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5 部分

第 55 部分

    “这就是张捕头的府邸了?”

    聂北望着门前两尊石狮子,总觉得上官县一个小小的捕头拥有如此一个住宅也腐败得过于明显了。

    “没错,这就是张春生张捕头的住宅,我们要不要直接敲门?”

    钱二和聂北在一起的时候衣着打扮得倒也人模狗样,不过,那面貌依然很猥琐。

    聂北没好气道,“不直接敲门还有间接敲门的做法?”

    钱二噎住,好一会儿才提着手中两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所谓‘礼物’到聂北眼皮下晃了晃,讷讷道,“聂老弟,这送礼的是不是、寒酸了些!”

    聂北从钱二的手中接过几两酒和几两r,掂了掂道,“我出得了手的就这些,他要或许不要就不是我们理会得来的!”

    “……”

    ‘笃笃笃’的走马声从背后传来,只见一辆马车正好在四人的身边停下来,一只白嫩的葱手撩开车门帘布,继而那秀发如乌云压城一般的臻首微侧着钻了出来,一个穿着花红罗裙的贵妇人优雅的踩着车辕扶着车厢轻轻下了马车,微微弯曲的双腿在罗裙的包裹下显得婉约娇柔,然后轻轻的牵着着里面一个柔弱女子的玉手谨慎的扶持着她下车。

    柔弱女子和大红罗裙的妇人有几分相似之处,柔弱女子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儿,气色不是很好,却不改她那清秀的颜色,瓜子脸秀气文静:娇柔纤小的身子娉婷楚楚:神态恬适、文静,自下了马车就静静的站着,不见出声、不见走动,站姿优雅中透析着些许病怏怏的气质,一着纹黄色的连衣裹裙穿在她身上越发显得娇小,一头秀丽的青丝随意挽回背后用丝带轻缚,显得素雅不已。

    只是……她那双清澈如宝石一般的眸子无神了些。

    钱二附在聂北的耳边轻声道,“聂老弟,穿着大红罗裙的漂亮妇人就是张春生的夫人张霞,而张夫人牵着的就是她女儿张茹茹,小时候不知道为何失明。”

    聂北一眼便觉得这张茹茹神色有些不同于常人,但没想到她竟然是失明的,如此美丽的一个女子,却……这好比一块宝玉缺了一小块一般,让人惋惜的同时大生怜悯之情。

    马车离去,张夫人牵引着女儿经过聂北四个人身边的时候顿了顿,好奇的扫视了一眼站在自家门前的四人,目光最后定在聂北的脸上,温和的问道,“你们可是来找人的?”

    “没错,我们是有些事来找张春生张捕头的,不知道……”

    聂北吊着语气回答,一双鬼祟的目光却不时投放在眼前这对母女身上,张夫人样貌算不上特别漂亮,但清秀的面容十分的白净,所谓一白遮多丑,皮肤白的女人怎么看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体态贤淑、举止得体的熟妇人虽然没有惊艳的容貌却依然有着诱人的风韵,那端庄、贤惠的举止很多时候就好比一杯毒酒,诱惑着男人去摧毁她、蹂躏她,何况她那裹在衣裙里的躯体凹凸有致、玲珑剔透:秀发如云、芳香阵阵:r圆臀肥的,无时无刻不向外流露出熟妇人的r欲气息,传达着一个熟透的女人那种发自身体本能的交配信息。

    “那里面请!”

    张夫人牵着女儿的手自个儿先行一步,两个女人莲步姗姗、裙摆摇曳、摇波臀浪,端的是婀娜多姿、裙摆生风,女人味十足。

    聂北自认是曾经沧海的男人了,所以定力还是有的,而钱二就相对差一些,但还不算很猪哥,死狗和瘦猴两个嘛……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我们!”

    钱二看到他们俩那模样就当场说出这么一句话。省得到时候进到人家的大厅里却木呆呆的盯着人家张捕头的媳妇和女人看,还不丢人?

    死狗和瘦猴很无奈,像两只斗败的公j,只能目送聂北和钱二跟随张夫人和张茹茹母女俩入屋去。

    张夫人牵着亦步亦趋的女儿引领着聂北和钱二穿过大院进入到干净、雅致的客厅里,大方得体的请聂北和钱二就坐,两个打扮朴素的丫鬟机灵的上了茶,这时候张夫人温柔、清脆的声音传来,“我家夫君在家,两位暂且稍等!”

    张夫人张霞和她女儿张茹茹都是美女,所以聂北才觉得钱二刚才的话说得是对的,这‘礼物’实在是寒暄了些,自己还真不好意思在美女的家里拿出手了,于是聂北十分无耻的把‘礼物’塞到了钱二的手里。

    钱二愕然的接过‘礼物’,却又不好意思塞回去给聂北,一阵气苦,张夫人从聂北和钱二的衣着打扮中判断两人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所以亦未多做客套寒暄,告罪一声就领着女儿入内院去了,而这时候张捕头却从内院里走出来,三个男人两壶清酒、几两生r……

    张夫人安顿好女儿后含笑而出,带着聂北带来的‘礼物’入厨房去。

    张捕头坐在椅子上面对着聂北,却瞥了一眼坐在聂北身边的钱二,似乎有些诧异,因为钱二实在很‘出名’,上官县有名的乞丐头头,在他看来聂北是那种恃才傲物、自命清高的‘公子’才对,绝对不屑于和乞丐‘同流合污’的,可事实胜于雄辩……虽然诧异聂北和钱二这对搭档,但他表面上还是很平静,不咸不淡的出声道,“聂公子找老夫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聂北对这张春生张捕头也算印象不错,见他如此直接,倒也没废话,放下茶杯道,“哦,是这样的,我想搞些生意,但涉及到‘铁’这一块,听说张大哥在这方面颇能拿些主意,所以特地来听听张大哥的意见!”

    张春生听着聂北的婉转奉承,神色难免有些自矜,但他对聂北还是保有足够的尊重的,且不说聂北现在的名头如何,又或是以后前途怎样,单是聂北眼前和黄家、温家交好这两项就足以让他这么一个小小的捕头端正个态度。聂北一声张大哥叫来,他也顺着意吭声道,“我看聂老弟也不单单是要大哥我给个什么意见这么简单吧?”

    张捕头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一副忠j不明的神态,想来他也不是太正派的家伙,最起码也是个圆滑、世故的人。

    “小弟一些心思果然瞒不过张大哥!”

    聂北自然知道张捕头会对自己这么一个平头百姓眉开眼笑、称兄道弟是因为黄家那一层关系,又或许是温家那边,“听闻上官县打铁的铁匠能否开工都得凭张大哥一句话,而我正好想打些铁器,而没有你的批示那些铁匠根本不敢开工,所以小弟不得不来烦扰张大哥你!”

    聂北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奉承、客套、虚伪种种齐来,张捕头却听得很受用,摆摆手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事呢,这点小事,没问题,包在大哥我身上。”

    “什么事聊得这么高兴啊!”

    这时候张夫人端着几碟小菜和酒壶、酒杯从内院出来,素手纤巧的把托盘里的小酌之食摆放在案桌上。罗袖微绾、秀发盘缠、动作轻盈、优雅,神态恬适、含笑,张夫人把一个家庭主妇演绎得风情万种。

    这时候张捕头才正式给他夫人介绍聂北和钱二,张夫人听说‘俊俏’的公子哥就是闻名未曾见面的聂北时不由得多望聂北两眼,对聂北轻盈浅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彼此认识,继而又盈盈的退入内院里去了。

    聂北暗叹:女人可以不必太漂亮,但一定得贤良淑德!

    聂北未来之前就知道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对于混迹于上官县的老油条张捕头来说定当是有求必应的,倒也轻松,事已成,便和张捕头开始称兄道弟、胡侃乱吹起来,一时间寒暄、客套满屋飞,钱二自认是人精了,但见到聂北小小年纪却十足小滑头一个,人情世故、虚情假意无一不精,他唯有自愧不如,起码他心态上没有聂北那么放得开。

    钱二在对人对物的心态上自然无法和聂北相比,毕竟钱二他浸y在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里已经多时了,畏官如虎的‘平民心态’自然无法和聂北相比。

    聂北和张捕头在客厅胡侃,张夫人却在女儿的闺房里坐着,望着女儿摸索着方巾一针一针的刺绣,竟然不由得一叹。

    张茹茹手中的绣花针顿了顿,露出一个开朗的微笑,唇齿轻启间清脆甜腻的声音飘了出来,“娘,你怎么又来了,女儿除了看不到花花绿绿的世界之外,我什么都很好,有疼我的爹娘这我已经满足了,娘也无需唉声叹气的自责!”

    张夫人无言以对,闺房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张茹茹素手刺绣时的沙沙声,见娘亲又陷入无边的怅然中去,张茹茹便无话找话的问道,“啊对了娘,刚才什么人找爹啊?”

    张夫人从惆怅中回过神来,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见女儿颜如玉、面如花:唇如朱丹、齿如碎玉:眉若远山、发似云霭,该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大好姑娘,但……清澈的眼睛却无法看到东西,为什么老天要对我的女儿如此不公……

    张夫人每一次看到那些让她满意的公子哥就会惘然心伤,因为他知道,那些能让她满意的公子哥绝对不会心仪自己这看不见东西的女儿,所以她会有一种不公的落寞,对女儿的话也只是平淡的回答道,“一个叫什么钱二的,娘不认识也没听说过,倒是有个叫聂北的,娘倒是听闻他的一些事儿,相信茹茹你也听说此人吧!”

    聂北?张茹茹手中的绣花针又一次停了下来,刚才那明朗的神色忽然有些暗淡,幽幽的道,“娘,他真的如传闻中那么出色吗?”

    张夫人望了一眼女儿,却没回答女儿的话,反而沉默了,却听张茹茹略带些悲哀的语气自言自语的道,“女儿听了不少他的传闻,他或许真如传闻中那么出色,或许也只是虚有其名,但……”

    张茹茹手中的绣花针又凭感觉的绣了起来,喃喃的道,“好与坏于我又何干了,我只是个看不见东西的女人,好、他看不上我:坏、他亦看不上我,而我,亦无法看见他!”

    张夫人哀苦的掩住自己的樱嘴,无声的泪水溢出眼眶。

    张茹茹恢复了平静,却仿佛能看见东西一般,“娘,你哭了!”

    放纵下去 第126章

    “娘、娘没哭,娘给你去看看,可以的话娘留那聂北下来吃饭!”

    “娘你、你说什么呢,人家才不是那意思呢,娘、娘……”

    张茹茹羞赧娇嗔,却发现娘亲已走了出去,如玉一般的娇颜泛起阵阵红霞,芳心有如平湖镜面里投入一颗小石头,涟漪丛生,久久不能平静。他真的如传闻中那么出色?他真的可以为女人付出一切?他长什么样子呢?不知道他……

    “聂贤弟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吧,亦好让大哥我一尽地主之谊,可好?”

    张捕头收到妻子的眼色,见聂北又急着要走,便出声挽留。

    “谢谢张大哥的厚意了,只是我有伤在身,又急着去办事,所以心领了,改天我定当亲自来叨扰张大哥一番!”

    聂北还想和钱二赶去铁匠铺看看情况呢。

    “如此大哥就不便强留了,不过下次可得一醉方休!”

    张捕头乐得和聂北这么一个极具潜力的‘人物’保持密切的关系。

    聂北和钱二当下便起身告辞,拱手相别之时张夫人张霞心生一智,忙出声道,“聂、聂公子请稍等!”

    聂北注脚回头,望着张夫人那端庄娴淑的玉脸,疑惑的道,“不知道嫂子有何吩咐?”

    张夫人妩媚的白了一眼他丈夫,暗怪丈夫胡乱认聂北这么一个小伙子为什么弟弟,搞得自己想凑合聂北和女儿的时候关系乱七八杂的。张夫人素手往鼓隆隆的胸脯里探取出一块玉色方巾,上面绣有一个‘张’字,方巾幽香四溢,亦不知道是张夫人的体香又或是方巾里的香水使然,张夫人美眸顾盼,巧言道,“哦,是这样的,小女茹茹仰慕公子才情却又怯于自见,便嘱我这为娘的把这信物交与你,尽表她的心意。”

    张夫人说完便把方巾递了过来,大有硬塞给聂北的态势。

    聂北猜想茹茹可能就是那个秀丽的失明少女了,但真的如张夫人这般说辞么?聂北不尽信,但此时是好意难却,拒绝的话落尽张捕头一家的脸,接了的话一段不知道如何收场的关系即将缠绕,聂北落于两难。不过,那张茹茹刚才自己所见之秀气文静,当是美女一名,除开目不能视之外无可挑剔,聂北迟疑了。

    张夫人逮住时机伸出玉手抓住聂北的手然后把方巾塞到聂北的手里,微笑道,“多闻聂公子处世当求一个随心所欲,迟疑、畏缩可就失之所望了。”

    激将?聂北没想到张夫人贤淑之余心眼却不少,被人‘强迫’的感觉让聂北十分怪异,却不难受,聂北把头靠近一些,顺着张夫人的意思邪邪的道,“我当是随心所欲的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夫人你!”

    聂北的声音压得很低,钱二和张捕头都听不到,但张夫人却听得真切,芳心轻颤之下玉颜泛红,又羞又怒的嗔道,“你怎可如此……哼!”

    见张夫人轻嗔薄怒的,神色娇怩、眼神羞涩、语气轻柔,聂北真的想对她‘干’坏事,但此时亦知道不能轻佻下来,神色一转,正色道,“方巾我聂北收下了,茹茹姑娘之情我聂北谨记于心,就此别过!”

    见聂北‘轻佻自如’说走就走,张夫人反而本能的有些失落,直到丈夫张春生亲自送聂北出门时她才回过神来,神色羞怩不已,“那、那方巾不是你自己的么,怎么……”

    张捕头显然有些不是滋味,自己的媳妇当着自己的面把最贴身的手帕送与别的男子,他有种屈辱的感觉。

    “老爷无需动怒,妾身也只是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而已,都是为了我们的宝贝女儿啊!”

    张夫人幽幽的道,“我们家茹茹都二十上下了,花容月貌的却没有一家门当户对的上门提亲,总不能我们自家上门向别人提亲吧,再过几年的话……”

    张夫人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

    张捕头烦厌的皱起了眉头,这妻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垂泪三尺,打不得骂不得,唯有一叹方休。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的扯谎说那是茹茹的主意、茹茹的信物?”

    张夫人嘤嘤咛咛的‘嗯’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模样儿别提多柔弱。

    “糊涂,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他追求的是温家三小姐温文清,我们女儿她……他会看的上我们家茹茹么,你这不是找脸来丢么?蠢女人,荒谬!”

    张夫人卷起袖子拭了拭粉面上的泪珠,讷讷的道,“在妾身眼里,我们家茹茹是最好的,那聂北不是收下了‘女儿’的方巾了么,那就是他对我们茹茹也有心意。”

    张捕头气苦,恼声道,“在刚才那样的场合下,凡是识得大体的人都不会轻易拒绝,你这是强迫性的,人家心意如何你可曾了解,到时候即使我们家茹茹嫁得体面,生活却未必美满,何况聂北那人早已有多门婚事在盯着了,我们还凑什么热闹。”

    “你是说我们茹茹比不过别家那些姑娘了?”

    张夫人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自然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张捕头气苦,欲说还休,拂袖而出,他宁愿出去和那些手下逛逛青楼喝喝酒也不愿和自家婆娘多费口舌。

    却把镜头放回到聂北这边,聂北告辞张捕头一家后出门,正巧遇到从马车上下来的单丽娟,只见她素衣清裹、乌发微盘、红颜淡妆,体态玲珑的她盈盈而站,饱满丰腴的身段凸显无遗,那段曲线直让男人呼吸急促、血气上涌,轻轻腰带下那微微显露在裙子外的粉胯凹陷处看得聂北的心直往下沉。

    熟透的单丽娟水嫩嫩的,巧手挽着一个医盒器具,莲步姗姗、姿态婀娜,硕圆肥隆的p股款款生风,迎面而来的感觉有如春风吹拂,教人心醉。

    她也发现了聂北,略带憔悴的容颜忽地一红,神色跟着娇怩不安起来,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张府走来,每一步就仿佛踩在自个儿的心坎上一般,隆隆如敲鼓。

    被聂北y弄的身子越发的娇艳、更加的敏感,每每欲罢不能,总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春思欲动,聂北的影子在她心里折磨得她无法入睡,睡着了却往往梦到继续被那坏蛋‘欺负’个透,在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亵裤粘湿一片,而那时候就会自责、愧疚,但她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聂北这冤家,娇羞、窘迫、幽怨种种思绪在心头,竟是不敢直视聂北,低着头走路,只想和那坏蛋无声而别过才好。

    聂北却邪邪的挡在单丽娟跟前,单丽娟错开个身位想走,聂北又闪到她跟前挡着她去路,芳心羞急、慌乱的单丽娟娇羞的嗔道,“你、你要、要干什么?”

    聂北见钱二就在身边不远,倒也不好放浪形骸,便笑道,“好些日子没见阿姨你了,过得可好?”

    “我、我过得很好、很好!”

    单丽娟俏生生的别着头,眼皮羞怯的低垂着,把那娇羞无限的眼神遮掩在眼帘里。

    “阿姨姐姐来这干什么呢?”

    “我、我给张小姐看眼疾!”

    “阿姨姐姐果然是医者父母心,大慈大悲的好人,只是为何多日来不直接给我医治伤痛反而让丽华姐姐两地奔波?”

    聂北往前了一步,单丽娟屏着气微微后退一步。

    她真想上天能把聂北这小坏蛋给收了,省得老是被她欺凌,对聂北的话她讷讷的羞于回答,反而是想起妹妹丽华来,妹妹每次来取药的时候都是身姿慵懒、面带春风,一副饱受风雨蹂躏的模样,她又如何敢到聂北的家去呢,这不是羊入虎口么,在自己家里他都那么放肆,当着丈夫的面把那灼热的粗长东西从背后c入自己的身体里恣意和自己交配,要是到他家里给他医治的话非得再次被他弄到床上去恣意交欢不可。

    聂北这时候挺了挺腰,已经崛起的庞

    重生之小市民全文阅读

    然大物把袍子撑起了一个山包,一语双关的道,“丽娟阿姨,小婿这兄弟急需阿姨你高超的医术来医治!”

    单丽娟不经意瞥到聂北胯下的形态,看着他‘下流’的动作,听着他一语双关的调戏言喻,芳心好一阵娇羞,呼吸为之急促起来,白腻盈润的脸蛋涨红起来,恼羞成怒的啐道,“你、你无耻!”

    聂北见人妻人母如此神情,自然知道她亦是春心荡漾,但羞耻依然存在而已,对她娇啐的话语不做辩驳,反而‘威胁’道,“阿姨不到我家给我医治‘兄弟’的病也行,我带着兄弟到阿姨家里去‘医治’也是可以的,阿姨你说呢?”

    单丽娟银牙轻咬着下唇儿,红润润的嘴唇被她咬得更加的殷红,娇羞的闪躲的眸子慢慢变的娇滴滴的,仿佛溢满了春水的两汪深泉,眉宇间挥之不去的羞赧下隐现可见几许娇媚之态,羞答答的,宛如少女之姿。

    “阿姨你要选一个方式‘医治’哦!”

    聂北y笑着伙同一头雾水的钱二、死狗、瘦猴三人大步离去,留下神色绯红欲滴、芳心娇羞不堪的熟女大夫单丽娟站在张府门前失神。

    放纵下去 第127章

    此时已经是开春之际,绵绵春雨潇潇沥沥,聂北站在铁匠铺门前回头往内望去,只见钱二和死狗、瘦猴三个人整围在铁匠师傅的炭炉上烤r,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儿,不由得苦笑,犁头、铁耙之类的东西倒也简单,有图纸、有方向就剩下铁匠师傅的事了,所以钱二她们三个如此苦中作乐聂北亦毫无语言。

    在这些天里,美道姑单丽华的风情聂北已经尽情的领略了,真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回味无穷的聂北自然不想再铁匠铺里耗费光y,这绵绵细雨的天气最是搂着媳妇暖被窝的好氛围,一想起单丽华那温软的娇躯、肥沃的水x、白腻腻的豪r、r嫩嫩的肥臀聂北就浑身热乎乎的,恨不得c翅而飞。

    “开春首场绵绵细雨,该死的寒冬即将过去了!”

    钱二边烤着刚才冒着雨蹿到r铺里买的生r边感慨着,昂头望去却不见了聂北的踪影,忙走出铁匠铺门前搜视,正看到聂北弓着身体钻入一辆华丽的马车里,他便放心的回到‘烤炉’边继续他那未成之业!

    在马车里,一个男人三个女人挤在一起,聂北自然是偷笑不已,左边是文碧妹妹,右边是文清仙子,最右边就挤着一脸怨气的小环儿。

    文清妹妹一着白色褥裙,裙摆缀地,双腿并拢下尽显玉腿的浑圆、修长:上身是件简单的锦帛罗衣外加一件貂裘披风,显得清淡怡人、素雅不凡。罗衣把仙子那对圆隆的玉女峰包裹在内,隆起的曲线富于柔媚的色彩,而纹花的衣襟交叠处依稀可见一抹翠色的抹胸,若隐若现间益添诱惑。

    聂北自一坐下就把温文清那柔润细腻的玉手握在手里,温文清几番收缩都摆脱不了,娇嗔带怨的白了一眼聂北,便任他捏握着,一种被着紧的幸福油然而生。

    多日没见文清妹妹,她依然美到让人不敢直视,她那张毫无瑕疵宛若九天仙女下凡的容貌就仿佛一面镜子,能让人自觉形秽、信心尽失,淡雅怡然的神色下蕴含着道不尽的少女情怀,芳心暗喜的睨望着聂北,责怪的语气娇嗔道,“你的伤还未完全好就到处跑,都不知道人家……方阿姨多担心!”

    “你不担心?”

    聂北自觉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温文清情意绵绵的关怀依然让聂北受用不已,被她曲线婀娜的香躯诱惑起来的欲望反而消弭下去了,纯粹一种少男少女般的恋情在缠绕。

    “人家当然担心你,只是这些天芯儿表姐姐老是缠着人家,人家都脱不了身去看你!”

    虽然妹妹和侍女小环在左右,但温文清还是大胆的说出相思之情。

    聂北自然知道那是黄夫人赵芯儿这个好岳母娘加秘密娘子在故意拖住文清妹妹的,也就是说自己为美道姑单丽华身受重创的事文清妹妹还未得知。

    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的交流着别后的情丝、爱恋,小环儿还好一些,虽然这些日子替小姐送信的时候被聂北调戏得没了脾气,却没有温文碧那样对聂北情根深种,倒也只是娇羞而已,温文碧却是娇羞中伴随着无穷无尽的哀苦与妒忌,但那是自己的姐姐和未来的姐夫,她只能把那慢慢积累的情感、思念深埋在心头,那不争气的眼泪渐渐的模糊了她那特别大的眼睛,悄悄别过头去的时候眼泪无声的坠落。

    聂北对文清妹妹自然是爱恋有加,但对温文碧这小妮子亦是难以割舍,一直用余光关注着她,见其哀苦的别过头去,越发单薄的娇躯微微颤栗着,似乎哭了,聂北心如刀割,禁不住偷偷把一只手伸过去,在她那平坦的小腹处,悄悄的抓她一直微微冰凉的小手,在左边挨肩而坐的玉人儿娇躯忽然僵住,柔软的玉手不敢大动作的挣扎着。这时很马车轻轻启动了,聂北偷偷捏着温文清和温文碧姐妹俩的手不放,却问文清妹妹道,“清儿,你要去黄府干什么呢?”

    温文清不知道自己心爱的情郎暗地里还紧紧抓住妹妹的手不放,见其问起便回答道,“威儿苏醒过来了,所以我得过去看看。”

    黄威醒了?他是自己的小舅子呢还是自己的儿子呢?聂北邪邪的想着。

    马车在潇潇沥沥的绵绵春雨下向黄府驶去,车厢内春色弥漫,却是聂北的手在温文碧那小妮子的玉腿上贪婪的向少女的禁地摸去,不敢声张的温文碧耳根处都红透了,双手娇柔无力的扯着聂北那只作恶的手……

    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黄府的大门前,温文碧却嚷着要回去,温文清不知道妹妹为什么到了却嚷着回去,但聂北却清楚,一路来自己的手一直在小妮子的粉胯处隔着裙子揉磨着,在快到黄府的时候小妮子绷紧那纤柔的身子泄了身,此事她脸色绯红、眼神羞窘,粉胯处泥泞不堪,她自然想回去了。

    红着脸不敢抬头见人的温文碧娇滴滴的道,“姐姐,我、我好像头有点晕,很不舒服,我想回去休息!”

    温文清知道妹妹一直都很依赖娘亲,见她脸色火红、眼神惶急,似乎真的生病了,往往这时候妹妹都要求呆在娘亲身边,所以温文清也不勉强,差侍女小环送妹妹回去,自己就和情郎聂北并肩走入黄府……

    黄夫人收到门人回报时迎出来,却没想到小情郎竟然也来了,所以错愕好一会儿,神色又羞又喜,国色天香的脸蛋泛起了几许红晕,含情脉脉的睇了一眼聂北后自然而然的把两人往里面请,往内院的路上黄夫人和温文清这对表姐妹牵手寒暄,温声细语的好不温馨,不时传来几声欢愉的娇笑,宛如银铃一般悦耳。

    黄夫人体态丰腴、身姿妙曼,走起路来肥臀有规律的扭摆起来,罗裙随之风生水起、r浪滚滚,那幽幽如兰的体香纵使很长一段距离聂北都能敏感的闻到,下面的‘兄弟’跟着就兴奋起来。

    而文清妹妹就就窈窕婀娜,修长的身段儿玲珑剔透,前翘后凸的身子走起路来优雅如仙,莲步细碎腰姿却款摆如随风之柳,无声的体态无时无刻不流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来,而那种温文尔雅、淡然大方的言行举止总能让聂北欲罢不能。

    聂北望着黄夫人和温文清表姐妹俩的p股猛咽口水,下面的‘兄弟’已经蠢蠢欲动了。

    而这时候黄夫人和温文清已经穿过了前堂,就要步入大厅。

    黄威这个黄府‘太子’苏醒,黄府上下都喜气怏然,上官县有头有脸的富商巨贾又或是官员乡绅三三两两的前来道贺,遇见黄夫人无不恭声问好,倒也冲淡了这鬼天气带来的y郁气息,就连一向酷酷的紫娘亦笑靥如花,和聂北走在后面还会主动的攀谈几句,聂北则大有受宠若惊之感。

    见聂北愕然的望着自己,紫娘有些得意,咯咯而笑,嗔道,“我又没小姐、夫人漂亮,你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唔?”

    聂北听紫娘的语气总觉得有些异样。

    紫娘自知失言,但夫人都不在乎,自己又在乎个什么呢?所以她微微羞涩的道,“你色迷迷的盯着人家,是不是想对夫人和小姐那对人家使坏?”

    聂北嘿嘿一笑,“你都知道?”

    “我是夫人的贴身侍女,我当然知道,那天要不是我在外面守候着,你把我们夫人和小姐弄得咿呀连天的,恐怕整个上官县都知道了!”

    紫娘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那眼神竟然带着挑逗的色彩。

    “这么说来我得好好‘ss’紫娘姐姐才是咯,只是小弟我的感谢方式有些特别,姐姐要受得起才是哦!”

    聂北半开玩笑的道。

    “我才不要你谢谢,你去‘s’我家夫人和小姐吧,小姐这些天困乏连天,想来是怀孕在即了,你争取把我们夫人也搞怀孕得了!”

    紫娘白眼连翻,娇啐不已。

    聂北断定黄夫人知道紫娘发现了那天的事情,而紫娘现在依然没事在这里和自己嚼舌根,想来紫娘此人深得黄夫人信任,那么自己也无需担心她会把那天的事传出去,所以胆子也放开了,咧着嘴嘿嘿直笑,小声道,“洁儿怀孕了我可以娶她,岳母娘怀孕了话我难道可以跟手娶她回去?”

    紫娘也说开了,吃吃的笑道,“我夫人要是被你这坏蛋下了种的话,我们家老爷不知道的情况下自然欢喜交加,何需接我们夫人到你家去!”

    聂北yy而笑,幻想着黄夫人被自己内s后受孕的娇羞神情和那越来越胀的肚子,聂北觉得全身臊热不已,一种禁忌的刺激缠绕在心头。

    紫娘微微红着脸道,“女人七大名器可曾听说了?”

    “嗯!”

    聂北故意放慢脚步。

    紫娘见聂北点头便耐住羞意接着说道,“女人七大名器里,比目鱼吻最容易受孕,危险期交欢的话十成十怀孕,其次就是重峦叠翠了,或许说都差不多,差别就在于比目鱼吻对男性的尺寸没过高的要求,而重峦叠翠的女人就不一样,不能穿透层层叠叠的阻隔直达花芯的内s的话,几乎不能让她怀孕,只要能穿过重重阻隔s到最深处的话,重峦叠翠的女人就和和比目鱼吻的女人一样容易受孕,我们夫人这些天正是危险期,你可不能浪费好时机哦!”

    比目鱼吻是zg主动含住被s入的jy,而重峦叠翠就是花道曲折迂回,s入的jy无法流出,容易受孕是正常不过的。

    紫娘接着说道,“最不容易受孕的就是朝露花雨的名器女人,其高c之时会潮喷,s入的jy会被冲掉!”

    聂北y邪的望着紫娘,她依然是紫色衣裳裹娇躯,浮凸玲珑的娇躯直黄夫人那种级别,让人恨不得压她在下面恨恨y弄她的肥x、吸吮她的茹房、攫取她香嘴里的津y、恣意的和她交媾。聂北在想,她既然是黄夫人的侍女,一如继往,应该还没结婚,会不会是个老处女呢?聂北y邪的目光不安分的探究在紫娘那紫色长裙上,猜想着里面的风光,口水都快流了出来,色色的道,“想不到紫娘姐姐懂得的‘知识’还蛮多的嘛,有空的我们来探究一下姐姐你是什么名器的,好不好?”

    紫娘神色不由得忸怩起来,啐道,“我只教你侍候我夫人和小姐而已,你别想太多了!”

    聂北神色忽然变得y森起来,“说吧,为什么要鼓惑我给芯儿受‘精’?”

    紫娘神色不变的睨望着聂北,可怜兮兮的道,“你凶个什么劲呢,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又不会害了夫人,你急我干什么!”

    聂北暂且信了紫娘的动机,“你喜欢小孩子还不容易?”

    聂北霪邪的望着紫娘霪笑道,“我可以帮你嘛!”

    “你、你帮我夫人去吧!”

    紫娘惶惶急急的追到前面去,丢下一脸y笑的聂北。

    放纵下去 第128章

    “紫娘,你带聂公子去熟悉一下环境,顺便唤醒洁儿那丫头!”

    黄威此时已醒,倒也不用劳烦聂北了,而大堂内丈夫和大姑等人正在会客,黄夫人便故意找个借口让紫娘带聂北去一解女儿的相思之苦,自己就和温文清前往大堂客厅。

    紫娘只是个幌子,聂北和紫娘都很清楚,洁儿的闺房聂北知道怎么走,紫娘带领聂北道院子外面便站住了脚,聂北走了进去,这院子依然没怎么改变,初春绵绵细雨之下多了些愁思,江南的味道特显浓郁了些。

    洁儿的闺房内依然芳香淡淡、色调柔媚,圆桌上随意丢放着几件绣满了自己名字的方巾,聂北捻起一块方巾来,再掏出张夫人硬塞给自己的那一块,两相对比,聂北不由得苦笑,小洁儿的刺绣工夫和那张茹茹的比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聂北把两张方巾端入怀里,撩开帐幔来到小洁儿的秀床边上,一个小玉人儿正躺在软绵绵的秀床上盖着被子睡得正香,一头乌黑的秀发铺缀在床头上,光洁的额头、弯弯长长的睫毛、精致的小瑶鼻、红润润的小嘴儿、圆润的下巴尖……粉致致的脸蛋儿红润娇俏。

    露在外面的一条藕臂散发出滑腻的光泽,防护玉雕的一般,纤纤的十指微微握起,轻压在小胸脯撑起来的被子上,那睡态可掬的样子让聂北又爱又怜,恨不得时刻把这玉人儿搂在怀里轻怜蜜爱着才好。

    聂北轻轻的钻到被窝里伸出双手把小洁儿香柔柔的身子搂入怀里,让她背后紧紧贴在胸口上:只穿睡衣的小洁儿软绵绵的,滚烫的身子仿佛能把聂北全身的热情点燃,聂北情不自禁的把双手摸向小洁儿的胸前,双手隔着柔滑的小衣温柔的掌握着小洁儿的粉丘,聂北没想到多日不见小洁儿的ru房已经发育得初具规模了,聂北欢喜不已,轻柔的揉搓起来,不多时就把两只大手探入到小洁儿的小衣里,一只切实的抓着小洁儿的玉ru,另一只抚摸着小洁儿那平坦的小腹,粉腻滑嫩的肌肤让聂北爱不惜手,却怎么也感觉不出那里已经有了自己播下去的小生命存在。

    熟睡中的小洁儿被聂北揉得全身灼热起来,不多时便幽幽转醒,发现是多日不见的心爱聂哥哥在‘欺负’自己,芳心欢喜之余娇羞不已,嘤咛一声转过身子来面对面的抱着聂北的身体,如云秀发妩媚的披散着,俨然一个小仙女一般,她痴痴的呢喃道,“聂哥哥,怎么现在才来看洁儿啊?”

    聂北与小洁儿耳鬓厮磨在一起,轻柔的道,“聂哥哥出了些事儿,所以不能来看我的小乖乖!”

    “聂哥哥前些日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前些日子洁儿发现娘一个人的时候失魂落魄的,见到人家的时候就强颜欢笑,人家问她她又不说,到人家想聂哥哥你要见你的时候娘她又搪塞人家,说聂哥哥会主动来看洁儿的,直到现在聂哥哥才来看洁儿。”

    洁儿在聂北的耳边痴痴的说着,柔柔糯糯的声线宛若空灵的天籁之音,“聂哥哥,你告诉洁儿,你和娘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洁儿?”

    “怎么会呢,别乱想,你娘和聂哥哥我只是想这些日子你能好好休息而已!”

    聂北脸不改色的扯着谎。

    却不想这句话让小洁儿忸怩了起来,粉致致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一只玉手悄悄的抚在自己那平坦的小腹上温柔的摩挲着,她想起了娘亲对自己说的话了:洁儿,你那坏蛋聂哥哥只管快乐,在你身子里s了j,你可能已经怀了那坏蛋的宝宝了,这些天娘差紫娘多谢照顾你,你就不要到处跑了,好吗?

    记得当时自己问了一句:娘,聂哥哥s在你身体里比s在我身体里还多,那娘会不会也怀孕的?娘和聂哥哥生的孩子叫洁儿姐姐呢还是叫洁儿姨娘呢?

    当时娘亲就羞红了脸,嗔怪的敲了自己头,现在回想起来,娘亲当时羞赧之下转移了话题,没有回答到自己的问题,娘亲很滑头。

    “我的好洁儿在想什么呢?”

    聂北的话让窝在聂北怀里的小洁儿回过神来,脸色红润通透、娇艳欲滴,娇柔的身子小鸟依人的依偎到聂北的怀里了,聂北双手只能绕到背后环抱着她的小蛮腰,她如痴如醉的神情带着甜蜜的微笑,微微昂了一下头让两人鼻子贴着鼻子,呼吸不分彼此,那双灵转眸子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聂北双眼,清澈得似乎可以看到她那纯洁的心灵,满是少女情怀的芳心带着少妇的春意,“洁儿好想你哦!”

    聂北抓住小洁儿的一只柔嫩小手往下按在那已经热情贲张的贪婪之物上,坏笑道,“小娘子是想聂哥哥呢还是想聂哥哥这里呢?”

    “嘤!”

    小洁儿嘤咛一声腻得聂北整个心都酥了起来,而小洁儿那张粉嘟嘟的玉面慢慢泛起了红晕,一双忸怩的清澈眸子慢慢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十分诱人,柔软的娇躯贴得更紧了些,娇滴滴的嗔了起来,“坏蛋聂哥哥,你坏、你坏!”

    见小洁儿娇媚的模样儿聂北爱怜不已,忍不住温柔的吻上她的小嘴儿,柔柔腻腻的香唇、灵巧湿滑的小舌头、芳香四溢的香津,聂北的舌头在小洁儿的香嘴里掳掠够了才松开火热的嘴,此时小洁儿媚得可以滴出水来,轻轻颤抖的睫毛扇动着少女、少妇的春风,急促火热的喘息带着如兰的芳香催生着情欲的因子。

    聂北双手掌控小洁儿那圆翘的pi股,大力的把她的身子压向自己,她那敏感的粉胯隔着衣物紧紧的贴在聂北的胯下,要不是有亵裤的存在恐怕聂北已经忍不住找准位置挺进去了云雨一番了。

    “坏蛋聂哥哥,洁儿是你的,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感觉到聂哥哥那庞大的东西顶在羞人的地方,以前被聂哥哥c进去的那种消魂感觉从荡漾的心底泛了起来,又羞又喜的洁儿芳心悸动、脸色绯红。

    “洁儿难道不知道聂哥哥想怎么样?”

    “我、我……不、不知道!”

    小洁儿水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