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4 部分

第 44 部分

    小菊儿两眼红红的,又惊又怕的她发现心爱的聂哥哥和一个面色惨白但依然能看出她那惊世美貌的女子被这些坏人围在中间,剑拔弓张的,而聂哥哥又是浑身浴血的吓人样子,小菊儿不由得急声呼唤一声:“聂哥哥,唔唔唔……”

    见聂北一副强撑的样子,温文琴双手紧握,银牙暗咬,揪心不已,却不能在众人面前表露一丝半点的关切,婆娑的眸子露出那急切焦虑的神色。

    见温文琴和小菊儿那担惊受怕的样子让聂北双眼冒火,“死老头,你抓这些女人干什么?”

    这时候单丽华看到了穿着道袍的聂北,心不由得猛跳几下,脸色跟着就变了,变得十分的复杂,谁也无法从她面部表情下看出她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只觉得这一刻她很想离开这里,离开这曾经霸道进入自己的身子闯入自己的心扉的男子!

    她发现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忘记’在见到这坏蛋的时候功亏一篑,她隐隐的明白,自己这一生是别想再忘记那一段痛苦又甜蜜的故事,更无法忘怀聂北这个坏到底的男子,这一发现让单丽华既彷徨又羞愧,连佛道口头禅都忘记怎么念了,捏着那把曾经让聂北吃尽苦头的拂尘怵怵不安……

    放纵下去 第086章 诡异

    单丽华的走神并不影响白护法的行动,“少废话,给我上!”

    银发老头显然不是什么善茬,y恻恻的把手一挥,几个看上去十分扎手的汉子了过来。

    聂北和蓝火两人根本避无可避,唯有硬拼,而蓝火的那些女子手下见白莲教这个死敌正想乘护法虚弱下手,顿时提剑攻取过来,至于她们这样做会不会造成白莲教的人对那些手无抓j之力的女人痛下杀手她们才懒得理会……一时间送子观音庙的这不大的院子里刀剑声声声急切,幽幽教的女子就仿佛一群疯女人一般,不管自己也不管他人,所过之处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死。

    白莲教这次出动的人马都是精英,岂是易与的,幽幽教那些女人还未接近蓝火和聂北就已经被拖住了,其中两个高手空出手来向聂北和蓝火攻来,务求一击毙命。

    两个高手都是‘空手道’,毫无武器的一拳一掌袭来,看似毫无威势可言,但听到那拳掌划破空气的呼啸声时谁也不敢以为这是真的在打空手道。

    纵使聂北没练习过武学,但好歹是名军人,军人的敏捷和对危险的敏感度都是十分惊人的,而蓝火根别说了,能成为护法都有两把刷子。两人都知其利害,不敢亦无力掠其锋芒,俱狼狈侧闪躲避,个中苦楚就别提了。

    蓝火恼火中烧,刚才要不是和火护法势均力敌的对招时被偷袭受伤,现在这两个高手又能耐她什么何?

    闪躲、追砍、激斗……场面异常的混乱,刀剑无眼,死的伤的无不是惨痛的。特别是幽幽教那些娇滴滴的美女们,杀人或许被杀聂北都觉得很揪心,每见到一个幽幽教女子倒下的时候聂北心里会低估一句:又少了一个老婆!

    外面那些顾忌重重的武林人士没出手,而单丽华又陷入了彷徨挣扎的漩涡里,以至于白莲教的人手能分出更多来围攻聂北和蓝火两个受重伤的人,两人在混战中打滚闪躲,狼狈不堪,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动作越来越慢,聂北正面侧开势大力沉劈下来的一刀,全身一个趔趄,差点向后倒去,忽然从背后捅来一刀,聂北就势一个反侧扑地,‘嗤’的一声聂北da腿上多了一道血红伤口,聂北双手当先撑地,用力撑跳而起,一把斧头‘嘭’的一声砍在泥土里,泥土飞溅,那握斧头的壮汉一斧头砍不中聂北,却见蓝火才闪躲开自己人的一剑,正是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由得心喜,一斧头撩砍过去,砍中的话蓝火非得被横腰砍撑两截不可,聂北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只见刚才还呆滞的‘火j’双眸忽然眯了起来,握斧头的汉子自知不妙,猛然抽身急退,却有点迟了,蓝火的身体闪电般暴突过来,快如母豹,呼的一声蹿到了大汉的背后站定,脸色煞白却依然不改孤傲的蓝火激烈的咳嗽起来,一口鲜血‘呕’了出来,她眼睛都不眨一下,举起一只手来用衣袖拭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迹,手里握着一把滴血的镰刀,此时那被点了脉一般的斧头大汉双眼无神,似乎充满了不信,一颗头颅慢慢的歪了一下,脖子处‘哧’的一声鲜血炸喷而出,一颗偌大的头颅‘嘭’的一声掉到地上,斧头大汉至死都不明白自己的头被割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懂武功的不明白,其他那些弱女子更不会明白,不明白就神秘,神秘就惊诧莫名,敬畏随之而来!

    聂北也不明白,但聂北不会敬畏,他只知道,斧头大汉为自己的大意呼出了应有的代价。蓝火耗尽所有的力气全力一击,是收到了效果,但是也是强弓之末了,斧头汉子头颅掉地的时候她也软跪了下来,胸前那对硕大圆美的山峦玉峰上下颤抖几下,连聂北的袍子都无法遮掩,聂北就是在这重生死关头的环境中也忍不住心头一荡,其他那些汉子倒不会像聂北那样怎么都忘不了‘色’一下,蓝火虽然美,但很致命,即时她脱光衣服站在那里,白莲教的男人也没一个敢转移注意力去看一眼,因为一眼风光一条命,命始终比风光贵重。

    聂北趁此空挡一拐一拐的护到蓝火的跟前,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暂时死不了!”

    蓝火挣扎着要站起来,伤得不轻,始终无力站起来,聂北握着明晃晃的军用匕首警惕四望,微微蹲了一下身体道,“扶着我站起来!”

    “我现在这样的情况只会连累你而已!”

    聂北撇了撇嘴道,“你忘记了你刚才怎么说的了吗,你说我可以推你挡刀子的,我现在就是这么想的,扶着你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推你再我前面挡刀子,所以你无需难为情。”

    蓝火柔和的望着聂北,嘴角慢慢弯了起来,露出一丝笑意,吃吃的道,“我现在知道寒冰那种臭脾气的女人被你用强的手段占有后为什么不但不恨你还对你念念不忘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含情脉脉的望着我的话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

    “咯咯……之前还觉得陪你这匹大色狼死得有些冤,但现在我觉得能和你一起死也是一种幸福!”

    “你自己幸福就好了,别预我进去,我还想再尘世中赎罪!”

    “我很差吗?”

    蓝火妩媚的挑了一眼聂北,那勾起来的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用那把滴着鲜血的镰刀尖轻轻的在聂北的脸上刮着,说不出有多诡异。

    聂北用收微微推开那割人头就仿佛割草一般的镰刀,吃吃道:“你很美,但谈情说爱的事情能否过了这关再说?”

    聂北气苦,自己够荒唐的了,没想到这火j竟然在这时候还有心情叽叽喳喳。

    白护法在边上死死盯住不知有何打算的高手道姑单丽华,见自己的那些手下都停下了手,顿时警觉,暴吼一声,“都给我醒醒……快点动手杀了他们,没时间了!”

    被蓝火不经意间施展出的魅惑众生所迷住心神的白莲教高手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刚才被蓝火无声无息散发出去的散功香此时也开始见效,越来越没力气的趋势十分明显,白莲教高手越发的暴怒,‘啊’的一声四五个一起攻过来,聂北和蓝火根本无法招架,聂北搂着蓝火就地打滚,堪堪闪过五件利器,一时间险象横生……白护法久未见功成,又见武功高强的道姑单丽华神色依然不宁,当下决心亲自出手,一个大雁展翅,犹如空中飞人一般猛扑过来,储势一个劲掌打出,直取蓝火的背后……聂北使劲最后一丝力气使劲翻转一个身,和蓝火易了一个位……蓝火静静的望着这个让人看不明白的男子,美目含泪、虚弱无力的道:“这又是什么理由?”

    聂北平静的道,“我说过,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这就是理由!”

    “不要——”

    “啊——”

    “聂哥哥——”

    三个女人的声音齐叫出口,温文琴、宋小惠、小菊儿恨不得此时此刻亦能和聂北这坏蛋易个位,但很显然她们做不到。

    “啪!”

    聂北生生的受了白护法的一掌,连带着蓝火一同被白护法一掌震飞出去,‘噗’的一声,蓝火一脸被血所覆盖,几米远的距离飞洒着聂北喷出的鲜血,最后‘砰’的一声两人砸在地面上……聂北生受一掌倒飞出去,血雾在空中洒过的时候单丽华那飘荡的心神仿佛被重锤砸中,剧烈的疼痛瞬间侵蚀她全身,致使浑身轻轻的颤抖,心中那根从来未敢触碰的弦,此刻震荡回音,却发现那坏蛋的一切竟然能牵动自己的喜怒哀乐,此刻忍不住要冲过去,但脚步似乎不受控制,这么都迈步开来,所有的哀伤悲痛转化成对白护法的暴怒,慈善怀仁的双眸此时s出那骇人的寒光,她不再是一个慈悲为怀的道姑,更像一个为夫复仇的女人……小菊儿承受能力差一些,见心爱的聂哥哥如此,一个怒急攻心晕了过去,温文琴面无神色的瘫坐下来,宋小惠失神的站在那里,那些白莲教的教徒就是不用看管她们也不会跑了。

    温文娴刚才从妹妹温文琴的口中得知,这男子就是自己三妹的心上人聂北,而有婷婷和肚子里的孩子存在,温文娴本来就惶恐不安的,但此时她亦愣住了,恐惧反而被勇敢所感染,慈祥柔和的眼睛流露出异样的色彩,一个男人能做到如此,女人为他死又何妨?三妹是相了个好男子……只是、为什么感动总需要以悲剧的形式展开呢?

    “娘、那人被这些坏人打死、死了吗?菊儿姐姐她晕倒了……我们……”

    婷婷抓住娘亲温文娴的玉手紧张的摇了摇。

    温文娴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女儿,嗫嚅了几下嘴唇,最后什么都没说。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

    两个看守温文娴和卓婷婷的白莲教教徒霪邪的扫视着温文娴和卓婷婷这对母女花。

    温文娴一个妇道人家,相夫教子、柔弱温顺,顿时被唬住了,慌忙把自己女儿那娇嫩的身子拉入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掩住女儿那直率的小嘴儿,怯怯的退了一步,粉背正好碰到了背后的两个女人,‘叮叮当当’一阵清脆的金属相碰声,却是银饰女子站在温文娴的背后。

    肚子隆隆的温文娴散发出来柔美温顺的母性光芒,配合着她那张圆润粉腻的脸蛋,十个男人见到九个恨不得来强的,剩下一个自负帅气想偷心。

    其中一个白莲教教徒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捏一下温文娴那光洁白腻的脸蛋,温文娴虽然柔弱温顺,但不代表遭到侮辱的时候还温顺,见对方伸手过来忙侧闪开来,怒斥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尝尝你和你女儿的味道,嘎嘎——呃——你、你——唔——”

    那白莲教教徒还未来得及笑完,脸色忽然一变,掐着自己的脖子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挣扎翻滚几下后死翘翘,死状极其的狰狞恐怖,特别是那扭曲的面部,可见其死前忍受什么样的痛苦。

    死伤似乎能传染一般,一时间劫持万佛寺这些女人的白莲教人个个都就中风一般倒地抽搐,面部扭曲挣扎不一会儿就一命呜呼,十分的诡异。

    放纵下去 第087章 美女百出

    “苗疆毒盅!”

    白护法惊叫一声。

    从聂北被击飞到这些人倒地其实时间很短,还待再上前一步补杀一掌给聂北和蓝火的白护法惊觉过来,心头巨震,脸色凛然,连忙运功内探五脏六腑,见自己没有被苗疆毒盅所侵才微微松一口气。

    刚才还诸多顾忌的那拔武林人士顿时围护过来,把银饰女子和那个中年美妇围在中间,而没人看管的温文琴和宋小惠、温文娴、婷婷四人把晕死过去的小菊儿弄醒后奔向聂北倒下的地方……她们一介弱女流,倒也没有谁在意她们,更不会有人在意那已经‘死’去的聂北和蓝火。

    “苗疆毒盅,你是衡山派的什么人?”

    白护法精光大盛的双目紧紧的盯住银饰女子,只有她那样的穿着才符合所有的猜测。

    “我安婕妤,我娘舞弄月!你那些足够不如的手下是我杀的”银饰女子一只手捣弄着一串佛珠,手上的银环叮叮当当响不停,望向那死状狰狞的白莲教教徒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另一只手提着那个让聂北觉得诡异的竹筒。

    “呵——”

    白护法冷笑一声道:“想不到安国山不敢北上反倒派了你们母女俩来,倒也是个英雄!”

    “老东西,敢侮蔑我爹,看我不……”

    安婕妤武学麻麻,要不然也不会被聂北偷看了少女‘禁地’也没发现有头狼在头顶上方,但给人下盅却是她的强项,而且她对看不惯的事和人绝对没什么好脾气。

    “婕妤——”

    穿着花格青长裙一直沉默的中年美妇娇嗔的一句打断了她女儿安婕妤的发飙,口舌之争已无意义。

    只见她款款而出亭亭而站,袅袅的身姿丰盈妖冶,那高耸入云的x脯巍巍颤颤的,成熟女人那股子的妩媚风韵就是无声而站亦是如此的迷人,明媚的双眼上两道娥眉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妖冶狐媚之感。精致的瑶鼻下那不脂而红的双唇轻启,清脆的声音宛若玉珠坠地一般悦耳,“白崇,这个是我夫君嘱我还于你们白莲教的,衡山派不会与白莲教有任何瓜葛的。”

    舞弄月素手一挥,一道牌印‘咻’的一声激s出手。

    白护法不敢轻易动手去接,在他看来苗疆的衡山派行事多变,那里的人更是性格古怪,下毒的手法比起幽幽教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经她们之手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白护法白崇老手一翻,一道气劲袭出,金色牌印在空中仿佛遇到了一堵墙,顿了一下掉到地上,白护法那满是银发的头向前示意了一下,可是好一会儿都没见醒目的手下过去捡起那个金牌印,不由得回头一看,见刚才围杀聂北和蓝火的几个白莲教杀手堂成员此时都软塌塌的坐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正是刚才蓝火那火j暗中释放幽幽教独门迷药——散功香的药效发作了,成了光g司令的白护法双眼眯了起来,忽然一道银光撒下,白崇巧妙的闪躲开来,拂尘再度横扫过去,不屈不饶。

    白护法或许武学造诣是这里最强的,纵使是单丽华又或许舞弄月也不足以胜他,但势单力孤的他无心应战,只想脱身,所以被暴怒如雌虎一般的单丽华追逐得很是狼狈,而单丽华追逐得时候拿对完美高耸的ru房亦是上下荡漾得很‘狼狈’。

    “娘,我们要不要帮忙?”

    银饰女子安婕妤小声问身边的娘亲。

    舞弄月神色玩味,那性感的嘴唇挂起一个狡黠的弧度,淡淡道,“我们的任务不是行善布施,更不是救苦救难,没必要和白莲教半点回旋余地都不留。”

    “我听娘亲你的,反正我的武功平平而已,娘不出手人家也没办法!”

    安婕妤笑嘻嘻的道,身上那些银饰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谁也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当然,还有她手上提着的竹筒,幽幽的气息是人靠近都有几分戒心。

    “你这丫头!”

    舞弄月那狐媚的精致脸蛋绽放出迷人的微笑,接着道:“我们走吧,这里没我们的事情了,我们明天得赶到灵州去,要不然你姐姐会以为我们出了什么事的。”

    而就在这时候,外围忽然跃进十多个黑衣女子,其中一个穿着水湖色莲裙的女子衣带飘飞,她在半空中轻飘飘的身姿总给人一些梦幻的色彩,看不清楚她的容貌,但都被她的仙姿折服。

    本来想走的舞弄月见这些来人后好奇的停了下来,自言自语的道:“这应该就是幽幽教二老二新四大护法中的‘老’护法秋水了,轻功果然柔如水轻如烟,人更是……”

    “她没有娘亲你漂亮!”

    安婕妤不无妒忌的接口道。

    都怪对方出场太华丽、唔、应该是太做派了些,夺了所有人的目光,一向被捧在手心里的骄傲‘公主’又怎么会服气呢!

    舞弄月娇笑的白了一眼她女儿安婕妤,开怀乐笑却娇声嗔道,“好学不学,净学中原人士那些虚伪的恭维话!”

    “本来就是嘛,她除了‘飞’得好看些外,哪里比得上娘亲你啦,你看她柔软无力的身子,哪里有娘亲你耐看,我要是男人的话才不想要这样的女人:你再看她那低眉顺眼的表情,哪有娘亲你英姿飒爽,巾帼不用须眉才最美:再有,她那病怏怏的肤色又哪里有娘亲你这种健康肤色好看?就是弹性也不足和娘亲你比啊,所以女儿才说她不如娘亲你嘛!”

    安婕妤撅着那性感红润的樱嘴望着秋水轻飘飘的落地,对方那份娇柔如水的模样让她也忍不住心动,但在苗疆当那高高在上的‘公主’当惯了,难免不想被别人压一头。

    舞弄月苦笑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想不到时隔多年,她依然如此的美丽,真不愧是幽幽三绝艳中的水仙花!”

    “三绝艳?水仙花?”

    安婕妤好奇的道,“那还有两艳呢?”

    “幽幽教上一任教主座下三个嫡传弟子,其中一个大弟子是单丽影,亦就是现在的幽幽教教主,第二弟子是失踪的了梅艳,第三弟子就是秋水,这便是幽幽教三绝艳,大概二十年前大赵评选十大美女的时候差点就选成二十美女了!”

    “为什么呢?”

    舞弄月望着秋水带人把白崇老头围堵起来,她那双幽远的眼睛弥漫了回忆的神

    逍遥ACOME无弹窗

    色,不无唏嘘的道,“因为很多都难于决出胜负啊,这幽幽三绝艳就是如此,最后艳名成就在单丽影的身上,而她也是名副其实,娘倒也服气!”

    “喔?”

    安婕妤往着娘亲那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蛋,吃吃的道,“女儿怎么就从娘亲你的语气中听出些不一样的味道来呢?娘亲以前一定也差点当选了对吧?”

    舞弄月却兀自言语:“过去的事情了,我们都老了,很多事情早已经放下了,只是现在再看到秋水的时候我总有些自愧不如,更别说幽幽仙子单丽影了。”

    “不过,娘亲有你和姐姐,而秋水她倒现在依然孜然一身,娘倒也同情她,幽幽教始终是个待花空凋谢的地方。”

    舞弄月看到秋水带人拉开了架势,预防白老头这头困兽逃脱,秋水香躯娇柔神色却不见得柔和,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种巧笑嫣然的模样了,自己呢?也没吧?舞弄月不由得在心里一叹,同时亦有几许幽怨在心头,丈夫终年修武寻仙,闭关的日子比出关的多,有丈夫等同于没丈夫的日子闺房空空如客房,与一直未婚的秋水何异?现在更是派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以探亲的名义北上江南寻找那神秘的《天旗》心总难免不舒服!

    安婕妤见娘亲凄凄然的样子,顿时不敢多言,只是握紧娘亲的素手默默无言,却是温情款款。

    舞弄月望着小女儿片刻,露出欣慰的微笑,小女儿越来越懂事了,做娘亲的自然高兴。

    可这时候院子通往庙宇大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透过光线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接着四个跟班接踵在后,大家还未完全看清楚进来是何人的时候如黄鹂清啼般的声音传来,“幽幽教和衡山派的人齐聚于此,更有峨眉‘二姑’中的单前辈素手拂尘,如此热闹的场面,可否预上我?”

    女子心悠慢着的迈着莲步款款而入,毫无声息,但似乎亦毫无脾气。大家渐渐看清楚进来的女子,女子全身上下最显眼的就是她那妖精一般的瓜子脸,可是被一张丝巾给遮掩住了,而那双丹凤眼灵转轻瞥的时候十分来电,一股妖媚惑众的气息焕发出来,让人神魂颠倒,和秋水那深邃清澈的双眸有异曲同工之妙,那两道飞入云鬓的柳眉更添女子的‘野性’,就仿佛褒姒妖妃一般的女子。

    女子一着紫色连衣裙、一条腰带、一只猫似乎可以简单的给她来个定义:妖精!

    放纵下去 第088章 女人多了也痛苦

    众人都停下了手,目光疑惑的望着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还有她身后跟随的四个男人。

    单丽华、秋水、舞弄月几个见多识广的人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人来这,有不安的有看好戏的,但秋水却蹙起了眉头,秋水的声音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柔弱如水,“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白莲教神秘的圣姑,我秋水没猜错的话后面跟着的四位高手就是白莲教派来专门保护圣姑的四大金刚了!”

    众人才知道,这个看上去十分孤傲十分乖僻的女子原来就是一直和朝廷作对的白莲教的圣姑,白莲教有圣母有圣姑有教主,三圣从事,其中教主最大,教母位次,圣姑居三,可见圣姑的权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在这里院子里的男人除了聂北这个‘不知死活’的坏蛋之外,剩下的男性动物就衡山派弟子了,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美女居到一块来,更是想不到蒙着面纱十分诱人的女子竟然是白莲教三魔中的老三女魔头,色授于魂的家伙顿时冷汗直冒,暗道:这样的女人就好比一条完美的眼镜蛇,看看就好,别想其他,除非觉得自己的命不值钱。

    紫衣女子自然就是白莲教的圣姑,谁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有人想知道,但没人会傻到直接问对方名字,更不会有人胆大到敢去摘下她面纱看她的面貌。

    白莲教圣姑单手柔顺的抚摸着她怀里那只懒洋洋的白猫,睨了一眼踌躇的秋水,嫣然一笑道,“水仙花这么早就赶来,晚辈现在才来,显然是迟到了,晚辈轻水仙子恕罪!”

    秋水自然能听得出对方的讽刺,不软不硬的回道,“你能在白崇未死之前赶到,亦算准时了!”

    紫衣圣姑那细长的丹凤眼轻轻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蓝火,见她那惹火得让人妒忌的娇躯被一个浑身浴血的男子搂住,不由得眉毛一挑,平淡的道,“不过很可惜,幽幽教的火护法此时和陌生男子睡得正香,也不知道会不会醒过来。”

    “你这魔女——”

    单丽华气得不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心平气和的自己会在小坏蛋到底不醒后脾气暴躁了很多,“今天我要为民除害,看招——”

    单丽华说打就打,她尘封多年的功力瞬间爆发,顷刻间直紫衣圣姑,速度之快丝毫不差于蓝火刚才杀斧头汉子那一击,甚至还略胜一筹。

    紫衣圣姑眉毛一挑,举手阻止了‘四大金刚’出手,而是把猫转手到其中一个的手中,单丽华的拂尘已经杀到,凌厉程度比起在小巷里打聂北那次不知强悍多少倍,那向紫衣圣姑挥洒而下的拂尘简直是‘狼牙棒’。这也是单丽华一直很懊悔的地方,那时候就是见聂北那小坏蛋没有半点武学功底,以为轻易就能把他给……谁知道一朝大意铸成无法抹去的……真是哭都没泪出,而现在还得为那小坏蛋动怒生恨,什么清规戒律都践踏了,无颜面对佛祖……紫衣圣姑飞身而起,‘嗉’的一声一把软绵绵的利剑从她腰带处抽出,一道剑气白茫茫仿佛一条白绫一般向单丽华削去,比起白护法空手‘挥刀’似乎‘小气’了些,但更为锐利……以气化形能削就削、不能削则过,仿佛洪水冲来一般,单纯拿把刀或许其他一些东西去抵挡是无法避免‘湿身’的,聂北以血的代价换来深刻的教训,但单丽华显然不是聂北这种有雄厚‘内力’却毫无武功的人,对这种耗费内力真气所挥洒出来的‘气刃’有足够的认知,未敢掠其锋芒,侧身闪过,幽幽教一个姿色不错的教徒猝不及防之下被‘气刃’横腰削成两截……幽幽的女人对于两个顶尖高手对决‘错杀’自己姐妹似乎没什么反应,而事实上幽幽教的人一直都独来独往,很少说和武林中哪个帮派门户的人一起联手行事,但以为蓝火被杀的秋水可不管那么多了,杀了白崇这个臭神g才是她此时的夙愿!秋水娇喝一声向白崇攻去……幽幽教的女人都是疯婆子,见水护法出手了,她们顿时加入……一时间唯有舞弄月和她女儿安婕妤带着衡山派的弟子站在一边优哉游哉而已。

    当然,还有人‘优哉游哉’的,那就是聂北了,不过……身体快被温文琴、宋小惠、小菊儿三女给摇散了,同时那眼泪也足以浸死他,宋小惠抓住聂北的领口就仿佛抓住一个万分可恶的小偷一般(偷心的小偷真的很可恶)在那里摇啊摇的,刚强的她努力的忍不住那喘不过气的悲伤,但忍不住那滚滚而下的泪水,哽咽的嗔骂道,“呜呜呜……你个混蛋、大坏蛋、大猪头……”

    温文琴亦顾不得外人存在,情到浓时无法抑止,才找到的爱瞬间被夺走的悲伤让性格淡雅的温文琴不懂压抑自己的情感,比宋小惠还要‘疯狂’,把聂北当‘死尸’一般摇晃,聂北不知道自己是被她摇醒的还是自己本来就醒着却被她摇晕再摇醒的,反正整个人被这样摇着脸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温文琴根本不在乎有大姐温文娴和外甥女婷婷的存在,抓住聂北的手臂便摇边哭,“阿北……人家答应你任何要求、只要你醒来……”

    婷婷虽然‘小’,但能分辩好坏了,见要好的小聚姐姐和二姨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也嘤嘤咛咛起来,扯了扯她母亲的手臂哀哀的问道,“娘亲,大哥哥他会醒过来吗?”

    温文娴在女儿婷婷的头上摩挲了一下,并没说什么,只是哀伤之余见到妹妹温文娴竟然对三妹的心上人这般着紧,心下错愕了好一会儿,也算看出些味道来了,但不知道妹妹文琴和聂北的关系去到哪,而且又是这般情况,她还真不好说些什么,唯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同时亦有些好奇这聂北怎么能让这么多女人心仪,连自己的两个妹妹都为他牵肠挂肚!当然,她永远也想不到以后的事情,要不然她现在就羞死了。

    对于小惠姐姐和琴儿这两个美艳的姐姐不把自己当‘生人’看待聂北很无语,更‘可恶’的是小菊儿那妮子以为自己死得不能再死了,于是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他胸口,平时那灵气十足的眸子泪水如雨下一般,泪水已经淹没了她的声音。

    换作身体完好的时候被小菊儿如此捶打的话聂北会觉得很舒服,可是这次聂北觉得自己喘不过气,再被这三个‘蠢女人’乱锤一通的话不死也得死……宋小惠堵得慌,自己悲伤也就算了,大坏蛋死了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娘亲、巧巧她们说,自从有了小坏蛋之后娘亲和巧巧就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自己呢?以后呢? 忽然发现自己也无法忘怀聂北的时候宋小惠不由得揪着聂北的领口摇得更加用力,哭哑了声线哽咽道:“大色狼你起来……给我醒过来……人家这么多美女在这里你个坏蛋敢走我就、我就……呜呜呜……你肯醒来的话人家以后你欺负人家也不打你了……”

    “咳咳咳……”

    聂北勉强睁开眼,张启着那血迹斑斑的嘴,咳嗽了几声,一股血又吐了除来,吐出血来反而好受多了。

    但也‘惊醒’了三个‘蠢女人’,一个揪着聂北的领口、一个‘紧抓’聂北的手、另一个用拳头‘谋杀’的三个女人顿时‘愕’在那里,聂北努力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坏笑,吃力的道,“你们刚才的话我记下了!”

    举着拳头的小菊儿‘哇’的一声扑到聂北的怀里掏声大哭,娇小柔嫩的身子簌簌颤栗,那葱嫩的小手抓得聂北手臂生痛,聂北的虽然很难受,可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身体痛,内心却很甜,孤儿只要有温情在,他便能忍受任何的苦楚。

    让聂北郁闷的是自己醒来反而也唤醒了温文琴和宋小惠的‘理智’,见自己似乎‘死’不了反而懂得了害羞。

    聂北情深款款的睨望着温文琴和宋小惠,她们垂泪低泣的模样引人心疼,聂北总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人,聂北在心里暗下决心:如此惨重的受伤只能被人整一次,下次我整人!

    聂北才就能说说话而已,而且还气喘喘,但他那情深火辣的目光却不改当初,直望得两女神色羞怩,她们含泪带羞的站起身来,才发现温文娴搂着破涕为笑的卓婷婷在一边上目光灼灼的望着,顿时脸红耳热起来,周身不自然,总觉得自己是在偷情然后被人发现一般。

    温文娴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尴尬的情景,所以在温文琴和宋小惠张嘴欲说的时候抢先说道,“我们得快点带他去疗伤!”

    “啊……”

    温文琴和宋小惠似乎才发现周围是如此的危险,刀来剑去、血r横飞,但刚才自己却和聂北那小坏蛋在‘卿卿我我’,芳心更是羞窘,同时亦急了起来……

    放纵下去 第089章 夫人团花月阁的圣女

    宋小惠和小菊儿扶起聂北、温文娴挺着大肚子和温文琴两姐妹架起昏迷的蓝火、俏小可爱的婷婷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向舞弄月她们那边移去。

    四大金刚早已经加入了混战,白莲教人数虽然只有六人,但各个都是顶尖高手,而单丽华和秋水虽然出类拔萃,但始终只有两个人而已,所以混战起来反而占不到什么便宜,而聂北这个打不死的小强正好又没死,反而被扶着站了起来,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也就有人欢喜有人悲,其中白崇就最郁闷,自负一掌能开山劈石,却不足以断送一个毫无武功的小子的狗命,这‘咸鱼翻生’的感觉发生在敌人的身上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见聂北被两个女人扶撑着向衡山派那群人中走去,白崇断然不管秋水用真气舞弄的那快如飞燕势若飞石的丝带,抽身便向聂北这边袭来,背后毫不设防的暴露在秋水的攻击范围之下,不惜使出那极其耗费真气的‘刀手’,手臂全力挥劈而下,一道罡气劲‘刃’带着白崇那必杀的决心快如闪电的削向聂北……单丽华本来见到聂北那坏蛋死不了才放下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很想横截白崇那一招,但被紫衣圣姑死死的纠缠无法脱身,急得双眼欲裂,分心之下反而被紫衣圣姑那软剑削去道帽,一头青丝洒然垂下,众人才发现,原来老土的道姑竟然美若天仙,肤若凝脂颜如玉。

    无法救那小坏蛋的单丽华芳心若死,竟然痴痴的望着那道削向聂北的白芒不管紫衣圣姑那变招刺来的软剑,而与此同时,本可以杀白崇的秋水放弃了击杀白崇的机会改为救助单丽华,丝带在‘长袖善舞’秋水手中就仿佛钢鞭一般,灵巧又极具杀伤力,‘铮’的一声丝带和软剑击撞,紫衣圣姑那刺向单丽华的软剑硬生生的被震开,单丽华得救,同时白崇也得救。

    幽幽教的人一向视他人生命为草芥的,缘何这次秋水会为了一个道姑而放弃杀死白莲教一个顶尖护法?很多人无法理解,就是一向自负的紫衣圣姑也无法猜透这里面的关系!但秋水和单丽华自己清楚。

    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白芒已经闪劈到聂北的跟前了,聂北不怕死,但这一‘刀’削来,小惠姐姐和小菊儿亦无法避免香消玉碎的结局,人的潜能在极其危急的关头会爆发性的增长,重伤之下就是走路都还要人扶的聂北暴吼一声,双手用力收揽,窈窕纤柔的宋小惠和娇小嫩弱的小菊儿就仿佛两只小j一样被聂北收藏在胸前,然后就势扑向地面……聂北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躲过,但他知道,劈削而来的‘气刃’再怎么厉害不可能再伤害到她们,要说以前聂北能从容面对死亡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有太多无法割舍的东西了,亲情、爱情、女人……他都无法割舍,他已经认同了这个社会,万恶的封建社会在聂北看来它依然有它可爱和值得留恋的地方,但是,在三人一起死和一人死换两人活这道二选一的选择题上,聂北还是很容易就找到正确选项的,当然,这道题还有另外几种特别一些的选项,比如同是一死活二,聂北可以推自己的女人出去抵挡一刀,但这些聂北做不来。

    英雄是痛苦,聂北早就理解过,亦无意做英雄,但也做不了狗熊,他所做的一起不过是为了女人而已,女人才是聂北的勇敢源泉!

    时间似乎被一种感动凝固、定格,谁都忘记了打斗。所有女人望向聂北的时候眼神都带有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异彩,就连紫衣圣姑也觉得如此男子死亦可惜,温文娴心头再度一叹,眼睛有些湿润,喃喃道:“如此所为,岂是一个宽阔胸襟所能包容,不外乎爱也!”

    “嘣!”

    声音很清脆,但这声音没多少人能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只有紫衣圣姑、白崇、单丽华、秋水等几个顶尖高手才凭敏锐的感官判断出这声音出自何处。

    贴近聂北后背的地方尘土飞扬,一把宝剑c在地上,剑身剧烈的震动,发出那‘嗡嗡’声的鸣响,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正站在院子围墙上,裙带微微飘荡,半披散的秀发柔顺随风,飘然若仙的姿态优雅自然,又如空中楼阁处于世外不可触摸,此时她目光淡远幽深的望着院子里面所有的人,朦胧的面纱里面若隐若现的脸蛋看不出悲与喜来,但见面纱轻动,空灵的声音飘荡而出,“你圣姑想杀人,得问过我花月阁的剑!”

    女子素手轻抬,‘铮’的一声,但见那把c在聂北背后替聂北抵挡了‘气刃’的宝剑凭空拔起,‘咻’的一声飞入女子的手中,动作随意中带着一股傲气。

    紫衣圣姑不见丝毫动怒,反而有些庆幸,或许在她心里也是不想聂北死的,她‘簌’的一声把软剑以诡异的速度穿c回那婀娜的腰子上,聂北正好看到,忍不住在心底嘀咕:穿皮带也不敢这么快吧?

    这时候劲敌当头,未知外面是否还有花月阁的人马,所以白莲教六人飞快的聚到了一块,由武动瞬间转化成娴静的紫衣圣姑漫不经心的弯下娇躯抱那只因为打斗而暂时被放在地上的猫咪,轻柔的帮猫咪梳理着毛发,没有去看墙上站着的花月阁死敌,而是情不自禁的往聂北的方向望一眼,见到聂北被几个女人紧张的爱护着,她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觉得有些萧然落寞。

    花月阁的女人横空出现,打破了场面,难得有一段短暂的安静,趁此空挡,宋小惠等人忙把聂北和蓝火两人‘搬移’出中心地带,靠近舞弄月和安婕妤所带领的衡山派的时候宋小惠和温文琴才微微放心一些,忙查看聂北的情况……却听安婕妤好奇的问她母亲道,“娘,那花月阁很厉害吗?上面那女人又是谁?”

    “花月阁是夫人团的分支,制衡武林各大派的神秘门派,而墙上那女人应该就是花月阁外派的圣女了,娘没猜错的话花月阁的女人都姓凤!”

    “为什么啊娘?”

    “夫人团是个女性组织,大赵那些娴淑的贵妇成立起来维护大赵政权的,那么花月阁作为它以个分支,必然得以维护大赵为己任,所以弟子几乎都是那些被丢弃的孤儿,她们从小就被收养被培训,也就对大赵有足够的忠诚度,又因花月阁的阁主姓凤,所以这些孤儿都随阁主姓氏!”

    舞弄月神色有些无奈,轻轻一叹:“可惜你爹他却妄想……”

    说到此处慌忙打住的舞弄月微微瞥了一眼身体羸弱、神色却烁烁的聂北,见对方不怎么注意到自己和女儿的谈话才微微芳心,丈夫的心思她懂,人到一定高度后野心总难免会膨胀,做妻子的很多时候亦是无可奈何。

    聂北自然没什么心思注意舞弄月和安婕妤母女俩说些什么,此时他想伸手去查探一下蓝火的情况,但本能的伸向x脯?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