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1 部分

第 51 部分

    ,慌乱的呼吸全部吹拂在温暖的被窝里,如兰的气息让聂北迷醉,要不是床面大部分被王凡那肥胖的身躯占据的话聂北恨不得把被自己y弄昏迷过去的王萍萍好‘女儿’也抱过来然后来个母女齐飞!

    单丽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紧张万分的被聂北宠幸着,肥沃多汁的rx越来越无法抗拒聂北那根庞大的r枪,深入到zg的长度让她如痴如醉,在紧张、惶恐和刺激、兴奋的作用下单丽娟无声无息的泄身了,僵硬的娇躯轻轻的抽搐着、痉挛着,一股股溽热不堪的花蜜从人妻人母那熟透的花芯里冒涌出来,濡湿了下面的床单。

    聂北却继续的捣弄着,渐渐的王凡睡熟了,能匀称的呼噜响起时单丽娟银牙不由得一松,粉胯迎接着聂北大力的一c,不由得‘唔’的一声腻吟,滚滚的潮水再度涌出来,似乎有流不尽的趋势。

    放纵下去 第112章

    单丽娟本来以为自己之前被小坏弄泄身是情非得已,就是在丈夫身边被坏蛋从背后搂着猛c进来亦能说是顾全大局,但自己怎么能在坏蛋c哪东西进来的时候感觉到刺激呢,而高c来临的时候非但没有愧疚感,反而觉得消魂、酣畅,难道自己真的是个荡妇?

    以上念头只在人妻人母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已,继而再度陷入到r欲的风暴里,高c后还得承受聂北的淹没抽c,意识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聂北探手抹了些湿腻的花蜜涂在自己那羞人的p股眼上,那可恶的手指不时戳弄着紧凑、敏感的眼眼,一时只觉得那感觉酸麻麻的,可那坏蛋他……他竟然把手指戳到p股眼里面去,他、他个坏蛋,“唔——”

    单丽娟p股眼被聂北的手指抠入,宛若电击一般颤抖了一下,小腹霍然一收、p股往前拱了一下,两瓣肥硕、滑嫩的臀r骤然紧夹,聂北的食指顿时被收缩的菊蕾夹住。

    聂北吸吮着人妻单丽娟那圆润的耳垂,吹起道,“好岳母娘,放松点,要不然小婿我动作大了把王凡岳父给弄醒来就不好了!”

    “你、你个坏蛋、杀千刀的,你、你不要说些羞人的话,谁是你岳母了!”

    “萍萍姐姐现在沉睡在胡床上,那可是小婿的功劳哦,阿姨不就成了小婿的岳母娘了?”

    聂北坏坏的松动几下腰臀。

    “嗯、唔、你、你坏、坏蛋、杀千刀的坏胚子你、你不要说了!”

    高c余韵缭绕在心头的人母单丽娟似乎才想起大女儿来,不由得娇羞难堪。

    “小婿不说的,做的好不好?”

    聂北的手慢慢的在人妻的菊花儿上旋转抠挖着,p股一拱一拱的耸动着庞然大物顶撞人妻人母的最深处。

    “唔、不要、嗯!”

    单丽娟再聂北研磨之下玉面潮红、眼角含春、媚眼丝丝,急促的喘息咻咻而火热,娇躯本能的迎合着聂北。

    聂北邪魅的道,“岳母娘的样子好s哦,是不是想小婿弄快些呢?”

    “你、你、哪里羞人,你、你就弄哪里,你、你还说人家,你、你想怎么样?”

    单丽娟声如蚊子的啐骂着聂北,柔润的玉手不安的伸回后面无力的推攘着聂北的盆骨,涨红如潮的容颜妩媚含羞,总是紧张不安的瞟向丈夫那张近在眼前的脸,羞愧不时在欢愉的神情下闪现。

    只听她接着瓮声瓮气的道,“去萍萍房间再给你弄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在这里!”

    “在这里多好啊,有岳父大人他的呼噜声作‘伴奏’小婿就有无限的动力给岳母娘你‘效劳’啊!”

    聂北狠狠耸动几下p股,钢钻一般的r龙猛力顶入道岳母娘的zg里去研磨起来,那里肥水潺潺、r汁火热、嫩r如麻,磨擦、吸吮起来的感觉教人骨头酸软。

    “嗯、嗯、唔……”

    单丽娟再聂北的y弄下发出阵阵压抑的呢喃 ,那压抑的性快乐‘憋’得人妻人母那张本来就潮红欲滴的脸蛋越发的红艳,“求、求、求求你、你了、唔……到、到萍萍的、的房、房去人家、人家随你怎么弄啊、啊!”

    “这可是岳母娘你自己说的哦,小婿可没你哦!”

    聂北邪邪的笑道,那双大手贪婪的在人妻那对饱满、滑嫩的傲人茹房上揉搓着,不时得意的望着熟睡的王凡,粗长的庞然大物在望向王凡的时候特别的兴奋、更加的暴涨,p股耸动得越发的频繁,深入到人妻人母的成熟zg里卖力的研磨起来。

    “你、你干的坏、坏事还少了不成、嗯、别磨、磨人家那里、嗯、好酸麻、嗯、不行了、不行了、人家、人家要、嗯、啊……”

    单丽娟忽然全身绷紧,红润性感的樱嘴再度把被子咬紧,嘴里发出一阵娇媚入骨的咽呜,“唔唔唔……”

    单丽娟猛然反手回背后箍着聂北的头、双腿兀然抬起一只来勾缠住聂北的双腿,那硕圆肥嫩的美臀贪婪的猛拱回后面来,却是被聂北研磨得再度来潮。

    蓦然间一股热潮从人妻人母的花田蜜道深处的花芯里涌s出来,聂北只觉得深入到花芯里的g头当先受到洪流的冲击,一种被浓烈胶水涂鸦的感觉让聂北浑身抖了一下,接着那开合迅速的花芯再度‘紧咬’着聂北那满目闯入‘核心’的g头,满是r芽的花径就紧缩、蠕磨,温热、柔软、紧窄的感觉让聂北畅爽难明,庞然大物在人妻的rx里猛烈的抖动几下,差点就s了出去。

    人妻那潮水沥沥汲汲的把两人交媾的位置濡得如夜雨淋浇,只觉得潮湿、泥泞不堪却无法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个光景。

    人妻人母在此刻再一次忘记自己是别人的妻子、母亲,只知道小坏蛋让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女人,尝到了甜头的女人,那感觉很久没尝试过了,今晚却几度欲死,满足原来就这么简单。

    聂北让胀大的庞然大物在人妻人母那温热柔软的深沟r壑里浸泡着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抽出来,撩了撩她耳边的发鬓在她那绯红欲滴的桃腮上吻了一口轻轻的道,“我抱我们的好女儿萍萍先回她闺房,你自己休息一下快点过来,要不然我可把萍萍抱回来哦!”

    单丽娟羞怩的蠕了一下那幽香阵阵、娇柔无力的酮体,反手推搪了一下聂北,那意思就是你快点走,人家知道怎么去做,不用你个坏蛋罗嗦!

    聂北邪魅的笑了笑,也知道人妻虽然被自己y弄得春情勃发、欲念狂流,早已经陷入到r欲的海洋里不可自拔了,但存在多年的人伦道德和人妻人母的羞耻之心依然左右着她的思想和动作,所以才会在‘潮退’的时候给人一种‘卸磨杀驴’的感觉。

    聂北想到卸磨杀驴的时候给自己一个苦笑,把自己想成驴了,憋劲!

    聂北悄悄爬下岳母娘秀床然后来到胡床边上,掀开盖在王萍萍那粉红色娇躯上的被子,曲线婀娜的酮体顿时展现在黑暗中,聂北能大概的观察到那优美的曲线在夜色中焕发出来的诱惑因子,聂北的手情不自禁的抚上人妻少妇那美白嫩滑的p股上,人妻少妇不由得呼吸一窒,娇躯颤了一下又恢复安静,但那花儿一般的脸蛋上那两副可爱的睫毛却颤抖不停,聂北嘴角不由得弯了起来,一巴掌不轻不重的在她那r嫩嫩的p股上拍了一下。

    王萍萍那可爱的瑶鼻‘嘤咛’一声,却依然在‘熟睡’,聂北的大手兵分两路,一手爬上少妇的玉女峰上,另一只手涉水触摸人妻的水x,轻声戏谑的道,“我的好‘女儿’,偷听你娘唱了这么久的歌,你是不是也想一展歌喉啊?”

    王萍萍幽幽的睁开那双水汪汪的眸子,羞答答的瞥了一眼聂北,花瓣一般的红唇微张着想说些什么却无法说出口,最后反而是怯怯的伸手去扯那被聂北掀开的被子,见聂北捏着被子不让自己盖回,她娇滴滴的哀求道,“坏、坏蛋你能不能松手啊,人家、人家冷!”

    “你刚才应该听到我和你娘说了什么了吧?”

    聂北溺爱的望着王萍萍那特别腼腆、可人的脸蛋儿。

    “人家、人家才、才醒,没、没听到!”

    王萍萍说话的时候脸蛋儿的绯红蔓延到了耳根处,仿佛一个熟透的西红柿一般娇艳。

    聂北捏着人妻那依然有些充血胀硬的茹头揉捻着,吃吃的笑道,“说谎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

    王萍萍被聂北那似乎能看穿酮体转到自己芳心里面去的目光看得浑身臊热起来,敏感的茹头又被聂北揉捻着,羞赧窘迫的王萍萍‘嘤’的一声别过头去,娇躯难免一阵轻栗,那双柔弱润滑的葱手半推半就的推搡着聂北那肆虐的手。

    聂北玩弄着王萍萍粉腻、温柔的酮体,回头去望了一眼她母亲单丽娟,单丽娟见聂北望向自己,顿时臊得扯被蒙头,聂北莞尔一笑,不在逗弄王萍萍,双手发力把王萍萍那娇弱柔软的身子打横抄起。

    王萍萍急促喘呼一下,双手惊慌的缠住聂北的脖子,一头秀发慵懒的洒垂在半空中,宛若九天的瀑布一般,而那半掩在如云秀发里的脸蛋儿既妩媚又娇羞,瑟瑟发抖的身子臊热不安,阵阵成熟少妇的幽香散发出来,闻起来充满了r欲的气息,刺激着聂北的肾上腺素分泌,胯下之龙挺立直指在人妻的嫩臀上,王萍萍呼吸为之一窒,粉腻肥嫩的p股羞涩的挪了一下,美目却半眯起来,朦胧迷离的闪过一丝期待的神色。

    聂北亲吻着王萍萍那粉致的脖子轻柔的问道,“我的好萍萍,你现在知道我和你娘大概说了些什么了吧?”

    王萍萍羞涩的把脸埋在聂北的脖子弯上,瓮声瓮气的呢喃道,“我、我不要了!”

    “为什么呢?”

    聂北邪邪的问道。

    王萍萍红着脸嗫嚅道,“人家、人家下面的、的、现在痛、痛的,我、我不要了!”

    聂北嘿嘿而笑,抱着王萍萍就往外走,边走边道,“我等一下会很温柔的,慢慢的挺进去不会让我的好‘女儿’感觉到痛,好不好?”

    王萍萍没有回答聂北那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羞赧的哀求道,“坏、坏蛋你、你不要叫人家女儿好不好。”

    聂北邪恶的笑道,“我和你娘她睡到一块了,她是我的娘子的话你不就是我‘女儿’了?”

    聂北撩开帐幔出了内房。

    王萍萍柔柔弱弱的窝在聂北的怀里,娇媚却又羞怯的说道,“可、可是你、你也、也已经和我、我那样了,你、你不准再、再叫人家‘女儿’,好、好难堪的!”

    “那叫小娘子好了!”

    “人家才不是你的娘子呢!”

    王萍萍怯怯的嗔道。

    “那叫你什么好呢?”

    聂北带着那招牌式的坏笑。

    “人家比你大几岁,你可以叫人家萍萍姐姐!”

    王萍萍羞赧的呢喃道。

    聂北吃吃而笑,坏坏的问道,“那我叫你娘什么好呢?”

    “你坏、坏蛋!”

    王萍萍羞赧不堪的在聂北的怀里扭摆着,反而增添了摩擦性,让聂北欲罢不能,恨不得就按她在地上搞起来。

    这时候聂北用脚撬开厢房的房门抱着王萍萍走了出去,萧索的寒风顿时拂面而来,聂北虽然也是赤ll的,但倒没觉得冷,而王萍萍就感觉寒气人,不由得搂得聂北更紧了些,一对雪被柔嫩的茹房挤在聂北的胸膛上都变了形。

    此情此景何曾相似,只是少了些雪而已,记得当时自己就抱着琴儿沐浴在飞雪中顶撞着她那高挑、柔软的酮体,此时……

    放纵下去 第113章

    聂北急切的步伐不由得放慢了,最后在院子前停了下来,那兜着王萍萍膝盖弯的手慢慢移了上去,改而托住她那r嫩嫩的美臀,横抱的娇躯顿时被聂北竖直的托抱着,人妻那娇嫩的粉胯紧紧的贴在聂北那蠕动的子孙袋上,快乐之源的地方相贴让两人禁不住一颤,一时间都有些忍不住了。

    聂北那穿搂在人妻腋下的手也托了下去,兜住王萍萍一只玉腿把她那泥泞、潮湿的娇艳粉胯被分开,另一只手大力托起奋起的娇躯,挺立的r枪枪头顿时自下而上的指在人妻禁地的大门上,双手轻轻一松、p股一耸,‘噗嗤’一声庞然大物应声而入……王萍萍在弄清楚聂北想干什么的时候聂北已经干了进来,臻首不由得猛的往后一昂,性感的樱嘴大张开来,破音一声娇哼,“咿呀——”

    “喔、夹得我好紧啊萍萍姐姐!”

    聂北舒爽的哼道。

    “好深啊、啊坏、坏蛋!”

    王萍萍双手紧箍着聂北的脖子,一双白玉一般的美腿无师自通的盘缠着聂北的虎腰,一对玉润的脚掌、两排可爱的脚丫慵懒的搭在聂北的p股上,瑶鼻呼吸咻咻、小嘴急喘吁吁。

    聂北一边走一边耸动着庞然大物钻入人妻少妇那才被开发、造访不久的zg内,就这样往她的闺房走去,不远的距离却传来了王萍萍那一阵阵娇滴滴的呻吟,甜美娇媚得呻吟在黑夜里异常的婉转、空灵,宛若夜莺归巢时的啼鸣欢叫。

    聂北把人妻少妇那火热柔软的酮体抱回房里放在她那张香气弥漫的秀床上,结实的身体压了下去,紧紧的贴在她凹凸有致、细腻柔软的娇躯上,庞然大物开始毫无规律的在人妻少妇那湿润溽热的花田蜜道里使劲的抽送、顶撞。

    人妻那柔软的四肢宛若八爪鱼一般盘缠着聂北的身体,肥嫩r滑的粉臀害怕又欢愉的挺起来迎合着聂北的抽c,硕圆肥嫩的茹房在聂北的胸膛上压挤得像两个不堪承受的水袋一般,贪欢受宠的人气情难自制的厮磨着上身,两个r丘就在聂北的胸膛上‘扫地’!

    腼腆、害臊的王萍萍没有多少叫床的声音,‘嗯嗯啊啊’、‘唔唔呜呜’的横叫声倒是不绝于耳,聂北c得太猛烈、太深的时候就娇滴滴的哀鸣着,“嗯啊、好深啊坏、坏蛋你、喔、轻点啊、啊……”

    “咝、你的小妹妹夹得很紧啊萍萍姐姐!”

    聂北爽得牙齿发冷,抽c得愈发的‘凶猛’!啪啪声在人妻少妇的闺房里回荡不散,激烈的交媾的糜烂之音、横流的yy散发出来的y欲气息弥漫四周,端的是香艳不堪。

    人妻少妇那白花花的酮体在聂北的撞击下颤栗抖动的时候r浪滚滚,热情如火的红唇四下搜索着水源,不多时就纠缠在聂北那大嘴里,生疏笨拙的小丁香怯怯的探入到了聂北的嘴里,仿佛一个饥渴的婴儿一般乱舔乱吮。

    聂北的狂野被她点燃了,忘情的和她痛吻到一块,灵巧的舌头纠缠着她的小丁香不放,口腔大力的把它吸吮到自己的嘴里任意的舔舐着,人妻王萍萍顿时呼吸不畅,‘咿咿呀呀’的呻吟哀婉欲绝却又娇滴如嗲,让人欲罢不能的与她绞缠着。

    聂北那火热的枪头不断的撞击着人妻的花芯,使她忍不住从那扇动的瑶鼻里呼出火热、急促的如兰气息,褶r如芽的花径内紧紧的夹住聂北那根作恶的r枪不断的蠕磨、挤压,平坦、光滑的小腹起伏收缩间使得那幽深、柔嫩的zg产生强烈的吸吮力硬生生的吸咬着聂北的r枪不放,成熟的胴体在颤抖中瘫软如泥,聂北咬紧牙关强行忍耐花田蜜道那紧夹、溽热、蠕磨时产生的销魂快感勇猛的耸动、抽c着。

    王萍萍在聂北猛力的抽送下花颜似醉、媚眸如水,不堪承受的快感使得她忍不住扭摆着肥臀闪躲、摆脱聂北狂野的抽c,上下两张嘴都被东西堵住,人妻少妇差点闷死过去,‘咿呀’一声拼尽全力挣开聂北的吻,“不要、呜呜呜、太深了啊、不行、唔、不行了、就快不行了啊坏蛋、坏蛋、啊……”

    聂北气喘气粗的,“好萍萍、你、你行的,喔、你娘她很快就来顶替你了,再坚持一会儿!”

    迟迟疑疑来到女儿闺房大门的人母单丽娟当先听到女儿那压抑不住的婉转呻吟,娇媚不已,这已经让身为母亲的单丽娟娇躯臊热难堪,却不想聂北那坏蛋一句‘你娘她很快就来顶替你了’说得那么‘坏’,一时间仿佛抽去了单丽娟全身的力气,双腿软绵绵的就要瘫下去,不由得慌张的扶住门框,急促的喘息、起伏的胸脯都显示出熟妇人此时的心境,但为了不用在丈夫身边被小坏蛋强行交欢,她只好退而求其次‘主动’来女儿的闺房任小坏蛋施为,但即将要面对母女同时承恩受宠的事很她又踌躇不安,实在过于难为情了。

    “我们的好‘女儿’萍萍不堪风雨了,岳母娘你打算一直呆在门外吗?”

    聂北虽然在人妻少妇的肥嫩花田里深耕细种,但还是能敏锐的察觉到她母亲单丽娟已经在门外了。

    “啊、娘、啊、深啊、唔唔唔……”

    听说娘亲就在门外,王萍萍羞窘的同时亦感觉到别样的刺激,p股猛拱起来迎合聂北,被聂北c得太深了就好一阵娇哼。

    聂北抓过一只枕头垫高她的粉臀让她那肥嫩多汁的rx凸显得更易抽c,接着用双手猛从两边挤压人妻那紧紧压在自己胸膛上的茹房,她配合的松了一下紧箍的柔荑让聂北的手能伸入到紧紧相贴的两具赤ll躯体中间去‘掌握’她那对急需男人揉搓的茹房。

    “啊、啊、好酸麻啊、受不了啊……”

    王萍萍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浑圆、细嫩的粉臀本能的挺起迎合,酸麻无力的娇躯通体泛红,尚存一丝理智都熔化在滚滚的欲焰中。

    “快给我进来!”

    聂北见单丽娟还未进来,顿时轻喝一声。

    “你是在叫我吗?”

    忽然一个十分冰冷的声音传进来,门被砰的一声推开来,跟着量个人影走了进来,不一会儿灯火就被点亮了,在此之间,聂北被熟悉却寒冷的声音弄得心头轻震,一个不慎猛烈的抖动了几下,几股浓烈的jy顿时全部s到了人妻王萍萍的花芯里,王萍萍亦是受此刺激而娇躯抽搐、花田蜜道痉挛,一股粘稠的花蜜泼了出来,而那葱嫩的玉指却发狂般聂北的背后抓出一道道的血痕。

    魔女的诱惑靖儿无弹窗

    聂北飞快的扯过被子把王萍萍和自己两具赤ll的身体盖住,错愕的望向门口处……虽然‘听声辨人’聂北很有把握,可当美道姑单丽华手挈拂尘、玉面含煞的站在闺房内的时候,即使聂北的脸皮早已经如铜墙铁壁般固不可摧亦还是有些挂不住,干笑道,“丽华姐姐,哈、哈,这么巧,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缘份天注定嘛!”

    “哼!”

    单丽华娇哼一声,美目瞥了一眼只留双含羞媚目在被子外头的王萍萍,继而又把视线投回到聂北的身上来,语气越发的冰冷“你个混蛋,你干的好事!”

    聂北看到羞窘、难堪的单丽娟不安的站在美道姑单丽华的身后一副羞赧欲死的模样儿,这时候聂北才想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为什么名字如此相似,而样貌也……‘糟!’这个字顿时在聂北的心头浮起来,恨不得夺路而逃,因为聂北看到了单丽华眼里冒出那又爱又恨的怒火,而她手里那拂尘仿佛随时会兜头扇过来一般。

    “你不是很威风的么?我现在把我大姐给你带进来了,你怎么没动作了?”

    单丽华越说越火,玉面寒霜一片,恨不得把那可恶的‘害人精’杀了才解恨。自己被他‘祸害’也就算了,现在姐姐、和外甥女都被他……聂北被单丽华一句‘我大姐’给‘吓’着了,虽然刚才‘顿悟’了一下,可远比直接听到的震撼,聂北从惊诧中回过神来,见美道姑单丽华越来越怒,大有就杀过来的迹象,忙诡辩道,“我叫丽娟阿姨进来只是想和她切磋切磋一下医道而已,丽娟阿姨你说对吧?”

    单丽娟‘恨死’聂北这小坏蛋了,在女儿勉强强行c进来夺走了自己作为母亲的尊严,在丈夫背后突入摧毁了自己作为妻子的忠贞,在小妹单丽华面前……自己连最廉价的尊严也给那小坏蛋给毁尽了,现在那故意问自己这些‘鬼问题’,还嫌人家不够丢人吗?

    但是……恨归恨,当面对聂北那柔和的目光时她芳心又旖旎丛生,娇羞不已的移了一下身位让自己遮掩在妹妹的身后,因为妹妹在,又是如此羞人的场面,她都恨不得找个缝去钻了。

    聂北见‘大姐’不出声,顿时对美道姑‘妹妹’道,“丽华姐姐,呐,丽娟阿姨她默认了,啊——对了,你吃饭了没,没吃的话得赶快吃了,饿着不好的!”

    聂北说着便想起身,动作到一半就收住了,且不说被子里自己那依然‘强硬’的‘兄弟’赫然和羞臊难当的王萍萍结合着,即时没结合在一起身体现在也是清光溜溜的,还真不好面呈出来,做贼心虚的聂北此时很窘。

    放纵下去 第114章

    原本,单丽华芳心挣扎了好久才决定偷偷来大姐这里探望一下那让她牵肠挂肚的小坏蛋,谁知道到她摸索到他病房了却没看到人,还以为他出了什么变数,芳心急躁不安,便想找大姐问问。但是自己步入佛门后就少与姐妹联系,就是自己在送子观音庙里清修的消息大姐也不知道,所以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抵不过对小坏蛋的关切,便往内院潜进。本想大姐能告诉她小坏蛋到底在哪了,谁知道才到门外的时候便不需要问什么了,因为小坏蛋就在大姐的房间里,而里面却传来大姐压抑的喘息声,还有哪些小声的交谈。单丽华惊诧莫名,小坏蛋竟然色胆包天的当着姐夫的面强行和大姐交欢,并且已经和外甥女云雨过了……不多时,小坏蛋就抱着外甥女萍萍赤ll的出来,谁知道小坏蛋又干起那坏事来,单丽华当真是气坏了,站在暗处脸色一会红如火一会儿寒如霜。直到小坏蛋霸道的要求大姐进萍萍房间让他母女同y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也就带着表面端庄内心实质柔弱的大姐闯了进来……所以说聂北诡辩起来她更加脑怒,冷笑一声问道,“那你现在和萍萍她躺在床上又是干什么?又讨论医道吗?”

    “我们在实践医学理论!”

    聂北讷讷的道。

    “哼!”

    单丽华冷哼一声,“好一个实践医学理论,都实践到床上去了。”

    单丽华一句话让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俩脸色几度翻红,倒是聂北还镇定些,再怎么说单丽华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同丽娟阿姨、萍萍姐姐相比起来,美道姑单丽华没见得好到哪里去,被自己弄起来的时候也一样欲仙欲死、忘乎所以。

    单丽华似乎能读懂聂北心里所想,寒霜一片的脸蛋顿时有些发热,继而恼羞成怒的把视线转移到外甥女的脸上,“萍萍你说,那可恶的坏蛋都对你做了些什么?你大胆说出来,有阿姨在这里,不用怕那小坏蛋欺负你!”

    说着说着单丽华抖了抖那手里的拂尘。

    父办婚姻促使单纯柔弱的王萍萍不知道恋爱为何物,更不知道爱是何种滋味,也就别提男女交h的乐趣了,但今晚从被到顺从再到享受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食髓知味的王萍萍从心底里对聂北倾斜了,见小姨面色含煞,似乎等待自己说出聂北的不是后就做个了断的样子,她不由得替聂北担忧起来,温润的柔荑温柔的交到聂北的手掌里去,轻轻的握住聂北的手掌,羞怩的望了一眼聂北后窘迫的把头藏到了被窝里去,心虚的她自始至终她都没敢望一眼小姨单丽华。

    单丽华气苦,恨其不争哀其不幸,大姐如此,外甥女亦是如此,遇到难堪的事情就当起鸵鸟来,那逆来顺受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气闷,但是……最气人的还是聂北那小坏蛋可恶的坏笑,竟然还得意起来,他、他、混蛋!

    单丽华看到聂北那坏笑就仿佛他欺负自己时一样的可恶可恨,往事如烟却又历历在目、点滴在心头,再看小坏蛋那总让人看不明白的眸子,似乎带着希翼、带着柔情、带着疼爱……单丽华正要狠下心来狠狠教训他一次的冲动顿时消弭殆尽,但又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色胆包天的小坏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候单丽娟就受不了这难堪的场面,有点窘的对妹妹道,“丽华,我看、我看……算了吧,我回房去!”

    才说完单丽娟就转身欲走,她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妹妹在、女儿在、那坏蛋也在,难堪、尴尬、窘迫的氛围折磨着她。

    单丽华本来就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小坏蛋的,见大姐如此畏畏缩缩她很自然的认为是聂北那坏蛋把姐姐欺负成这样子,顿时‘火’起,素手猛然一伸,欲走之而后快的单丽娟顿时被她扯住,单丽娟从来没想过会在如此情形下遇见妹妹的,本以为过来又得受聂北蹂躏所以下半身只穿亵裤,上半身就披一件细布罗衫而已,被妹妹忽然拉住,没扣好的纽子脱扣两颗,白花花的茹房顿时露出一大半来,她慌慌忙忙的用一只手来掩护,涨红的脸蛋娇羞不堪。

    聂北虽然和她春风暗度了,但还是被那白花花的春色给勾了魂,就差没流出口水来。

    美道姑单丽华看到大姐被自己一拉扯就春光外泄,森然的容颜也不由一热,再看到聂北那色迷迷的眼神时心下本能的发怒,而且还有些吃味捻酸,寒声道,“姐姐你先别走,他那样对你……”

    “你、你说什么呢,才、才没有!”

    单丽娟虽然知道妹妹什么都知道了,但还是本能的维护着自己那已经存留不多的颜面,心虚的为自己争辩着。

    “那坏蛋这么可恶,值得你替他辩护么?”

    “……”

    单丽娟无言以对,只是低着头红着脸站在那里难为情着,她有点羡慕女儿萍萍了,起码还有一张被子‘遮丑’!

    单丽华最恨的就是姐姐的懦弱,又不好说姐姐什么,就逮住聂北出气了,恨声道,“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到处沾惹良家妇女!”

    单丽华铁了心修理一顿聂北那坏蛋了,说着就要动手,但刚才她拉扯大姐的手现在被大姐拉扯着,她不禁疑惑的回望着大姐单丽娟。

    单丽娟羞窘的低着头,根本不敢望这个一向嫉恶如仇的妹妹,讷讷的哀求道,“我、我没事,你、你就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他对我和对你干的坏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单丽华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恼怒的时候说漏了嘴,转而脸色一红。

    但俗话说,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单丽娟和王萍萍不由得都把目光投向了单丽华,那眼神……只让单丽华羞窘欲死,‘嘤咛’一声恼羞成怒的娇喝一声,“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呢,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我可什么都没想!”

    单丽娟目光幽幽的望着妹妹单丽华,继而又娇羞带怨的睨一眼聂北,她从妹妹的语气、口吻中听出了些味道 ,以小坏蛋那胆大包天的性子,妹妹她、她或许、或许……单丽华被母女俩的审视目光望得脸蛋发热,似乎有些泛红了,而这时候小坏蛋那家伙却搂着外甥女在被窝里动手动脚的,她禁不住难堪便对聂北大发雌威,“小坏蛋今天我非教训你不可了!”

    说着便使巧力脱了姐姐的拉扯之手,抬起拂尘本想兜头给小坏蛋来一下重的,最后还是不忍心,便向小坏蛋那肩膀挥去,却听到小坏蛋在那里呱呱叫,“喂、喂、喂……你这是谋杀亲夫!”

    在没有外人的时候聂北这样叫她的话她一定羞到下不了手,但是此时却是恼羞成怒,娇啐一声,“坏蛋你住嘴!”

    拂尘眼看就到,聂北本身没打算闪躲的,才不信芳心已动的单丽华会痛下杀手的,多半是出口气了事,正所谓打是疼骂是爱嘛,单丽华似乎也猜到了聂北那坏蛋会不跑让自己打的,心下不由得一软,拂尘软绵绵的挥下,白玉一般的手腕被聂北轻易的抓住了。

    单丽华脸色一红,怒哼道,“坏蛋你放手!”

    “你要打我当然不会放!”

    “你不放手我就打不了你了?”

    单丽华恨恨道,却不想这时候‘咻’的一声,一把利剑从没关上的大门疾飞而入,直s单丽华。

    单丽华芳心一紧、美目暴寒,来不及转身‘抗剑’的她本能的想要闪躲开来,但她的心却让她却生生的定住了身形,因为聂北就在她前面,而剑却从背来。

    聂北虽然武功上不了台面,但异力的存在却让他的触觉达到顶尖高手的境界,发现剑从单丽华背后s来的时候聂北做好了单丽华闪躲后自己护着娇弱的王萍萍闪躲的准备,却不想单丽华会不做任何闪躲,聂北不由得双目欲裂,暴力一拉一扯,有些决然的单丽华娇躯被聂北暴力拉扯倾倒到床上去,飞剑贴着她的柳腰直s而过,她那特意换的一件平常衣裙被刺穿了,‘嗤’的一声跟着‘噗’的一声,两声几乎同时响起。

    这一切发生在一眨眼只见,快如闪电,等三女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得芳心巨震,只见一把利剑只剩下一把带流苏的剑柄钉在聂北的右边胸膛上,而剑身却在聂北的背后,被鲜血涂得血糊糊的,点点滴滴的血y不断的剑尖上滴落。

    三个女人都愣住了,美目都是惨淡一片,只听到聂北虚弱的一句话:“你这蠢女人!”

    放纵下去 第115章

    聂北这次伤得不是一般的重,回过神来的单丽娟飞快的取针给聂北针灸止血……单丽华却被聂北一句‘蠢女人’弄得愧疚欲死却又委屈万分,手忙脚乱的和大姐、外甥女三人把聂北搬回到病房中去,聂北却紧紧抓住愧疚不堪的单丽华的手不断说,“我没事、死、死不了,你忘记了,我可是坏人,坏透的人,都是好人死坏人活的!”

    单丽华已经泣不成声,“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她们忙着救人,抬着聂北走的时候并没时间去理会到底是谁甩飞剑过来的,但见房门不远的昏暗之处,一个绝美的女子瘫坐在冰寒的泥土地上,神色懊恨,涣散的眸子涌泪如泉,左手抓住一根小树枝一个劲的c着自己那滑嫩的右手,皮破血流,发白的双唇轻颤着呢喃道,“臭男人、蠢男人……”

    还是以前那间病房,聂北脸色发白的躺在病床上,单丽娟在旁边给他治疗,旁边的单丽华就忐忑不安的在她大姐单丽娟的身后走来走去,不断的问,“姐姐,小坏蛋他、他没事吧?”

    接着又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我……”

    “小姨,娘亲会救活他的,你放心,一定会的,一定会!”

    王萍萍望着聂北那张发白的脸忽然觉得心很堵,柔弱的她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这时候满头大汗的单丽娟伸了伸腰松了一口气,单丽华和王萍萍都抹了一把泪忙过来问道,“小坏蛋他、他没事吧?”

    单丽娟抬起手来用衣袖印了印额头上的汗珠,不无担忧的道,“小坏蛋他体质迥同常人,伤上加伤却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不过在他醒来之前不能断药,否则……只是……”

    单丽华紧紧的抓住单丽娟的手臂焦急的询问道,“只是什么大姐你快说啊!”

    单丽娟目光复杂的望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转而说道,“只是有些药十分稀有,皇家贵胄的府邸或许会有,比如贤王王府,应该会有收藏。”

    “是什么药娘你快说啊,都快急死人了!”

    一向柔弱的王萍萍急躁了起来。

    “一是传闻中的冰魄,服用便具有舒气畅血之效,敷之即有消热解毒之功,对创伤有神奇的疗效,只是此物极其罕见,即使我行医多年亦未曾见识,我也只是猜想皇家富有天下,可能由此奇珍异宝之物,但即使他们珍藏此物亦未见得会无缘无故给我们!”

    单丽娟忧心忡忡的说道,其实她现在也很紧张聂北的伤势,但是她现在必须要比妹妹和女儿镇定和清醒。“二是千年人参,因为小坏蛋是刚阳之体,受伤必然创伤阳气,y亦就盛,千年人参是至阳之物,下药便可以补阳,使之y阳中和,此物不算太过于难求,但亦十分少有。”

    “我、我去偷来!”

    看到希望所在,单丽华目光坚定而富有神采,以前‘偷’对于她来说是不屑而为之的,但是此时彼一时,现在杀人的事她都做得出来。自己为小坏蛋而不闪躲,小坏蛋就为救自己而不知死活,彼此的心境在那么一瞬间是如此直白的表露,单丽华已经无法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只是出于出家人的关怀才关心聂北了,现在她已经正视她内心的情感,在生死间很多心结迎刃而解、不复存在。

    “你就知道王府或许皇宫有冰魄和千年人参存在?或许有,你又知道如此贵重的东西存放在哪?”

    单丽娟不冷不热的一句丢过来单丽华顿时面无色彩。

    “那、那怎么办?”

    单丽华幽幽的坐到床沿上,出神的望着聂北,自言自语的道,“难道就因为一个什么冰魄、人参而救不了小坏蛋吗?”

    “娘,那黄夫人不是王府的大郡主么,前几天的时候她不是亲自来探望了小坏蛋?而且她儿子还是小坏蛋救治之下才活过来的,她不会眼睁睁看着小坏蛋他……”

    王萍萍小声的说道。

    “对啊!”

    单丽娟惊喜的道,“萍萍,你连夜到黄府去,就说小坏蛋他受了重伤,急需稀罕的冰魄和千年人参救治,务求她亲自走一趟王府看有没有此物存在。”

    “要是没有呢?”

    王萍萍十分本能的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的话就看天意!”

    “哦!”

    王萍萍连夜赶去黄府,黄夫人被惊醒后惊慌失措的连夜奔向灵州娘家——贤王王府!

    天色初亮的时候风尘仆仆的黄夫人赶了回来,却只带回千年人参,和一个消息:冰魄有,却在京城的皇宫里!

    黄夫人看到聂北命悬一线的时候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却不得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十分得体,不敢表露一丝半点的情愫,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单大夫,聂、聂北他、他……”

    “暂时没生命危险!”

    “暂时?”

    黄夫人眼神黯淡了下来,蒙上了一层水雾。

    单丽娟痛苦的道,“因为没有冰魄!”

    “我这就赶去京城入宫……”

    黄夫人芳心已乱。

    “这里到京城好几百公里,来回最快也得几天,来不及了!”

    单丽娟劝阻了黄夫人赵芯儿。

    “那就没、没别的办法了吗?”

    单丽华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的大姐!

    单丽娟本能的摇了摇头,忽然见到妹妹手中拿拂尘,神色一动,冲口而出,“有,武林中有一种双修的现象……”

    说到一半她打住了,脸色有些尴尬。

    单丽娟的话虽然只说到一半,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单丽华神色不由得‘活’了过来,一双哭红的眸子温柔的望着聂北,面容微微有些羞怩,却满怀希望,‘抛开顾忌’的神色浮现出来。

    “你们暂时出去吧,这里交给我!”

    单丽华说出这话的时候双颊微红。

    单丽娟既诧异又释然,甚至有那么一些愉悦,看妹妹的神情,似乎和小坏蛋关系非一般,或许之前就已经……现在要是妹妹真的用双修来救小坏蛋的话,那么自己的‘窘事’在妹妹面前也就不算‘窘’了,只是、只是这样一来,自己、女儿、妹妹都给便宜那小坏蛋了,这以后又该如何面对彼此的关系?无法理清头绪的单丽娟一会儿神色羞怩、一会儿又神色忧虑、一会儿却莫名其妙的绯红起来,宛如六月的天气一般变幻莫测。

    “娘、娘……”

    “啊、啊什么事?”

    单丽娟回过神来。

    “娘你没事吧?”

    王萍萍还以为娘亲心系聂北才如此,所以语气总有些怪异。

    单丽娟听出女儿的怪异语气,芳心不由得一羞,吃吃的道,“娘怎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