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6 部分

第 56 部分

    “洁儿难道不知道聂哥哥想怎么样?”

    “我、我……不、不知道!”

    小洁儿水汪汪的眸子羞答答的,身子却月贴越近,娇嫩的蓓蕾压在聂北的胸膛上都变了形。

    “我知道!”

    这时候黄夫人撩着帐幔走了进来,脸色绯红欲滴。

    “娘、你、你怎么又来了!”

    小洁儿的‘又’字用得好,之前就是关键时刻娘亲来到,非但不能阻止聂哥哥把那巨大的东西c入自己的小妹妹里,还把自己给搭上了,现在又来了。

    “坏蛋,洁儿现在的身子可不能让你乱来了,弄个不好……”

    黄夫人话说到一半打住,古人对那些不吉利的话十分敏感,黄夫人自然不会说出口,继而嗔怪的瞪了一眼聂北,“让你来看看洁儿的,可不是让你这个坏蛋爬上洁儿的床,现在洁儿身子不稳定,你可不准乱来!”

    聂北极其不情愿的下了床,黄夫人走到床边帮女儿盖上被子,安慰道,“洁儿,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的身子,得好好休息,我和你聂哥哥去看看你弟弟!”

    “是你们母女俩的相公!”

    十分不满黄夫人那句‘你聂哥哥’!

    羞赧不已的黄夫人推了一下聂北的胸膛,却推不动聂北半点,反而被聂北顺势抱住了身子,只是双手羞怯的抵抗在聂北的胸膛上不让自己那对几乎裂衣而出而肥r收到挤压。

    聂北眼神爱恋的望着近在眼前的岳母娘兼秘密妻子,红艳如桃花、娥眉如青山、美眸若星辰,流转间妍媚尽生,含珠般紧抿的柔唇画出一道优美的唇线,不朱而红,让人忍不住要一亲芳泽,聂北轻啄一口,色色的赞道,“岳母娘子真美,你相公我恨不得吞了你!”

    黄夫人宛若少女怀春一般芳心如醉,脸色却有些难为情,瞥了一眼女儿,见女儿神色欢喜、目光温馨的她才微微放下心来,人妻人母已经堕入了爱欲里,当真把聂北当做了秘密丈夫,一颗芳心全然交付。

    聂北附在黄夫人岳母娘子的耳边轻声问道,“你对洁儿隐瞒了我受伤的事?”

    黄夫人嫣然一笑,附在聂北的耳边轻声道,“小夫君,芯儿这样做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人家呢!”

    “当然要好好‘ss’我的大宝贝娘子!”

    聂北把黄夫人那浮凸饱满、幽香阵阵的柔软娇躯搂得更紧,温香阵阵。

    黄夫人只是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就任聂北紧紧搂抱在温暖、可靠的胸怀里,双手自然而然的环在聂北的腰上,而红润如醉的脸蛋枕在聂北的肩膀上,芳心既羞又甜蜜,娇媚带俏的眼神轻轻一瞥,媚惑的嗔道,“坏蛋,欺负洁儿还不够,还想欺负她娘亲么?”

    “那芯儿喜欢被小婿欺负么?”

    聂北的手按在黄夫人的肥臀上,r嫩嫩的感觉很销魂,本来就欲火高烧的r龙更加暴躁,顶在黄夫人的小腹上阵阵脉动。

    黄夫人娇躯越发柔软,眼神渐渐朦胧起来,神秘的熟妇花园里顿时泌出粘稠的花蜜来,吐气如兰的樱嘴请不可闻的‘唔’了一声。

    这时候聂北邪邪的附在黄夫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小洁儿听不到聂哥哥悄悄对娘亲说了什么,却能看到娘亲那让人妒忌的脸蛋越来越红,娇羞不已之下用那经常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捶打着聂哥哥的胸膛,并且娇嗔不断,“坏蛋、大坏蛋,不理你了!”

    娘亲忸怩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跟着就传来姑妈那温柔的声音,“洁儿,是姑妈!”

    放纵下去 第129章

    黄夫人娇躯一颤,慌忙推开聂北,妩媚、嗔怪的横了一眼聂北,羞赧的整理着被聂北搂搂摸摸弄皱的衣服,这才应声道,“姐姐稍等,我就给你开门!”

    有女儿在此‘掩护’,黄夫人除了羞怩之外倒也没有过多的惶急,迈着碎步扭着pi股去开门,聂北就装作给洁儿看病的‘大夫’,安分不已,但注意力却全放在闺房外。

    只听一个女性十足的声音对黄夫人道,“妹妹亦在啊,我还以为你到哪去了呢!”

    黄夫人此时道,“洁儿这些天身子略有不适,便邀请一个恩人再次给她看看!”

    黄夫人的话才说完,聂北就见到岳母娘携手带一个妇人迎面走来,聂北精神不由得一震,双眼顿时发亮,只见这妇人头上一个堕马髻梳得妩媚而慵懒,发堆于右侧,几许秀发细织成辫然后把堆起来的秀发盘绕起来,再c上三支翠玉发簪定住,露出白皙圆润的脖子,那白皙的脖子被竖起的镂金花纹领襟遮挡了一半,一件粉金色的袄子囊在极度丰腴甚至可以说有点偏肥的娇躯上,聂北从容望去,这肥美的夫人秀直圆润,单是一个身姿就能勾起男人无限的幻想,一眼就让人想上她,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耕耘她那肥美的身子,多半很柔软、很舒服、很有r感,这样的女人在床上最经得起男人折腾,这妇人让聂北第一眼便觉得有点眼熟。

    妇人那摇曳生风的身姿婀娜肥美,裙子里的风光一定无限美好,那粉胯上的良田一定肥美欲滴,单是看那摇曳的滚圆荡浪的rr肥臀就可知一二,只见一张圆润柔媚的容颜映入聂北的眼里,让聂北双眼不由得一亮,同时心里已经反应过来,暗道:原来是她,柳家的二夫人,也就是十六晚在街上遇到那对婆媳中的‘婆婆’, 聂北记得当时自己还感慨这时代的乃乃很年轻呢!

    这肥美妇人其实比黄夫人还要大上几岁,都三十好几了,但看起来却不显老,依然是珠圆玉润,脸蛋圆润光泽,略施了粉黛,娥眉如新月,美目如星辰,那红润性感的嘴唇轻轻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来,似乎在引人一亲芳泽。锦衣玉食的生活使得她身子微微偏肥,但锦衣玉食也使得她的肌肤就如婴儿一般的水嫩,丝毫不逊色于黄夫人,而她的‘肥’却不是那种水桶般的‘肥’,而是适度的‘肥’,或许说是过度的丰满圆润,虽然不敢说她是窈窕淑女,却是圆润不失婀娜,三围的比例依然完美无憾,上面丰腴饱满,中间圆润收窄,下面滚圆硕大,活脱脱一个s型的女人,而且是个加粗的s,这样的女人绝对好生养,下面那花田圣地必然是水润肥嫩、幽深火热、肥沃多汁的,肥沃的花田里只要能播种一番,绝对能发芽生长直到开花结果,过程更是消魂香艳……

    肥腴妇人进来后亦一眼发现了聂北的存在,微微诧异,“这位是?”

    聂北礼貌了黄夫人忙介绍道,他是救治我们威儿的恩人,叫聂北,相信姐姐一定有所耳闻了!“黄夫人介绍聂北的时候看到聂北对着空气亲了一口,才小腿的红霞再度蔓延在她的玉颜上。

    肥美妇人不由得望了聂北好一会儿,忽然想起来站在边上目光灼灼的聂北就是十六晚在街上遇到的‘问路’小伙子,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他实在太逗了,竟然把自己和媳妇当成了姐妹,肥美妇人诧异的道,“是你?”

    聂北忙收起qiangj的目光,不好表现得太色,收敛一下自己那胡思乱想的心思,好整以暇的道,“可不就是我咯,我也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漂亮姐姐你啊!”

    黄夫人没想到聂北和丈夫的姐姐相识,有些意外,当下笑道,“想不到姐姐你和他相识,当是出乎我的意料!”

    “好些日子的事情咯,那时候我和青青抱着孩子在大街上遇到他,说起来也好笑,有时间再和你说说!”

    肥腴熟妇人莞尔一笑,瞟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脸迷醉的望着自己的x部,不由得一羞,同时对自己能迷住年轻才俊有些得意,不过那笑声还是赫然而止,嗔怪的横了一眼聂北,但芳心反而没怪聂北刚才的放肆和无礼。

    聂北想不到这成熟肥美的妇人不单止是柳家的二夫人,而且还是黄家黄尚可的大姐,也就是黄夫人赵芯儿的大姑,也是洁儿的姑妈,当然,现在亦是自己的姑妈了,有这么一个充满r感美的成熟肥美妇人作为自己的姑妈,聂北自然是求之不得。她那对饱满的ru房,几乎裂衣而出,涨涨隆隆的,巍巍颤颤的感觉,给人眼球上的压力,仿佛无法负担那份‘重量’,让人的心都跟着吃力,丰腴的腰肢不会让人感觉到肥胖,只会让人感觉r润肥美,硕大滚圆的肥臀把那条印金罗裙绷得紧紧的,r感十足,聂北就差鼻血没流出来。

    成熟肥美妇人想不到聂北依然那么的‘眼拙’,还是叫自己姐姐,可是听到聂北说得不经意、赞得顺当、自然而然,似乎不是在拍马p,表面上‘可信度’很‘高’,这么说来自己的美丽还是依然,当下忍不住开怀乐笑,“咯咯……”

    眼前一对硕大无匹的ru房在笑声中巍巍颤颤,上下摆荡,几乎要裂衣而出,那一阵阵的ru浪波涛滚滚涌来,ryu的味道浓烈,熟女幽香浓郁,肥美的娇躯婀娜丰满,诱惑着聂北视觉神经,聂北觉得自己的心也摆了起来……

    黄夫人见聂北那色迷迷的眼神似乎要把姑姐给吞下去,顿时吃味起来,领着姑姐走进女儿床边的时候偷偷掐了聂北的腰r。

    四个人洁儿的房间里呆了一会儿,接着便到黄威的病房看望一下,他苏醒了过来,精神有些疲惫,虚弱的他和聂北聊了起来,倒也投缘,只是聂北总有些怪异,也难怪,把人家的母亲给霪了,此时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严格点算起来聂北这是个‘儿子’交流!

    黄夫人更不堪,不多时就找个借口说去做饭便离开了……

    黄威说着说着便困了,躺下不久就睡了过去,黄雅芳、温文清、聂北、洁儿四个悄悄的退了出去,走向大厅的时候黄雅芳妩媚一笑,那双明亮的眼睛望着聂北,感激道,“谢谢你阿北,谢谢你多次帮了我们黄家这么多,我今天来不知道你在,也没带什么礼物,你要些什么礼物,下次姑妈一定带给你!”

    我要什么礼物?聂北望着黄雅芳那肥美饱满的身子,只觉得自己下面那庞然大物已经挺了起来,邪邪的想道:我要你!

    聂北自然不会把龌龊的心思说出来,而是淡淡的笑道,“举手之劳而已!”

    聂北淡然处之的态度让黄雅芳越发的有好感,此时黄尚可欢喜的迎了过来,“贤侄今天来了都不告诉为叔一声,反倒弄得为叔像个外人了!”

    聂北面不改色,只是在心底里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了岳父大人,洁儿我照顾,岳母娘芯儿我也照顾了,而且照顾得很好,她那肥沃幽深、火热曲折的重峦叠翠花田蜜道被小婿我耕耘、灌溉得肥嫩水润,相对来说你还真是个外人了!

    聂北、温文清、黄雅芳、小洁儿尾随笑容忙面的黄尚可步入客厅,客厅里有不少祝贺而来的客人,彼此介绍一番后相继入座,倒也交谈甚欢,上官县里富绅、地主、贵族、豪门的人或多或少都听闻聂北一些事,所以刻意深交的可不少,好在有温文清这么一个交际花存在,要不然聂北还真受不了这么多热情,相对来说聂北更适合释放‘热情’。

    “清儿真是我的贤内助啊!”

    聂北暗地里拉着温文清的玉手,小声的在她耳边说着。

    温文清脸色微微泛红,含羞带怨的白了一眼聂北,轻柔柔的啐道,“谁是你贤内助了,你的贤内助多着呢!”

    温文清那清明、深邃的眸子流露着幽怨的色彩,因为她知道,缠绕在聂北身边的女人不少,刚才黄夫人就给她流露了这个信息。黄夫人的动机她自然无法理解,聂北要是知道的话肯定能理解到黄夫人这实在打伏笔,为洁儿打伏笔。

    “不管世界上女人有多少,我心里的贤内助只有清儿你一个!”

    温文清芳心又羞又喜,心底里那一丝幽怨越来越淡,因为她是这个时代的女人,理解这个时代女人是不能独占一个男人的,那么值得在意的就是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聂北的话让她宽心、甜蜜,她从来没怀疑过聂北的话,她亦能感觉到聂北对自己的爱非同一般,她看向别的女人可以色迷迷、霪欲表露无遗,但望着自己的时候情深一片,似乎带着不一样的尊重,有这些也就足够了。

    放纵下去 第130章

    温文清陷入自我纠正的时候那些借恭贺之口行攀附之意的人陆续离去,曲意逢迎、虚情寒暄的声音消失了,大厅内只有黄尚可、聂北、温文清、黄雅芳、小洁儿几个,紫娘恭顺的在一边指挥着吓人清理场面,却无法理清外面那潇潇沥沥的春雨之音。

    少了虚情假意便多了些随意、真切的交流,聂北又不时问文清妹妹一些事儿,聂北渐渐了解到黄雅芳的一些事,间接的了解到黄尚可发家的经过:原来早期黄家并未发迹,反而是兄妹相依为命,黄雅芳很小就入柳家做侍女,自小便侍候现在的柳家当家人柳民亦就是柳凤凤、柳柔柔姐妹俩的父亲,柳民渐渐懂得‘人事’后便和别的地主子弟一样荒y,天生丽质的侍女黄雅芳自然无法逃出他的魔手,在他日夜霪弄下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十月后产下一子,亦就是柳大城,但黄雅芳始终是侍女一个,身份低微,只能当个小妾,三年后柳民娶了正牌夫人,就是文清妹妹的亲阿姨,亦是柳小城、柳柔柔、柳凤凤的亲娘。

    不过,虽然是小妾,但黄雅芳体态柔媚、丰腴:面貌秀美如花:又最早伴随柳民身边并为他生下大儿子,所以颇得柳民欢心,小妾身份却得到平妻一般的地位,黄尚可就是借着姐姐的地位慢慢发展起来,娶了王府郡主赵芯儿(黄夫人)才得到现在这般地位。

    天气助就闲情逸致,更有小洁儿乖巧的在一边c嘴讨巧,倒也温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黄夫人差个小婢过来传唤才醒悟过来,便到餐厅里就位而坐,黄夫从厨房里端出盘盘碟碟、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顿时把大伙的馋虫勾了起来。

    “你们先吃,我进去再炒个菜,顺便煮些清淡点的粥给威儿!”

    穿着白色居家常服、前面围着围裙的黄夫人转身又入了厨房。

    岳母娘黄夫人一副美厨娘的模样儿扭着肥美的p股婀娜摇曳的走进厨房,聂北看得心火大盛,胯下之物立光见影、一柱擎天。

    在黄尚可的热情下大家都起筷子了,但小洁儿见聂哥哥衣服食之无味的模样,在联想到聂哥哥望着娘亲那贪婪的神色,她似乎懂了,在桌底下用那葱嫩柔润的指尖在聂北的手上写道,“聂哥哥是不是想洁儿的娘亲你的大娘子了?”

    聂北点了点头,此时他肠胃还真不怎么饿,反而是r龙欲求不满、饥饿难耐!

    小洁儿又在聂北手心里写道:“厨房有后门的,出餐厅往右走就能看到!”

    聂北狂喜不已,恨不得抱着小洁儿狂弄她几百下,她那温润细腻的手心上写道,“小娘子你真好,我这就去慰藉你娘亲!”

    小洁儿在聂北手心继续写道:“我给你把风,但聂哥哥可不能像上次那样让娘两天都不敢下床哦!”

    聂北嘴上挂起一个霪邪的弧度,坐在聂北右边的温文清嗔怪的扭了一下聂北的大腿,暗怪他有饭不吃还笑得那么、那么碜人,却不知道聂北正想着自己在厨房里干她的表姐。

    黄尚可亦停下筷子,奇怪的问道,“聂贤侄,怎么不动筷子咧,不吃就凉了,来,趁热吃,威儿能康复得这么快还真多得你,所以你无需客气!”

    儿子平安醒来,黄尚可欢喜之余话就多,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口中的贤侄此时正幻想着霪弄他的妻子,此时聂北藉机道,“我肠胃有些不舒服,我出去一会,你们先吃!”

    “阿北,你、你没事吧?”

    温文清温柔而关切的眼神差点把聂北心里那滚滚的霪欲之火给灭掉,聂北安慰道,“我没事,一会就回来,你和黄叔叔、芳姐姐、洁儿他们先吃!”

    聂北走出餐厅后急急忙忙的按洁儿说的方向找到后面,聂北从虚掩着的后面进入到厨房里……

    厨房里一个婀娜的侧面的倩影映入眼帘,她专注的炒着菜,并不时注意着旁边炉灶上的烧锅,正是让聂北心火大盛的黄夫人。只见丰腴、柔美的岳母娘双腿修长,亵裤柔软相贴,更显笔直、玉立,盈盈而站之下那翘挺、肥腴的美臀从侧面望去宛若优美的半圆之月,顺着平坦小腹上去可以看到可比肥臀那弧度的茹房几乎裂衣而出,那围裙被撑得老高,茹房和美臀一前一后的浮凸出来,那曲线教人无法自持。

    黄夫人她并没有注意到聂北的存在,微微弯下身来拣起一根木柴侧着头放入火炉里,鼓着粉致红润的腮帮子鼓吹了两口气,那模样显得有些可爱有些调皮,而那前凸后翘的身子因为弯腰的缘故而越发的‘翘起’。

    聂北已经无法承受欲火的焚烧,无声的走了过去,黄夫人勺动锅勺的时候忽然发现身子一紧,一个结实的身体从背后把自己玲珑浮凸的身体给搂抱住了,那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芳心轻颤,呼吸为之一窒,羞得人妻美妇‘唔!’的一声腻呼,接着花容便一阵紧张,惊慌失措的嗔道:“小冤家、你、你怎么进来的!”

    “厨房和岳母娘一样都有‘后门’,小婿从厨房后门进来,也想在厨房里从岳母娘的后面进入那肥沃的花园里!”

    聂北早已贲张、暴怒的庞然大物顶在岳母娘黄夫人的股沟处,并且不安分的挺磨着。

    黄夫人娇羞不已,强忍着肥臀处被那火热之棒顶磨的酥麻快感,担忧的娇嗔道,“你、你进来干什么呢,人家还没炒好呢,还不快给我出去,被人发现的话人家就不用活了。”

    聂北一手兜搂着岳母那丰润、柔软的平坦小腹,另一只手环抱在她那对肥嫩、饱隆的茹房上,手掌掌握着其中一只尽情的把玩、揉搓着,火热的亲着她的粉腮、闻着她身子那好闻的芳香,轻咬着她的耳垂霪霪的道

    娶我妈妈吧小说5200

    ,“好芯儿,你知道吗,我看到你贤良淑德的样子就想干你,你这嫩得出水来的身子我恨不得日日搂在怀里任意蹂躏,你鼓隆隆的豪r、圆圆rr的美臀和那肥沃出汁的花田是我的最爱,洁儿没酥麻意外的话怀孕了,她尽到了做妻子的责任,你是否也要表率一下尽职尽责给我聂家留个后呢?”

    黄夫人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芳心羞赧不堪,暗想起来:这小坏蛋,上次霪弄自己和洁儿的时候就一个劲的s到我们母女俩的体内,特别是自己,身子里灌满了那灼热的种子,还好上次自己不是危险期内,要不然自己和女儿同时被这坏蛋交配、受精然后怀孕的话还不羞死,但现在这坏蛋又想来,人家正是危险期内,怎么敢让他胡来,他把那羞人的东西c进来的话还会拔出去么?要是硬s到人家里面怎么办?况且外面还有丈夫、表妹、姑姐他们在,这多羞人。

    而这坏蛋现在却打着要让人家怀孕的名头来……他、他怎么可以这样,自己这个做岳母被他那样了他真的还要人家和洁儿一起给她生孩子吗?这怎么可以……黄夫人这样想了一会后,她体内的霪欲反而激发了出来,灼热的身子越发的娇软,幽深的zg不断分泌催情的霪水,危险期内天性的交配欲望吞噬着人妻人母的自制力。

    尚存理智的黄夫人趁自己还能控制思想的时候哀求道,“小冤家,人家现在不能给你,你那些子孙浆s到人家里面的话会怀孕的,洁儿怀孕了,十月后人家都做外婆了,要是、要是再怀了你这坏女婿的种的话人家还不羞死,求求你了,改天人家再给你好不好!”

    “可是你相公我现在难受死了,而且外面有岳父、姑妈、和文清他们在,做起来一定很刺激的,好娘子,你就给我吧!”

    黄夫人听坏女婿、小情郎这么说,羞得脸色更红了,聂北一边说双手一边抚摸起来,一只轻重交替的在岳母娘两只丰满挺拔的茹房上揉搓着,另一只手坚定不移的按到岳母娘的粉胯上,隔着柔软的亵裤揉磨着那肥隆隆的熟妇花田,肥沃的花田在聂北的揉磨下不一会儿就水灾泛滥,柔软的亵裤都被濡湿了一大块。

    “嗯——小坏蛋你、你讨厌嗯、嗯轻点啊坏蛋、唔……”

    黄夫人知道无法制止小夫君的动作,知道难免要在这里提心吊胆的被女婿宠幸一番,而且那紧张刺激的感觉又是如此的强烈,人妻人母红着一张吹弹可破的玉脸,娇柔的道,“你这个坏、坏胚子、唔、怎么样羞人你、你就怎么样羞辱人家、啊、你的手指别进去、唔、唔……”

    禁不住发出阵阵呻吟的黄夫人把手里的勺子往锅里一放,‘哐啷’一声轻响,慌慌忙忙的掩住自己的樱嘴,神色紧张不安的扭着臻首望着厨房的门。

    聂北见岳母娘在自己爱抚下已经充分的湿润了,丰腴的身子已经做好了接受自己宠幸、交配的准备,“我的好岳母娘子,小婿忍不住了,我要你,要把我的‘大兄弟’c入你的肥x里。”

    聂北把一只手从岳母娘那湿淋淋的水x中抽了出来,揉搓着岳母娘那高耸肥r的大手把岳母娘姣好的上身压下去,让她撑在炉灶上,翘了那肥硕、r嫩的pi股,接着把手移了下来,兜搂在岳母娘赵芯儿那柔软的腰肢,那只霪水滴滴的手开始急迫的扯下岳母娘的亵裤,一直拉倒膝盖处,岳母娘子那肥隆、饱满的顿时暴露在聂北的目光之下,鼓隆暗…夜…仰…望贲起的两瓣花瓣上长满了浓密的芳草,一直蔓延到她那丰润的小腹底下,一道似乎在蠕动的褶皱r缝鲜红欲滴,霪水从里面潺潺流出。

    肥沃的良田是她快乐的泉源,也是她欲求不满的地方,更是聂北消魂的场所、繁衍后代的摇篮,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么肥美的花田都忍不住想在里面耕耘、播种。

    人妻人母的风水宝地暴露在空气中使得她娇靥欲滴,一只玉手伸回到背后羞答答的遮掩着那迷人的春光,聂北出手把岳母娘那毫无意义的玉手拔开,伸出两指分开那霪水潺潺的rx,露出里面褶皱、鲜红的嫩r,隐约可见一颗诱人的r珠沐浴在湿粘粘的溪流之中,看起来也是油亮、圆润,糜烂的熟女味道从水x中散发出来,刺激着聂北的yu火,“岳母娘子,你这里好肥嫩啊,还真真蠕动起来,就像要吃东西一样,想来岳母娘是饿了哦!”

    黄夫人羞赧之下掩饰不了那春潮涌现的饥渴之感,娇嗲嗲的嗔道,“你个坏蛋,还说!”

    忽然间,黄夫人感觉到腰子被上手扳住,紧着一根硬邦邦的大r棒顶了过来,滚烫的温度让她全身一颤,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玉面通红,心跳几乎停止,似乎屏着气等待坏蛋女婿猛力的一c。

    聂北微微蹲了一下身体,挺着r枪在岳母娘的水x周围研磨着,浸霪着滑腻的花蜜,直到整根r枪了都水光亮泽时,吸气收腹后便对准粉嫩的rx猛力一顶……

    ‘噗滋’一声,粗长的r枪藉着岳母娘的霪水c入大半,聂北马不停蹄的推出一些,然后再度发力猛c进去,‘啪’的一声,聂北小腹撞上岳母娘黄夫人的肥臀,r枪全根c入到岳母娘子那紧窄的深沟里。

    黄夫人在聂北全力突破、整根而入之际只觉两腿间一阵胀痛,女婿竟从她p股后面把她这个岳母的花田又一次狠狠的犁开了,娇躯本能之下肥臀紧缩、小腹收缩、臻首往后一昂,压抑的一声娇啼,“咿呀——”

    “好爽啊!”

    岳母娘那肥沃的水田耕耘起来就是爽,幽深火热、水润肥腻、曲折迂回又紧窄如处,当真是销魂d。

    “小坏蛋、c得好深啊、酸死人家了!”

    黄夫人娇滴滴的呢喃了一句。

    聂北开始缓慢的抽c起来,黄夫人就一边强忍着羞人的呻吟一边注意着厨房外面的动静,聂北一边干着岳母娘的风水宝地一边伸手穿过她腋下掌握着那对养育了洁儿的肥硕ru房,捏着茹头揉搓着道,“岳母娘子的乃子真大、小婿真是爱不惜手、洁儿得好些日子才能追有你这规模啊,而岳母娘子的小妹妹就肥嫩多汁、曲径通幽,c着很舒服,唔、夹得好紧、和洁儿的差不多。”

    黄夫人红着脸承受这聂北的顶撞、和语言挑逗。

    “岳父大人在那里吃饭,我就吃岳母娘子你!”

    聂北兴奋得一阵狂抽猛c。

    岳母娘全身都被顶撞得颤抖,“不、不要说、说了啊坏、坏蛋、嗯、好深啊、喔、喔、好美啊……”

    在聂北的恣意的‘c作’下黄夫人快感连绵不绝,丰润的柳腰不安的扭摆着,而肥白r嫩的pi股就一耸一拱的迎合着聂北的抽c。

    放纵下去 第131章

    黄夫人双手撑在炉灶上,臻首回转,迷离的水眸嗔怪而又羞涩地看着聂北,芳心紧张又酥麻:这小冤家兴起的时候都不管在什么地方,隔着一堵墙的外面就坐着丈夫、姑姐、女儿、还有他的心爱情人,这坏蛋就就挺着那根粗硕的r棒在人家当初分娩洁儿的蓝田里放肆地抽c着,要是丈夫他们听到了声音或许闯了进来怎么办,这坏蛋,这么长这么大的东西滚烫烫的,c得这么深,人家就快忍不住要欢叫了……

    “我的好娘子,是不是很刺激啊?”

    聂北一边抽送着一边压着声线霪霪的说道。

    “唔唔唔……你……你个小坏蛋、嗯、怎么可以……可以这样、你……你……别……别……喔……”

    黄夫人赵芯儿娇喘吁吁的嗔着,聂北却‘尽心尽力’的将那根粗糙r枪整跟戳入到她这个岳母娘的rx里去,恣意的抽c起来,一双大手却从背后搂抱住她那硕大的茹房任意的揉搓、按压着。

    “嗯……唔……不要……坏蛋女婿……喔……还不快点拔出来……人家就快忍不住了……嗯……快点啊……”

    黄夫人被聂北霪弄这么久,春心荡漾、玉面潮红、娇躯滚烫,早已经无法自拔了,但一个之墙的‘危险’和紧张还是让她担惊受怕,同时,这几天毫不设防的身体极其害怕聂北播下禁忌的种子。

    “岳母娘子,相公可没叫你忍哦,你的小妹妹可没忍住,你看,我的大兄弟一进‘房’里它就欢喜不已,‘口水’都流了这么多,好死死咬住我大兄弟不放,恨不得正跟吞下去不吐出来,我又怎么设拔出来呢!”

    聂北兜起岳母娘赵芯儿的一只软绵绵的玉腿,让它轻轻搁在自己的腰际,开始更加猛烈的抽c,就像打桩一般往里面冲。

    “哎唷……轻……轻点啊……嗯……”

    黄夫人‘嗯嗯唔唔’的声音从樱嘴里哼出来,急促火热的喘息呼哧呼哧的吐露着如兰的芳香,婉转逢迎的娇躯随着聂北越来越深的抽c一阵阵的轻颤,呻吟声也越来越无法压制,她不得不再度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发出一阵阵咽呜似乎的呻吟来……“呜……呜……呜……”

    “呜呜呜……”

    高度紧张、刺激的交媾让黄夫人禁不住那汹涌而至的快感冲击,好一阵压抑的咽呜后全身抽搐了几下,一股滑腻粘稠的花蜜涌了出来,娇躯就如抽去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就要瘫下来,聂北忙把她那滚烫、通红的娇躯转正过来,然后推起她的双腿让她双手箍在自己的脖子上,以一个母后抱树的姿势c入。

    “嗯……”

    黄夫人腻吟一声,既羞又欢,满是水雾的眸子不安的望一眼厨房门后睨了一眼给儿子熬粥的锅,芳心羞怩不已,却无法阻止小坏蛋小情人的深入,“求求你了小坏蛋,人家现在还在炒菜呢,都、都糊了、嗯、轻点、到底了、唔唔……”

    聂北以行动代替了回答,这时候黄尚可在外面催促了一句,“芯儿,行了未?”

    准岳父的声音让聂北感到更加的刺激,狠狠的顶了一下,黄夫人银牙紧咬着下唇儿,强忍着即将尖叫出来的呻吟,努力用最正常的声音回答道,“快、快行了、啊!”

    和面个‘啊’字在聂北猛烈的抽c下都变了音。

    “快点啊,全面的菜都快凉了!”

    黄尚可虽然有点惧内,但始终是个大男人,他没事的的话绝对不会进到厨房里去,但他的声音却如此的近。

    “知道了!”

    黄夫人尽量用嘴简短的话语回答。

    聂北亲吻着黄夫人那粉腻的脖子,霪邪的道,“我的好岳母娘,你的小妹妹好热好紧哦,是我c得深一点呢还是岳父大人他c得深一点呢?”

    “你、嗯、你个坏蛋、唔、唔、这样作践人家、啊、你、你都c到人家的zg里去了啊、喔……”

    黄夫人附在聂北的耳边吐气如兰的呻吟道。

    聂北兴奋得面色赤红,狠狠的霪弄起来,托着黄夫人的肥臀慢慢移到她熬粥的锅边上,黄夫人正沉迷在紧张与欲仙欲死的快感中,忽然感觉到pi股越来越热,不由得睁开那迷离不堪的眸子,顿时惊呼一声,“啊——坏、坏蛋、嗯、喔——”

    黄夫人的pi股被聂北往前移一点她便觉得烫,娇躯就猛的往聂北的身里贴,恨不得把整个娇柔的身子腻入到聂北的身体里去,顿时被聂北的庞然大物c得更深,顶到了尽头,‘喔’的一声尖叫。

    “怎么啦?”

    黄雅芳的声音传了进来。

    “喔、喔没事,放多盐进菜里了!”

    黄夫人似嗔带怨的白了一眼聂北,全身的注意力都聚到了pi股上。

    聂北一靠一离的把黄夫人的肥硕pi股靠近火热的火炉边,黄夫人就一松一紧的贴到聂北的身上,保守的黄夫人就如主动发力交媾一般,“坏、坏蛋、嗯、你坏、喔……”

    黄夫人娇滴滴的啐骂着聂北,全方位的紧贴、深入更是消魂阵阵压抑的呻吟飘荡出来,咿咿呀呀的娇喘更是腻人、s媚, 几经霪弄后黄夫人再度无法承受,但极度紧张的她忽然发现聂北没再把自己的pi股移到炉灶上,反而猛烈的耸动抽c自己的小妹妹,人妻人母的她知道坏蛋女婿快要s了,之前的担心就快来临,难道自己真的要怀上坏蛋女婿的孩子吗?女儿已经被坏蛋那样了,自己还……不行的,但为什么不行呢?自己什么都给这坏蛋了,再给他孕育后代也没关系了,可是……自己始终是她岳母娘啊,以后洁儿怀孕了,挺着一个大肚子,见到自己也挺着一个大肚子,那多难堪啊,以后的孩子彼此怎么称呼,这是l伦、不能这样啊……

    黄夫人全身在抽搐着,思绪却在纠缠,聂北越c越快,记记都到底,这时候外面的黄尚可有些不耐烦的吻了一句,“怎么还不行?”

    听到丈夫声音的黄夫人既紧张又羞愧,本来打算随那坏蛋的意思任他s进来的,此时一个激灵,哀婉的哀求着,“不要、嗯、不要s到人家里面、坏蛋、嗯!”

    黄夫人的pi股猛拱起来,想让肥沃、酥麻的小妹妹‘吐出’聂北的r龙。

    岳父大人、姑妈、文清等等就在外面的情形和岳母娘交配的刺激让聂北陷入了极度禁忌里,此时更是到了‘崩溃’边缘,黄夫人的话他那里听得进去。托着黄夫人的pi股一阵猛刺,胀大的g头都捅入到岳母娘黄夫人的zg里去了,水深火热的zg更是刺激着聂北的霪欲,此刻的聂北只把黄夫人当做自己的女人,任意耕种的女人。

    黄夫人发现自己越挣扎那坏蛋就抱得自己越紧,身子却在惶急中被坏蛋霪弄得霪水狂流,一阵一阵颤栗的身子经不住火热的深入霪弄,预期而来的高c不会因为黄夫人的惶急而延误,一阵滚烫的花蜜从黄夫人那火热、熟透的zg里涌s出来,蕙质兰心的黄夫人不由得顺着聂北的动作迎合着,一锉低、一挺起的动作让聂北的疏松了力度……

    刺激的环境干着刺激的事,快感来得很快,不刻意压抑快感的聂北全身打个冷颤,一阵酸麻从后腰传遍全身上下,爽得聂北那根刺在岳母娘zg里的r枪一阵抖动,热情如火的jy猛烈的涌s出去……却不想此时的黄夫人却不配合了,在s出一瞬间,黄夫人那浑圆滑腻的玉腿猛力夹住聂北的腰,肥美r嫩的pi股借力拱了起来,粉胯迅速的脱离了聂北的控制,花蜜飞溅的花x吐出聂北的‘大兄弟’,反而贴在聂北的胸口上。而发s的聂北无法抑止步入发s轨迹的jy,‘喔!’的一声对着黄夫人的pi股‘嗤嗤嗤’的喷s着浓浓的jy。

    黄夫人为自己庆幸的时候感觉到粉胯周围被一股股火热的y体冲洗着,黏糊糊的,她受此一激之下她才放松的身子一度绷紧,花田几下蠕动,再度泄身出来,火热的花蜜全部涌在聂北的胸口处,聂北胸口处的袍子顿时湿透一大块。

    面色红艳欲滴的黄夫人既消魂又愉悦,销魂是那让人欲仙欲死的快感,愉悦是自己终于不用被那坏蛋内s进来,以后也就不用去面对和女儿一起孕育的尴尬,但她隐隐知道,自己迟早逃避不了那一天的到来,因为以坏蛋那旺盛的需求来看,自己这个做岳母的迟早要再次承欢在他身下,到时候犹豫不决的芳心绝对无法支配那被霪弄得欲仙欲死的身体!

    两人就这样抱着,过了好一会儿,黄夫人娇滴滴的嗔道,“坏到透顶的小坏蛋,还不放人家下来!”

    “岳母娘子柔柔软软的身子抱着不但舒服,还很香,我都有点舍不得!”

    聂北对不能在黄夫人的身体里内设多少有些遗憾,但刚才s十分彻底,倒也畅快。

    “你个坏蛋,被你进来什么都搞坏了,你看,菜都糊了,火也灭了,都怪你!”

    黄夫人面色潮红欲滴,高c的余韵弥漫全身,焕发出万种风情,那轻嗔薄怒的样子真让人欲罢不能。

    “小妹妹没坏就好!”

    聂北嘿嘿的笑道。

    “讨厌!”

    黄夫人轻轻的擂了一下聂北的肩膀,嗔道,“快放人家下来啦,你弄人家都弄这么久了,外面的人都等不及了,要是他们进来看到的话人家死给你看!”

    黄夫人那娇嗔、撒娇的模样宛然一个热恋的少女那般,聂北整个心都酥了,又爱又不舍的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口,这才轻轻的把她那红潮消退、温香却依旧的柔软娇躯放了下来。

    黄夫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粉胯处的痕迹便拉上那被聂北扯下来的亵裤,见聂北挺着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大东西站在那里,沾满了自己的霪水湿漉漉的,脸色不由得一红。

    “我要你的小嘴儿帮我舔干净!”

    黄夫人昂头睨望了一眼聂北,羞答答的白了一眼,嗔道,“才不要呢!”

    “我的好岳母娘、好芯儿、好娘子、小乖乖……”

    “嘤、我不要听!”

    黄夫人红着脸背过身去,胡乱的铲起锅里的菜,发现糊了很多,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再揭开煮粥的锅,见给儿子煮的粥没坏她才放心,转而嗔道,“作践了人家还要人家帮你清理,人家才不干!”

    黄夫人见聂北苦着脸,放心软了下来,红着脸接着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端菜出去后找个借口让洁儿进来一下,她疼你比疼我这个做娘的还多,她应该肯帮你这坏蛋舔干净!”

    黄夫人瞥到聂北胸口处那濡湿的一大块,想起来拿事自己忍不住泄身时弄湿的,顿时臊得慌,玉面红扑扑的!

    聂北环着岳母娘黄夫人的香躯,在她那红润欲滴的脸蛋上啄了一口,坏坏的笑道,“难道大娘子好芯儿不疼我?”

    “我疼你个大鬼头,老是胡来,人家黏糊糊的,端菜出去得洗澡去了!”

    黄夫人妩媚的横了一眼聂北,轻轻推开聂北,然后端着炒糊的菜迈着不太便利的双腿走了出去,饱受风雨的pi股一扭一扭的,异常诱人,才sj的庞然大物又翘了起来。

    黄夫人出去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