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0 部分

第 50 部分

    豢暗姆誓刍u范偈北┞对陂倩粕牡乒庵拢嗾瓜衷谀舯毖矍啊?br /

    只见聂北的眼都瞪大了,呼吸似乎也停止了,一副猪哥的模样实在很猥琐。

    最羞人的地方被坏蛋如此近距离的盯着看,王萍萍却整个人都‘烧着’了,娇躯轻颤间粉红色的柔润玉肤以见得着的速度火红起来,娇怯怯的花容此时宛若一朵未完全绽放的红玫瑰,娇艳欲滴却又含羞答答,王萍萍难为情的别过头去,哀婉羞窘的眸子溢出两道晶莹的泪流,哽咽着哀求道,“坏蛋我求、求你了,不要看啊,羞人啊!”

    聂北好一会儿才呼出一口躁动的气息,双眸依然只有那块让人疯狂的禁地,只见乌黑亮泽的芳草把少妇人妻的禁地铺盖得密密麻麻、整整齐齐,仿佛修理过一般,两瓣饱满的鲜贝在乌黑的芳草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粉腻、肥嫩,乌黑的芳草中间一道天然的裂谷‘陷’在那里,峡谷此时缓缓的流淌着晶莹透彻的y体,把峡谷周围的芳草滩涂得晶莹亮泽,焕发出诱人的色彩,似乎还散发着迷人的幽香。

    聂北越盯头越低,都很不得把头钻到里面去了,此时王萍萍羞赧不安的扭摆着那滚圆的雪臀,聂北却看到了那仿佛卡在峡谷上的鲜红‘r滴’,有一半浸泡在峡谷的‘水’里,那水嫩嫩的光泽娇艳欲滴。

    聂北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出窍了,赤红的双眸冒着炽热的欲焰,灼热的体温让聂北急需水源来滋润,干燥的嘴唇禁不住往王萍萍粉胯处那潺潺出水的‘泉眼’堵去……聂北的嘴唇贴上王萍萍两瓣鲜贝的时候她娇躯抖动了一下,双手娇羞无力的推攘着聂北的头,呼吸紊乱急促,“坏、坏蛋、你、你不要弄、弄哪里啊、好、好脏、好羞人、嗯!”

    王萍萍挪着pi股闪躲着聂北的嘴,最后手肘撑着胡床收缩着自己的身体,聂北双手放开她的双腿,伸到她腰子下面扳住她那不安分的雪臀,并且借力把自己火热的嘴压下去,大嘴紧紧的堵住王萍萍那‘水’流潺潺的‘小嘴’,卷着舌头坚定不移的往幽深的地方探进去,藉着滑腻的花蜜很容易就把舌头再度伸了进去,灵巧的舌尖依然顽固的逗弄着人妻少妇幽谷r壑里那颗敏感的小r滴,舌尖时推、时刮、时缠、时卷、时挑,尽一切所能的挑拨者人妻少妇的r欲之源,并不时的吸吮着少妇人妻那花田里分泌出来滑腻的花蜜,仿佛一个抽水机一般在那水嫩、幽深的峡谷口上吸‘水’。

    强烈的刺激如此箭一般穿透着人妻少妇的心防,芳心中宛若万马奔腾,整个心仿佛跳了出来,娇躯禁不住弓了起来,双腿死命的收夹回来,把聂北的头夹在粉胯处,急促粗重的呼吸‘呼哧呼哧’的响着,那双葱嫩的手抓住聂北的头发无力的拉扯着,微启的小嘴呻吟道,“呜呜、坏、坏蛋、好酸麻啊、求、求求你、你不、不要吮人、人家那、那里啊!”

    王萍萍才说完禁不住再娇声娇气的腻呻一声,“啊——”

    却是聂北没‘吮小嘴’之后便‘吹气球’,大力的往王萍萍的蜜道里鼓吹,仿佛卖力吹气球一般。

    王萍萍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被坏蛋聂北给吹张胀了,那说不出是美好还是痛苦的感觉让她全身都颤抖起来,极限的酸麻感觉教她玉手抓住聂北的头发乱扯,却没什么力道,蠕动着pi股要脱离聂北的嘴摆脱他往小妹妹里面‘吹气’,但那双白嫩嫩的da腿却死死的夹住聂北的头不放,樱嘴急喘的同时带着哭腔呻吟起来,“不、不要吹、吹啊、喔、坏、坏蛋!”

    聂北忽然转吹为吸,瞬间的转换让王萍萍再度尖叫,“啊——唔——唔——唔——”

    ‘啊’才叫出一半便惶急的收回一只玉手死死掩住,便发出那‘唔、唔、唔’的哼叫,红艳的脸蛋上神色既羞涩又欢愉,剩下一只扯住聂北头发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把聂北的头按下去,滚圆肥嫩的pi股一耸一耸的往上抬着,一副春情难耐的模样儿。

    聂北忽然松开嘴大力的呼出一口气后猛然堵吻住王萍萍的小妹妹,尽最大的力量收腹劲吸、猛吸,王萍萍那双紧夹的双腿骤然蹬直,上身全力弓起来,臻首猛然昂起浪摇,一手掩嘴另一支手收回来撑在胡床上发力挣扎,喉咙里发出一阵如诉似泣的‘呜呜呜’声,粉胯处忽然涌s出一股清澈滑腻的花蜜来,聂北吮得太用力,以至于潮水来了反应不过来,全部灌入到食道里去,却被呛到了。

    “咳、咳、咳……”

    聂北松开嘴不敢大声的咳嗽起来。

    王夫人单丽娟全程观摩了聂北‘欺负’自己的大女儿,但她无能为力,刚才被聂北蹂躏得骨头都酥了,现在才勉强可动,见到聂北被女儿gao潮所喷出来的霪水给呛到她芳心羞赧的时候却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但又怕聂北的咳嗽把自己身边的丈夫给吵醒,真是矛盾得很。

    坏蛋他怎么可以这样,把自己的清白给夺走,自己不恨他,还让女儿叫他‘父亲’了,坏蛋他却还要得陇望蜀对女儿下手,女儿全身上下都给他弄了,就差最后一步而已了!

    这时候王萍萍弓起来的上身在泄身后软绵绵的躺卧下去,蹬直的玉腿此时微微蜷卷回来,但粉胯却是微微张开,露出水淋淋的来,晶莹的花蜜几滴挂在芳草上,宛若晨曦带露的莲花一般娇艳,充血胀大的小r滴挤了出来,犹如一颗泡在水里的珍珠一般光泽、水润。

    聂北望着眼下如此迷人的圣地,咳嗽都忘记了,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边那些甜美的花蜜后聂北站回到地上,伸出双手扶着王萍萍的小蛮腰把她那娇柔无力的身子骨拉出来一些,让她那翘挺滚圆的粉臀刚刚垫在胡床的床沿上,双腿悬空,聂北双手的肘弯处适时的兜住她双腿的腿弯俯撑在胡床上。

    春心荡漾的王萍萍半推半就的让聂北摆弄,脸蛋潮红欲滴,水汪汪的明眸娇羞带怯的闭着,长长弯弯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刚才那从来未有尝试过的欲仙欲死快感促使人妻少妇的芳心此时既期待又害羞、既想要又害怕。

    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小妹妹的地方抵着一根火热的东西,不时的在那羞人的地方研磨着,仿佛就要c进来一般,王萍萍顿时惊醒过来,紧张害怕之下身子簌簌颤栗,羞怯的双眸怯怯的睁开来,哀求的望着聂北那微微泛红的眼睛,“我、我怕,我、我不、不要!”

    聂北温柔的道,“我的萍萍宝贝,你没看到在浴室里你娘她那醉生梦死的神情么,很舒服的,不要怕!”

    聂北一句话直把单丽娟羞死,却让王萍萍在羞赧的同时回想浴室里的情节,那时候娘亲还真如欲仙欲死一般,那叫声、那呻吟足以让人骨头都酥掉……春情弥漫在人妻少妇的娇躯里、缠绕在羞涩的芳心上,王萍萍那水汪汪的眸子迷离起来!

    聂北抽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摩挲着王萍萍那粉嫩的脸蛋儿,接着小声道,“萍萍姐姐,我们都这样了,你就放松一些让我占有你好不好?”

    王萍萍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态度,只知道自己除了害羞之外就没其他了,特别是现在娘亲和父亲都在不足两米远的地方,自己却要被坏蛋聂北给、给……这情何以堪?但是坏蛋他柔情中带着霸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再说,自己也忍不住想再尝试一次消魂蚀骨的感觉。

    王萍萍哀怨的望了一眼聂北后羞窘的望向双人床上的父亲和母亲,父亲那熟悉酣睡的脸是那么的模糊,母亲那羞赧、幽怨的眼神却是如此的清晰,王萍萍嘤咛一声别过头去,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儿。

    放纵下去 第109章

    聂北疼爱的在王萍萍那如花似玉的粉腮上啄了一口,柔声道,“萍萍姐姐我的好‘女儿’,我要戳进去了哦,一开始可能有些痛,但很快就会苦尽甘来,你要忍住喔!”

    王萍萍被聂北的话弄得羞窘不已,嘤咛一声后双玉手羞答答的掩住花颜。

    见美人儿玉体横陈等待自己去把她这朵鲜花给摘采、去宠幸,聂北哪里还忍得住,一只手伸到下面握住硬邦邦的‘火炮’抵在人妻少妇的水x大门处上下磨擦着,直把人妻少妇的心都吊了起来,急促火热的气息从瑶鼻、小嘴里‘咻咻’‘呼哧呼哧’的喘出,幽深的水x本能的收缩起来,抗拒着异物的侵入。

    聂北深吸一口气挺着胀痛欲裂的龙枪冲关去,胀圆发紫的枪头笨拙的挤开少妇人妻那两瓣鲜嫩肥隆的花瓣儿,嫩嫩软软的花瓣儿被如此大的一个东西塞进来,硬生生的被挤向两边,显得越发的饱胀,整体看去宛如一个蛤嘴正贪婪的想吞下一根玉柱,却只能勉强吞下半个柱头而已。

    王萍萍那秀气的黛眉颦了起来,羞答答的望了一眼聂北,怯怯的道,“有点痛,你、你能不能别进去,我、我怕,你、你的好大,我、我哪里挤、挤不下的,会、会裂开的。”

    “放心吧,你那里连小孩子都能生出来,我这‘兄弟’挤进去是小意思!”

    聂北屏住气、忍住急躁的发泄欲望挺着庞然大物在少妇人妻的花田大门处研磨起来。

    “唔!唔!唔!”

    王萍萍禁不住发出一阵阵消魂的呻吟。

    在研磨的过程中藉着那湿腻润滑的霪水硬邦邦的龙枪慢慢的刺了进去,宛若一把开荒的犁耙一般,犁头霸道的犁了进去,蚌r一般鲜嫩的花田褶r顿时卡主聂北的犁头,花田里却潺潺汩汩的流出更多的‘润滑剂’。

    “啊——”

    王萍萍不由得娇呼一声,“求求你别c进去了,胀痛啊!”

    聂北暗爽的同时亦感慨,荒田果然难耕一些,但成就感特别好,第一个吃‘河蚌’的人真幸福!

    聂北鼓起勇气要给王萍萍来个长痛不如短痛,虎腰处忽然多了一双温润细腻的手掌,手掌娇柔无力却十分执着的往后拉扯着自己的pi股,最后干脆抱着自己的腰往后拉扯,两团柔软肥嫩的东西挤在自己的背后,软绵绵的,丝丝秀发如柳条一般扫在背后的感觉有点痒,聂北就是不回头亦能知道这‘顽强’的搞事者是谁。

    而这时候背后‘拉扯’之人那凄婉的哀求声柔弱的响起,“坏蛋你需要的话我、我可以侍候你让你舒服,求求你别破萍萍的身子。”

    “都进去了,阿姨关心萍萍的话就知道她怎么做可以少受点破瓜之痛!”

    都c进去了,要聂北拔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聂北坚定不移的往前挺去,龙枪勇往直前的往人妻少妇那禁地深渊c去,虽然有单丽娟之位护女之母在背后绊勒着,但饱受风雨‘摧残’的人母那酥软无力身子如何是聂北的对手,反而增添了情趣,心疼女儿的单丽娟忘记了自己赤ll的尴尬,她那对肥满、嫩腻的ru房挤在背后软绵绵的仿佛给聂北来个‘背推’一般,又如在聂北灼烧的欲焰上泼下一勺油一般,烧得越发的旺盛。

    “啊——”

    在王萍萍的一声尖叫下,困难重重却突破重围的犁耙顺利的把人妻少妇那未被开发的水田给开荒了,一举‘犁’破那层薄薄的‘膜’,把‘女儿’变成了女人。

    女儿压抑的一声尖叫让单丽娟这个做母亲的那赤ll的娇躯不由得一僵,拉扯的动作为之停顿,脑袋一片空白,不知何含义的泪珠滴了下来。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没再拉扯聂北,也不再顾忌丈夫的存在,慌忙的爬上胡床跪趴在床上俯着头哽咽的抚摸着王萍萍的脸颊、拭去女儿眼角处那因为剧烈疼痛而溢出来的泪花,疼惜的道,“萍萍,你放松点,别紧张啊,疼痛很快就会过去的!”

    现在都如此了,单丽娟也只能接受现实改而安慰起女儿来。

    王萍萍那紧抓床单的手在娘亲的安抚下松开来,指节发白的玉手交到娘亲那温润的手掌里,可怜兮兮的‘嗯’了一声,“可是娘,女儿就像被那坏蛋撕裂了一般,好痛!”

    王萍萍转而泪眼娇羞的睨了一眼聂北这个夺走自己红丸的男子,眼神里有羞怯、有幽怨、有未知的情愫,甚至还有恨,却不是恨他夺走自己的红丸,而是恨他狠心c进来的时候弄痛了自己,痛得撕心裂肺。

    单丽娟神色复杂的睇了一眼聂北,继而视察起女儿的下面来,只见女儿那肥嫩粉腻的小妹妹下面渗着丝丝点点的鲜血,十分的耀眼。而女儿那粉嫩的地方中间被坏蛋那根粗长的东西塞得紧紧的,把两边挤得隆隆的,那进入过自己身体里的大东西却还存留半截没c进去,要是全部c进去的话……真不知道初经人事的女儿能否承受得起。

    单丽娟恼怒的伸过手来就要捏一把聂北的大腿,才发现那有点类似打情骂俏,她不由得恨恨的收回手来,愠声娇嗔道,“你个坏蛋,萍萍是第一次都不知道温柔点,明知道自己那……”

    说到这里单丽娟打住了,含羞带怒的玉面涌上一股血气,顿时红艳欲滴。

    而这时候熟睡的王凡又开始梦呓,“水、水、我要水、水……”

    王凡呢喃的‘水’渐渐小下去,似乎睡安稳了,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俩却提心吊胆、花容失色。

    聂北却是既紧张又兴奋,双手扳住王萍萍的柳腰收腹、弓背、pi股往前一耸,剩下的半截犁耙迅猛的往人妻少妇的肥沃良田中‘耕’了进去。

    “啊——”

    异物忽然全数进入,强大的撕裂感一下子塞满全身的感觉宛若被火碳烙到一般,王萍萍只觉得一根烧红的铁棒从小妹妹的外头一路灼烧到肚子里,下半身瞬时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火辣辣的却夹带着从未尝试过的满足感。

    聂北没有停顿,戳了再戳,一直把整跟庞然大物完全植入到人妻少妇那水深火热的‘温泉’之中去,rx深处那层层叠叠的褶皱嫩r带给聂北万分剧烈的磨擦,强烈的快感伴随着‘开发者’那份成就感直教聂北骨头都酥了。

    “呜呜呜——”

    扯过被子咬在嘴里的王萍萍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如诉似泣的咽呜,凄然洒泪的水眸夹带着受宠的妩媚与娇羞,再度弓起来的身子簌簌颤栗,好一会儿才软绵绵的倒下去,瓮声瓮气的呢喃道,“娘,下面好胀!”

    “很快就会过去的,你放松点!”

    单丽娟撩拨着女儿额前那散乱的发鬓,就手抽去女儿发髻上c着的簪钗,让女儿的那如云的秀发素以的铺就在胡床上,显得越发的慵懒、妩媚。

    成了‘助纣为虐’的单丽娟羞赧的瞪了一眼聂北,继续安抚自己的女儿,然后教导她怎么去迎合聂北的抽送才不至于在第一次的时候受创过大,聂北也开始轻抽缓送、细磨慢转、九浅一深的交媾起来,一直达手撑在胡床上另一只就爬上了人妻少妇的玉女峰上,在人气少妇那雪白盈润的玉ru上揉搓,加深初经人事的少妇那欢好的yu望。

    “你轻点啊、轻点!”

    单丽娟紧张的望着女儿王萍萍那红艳的脸蛋,但见女儿在聂北那坏蛋的轻柔抽送之下眉头舒展,愈发娇滴的水眸梦幻迷离,呼吸急促、鼻息咻咻,明艳秀丽的脸蛋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娇艳欲滴,引人咬上一口。

    聂北深入浅出的抽c起来,时急时缓,宛若狂风骤雨,势无常态,却又时时戳入到底,特破层层阻隔撞击着人妻少妇那初次迎客的花芯,j冠头一般的‘龙头’随着抽出、c入而刮磨着人妻少妇那嫩出水来的花田蜜道,阵阵电流一般的酥麻快感从花径四壁迅速蔓延到王萍萍的四肢百骸,娇躯内焚烧着灼热的春情欲焰,娇躯滚烫如火,红颜似醉,银牙咬被的樱嘴里发出一阵阵蕴含酣畅欢愉的呻吟,“唔、唔、啊……”

    声声切切、娇娇滴滴、如诉似泣,婉转空灵宛若黄莺初啼,令人柔肠百结,却是人妻少妇已入佳境。

    少妇人妻纵体承欢、主动逢迎,又是如此这般媚态,聂北愈发的兴奋,灼热的欲火烧得聂北狂野起来,pi股耸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开始急促猛烈的抽c起来,肥嫩嫩的花田在辛劳的农户耕耘下肥水潺潺,落红无情,泥泞不堪的花田等待着雨露的灌溉,期待着种子的降临。

    王萍萍就如一条柔软的美人蛇一般在聂北的胯下扭转、盘缠,小蛮腰扭摆起来香风摇拂、肥嫩美臀扭晃起来霪水飞溅,臻首摇摆起来娇啼醉人,“啊、啊、轻、轻点啊、喔、唔唔唔……”

    “太深了啊坏蛋,萍萍她受不了的!”

    单丽娟见女儿呻吟急促非凡,忙在一边督促着聂北别捣弄得那么快速。

    “你、你没看到我、我们的‘女儿’在我的抽c下正、正欲仙欲死么,你之前也尝试过的,还不是一样的受得起!”

    聂北压制着声线依然是气急气喘的。

    人妻人母单丽娟因紧张女儿身子而忘却的廉耻、羞窘之感被聂北一句话引了回来,风韵犹存的玉容瞬间热切起来,红霞从脸颊处一路蔓延到耳根处,‘嘤’的一声双手上下掩护着两处嘴羞人的地方,眼神慌乱中带着无尽的娇羞和愧疚,羞涩的望了一眼侧躺在双人床上的丈夫,羞愧难当的爬下床去,回到刚才躺下的位置然后钻到被子里去,只留一张火红的脸蛋在外面,羞赧的望着聂北和王萍萍两人在火热的交媾。

    放纵下去 第110章

    聂北专心致志的耕耘着人妻少妇粉胯下那块新嫩的良田,人妻少妇那肥沃幽深的‘温泉’狭窄、火热,抽c过程收缩、蠕磨、吸吮着敏感的龙枪,聂北舒爽非常,欲火更是高涨,耸动的抽c变得大起大落宛如打桩一般c入人妻的死人禁地深处,贲张的r龙带着灼热的欲火吞噬着人妻的理智,龙头奋进突入总会余势不减的撞击着人妻那孕育

    甄珠最新章节

    下一代的zg,剧烈的撞击伴随着消魂的研磨,王萍萍爽得灵魂出窍,水汪汪的眸子羞赧启阖间电波如丝,眉宇间媚态隐现,慵懒的花容春色缭绕、红霞满布,精致可爱的瑶鼻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如兰的气息,撕咬被子的小嘴儿哼哼唧唧的吟出婉约压抑的曲调, “啊、嗯、嗯、唔……”

    聂北抓起王萍萍两条柔软白腻的秀腿扛到肩膀上,把她那肥嫩美白的雪臀拖到胡床的边沿外悬空着,然后开始新的一轮冲刺,记记到底、毫不留情,‘啪啪啪’的撞击声伴随着扑哧扑哧的进入声在寂静的厢房内奏响,洋溢着糜烂的氛围。

    在聂北的强悍的霪弄下,王萍萍玉手抓床、双肘撑床、上身弓起、臻首后昂、rr嫩嫩的肥臀下挫……急切贪欢的挺送着迎合聂北的抽c动作,情迷意乱、主动逢迎的她和聂北配合得丝丝入扣,喉咙里发出一阵阵欢悦酣畅的呻吟,“唔哼、呜呜呜……”

    人妻少妇王萍萍的肥沃良田越耕水越多,宛如蜜y的霪水在聂北一番急促的抽c下泛起一沫一沫的泡沫,把人气的风水宝地涂鸦得泥泞不堪,黑乌乌的芳草在黏糊糊的霪水泡沫浸泡下就仿佛一碗香甜可口的芝麻糊一般。

    一双葱嫩的玉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有一只爬上了她那雪白柔腻的ru房,在那里情迷意乱的抚摸、揉搓着,另一只就抓住聂北的手用力的按在另一只ru房上胡乱的磋磨着,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儿。

    聂北余光感触王萍萍粉胯处这令人心神激荡的情景、耳听那让人心旌摇曳的娇滴浅啼,热情难却、情欲亢奋,虎腰挺得更加频繁快速,r龙在人妻少妇的神秘花园里咆哮,‘扑哧扑哧’的交媾声不绝于耳。

    “啊——唔——”

    王萍萍只觉下般身完全醉了,从没有过的销魂快感如滔天的洪水一般灌入心扉,火热的娇躯禁不住一阵阵痉挛,从未消停。那欲仙欲死的美感,直教她差点抓烂胡床的被褥,喉咙里发出一阵一阵的含糊的啼鸣,“呜、呜、呜……”

    那雪白r嫩的美臀不断的抬起、落下,不知道深浅的迎合着聂北的冲击,完美无缺的嫩腻ru房在缀在胸前随着娇躯一颤一荡的晃荡出阵阵ru浪与幽香,冲击着聂北那火热的霪心,动作更加的刺激,忍耐多时的后腰大有一倾如注的趋势。

    王萍萍初经人事,不堪鞭挞,猛烈的交欢让她陷入了昏沉之间,只知道本能的迎合、追逐着那被火热r枪捅入的快感,zg能在每一次的深入中感受到灵魂的颤抖,紧缩、收缠时那细腻的磨擦仿佛一只手搔在心儿上一般,差点窒息过去。

    猛然间王萍萍全身一震,接着好一阵痉挛起来,臻首一阵乱晃,小嘴忽然松开被子呼哧一声娇呻,“咿呀——”

    聂北只觉得自己那深c到人妻zg里的r棒忽然一紧,仿佛被一只柔嫩的小手给抓住一般,那强烈的蠕磨吸吮达到前所未有,聂北知道人妻少妇迎来了她人生中第一次欢爱的高潮。

    聂北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压制那已经上膛的火药,全力猛刺,记记到底c入到王萍萍的zg里面去,庞大的枪头雨点般落在zg的尽头。

    “怎么这么吵啊!”

    这时候王凡蜷卷一下那肥胖的身躯,迷迷糊糊的嘟囔一句。

    王萍萍被忽如起来的惊吓娇躯顿时一僵,压抑不住的呻吟破音而出,“啊——”

    双腿骤然绷直了,死命的收拢夹住聂北的脖子,火热的花芯喷s出一股股溽热的花蜜来,瞬间把两人交媾的地方濡湿如雨打。

    但是,聂北没有因为人妻的高潮而停顿下来,而是在王萍萍潮喷的时候一阵猛刺,‘逆流而上’的冲刺更加消魂,王萍萍不由得断断续续的发出那带着哭音的娇嗲呻吟,“啊——啊——啊——”

    娇躯一震一震的抖动着、抽搐着,高潮的快感不间断的汹涌而至,王萍萍那春风吹拂的脸蛋火红一片,妩媚的水眸流转着沉醉的迷离电波,光洁滑腻的小腹一阵阵的蠕动,发冷似的一个劲的往聂北的身体里贴,但因为姿势的问题她总是贴不上来。

    聂北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无法忍受那酸麻的快感,全力往前一挺,脉动的庞然大物植入到人妻少妇的花径底部,在那里蠕磨脉动着,感受被人妻那温润紧缩的花径‘包裹’快感,花田蜜道里那鲜红的褶r蠕磨着火热的龙体、幽深紧缩的脆嫩zg包裹、吸吮着敏感的龙头,爽得聂北牙齿都为之发酸,‘大限将至’的感觉促使聂北本能的耸动着pi股,根本无意识到龙头已经戳到了人妻花芯底了。

    被聂北研磨顶撞得酸痛麻醉的‘云端仙子’疯狂的扯过聂北那揉搓她ru房的大手往她那性感的小嘴儿里塞去,两根手指进入柔软滑腻的小嘴儿里让聂北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消魂蚀骨,但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却是极限高潮的王萍萍陷入了疯狂的境界,用力咬紧聂北的手指用来压制那禁不住的呻吟,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咽呜。

    突然的疼痛让享受着快感的聂北突然一慌,再也忍不住那喷s的快感,一阵酸麻透过后腰,火热灼烫的浓烈y体猝不及防之下狂烈的喷s出马眼,带着生命的热力滚烫如火的注入到王萍萍那濡湿温热的zg里,用生命的原始形态冲刷着人妻那生命的摇篮中心。

    “啊——”

    强烈灼热的y体冲击着脆弱的花芯使得正在高潮中的王萍萍再度攀升起来,坠入到云端里昏昏沉沉的。

    王萍萍在浴室里看到娘亲被聂北挺着那大东西东西进入到那狭小的小妹妹里面去的时候还以为娘亲那古怪的神情是痛苦所致,现在才知道,那时候的娘亲是多么的兴奋多么的欢愉,只是因为娘亲的身份所以才压抑着!

    单丽娟见到女儿被聂北把那活力的y体注入到身体深处的时候神色竟然有些异样的兴奋,芳心经不住轻轻悸动,弥漫着情欲色彩的水眸愈发的迷离,水汪汪的带着魅人的媚态,妖艳幽香的娇躯裹在被子里热烘烘的,羞窘和欲火依然在人妻人母那焚烧的娇躯上浇着油。

    王萍萍不知道自己在身子什么时候恢复知觉的,只觉得骨头仿佛都酥了,水柔柔的使不上力,那种消魂蚀骨的滋味余味缭绕在心头,当真吃髓知味,王萍萍‘嘤’一声挣扎了一下,才惊觉坏蛋那根微微有些软的大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接着迅速的在自己的体内膨胀、僵硬,她娇躯顷刻间一颤,极度敏感的身子再度反应起来,热烘烘霪水不断的分泌,已经做好了再度受宠的准备。

    聂北哪里会客气,搬弄着王萍萍的娇躯往胡床里边一些让她侧着身子卧在床上,双腿微微蜷卷回来吐出那肥美的雪臀,柔柔rr的,十分消魂,聂北就转个位置侧躺在胡床上,胸前紧贴在王萍萍的粉背后面,小腹微微弓着,王萍萍就仿佛一个可爱的小女子一般窝在聂北的胸膛里,白皙的脖子枕着聂北的一只手臂,如云的秀发散落在四周,宛若暴风雨过后的柳条,慵懒而妩媚得很。

    聂北那被枕着的手转向王萍萍那侧卧在下的一只柔腻肥嫩的ru房,另一只手扯过被子把两人赤ll的身体盖住后就从上面穿过她的腋下攀到前面去抓住人妻上边的一只肥嫩ru房,而那根暴涨的r龙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人妻少妇的花田蜜道,粗长的r枪穿过人妻少妇那肥嫩嫩的pi股股沟直到那水淋淋的新鲜开发的良田,庞大的龙头深c在里面。

    酥软娇柔的人妻王萍萍嘤咛嘤咛的任聂北摆布,羞怩不堪又夹带着无限渴望的容颜绯红欲滴,妩媚的眸子水雾缭绕,宛若碧潭春泉一般荡漾醉人的波浪。

    在被窝里聂北开始了新一轮的耕作,从外面望去只看到被子一阵一阵的起伏着,却看不到欢爱的火热场面,但王萍萍那火热急促的喘息和那娇滴、糯腻的呻吟却不断从被窝里传出来,“唔、嗯、轻、轻点啊、坏、坏蛋、嗯、好深啊”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无法言状的酸涨痛快美感让王萍萍难舍难离的迎合着聂北的深入顶撞,但当聂北太过于用力c得太深的时候她那窈窕姣好、凹凸有致的胴体又不安的扭动着、绷直、颤栗着,而那粉嫩嫩的r臀就微微摇摆作着闪躲的动作。

    王萍萍的花田非常的紧窄、溽热,深c进去的时候还会阵阵的收缩蠕磨,和她娘亲的肥x相比有着不一样的销魂感觉,聂北深了自然还想深,但人妻少妇却本能的闪躲着特别的深入,聂北那里肯罢休,双手大力的盘拿住人气那对白腻肥美的ru房,死死的抱住她柔软盈润的娇躯,一只脚c入到她那双软绵绵的美腿中间,用自己的da腿兜着她上面的一只玉腿蜷卷回来,另一只腿就死死缠住她另一只玉腿,然后借力在人妻那溽热温润的娇小嫩x中重重地抽c起来。

    放纵下去 第111章

    王萍萍闪躲不得,只能用身体的柔软性来承受聂北每一下打桩一般的c入,娇嫩幽深的zg每一下都得承受火热g头的撞击,王萍萍不由得全身痉挛起来,冰肌雪肤跟着突突直跳,实在太深了,而且力度十足,仿佛把她那身子骨捅被戳穿一般,酸麻的感觉袭击着脆弱的神经,王萍萍的声线都禁不住抖颤了起来,仿佛带着丝丝的痛楚和哭音,“唔、嗯、好、深啦坏、坏蛋、啊、别、别再、再戳、戳人家那里啊、啊、呜呜呜……”

    “不戳哪里啊?我的好萍萍‘女儿’!”

    聂北粗犷的喘息着。

    “……”

    王萍萍被聂北一句‘女儿’给弄得浑身狂颤,娇躯越发的滚烫,下面那被聂北蹂躏多时的小妹妹更加的湿润,湿热的y水潺潺的从花芯深处流出,禁忌的刺激与zg被顶撞的痛快感觉直爽得王萍萍几乎窒息,紧咬的银牙缝隙里哼唧出那让人魂飞魄荡的呻吟来,“不、不要说、说了啊、啊、坏、坏蛋、啊……”

    逐渐适应那个深度后王萍萍r嫩的肥臀一拱一挺的迎合着聂北的猛c,聂北紧紧的缠住‘女儿’那迷人秀美的身子,挺着那粗长的‘兄弟’在她的神秘花园里左冲右突,记记深入。

    丰满盈润的茹房在聂北的盘拿揉搓之下充血显得越发的饱胀,硬凸的茹头俨然一颗鲜艳的樱桃,不时被聂北捻在指间搓弄着,柔软却充满着弹性的r基把聂北的手指陷进去,软绵绵的,个中滋味让聂北疯狂。

    抛开所有顾忌的人妻少妇完全的沦陷在r欲的世界里,腼腆害羞的‘女儿’此时就是一个纵欲的荡妇,娇滴滴的哼唱着那动人的曲调,“哦、啊、嗯、好、好舒服啊、嗯、坏、坏蛋你、你、嗯、深了啊、啊……”

    在女儿一声一声的娇嗲呻吟声中,单丽娟只觉得慢慢恢复体力的身子再度空虚难耐起来,下面那敏感脆嫩的小妹妹再度渗漏出那羞人不堪的yy,她不由得并拢双腿然后情难自制的厮磨着,一只手抖颤着抚摸着自己的茹房,另一只手在被子畏畏缩缩的想伸到下面去拨弄那敏感的y唇,羞涩的动作很是迟疑,却抵不过身体内那滚滚而来的渴求,两只葱嫩的玉指终于还是按在那肥嫩的鲜贝上……“嗯?”

    这时候一个十分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单丽娟的丈夫、王萍萍的真正父亲王凡‘醒’了过来,他撩开被子坐起来,大概是迷迷糊糊听到‘怪异’的声音,睡眼微睁的望了一样睡在自己身边的妻子,疑惑的问道,“丽、丽娟,怎么这么吵啊!”

    王凡的声音有些沙哑,多半是酒喝多了喉咙干的缘故。

    单丽娟被丈夫忽然‘醒来’给吓得娇躯僵硬、芳心欲死,哪里会回答他那类似于自言自语的问话呢,而王凡也没望身边的妻子,而是迷迷糊糊的揉了揉那惺忪的睡眼,神经质一般嘀咕道,“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像猫叫,大冷天的哪来的猫叫,奇怪了!”

    王凡依然是处于半睡醒状态,迷迷糊糊的要下床,便挪着那肥胖的身躯边叨念着,“在这里睡个安稳觉都不行,噢……困死了!”

    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瞎胡看小说。v。请到风吹 雪 电子 书论坛瞎胡的下了床,然后赶去厕所。

    单丽娟感觉到呼吸都快停止了,芳心几乎要跳出胸膛来,羞愧的神色夹带着紧张不安的眼神偷偷的望了一眼胡床上的一对野鸳鸯,却只能看到鼓隆隆的被子安静异常,丈夫才一出去后被子便蠕动起来,起伏不定,女儿那娇滴滴的喘息声微弱可闻。单丽娟羞窘不堪,同时暗骂聂北那坏蛋色胆包天,丈夫‘醒’来了他还要搞自己的女儿,丈夫一会儿回来了怎么办?

    单丽娟见灯火明亮,而丈夫刚刚起床就急急出去没注意,保不准回来便会注意到,所以她慌忙撩开被子倾身过去把床头边上那灯火吹灭,明亮的房间顿时昏暗一片,黑暗掩饰了很多东西,有被子里的交媾、更有人妻人母那羞耻、愧疚的芳心和那的娇羞不堪的芳容。

    王凡很快便回房了,他似乎清醒了一些,见房间昏暗一片,他有些迷惑的嘀咕道,“怎么没灯了,刚才好像是有灯光的,难道我记错了?”

    “糊涂了糊涂了!”

    王凡一路嘀咕直到爬上床躺下才安静下来,不一会儿那熟悉的鼻鼾声准时奏响。

    不多时,胡床上那娇滴滴的呻吟也开始伴奏起来,唯一揪紧心扉的人就是躺在丈夫王凡身边的单丽娟了,簌簌不安的她还得忍受女儿被那坏蛋y弄而发出来的荡人心魂的呻吟。

    作为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她顾忌的东西太多了,在不安中她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只知道很紧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一个结实火热的身体钻入自己被子里的时候她才惊醒过来,经不住一声娇呼,“啊——”

    “怎么啦丽娟?”

    王凡被单丽娟一声娇呼再次弄醒了,转了个身面对着和单丽娟,睡眼惺忪的问道。

    “没、没事,睡了个噩梦!”

    “噢——困死了,早点睡吧!”

    王凡显然没注意到在自己身边躺着的妻子那闪烁不安的眼神,更没注意到妻子的被窝里就窝藏着一个赤ll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才刚刚从自己女儿身上爬下来,全身上下都沾满了女儿的香汗和yy,此时他的双手正从背后绕到前面盘握着妻子那对柔软肥嫩的茹房,而妻子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单丽娟面对着丈夫,羞闭的双眼上那弯弯的睫毛紧张惶恐的颤抖着,却不能发出一丝声响,即使感觉到聂北那坏蛋已经把胯下之物靠了过来她也不敢有大的闪躲动作,只是轻微的收缩着硕臀然后并拢双腿。

    而这时候聂北已经把那湿漉漉的粗长大东西贴到了股沟,那灼热的温度单丽娟最熟悉不过了,她呼吸为之一窒,一双羞愧难当的眸子轻轻的睁开来,紧张的望着近在眼前的丈夫,被子里的玉手慌张的伸回到背后去,一只推搪着聂北那在自己粉腮、脖子、香肩上肆虐的‘可恶’嘴脸,另一只急急忙忙的抓住聂北小坏蛋那根就要从背后c到前面去的那根火热东西,然后用可爱的脚丫子轻踢了一脚聂北以示警告,或许说是哀求更适合些!

    聂北根本不理会人妻人母那‘肢体语言’的哀求,一双大手在人妻人母那对养育了两个如花似玉女儿的肥硕茹房上揉搓、拿捏着,捻着那两个娇艳的茹头拉扯、磋磨、扭捏着,单丽娟在聂北这般肆意无忌的侵犯下虽然无比羞急愠怒,但丈夫那熟睡的标志——‘呼噜’未响她亦就是‘敢怒不敢言’,簌簌颤栗的忍受着聂北对她娇躯的撩拨、挑逗,极力压制自己身体那越来越难于控制的春情。

    而这时候她丈夫王凡转动了一下那肥胖的身躯,单丽娟心虚得一动不敢动,但聂北的手却有一只从她的茹房上溜了下去,坚决的拨开她那只掌握‘命脉’的玉手,耸着p股熟练的找准人妻人母的花房大门然后温柔的一挺,硬邦邦的r枪从人妻人母的背后无声c了进去。

    让人又爱又恨的大东西再度临幸进来,单丽娟呼吸骤然急促,张着两瓣柔软的朱唇一口咬在被子上,喉咙发出一声难以名状的娇哼,“唔——”

    “又怎么啦丽娟?”

    王凡醉意未醒,却还是有意识存在,听到妻子闷哼一声便有些纳闷,脾气本身不怎么好的他粗声粗气的。

    “被虱子叮了一口!”

    单丽娟涨红的玉面羞愧不堪,却瓮声瓮气的咒骂着聂北。

    聂北一只手惩罚性的捻着单丽娟的r尖用力扭捏几下,柔软湿腻的舌头舔弄着她的耳垂,不断的给她的耳廓吹气,庞然大物就加大研磨力度,人妻人母那香喷喷的丰腴娇躯霎时间簌簌抖栗,要不是黑灯瞎火的话她丈夫王凡一定能看到近在眼前的妻子银牙咬被、面如红花、眼如秋波,一副古怪的神情。

    岳父加情敌的王凡就在旁边,自己却上了他妻子和女儿,这份禁忌的刺激让聂北浑身臊热难安,色胆包天的在单丽娟的背后轻柔的耸动着身体,把庞然大物c入到人妻人母最深的地方,然后再那里温柔的研磨、顶撞、旋转着,享受着当着她丈夫偷情的刺激。

    黑暗中单丽娟面容火红欲滴,含羞带恨的眼神不时闪过几许欢愉的色彩,在聂北温柔的抽送下,她那敏感不堪的身子骨渐渐的产生了反应,而丈夫就在眼前的那种紧张和刺激亦渐渐的使单丽娟产生了异样的兴奋,滑腻湿热的y水不断的从人妻人母那荒废多时的花田里潺潺溢出。

    那肥嫩硕圆的美臀在渐渐的迎合着聂北从背后的耸、c,肥沃水润的良田本能的蠕动、收缩、磨合着聂北的庞然大物,一双秀嫩的玉腿情迷意乱的纠缠着聂北的双脚,慌乱的呼吸全部吹拂在温暖的被窝里,如兰的气息让聂北迷醉,要不是床面大部分被王凡那肥胖的身躯占据的话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