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3 部分

第 53 部分

    涌吹秸狻遄印拇蟾殴婺#舯蓖铝送律嗤罚档溃荷瞎傧爻且簿驼飧龉婺0桑琶娌蝗缂嫜剑?br /

    河边上有一座桥,很大的一座桥,比城里的那些流水小桥大得多,上面能跑两辆马车,下面可通舟船,这河下村的人大多数都是经过那道桥过河然后一路进上官县城的,当然,也可以到聂北的家,只是没多少人认识聂北的家而已。

    虽然这河下村隔河流水望眼能及,而聂北也是才被干娘‘放监’,但聂北在回家休养的这些天里却不怎么清闲,首先,钱二和聂北联系上了,现在已经是初春阶段了,聂北也想赚点小钱用用,所以在被干娘‘看守’不准到处走动的聂北就约上钱二,出钱、出图案让他去张罗铁匠打造现代的农耕犁耙,钱二怀着惴惴的心情拿着聂北的钱去忙了,这些天倒是没再出现,而聂北就偷得半日闲到这里忙些事儿,却不是来和下村这里相亲的,亦不是来坐船的,更不是来看风景的,他是到这里取竹子的,河边青竹,泡油后坚韧耐用,正是构建滑翔机骨架的理想‘材料’。

    自从回家休养之后次之后,聂北和温文清就没再见过面,但两人的书信却来往得密切,一时间倒有点中学生相互递纸条的感觉,不过,两人的感情却在这种闻音不见人的相思中越来越深,连清儿身边的侍女小环都被聂北调戏得没了脾气,每一次送信的时候怯生生而来,出泥草屋院子门是娇面绯红,羞赧慌神。每每这个时候聂北都会收到巧巧那吃味幽怨的眼神,还有干娘方秀宁娇嗔和啐骂,甚至还会被轻轻的敲打,怪聂北口花花,把人家小环一个姑娘家弄得耳红面热。

    干娘知道聂北和温文清的事情后没反对也不支持,但那态度显然不算热情,看得出干娘对两人的交往没抱多大的希望,反而对那何花‘情有独钟’,弄得聂北有时都茫然,到底是干娘在娶媳妇还是自己在娶媳妇?最后聂北理解了,干娘娶的是媳妇,而自己娶的妻子,两玛事!

    虽然干娘在这方面上‘霸道’了些,但聂北也没生硬反对,反而是干娘之前跑这河下村跑得勤快了,婚事也差不多给聂北定了,连日子都挑好了,找个时间拉上两个被长辈安排的‘木偶’见上一面,彼此满意的话……或许就是不太满意都可以,到时候就锣鼓箫呐齐响,一对夫妻也就这样很‘仓促’结成,当然,现在还有的是时间。而且,聂北知道干娘不会害自己,帮自己找的媳妇也不差,要不然聂北还不闹翻天,想起那天在医馆里见到的荷花,当真是一枝花,虽然聂北一直觉得干娘的审美观有点偏向丰满类,或许和那所谓的‘好生养’有关,那荷花有点婴儿肥,但显得更加的诱人,聂北现在反而有点期待能早点把美人抱回家里来。

    而让聂北偷着乐的是这些天来美道姑单丽华天天侍候在身边,虽然她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有些放不开,脸色总是酡红酡红的,但她似乎和干娘达成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协议’,‘心安理得’的和自己住到房里了,白天照顾着聂北‘伤期’内的饮食起居,晚上的时候和聂北同床共枕的俨然一个温顺的妻子,那股温柔劲都快把聂北给溶了,而多一个温顺、贤良的‘女人’在儿子身边让干娘就乐得眉开眼笑,只把单丽华当媳妇看待了,但干娘的溺爱分一半给单丽华之后让聂北大感有媳妇不如没媳妇!

    让聂北惭愧的是单丽华已经完全失去了武功,体质柔弱不堪,却在这段时间里无时无刻的照顾着自己,看得聂北心疼不已,但自己怎么说她都没用,看她一副幸福的模样儿聂北有时候觉得或许幸福就这么简单。

    但、小惠姐姐今天回来了,所以聂北提前溜出来,省的又被小惠姐姐揪耳朵,干娘似乎看透了聂北的心态,也就批准了,不再着教他练习古代那些乏味的‘书法’!但还是严令要求要在县城春考前些出一些像样点的古代文来。

    琴儿和小菊儿好久没来了,岳母娘黄夫人从小娟娟的医馆里回去之后亦没来,聂北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如何了。

    聂北握着一把砍柴刀站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四下张望,颇有些钢手挈刀马背催,四下无人足一敌的‘威风凛凛’风范,只是现在他的敌人不过是些竹子而已,聂北总想弄个滑翔机出来威一下,能让人优雅淡然的温情妹妹欢呼一下亦不失为一个自豪的事情,而且聂北预感到自己还是会回到黑森林里面去的,有滑翔机的话那就简单多了。

    巧巧站在河岸边上,衣裙随风摇拂,盈盈一握的小柳腰处丝带飞舞,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宁静,胸前那对被聂北‘尽心尽力’开发的ru房越发的圆隆,已经极具规模了,完美的挺撑把中衣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那可人的娃娃脸比以前还要红润,看来聂北的滋润是有效的,只见她美目流彩,娇滴滴的荡着一汪春水在里面,神色迷恋的望着聂北的身形,但还是忍不住对聂北喊道,“聂哥哥,你到底在看什么嘛,人家站着都累死了!”

    聂北已经把巧巧从一个生涩的少女变成了既羞涩又带丝丝妩媚的少妇,那份饱经风雨不堪承受的娇媚慵懒风情举手投足间都带些媚惑,好在她那娃娃脸看上去天生纯洁,眼神也清澈,倒也掩饰了很多东西,不注意去观察的话倒是难以发现和平时有什么差别,要不然早就引起干娘的怀疑了。

    这几天聂北的床都被单丽华‘占据’了,但是聂北还是时不时的逮住机会就缠着巧巧,巧巧一开始还能顾忌心爱的聂哥哥伤势而不让他得逞,可是慢慢的就抵挡不住聂北的纠缠了,前几天就拒绝不够坚决让聂北得逞了,在她娇嫩的身体内横冲直撞的,直到在她幽深的zg里暴s几次才罢休,此时难得单独两个人,巧巧自然欢喜,不管如何,只要聂哥哥在身边就比什么都好。

    聂北跳下石头,把厨房里拿出来的那把柴刀c在腰带上,轻轻搂着巧巧的柳腰,迷恋的嗅了嗅她那发香,轻轻啄一下她那红润的樱嘴,然后微笑道,“以前你推着那么一大车的柴到城里都不见你喊累,刚才走一下就气吁吁了,现在站一会就喊累了,是不是生病了?”

    巧巧羞赧的捶了几下聂北的胸膛,红着脸蛋儿嗔怪道,“都怪聂哥哥你个大坏蛋,以前娘不在的时候就缠着人家,在人家身体里乱捅乱撞,骨头都被你撞碎了,害得人家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好乏,娘都问好几次是不是病了,你还问!”

    “谁叫我巧巧小娘子的身子这么迷人,叫声又那么甜腻,下面又咬得那么紧,像个火炉一样,哥哥每一次见到你都想挺进去,听你甜腻腻娇滴滴的呻吟,感受你下面的……”

    “唔——不准你说,不准说!”

    巧巧羞怩的掩上聂北的嘴,娇羞的双眸水雾迷离,娇面如花,嗔怪道,“人家前几天被坏蛋聂哥哥你弄得床都下不了,现在才好一些,讨厌死了!”

    见巧巧一副娇嗔羞赧忸怩的模样,聂北嘿嘿直笑,附在她耳边yy的笑道,“哥哥这么勤快还不是为了小巧巧你快点成熟,你看,这里被哥哥揉搓了这么多次,现在都已经这么圆这么大了,多好看呀!”

    聂北贼贼的大手按在巧巧那娇嫩的椒r上,隔着衣物轻轻揉搓着。

    放纵下去 第120章

    巧巧娇羞四望,最后无力依偎在聂北怀里任他为所欲为,娇吁吁的啐道,“聂、唔、聂哥哥个大坏蛋、喔、以前都是骗巧巧的、啊——说什么难受,骗巧巧给你干、干那些羞人的、的事儿,现在、噢、巧巧懂了!聂哥哥就是个大坏蛋,大大的坏蛋……啊不要啊聂哥哥,不要再这里,啊——痛,别咬了!”

    聂北的头离开巧巧的胸脯,只见短短的时间里,那里的胸衣已经袒露,那红色的小肚兜露出了一半,那小小的肚兜带子、肚兜上刺绣着的那朵粉色小梨花上可见湿湿的水迹,那是聂北流下来的口水,聂北艰难的把视线移开,y笑道,“那巧巧后悔为哥哥干那些羞人的事吗?”

    巧巧羞赧的依入聂北的怀里,呢喃道,“巧巧看小说。v。请到风吹 雪 电子 书论坛不后悔,巧巧喜欢聂哥哥,愿意……愿意被聂哥哥欺负,这辈子巧巧都做聂哥哥的小妻子!”

    聂北下面已经热情如火顶在巧巧的小腹上,硬邦邦的,依稀能感觉到那里的热度,巧巧的脸蛋更红艳了,双眼慢慢变得水润迷离起来,有些渴望又有些害怕,毕竟每一次聂哥哥都是用这东西进入自己身体里,就好象c到人家肚子里一样,既快乐又酸酸痛痛的,涨裂得厉害,到最后聂哥哥不在人家身子里s那些滚烫灼人的东西都不肯放过人家,这次在这里聂哥哥又……“聂哥哥,巧巧吃不消了,下面还有点酸酸痛痛,聂哥哥,不要了好不好,等巧巧好了再任聂哥哥来!”

    聂北咬着她耳垂道,“哥哥温柔点就好了,我们进那竹林里,没人看到的!”

    面对巧巧那诱人的身子聂北此时差点忘记自己来这里干什么的了,聂北已经没心思考虑来到这里是为了打造滑翔机还是即兴和巧巧‘造人’,他只想狠狠的占有巧巧那让人垂涎的rou体,在她身体内驰骋、放纵、发泄,把火热的种子散播出去才爽快。

    巧巧见聂哥哥不肯放弃,便乖顺的任聂哥哥半搂半抱向竹林里走去……一路上聂北手脚并用,弄得巧巧春情勃发,媚眼丝丝,娇喘吁吁,双手情不自禁的搂着聂北的脖子,附过混润的小嘴和聂北温情的接吻,几经风雨的她小舌头已经十分灵巧,钻到聂北的嘴里一阵乱捣乱舔,翘挺的小pg被聂北托着,用力揉捏,巧巧美目流火,粉面溢血,瑶鼻喘息唔唔哼哼,刺激着聂北本来就脆弱的神经,还未进入到竹林就忍不住了,停下脚步,一手用力托高巧巧的小pg,另一只手伸进她裙底扣着她亵裤往下脱出,把它围在脖子上,然后松开自己的袍子腰带,砍柴刀掉落到地,聂北也懒得管了,微微拉下底裤,让那涨红如铁的火龙弹了出来,巍巍颤颤的顶在巧巧的粉胯上,随时扣关直入,直取中原地带。

    巧巧感受到聂北庞然大物的火热气息,那硬如铁的感觉,庞大无比的‘躯体’,还有每一次进入自己身体时那份被撕裂开来的酥麻酸痛感,粉胯轻摇,似乎有些渴望还有些惧意。

    聂北轻轻用手在巧巧那凹凸粉嫩的玲珑沟壑幽谷上轻轻抚摩了一下,只觉得那里水润泥泞湿腻不堪,那里确实肿高了很多,像个小馒头一般,热度依然强烈,仿佛个火炉一般,单是入口处就如此火热,‘室内’可想而知,那将会把所有的男人物件熔化。

    巧巧被聂北一摸,顿时打个冷颤,浑身定了一下,娇腻的呻吟发自喉咙,妩媚而又甜糯,柔如水的小腰阵阵蠕动,呼吸时急时缓,呢喃道:“聂哥哥,你、你轻点,怜惜巧巧的身子!”

    聂北哪里还忍得住,双手紧压巧巧的pg,下身向上轻挺,哧的一声庞然大物应声而入,旧地重游,风景依然如此让人迷醉。

    “噢——”

    巧巧一声似痛似酸的哀啼,秀发长飘的臻首猛的向后昂起,牙齿都在打颤,格格直响,那双搂住聂北脖子的手紧紧箍着,大腿死命夹紧,聂北的腰都被夹痛了。

    聂北虽然很温柔了,但巧巧依然有些吃不消他的庞然大物,每一次进入都会让巧巧有轻微的疼痛,现在这种母猴抱树的姿势更是不堪,一下子就被聂北c到了底,她如何受得了,好在聂北没立即抽c,而是火热的亲吻她的脖子、脸颊、耳垂、樱嘴,一手托着巧巧不算重的身子,另一只手在巧巧越发涨大的ru房上隔衣揉搓,慢慢消除巧巧那些不适应。

    巧巧很快便适应了过来,阵阵的酥麻酸涨开始带来了强烈的快感,那充实的感觉一下子满满的,仿佛心都被填实了,快感连连的巧巧纵意逢迎,柳腰款摆,婉娈的扭着小pg,放任身体承接聂北的恩宠,接纳聂北每一下的深入造访。

    “咿——聂、聂哥哥、轻、轻点、啊……”

    巧巧的身子已经被聂北开发了好几次,敏感非常,被聂北这么c、捣更是不堪,r嫩翘圆的小pi股欢快摇摆、小蛮腰纵情扭蠕、柔嫩的身子在聂北的怀里如蛇一般忸怩婉转,轻昂着臻首欢快的呻吟,红润的小嘴儿圆圆大张,气喘吁吁,面如火烧一般滚烫、酡红!

    巧巧只觉自己又被聂哥哥撕裂了,火辣辣的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娇嫩的身子被无情的穿透到底,山崩地裂的快感和阵阵轻微的痛楚一同而来,瞬间占据整个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聂北看见巧巧那线条优美的粉腮艳丽火红,娃娃脸娇媚柔腻,小嘴儿一阵阵欢快的呻吟犹如仙音一般缭绕在耳边,聂北不由得yu火高烧,色心酥醉,聂北大力掰着巧巧那rr挺挺的臀尖,让她的娇嫩花田蜜道越发的容易受到炮火的攻击,聂北的虎腰却是毫无保留、忘情狂野的大力挺送,猛烈抽、c……先后和多个女人交欢媾合,特别是寒冰这男人婆、洁儿和她母亲芯儿、小玲珑、梅艳岳母这几个女人,不是技巧独特高超就是性yu旺盛,在她们的身上聂北消魂荡骨的同时也锻炼了胯下的‘兄弟’,庞然大物越发的庞大,青筋贲布,每每c到巧巧的zg里去,凶猛而狂野,巧巧三两下就被聂北弄得死去活来,忍不住玉ti颤栗娇躯发抖,尖柔的呼叫,“啊——聂哥哥、啊……好、好大好深啊、巧巧不行啦、轻点啊、呜……”

    巧巧被聂北近乎破坏性的c、捅、挺、顶、磨,狂野的在她那娇嫩的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敏感的花田蜜道传来异样畅快舒服的感觉夹杂着丝丝的痛楚火辣辣的,说不出的刺激快感让巧巧四肢抓缠着聂北越来越紧,粉胯贪婪又不安的挺迎着聂北的撞击深入,滚烫粘稠的幽香yy滚滚的从巧巧的花田蜜道里涌出,湿润着那娇嫩的花田,让聂北c得更顺利更彻底,巧巧一声声娇滴腻糯的呻吟婉转哀娈,吁吁如兰的喘息急促而火热,扑喷到聂北的脖子、耳轮上,激起聂北更大的yu火,焚烧着聂北仅有的怜惜和疼爱,只想狠狠的c到巧巧的最深处,尽情的蹂躏着坏里这个可人的小妻子,她的娇嫩、她的婉转、她的温顺、她的乖巧不再勾起聂北的疼爱,而是勾起聂北的肆虐狂野的邪恶yu火,她是自己的女人,爱到骨髓里去的聂北发狠的把庞然大物势大力沉的捅c到巧巧的花芯底……察觉到聂北心态狂野的巧巧又惊有怕,颤抖的身子越发的抖怵,娇喘吁吁的哀求道,“聂哥哥、相公、喔、慢点啊、巧巧被、被你捣烂了、噢、到底了啊……别再c进去啦、聂哥哥饶了巧巧啊……呜呜呜……”

    巧巧死死抓住聂北的身体,如丝的媚眼带着不堪承欢的娇怯,颤抖的身子香汗淋淋,红润的小嘴儿圆张着娇喘吁吁,痛苦并快乐着,巧巧只知道拼命扭摆着rr挺挺的小美臀,迎合又闪躲的动作欲罢不能,她眉头轻蹙,其下一双水汪汪的媚眼轻阖似闭,长长的睫毛上此时泪珠轻挂,如火如荼的娃娃脸媚态娇人,粉红的娇躯香汗淋漓、蠕扭如蛇,扭摆间尽是摩擦的情火在燃烧,欢爱在加温,陷入rou欲中的巧巧忘记了那些烦恼的事情,只知道挺耸着r嫩翘圆的小美臀主动逢迎着聂北的抽c和撞击,死去活来的承受着心爱的聂哥哥的宠幸,无边的yu望瞬间被点燃,剧烈的渴求无法抑制……“爽不爽啊好巧巧!”

    巧巧蠕扭着娇嫩粉红、汗水淋漓的身子,娇弱弱气吁吁的呢喃道,“聂、聂哥哥……你、你轻点、啊……巧巧肚子好酸啊、轻点啊……”

    “可是我看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啊!”

    巧巧嘤咛一声,“唔——”

    然后把头枕在聂北的肩膀上,一双嫩手搂着聂北的头,柔软的身子蠕扭的承接着聂北每一下的深入撞击。

    聂北边挺着下身边向竹林里走去,巧巧就仿佛挂在树上的小母猴,身子随着步伐一起一伏,下面的凹凸沟壑幽谷吞吐着聂北的庞然大物,滑腻粘稠的晶莹y体从巧巧那娇嫩鲜美的小花田中流出,顺着聂北的庞然大物流下,把两人交h的位置变得泥泞水泽,沾湿了聂北的袍子。

    放纵下去 第121章

    巧巧娇啼轻吟、面红耳赤、巧媚哀羞,汪汪水眸媚意丝丝,水意迷离,臻首轻摆,秀发如浪似绸,不多时巧巧就就浑身痉挛、小腿抽搐。小腹阵阵蠕动,沟壑幽谷强大的吸力,似乎要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吸到最深处,接着又是一松,一股粘稠稠的晶莹y体涌s而出,让聂北孤军深入的前锋浸泡在火热的海洋里……

    聂北深吸几口气,压制着即将要s的快感,微微收腹,在竹林里停了下来,咬着巧巧红红的耳垂再吻上巧巧那汗珠点点的红颜,微笑道,“小巧巧,舒服吧!”

    巧巧浑身软如泥,全身的重量都得靠聂北双手托着小p股才没倒下去,对聂北的话她已无力回答,只是轻呢一声,“唔——”

    聂北把巧巧娇柔如绸的身子压在一根竹子上,松下自己的腰带,用袍子把巧巧那火热的身子裹住,然后用腰带把她和自己绑紧,再扯下刚才从巧巧身上脱下来围在自己脖子上的亵裤,伸手回背后用巧巧巧的亵裤把她那双缠夹在自己腰间白嫩可爱的脚绑实,这样一来聂北就是松开手 巧巧只要有‘擎天柱’轻轻撑住她都不会掉下去。两人此时就仿佛一个连体婴儿一样,下身紧紧吻合到一块,没有一丝空隙,相连处春水潺潺,滑腻如潮!

    巧巧娇羞呢呢,埋头在聂北胸膛上,娇颜若火、粉面如潮,香汗淋漓的身子滚烫灼热、扭蠕如蛇,小蛮腰款摆摇曳生风,粉胯沉落耸挺间蠕蠕的花田蜜道y水潺潺滚涌。噗嗤噗嗤的进入、抽出动作伴随y声飞扬,巧巧娇媚柔弱的嘤嘤咛咛,美目流火欲燃,春心荡

    女澡堂里的男搓澡工_笔趣阁

    漾如水,娇腻糯人。

    聂北弄好一切后向上挺了一下,巧巧浑身一颤,娇滴滴的腻了一声,“聂哥哥——”

    聂北深c在巧巧的体内,只觉得下身被巧巧的花田夹得紧紧的,火热温润,十分享受,不由得y笑道,“小巧巧,现在你掉不下去了,哥哥也得找些合适的竹子了,你可要‘坐’稳了哦,坐得太实的话会很深的哦!”

    巧巧娇羞婉转、可怜兮兮的求饶道,“聂哥哥,你托着巧巧好不好,巧巧有点怕!”

    聂北坏坏的笑道,“你又掉不下去,怕什么呢,坚持不了的话就放松坐下来嘛,嘿嘿,哥哥也想看看我的宝贝巧巧的小dd到底还可不可以再深些!”

    聂北说完就往竹林外面走去,那把破柴刀虽然钝了些,可没了它聂北也拿这些竹子没辙,也只能回头去捡回来。

    随着聂北的走动,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的起伏、颤动,那深埋在巧巧体内的庞然大物就仿佛在抽c一样,巧巧双手箍着聂北的脖子,圆润的下巴抵在聂北的锁骨处,双腿紧紧的夹住聂北的腰,然后用力的挺起身子,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坐到底,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被聂哥哥那坏东西顶到尽头了,再坐下去的话就顶到肚子里去了。

    巧巧小嘴圆张,娇啼腻吟,似欢似泣,情欲的光芒在水雾缭绕迷离一片的眸子中柔媚的溢出,红扑扑的娇颜羞赧和欢愉交织变换,阵阵颤栗的躯体不安的轻蠕着,那头乌黑秀丽的长头此时披散在聂北的袍子周围,就仿佛一层乌黑的棉被一样,圆张的樱桃小嘴急促喘息,阵阵呻吟,“聂、聂哥哥、你去哪、喔……”

    “砍竹子要刀的嘛!”

    把两人绑在一起就意味着庞然大物无法大开大合的抽c,但这种深深定紧在花田内然后颤动的感觉也是非常美妙的,快感不会非常快的爆发,但会慢慢的累积,这个过程聂北享受得很。

    “可是……可是外面会有人的,不要出去啊、唔唔……”

    巧巧喘息吁吁的忍受着那份被聂北深深进入满满占据阵阵颤动的快感,有些难为情的提醒着聂北。

    聂北笑道,“你穿着衣服裙子,我穿着袍子,谁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再说了,这附近除了宝贝你和我之外,还会有谁呢!”

    到聂北一个来回,捡回柴刀重新走回到竹林的时候,巧巧已经娇喘连连了,鼻子都冒出了小汗珠,银牙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小腰依然发力的挺起,不让自己的粉胯彻底坐下去,可是花田里的颤动带来的阵阵快感又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高c不时来临。只见巧巧两眼一翻,咬着聂北的脖子浑身痉挛颤栗,忽然昂头尖叫一声,“聂哥哥啊、咿呀……”

    聂北只觉下身忽然一热,接着阵阵湿意从胯下传来,接着流过大腿处,一路顺流而下,慢慢从火热到温润再到凉凉,粘粘稠稠的,聂北知道,那是巧巧的‘潮水’。

    聂北在竹林里忙碌着,见到合适的竹子就手起刀落——没砍断,再来……

    巧巧已经完全酥软如泥了,潮来潮去,根本没有停歇过,她浑身犹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香汗淋漓,满身肌肤通红,眼皮都懒得一睁,睫毛兀自在轻轻颤抖,鼻翼一张一合,火热的气息打在聂北的胸膛上,烫烫的,那双白嫩的大腿无力再紧夹着聂北的腰,身子的支撑点就剩下聂北的腰带和两人的交h处,巧巧只觉得自己被狠心的聂哥哥蛰穿了,那东西蛰到了肚子上,丝丝痛楚和酸麻让下半身都酥麻了,根本不想再动。

    巧巧几次潮来潮去,两人的下身几乎全部湿透了,粘粘腻腻的,巧巧体内最后一次痉挛抽搐的时候聂北再也忍不住那股酸酸麻麻的快感,电流从后腰处传出,直达到大脑,庞然大物在巧巧的花心里阵阵颤抖,扑哧扑哧好几声,一股股浓浓jys入巧巧的花田里,聂北舒服得浑身打了个冷颤。

    巧巧无力对这股冲击做出本能的反应,嘤咛一声身子颤抖了一下,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闭着眼睛懒懒的趴在聂北的怀里,似乎睡着了,只有花田春水不自然的喷涌而出……

    聂北虽然s了,但远远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因为两人这样的姿势,聂北s了之后庞然大物依然无法抽出来,在巧巧那温润滑腻紧夹的深沟r壑里,雄风很容易再起……

    聂北一股脑的把看上眼的竹子都砍了下来,胸怀里的巧巧却已经睡着了,眉头轻蹙,桃红的小脸泪珠点点,聂北的庞然大物依然硬邦邦的深c在她体内。聂北苦笑,见砍的竹子也差不多了,但没车是无法搬得回去,倒也不急,反而是自己一身欲火不泄不快,又不忍用力折腾巧巧了,便专注的慢慢的挺动着下身,力度很轻很轻,尽量不刺激到巧巧,脑子里幻想着干娘那美妙的身躯,幻想着现在c进去的地方不是巧巧的花田,而是‘犁’在干娘那水嫩潮湿芳草萋萋土壤肥沃的良田里,然后尽情在里面耕耘播种……禁忌的幻想让聂北很快便到了爆发边缘,尽情的把所有的存货都交给了巧巧,熟睡的巧巧嘤咛一声清醒过来,气若游丝的道,“聂、聂哥哥,不要啊!”

    聂北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把巧巧折腾得惨了,多半三两天内是下不了床了,见她娇柔无力,气若游丝,眼睛都懒得睁开,以及下t那如许之多极度欢爱的水迹……聂北有些心疼了,暗自责怪这几天自己是不是索取过度了,要是干娘能帮巧巧承受一下的话……聂北一想到干娘那丰腴成熟的r体就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她那温柔的眼神、关切的软语、温馨的关怀都让聂北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摇摆。

    聂北放下砍刀,舔干巧巧脸上的汗珠,柔声道,“先别睡啊巧巧,哥哥松开带子然后抽出来,再背你回去好不好!”

    “嗯,可是聂哥哥不准再偷偷要巧巧哦,巧巧好困要睡觉了!”

    巧巧呢喃一声,柔柔弱弱的,几乎听不到。

    聂北一手托着巧巧的小p股,另一只手伸回到背后解开绑住巧巧脚腕的亵裤,巧巧那本是圈住聂北腰的双腿无力垂了下去,聂北再解开绑着两人身体的腰带,缓缓的把r龙从巧巧的身体内抽出,只见巧巧花田圣地那两辨r贝充血红肿,像个特大的馒头,中间的深沟r壑小d无法回合,幽幽红嫩。随着聂北下身的暴龙r枪抽出,晶莹、r白的爱y漏了出来,在寒冷的空气中冒着丝丝的热气,粘稠的y体滑出巧巧那已经被聂北高度开发的的娇嫩多汁的水沟r壑,然后顺着大腿一路流下去,糜烂而香艳。

    聂北堵塞物件的离去让巧巧嘤咛一声,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湿淋淋的粉胯本能的追逐着聂北的庞然大物,难舍难离的索求着,然后又沉沉的睡着了,娇媚可人的脸蛋儿布满着欢爱后的红晕,娇艳欲滴的绽放着女人的妩媚。

    聂北用袍子飞快的把巧巧下身的糜烂y体擦干净,巧巧粉胯处粉腻r嫩,泛着惊人的光泽,晶莹糜烂的爱y涂鸦在四周水泽泥泞,白皙的肌肤乌黑的森林,那被自己开发耕耘不久的娇嫩鲜红小花田仿佛一个r嫩多汁的鲍鱼一样,此时红肿贲隆,娇嫩欲滴的小花田蜜道充血涨翻,r嫩鲜红的皱r潺潺滴蜜,夹带着自己s进去的r白色jy不时往外滴漏,就是擦也擦不净。在古代中国,是绝对不会有爱滋病这种东西的,最多也就是些花柳病。所以聂北和每一个女人交欢的时候都不做任何预防措施,自从要了巧巧之后自己每一次都在巧巧的zg里s精,在那娇嫩肥沃的小花田里散播着种子,也不知道巧巧会不会因此而怀孕,不过巧巧能怀孕的话聂北也只有开心,反正都不打算瞒干娘多久了。聂北艰难的把视线从巧巧那娇嫩鲜美的粉胯处移开,麻利的帮她穿上亵裤,拉下裙子,再束好自己的腰带,把她背在自己背上,捡起柴刀背着饱受恩宠的巧巧往家里赶去……

    放纵下去 第122章

    “坏蛋,巧巧怎么啦?”

    正在收拾院子的宋小惠见聂北背着妹妹回来,忙放下手里的活走出来开院子的栏门,“娘说你们出去了,怎么才一会儿巧巧看上去就弱兮兮的?”

    心虚的聂北有些怕精明的小惠姐姐,特别是她那双嗔怪的眸子,总让聂北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在万佛寺里的那些事儿她可是清楚的。

    聂北背着饱受风雨的巧巧走进屋内,宋小惠疑惑的跟着。聂北没接她的话茬,而是边走边转移话题的道,“小惠姐姐,你怎么回来都不提早告诉我一声啊,我可以去接你嘛!”

    宋小惠嬉戏的笑道,“油腔滑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啊,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这些天别来才好!”

    “呵呵,怎么会呢!”

    聂北干笑两声,把睡在自己背上的巧巧背入干娘的房间里然后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躺下,帮她盖上被子的时候忍不住对宋小惠问道,“对了小惠姐姐,干娘和丽华姐姐呢?”

    宋小惠素手帮巧巧脱掉鞋子、褪掉袜子然后掖好被子,没好气的对聂北道,“娘亲去河下村了,给你看未来媳妇去了,你那丽华娘子嘛,到单阿姨的医馆里给你抓药去了!”

    医馆有着聂北太多的回忆,寒冰那男人婆就在那里走了,之后没再见到她,蓝火亦不知道醒过来了没有,秋水仙子那仙姿……而‘小娟娟’和她女儿王萍萍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些天来被干娘‘禁足休养’还真不知道很多事情,琴儿和小菊儿又没再出现过,黄夫人倒是经常差暗…夜…仰…望她那贴身侍女紫娘送人参灵芝等等这些补药来,但聂北更想紫娘能把娇滴滴的黄夫人送来,或许送小洁儿来也行。这些天没见到引人怜爱的小洁儿聂北思念得很,文清妹妹也没来,好在她顾忌闲言碎语的时候还记得让小环捎‘纸条’(信)来,倒也有些别样的甜蜜。

    “小混蛋,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的!”

    宋小惠见聂北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不由得恼怒的捏了一把聂北的脸。

    “唔?”

    宋小惠娇声嗔道,“你跟我来!”

    聂北微微吃痛回过神来,只能十分‘乖巧’亦步亦趋的跟随着小惠姐姐出了干娘的闺房,望着小惠姐姐那纤柔浮凸的娇躯聂北想入非非,一脸的谄笑的道,“小惠姐姐,到了多久了,我和娘亲、巧巧她们一直念叨着你呢!”

    见小惠姐姐只是斜着那黑白分明的眸子斜睨着自己,聂北不由讪笑道,“小惠姐姐不用这样望着小弟嘛,被人看到还以为你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我呢!”

    “我注你的头,你给我老实交代,万佛寺里你都干了些什么?”

    宋小惠故作严肃道,要不然她都羞于提出这话题来,这小坏蛋竟然和文琴、小菊儿给搞上了,而大姐温文娴又被他看光了,这坏蛋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聂北嬉皮笑脸的贴了上来,大胆的搂住小惠姐姐的柳腰,诚实的反问道,“小惠姐姐不是都听到了么,还要小弟说什么呢!”

    “你、你放肆,嗯,放手啊坏蛋!”

    宋小惠被聂北搂住,那浓烈的男性气息熏得她娇艳微红,忸怩的挣扎着,双手死死抵挡在胸前,不让聂北的那结实的胸膛压挤她那对饱满的茹房,羞赧的容颜轻嗔薄怒的瞪着聂北,恨恨道,“文琴她一直贤良淑德,小菊儿天性更是醇厚,你老实交代,你个坏蛋是不是威了她们和你、和你……那个?”

    “什么那个啊,说明白点嘛!”

    聂北死皮赖脸的缠住小惠姐姐不放,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十分好闻,聂北舍不得放开她这娇柔、芳香的身子。

    “就、就是那个!”

    “到底是那个什么啊?”

    聂北见小惠姐姐微微羞红了玉面,显得越发的娇美,心下蠢蠢欲动。

    宋小惠被聂北搂抱着,挣扎不开,便装作无所谓,素手伸到聂北的腰间,两只葱指掐住聂北的腰r,威胁到,“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我才没娘亲那么疼你,你不老实点看我不收拾你!”

    聂北情深款款的说道,“姐姐怎么打骂我,我都一样那么疼姐姐你的!”

    宋小惠芳心甜蜜,却依然板着脸,娇嗔道,“少点耍滑嘴,到底是不是威文琴妹妹和你做那事?”

    “我像那种人吗?”

    聂北大言不惭的反问着,而事实上他是不怎么像,但他却就是这么一个家伙,为了得到喜欢的那女人他可以不择手段,但对自己的女人却无比的真诚,甚至可以不惜生命,在他看来,男人没有了权势、金钱去保护女人,那剩下的就是他的生命了,为了珍惜生命,聂北已经开始伙同钱二‘找’钱了,权势嘛……干娘在他休养这段时间里都是手把手的教他书法(写毛笔)就是要他在开春之际去考试。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你那小坏蛋想急死我么!”

    宋小惠以为聂北是强暴了温文琴,所以替聂北揪心着。

    聂北大概的把自己和温文琴的故事和宋小惠说了一下,宋小惠听后诧异的望着聂北,聂北被他望得有些别扭,讪讪的问道,“小惠姐姐,我们再说着话,你能不能先别顾着欣赏我的英俊啊!”

    宋小惠脸颊微微一热,娇羞的啐了句,“臭美!”

    “文琴她、她真的答应秘密和你、和你来往,做你这小坏蛋的娘子?”

    宋小惠在万佛寺里虽然听得真切,那时候温文琴欢愉的媚吟浪叫是如此的娇滴,根本没有半点受辱的味道,反而有种和情郎恣意绞缠的欢快,可还是忍不住问个真切。

    “对啊!”

    聂北神色诡异的望着小惠姐姐,邪魅的笑道,“小惠姐姐你呢?”

    “我、我什么!”

    宋小惠被聂北望得芳心惴惴,此时又是被聂北死皮赖脸的搂抱着,顿时羞怩不已。

    “做我的娘子啊”聂北软玉温香在怀这么久,早就蠢蠢欲动了,美色当前,又是如此的娇艳迷人,那粉腮就如熟透的桃子一般,聂北忍不住俯下头去亲了一口。

    宋小惠那精致粉腻的冰雕玉颜顿时绯红起来,娇声嗔骂道,“坏胚子,你再胡来可别怪我打你!”

    聂北知道小惠姐姐在自己面前往往是外强中干,那双手就大胆的在小惠姐姐那浑圆r嫩的p股上揉搓,火热的嘴唇在她那粉腮处若即若离的吹着气道,“小惠姐姐喜欢小弟这样吗?”

    几年来独守空房的小惠姐姐敏感不已,被聂北揉弄几下就浑身发软、发热,娇羞带怯的推攘着聂北,急促喘息着啐道,“你越来越放肆了,还不放开我,我是你姐姐!”

    “我就是看到姐姐在温家独守空房才特意为姐姐效劳的嘛,在万佛寺你也听到了,琴儿和小菊儿多快乐啊,你不想尝尝吗?”

    聂北的手忽然滑落到小惠姐姐的股沟处,隔着裙子在那里磨擦着。

    宋小惠‘呼’的喘息一声,身子猛然一颤,脸蛋儿绯红欲滴,羞涩的眼神一会儿溢满妩媚一会儿流露娇羞,好不迷人,但人妻少妇的羞耻感促使她那浑圆娇翘的美臀不安分的扭摆、闪躲着聂北的大手。

    “坏蛋你、你讨厌,快住手啊、嗯、唔唔唔……”

    宋小惠娇嗔连连,但聂北的大嘴已经封了下来,她一双羞涩的眸子不由得哀婉的睁开来,害臊不安的注视着聂北那几乎可以碰触到她那长长睫毛的眼睛。

    聂北一双安禄山之手在小惠姐姐的背后肆虐,小惠姐姐那纤柔、优美的曲线让聂北爱不释手,下面那才‘吃’完巧巧的‘兄弟’猛然抬头……

    宋小惠忽然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以下一些的位置上。已为人妇的宋小惠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张靓丽的玉面瞬间涨红起来。芳心娇羞嗔怒的同时亦是心如鹿撞,软绵绵的娇躯半依半偎在聂北的怀里任予取舍,一双柔软的玉臂慢慢的箍搂在聂北的脖子上,水汪汪的明眸隐含欲念,松软的牙关没做多少抵抗就让聂北的舌头溜了进去,闪躲的香舌不多时便被聂北的舌头纠缠、啜吮、芳香四溢的津y不断分泌出来,被聂北贪婪的搜刮、吞咽下肚里,宋小惠那娇柔的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软。

    聂北的一只手爬了上来,沉迷在缠绵热吻中的宋小惠在聂北一手掌握一只玉r的时候她才一个激灵醒悟过来,一只葱嫩的玉手急匆匆的抓着聂北的手腕,却使不上劲,无法把聂北的手拉开。聂北那只手的力度忽大忽小的揉搓起来,软绵绵的酥r在聂北的手里就像一团被揉搓的面团,粉腻柔韧,那感觉消魂得很,聂北自然不会轻易离开。

    宋小惠红唇猛的脱离聂北的嘴,急呼呼的哀求道,“不要揉姐姐那里、嗯、坏蛋,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放肆、唔唔……”

    阵阵电流从宋小惠的酥r上传遍全身,娇躯所有的能量似乎都转化成热量了,却使不上劲推开作坏的聂北,身体上本能的反应让她娇羞不已。更让她觉得难堪的是自己心底里竟然还有一丝丝的期待,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粉胯下面竟然分泌出滑腻的yy来。暖和的亵裤湿腻的一块,被聂北揉搓的茹房就仿佛能揉到sx里去一般,那里酥痒难耐。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暗…夜…仰…望击穿人妻少妇的心防,使得她娇躯轻栗颤抖,眼神渐渐的迷离、起雾,身体不再闪躲、摇摆,双手用力紧箍着聂北的脖子,让自己的胸脯挺得更高更方便聂北的手在上面揉搓。

    “嗯……别扭捏那里啊、唔……”

    宋小惠的茹头被聂北捏在手里,顿时一阵颤栗,娇滴滴的一声呢喃类似于呻吟,当真让人血脉贲张、魂飞魄散。

    听到小惠姐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