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47 部分

第 47 部分

    他……怎么进我的房间入我洗澡的地方……他、他到底看了多久……他、他都看了些什么……刚才……刚才自己那样他、他看到了?这、这……嘤……羞死人了……聂北的那双微微赤红的眸子火辣辣的盯着她那浸泡在水里的胴体……氤氲的空间里只见她的长发披在香肩上,高耸挺拔的ru房浸泡在水中依然能大概的看清楚它的形态,要不是那漂浮的花瓣的话一定能看得更加的清晰,或许连那深沟r壑亦能静静看个透彻!

    又因在灯光之下,那氤氲的氛围在灯光照耀下耀然生辉,单丽娟那如光如玉的容颜晶莹光泽:冰肌雪肤娇嫩无比宛若吹弹可破:浑身上下给人一种瑶池仙子在沐浴的感觉,那是一种无需装饰就自然焕发出来的一种强烈至极的震撼之美。

    那是成熟女人所独有的妩媚风情与人妻人母那种贤惠内敛的习性组合而成的娇柔之美完美的揉合在氤氲如仙境的氛围中,竟然有种梦幻之美,更是惹人轻怜引人蜜爱,聂北呼吸十分的急促了,有种窒息的感觉。

    仅穿衣条底叉的聂北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胯下那兄弟十分暴躁的兀自跳抖,就仿佛饿狼见到了绵羊一般,聂北知道,它很想钻c到单丽娟那肥嫩的幽谷中去,在那里有它施展的天地,有它放纵的场所,更有它传承后代的摇篮……单丽娟见到聂北全身上下仅有一件勉强遮挡羞人地带的‘裤子’,聂北那充满男性魅力的脸和那精壮的男性躯体在视觉上冲击着人妻人母的芳心,让单丽娟情不自禁的把目光定在聂北的身上好一会儿,最后被聂北那挺高而且脉动的位置给惊醒过来,本能的问道,“小、小北,你、你怎么可以走动了?

    才把上面的话问完,单丽娟惊诧的一声姐着问出来,“啊……你、你再这里看、看了多久!”

    “我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能听的声音我都听了,不能听的呻吟我亦听了,我可爱的丽娟阿姨你说我来了多久呢!”

    聂北坏坏的笑着,有点邪恶!

    单丽娟本来就想到自己什么都被这坏蛋发现、看光了,但还是自欺欺人的问他,现在好了,那坏蛋仿佛一不做二不休的样子了。单丽娟又羞又气、既急又无奈,板着那张是男人看到了都垂涎三尺的脸,似恼似羞的厉声道,“我是你娘亲的好姐妹,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如此放肆,竟然偷偷进阿姨的房间偷看阿姨……唔、你快给我出去!”

    放纵下去 第097章 王家母女春(06)

    聂北笑道,“你不准我过去我就不过去了?”

    “就、就是不准过来,你、你给我出去……”

    单丽娟双手害羞的护住胸前,惶急的双眼警惕的盯着走过来的聂北,聂北向周边桶沿走来她就往那边桶沿挪去……聂北沿着浴桶走了一圈,单丽娟那丰腴的香躯亦沿着浴桶边挪动一圈,怎么都不给聂北又靠近的机会,那双惊慌失措的眸子不可避免的望到聂北那几乎扛在浴桶边沿上的高涨的庞然大物,单丽娟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慌乱,娇艳绯红欲滴,带着无限的娇羞和嗔怒,但亦如一条美人鱼被困在狭小的浴桶中,根本无路可逃。

    又会到原路的聂北站住了脚,正想干脆跨入浴桶里算了,那样直接得来她也没办法逃脱了,这时候却听到单丽娟那压制着怒气的教导性语言传来,“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单丽娟本着长辈的身份和心智依然想开化j虫伤脑的聂北,“那、那温家的三小姐不是很喜欢你的么,你怎么可以做些……”

    “做些什么呢?”

    聂北哪里听得进去呢,“我只是想帮阿姨你捶捶背而已,你都想到哪去了呢!”

    “有你这样偷偷跑进阿姨浴室里说捶捶背的么,你简直是荒唐……心术不正、想、想……”

    想什么呢,想侵犯自己身体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呢!

    “我刚才看阿姨用自己的手来弄,蛮辛苦的,我在想阿姨应该会喜欢我着根东西的,所以就特地来给阿姨你效劳了!”

    聂北用手撸了撸那根胀痛欲裂的庞然大物,还对单丽娟晃了晃。

    单丽娟羞愤欲绝,撇开头去闭上了双眼,从聂北的位置望去发现她的耳根处都红透了,那半湿的秀发都无法遮掩那份旖旎的艳丽。

    羞愤的单丽娟却不无法挥去心头处那粗长的影子,那震撼和渴求竟然在羞涩的同时不经意的浮现在心坎上,人妻的妇德和人母尊严让单丽娟感觉到千般的羞窘、万般的羞耻。本想站起身来就逃的,可那样自己的身子就全部暴露在大色狼的眼下,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不逃得掉,所以只能簌簌的窝在浴桶里。

    聂北趁此机会把一只脚跨进了浴桶里,波动的水声让失神的单丽娟会过神来,那双葱嫩的玉手扶着桶沿‘哗’的一声猛然的站起身来,就要跨出浴桶夺路而逃,她不讨厌聂北,即时如此她也找不到恨的理由,似乎娇羞多于恼怒,但廉耻的妇道之心使她无法忍受身体被另外一个男人那生殖的东西c入,更无法忍受这个男人是好姐妹的儿子,所以她不逃也得逃,那是个好机会……聂北没想到丰腴柔美的单丽娟竟然在惶急的时候能发挥出‘刘翔’的技能来,那‘跨栏’的本事就是刘翔也要自愧不如,那倩影、那肥臀、那粉背、那秀发、那飞溅的水珠……构造出一幅极其瑰丽的‘山水画’,特别是单丽娟那跨出去时迈开的粉胯,那一抹红艳的谷口在黑森林中间散发出魅人的光芒。

    到口的肥r怎可让她如此就逃,聂北比她还要快的抽脚处来,一步跨出,从背后把单丽娟那柔软叫润的身子搂住,就实抱起把她掼入浴桶中,“啊——”

    单丽娟娇呼一声,‘嘭’的一声后‘哗啦啦’的飞溅出大片大片的水花 ,聂北飞快的跨入浴桶中去……“啊——”

    单丽娟在水里扭转挣扎着,就仿佛一条水蛇在水里折腾一般,因为聂北那双手已经从背后伸手过来把她那丰腴柔软的香躯给抱住了,也难怪她会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

    事实上聂北在跨进浴桶的时候就没再安分过,先是趁单丽娟被掼入浴桶身体不稳的时候把她给抱住,那双穿过人妻人母腋下的大手十分贪婪的往单丽娟那对肥美的ru房抓去……“啊……你放开我……啊、不要啊……你放肆……我、我……啊、你、你的手……别、别摸啊……那里不能摸……唔……”

    浴桶本来就不大,聂北这么一个大男人挤进来后就越发的狭窄了,单丽娟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挣脱开来是不可能的了,除非聂北主动放手,可他会吗?

    单丽娟在挣扎的时候那曲线优美的粉背在聂北的胸膛上厮磨着,滑腻的感觉让聂北心火大盛,j虫上脑的聂北根本无视单丽娟的哀求,今晚就是就是佛祖来了也得吃‘r’。

    单丽娟的呼吸忽然急促了一下,她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股沟处,生育了两个女儿的人妻人母单丽娟自然清楚的知道那是什么,惶急不安的她神色几经变幻,最后最后是红艳欲滴,又惊又怕、又羞又气的她别过头去,那双将哭未哭的眸子带着无尽的哀羞,到如此地步,她清楚聂北这坏蛋需要的是什么,但那怎么可以,绝对不行的……“唔……住手、不要揉……唔……”

    单丽娟扭动着身子,声音似喝斥似哀求,凄婉羞怯。

    单丽娟掰着聂北那双覆盖在她那ru房上的大手,但聂北整个人压了过来,而浴桶也就那么些空间,单丽娟那丰腴柔软的娇躯被压在了浴桶壁上,聂北的手就仿佛垫在那里的一样,任她怎么掰都没用,聂北的手依然在揉搓着……十个手指都陷入那柔软的rur中,抓、揉、搓、磨……百般手段尽出,聂北心想:单阿姨的ru房果然肥美,那软绵绵的感觉实在美妙得紧。

    “你快住手啊混蛋……”

    单丽娟费尽全身力气扭摆那娇柔的身子也于事无补,那羞人的地方依然被坏蛋聂北把弄着,让她羞愧的是自己那ru房竟然在聂北的玩弄下充血胀硬起来,一阵阵阵的酥麻涌来时自己竟然有种久违的舒服之感,这让坚贞的她感到难堪和不安。

    “你、你……你的嘴……不要舔、不准舔……唔……你个混蛋……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单丽娟不停的扭动着臻首,闪躲着聂北那火热的嘴唇,但聂北还是她那优雅的脖子上留下肆虐后的口水。

    单丽娟那惶急羞怯的眸子涌出了晶莹的泪水,缓缓的滑过粉腮,聂北伸过舌头去舔弄着,同时不停的亲吻她那莹润如玉的脸蛋,还有耳垂、脖子,处处都留下了聂北的热情。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快收手,我是你长辈,你、你怎么可如此对我……你怎么和你娘交代!”

    单丽娟低声哭诉着。

    聂北的含着单丽娟的耳垂,那舌尖在嘴里逗弄着单丽娟那圆润可爱的耳垂,直把单丽娟舔得浑身轻颤,看得出耳垂也是她的敏感点,聂北坏坏用力捏了一下单丽娟的双ru,单丽娟不由得吟出一声似痛非痛似乐飞乐的娇啼,“唔——啊——”

    “舒服吗单阿姨?”

    “……”

    单丽娟那张秀丽的脸蛋涨红如潮,那挣扎的娇躯已经慢慢的消停下来,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了,因为身子被聂北揉搓得发软酥麻了,“求、求求你放过阿姨吧,你不能那样做的!”

    单丽娟哽咽着哀求道,在这样的情况她无法反抗,只能寄希望于能唤醒聂北那已经邪恶的了心。

    “阿姨觉得我会怎么样做呢!”

    单丽娟的肥美ru房在聂北的手中不断的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聂北坏坏的接着说道,“阿姨,你的ru房很嫩很肥哦,真想不到这ru房都养育了萍萍姐姐和青青姐姐,这么肥嫩的ru房,应该还能继续养育孩子的,对吗阿姨?”

    “……”

    单丽娟银牙轻咬着那花瓣一样的下唇,装作没有听到聂北的话。

    “阿姨,是我摸得舒服呢还是你刚才自己摸得舒服啊?”

    聂北感觉到单丽娟那ru房开始胀硬起来,心下越发的得意。

    单丽娟紧闭的双眸上那睫毛一颤一颤的,忽然她双眸猛的睁开,哀羞的神色一闪而过,樱嘴一张,一声娇呼呻了出来,“啊——”

    那扭摆的娇躯被施法了似的定住了!

    却是聂北趁单丽娟羞窘不堪的时候一路大军忽然挥军南下,轻松的按在了人妻人母那肥沃的粉胯处。

    聂北轻压在单丽娟的背后,一直受箍搂这单丽娟的肥ru,另一只手覆盖在她那肥沃的粉胯上,下巴抵在她那圆润的香肩上,向她耳根处吹气道,“阿姨,你下面的小妹妹好肥好嫩喔!”

    “不要……不要碰阿姨那里、求、求你了!”

    单丽娟颤栗的声线带着哭音。一只手在胸前掰着聂北那只‘抓ru’的大手,另一只手伸到水底去无力的抓住聂北的手腕拉扯着。酥软的她本能的做着无力的挣扎。

    聂北用力按了一下单丽娟那肥沃的花田,邪魅的笑道,“不碰阿姨这里的话我碰那里好呢?”

    “嗯……你别用力按……喔……”

    单丽娟那含着泪水的双眸娇羞一片,‘恼羞成怒’的嗔道,“你不是我的丈夫,我的身体你都不能碰!”

    “现在暂时还不是,不过等一下应该就会是了!”

    聂北坏坏的笑道,那只抚摸在人妻人母肥x上的手开始轻柔的抚摸起来……单丽娟娇躯一颤,艳丽的脸蛋火热通红,又羞又气的她又开始挣扎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挣扎,她只知道自己必须挣扎,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等一下要……想起来她就觉得难为情。

    “喔——”

    单丽娟那挣扎的身子忽然绷直,那臻首往后昂起,脑勺枕在聂北的肩膀上,身子本能的颤抖了两下,原来聂北一根手指已经c入了她体内。

    “呜呜呜……你、你不要这样、快、快拔、拔出来……”

    单丽娟哀婉欲绝,她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思想就是再如何的不从身体也会在坏蛋的撩拨下产生反应,道时候还不羞死人。

    “阿姨的笑嘴嘴咬得我的手指很紧,我都扯不出来了。”

    聂北的手指才扯出来一点又c进去,反而是越来越深,那动作简直就是再抽c着,动作越来越快,抠挖捣弄、按刮捏揉,手指飞快的在熟妇的肥田力抽c……

    放纵下去 第098章 王家母女春(7)

    “啊……唔……唔唔唔……停停下来啊坏蛋……喔……”

    强烈的刺激使得单丽娟只知道强咬着银牙死忍着呻吟,只在喉咙、鼻腔里哼唱处那美妙的歌声。

    聂北加快了动作,上面那只‘环山抱峰’的大手也开始大力的揉搓着单丽娟的ru房,火热的嘴唇在单丽娟的粉腮、耳廓、耳垂、脖子、香肩处肆虐,那浓郁的熟妇体香让聂北yu火高烧,下面的庞然大物越来越忍不住冲动了,不安分的从人妻熟妇的背后挺动起来,虽然还未c入那温柔dx中,但在股沟和幽谷外面厮磨的感觉依然十分的美好。

    聂北那火炮在dx外面‘磨刀擦枪’的,那要来未来的‘惩罚’似乎才教人疯狂,‘担惊受怕’的单丽娟被聂北弄得面红耳赤、娇喘连连,娇躯禁不住随着聂北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抖动着,本来紧夹得双腿在越来越无法忍受的别样刺激下情不自禁的打开来,让聂北的手指能最大限度的c进去……“阿姨,我弄的是不是比你自己来的舒服啊?”

    聂北舔弄着单丽娟的耳垂邪邪的笑道。

    聂北的动作把浴桶力的水搞动得哗哗而响,情欲渐渐被挑起的单丽娟美目流转间偶尔闪过几许欢愉、几分妩媚,还有那抹不去的羞怯!她松开上面那只手,羞赧的掩盖住自己哪性感的小嘴不让它把那羞人的呻吟声给叫了出来。

    在聂北多处捣弄之下,久未人事的人妻人母在聂北双指c入花田夹住她那颗羞答答的‘r滴’磋磨时再也禁不住那份快感,尖叫一声:“死啦——啊——”

    单丽娟猛然昂起臻首,抵死的枕靠在聂北的肩膀上,全身好一阵痉挛,粉胯中间那肥沃的花田力一股浓稠湿热的暖流涌了出来,即使浴桶力的水温本身不低,聂北的手指依然能感受到热的温度。

    聂北停下动作来,邪魅的笑道,“阿姨,刚才你身体一颤一颤的难道是冷的?”

    “你、你、我、我……呜呜……”

    单丽娟窘迫得嘤嘤而哭。身体在坏蛋的侵犯下欢悦的gao潮了,那一股股涌s出来的羞人的y水一定给那坏蛋感觉到了,坚贞的她还得忍受聂北那张毫无‘口德’的‘臭嘴’逗弄,一时间真恨不得把聂北掐死菜解气,或许自己死了也好,省的羞得没脸见人,自己都这样了,以后自己这么面对那坏蛋?

    单丽娟胡思乱想之间浴室外面传来王萍萍那慵懒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糊涂,柔柔糯糯的,“娘,你怎么啦?”

    单丽娟的身子高潮后软绵绵的背靠在聂北的怀里,听到女儿的声音时娇躯一颤,本能的要站起来,却被聂北死死的搂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我、我求求你不要这样、要、要是给我女儿看到你、你叫我怎么活。”

    单丽娟小声的在聂北的耳边哀求聂北快放了她让她穿好衣服。一想到女儿就在外面,而自己就被这坏蛋制服在这里恣意霪弄,芳心蓦然感到万分的羞耻,那涨红如火的脸蛋越发的灼热,娇腻柔嫩的身子不安的挣扎着,却又不敢大动作,怕引起女儿的疑心,那惊慌失措的玉容让聂北看着越发的爱恋。

    聂北却没理会她的哀求,反而趁此机会把她转正过来,然后盘坐在浴桶上,再把她双腿分开,让她正面跨坐在自己的双腿上,无法合拢的粉胯正对着聂北那气昂昂的庞然大物,如此近的距离,聂北只要找准一下方向,随时能c入到人妻人母的sx中去……“不要……不要你不要再错下去了,求求你了,你还受伤呢,怎么可以……”

    单丽娟感觉到自己那孕育孩子的地方离坏蛋那根作恶的东西很近很近,几乎碰触到一块了,那东西的灼热温度都能感觉得到,极度危险的姿势让单丽娟更加的慌张,不安的情绪让她那哀羞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水雾,在聂北看上去那‘泪眼’就如水汪汪的大眼差不多,十分的引人犯罪。能生出王萍萍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儿,说明她本身也是柔柔弱弱的,只是她的柔柔弱弱是在内心,所谓的‘外强中干’就是她了。

    “原来阿姨这么关心我的,那我怎可让阿姨独守空房呢,今晚就让我好好的服侍阿姨你吧,让你做个快乐的女人!”

    聂北的一只大手抚在单丽娟的肥ru上,另一只手托着熟妇人妻的粉腻硕臀,让后把她那细腻嫩滑的香躯轻轻的压在桶壁上。

    她女儿王萍萍在面不但没有让聂北又半点的萎缩,反而被那偷偷摸摸的感觉刺激得面色微红,大手在硕臀和肥ru上大力的揉搓起来,下面那只手还是不时的划弄着人妻人母那娇嫩的菊花,或许抹一下那道鲜红欲滴的裂缝,拨弄一下那里的黑森林,甚至握着那根早就不耐烦了的庞然大物在人妻人母的那白腻的da腿上磨蹭,那滑腻的感觉让聂北彻底的疯狂起来……单丽娟惊羞间身子簌簌颤栗,羞怯的眼神带着泪珠夹着哀求哀怨的望着聂北,喉咙里发出那颤抖的喘息声,‘唔!唔!唔’的摇着臻首,示意聂北放过她,“算阿姨求求你了……唔、不要揉……唔……萍萍还在外面啊……喔……”

    “娘、你

    一丝不挂帖吧

    这么啦,你回答我啊,你不出声我进去了喔?”

    王萍萍怎么都想不到聂北会在里面霪弄着她母亲那丰腴细腻的rou体,甚至还想再她母亲体内sj让她多几个妹妹或许弟弟……羞急的人母气喘吁吁的道,“喔……没、没事、唔——”

    单丽娟的声音赫然而止,那张吐气如兰的优美樱嘴被聂北疯狂的堵住,聂北的舌头挤开了她的樱唇在她牙关上突击,无法抗拒的单丽娟很快就被聂北攻破,舌头长驱而入,贪婪的在美人的檀口中搜刮、舔吸……单丽娟鼻间‘呜咽’的做着毫无意义的挣扎,聂北不理她无力的反抗,双手尽情的抚摸她那山峦起伏的娇躯,舌头纠缠舔动她小巧湿滑的香舌,并不断的把她檀口中大量的香津吞咽进嘴里。

    “娘?”

    见单丽娟这么久不回话,王萍萍有些不安的再叫一声。

    被聂北吻得鼻息咻咻的单丽娟双颊如醉、双眸时而欢愉时而娇羞的闪烁着,但这些都在女儿那不安的声音中瞬间翻转,芳心此时剩下只有那被聂北抚摸、亲吻引起的阵阵悸动和被女儿那不安声音所引起来的焦虑,她很想对女儿说没事,让她快点回去睡觉,但疯狂的聂北锲而不舍的逮住她的小嘴吻吮不放,她被压在桶壁上根本无法挣扎,想对女儿说东西的时候喉咙只能发出那‘呜呜唔唔’的声音,直急得她双眼泪珠滚落,要是女儿闯进来怎么办?怎么办?

    单丽娟芳心羞急间却感觉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这刺激使得她玉面绯红娇艳欲滴、娇躯阵阵颤栗、下面那肥沃的良田里伸出浓稠的y水来,瞬间被稀释在浴桶里……她认命的闭上了那双妩媚又哀羞的双眸,这样下去……将要出现的场面她自问已经无颜面对了。

    单丽娟迷迷糊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坏蛋聂北托着p股抬起来了一下,她本能的轻夹着聂北的腰,却被蜜户大门处一个胀热的硬东西给惊醒,‘事到临头’反而极大的催生了她的耻辱之感,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然挣脱聂北那火热的深吻,喘息间惶急的惊呼一声,“啊——不要——”

    单丽娟挣扎着晃动肥臀、挪移着粉胯,闪躲着聂北的‘r炮’,不让自己拿脆弱的门户本正对着,惶急间她脸色涨红如火。

    熟妇人妻人母那份挣扎反而让聂北越发的欲罢不能,r炮却在一时之间对不准‘大门’,值把yu火攻心的聂北急得想锅上的蚂蚁一般,和吃了‘伟哥’找不到女人的男人一般,喘息如牛。解释的身躯把娇柔玲珑的人母美妇死死的压在桶壁上,双手抽回抓住她的双脚然后分开压到桶沿上面,单丽娟不得以双手往后掖着桶沿不让自己倒滑入水中,这姿势让她pi股向前翘起、粉胯大开,就仿佛吊在那里等待坏蛋把那携带着生命种子的庞然大物c到她那肥沃的水田中一般。

    聂北双腿大开然后用胯兜住人妻熟妇的pi股,庞然大物准确无误的抵在单丽娟那曾经孕育王萍萍的地方,让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炮口’的瞄准。

    所有的挣扎都被‘干’尽坏事的聂北给化解,无法挣脱的单丽娟羞急之下清泪滑落,认命的别过头去……“啊——萍萍——你——不要看啊——呜呜——”

    聂北没想到才认命似的等待自己进入的熟妇人妻人母竟然再度挣扎起来,而且几乎到了疯狂的境地,听到她口中的呼叫聂北才反应过来,把头扭向‘浴室’门口的位置,才发现王萍萍此时正瞪大双眸站在不远处,那道门帘依然才晃动着,可见她也是刚刚才进来。

    王萍萍见到那强性的把自己娘亲压在浴桶中的男人是聂北的时候那脸蛋瞬间泛红,不知道聂北和娘亲下面到底有没有连接在一起的王萍萍双手捏住自己的衣角吃吃的道,“你、你们……”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萍萍我们其实什么都没……”

    单丽娟急急忙忙的要解释,她已经顾不得其他了,但她才把话解释到一半,聂北已经猛然把胀痛欲裂的庞然大物往四十五度角挺c上去……单丽娟最后的‘解释’化作一声尖叫:“啊——”

    放纵下去 第099章 女儿在一边看妈妈被c(01)

    所有的一切来得太快,突破在瞬间,道德伦理、妇道贞洁、人母尊严等等的一切就在那短短的一道距离上消逝殆尽,失去了才发现,那道距离其实藏不住很多东西,比如……聂北那条巨龙!

    聂北猛然奋进的时候单丽娟几乎晕死过去,身体被撕裂的感觉伴随着阵阵的酥麻快感宛若电流击穿了r体穿透了灵魂,r体上的受辱酸痛带来心灵上的羞耻……特别是坏蛋竟然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强行把那庞然大物突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次未能完全那他那根粗长的东西c尽、他耸动身体用力挺c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把整根血r贲张的生殖r棒捅入到自己的zg里去……完完全全的占据着萍萍出生的地方,把那里撑得胀痛欲裂……王萍萍看到如此情形,羞、慌、惊的她想呼叫、想阻止、想撤离……但那双被娘亲那尖叫弄得发软的双脚怎么都迈不开步来,反而是本能的紧紧的夹在一起,惊诧的用手掩住了小嘴,芳心和呼吸同样慌乱的她想起了聂北之前用手对自己的侵犯,下面不由得湿了,羞愧的她微微弓着身子,却情不自禁的望着聂北狂野的占有自己的娘亲,看到他让母亲尖叫一声后再耸了几下身子,只见娘亲双手死死的抓住那浴桶的桶沿,臻首后昂成面朝天,性感的小嘴圆圆张大,呜咽的哼出几声似痛非痛、如哭似诉的娇啼来,涨红的脸蛋挂满了娘亲的泪水,微睁的眸子泪水汪汪的,看到自己站在一边望着的时候她害羞欲死的把头别到另一边去……但娘亲那一直让自己羡慕的香躯却在轻轻的颤栗着……王萍萍虽然还是个处女但好歹已嫁为他人妇了,男女之事早已经零零碎碎的懂得了,她那单纯而柔弱的心房里就仿佛跳入了一只青蛙,再也无法平静下来,此时的她忘记了自己其实也很危险,双脚发软的她柔弱的背靠浴室的墙壁上,双眸呆呆如的望着……“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萍萍不要看啊……娘、娘现在……”

    “萍萍,我现在和你娘在交媾着,叫声父亲来听听啊!”

    聂北开始耸动着身体让庞然大物在人母单丽娟的rx中顶撞着,胀圆的g头冠r刮、磨着孕育了萍萍的dxr壁,时不时碰触到那敏感的生命之源……“……”

    王萍萍对于聂北的话她羞窘难当,再见到聂北那饿狼一般的赤红眸子贪婪的盯着自己窈窕的身子,本来就酥麻软弱的身子越发的无力,红艳的脸蛋娇羞无限,眸子慌张失措,双腿夹得更紧了。

    “嗯……萍萍你快走!”

    单丽娟声音微微变音,有些颤抖有娇媚。

    聂北猛力的c弄着单丽娟这人妻人母的丰腴娇躯,却不忘扭过头去‘狠狠’的盯住王萍萍那较弱柔顺的眸子,霸道的喝道,“不准走,今晚丽娟是大娘子,萍萍是小娘子,一个都不能少!”

    “坏蛋你住嘴……啊……好深啊……坏、坏蛋你这样对我还不够还……嗯……还想对萍萍、啊……”

    单丽娟到现在要是还不清楚聂北的狼子野心的话她也枉吃三四十年米了。

    “萍萍姐姐不是到送子观音庙里求子吗,既然她丈夫是傻子,那我当一次送子观音好了,我要把现在正c着你身体里庞然大物再c到她即将孕育我儿女的zg里面去……”

    聂北邪恶的喘息着、呐喊着。

    王萍萍看到娘亲那压抑着的欢愉脸色还有那忍不住的矫怩呜咽,她反而有些好奇,甚至幻想着看一下浴桶下面的情景究竟是怎么样的,再听到聂北那大胆而露骨的xia流话娇躯更加的臊热,粉胯处不知不觉的渗出那滑腻的春水来,比她母亲还要害臊的王萍萍嘤咛一声软瘫的滑坐在地,簌簌颤栗的娇躯蜷曲起来,羞答答的低着头,接着便嘤嘤咛咛的哭了起来。

    越来越把持不住的人妻人母单丽娟见女儿如此,又羞又气,敏感粉腻的娇躯激动得一颤一颤的,下面竟然被那禁忌的情景刺激得水润滑腻,越发容易进出,聂北抽c得十分舒爽,激动得帅脸泛红,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逗笑道,“阿姨下面好嫩好紧,晚辈我的棒棒都快给你夹断了,真想不到你竟然生了两个女儿,噢……夹得好紧啊,我一说阿姨你就激动了?嘿嘿……”

    单丽娟紧咬着银牙别着头部看女儿也不看聂北,张着那心肝的樱嘴急喘吁吁的。

    “阿姨下面这么紧又这么滑,都出水了吧,晚辈弄的毕你自己弄的舒服吧?”

    “唔……不要、你拔出去、哦……不要……停、停下来……”

    单丽娟轻晃着臻首,那湿水了的秀发垂在浴桶外晃荡着,动感十足。

    聂北双手开单丽娟的双脚,让它松垮垮的搭在自己的要件盆骨处,随着聂北的动作单丽娟的双腿本能的收紧盘夹着聂北的腰,聂北的一首兜着单丽娟这个女大夫那肥硕的美臀,另一只手抓揉着近在眼前的一只嫩ru,揉搓一会后又抓另一只……而胯下的r龙就在人妻人母的销魂d里翻腾捣弄……在聂北连番的抽送下,单丽娟欲焰如火、情动如潮,粉靥娇羞之下掩饰着那欢愉的妩媚,丝丝的媚眼、娇喘的呻吟、还有那本能迎合而上抬的肥臀……这一切都出卖了正处于如狼似虎年龄段的熟妇。

    “萍萍姐姐,你看你母亲,这个样子,我真不知道她是不要我停下来还是不要,你能给我答案吗?”

    聂北尽量用言语挑逗着柔弱害羞的王萍萍。

    王萍萍昂首望了一眼挤在浴桶中的母亲和聂北,嘤咛羞臊的低下头去,芳心大乱,虽然只能见到娘亲那昂起来的火红娇靥和胸前一抹雪白的ru肤和聂北精壮的一节虎背,但娘亲那急促的喘息、不时传来的娇啼、聂北那温柔却有力的挺、c动作、晃荡的水声……都是如此的让人血脉贲张、心如鹿撞,浴室燃烧器来的情火欲焰正向人妻少妇的身心蔓延。

    王萍萍那羞答答的模样儿让聂北催生出无穷无尽的y欲,聂北邪恶的望着王萍萍笑道,“萍萍姐姐,你喜欢我吗?”

    “……”

    王萍萍轻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聂北邪魅的加重了一些语气,“回答我!”

    “我、我不知道!”

    “待会你和你母亲这样舒爽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你——你、你混蛋……”

    单丽娟被聂北说得‘恼羞成怒’,撑扶在桶沿上的双手忽然抽离一只握着拳头向聂北的头捶打下来,动作含羞带恨,可到最后却改变了方向,砸在聂北的肩膀上,轻飘飘的,捶骨的动作也就那幅度,聂北报复性的把庞然大物c到最深处,然后再那里旋转研磨着,单丽娟那只捶打聂北的手不由得勾住聂北的脖子,浑圆白腻的盘缠在聂北的腰上越夹越紧,那秀丽的峨眉颦了起来,娇呻一声呢喃道,“啊……别磨……唔……”

    “啊、痛、嗯……别捅了啊……啊……求求你拔出去……唔……”

    单丽娟知道她女儿在看着自己被好友的儿子c捣着,芳心更是羞窘,要不是有木桶遮挡的话她恨不得此时死去才好,但聂北的话更让她感到羞耻,同时亦感觉到一种特别刺激的因子在浴室中滋生蔓延……禁不住的快感伴随着强悍的进进出出油然而生,人妻的贞洁人母的尊严在激发的情欲火焰面前被一点一点的吞噬、一截截的被焚烧……即使内心羞愧难当,r体却背叛了她的思想,本能的迎合着聂北的冲击顶撞,她自欺欺人的把那迎合当做是闪躲痛楚,但这有什么区别吗?闪躲痛楚自然就是为了迎接快乐……因为王萍萍的存在聂北越发的兴奋,今晚他就是要放纵,他拉动着结实的身躯缓缓抽c……然后到大力的进出……再到狂野的蹂躏……单丽娟那绷紧的娇躯阵阵颤栗,嘴里无力的哭求道:“不要啊……你、你轻点、求、求求你了、啊……太深了啊……呜呜、好烫啊……呜呜……”

    单丽娟那惊恐哀羞得的带泪的双眸把聂北的狂野的占有野心刺激得越发贪婪,动作反而没‘轻’下来,而是记记的都把庞然大物抽送到底,圆大的g头在rx中抖动、研磨、撞击,恣意蹂躏着美妇人妻人母的zg花心。

    单丽娟娇躯内沉积多时的情欲渴求越来越强烈,双腿紧夹着聂北的腰,而那双手情不自禁的搂箍着聂北的脖子,让自己的那越发娇媚的身子在水中凌空着,那如云的秀发在桶沿外被‘拖’进桶内,湿漉漉的垂吊到浴桶的水里,而那肥硕的美臀伴随着聂北狂野的抽c而挺得更欢快,敞开的y户让聂北那侵略的r龙直出直入……人妻人母已经迷失在欢快的矛盾的性爱之中,欢快的交换却夹带着屈辱越羞耻,这让矛盾的熟妇总是处于一种亢奋之中,身体也极端的敏感,聂北接下来一阵猛烈的c抽直把单丽娟爽得娇啼不已,如火的花容、炽热的娇躯、粉红肌肤、羞媚的水眸、娇滴滴的呻吟……娇躯不安的挂在聂北身上扭动着,肥硕r嫩的美臀在聂北的胯下贪婪的晃着、摇着、磨着,就像一个大磨盘一般:忘情摇摆的臻首使得秀发摆荡,宛如柳条迎风划水一般,美态可掬,无法压抑得住的娇腻呻吟就如夜里的母猫叫春一般,让人欲罢不能,深了还想再深……

    放纵下去 第100章

    “嗯……喔……深、深了啊……停、停下来……我、我不要了、嗯……唔唔……”

    聂北快速的抽c使得单丽娟感到了些许的痛楚,那是一种身体最深处被戳到的酸痛,不安的她双手在聂北的背后忘情的抚摸着、抓绕着,一道道的指甲痕留在了聂北的背后。

    正当单丽娟迷失在r欲中的时候,聂北却忽然刹车,火热的r龙卡在人妻人母的水x大门,单丽娟本能的用双手双脚缠紧聂北,火热的娇躯扭摆了起来,浸泡在水里的肥嫩嫩硕大美臀难舍难离的挺了几下,一副r壑难填的模样儿,隐藏在道德伦理下的风s和妩媚在那么一瞬间被彻底揭开。

    待发现聂北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单丽娟那张本来就火红一片的脸蛋烧了起来,越发的红艳,嘤咛一声别过头去,那羞窘的表情带着无尽的娇羞,盘缠在聂北身上的双手双脚不知道如何是好,松也不是紧也不是,十分难堪。

    但那欲仙欲死的快感彻底的催发人妻人母心底里的r欲,迸发出那别样的媚态更是勾魂夺魄,虽然别过头去,但还是幽怨的瞟了一眼,那眼神比妩媚挑逗的表情更具诱惑力。

    聂北强忍着要再c进去的冲动,双手托着人妻人母的肥臀站在浴桶的水中,邪魅的道,“好阿姨,你知道我们现在做什么吗?”

    单丽娟侧开头去,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聂北迅猛的抽c十来下,邪邪的笑道,“这回知道了吧我的阿姨娘子?”

    “唔唔……”

    单丽娟被聂北弄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你无耻……啊、你、你要干什么、不要、我不要出去、呜呜呜……萍萍你、你闭上眼睛、嗯、娘现在、现在不准你看、啊……坏蛋你、你别动、好深啊……”

    单丽娟见聂北要抱着她出浴桶再‘干’,就连浴桶这块在她心里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要给聂北剥落,那时候她那黑乎乎的孕育之林就将毫无遮掩的在女儿注视下被聂北那坏蛋占有抽c着……她顿时羞得更慌,酥麻的身子不安的在聂北的身上无力的挣扎着。

    聂北不顾单丽娟的挣扎和哀求,托着她的肥臀跨出浴桶,并不时的耸挺着胯下的庞然大物,一下一下的撞击着美熟妇的水x,出水后‘干’起来那‘噗嗤噗嗤’的抽动声不绝于耳,聂北开始在‘浴室’里游走,身前挂着一个‘受宠’的美人儿,才清醒不久的人妻人母再度陷入无边的快感中,直爽得她秀脸含春、双颊火红、星眸如醉、娇喘吁吁,花道肥田深处不断渗出那滑润粘稠的肥水,就仿佛润滑油一般润滑着两具r体紧紧磨擦的地方。

    聂北那沉重的呼吸、单丽娟火热的喘息、荡人心魄的娇吟和聂北那r龙在r泉中‘打d’时那‘ 噗滋噗滋’ 声交织在一起,合奏出一曲让人心荡神驰的乐曲。

    王萍萍羞赧不堪的望着聂北抱着自己的娘亲在自己面前强行交媾,那粗大的物件在娘亲那肥嫩的双腿中间进进出区,娘亲那鲜红褶皱的小y唇和肥厚的鲜贝嫩r随着娘亲被抛上、落下时翻出带入,如同艳丽的花朵被人工掰开一般……直看得已为少妇人妻的女儿王萍萍心如鹿撞、呼吸紊乱,那窒息的感觉让王萍萍脸色绯红如同一朵小红花,双手情不自禁的按住自己的粉胯处,芳心深处里感到聂北此时c的地方不但是娘亲的rx、更是她的rx,似乎已经有一根火热的r棒c到了她身体里面去……“阿姨娘子的肥xc着就是舒服啊、咝、咬得好紧夹得很爽啊!”

    聂北感觉到单丽娟的rx里那带有褶皱嫩r的r壁此时正紧紧包裹、夹迫、蠕磨着那深c到里面去的棒身,而那探头到zg里的‘前锋’正被肥x尽头那滚烫柔软的zg口‘咬’住,软软硬硬的感觉让聂北几乎无法把持。

    当聂北托着成熟人母那丰腴的p股用力把她那身子向上抛的时候,熟妇人母人妻的单丽娟本能的夹紧双腿、收缩rx,这种拉扯的感觉直教聂北倒吸凉气,爽得牙齿都酸麻了……而单丽娟那丰腴柔软的火热身子在落下的时候‘兄弟’过五关斩六将的直取花芯又让聂北享受那无穷无尽的成就感……所以聂北把单丽娟抛得更欢、更高,顶入的距离越来越深……每一次单丽娟都紧紧的缠住聂北的身体不让自己落下得太‘沉重’,可即使如此,那份直达zg底部的深度依然让她感觉到冲击的力量,肚子都被戳动的感觉到酸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