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2 部分

第 52 部分

    “啊、啊什么事?”

    单丽娟回过神来。

    “娘你没事吧?”

    王萍萍还以为娘亲心系聂北才如此,所以语气总有些怪异。

    单丽娟听出女儿的怪异语气,芳心不由得一羞,吃吃的道,“娘怎么会、会有事呢!”

    她接着转声道,“我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丽华就可以了!”

    单丽娟带着疑惑不解的女儿和黄夫人往外走,把聂北交给了单丽华。

    王萍萍见娘亲把聂北丢给了不懂半点医术的小姨,顿时急了起来,禁不住出声问道,“娘,我们不救小坏蛋了吗?”

    “你小姨不是正打算救么!”

    单丽娟微微有些异样。

    “救,小姨都不懂医术,怎么救啊,不行,我们不能丢下他不管的!”

    王萍萍知道,刚才在床上要不是聂北推开小姨的时候还护着自己的话或许不会被一剑穿胸而过,也就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不知爱为何物的王萍萍第一次如此在意一个男子,而且是个和自己有过夫妻之实的男子。

    “你就放心吧,暂时也只有你小姨能救他,娘、娘也无能为力!”

    单丽娟脸蛋有些发热,她在想:自己要是和妹妹一样有高深的武功的话,是否也会毫不犹疑的用双修来救那强行夺走自己身子的小坏蛋呢?

    三个女人往外走,王萍萍当先打开房门,却还是问道,“就是那双修的方法?”

    娘亲和黄夫人出了病房后王萍萍担忧的望了一眼里面,最后还是听话的把门关上。

    单丽娟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女儿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话,然后引领依然忧心忡忡的黄夫人向客厅而行。

    王萍萍因为关切聂北,所以十分‘多话’:“娘,你说那双修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你一说小姨她就‘活’了过来似的,真的能救活小坏蛋他吗?”

    黄夫人赵芯儿本来也想跟着问一句的,却不想单丽娟没好气的娇嗔一声,“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娘知道的也不多,你想知道的话等你小姨出来你亲自问她就好了!”

    单丽娟是在羞于回答女儿的问题,脸颊都泛红了,女儿却还在询问不断,这叫她如何回答?

    王萍萍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罗嗦’就被娘亲‘喝斥’,浑然不知为何,却只能委屈的闭上了嘴。

    黄夫人也不禁茫然、困惑,不由得悄悄问侍候在一边的侍女紫娘,“紫娘,这双修怎么一回事,怎么单大夫好像羞于开口的样子?”

    紫娘俯下身来在黄夫人的耳边小声嘀咕起来,一时间黄夫人亦是玉面飞霞,失声道,“这样也行?”

    放纵下去 第116章

    行与不行已经不是单丽华现在该考虑的了,就好像她和她姐姐她们一样并不知道以聂北的体质就是不做任何事情他亦能慢慢康复过来,聂北只要不是被人砍成两段或许头、心脏等等极其重要的人体部位被破坏他都能在不长的时间里自我康复。

    此时单丽华她站在病床边上,神色平静,素手轻抬,一颗一颗纽子的脱落,直到柔软的衣物滑落露出她那光滑柔嫩的身子……一连十天单丽华都关在病房里,至于都干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王萍萍每一次送饭进去再出来的时候脸色红扑扑的。

    聂北受伤的消息虽然被单丽娟和黄夫人几个隐瞒起来,但是十天来都不断的有人到医馆看望聂北那些心虚的倒是好打发,比如文琴、文清她们,来探望的时候被单丽娟一句话就打发了,不过名正言顺的干娘和巧巧却不是那么好打发,因为她们母女俩是来探望亲人的,而不是看望情郎,‘理直气壮’的母女俩是每天必来,少则一次多则几次,单丽娟依然以各种借口搪塞她们母女俩,一次两次倒也罢,多次如此难免让干娘和巧巧生疑,迫于无奈的单丽娟只能带她们母女俩到病房去,那时候单丽娟正在和聂北‘双修’着,由于聂北半点武学功底都没有,她只凭自己的内力深厚压性的和聂北双修,她身体内绝大部分的内力都传输给聂北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武学高强的美道姑,而是一个柔弱不堪的弱女子,门被打开的时候她都没力反应,反而软绵绵的趴倒在病床上,粉胯却依然紧紧的包裹着聂北那根本能勃起的r棒。

    干娘方秀宁和巧巧担心聂北,急急的闯了进来,却看到病房里如此‘交媾’的画面,母女俩顿时脸红耳赤,巧巧就别说了,脸蛋儿稍微有一些羞人的事都会红扑扑的,而且她已经和聂北偷吃不知道多少次禁果了,倒也没有特别的难堪。但干娘却不一样,她没想到自己会见到‘儿子’那赤ll的身体,甚至连那巨大的男性象征之物亦能看到留存在外的一截,而绝大部分的都c到了一个不知名的赤l女子身体里,两人交媾的位置黏糊糊一片,而那女子的羞人地方都红肿不堪了,都不知道交媾了多久才能造成如此糜烂的场面。

    干娘红着脸别过头去,当下恼羞成怒,既然受伤了为何如此荒y?

    为了安抚方秀宁,单丽娟可耗费了大量的口舌才把事情说明白,当中自然是省略了聂北对她们母女俩的欺负行为。

    干娘神色凄婉的望着聂北,心里又想气又想恨,却只是化作一声叹息,微红着脸便带着巧巧出去了,单丽娟悄悄的把门给带上,临别一眼望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单丽华,一时间百般滋味在心头,过了今天就十天了,妹妹和小坏蛋在里面双修也‘修’了快十天,要是有效果的话照理说小坏蛋应该醒来才对啊,奇怪!

    三女黯然落座,脸色惨淡无光的巧巧和心虚不安的王萍萍就各自站在自己娘亲的身后,黄夫人的贴身侍女紫娘就站在黄夫人身侧,规规矩矩的。

    “单大夫、唔、丽娟……”

    干娘第一次肯以名称来称呼单丽娟,在她心里,单丽娟虽然是姐妹般亲切,但改变不了她是自己的大恩人,心里存留着的尊重无时无刻的左右着方秀宁的言行,但此时她神色十分平静,仿佛一下子憔悴了很多,但那双慌乱的眼神却出卖了她的心境。

    “啊、呃,什么事?”

    单丽娟以前倒是自然、坦然的面对好友兼好姐妹的方秀宁,但此刻她有种‘见长辈’的感觉,那是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以至于她人坐在那里心却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听到方秀宁的呼唤她一惊一乍的。

    这时候的干娘方秀宁心系聂北安危,才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而黄夫人在面对干娘方秀宁的时候亦有一种丑媳妇见婆婆的感觉,总是理不直气不壮的,低着头一副外来人的样子,所以亦未留意到彼此的异样。

    干娘方秀宁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问道,“那、那办法可行么?”

    如此所谓的办法始终让十分传统的方秀宁不能心平气和的去接受。

    “应、应该行吧!”

    单丽娟已经无颜面对方秀宁了,她芳心一直在问:要是秀宁姐发现自己和她‘儿子’交欢了的话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或许身份去面对接下来的关系?

    黄夫人强笑道,“秀宁阿姨,我看聂北他不会有事的,王府那些老太医一听说单大夫在救人,他们就说自己不必再来多此一举了,所以有单大夫在就不会有事!”

    堂堂郡主、知县夫人对干娘这么一个民妇温声细语仿若倒置,其心态值得玩味。

    “也只能祈求北儿他吉人天相了!”

    事到如今,不双修也双修了,她也帮不了什么忙,“他就没一天消停过,净教人c心,每天就替他提心吊胆,可还是诸多麻烦找上我家北儿,要找就冲着我这个不祥的女人来嘛、为什么……”

    方秀宁哽咽的嘀咕着,两行清泪滑了下来,汇聚到光洁的下巴尖上再滴落下去。

    “娘,聂哥哥不会有事的,聂哥哥不会丢下我们的!”

    巧巧在方秀宁的身边蹲下,柔润的手掌抓住娘亲的那同样滑腻的玉手,温婉柔顺的眸子蒙着一层水雾却十分坚信的望着方秀宁。

    单丽娟脸色微红的说道,“秀宁姐,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小、小北他出事的,你放心好了!”

    方秀宁经历了太多事情,一时压抑不住的情感爆发出来后便渐渐的平静下来,凄婉的对单丽娟点了点头,梨花带雨的方秀宁柔弱如雨后春花一般娇艳、凄美,温婉柔顺的神色更添她的魅力,但此时聂北无法看到,要不然准能爱心泛滥。

    “对了,刚才和北儿那个……”

    方秀宁忽然想起房间里和聂北纠缠在一起的女人来了,但说起来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脸颊发热,嗤嗤的接着道,“就是那个双修的女子,是谁来着?”

    善良贤惠的干娘在考虑着那个‘女子’的问题了,在她看来,一个女子肯如此……那么她除了嫁给北儿之外别无选择了,而自家就不能有负人家女子,所以她询问了起来。又想,到时候北儿娶了梅艳的女儿何花后顺带把这女子迎入家门,亦算给她一个交代了。

    方秀宁的话一问出来,场面顿时有些怪异起来。

    黄夫人在这成十天中,了解到单丽华是个道姑,而且还是单丽娟的妹妹,一个三十五左右的女人,比自看小说。v。请到风吹 雪 电子 书论坛己大一些,却甘愿替自己的小丈夫聂北完全付出,甚至不惜生命,这对于一个步入佛门的女人来说是十分奇怪的举动,更别说后来肯主动以身体清白去救治小坏蛋了。要说在此之前他们之间没有一些超乎寻常的关系谁也不信,以黄夫人的智慧,很自然的认为小坏蛋又骗了人家美道姑的芳心,就仿佛骗自己的一样。人妻廉耻、母亲尊严、长辈颜面都在小坏蛋诱j自己的时候全毁了,而自己却时常牵挂他,甚至连女儿都搭上了,一起侍候那小坏蛋。所以此时方秀宁问起的时候她心有感触,不由得脸红耳热,心虚的站起来道,“我想我也该回去了,太医说我儿子这些天可能会醒来,我得赶回去了。”

    黄夫人走了,走的仓促,溜都没那么快,方秀宁和单丽娟要送她出门都不许,一手提着长裙一手护着云鬓,碎步莲莲,匆匆而去。

    方秀宁疑惑的问道,“里面‘救治’我北儿的女子是谁啊,怎么黄夫人走得匆匆像回避似的!”

    “我、我去煮药!”

    王萍萍找个借口也溜了,脸色红彤彤的,她羞于见到自己娘亲那羞窘不堪的样子,她难堪自己也十分的羞赧。

    巧巧也忙道,“我去看聂哥哥、呃、不、我和萍萍姐姐煮药去!”

    巧巧那可人的脸蛋儿霎时间红如晚霞。

    偌大的客厅顿时只剩下两个韵味十足的熟美妇人,一个玲珑剔透、凹凸有致,匀称的娇躯丰腴娇艳,并带着一股圣洁的光芒,那是一种‘医者父母’的威严在散发着它特有的魅力,使得本已成熟魅力的单丽娟更加的动人。

    另一个温婉娴淑,秀丽的容颜温婉慈和,那平和、娴淑的气质发自她的骨子里,靠近她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想和她说上几句话、或许多看她几眼,有种圣母玛利亚的味道,而那丰满柔润的身子却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幽香,焕发着熟透的气息,那一颦一蹙的神情拥有女人顶峰时期的韵味、风情,催生出无边的r欲诱惑!

    方秀宁也没追问,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不多时,心虚的单丽娟便出声道,“她、她是我妹妹单丽华!”

    “啊?”

    “她是我妹妹!”

    单丽娟复述一次,颇有泼出去的感觉。

    “唔?”

    方秀宁似乎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一直认为聂北虽然捣蛋、不安分、惹是生非,但她从来没把聂北往勾引良家妇女那方面想,此时……“我妹妹她主动提出要用双修的方法救治聂北的,已经快十天的时间了!”

    单丽娟没事找事做的搬弄、摆正一下案桌上的修饰器件。

    “主动?”

    方秀宁呢喃着一个道姑无缘无故会主动以哪种方式来救人?方秀宁第一次不信自己的宝贝‘儿子’,总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北儿对人家做了些什么,所以她没继续问下去了,转而道,“丽娟,我听说丽华妹妹她现在还没婚嫁的,可有此事?”

    单丽娟神色有些不犹,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干娘方秀却以为单丽娟难于启齿所以默认的,便接着问道,“你觉得我家北儿他怎么样?可入得你法眼?”

    “啊——”

    单丽娟神色忽然忸怩起来,两片红云爬上了她的脸颊,不多时便向粉腻的腮帮子蔓延而去,耳根跟着就红透了,舌头都有些打颤,嗫嚅的道,“什么、什么入得我法眼啊,我、我不知道!”

    单丽娟做贼心虚的误以为干娘问她那些事是发现了她和聂北的事情,却没想到干娘接着道,“我知道,北儿年纪不大,少夫老妻总难免有些、有些那个,但事已至此,没有再好的办法了。”

    “我、我可是有丈夫的、怎么、怎么可以嫁、嫁给那小坏蛋呢,你、你胡说八道!”

    单丽娟亦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娇羞,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干娘猛的拉住她的手,连声安慰道,“丽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我不是说你和北儿,而是说北儿和你妹妹的事情。”

    “……”

    单丽娟恨不得此刻死去,心虚之下反应过度,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方秀宁看出来,心虚下的脸蛋顿时涨红起来,尴尬的回坐下来,玉手兜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上羞窘的掰弄着,俨然一个偷偷恋爱的少女被母亲发现一般。

    方秀宁斟酌着言词,小心的观察着单丽娟的神色问道,“既然我家北儿都和你妹妹这样了,这事我们家总该给她、给你一个态度,我想委屈一下丽华她,嫁给我家北儿为妻,你看是否可行?”

    见单丽娟神色变幻,似乎激动得有些红,方秀宁自然以为单丽娟这个做大姐的不肯,便忙做思想工作,“其实我家北儿你也认识,他就是行事乖张、叛逆些而已,其他都……”

    方秀宁越说聂北的‘好’单丽娟就越想到聂北的坏,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坏的,反正就是一个坏透的蛋就是了,让人又气又恨、又羞又怨,弄得她现在见到相关的人芳心都羞臊、窘迫,特别是在方秀宁面前。

    方秀宁见单丽娟不出声,脸色却变了几变,她这个‘扯皮条’的顿时不好意思再说,沉默下来等待单丽娟的答案,单丽娟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羞臊却依然存在,吃吃的道,“这个我没意见,关键是我妹妹她能否忽视世俗的眼光,她要是肯的话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替她高兴。”

    方秀宁自然见过单丽娟的妹妹单丽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十二三年前她会忽然失踪而已,但那时候她还是给方秀宁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美自然不在话下,当年能与玄音仙子并称娥眉二仙子,可想其时的美貌,最重要的是她正直的性格,所以方秀宁倒不觉得聂北吃亏什么,“到时候北儿大吉大利康复过来的话我去和他说,我想他会听我的话的!”

    放纵下去 第117章

    聂北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干娘正在‘出卖’他,反而第一感觉到下面的‘哥们’有种麻痹的感觉,再清醒一些的时候才发现身边躺着一具一丝不挂、白里透红的酮体,正是美道姑单丽华,绯红色的脸颊被如云的鬓发遮盖一大半,慵懒的花容似乎疲惫不堪,轻颦起来的娥眉别有一番风味,微涨的朱唇喘息着均匀的呼吸,如兰的气息扑在聂北的脖子上,暖洋洋的。

    但似乎还多了一个人,聂北本能惊诧,才发现病床旁边还真的站着一个女子,竟然是男人婆,她正背对着病床扣上白色中衣的纽扣,下面没穿衣服,一双玉腿光洁修长,画着一条优美的曲线一路延伸到那浑圆的da腿根部,两个半圆的臀瓣雪白耀眼的扣在腰腿之间,把柔软苗条的腰姿和浑圆修长的美腿衔接得天衣无缝,一头乌黑亮泽的秀发如流云一般倾泻在她的粉背上,发梢长短不一的排布在肥嫩浑圆的美臀上,美女起床穿衣的旖旎光景就这么给聂北欣赏到了。

    男人婆挽手回后撩拨一下如云的秀发,然后轻微躬一下身子去那丢放在椅子上的亵裤,浑圆翘挺的pi股对着聂北,凸出的股尖下中间,一道幽深的股沟赫然在目,沿下位置是布满乌黑芳草的山丘之地,那里竟然水光隐现、峡谷红肿,点点滴滴的粘稠y体不断流下,聂北不由得望了一眼自己的胯下之物,自己的‘兄弟’亦是沐浴在水光之中……聂北有点困惑,他搞不懂寒冰为何如此‘主动’,偷偷把自己个‘j’了,但聂北乐意,果然很霪jian!

    寒冰并没注意到聂北从背后偷看她,依然优雅的拿过亵裤、弯下柳腰、抬起玉腿、从容的把一只脚套入亵裤里面去,乌黑的禁地被da腿的肌r拉扯舒张,泥泞不堪的‘花园’宛若风吹雨打过,鲜红的花瓣都微微往外翻了出来,露出‘引人入胜’的霪r来,褶皱鲜红,十分诱…人!

    聂北望着寒冰一件件衣物的往那姣好、凹凸的身子上套,春色渐渐被隐藏起来,但聂北的yu火却被慢慢激发出来,于是虚弱的聂北摸向了正在海棠春水的美道姑单丽华,一只大手在她那粉致嫩滑的凹凸娇躯上‘流连忘返’,不能主动‘出击’的聂北最后只凭一只手在单丽华的嫩ru上揉捏着,明显困乏的单丽华在聂北的揉搓下娇躯滚热起来,慵懒黯淡的花容慢慢的布满红晕,身子本能的反应让她不安分的在病床上轻轻蠕扭着,在聂北揉捏着她那敏感的ru头时梦呓的哼唧了一声,“唔——”

    单丽华熟睡的呢喃让寒冰惊觉过来,幡然回首,见聂北一只大手在美道姑那引人妒忌的ru房上揉搓着,却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看,寒冰本能的惊呼一声,“啊——你——”

    “嘿嘿……”

    聂北好一阵怪笑,笑得特别碜人。

    寒冰在聂北那灼人的目光下听着聂北

    黄蓉落难记无弹窗

    那碜人的坏笑,芳心羞怩,娇颜如醉,口齿不清的问道,“你、你醒、醒来多久了?”

    “你觉得我醒来多久比较合适呢?”

    聂北嘴角挂着戏谑的微笑,虽然依然还是那么的坏,但是受伤使得他脸色有些发白,亦就少了些魅惑的色彩。

    听臭男人那语气,多半醒了很久,那、那自己刚才穿衣服的时候……一想到自己刚才被臭男人看了个透彻,寒冰的芳心就羞窘不堪,忽然瞥到臭男人那根才从自己体内退出去的坏东西,寒冰那张让人惊艳的脸蛋儿霎时如被点燃的灯笼一般,恨不得找个缝去钻,芳心猛跳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新房里回荡:臭男人一定以为自己忍不住‘需要’所以偷偷来跟他那个了,这、这……寒冰羞窘之下不由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起来,“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是想……”

    聂北一副‘我被欺负’了的神情好整以暇道,“我可什么都没想,是你想的而已,而且不但想了,并且还、还做了……”

    寒冰羞窘之中把仅剩下来的腰带束缚好,涨红着脸蛋儿争辩道,“我、我是为了救你而已,臭男人,不知好歹!”

    “但、还是压盖不了你偷偷对我‘干’的那些事儿!”

    聂北就是喜欢看到一向冷淡冷酷、无波无澜的寒冰那羞窘难当的模样。

    “混蛋,你、你不准说!”

    “有胆做还不敢让人说了?我可不会这样哦!”

    聂北坏笑道。

    “你、你给我住嘴!”

    寒冰恼羞成怒的剜了一眼聂北,平时的话这眼神足够让聂北掂量掂量了,只是此时她银牙半咬着红润的下唇儿,面色如熟透的苹果,她那记眼刀起不到杀伤力不说,还有些抛媚眼儿的味道。

    聂北非但不住嘴,反而继续取笑道,“我上次虽然对你是粗鲁了点,但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总不能在我受伤时候偷偷的、唔、呜……”

    聂北的话说到一半被恼羞成怒的寒冰奔过来一掌掩了回去,只见寒冰半倚着身子在床上,双掌相叠俯撑着手掩住聂北的嘴,美人红着脸、羞赧的嗔道,“坏蛋、臭男人,看你还取笑我不!”

    “唔唔唔……”

    聂北双眼猛眨,一副‘我是良民’的模样。

    “再说的话我割了你舌头!”

    寒冰‘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警告’聂北。

    聂北‘唔唔唔’的猛点头,寒冰心软的松开了手,聂北深吸一口气,其实不是呼吸不畅要吸气,而是寒冰身上那股香气很诱…人,聂北忍不住要深吸一口,寒冰却以为是自己刚才‘闷’到聂北了,芳心紧张脸色却故意臭烘烘的,“臭男人,你怎么样啦,不舒服可以说的!”

    “当然不舒服了,被你偷偷的、唔……”

    聂北又被羞红了脸的寒冰捂住了嘴,不过这次男人婆温柔得多了,力度注意了分寸。

    寒冰脸色娇羞的嗔道,“你就是个坏胚子!”

    聂北现在斗不过男人婆,所以很识时务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连眼睛都闭上了,手却搂抱着单丽华那娇柔滑腻的身子,‘嘴’就留给男人婆了。

    寒冰见聂北搂着单丽华却对自己不理不睬的,顿时吃味不已,恨恨的收回玉手,娇哼一声,“哼,臭男人!”

    “这么不捂了?”

    “你这身子臭烘烘的,才不想碰你!”

    寒冰坐在床沿上,忸怩的别过身去,只留一个侧面给聂北。

    “我没醒的时候都把我‘兄弟’吞到肚子里去了还说没碰,要不是我醒来看到你穿衣服的话你偷偷摸摸的行为就能瞒天过海了!”

    聂北几许刺激着这块千年寒冰。

    “你、你再说我、我……”

    寒冰一向无悲无喜,但那是封闭状态下的一种保护,当保护壳被敲碎后,她依然是个女人,被聂北逗得娇羞、窘迫不已,举起玉手来又舍不得拍打那坏蛋,‘嘤’的一声站起来,就欲逃离这里。

    “‘吃饱’了就走人?”

    聂北一语双关的讥诮道,对男人婆聂北始终提不上温柔的语气,总觉得不对她‘狠’一点就对不住自己的‘过去’一般!

    “你、你还说,是不是非要把我气着你才高兴?”

    寒冰猛然收住了脚,转回身来恨恨的瞪了一眼聂北。

    “对嘛,这才是男人婆!”

    “你——哼、以后我再也不见你了!”

    “真的才好!”

    聂北小声嘀咕道,“每次见到你们幽幽教的女人我总有诸多不幸!”

    “你——”

    寒冰再度转身欲走,却忽然这身回来,拿起那剑把带有流苏的剑恨恨的剜了一眼聂北后哽咽道,“你个混蛋、以后再也不见你,真的不见你个混蛋!”

    “你走可以,你拿我的剑干什么?”

    聂北目光如烟似雾般让人无法看透,深邃中带着些许悲情,半开玩笑道。

    “剑是我的,我当然要拿回来!”

    话说到此,寒冰骤然幡悟,不由得愣在那里,紧张兮兮的睨望着聂北的神色。

    聂北爱怜的抚摸着单丽华那熟睡的脸颊,幽幽的道,“你的剑我还是能认得的,或许说是你剑上那些幽香让人知道剑是你s过来的,为什么?”

    聂北见单丽华疲惫不堪、花容惨淡,不由得对‘罪魁祸首’寒冰有些着怒。

    寒冰倔强的板起脸来,娇哼一声,“她要杀你我当然杀她!”

    “但你能否s得准一点点?似乎中剑的人是我,而不是你所谓的目标!”

    聂北没好气接着质问道,“再说了,你又知道丽华她当时是要杀我了?”

    寒冰见聂北处处维护单丽华,越发觉得委屈,幽怨悲愤的眸子蒙上一层水汽,语气亦越来越倔强,“现在当然知道她不会,但是当时人家看到她就是想杀你的样子,我就偷袭她!”

    “那你不能看清楚一点再出手,难道你就不怕错杀他人了,你就这么好杀?”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女人,好!好!好!”

    心如死灰的寒冰有些竭斯底里,两行晶莹的泪珠滚落。从讨厌到喜欢、到日思梦想再到‘形同陌路’,而自己却傻傻的丢下廉耻跑来和他‘合体双修’救治他,现在他醒来了却没得到他一声半句的好话,反而是句句责备,寒冰芳心堵得慌,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哽咽道,“你就处处维护你的丽华好了,你以后死活我都不理!”

    寒冰含恨转身,泪花涌现,她无声的拭去,凄然往外走去。

    放纵下去 第118章

    聂北见男人婆真的被自己气着了,忙激将道,“不是这么没气度吧,说你两句就气鼓鼓的走人了?”

    寒冰很想一走了之,从此两人各走各道、形同陌路,但那双脚却不听使唤,生生的在门口处定住了,没转回身来的寒冰之给聂北留下一个落寞伤神的倩背,引人怜悯,只听她带着哭音咽呜道,“人家、人家关心你才出手的,你却……混蛋,我恨你!”

    “……”

    寒冰恨声道,“我的剑真的刺、刺死你个坏蛋才好,省得见面或许不见面你都在折磨我、欺负我!”

    美人凄然垂泪,却不愿被那坏蛋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

    聂北无法理解不见面的时候如何‘欺负’她!

    寒冰多么想聂北能哄自己几句,或许道个歉、再或许语气温柔一些,这些都足以让她气消怒散,但见聂北久久未回话,她不由得恼着声道,“你、你怎么不出声了?”

    见聂北还是一声不响,寒冰背对这聂北继续问道,“难道你除说些气我的话就没话可说了吗?”

    “既然你一点都不在乎我,那我、我走!”

    心凉了个透的寒冰含泪迈出房门……“其实他睡着了!”

    单丽华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夹带着继续羞怯,寒冰蓦然回首,当先望了一眼那坏蛋,只见他真的睡了过去,而那被自己点了x道的单丽华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眼神深邃难明。

    “你怎么……”

    “其实这几天多得你,要不然小坏蛋他也不会好得这么快!”

    单丽华截断寒冰的话道。

    “你、你都知道?”

    寒冰就是再怎么冷酷也经不住羞事被第三个人知道,如霜若雪一般的娇颜微微泛红,神情娇羞不堪。

    单丽华没接寒冰的话,一只玉手痴恋的抚摸着聂北的脸颊,玉色的指甲沿着聂北的嘴唇画着线,微微出神的道,“其实你应该知道,和一个毫无武学功底的人双修就好比高低两个湖的湖水相通一般,处于高处湖的水会慢慢的向低处流淌、慢慢稀少,甚至干枯。”

    寒冰沉默着,她事先当然知道用双修的方法救治聂北会把自身的武功过渡给对方,此时她的内力就过渡了一小半给聂北,而单丽华却因为先和聂北双修而完全失去了武功,很大一部分传渡给聂北她就成了一个平凡得不能平凡的‘弱’女人,寒冰不由得有些感动,她也为之前那些吃味的语言感到惭愧。

    单丽华自言自语似的呢喃道,“小坏蛋为了救我连命都可不顾,我也看开了,现在对我来说,佛道、武功都已经不再重要,我亦不乞求以后能有什么幸福,只想小坏蛋他能继续在我面前露出那坏坏的笑,这已经足够了!”

    单丽华望着聂北的脸露出甜蜜的微笑,赤ll的娇躯蠕了蠕让自己和小坏蛋贴得更亲密。

    寒冰微微一怔,陷入了迷茫中。单丽华瞥了一眼她,叹了一口气道,“看得出来你很在意小坏蛋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不会和我一样愿意不顾一切救他,既然如此,又何必……你难受他也不舒服,不是?”

    “……”

    寒冰朱唇嗫嚅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

    “其实,在自己的男人面前表现得柔弱些并不是坏事,我知道,小坏蛋他可是很疼你的,虽然很多时候他也是和你一样口是心非。”

    单丽华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三十好几了,虽然美貌依然不改当初,可是始终没有寒冰那么的年轻、靓丽,她倒是想能够开导寒冰,“剑是你刺来的,他也没怎么责怪你啊,只是在逗你而已。”

    单丽华接着说道,“我从来没对小坏蛋说过什么爱意的话,他倒是半真半假的对我胡说八道,但在关键时候彼此却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就好像你放下种种入到这病房一样,行动是心灵的表达,你欺骗不了自己也欺骗不了别人。”

    寒冰默然低头,幽怨的眼神波澜不定,而这时候门外传来轻巧的脚步声,而病房实在不大,寒冰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收拾心情飞快的从窗户跃了出去,单丽华不由得轻声一叹,满是情愫的眼神温柔的望着聂北,呢喃道,“我们这些女人上辈子欠你这小坏蛋的!”

    聂北苏醒的消息很快让单丽娟和干娘方秀宁知道了,两个中年美妇,一个关心儿子,另一个本能的关切着和自己有合体之缘的男人。

    单丽娟在病床边坐着,素手搭在聂北的手腕上切着脉,因忧虑而颦起来的柳眉渐渐舒展开来,露出一阵轻松的微笑,干娘急急忙忙的问道,“丽娟,北儿他、他没事了?”

    “他的体质超乎所见,康复得十分快速,已经没了生命危险!”

    单丽娟暗自惊讶于聂北那非人一般的生命力,如此伤势没有危及生命不说,体内血气竟然比以前更加的充沛。

    这自然是单丽华和寒冰和聂北双修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渡过去给聂北的功力使然,单丽娟无法理解。

    干娘听到自己的‘儿子’没事的时候整个人都轻松起来,欢愉的微笑爬上了她那张憔悴的芳容,顿时容光焕发,欢喜的眸子里溢满了欢愉的泪水,朦朦胧胧的看上去十分慈祥。

    蹲在床边紧紧抓住聂北手掌的巧巧亦是泪光闪现,轻咬的下唇儿红润润的,要不是有人在这里的话她都忍不住扑到她心爱的聂哥哥身上去了,但此时聂哥哥的身边却躺着一个女人,她知道,就是这个女人救活了聂哥哥,是单阿姨的妹妹单丽华阿姨,娘说要让聂哥哥迎她入门的,也就是说以后或许她就是自己的姐姐了,乖巧的巧巧的这次没有念起女人本能的酸意来,反而对单丽华充满了感激。

    单丽华在装睡着,脸蛋儿却禁不住绯红无限,芳心咚咚直响,之前迷迷糊糊和聂北双修而有人进来她倒没多少心思去顾虑这些,现在却不一样,神智清醒的她被这么多人看到自己和聂北赤ll的拥卧在一张床上,不禁羞窘不已。

    脸色越来越红艳的单丽华很快就掩饰不了她醒着的事实,王萍萍当先发现自己的小姨是在装睡,便促狭的道,“这次多亏我小姨她,要不然小、小北他也不会这么快好。”

    单丽华的话题给王萍萍引出来,干娘和单丽娟也发现了单丽华是醒着的,但却没打算揭穿她,干娘装作浑然不知的道,“这次真的多得丽华妹妹舍身救治北儿,大恩大德我方秀宁无以回报!”

    “可是我妹妹她的身子却已经……”

    单丽娟那温玉一般的脸蛋微微发烫,却还是配合着干娘把话题渐渐引导到之前的话题上,试探一下她妹妹的反应,到时候也好当面向她提出迎接她回去和聂北一起住。

    在这病房里的干娘、单丽娟、单丽华、巧巧、王萍萍五个女人中,四个已经和聂北有过露水之缘、夫妻之实,单丽娟的迟疑话语一说出来,神色安然的也只有干娘了。

    巧巧和萍萍就不说了,单丽华的芳心却是羞窘难当,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热,却不得不继续装睡下去,那弧度优美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轻盖着被子的x脯一起一伏的越来越无法安定。只有她以为自己装睡没人知道而已,其实病房里除了睡着的聂北不知道外,四个女人都知道她是在装睡,连眼里只装有聂北的巧巧也发现了。

    干娘接口道,“如果丽娟你这个做姐姐的许可,我替我们家北儿做主,迎你妹妹丽华进我们家门,也算对她清白的一个交代,你看如何!”

    很难看出,干娘在拉皮条做媒人这一‘行业’上是十分‘老手’的,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和平时那温婉、娟秀的性子大相径庭,却让人觉得十分可爱。

    装睡的单丽华听到干娘这话的时候心猛然揪紧,一种既紧张又期待的情绪弥漫在心头,同时羞赧、欢喜等等心绪绞缠,让她觉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一种幸福来得太快、来得太猛直教她有种窒息的感觉,脸蛋宛若火烧云一般。

    “这个……”

    单丽娟亦是‘老辣’异常,端着话语做出一副十分难为情的模样儿,而事实上她无需造作,她确实有些难为情,因为妹妹丽华是知道自己和女儿都被小坏蛋给强行交配了,所以现在说着妹妹的话题不免让她胡思乱想的把自己、女儿想了进来,一门三女都被小坏蛋给、给‘弄’了,所以脸蛋微微泛红起来,她无法预测未来,要不然她现在知道以后自己的小女儿王青青和二妹她们都会被小坏蛋给抱上床的话她羞死都有份。

    干娘没能猜到那么多东西,却顺着单丽娟的话道,“我知道,我们家北儿不能以明媒正娶的方式迎接丽华妹子进门是有些难为了她,但我保证,丽华在我们家、在我们心里,她就是北儿的媳妇,谁也不能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

    干娘自然记得自己替聂北说了何家的女儿何花的婚事,已经大概订了下来,所以她才有此一说,要不然她不介意让聂北正娶单丽华的。

    戏演到这个份上单丽娟似乎也入戏了,便轻声一叹,无奈的道,“到了这个份上,我做姐姐的还能说什么呢,妹妹她虽然和小、小北他有了夫妻之实,但我也未敢私自决定她的终生幸福,所以具体如何害得看我妹妹她愿不愿意入你家门了。”

    “这样啊,依我看,北儿好转后十天内你妹妹要是没说要离开我们家北儿的话,我就当她愿意了,如何?”

    干娘知道以单丽华的年纪、身份等等这些东西,她是抹不开面子的,所以就藉着她装睡的份儿把一条‘暗线’巧妙的透露给单丽华,她要是愿意的话一定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呆够十天,要是真的不愿意的话她也有个时间考虑该何去何从,这样彼此没把话挑明,却达到挑明的目的,可谓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彼此的关系,不道破亦就不尴尬。

    放纵下去 第119章

    在聂北现在的家——泥草屋的背后,是大片茂密的树林,或许说是森林更适合一些,古代不像现在,古代是随处可见森林的,或许这样说:现在的所谓‘森林’在古代是随处可见的。

    这森林边沿上有干娘和聂北所在的泥草屋,更有一条不小的河流穿过,这河流穿上官县城而过,和灵河(大运河)在城里交集汇合,而现在聂北所在的位置,就是这条河城外段,亦是离家不远即泥草屋大院遥遥可望的正对面。

    十多天来,慢慢康复的聂北精深抖擞的面对着河流,举眼望去,只见河流对面正是娘亲所说的河下村,亦是那梅艳阿姨和她儿子何修、女儿何花所在的村子,聂北当时知道何修是梅艳的儿子时表情很丰富,最后有点邪恶。

    河下村说这是村子其实也不对,因为这村已经不算是个村了,这大河穿流而过,它依河而建,河运发达,船只如过江之鲫,粮油陶瓷、布匹丝绸、毛皮酒r等等货物在这里中转,南北纵横交汇的一个枢纽,自然是财源滚滚来,于是这村子比别的村子有些不同也就不奇怪了,说它是个城外城亦不为过,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城非那城,没了墙的城,严格来说不算城,也不是镇子,于是只能算是村子,倒也误导了聂北,现在隔河看到这‘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