她们都出了单间后聂北无奈的再做‘墙上君子’,但是聂北宁愿这次不上墙,因为他才上到墙顶就看道小惠姐姐在出单间的那一瞬间瞥了一眼墙顶,聂北心里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被瞥到了。

    而且还怨怨的瞪了一眼自己,然后‘啪’的一声把木门甩得老响,聂北的心也跟着‘啪’的一声,接着是无奈的苦笑,喃喃道:“回家的日子不好过了!”

    “你现在就不好过了!”

    “谁!”

    聂北猛的惊醒过来,匕首十分娴熟的握在了手里!

    “咯咯……”

    好一阵爽朗火辣的笑,是如此的恣意无忌,丝毫不怕引人注意然后发现聂北在此干一些偷窥的行径,不过也对,这是个女人,她没做贼没心虚,似乎好真不怕有人发现聂北存在,反正怎么算都算不到她头上。

    聂北才发现这时候一个女人、全身红火的女人出现在刚才自己和琴儿、小菊儿翻云覆雨的单间里,优雅神秘的背靠在墙壁上,一双修长娉婷的美腿吓踩踏着一双红靴子,火红的皮靴看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搅弄着不值得是琴儿还是小菊儿流下的y水,用那沾湿了y水的靴尖在地上仿佛胡乱的涂鸦比划着。

    聂北再望多一眼这全身红火的女子,幡然有个疑问:这是冬天吗?

    显然,这即将要过去的冬天依然还是冬天,还是寒冷的,但对方却穿得比自己少,要不是看她满身鲜艳的话聂北都有点想给钱她去添些衣服。望着对方火红上衣那一道深深的r沟和露出小肚脐以下一小截的小腹莹润白腻的肌肤,聂北能感觉道自己下面那兄弟似乎很暴躁,挺了起来,在袍子外面气昂昂的搭起了蒙古包。

    聂北横侧在墙顶上,基本上算是面朝美人,如此明显的凸出部位顿时被对方看到,当真‘丑态毕现’。

    见对方似笑非笑的瞄了一眼自己那搭起来的‘帐篷’,聂北再怎么脸皮厚都忍不住有些挂不住,猛用手把那‘嘴馋’的‘弟弟’掰歪到另一边去,不让它直挺挺的竖起来,丢人!

    聂北的动作让那女子脸微微有些热,那浓密却依然便宜的眉毛往上一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顿时如玫瑰绽放一般火艳媚人,只见她那让人惊艳的容颜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明眸狡黠戏谑望着聂北道,“你就是聂北吧,果然很好色!咯咯……”

    聂北一语定论:“喂,我现在只看到你在调戏我!”

    “咯咯……”

    女子笑起来那对豪华大ru一颤一颤的,那紧身低胸的火红上衣差点都无法包裹得住,只见她微微昂着头翘起那秀丽圆润的下巴尖,那怎 么看都带着笑的脸蛋妖媚却让你觉得她是如此的高贵自然,热情如火的笑容无比的率真爽朗,清脆悦耳的声音带些嗲,“听人赞你赞到天上去了,今天一见果然……”

    聂北贱贱一笑,有种s包的感觉,“嘿嘿……外面传的那些良好赞美基本上属于事实,最多也就赞得不够到位,至于那些诽谤嘛……我想应该是没有的!”

    “打断别人的话是很失礼的意见事!”

    女子依然不改笑脸,但别人不会觉得她笑得虚伪,反而觉得她的笑很挑逗。

    “喔,那你继续,不过那些赞美的话就不必说了!”

    聂北大言不惭的道。

    “我想说的是今天一见你果然很好色,除此之外其他都一般般!”

    女子依然慢悠悠的用靴子尖沾‘水’在地上一撇一划的涂鸦者,脸蛋有些红润,糜烂的空气yy满布的地板,这样的坏境就是老太婆处身在此亦会脸红,何况她这么一个二十几岁的妙龄女子。

    “……”

    听了女子的话聂北那s包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十分‘不满’的‘争辩’道,“喂,你可不能睁着眼睛说大话啊,我是出了名的正直、善良、忠诚的男人,从来不干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聂北嘴上说着心里想着:老子可没说谎,老子真的没干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因为漂亮的女人都是我妻子嘛,不‘干’才是对不起妻子呢!

    “你不干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红衣女子神色暧昧的睇了一眼聂北,咯咯直笑,“刚才那些我就不想说了!”

    红衣女子望了一眼地上那些‘水迹’,脸不由得有些热,但依然笑靥如花的接着道:“那现在人家给个机会你对不住妻子,不来吗?”

    说完后红衣女子眼波一抛,一股媚意无声无息的袭过来,聂北觉得世界很美好,女人很风s,自己……嗯、很伟大、特别是下面!

    “怎么,就这些胆量而已么?”

    红衣女子巧笑嫣然,热情非凡,随手一挥,她那件紧身红衣裳轻轻松松的脱了下来,顿时只剩一件薄细细的粉红色肚兜,硕大ru房撑起的山峰上面那朵绣花火红玫瑰在如此‘美景’陪衬下简直是花中之王。

    薄细细的肚兜面前遮掩下那玉女峰上的两颗娇艳的葡萄凸起两个点,竟然如此诱惑,而下面的小腹基本全露了出来,白腻柔润的几乎在微弱的光芒下散发出柔媚的s线,透过瞳眸刺激着聂北那蠢蠢欲动的心。

    “咯咯……你可不能太贪心哦,人家下面的裙子可不能脱给你这冤家,你想的话自己来脱,你亲自来脱人家裙子人家就给你机会做些对不起你妻子的事情,好不好?”

    红衣女子美波流盼,说不出的妩媚和大胆,那份热情从她身上流露出来十分的自然!

    “自然好!”

    “哦?”

    “你这么美,我想一下是应该的嘛,我不想的话你就悲哀了!”

    聂北狡辩道。

    “那你还不快点下来?”

    能无声无息的‘偷窥’自己的女人能简单?聂北苦笑的摇了摇头,“来这么久了,姑娘就知道我名字,但姑娘的眸子聂北似乎还不知道,未请教!”

    红衣女子不作声响,此时聂北只见热情如火、笑靥如花的女子刚才用脚搅拌y水胡乱涂鸦的地板上清晰的显示着两个字:寒冰!

    “你是火j?”

    聂北失声道。

    放纵下去 第084章 撩你的裙子是帮你止血

    “唔?”

    刚才还笑靥如花、热情如火的媚人微微一愕,神色似乎有些不愉,恨恨的瞪了一眼聂北,“本姑娘叫蓝火,你给我记清楚了,再叫我火……那个的话我要你好看。”

    “哪个啊?”

    聂北见到美女就忍不住贫嘴耍赖。

    蓝火转而笑眯眯的道,“你知道的!”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聂北坐起身来,双脚垂吊在办空中,双手握着匕首无奈的去遮掩那丢人的蒙古包,匕首横在胯下有点像要‘自宫’的模样。

    “我不管,反正你叫了我就惩罚你!”

    “小玲珑叫呢?”

    “我也惩……嗯、也惩罚你!”

    “……”

    聂北平静道,“你这是打横来咯?”

    “你还不是一样很强硬?”

    她边说着边望一眼聂北‘横刀’所在的位置,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另有所指。

    聂北神色不动,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蓝火,总觉得她有些奇怪。

    蓝火对聂北那双火辣辣的‘扫视眼’熟视无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你都算是大胆咯,把寒冰那块千年冰都给融了,弄得她回到圣女峰之后就魂不守舍的,要不是玲珑她告诉我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是你的功劳,咯咯……”

    “……”

    聂北对小玲珑那妮子很无语。

    “不过……”

    蓝火语气不惊不喜,平淡异常,但极度的平淡往往才是最具危险的,聂北对这个有充分的认识了。

    蓝火解着道,“你少点招惹我们的开心果,你需要发泄的话大可以去找寒冰那贱人……”

    蓝火依然笑靥如花,可聂北总觉得她神色有些凌厉,同时亦能从她对男人婆的态度上看出她对寒冰似乎有些不愉快。

    听到她把寒冰说成贱人的时候聂北的神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我承认我多情、滥情,什么好色、下流之类的形容词你大可以扣道我头上,而不能扣到我女人的头上,你再对我的女人出言不逊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聂北与其忽然一冷。

    “嗯?”

    蓝火先是愕然,接着便恰有玩味似笑非笑的从新打量一下聂北,扑哧一笑,“挺男人的嘛,但你觉得你是她的男人,她可不一定认你!”

    聂北神色严肃起来,很郑重的接着刚才的话题,“我的事情你还没有资格管制,而我和寒冰、小玲珑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来过问,你指手画脚的有些狗拿耗子的嫌疑。”

    聂北接着道,“我想我是谁的男人都可以,但应该不会是你的男人!”

    聂北却是恼火,要不是见仿佛一个大姐姐一般维护小玲珑的话聂北就要发飙了。聂北的脾气不算很好,就仿佛一条蛟龙一般,有些逆鳞是不可触摸的,而女人就是他逆鳞中的逆鳞。寒冰那男人婆脾气虽然很‘臭’,但聂北不讨厌她对自己的冷淡,甚至以前那短短相处下她喊打喊杀的不下百次,聂北亦无半分仇恨,因为她是美女,更重要的是她是自己的女人了,或许她不承认,但聂北心里已认可她,所以别人不可以辱骂她!

    聂北严肃起来后蓝火反而宛然一笑,吃吃的道,“是不是我的男人就得看你的本事了,不过……外面那些女人要是没有你这个男人的话说不准就香消玉碎,当然,有你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

    “什么?”

    聂北心下微怔,这时候才发现蓝火背靠在墙壁上并不是在耍酷,而是受伤了,鲜红的血大部分被她那火红色的衣服给掩饰了,此时渗漏道地上了才给自己发现,果然是好强的女人,硬撑的本事一流,那结果自然是血‘亦流’。

    “你受伤了?”

    聂北跃了下来。

    苦苦支撑的蓝火见自己的虚弱被聂北发现,便无法在聂北面前死撑了,软弱的就要瘫坐下去,聂北慌忙扶持她慢慢坐下去。蓝火是江湖儿女,倒也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或许说观念不强更适合些,只听蓝火虚弱的嗯了一声,“嗯,外面很多白莲教的高手,刚才被刺了一刀,死不了!”

    “你先别说话!”

    聂北收起那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慎重的道,“你流了不少血,得赶快止血才好,要不然就麻烦,你伤在哪?”

    “左腿、肋下两处!”

    “那你刚才还在那里……乱动写字?”

    “我不动的话更难受!”

    “……”

    蓝火睨了一眼越发肃然的聂北,犹自嗤笑道,“喂,你不是真的想做些对不起你妻子的事情吧?人家现在虚弱不堪,你大可以恣意妄为啦?”

    “你提醒我?”

    “不是!”

    “那不就得了,啰嗦!”

    “你——哼——”

    蓝火气鼓鼓的哼了一声。

    聂北不管她的反应,把她打横抱起,“此地非治疗的地方!”

    蓝火被聂北打横抱起来,忍不住嘤咛一声,强忍着被肌r拉扯伤口的痛楚,冷汗簌簌而流,但她似乎天生不存在消极情绪一般,扭曲的俏脸依然想笑,只是比哭还难看,见聂北要抱着自己出去,忙道,“你、你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女人茅房不羞死人?”

    “救人要紧,其他大可不必理会!”

    好歹是美得不像人样的女人,而且还和小玲珑有些关系,所以聂北真的很诚心说这句话。

    “你不要脸可你也得顾及一下我的脸皮啊,我被你只有抱着出去,不被外面那些白莲教的人杀死也被羞死了。”

    “那你想怎么死、呃、你想怎么样?”

    “你放下我就好了,那些家伙要是找到这里我也认了!”

    聂北把她放下,让她斜靠在墙壁上,动作很轻柔,蓝火美目忍不住静

    S系双胞胎无弹窗

    静的观察起来聂北来!

    聂北放她下来后便促其曲起那只没受伤的腿,然后把她那丝绸薄裙往上撩去,蓝火从微妙的氛围中回过神来,不解的问道,“你撩我裙子要干什么?”

    “替你止血!”

    聂北回答得干脆,动作也很干脆,但蓝火始终是个女人,被一个才见一次面的男人撩裙子她怎么都抹不开面子,所以双脚交夹起来,把裙子夹住了,聂北撩得不干脆,于是……‘咝’的一声蓝火那件轻薄的裙子被聂北撕下了一大块!

    “那你撕我裙子又是干什么?”

    蓝火双手本能的按住秀腿的根部位置,那浓眉大眼看上去有点波斯美女风骨的脸蛋上丝毫不见恼怒,只有玩味和疑惑,还夹带这丝丝点点的挑逗。

    “也是止血!”

    “那为什么不撕你的?”

    “我没裙子!”

    “我是说你袍子或许裤子!”

    “我替你止血当然撕你裙子!”

    “还不如说你无耻更好一些,为了看女人的身体就乱找借口!”

    “反正你裙子也被刀剑划了几个口,撕了也就撕了,而我袍子是好的,当然不好意思撕我的,你说呢?”

    “那人家的亵裤要不要撕呢?”

    “这倒不用,脱的就好了!”

    “那上衣要脱么?”

    “从伤势位置上来看不需要,但我怕你弱小的心灵也又创伤,所以脱了给我查看一下会更保证一些!”

    “那你要不要脱呢?”

    “要!”

    “又是什么理由!”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这就是理由!”

    “无耻!”

    蓝火似怒似嗔的道,“你刚才直接说脱就好啦,说那么理由,况且我现在和寒冰那时候的情况何其相似,你再怎么乱来我都无法抗拒了!”

    “不用怕,我不会动你的,你大可不必用些反激将法来刺激我,我好色,但我不想快乐完后给女人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害,你再不得到很好的止血的话我等着j尸好了。”

    聂北毅然把破烂的裙子撩到她的da腿根部,只剩下一条单薄的红色亵衣套在那双修长的美腿上,静电作用使得单薄的亵裤吸贴在她的秀腿上,把那双秀腿那优美的线条勾勒得唯美又朦胧,粉胯处下陷的形态更是把诱惑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聂北有些出神的望着,蓝火不愠不火的道,“看够了吧?”

    “呃、差不多了!”

    聂北艰难的移开视线,注意力放在哪伤口处,只见大腿中间被刺伤了,红色亵裤被刺破,那鲜血依然在潺潺而流,湿透了周围的布料。

    聂北这时候还真没多少色心,也不打算脱她的亵裤,而是用匕首轻轻划开亵裤,然后包扎,简单的包扎实在易过借火,但过程难免会碰触到蓝火da腿上的肌肤,弄得蓝火呼吸有些不顺畅,聂北的心也为之一荡,暗道:好细腻的肌肤!

    蓝火见聂北刚才虽然是口花花、玩世不恭的样子,可认真当大事来临时他那认真的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认真,给人一前一后完全两个人的感觉,心下对他很是好奇。

    聂北知道人在受伤的时候身体抵抗力都会下降,特别是失血过多的时候,单就一个‘冷’字也就无法忍受了……聂北站起身来脱袍子……才对聂北有些好奇有些好感的蓝火见聂北最终还是色迷心窍的脱衣服,顿时有些失望,有些惘然,更有些惊慌,忍不住问道,“你、你脱衣服想干什么?”

    聂北自然能猜到蓝火见自己脱衣服是怎么想的,心里唯有苦笑,但也不作解释,飞快的把袍子脱了下来,全身上下顿时只剩下那件非古代品种的内k。

    “你很让我失望!”

    蓝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里禁不住叹了一声:我蓝火也要像寒冰那样逃脱不了被这英俊坏蛋破身的命运?

    担惊受怕却又无可奈何的蓝火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儿,并不见聂北动自己的身子,只觉得发凉的双腿被一阵温暖覆盖,她诧异的睁开双眸望去,只见聂北的袍子轻轻的盖在上面,蓝火第二眼望向已经蹲了下来的聂北,只见聂北双手在撕着那已经用了一半包扎自己da腿的从自己裙子里撕下来的布块,神情十分专注,而他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无法想象(她是无法想象得出)的‘亵裤’穿在身上,那高隆的男性标志之物夹在腿间被夹得越发凸出……蓝火禁不住一阵脸红耳热,芳心又羞又愧,还以为聂北是色心不改所以想占自己的便宜,却不想这家伙只是担心自己受凉生病,但他却丝毫不管自己怎么看待他的动机,倒也是个奇怪的人。蓝火禁不住偷偷打量着聂北,才发现丰神俊朗的聂北真有着让人迷恋的魅力,几分随意、几分认真、几分好色、几分执着、几分深沉……构造了她那大俗大雅的作风和性格,第一眼时给人的低俗与粗劣的感觉往往会越来越模糊,反而成就一种不合时代的魅力……蓝火低着头出神,心里不由得泛起阵阵涟漪。

    聂北把撕出来的几条布带绑接在一起,望了一眼蓝火的腰围,那如黄蜂一般的腰子小小的,根本用不了多少布料就能包扎一圈了。

    “你靠在我肩膀上,我给你暂时性包扎你肋下的伤口,回去后你再处理。”

    聂北往了一眼蓝火那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的硕ru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随着呼吸巍巍颤颤的,好想伸手去抓一抓试探一下看是什么样的手感,相信一定不差吧,至于粉胯处那道天然的峡谷……能c一下的话死都值。

    蓝火见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x脯不放,而自己的衣着亦是若有若无之间,不由得有些羞怩,双手忍不住护到了胸前,冷不防的问道,“我美还是寒冰她美!”

    “冰儿如雪山上的雪莲,圣洁孤傲、冷淡得宜,自然是美丽不可方物!”

    “哼!”

    蓝火娇哼一声有些不爽了,追问道,“那我呢?”

    “你如带刺的玫瑰,火红艳丽、热情奔放,亦是如此迷人!”

    聂北才不会傻到赞一个留一个呢,那样纯粹是不明智的行为。

    蓝火从来都要和寒冰争个高下,不管是武功又或是相貌更或许是小玲珑的对两人的亲近程度她都要争上一争,听到聂北的赞美寒冰虽然很不高兴,但听又听到聂北把自己赞得一是不差,不由得小小的满足了一下,依言把头枕在聂北的肩膀上,让聂北的手能拉着布条环过粉背帮她包扎。

    聂北的手有意无意的触摸到她细腻的粉背,蓝火那未经人事的娇躯禁不住轻轻颤栗,好一会儿后她发现聂北的包扎动作变成了抚摸动作,从自己的粉背缓缓的抚摸到自己的臀瓣上,而另一只手似乎想回撤到自己胸前抚摸自己的ru房,蓝火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附在聂北的耳边轻声呢喃道,“你还未达到我心甘情愿随你乱来的要求哦,再乱摸的话我可生气了!”

    “还未包扎好,很快就好了!”

    聂北没有在得寸进尺,而是就地抚摸着。

    蓝火觉得这样的环境十分的尴尬,感觉很别扭,所以找话题转移彼此的注意力道,“外面乱成一团遭,有白莲教的高手、也有外面幽幽教的姐妹们、更有苗疆来到的衡山派的人,甚至尼姑都有,几方人物混战到一块了。”

    蓝火接着说道:“白莲教的人妄图假装成这里的和尚然后完全取代万佛寺以其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但他们也不想想,上官县是什么地方,他们那些小动作还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可笑!”

    蓝火的话此时才引起聂北足够的重视和认知,都怪现代‘少林寺’高大的形象深入聂北的心,让聂北本能的以为之前大姨子的呼救只是小事情而已,但此时聂北色心遁去,飞快的包扎好她的伤口后抽身就走,“我得出去看看,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听到蓝火说得那么乱,聂北的心都揪了起来,还真担心外面那些和自己有关系又或许没关系的美女有什么三长两短。

    “嘭!”

    忽然一声仿佛炸弹一般炸开,单间那薄薄的木门轰然被狂暴的内力震碎炸裂,飞洒的木屑仿佛激s的飞针一般四s,只剩下一条内k的聂北出于男人的本能飞快的掩护在受伤的蓝火的身前,帮她把所有的木屑全部阻挡在外,背后顿时被刺得血r模糊,虽然痛,但聂北心里有个侥幸的声音:还好没s在美人的脸蛋上,要不然……一个y邪的声音传来,“现在才想皱是不是有些迟了?”

    放纵下去 第085章 美道姑憔悴了

    聂北抖了抖身上那些木屑,有一些抖不下来的已经刺c入r,痛得聂北恼火中烧。含恨转身,却见一个银发的老人中气十足桀骜y霾的站在外面,他们身边跟着同样y霾的中年男人,聂北不由得失声道,“是你这神g?”

    自从在十六灯会见到这么位‘神g’开始,聂北便对他没什么好感,但不想此时两人交集的时间和地点会如此‘奇特’,以至于聂北有些恼羞成怒,毕竟现在自己也就穿着一条底叉而已!

    白护法见到聂北的时候也是微微错愕,没想到世界会如此的小,里面的男人竟然是‘行家’,此时彼一时了,白护法不由得露出一丝狞笑,吭声道,“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当真是冤家路窄!”

    接着他又对蓝货y恻恻的道,“你这只火j给老夫带来了那么多人的麻烦,今天老夫一次性和你清算清楚。”

    “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蓝火心下微急,表面却维持着淡定的神色,双手抓着聂北的袍子然后强打精神站起来,一双柔韧的藕臂轻轻一拂,聂北的袍子十分巧妙的裹住了她的香躯,聂北只觉得一阵香风拂面扑鼻,泌入心扉,心神为之一荡。

    “你没受伤的时候想要逃的话老夫是奈何不了你,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杀你易如反掌!”

    白护法自矜的冷笑了一下,哼道,“你们幽幽教中,就你这只火j整天给我生事捣乱,老夫烦够了,今天解决你就是拔除老夫心头上的一根刺。”

    “只怕刺终究还是刺,不扎心坎就扎手!”

    蓝火亦是针锋相对的哼了一句。

    聂北心里嘀咕:果然是火j,不单止高傲,而且‘辣’,不过……是不是有点太不识时务了?聂北透过门框点了一下老神g带来的人马,个个都y森煞气的,手里的武器千奇八怪,绝难对付,这时候还火上浇油岂不是死得更快一些?聂北暗地里做好了撤退的打算。

    白护法冷冷的往了一眼蓝火,轻蔑的哼了一声, 他那些手下顿时暴起,其中一个拎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石磨甩手砸向聂北和蓝火。

    石头的重视不是聂北又或许已经受伤了的蓝火所能抵挡的,聂北抱着蓝火全力跃起,‘嘭’的一声哪些木做的马桶应声而碎,聂北单手搂着蓝火单手攀吊在墙顶上,背后血r模糊,看上去聂北似乎比蓝火受伤还要严重,但那只是表面而已。

    聂北不敢有半秒钟的停留,跟着就跃上墙顶,侧边一个通风窗触手可及,只是有木栏格阻挡着!蓝火被聂北这么搂着腰一跃一跳的身上的痛越发的难受,但此时此刻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逃命要紧。

    银发老头见两只煮熟了的鸭子竟然在自己的餐刀下不翼而飞,岂能不气,没人见到他怎么走动的,只觉得一眨眼间他已经站在了单间的门框内了,脸色y森的冷哼一声,就手御气挥刀——刀手,一道白芒‘嗤’的一声破空袭去,目标是他心目中的一对狗男女。蓝火微微惊愕,聂北却心头巨震,本能的指导这道‘气’成之刀并不是自己能抵挡的,不由得护着蓝火的身体在墙垣上一个侧翻,厉芒‘咻’的一声贴着聂北的耳边削过,墙垣上方大腿一般粗的横梁霍然被削断,聂北倒吸一口凉气,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武学内功的威力,更感觉到这银发老神g的可怕。

    蓝火虽然也是凛然,但却有些见惯不怪的神色,倒也没有聂北这么的‘大惊小怪’,娇声道:“抱紧我!”

    “已经抱得很紧了!”

    聂北没好气道。

    白护法也想不到聂北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反应能力竟然如此的迅速,搂着一个受伤的女人竟然还能闪得过自己全力的一击,不禁激起他更大的杀意,因为此时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诫:此子不除终成大患。

    白护法本着必杀之心耗力发功,双手霎时冒起一层似有似无的白光,冉冉而起的气息看上去煞气人。

    蓝火神色凝重,单手运功,整个手掌在瞬间火红起来,炽热的气浪翻滚间仿佛上面有火焰在闪烁,聂北情不自禁的道,“红烧熊掌!”

    “我烧你的头!”

    蓝火差点气得吐血,注意力不集中有些真气外泄,忙娇喝一声:“嗨!”

    然后一掌打出去……

    ‘轰’的一声,聂北本能的望一眼银发老头,见他没有被蓝火一掌打死,似乎毛都没碰到一个,反而是他运功到了极致,聂北忍不住粗俗的嘀咕一句:“fuck!”

    但很快聂北发现自己错了,蓝火不是打人,而是破窗,那木栏格的通风窗在蓝火一掌之下摧朽拉枯的破碎,勉强钻两个人的窗口s入冬天那‘冷洋洋’的光线,但很快便被两道白灼的光芒掩盖,仿佛晴天霹雳的闪电一般凌厉,空气被撕裂时那嗤嗤声伴随着白老头一声低吼,宛若惊雷,在聂北和蓝火这两个一伤一无武学功底的两人心头上炸开。即使蓝火耗尽最后一丝真丝全力破窗很果断,但白护法的两道利如刀锋、快如闪电的罡气已经迎头袭来,那股寒意透彻心骨。

    生死关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平等,在这么一刻蓝火觉得有点可惜、有点悲哀,因为伴随自己而死的不是一位英雄,而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大色狼,破窗后用尽所有力气的蓝火绝望和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聂北却空有力气没有武学招数,但他有着不屈服不认命的劲,更有比谁都明白的生命真谛,死过一次的人比谁都珍惜自己的生命。

    聂北低吼一声:“火j你自己抓紧我!”

    扯过刚才那被罡气削断的横梁格挡在自己跟前,另一支手扭转匕首以刀面迎上去……‘铮铮咻咻’四声,交叉袭来的厉芒竟然像风一样透过匕首削断格挡在聂北胸前的横梁,漏空的位置没东西抵挡便直面迎接闪电般劈来的‘气刀’,罡气就仿佛漏网箭鱼一般穿c过来,嗤的一声很整齐,聂北却为此伤了四处,血飞溅出来时听到聂北闷哼一声,聂北同时搂着蓝火那没气没力的身子发力从窗户中横穿出去……白护法忽然脸色一边,呼喝道:“不好,那婆娘不知道什么暗放幽幽教那无色无味的‘散功香’,我们得赶在毒发无力之时把她给杀了,省得夜长梦多。”

    “他们进了送子观音庙,追!”

    白护法见聂北和蓝火就仿佛九头蛇一般难以致死,心下有些烦躁。

    “其实你刚才可以推我到前面替你自己挡‘刀’的,那样你就不用受这么重的伤!”

    蓝火美目间柔光闪烁,和她那疲惫伤残的身子有些不配对。

    “下次你不妨提醒我按你的意思去做!”

    聂北咬着牙站起来,有些恼火的道,四下往了一眼,见这是个类似于内院的院子,挂着不少衣物,聂北单就一眼便看出这些衣服是尼姑穿的,亦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吟诵、敲打的‘佛音’,聂北扯过一件尼姑袍往身上一裹,世界顿时少个暴露狂!不过伤口流出来的血很快便把道袍给渗红了。聂北也就顾不得查看伤势了,离开这里才是最要紧之事!

    两人相互支撑着要离开这地方,但还未来得及跨出一步银法老头就带着人从万佛寺那边跃了过来,墙对他们来说是如此的‘平坦’!聂北和蓝火所有去路都有人拦截,可谓是c翅读难飞了。

    紧接着二三十来个大汉拐着一群女人跃了过来,身形轻松敏捷,翻墙的功夫绝对一流。一群女人里面有温文琴、宋小惠、温文娴和婷婷母女俩,更有银环女子和一个熟妇人,两人的脸蛋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聂北很自然的把她们归结到母女一列,但聂北本能的觉得她们似乎并没有别的女人那样的害怕,镇定得有些异常。

    而这时候嚯的一声,从万佛寺那边再一次跃过几十人来,手中的武器都带着血迹,其中有一半聂北觉得十分的熟悉,全是面目姣好的女子,她们就是幽幽教的人,多半是蓝火的手下,另外那些聂北就不认识了,不过……有一个道姑打扮的女人聂北是熟悉的,那就是单丽华,聂北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她,她憔悴了很多。她倒没第一时间发现聂北的存在,而是寒着那张洁净白腻的脸盯紧白莲教的白护法。

    银发老头yy的哼道,“你们想她们都死的话就过来!”

    单丽华寒声道,“放了这些女人你们可以走!”

    白护法冷哼道,“女人我会放的,但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是会做!”

    白护法心里有自己的想法:控制香火旺盛的万佛寺计划被这些人搞黄了,那么以佛教形式在上官县行事就不是那么的顺利了,这本身就是很郁闷的事情,现在怎么都得把蓝火这个火j给杀了,而那个‘行家’日后必然是心腹大患,除之后快!

    “你们干什么,抓人家干什么,快放手……唔……好痛啊、快放开我!”

    小菊儿就仿佛一个小j一样被一个大汗扭抓在手里,娇小柔嫩的身子弱兮兮的挣扎着,那粉拳乱砸乱捶,像个小母猫一样。

    “小妹妹别怕,叔叔会很疼你的,啧啧……”

    那个抓住小菊儿的y霾汉子啧啧而笑,那笑容很yd。其他的也是露出会意的微笑,望着温文娴、温文琴、宋小惠几个美妇人的时候不可抑制的流露出y亵的目光。

    小菊儿两眼红红的,又惊又怕的她发现心爱的聂哥哥和一个面色惨白但依然能看出她那惊世美貌的女子被这些坏人围在中间,剑拔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