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5 部分

第 45 部分

    聂北自然没什么心思注意舞弄月和安婕妤母女俩说些什么,此时他想伸手去查探一下蓝火的情况,但本能的伸向x脯的位置,聂北敢一百个保证自己的动机很纯洁,那是出自本能的,查探心跳最直接的方法不是把脉,而是按在胸口位置上感受,但聂北的形象显然没‘高大’到让人轻易相信他的‘动机’,起码和他有过‘深入交流’女人都不信色狼大坏蛋把手伸向女子的x脯是为了查证对方死活。

    宋小惠轻柔的拍开聂北的手,嗔怪的白了一眼聂北,附在聂北的耳边幽幽的道:“小坏蛋,色心不改,是不是非得人家打你你才舒服!”

    “你都这样了,还那么坏,是不是非得气死我你才甘心!”

    温文琴幽幽的横了一眼聂北。

    聂北很无语,“……”

    怎一个冤字了得。

    还是小菊儿好,腻在身边用她那娇嫩的小ru房磨蹭着聂北的手臂,神色羞怩咬着聂北的耳垂道:“聂哥哥喜、喜欢的话可以摸菊儿的!”

    聂北不由得露出坏坏的微笑,同时不经意的撇一眼站在边上的温文娴大姨子,她那肚子隆隆的,脸蛋柔润光洁,此时故意侧转着身躯回避自己这一边,侧面望去那硕大肥美的ru房撑起的轮廓十分的完美,相信里面已经充满了奶水……聂北不由得想起在单间里看到的风景,色心总有些s动,如雪一般的肌肤、奶水充足的ru房、肥沃幽深的花径蜜道……相对于大姨子温文娴的成熟肥美,她身边的女儿婷婷就可爱多了,比小菊儿还小一些,但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可能是家世好营养足的缘故吧。此时她那黑溜溜的眸子正望着自己,流露出安慰和关切的神色,那表情单纯得不能再单纯,俨然一个邻家小妹妹,聂北在心里嘀咕:温家的基因果然优良,女的个个都如花似玉,小婷婷再过两三年的话又是祸国殃民的主!

    “凤鸣倩,今天就到此为止,我没时间和你纠缠,恕不奉陪。”

    紫衣圣姑忽然出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她那婀娜妙曼的魔鬼身材上。

    紫衣圣姑本来就是来收拾白护法‘万佛寺计划’破产后的残局的,现在多了花月阁的人参与进来了,也没什么好便宜可占了,一向精明的她自然不想再此耗费太多的精力,得不偿失。

    临走到院子大门的时候,紫衣圣姑驻脚回望,那细长的丹凤眼有意没意的瞧了一眼聂北,见聂北目光依然有神,正望着自己,她不由得展颜一笑,温声细语的抛下一句:“你是我第一个欣赏的没武功男人!”

    “……”

    聂北黑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学武的决心无穷放大……小菊儿粉面含煞娇哼道:“哼,刚才还想杀我聂哥哥,现在又说欣赏,我聂哥哥才不需要你这样的女人欣赏呢!”

    “牙尖嘴利!”

    随着这么一句话白莲教的人走了,走得无所顾忌、来去自如!

    放纵下去 第090章 再遇王家母女

    站在墙上给人高不可攀之感的凤鸣倩纹丝不动的望着白莲教的人离去,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她也情不自禁的望一眼聂北,这个男人虽然武功‘差劲’了些,但很‘耐打’,受白崇那老不死几十年积聚功力的一掌竟然还死不掉,已经是个奇迹了,凤鸣倩心中忽然产生可惜之感:他要是武学高深那该多好啊!

    “喂,美女,谢谢你啊!”

    聂北记得,她叫凤鸣倩!

    凤鸣倩嫣然一笑,并没说什么,轻轻一跃,‘飞’走了,她去哪聂北不知道,想什么亦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准会气死,‘耐打’的男人是聂北怎么都不肯承认的,总觉得那是个沙包,并非赞美之词。

    秋水带着死剩下来的成十个幽幽教女子来到聂北跟前,秋水先是瞥了一眼似乎有些不太认识的舞弄月,忽然神色一愣,失声道,“你时弄月姐姐?”

    也难怪,刚才打斗关头,她是在没什么心思去注意舞弄月的存在,而且舞弄月结婚生下俩个女儿后气质和容貌难免会发生些改变,不靠近的话秋水还真认不出来这是多年前有过一段交情的舞弄月。

    舞弄月亦是心情激荡,但两人都过了不惑之年,不再有哪些拥拥抱抱的亲昵动作了,只是四目相对,宛若多年好友相见一般,一个眼神已经足够表达所有的情感。

    “这是……”

    舞弄月拉过一脸好奇的安婕妤,然后向秋水介绍道,“这是我小女儿安婕妤!”

    “女儿都这么大了!”

    秋水望着二十来岁的安婕妤,心下唏嘘。

    舞弄月感慨道,“对啊,一眨眼都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久过去了。”

    接着她催促愣在那里的女儿道,“婕妤,快叫秋水阿姨!”

    刚才还一个劲‘贬低’秋水的安婕妤多少有些忸怩,但还是大大方方的喊了一句,“阿姨你好,我为我刚才说的话对你道歉!”

    “?”

    秋水疑惑了。

    舞弄月便开始解释刚才母女俩的对话,秋水听完后嫣然一笑,但蓝火重伤在即,救人要紧,秋水亦无心多聚,寒暄几句话便要把蓝火带回圣女峰救治。

    聂北没好气道,“据我所知,圣女峰离上官县有不短的路程,你把生人搬回去后可能已经是死人了!”

    “你说什么呢?”

    蓝火原先的手下铮的一声拉出了剑锋。

    “这么凶,以后嫁给我的时候就让你做个小妾!”

    聂北撇着嘴道。

    “你——”

    被聂北戏弄的幽幽教女子脸色涨红,还真恨不得刺多一个d给聂北。

    秋水温温吞吞的道,“把你的剑收起来!”

    姿色中上的女子无奈的收剑,她如何都想不到以后的日子里自己真的和幽幽教其他姐妹那样被现在这个可恶的坏蛋给娶了,还替他生了一大堆的后代,但此时她必须承受被姐妹们取笑的命运。

    秋水见她收剑便不再理会,而她觉得聂北的话说得也很对,蓝火现在必须赶快得到救治,毕竟不是水都有聂北这变态这么‘耐打’!白崇那一掌透过聂北亦震伤了蓝火的五脏六腑,没有聂北如此离奇身世的蓝火伤得比聂北更重,如果说聂北是站在鬼门关的门框上,那么蓝火已经跨了个脚进去。

    所以秋水默认了聂北的话,就近找大夫医治,伤势稳定下来后再带回圣女峰亦未迟!

    “好吧,不过我们得赶快点找大夫给蓝火这丫头看伤去!”

    “好像我也要!”

    聂北才说完便再吐一口血,吐血他反而觉得更舒服些,但却把温文琴和宋小惠几个吓坏了。

    “我没事!”

    聂北晃了晃手道,“我没那么容易死!”

    宋小惠抚顺着聂北的虎背、垂着眼泪哭诉道,“你、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你这样教人家多担心!”

    “行!行!行!”

    聂北慌忙替小惠姐姐拭擦粉腮上的泪珠,却不想小菊儿也嘤咛落泪,而温文琴就眼红红,似乎也要落泪了,聂北顿时头大,望着温文琴无奈的道,“你不是也想掉眼泪吧?”

    温文琴赌气道,“要你管!”

    才说完便转回背后擦眼泪去,却不想再次被大姐温文娴看到,一张绝美的脸蛋顿时涨红如潮,期期艾艾,真是‘欲说还羞’!

    “我们走吧!”

    秋水那明眸望着聂北,似乎在征求聂北的意思,她当然知道,就是眼前这奇男子‘不要命’才能让蓝火那丫头存活下来,所以她对聂北很有好感。

    秋水就好像水仙一般柔弱娇美,单纯说美的话她未必就美得过温文琴和温文娴两姐妹,舞弄月和宋小惠亦有她这般的美态,不过她的人就仿佛她的名一样,水柔柔的,声音如此、娇躯更是如此、连使用的武器亦是那软绵绵的丝袖,动如跳舞、静若秋水。前凸后翘的身躯很诱人,不像小菊儿和婷婷嘛……娇嫩有余韵味不足!

    只是刚才‘回光返照’十分精神的聂北此时终于表现出伤员的特性了,胸口闷痛之下觉得好困,色迷迷的眼睛微阖着,没了往日的神采、也就没那份色心欣赏秋水那迷人的身姿了。

    这时候的聂北才是君子,别的时候都是色狼。

    没有了白莲教的人阻拦,宋小惠和温文琴就急着想要把聂北搬出去救治,宋小惠以一个大姐的身份倒好做事,毫不造作的蹲下她那高挑纤弱的身子,但还未完全睡着聂北却怎么都不肯,压伤了小惠姐姐可就罪过了。

    温文琴在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背聂北出去,但聂北还是不肯,衡山派哪些男性弟子对背聂北这么一个让他们佩服的人没什么意见,不过聂北对被他们背却很有意见,趁着还清醒的时候争取不劳累自己的女人还能让别的女人背一下才好,幽幽教有这么多女子在此,而且个个长得不错,又都很冷酷,累到她们聂北没什么心理负担,最后聂北得逞了。

    聂北被秋水背着,馥郁的幽香让快要沉睡的聂北精神不少,还有心思去享受胸膛紧紧贴着秋水那柔软的粉背时的美好感受。

    快出院子的时候聂北看到了不知何去何从的单丽华,她见见聂北望向她的是很微微侧开了头,那披散的秀发把她的脸色给遮挡了。

    聂北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坏笑,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你还要逃避吗?”

    别人以为聂北是重伤昏迷胡乱言语,单丽华却清楚的知道他是对自己说的,那小坏蛋‘果然’没有忘记自己,但他要自己以后都跟随他,这如何是好,从了他?这、这怎么行,我、我是出家人,怎可与他……要不然这样好了,我照顾他几天……唔、那坏蛋要是还想对我干那、那羞人事呢?我、我又该怎么办?还是不去了……单丽华连自己现在在替靠近聂北找借口都不知道。这些天的‘不能安眠’使得她从心底上不抗拒聂北,只是忸忸怩怩无所适从而已,说到底就是害羞。

    单丽华又想,那坏蛋伤成这样了,估计没能力对自己使坏了吧?再说了,我还不能制服他不成?到时候急了我打晕他不就行了?嗯,就照顾他几天吧……还是不行,那坏蛋坏透了,靠近他身体就不停使唤了,到时候还得受他欺负,再说了,又有那么多女人关心她,我以什么样的身份跟上去?

    单丽华站在那里作内心挣扎的时候聂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单丽华清醒过来的时候人早已经走光了……不由得站在那里怅然若失!

    出了大门之后舞弄月和安婕妤母女俩本想带着衡山派底子兼夜赶程向灵州奔去,但恒山派弟子刚才在万佛寺那边和白莲教的人战斗过,都累了,现在也将近天黑了,便想在上官县暂住一夜,她和温文娴温文琴等人告辞的时候温文娴邀请她们到温家去暂住,舞弄月推辞不得,惟有答应。

    这时候宋小惠眼尖,才出了送子观音庙就见到王家母女俩的背影,便慌忙招手呼叫。“啊、单阿姨……你等等……”

    事实上像王家母女这样快速离开送子观音庙的妇人、老妈子不少,毕竟刚才院子里的打斗可不是一声不响的,外面的妇道人家不想殃及池鱼自然是避之莫及!

    巧巧口中的单阿姨自然也是宋小惠的单阿姨,更是聂北的单阿姨,她和大女儿听到宋小惠的呼唤声不由得定住脚转过身,一个成熟圆润另一个秀气轻柔,两张绝美的容貌先是闻声而喜,而后是愕然不已,待宋小惠等人走下台阶的来到前面的时候单丽娟错愕的问道,“小惠,你、你们怎么……”

    宋小惠慌忙的抓住单丽娟的手,焦虑的道,“单阿姨,见到你就好了,我还想把人带到你家里去呢,我弟弟他、他伤得很重,你快帮我救救他啊!”

    “聂北?”

    单丽娟对聂北的影响实在深刻。温柔纤弱的王萍萍亦是万分惊讶,她实在想不到像聂北这么讨人喜欢的男子怎么会有人下如此重手。

    背着蓝火的幽幽教女子娇声道,“还有我们火护法!”

    单丽娟抓起聂北的手切一会脉,再抓起蓝火的玉腕把了一会,蹙起眉头扫了一眼众人后说道,“把人背到我医馆去,前面不远!”

    单丽娟边走边问道,“我看他们都受了重伤,女比男重,刚才庙里的打斗有你们的份?”

    宋小惠点了点头,“我们只是被牵连进去的而已!”

    单丽娟也不问秋水她们是什么人,只是望了一眼跟随的舞弄月母女俩,视线最后定格安婕妤手中那发着幽幽蓝光的竹筒上,不咸不淡的问道,“你们应该是苗疆的人吧?”

    安婕妤点头道,“对啊,你是大夫?”

    单丽娟唔了一声后便对舞弄月母女俩十分的冷淡,在她看来,苗疆的盅毒医学的一个别支,却没有医学的造福世人,发是个异常恶毒的手段,而苗疆十人有八人是养盅的,所以她才有如此态度。

    “娘,她怎么……”

    安婕妤十分憋闷。

    舞弄月更细心一些,见单丽娟是看了一下女儿手中的竹筒才变个态度的,心下有些了然,惟有苦笑。

    一路上众人走得比较快,话也说得很快,一直向单丽娟的医馆赶去……

    放纵下去 第091章 熟妇人妻人母单大夫

    聂北和蓝火是躺在单丽娟的医馆里接受治疗的,聂北醒来时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只见巧巧这妮子趴在床边睡得很沉,巧巧的面容依然那么的温婉可人,依稀可见到干娘方秀宁的影子,不过巧巧憔悴了不少,睡着还轻蹙着眉头。

    聂北勉强动一下麻痹的身体,巧巧就幽幽转醒了,她那双眸子微微泛红,显然哭过!

    她本能的望一眼聂北的脸部,见聂北目光柔柔的望着自己,顿时惊喜万分,抓着聂北的一只手喜不自禁的道,“聂哥哥你醒了?”

    “我不是睁着眼睛么,当然醒了!”

    聂北微笑道。

    聂北又接着道,“对了,这是哪里,我躺了多久?”

    聂北挣扎着要坐起来,巧巧忙阻止道,“聂哥哥你别动啊,单阿姨说了,你虽然体质特别,可伤及肺腑,得好好休养才是,巧巧不准聂哥哥乱动!”

    巧巧接着道,“这是单阿姨的医馆病房,聂哥哥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

    “啊,那火j……呃、蓝火呢,她没事吧?”

    巧巧那长长的睫毛扇了扇,幽幽的睨了一眼聂北,站起来转过身去,打开放在桌子上的锦盒,摆了一个碗出来,然后帮聂北勺粥,只留一个娇俏纤柔的倩背给聂北。

    “谁惹我的小娘子生气啦?”

    巧巧依然一声不吭的,只是端起才盛出来的那碗热气腾腾的j粥放到嘴边轻轻勺动缓缓吹气。

    聂北苦笑,巧巧虽然乖巧可人,但犯起倔来也不见得容易安抚,而且她犯倔的时候不争不吵、不声不响,还真拿她没办法。

    聂北知道,为了蓝火受伤在自己的女人看来是如此的不值得,连一向温顺乖巧的巧巧都吃味犯倔了,其他女人想来也会大吃其味,聂北再次苦笑,女人的心思男人还是别猜太深,因为那是猜不透的,白费气力而已。

    巧巧见聂北哄自己一声后便毫无声气了,心下惴惴,轻轻放下碗来,回头却看到聂哥哥闭上双眼不知沉思些什么,又或许睡着了。

    巧巧走到聂北跟前,伸手捧着聂北的脸附下头来吻住了聂北,两瓣柔软的红唇微微有些冰凉,在聂北的嘴上亲了又亲,一双纯洁的眸子越来越模糊,直到掉下一滴泪来,微热的泪珠滴在聂北的脸上,聂北无法消受。

    聂北睁开双眼,活动依然自如的双手伸出来拭去巧巧的泪珠,摩挲着巧巧那粉致可人的脸蛋,嫩嘟嘟的十分滑腻,聂北忍不住啄了一口,自责道:“好了,别哭了,你聂哥哥是坏蛋,是王八蛋,反正就不是个好东西,害得我的宝贝巧巧为我担忧,该死、该……”

    巧巧柔荑一下子就掩住聂北的嘴,嘟着嘴道,“不要乱说,娘说老天有眼有耳朵的,能听到人说话看到人做事,聂哥哥救人而已,才不是坏蛋,巧巧也不要聂哥哥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但是我还是惹巧巧不高兴了,那我就是该死咯!”

    聂北知道,巧巧要是肯开口说话,那准是雨过天晴,所以打蛇随g上。

    巧巧低着头幽幽的道,“都是巧巧不好,巧巧不应该任性的,但是巧巧又忍不住担心……我……”

    聂北抚摸着巧巧的秀发半真半假的道,“别哭了哦,再哭就不漂亮了哦!”

    巧巧泪眼模糊的望着聂北的眼睛很认真的道,“聂哥哥,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事巧巧都支持你,不过你不要丢下巧巧一个人让巧巧担惊受怕好么?”

    聂北微微一愣,继而以男人的方式十分慎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巧巧那柔软的娇躯,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虽然这样压到伤口会很痛,但聂北能忍得住,他只想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女人,有一个就抱一个,一个都不放手。

    巧巧‘嘤咛’的一声就任聂北搂抱着,微微泛红的脸蛋儿露出了微笑,而那双单纯的眼睛上依然湿润带泪,两相映照之下娇艳宛若梨花带雨一般,那样子又痴又俏、既妩媚又单纯,聂北忍不住主动吻上悄悄那红润的樱嘴儿,舌头钻了过去……巧巧衣不解带的两天守候,见聂哥哥醒来,欢喜之余便热情的回应聂北的吻,两条舌头在纠缠舔吮,聂北的手十分不安分的在悄悄反而粉背上摩挲,左后抚摸到了巧巧的翘臀上,那里弹性柔软,隔着裙子揉捏起来十分舒爽。

    巧巧被聂北娴熟的揉搓敏感小 pi股顿时软绵绵的,喉咙里发出娇滴滴的嘤咛声,婉转柔腻,十分悦耳。

    聂北的一只手贪婪的向巧巧的x脯处摸来,准确无误的‘把握’住巧巧的一只ru房,聂北十分自然的揉搓着那属于自己的ru房,聂北坚信,巧巧这对发育中的ru房很快就会赶上干娘的,要是前些

    丝袜淫色乱伦全文阅读

    天自己的努力有结果的话,这里很快就会分泌奶水,等待养育十月后的婴儿。

    巧巧涨红的脸蛋儿既妩媚又羞赧,炽热的气息吁吁唔唔的喷在聂北的脸上,聂北下面的‘兄弟’‘立竿见影’的立了起来。

    贪婪的聂北把揉搓巧巧pi股的那只手向巧巧的粉胯处摸去……

    巧巧发现聂北的企图,芳心轻颤的她慌忙抓住聂北的手,然后飞快的弹开她那情动的身子,站在床沿边上羞答答的低着头,仿佛做错事一般,结结巴巴的道,“聂哥哥我、我不应该勾引你的……你现在不能干……唔、不能干坏事,等你好了巧巧再、再服侍你!”

    聂北望着脸蛋火红的巧巧,坏坏的笑道,“可是巧巧你好像很需要的样子啊,脸蛋都可以滴出水来了,下面不知道……”

    “不要说!”

    巧巧飞快的蹿过来一把按住聂北的嘴,羞窘道,“聂哥哥说些羞人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那我不说羞人的话,干些羞人的事总行吧?”

    才说完聂北的手又向巧巧那越来越大的ru房摸去,很容易的就抓住了那软软的山丘。

    巧巧浑身又如电击,双脚发软差点就瘫倒,她还真怕撩起了聂哥哥的yu火一发不可收拾,聂哥哥这样的情况是不能干那事的,想到这里她便用仅有的理智压制那内心的情yu,坚决的逃离开来。

    聂北坏坏的道,“巧巧娘子的小ru猪好像又长大了哦,用不了多久便能赶上小惠姐姐的,再经聂哥哥长时间滋润的话,嘿嘿,就能比得上娘亲的了!”

    巧巧并不知道聂北老是在她面前提娘亲和姐姐就是要她潜移默化的习惯这种调调,为以后把干娘和小惠姐姐给上了打好巧巧的思想基础。而事实上巧巧很单纯,潜意识里只知道坏蛋聂哥哥说这些话很羞人,却不知道聂哥哥的坏心思竟然打到了娘亲和姐姐的身上来了。

    巧巧脸色红扑扑的,熟透的苹果很可人,只听她羞答答的道,“巧巧才比不上娘亲的呢,娘亲一只都要巧巧双手才盖得住,沉甸甸的,人家才不要那么大,挺在胸口多辛苦!”

    “……”

    聂北觉得下面的 jj更胀痛了,要不是现在这种情况未必能‘擒’得住因为担心自己而决然不肯从了自己的巧巧的话聂北早就扑向巧巧了。

    巧巧端起碗筷来到聂北跟前,挪着那越来越肥美的pi股坐到床沿上,妩媚的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又忍不住要伸手来抱她,她羞赧的道,“聂哥哥可不准在对人家使坏了,要不然以后不理你的!”

    “……”

    好大的‘威胁’!聂北那手迟疑了一下还是伸了过去,但‘纯洁’了很多,只是搂住她的小蛮腰而已,没有袭击其他敏感‘地区’!所以巧巧才没做出什么反应来。

    巧巧用小勺子勺了一勺j粥轻轻的放入她那红润柔软的小嘴里咂一咂,感觉有些烫,便轻轻的吹了吹才把那香艳无比的j粥喂入聂北的嘴里。

    聂北才吃几口下面的兄弟就忍不住暴动了,聂北蠢蠢欲动道,“好巧巧,我们几天没做了!”

    “做什么?”

    巧巧疑惑的往这聂北,神情温婉娇俏,红扑扑的脸蛋儿十分诱人。

    聂北咬住巧巧的耳垂嘀咕几句,巧巧的脸蛋越发的红艳,咬着自己的下唇儿啐道,“伤到不能乱到了还满脑子那些羞人的念头,坏哥哥,不理你了!”

    巧巧再次站了起来,放下碗筷后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来轻轻的替聂北拭擦着嘴角周围,聂北就手一拉,巧巧顿时跌入聂北的怀里,聂北飞快的搂住了她的身子,嘴凑了过去,飞快的吻住了巧巧的小嘴儿,极其不卫生的索起吻来……被聂北三番四次tiao逗的巧巧亦是情欲勃发,被轻轻抚摸几下便软绵绵的,要是有人说现在聂哥哥干那事也没关系的话她一定从了坏蛋聂哥哥,可是……“啊……”

    巧巧被聂北忽然袭击了粉胯处,惊叫一声反而清醒过来,关爱聂北身体的她拼尽全力挣脱聂北的纠缠,酥软无力的娇躯差点跌倒,妩媚的双眸娇嗔的白了一眼聂北,啐道,“坏蛋!”

    “好巧巧好娘子,你下面都湿透了,你还逃?”

    聂北把手凑到鼻子处嗅了嗅,虽然只是隔着裙子,但依然能攫取到一些少女花蜜的幽香。

    “单阿姨说聂哥哥的身子需要休养,巧巧不可以任性的!”

    巧巧望着聂北那高涨的地方,盖在上面的被子都被撑起来了,已经初为‘人妇’的巧巧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根东西多次c入到她zg里去,在那里捣乱、蹂躏,甚至s了很多烫人的东西近去,现在……巧巧出神的望着聂北不安分的地带,芳心不由得更羞。

    “好巧巧,你都看到啦,聂哥哥涨得好难受啊!”

    聂北接着道,“巧巧,聂哥哥下面好涨,好想你的小妹妹啊,能不能……咦、你去哪呢……还有得商量啊、小妹妹不行还可以用小嘴儿啊……手也好、喂、巧巧……你脸红了还要出去?”

    “我出去叫娘来收拾你!”

    巧巧羞红着脸娇嗔一声后撩开门帘轻轻把门带上。

    “……”

    聂北望着下面那撑高的位置,苦笑的自言自语道:“你看你,老子我都伤成这样了,只能喝粥,你还想吃r?”

    “你这样的情况暂时还是少吃r为好!”

    单丽娟这时候走进来,她只听到聂北说吃r,却不知道聂北是另有所指。吱呀一声推开门就走了进来,端了个盘子进来,上面摆放了几排银针,还有一些古代的医用‘器材’。

    聂北被单丽娟那身段儿吸引住了,对她告诫不能吃‘r’的事毫无言语,走了巧巧那妮子,是否补偿个熟妇人妻人母呢?

    放纵下去 第092章 王家母女春(01)

    “你刚才说什么想吃r的,你别想了,你伤及脾胃,r当能少吃便少吃,不可擅自……”

    单丽娟莲步娉娉的走到病床旁边的桌子跟前站住,然后轻轻的把东西放下,就仿佛刚才巧巧那样,只留个曲线十分优雅的粉背给聂北,她回来后应该是换了衣服,紧身的灰色袄子裹在这位人妻人母的美妇‘大夫’身上一点都不显得老土,反而给人一种朴素而娴淑的感觉。从背后望去,那翘挺的肥臀把窄摆长裙绷得紧紧的,十分的滚圆,那披散的秀发仿佛青柳一般垂顺到肥臀上,铺就得越发柔媚。

    聂北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十分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喉咙,有些干。

    单丽娟自顾自的说着做着,却没见到聂北那张怪异的嘴脸。聂北耐心的听大夫‘的话,但那双眼就极其不安分的在’大夫‘的那凹凸有致的身上’扫描‘。

    单丽娟离得不远,能闻到单丽娟身上散发出来的熟女芬芳,带着r欲的气息,本来就极其不安分的‘小聂北’此时成了‘大聂北’,蒙古包越撑越高,使得聂北为了不让人发现这么一块很不‘和谐’的地方存在就挪动了一下身体。

    “你乱动什么?给我好好躺着!”

    单丽娟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十分‘严厉’的嗔道。

    见单丽娟转过身来,聂北飞快的收回那火辣辣的目光,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说道,“其实……单阿姨,我没觉得有多严重啊!”

    单丽娟没想那么多,在她看来聂北就是一个晚辈,做自己的儿子都足够了,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粉背刚才被聂北这个晚辈j视了。

    她从浅盘中拿出一根银针端详了一会,捏在手中,瞥了一眼聂北后‘严肃’的道,“你虽然伤不及命,但也不能等闲视之,小疾尚可危机生命,何况伤及脾肺,更有多处皮r之伤,万万不可大意,以免日后留下后遗症。”

    “对了单阿姨,火j……唔、和我一起受伤的那位女子如何了,她没事吧?”

    聂北依然对蓝火那惹火的女人念念不忘。

    “她比你严重,还在昏迷中,不过她有那柔柔弱弱的女人给她运功疗伤,应该暂时死不了,但到底能不能醒来就得她的造化了。”

    单丽娟忧虑重重的道。

    柔柔弱弱的女人?聂北苦笑,秋水看上去全身上下仿佛都是水做的一般,柔柔软软,但不代表她是柔柔弱弱的女人,那舞蹈一般的功夫亦能杀人!

    单丽娟接着说道,“我等一下要给你针灸,把你肺腑里的气给调顺它,而且有些瘀伤最好也是用针灸的方式刺激它化掉,那样能快很多!”

    就在这时候吱呀一声门再度被推开,只见单丽娟的大女儿王萍萍轻悄悄的走进来,后面跟随着两个学徒,手里提着四个火盘,在病房四个角落摆放好之后她们便出去了,王萍萍留下,只见她云鬓素颜、明眸皓齿、绿裳莲裙,纤弱y柔的身子俏生生的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她似乎在外和在家都一样的害羞,起码聂北就是这么觉得。

    聂北望着高挑纤柔的王萍萍,再盯一会匀称丰腴的单阿姨,聂北在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王萍萍偷偷瞧一眼聂北,见他那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怎么看都是精力过剩的主,反而不像受伤的人,她便暗暗放下心来。

    “萍萍你帮我掀开他被子!”

    单丽娟头也不回的对女儿说道。

    王萍萍‘哦’的一声后怯怯的走到床边,一股如兰的幽香顿时扑向聂北的鼻孔,王萍萍那纤纤柔弱的身子顿时遮在聂北眼前,把她母娘那丰腴姣好的身段给挡住了。

    王萍萍都二十好几了,却还是像个小姑娘一眼羞答答的,柔弱的声线怯生生的道,“聂……”

    “萍萍姐姐叫我阿北吧!”

    聂北十分的热情,事实上他对每一个美女都很热情!

    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还如此的害羞,但她那唯美的样貌实在迷人,羞答答的表情衬托下更有引人爱怜的气质,这样的女人捧在手心了还怕她碎了。

    王萍萍不敢和聂北那灼灼的目光对视,只是轻飘飘的‘嗯’了一声,然后俯下身来要掀被子,那对完美的玉女峰顿时垂坠而下,从不算严实的衣襟领口处往里面望去,聂北勉强能看到一抹水绿色的肚兜和一片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的ru沟缀着一条细珠项链,纤柔的体制增添一些贵气,更像一个人妻少妇,只是不知道谁这么好福气能娶到她这么一位娇滴滴的美女。

    “啊——”

    “怎么啦?”

    单丽娟听到女儿惊呼一声,忙回头询问。

    王萍萍涨红着脸嗫嚅道,“他、他怎么穿成这样?”

    聂北苦笑,心里嘀咕道:这能怪我么,我才醒来,什么都不知道,被你掀开被子什么都看了,你还大惊小怪,又不是没见过?不就是仅穿一条现代版底叉么?你连你丈夫那真家伙都见过了,还在乎我这个被遮挡的?

    单丽娟其实在前两天替聂北疗伤的时候就看到过聂北现在这个装扮了,那时候有小惠和温家的二女儿等人存在,而且医者父母心倒没有什么避忌的,更重要的是当时不是现在这样的‘形态’,现在……看到聂北那撑搞的地方时也是忍不住一阵脸热,芳心微颤,显然是聂北那根东西的形态超出了她的认知!她不好意思的把头转会去,背对着聂北和女儿,装作很镇定的道,“小北是我的病人,也算是你的弟弟,有什么号大惊小怪的,又不是没见过……”

    才说完单丽娟的脸也忍不住红了起来,只是她背对着两人,谁也看不到而已。

    “啊——”

    王萍萍再一次小声惊呼出来。

    “又怎么啦?”

    单丽娟本来就有点尴尬了,又听到女儿一声惊呼,语气不由得有些责怪的味道!或许说是‘恼羞成怒’!但她羞于会过头去再看到聂北那大东西,她怕自己会胡思乱想坏了妇道。

    “没、没事!”

    王萍萍涨红的脸蛋儿都快可以滴出水来了,背对着娘亲使劲的抽着那只被聂北死死抓住按在那硬邦邦东西上面的玉手,娇羞、哀怨的望着聂北,都快哭出来了,她怎么都想不到聂北这家伙竟然如此大胆放肆,竟然把自己的手抓住然后按在那羞人的地方,那东西硬邦邦的还在脉动着,竟然如婴儿手臂一般大小,丈夫的和他的比起来……这……不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事你乱叫什么,真是的,快把被子拿开,我得开始替小北针灸,拖得久了那火盘的碳就不够用了,到时候着凉了就麻烦!”

    单丽娟故意用责怪的语气说话,一来可以掩饰自己心中的心虚,二来可以中和一下这尴尬的局面。

    王萍萍娇羞的挣扎着,这时候聂北也只能选择松手,不过还是贪婪的在玉手上揉捏了几下,只把人妻少妇的王萍萍弄得芳心羞怯、娇躯轻颤。

    得意逃脱的王萍萍胸口起伏不定,似喜似嗔的低着头,红霞满飞的脸蛋儿火红瑰丽,那只按在聂北庞然大物上的玉手藏回到背后,不安的在pi股上拭擦着,仿佛沾染了什么肮脏东西一般。

    单丽娟不知道背后的事情,她暗地里深吸几口气后平复一下不安的芳心,然后再淡定的转回身来,她选择性的没往聂北的下身望,只看着聂北的脸,然后就手把一排盒的银针摆放在床边上,这时候羞窘道极点的王萍萍讷讷的出声道,“娘,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

    才说完她就想走了,她实在无法忍受聂北对她所做的事情,更无法消受聂北那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的火辣辣目光,站在房间里的自己就仿佛赤ll的站在他面前一样,难堪不已。

    单丽娟怪异的望了一眼自己这个大女儿,却见一向面色白净的女儿今天竟然红霞满布,单丽娟还以为是她腼腆的性格在见到聂北那位置才如此,倒也没多想,柔声道,“等等,我还有些事要你帮忙才做得来!”

    “哦!”

    王萍萍无奈的哦了一声,却是离得远远的。

    单丽娟素手探了一下聂北的头,温声问道,“自己能不能翻身?”

    聂北摇了摇头,事实上他用力的话还是可以的,但是他没打算自己来。

    “萍萍你过来,帮我翻一下小北的身体,让他背朝天,我要施针!”

    王萍萍极不情愿的挪着脚走过来,那双手想动补想动的样子,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镇么办才好,单丽娟催促之下她才伸出嫩手来推攘着聂北,和她母亲一起把聂北推成面朝下背朝天的趴着,‘显目’的‘高炮’顿时被压在下面,聂北不由得闷哼一声,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俩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时间都红霞弥漫……

    放纵下去 第093章 王家母女春(02)

    针灸聂北不懂,但不妨碍他被人针灸。

    单丽娟的的手法很娴熟,在聂北的后背施针的时候聂北还有心情侧着头用目光调戏着她那腼腆的大女儿王萍萍。

    王萍萍被聂北盯得娇靥生晕、芳心忸怩,不由得柔柔弱弱的问她娘亲道,“娘,好了吧,已经把他反过来了,我出去看熬的药好了没。”

    “唔!”

    单丽娟点了点头,聂北却道,“单阿姨,我下半身都麻痹了,好难受!”

    躺久了血y不能流通,自然是麻痹酸痛,古代或许没有这么系统的说法,但个中原理自然懂得,“这……”

    单丽娟瞧了一眼大女儿萍萍,转口道,“萍萍,你来给小北按摩一下,疏通一下身体内的血气,别憋坏了!”

    “这……”

    王萍萍望了一眼聂北那赤ll的背脊、翘挺结实的pi股……王萍萍迟疑了。

    “啊,好痛啊!”

    聂北小题大做的‘痛呼’!

    单丽娟娇声嗔道,“快过来啊,你站那么远怎么做事呢,你这孩子越来越不懂事……”

    单丽娟和方秀宁已经是好姐妹了,昨天聂北昏睡的是很干娘方秀宁来过,她那惊慌失措的样子让单丽娟跟着揪心,所以她不能让聂北有半点事,要不然她也无法向好姐妹交代。

    王萍萍无奈的走进床沿,单丽娟嗔道,“娘在这里施针,你到那床的那边去吧!”

    面对面请‘无知’的‘助桀为虐’王萍萍很无奈,唯有磨蹭着走到另一边去,那里有聂北那坏蛋的一只手垂吊在床边,王萍萍看那手就觉得它一定不会安分的搭在那里。

    王萍萍忐忑的伸出双手在聂北的小腿上轻柔柔的按摩起来,似乎仅限于脚弯以下的位置,没有往上按的意思。

    聂北暂时没什么意见,能让腼腆的王萍萍如此已经很不错了,聂北在想到时候自己要是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强行要她的话,以她那柔柔弱弱的性格,多半是哑巴吃黄连。

    聂北邪恶的想着,嘴角却不由得敲了起来,这让一直‘警惕’的关注着他的王萍萍越发的惴惴不安。

    单丽娟捏着一根银针轻轻的挪动着刺入聂北背后的x位上,温柔的问道,“痛吗?”

    “痒痒的、热热的,没感觉到痛,反而有些舒服畅快之感!”

    聂北一边感受着王萍萍那柔软无力的玉手按摩、一边注意这背后那一针一针的刺痒,两种不一样的感觉重合在心头,竟然让聂北又一种异样的感觉。

    “针灸就是如此,没事的,你放松就好,阿姨不会让你有事的!”

    “谢谢阿姨!”

    “傻孩子,你和巧巧两个人都是那么讨人喜欢!”

    单丽娟嫣然一笑,接着说道,“痛的话就告诉阿姨!”

    聂北点了点头,又说道,“萍萍姐姐你真好,你和单阿姨不单止人漂亮心也很好!”

    聂北一个马p拍两女,而且还是一对各有美态的母女,一副能裹住她们肥瘦各相宜的胴体却无法裹住那或丰腴或窈窕的身型,更裹不住那散发出来的淡淡芬芳。

    王萍萍对聂北早有戒心,对聂北说什么话都本着警惕的戒备,单丽娟却不一样,毕竟是三四十岁的女人了,被晚辈赞美,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