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7 部分

第 57 部分

    础?br /

    黄夫人出去不多时小洁儿就红着脸进来了,因为她知道,心爱的聂哥哥才把自己的娘亲霪弄完,娘亲出来的时候父亲和姨妈、文清表姐他们没多留意,但自己却看到娘亲粉胯处的亵裤湿了好大一块,那绝对不是厨房的水弄湿的,此时见聂北挺着那湿淋淋的大东西站在那里笑眯眯的望着她,娇躯顿时酥软起来,脚步越走越不灵便,好不容易才走到聂北跟前,嗫嚅的呼唤了一句,“聂哥哥,你、你在这里啊!”

    “难道我的小宝贝才知道聂哥哥在这里?”

    “嘤!”

    羞不可耐的小洁儿扑到聂北的身上,嘤嘤咛咛的嗔道,“要不是我在饭桌上一个劲问姑妈和文清姐姐问题的话她们早就进来帮娘亲的忙了,那时候你偷吃娘亲的事情准被她们看到。”

    聂北一只抚摸着小洁儿的粉背,另一只手抚摸着小洁儿那头披散着的如云秀发,邪邪的笑道,“那我的小宝贝要聂哥哥怎么报答你呢?”

    “我不要聂哥哥报答,我只要聂哥哥永远在洁儿身边!”

    小洁儿那娇柔的身子窝在聂北怀里轻轻的呢喃。

    聂北良久无语,几份甜蜜几分责任油然而生,捧着小洁儿的脸蛋儿在润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她羞涩的闭上双眸露出甜蜜的微笑,聂北附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小洁儿红着脸低头望了一眼,好一会儿便羞涩的嗯了一声,娇柔的身子慢慢的蹲了下去,一只细腻柔软的小手抱着聂北的pi股,另一只手轻握着聂北的庞然大物,然后吐出那可爱的小舌头在四周围舔着,把她母亲留下来的yin水全部舔干净,再张着小嘴儿把聂北的r枪吞下去……聂北舒爽的哼了一声,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小洁儿的头发。

    不一会儿聂北就在小洁儿的小嘴里喷了……

    放纵下去 第132章

    “你们母女俩还真般配,母亲被火烤得脸蛋红扑扑的,女儿进去收拾一下也烤得红扑扑的,看得我这个做姑妈的都心疼了!”

    黄雅芳在饭桌上善意的取笑道。

    黄夫人和黄洁儿做贼心虚,讷讷的笑了笑,这时候聂北拐了个弯回到饭桌上,谁也不会问聂北去干什么了,因为大家都依偎聂北是去方便去了,在饭桌上自然没人会低素质低智商问这些,只是黄夫人红着脸盈盈起身给聂北装饭,抵给聂北的时候聂北偷偷的在她那滑腻的玉手上摸了一把,黄夫人的脸蛋更红了,她还发现聂北总是盯着自己的ru房看,那宛若实质的目光就像一双无形的手在自己的茹房上抚摸一般,黄夫人那才受宠过的敏感娇躯臊热起来,粉胯处才止住的霪水再度泌了出来,本来就黏糊糊的地带越发的泥泞,受不了的黄夫人不一会儿就借口给儿子送粥去。

    饭桌上只剩下五个人,聂北时不时的给文清妹妹夹菜,温文清当着如此多亲戚的面红着脸吃菜,又羞又喜的表情可爱极了。

    小洁儿见聂北不夹菜给自己,嘴巴都瘪了起来,幽怨的望着聂北,直到聂北冒着让温文清吃味、猜疑的危险一个劲给她夹菜的时候才露出娇甜的微笑。

    五人有吃有笑的,聂北总能以搞怪的方式把人逗笑,聂北却盯着姑妈、温文清、小洁儿三个女人的酥胸一个劲的流口水,姑妈黄雅芳的饱满肥嫩、摇摇欲坠的挂在胸前,随着娇笑摇摇荡荡的,聂北很期待它能一不小心的跳出来,文清妹妹的就圆圆隆隆的,十分完美,顾忌一只手不能掌握,但她不怎么笑,温文尔雅的样子,多嘴噗嗤一笑而已,所以聂北看不到什么‘汹涌’的现象,但那是聂北最想抓的,只是有人存在而已,小洁儿的嘛……尚需努力……

    三女都发现了聂北的目光,姑妈妩媚嗔了一眼聂北,芳心既羞又骄傲,被聂北看多了反而忸怩起来,越来越热的身子显得十分不自然,而就这这时候,一个侍女急急的从外面进来禀报:“老爷,才搭建起来的码头驿站被一群刁民给毁了,卓县丞卓大人恳求你过去处理,他处理不来叫人汇报来了就在门外!”

    “又是宋家那些佣民在搞事,当是可恶,连迎接皇上……呃,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慢慢吃!”

    黄尚可放下碗筷急急忙的走了,顿时剩下聂北和三个女人,恢复脸色的黄夫人不多时回到饭桌上,一顿饭吃下来聂北米入肚少、色填霪心,倒也饱了!

    饭局完毕后事女人的天下,聂北无法知道黄夫人、温文清、黄雅芳、小洁儿四个女人到底堆在黄夫人的闺房里都聊了些什么,唯有在外面和‘十分懂事’的紫娘说些‘大人的话题’,紫娘被聂北撩得面红耳赤,却依然委曲想就,就连聂北握住她那双如水缔造的柔荑她也只是略微忸怩一下而已,反而一记消魂眼瞭过来,颇有风情万种的味道。

    两人在外头逐渐的发展成打情骂俏的一对‘狗男女’,聂北的手都环上了紫娘的柳腰,不多时便不安分的滑了下去,一只手摩挲着紫娘那硕圆的pi股,直弄得她娇靥晕红媚眼如醉,声音都有些抖颤,吃吃的道,“坏家伙,你的手好放肆,嗯,别揉啊!”

    紫娘虽然涉足的事情很多,就是神秘的夫人团她也参与在其中,但她依然无法承受聂北的放肆,还有那熏得人陶醉的男性气息,“被夫人和小姐看到你连嘴里的都美咽下去就打着我注意的话准有你好看!”

    “我们相互取暖而已,别想那么多!”

    聂北十分无耻的侃道,双手却没停下来。

    “有你这样揉着人家pi股取暖的吗,你个登徒子,坏透了!”

    紫娘虽然娇嗔连连,但那神情却妩媚至极,火热的娇躯不安的在聂北的怀里扭蠕着,凹凸有致的身子几乎‘全面’磨擦着聂北的身体。

    聂北狠狠的在她那pi股上扭了一把,“哎哟!”

    紫娘娇呼一声,妩媚的横了一眼聂北,“小坏蛋,你扭痛人家了!”

    聂北没接她的话,笑道,“对了紫娘姐姐,芯儿、呃、夫人她叫姑妈、洁儿和清儿进去干什么?有什么秘密是不我不听的么?”

    “夫人?你家的夫人吗?”

    紫娘促狭的笑着,撑着玉手让自己的胸脯轻松一些,不要再被聂北结实的胸膛给压挤着,她怕自己忍不住喘出声来。

    “是我的夫人也是你的夫人!”

    紫娘知道聂北和黄夫人母女俩的事情,聂北也不在乎了。

    虽然都是‘夫人’,前后意思却不一样,紫娘自然能听得出来,不由得横了一眼聂北,妩媚的笑道,“你真的不知道夫人的打算?”

    “芯儿的打算多里去了,我哪知道得了那么多啊!”

    “不负责任的男人!”

    “嗯?”

    聂北转而‘j笑’道,“负责任?可以啊,今晚我就对紫娘姐姐你负责任,好不好?”

    聂北双手加大了力,把她那柔媚的身子骨搂得结结实实的,一柱擎天的庞然大物隔着衣服顶在紫娘的小腹上。

    紫娘那火热的身子越发的娇柔,芳心微颤,“人家才不要你的‘负责’,不过我们小姐可不一样了,前几天应该来的月事没来了,虽然那事常有不定时,不过,再过些日子要是还没来的话就十之八九了,你说这样情况下我们夫人该做什么呢?”

    “猜不到!”

    聂北心下了然,洁儿极有可能怀孕了,可是这就能猜到黄夫人‘鬼鬼祟祟’拐几个女人进房做什么?

    紫娘没好气道,“你自己不动脑子,人家才懒得跟你说呢!”

    “……”

    而此时,房内传来步伐声,聂北飞快的在紫娘的脸蛋上啄一口便松开她,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四个女人出来了,四人表情各异,黄夫人那越发明艳的脸蛋摆着一副澹然的神色,仿佛刚才几个女人不是她带进闺房里关起门‘谈事’的一般,只是望向聂北时那眸子带着别样的色彩,怪怪的,聂北如此觉得。

    小洁儿的却羞答答的低着头,耳根处都看以简单水润的绯红色,娇滴滴的让人受不了,她那娇媚的风情直让人恨不得天天搂在被窝里疼爱才好。

    而那姑妈黄雅芳自一出门便瞥了一眼聂北,转而又望了一眼温文清,神色似笑非笑,显得十分狡黠,“好了,威儿没事我这个做姑妈的也放心了,天这么黑了,我也该回去看看我的媳妇和我的小孙子了。”

    黄雅芳说走就走,黄夫人挽留几句不得,便欲亲自送出去,黄雅芳恰有深意的阻止了,黄夫人便吩咐紫娘替自己送丈夫的大姐出门了。

    而平时恨不得黏到聂北身上去的小洁儿此时红着脸道“娘、三表姨(文清妹妹)洁儿困了,我、我也回房去了!”

    小洁儿转而羞答答的睨了一眼后聂北,红着脸无声的走了。

    聂北觉得有些头大,思绪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却无法理清,聂北很想问一下岳母娘黄夫人到底怎么一回事,但黄夫人却没有想说的意思,而文清妹妹嘛……咦……无悲无喜?有古怪!

    这时候黄夫人略有深意的道,“文清,这件事实在过于无奈了些……”

    “芯儿姐姐,我知道洁儿她等不得,你不用说了,我需要些时间考虑一下!”

    温文清平静的道,“天也黑了,我得回去了,到时候我给你个答复!”

    黄夫人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给聂北打了个眼色,聂北唯有苦笑,因为聂北不知道黄夫人打的是什么眼色,只能随着明显忧郁的温文清出门。

    坐着聂北、温文清、小环的马车在雨滴中慢慢模糊,直到完全消失在黄夫人的视线内,黄夫人不由得轻轻一叹,喃喃道,“但愿文清能想得开来,要不然洁儿嫁给小坏蛋反而导致文清离开小坏蛋的话,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怪我!”

    紫娘静静的站在边上,也不接茬,黄夫人转而讷讷的问道,“紫娘,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夫人,你也是疼爱小姐而已,早点做好打算也好,到时候小姐姐真的是怀孕了的话也好安排,亦能让三小姐姐有个思想准备的时间!”

    “可是文清听到我说洁儿已经和小坏蛋……那个的时候她明显……”

    黄夫人心有惴惴,话说到一半反而说不下去了,一来她担心自己的心爱表妹会忌恨自己、或许是自己的女儿,两家人的关系因此走上隔阂的话……她不想看到,十分不想,二来就是刚才自己不但把女儿的事情说了,还把单丽华那美道姑和聂北的事情透露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的小情郎坏女婿知道这些事自己说的会怎么想,再者,她亦担心聂北这个小情郎知道自己私自做主和他的心爱女人‘交流’的话会责怪自己,明慧的她此时有些后悔了。

    黄夫人对下人没什么架子,但紫娘依然十分恭敬的道,“夫人就放心吧,照紫娘看来,夫人完全不必要担心那么多,那坏、嗯、那聂公子那般油腔……呃、那般出色,他一定可以化解三小姐的心病的!”

    黄夫人见自己的侍女亦能看透自己这小情郎的‘毛病’,却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顿时噗嗤一笑,那让花为之失色的娇颜使得傍晚顿时因此而绚丽多姿起来,“你啊,在我面前什么时候变得畏畏缩缩起来了,那坏蛋不就是油腔滑舌、死缠烂磨的本事强么,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紫娘陪着淡淡的笑容借口道,“夫人既然知道……那三小姐那边你就无需介怀了,让那、那坏蛋去解决好了!”

    紫娘有些迟疑的道,“至于他会不会怪夫人你说他‘坏话’ ……我想他会明白夫人你的苦心的,以其说洁儿一个,不如一次性全说了,不是?再说,他那么……那么疼夫人你,应该……应该不会怎么样给夫人你的!”

    黄夫人脸色跟着就红了起来,神情羞窘不已,自己和那坏蛋的‘好事’虽然是被紫娘知道了,但被当面如此个说法,她还是禁不住窘迫的。

    不过,听到紫娘如此分析,黄夫人也明显轻松了很多,折身往回走,紫娘忙打伞跟随,一路向小洁儿的闺房走去。

    尴尬、窘迫慢慢消除了,平时那种明慧的神色再度出现在黄夫人那如玉似脂的脸蛋上,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紫娘,调侃道,“洁儿出嫁的时候就让你陪嫁过去,做个通房丫鬟!”

    “夫人就别取笑紫娘了,紫娘都一大把年纪了,哪还是什么丫鬟,都成了大嬷嬷不再是黄花大闺女了,谁还会看上我这个老姑婆!”

    紫娘神色有些哀愁,亦有些羞赧,更有些期盼。

    “……”

    黄夫人话到一半才省起紫娘也不年轻了,从黄府一路侍候自己侍候到现在,都三十出头老姑婆了。黄夫人神色不由得愧疚起来,“这些年来真的你一路陪伴在我身边,任劳任怨的做着本来是我该做的事情,我……”

    “夫人不要说了,能侍候在夫人身边紫娘已经很满足了,不求其他!”

    紫娘的芳心此时亦泛起了愧疚之情,心底那个秘密她无法向别人说起,特别是对她信任有加、仁至义尽的黄夫人,她需要完成的任务和她的心态已经冲突了很多次,但远没有今天如此强烈,让她有种彷徨的感觉。

    黄夫人挪揄的笑道,“紫娘要是有心仪的人得告诉我一声,我给你做主去。”

    此时紫娘不知为何想到了聂北,却很快又陷入了为难的境界中,没人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但她却清楚,为何?因为秘密在她心里!

    放纵下去 第133章

    马车从黄府直往城外行驶,出到城门的时候几拔衣着破烂的人群挤在城门附近熙熙攘攘的,有好几千人,而周围全是官兵、捕快,城门把守的是张捕头,他披着雨衣负手而立,那些捕快拱卫在他身侧两旁,而此时他见是温家的马车便没有阻拦,转而对那些人群高吼了一声,“尔等聚而闹事,可知这是谋反之罪?”

    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儿又挤嚷起来,“我们不知道这么多,我只知道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我们要知县大人给我们做主,宋家的人欺人太甚了!”

    淋在夜雨中的人群嚷了起来,在这初春寒夜里,冒雨焚烧的火把亦无法温暖众人凄凉的心。

    马车穿过城门越走越远,熙熙攘攘的声音渐渐的消失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却听到温文清蹙着娥眉喃喃的道,“宋家这些年来做的真过份,这样下去迟早出事!”

    聂北也暂时放下城门所见所闻,见仙子喃喃一句后却黯然失色的样子便想着法子找话说,“清儿,刚才那些冒雨挤在城门附近的人主要是干什么的,发生了什么事?”

    聂北对这些事也略有所闻,刚才那些衣着破烂、淋雨聚集的人群都是附近的‘无产阶级’,封建社会力最底层的贫民,其中不乏一些本来有田后来却被大地主霸占的民户,这些人主要是给地主耕田拿佣金或许获取微薄的收成,但眼下宋家地租、田租负重不堪,收成亦要是剥去绝大部分,官府方面更是明目张胆的收取苛捐杂税,重重剥削、压制下的这群人却只能通过一些十分无力的‘上诉’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上诉的对象却又是多方剥削自己的一方:官府!试问又如何维护得了?这也算是悲哀,可更让人悲哀的是‘这悲哀’似乎古今未变。

    但文清妹妹似乎热情不高,被聂北缠得紧了就幽怨的望他一眼,转而望着马车外面的夜雨,x脯起伏不定,明亮透彻的眸子慢慢的蒙上了一层雾。

    聂北放下那让人烦恼的话题,转而抓住她那双柔润的玉手,她忸怩了一下见聂北死皮赖脸的便随他,小环儿见聂北惹恼了自家小姐,有鉴于他时常欺负自己,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此时不由得娇声嗔道,“你这坏蛋,忒不要脸,惹恼我们小姐!”

    聂北难得又一次不和小环儿扛上的,反而挨着温文清那幽香阵阵的身子,似乎把她压在车厢板上了,“清儿,怎么啦,好端端的怎么生我气了?”

    “你、你挨这么近干什么啊,好挤啊,还不坐开点!”

    温文清幽怨的剜了一眼聂北,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聂北却趁机越挤越来,她挪开的pi股位置被聂北占据了,而她半边圆臀都坐到聂北的大腿上了,不由得红着脸嗔道,“你、你赖皮!”

    温文清说着便要站起来,聂北哪会给她移开身子呢,仙子那软绵绵的美臀坐在怀里的感觉叫人无法割舍,双手很自然的环住她的柳腰,手掌贴在仙子那温柔的小腹上的是很能感觉到她娇躯轻栗,“坏蛋,你放开我!”

    “乖,静静坐在相公怀里说说为什么生相公的气!”

    聂北近在耳边的话语和吹拂耳廓的热气宛若电流一般穿透温文清的娇躯击中紊乱、彷徨的芳心,扭摆挣扎的的身子骨顿时软了下来,几许艳丽的红晕漫上了如画中仙子一般的容颜上,越发的诱人,聂北正想亲吻一下仙子的粉腮时却听到她酸溜溜的话语,“人家才不是你娘子,你也不是人家的相公,洁儿才是你娘子,那单丽华和那河下村的荷花也是,反正我就不是!”

    “……”

    这时候聂北大概的猜到了心爱的岳母娘子黄夫人到底在闺房里说了些什么,一时间心绪飘飞,虽然古代男人是风流的一类,只要有本事,三妻四妾很平常,享尽齐人福不在话下,可那也只是现代人的一种臆想罢了,实际上的酸和醋依然存在女人的心底。

    温文清知道一些事是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她知道以自己心爱之人的智慧会明白自己想说的是什么,以为他会给自己一个解释,就算是一个毫无保证的谎言亦可,却不想他听了自己的话后一副默然之色,难道连给一个解释的必要都没了么?为什么要在自己全抛一片心的时候如此待我?之前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

    悲从心来的温文清很想自己能坚强一些,银牙轻咬着阵阵颤栗的嘴唇,但那不争气的眼泪却

    娶我妈妈吧最新章节

    无声的坠落了。

    泪珠从仙子秀美的下巴尖滴落到聂北那环在她小腹处的手背上时聂北才反应过来,怀中的仙子娇躯轻颤着,能听到压抑的哽咽,聂北双手搬着无声饮泣的仙子娇躯,让她侧着身子坐到自己双腿上,用双手扳回她那哭得凄然惨淡的脸蛋,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直教人心疼,“清儿……我……”

    “你放我下来!”

    温文清芳心悲苦,却兀自坚强着,虽然那‘坚强’十分脆弱!

    “都是我不好,清儿你不哭好不好!”

    聂北才不会傻到这时候松手呢!

    “我没哭,你放开我,我要赶你下马车,我不想见到你!”

    温文清气昏了头,平时澹然优雅的仙子此时显得有些蛮不讲理。

    “……”

    “你没听到我叫你放手吗花心大萝卜!”

    温文清见聂北依然没放开自己的意思,不由得恼了,但她身体却没挣扎,思想和身体似乎叛离了。

    “是相公!”

    聂北一只手轻轻在温文清的脸颊上拭擦着泪水,温声道,“别哭了,外正下着雨,马车内也下雨的话我和小环儿就湿身了!”

    “哼!”

    小环儿无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侧着脸娇哼一声,显得比温文清还要生气,样子却很娇俏、很可爱。

    温文清噗嗤一笑,转而又y着脸,苦闷的泪水依然落下,玉手忽然抓住聂北的手含恨的咬了下去,边咬边哭,咽呜的哭声夹带着模糊的嗔骂,“咬……咬死你个负心大坏蛋……呜呜……”

    两只手指在仙子的银牙肆虐下皮破血流,钻心的疼痛传来,聂北却哼都不哼一声,温和眸子透出温柔的目光,又好气又好笑的望着温文清,“我可没有负心,在我心里,我的好清儿依然是娘子,我的贤内助!”

    “我……我不听你的鬼话……呜呜……洁儿她都怀了你的孩子,你还有什么话说,你都是骗我的,你个大坏蛋,咬死你!”

    温文清正气在头上,就像一头母老虎一般,娇艳的小嘴儿咬住聂北两个手指就是不放,还加大了力气,聂北手里流出来的鲜红热血把她的小嘴儿染得殷红、妖艳。

    痛让聂北蹙起了眉头,却坏坏的道,“你努力些也能怀了我孩子嘛!”

    温文清本能的停顿了一下,似乎才回过味来,苦的凄苦的脸蛋顿时绯红一片,聂北趁机抽搐那被撕咬的手,几只血r模糊的牙印排列成优美的圆弧,并夹带着仙子的香津。

    “好清儿,不要哭了好不好!”

    “我要你管……啊……你……你干什么呢……啊……呜呜呜!”

    在温文清的挣扎、娇呼声中,聂北已经把她那柔软的娇躯横摆在自己的双腿上,小腹压腿、背朝天,翘了罗裙里那圆美的pi股。

    聂北不理温文清的挣扎,麻利的松开她柳腰上的腰带撩起仙子的夹窄罗裙,微微扯下她那件丝质白亵裤,露出仙子那粉嫩细腻的美臀来,只见两臀圆润饱满,如膏似脂的泛着粉红色的光泽,仿佛吹弹可破,中间那幽深的股沟亦增添无限的诱惑,直让人垂涎欲滴,怎忍摧残?

    “坏蛋……你……你下流……”

    温文清双腿不安分的乱蹬着,双手死命的拉扯着被聂北褪下的亵裤,但拉扯不过聂北,羞人的pi股暴露在聂北的眼下教她难堪不已,芳心羞窘之下脸蛋跟着红透了,可怜兮兮的泪水布满了仙子一般的脸蛋。

    聂北咽了一口口水,努力让自己狠下心来,‘恶狠狠’的道,“作为我的好娘子,却不听话,看来不打你是不行的了!”

    聂北扬起巴掌对着那肥嫩嫩的美臀拍了下去,‘啪’的一声很清脆,雪白嫩滑的美臀上泛起了一只不太明显的红色手掌印。

    “啊——好羞人啊……不准打那里……”

    温文清娇躯轻颤了一下,乱蹬乱抓的没停过,好在马车的车厢够大,要不然非磕碰到头不可,那样的话聂北就心疼了。

    “谁叫你不听话,哭得我揪心死了,不来点家法娘子你是不会长记性的!”

    “呜呜呜……”

    温文清嘤嘤而哭,也不知道是不是羞成那样的,“你欺负我,坏蛋,你负心的坏蛋,背着人家找那么多女人,人家说一句都不行,我恨死你了!”

    “……”

    聂北扬起手掌欲再度拍下去。

    却被反应过来的小环儿扯住手袖,粉面含煞的嗔道,“坏蛋,你……你不准打我小姐!”

    “小环儿,你也不听话是不?”

    “就是不准你打我小姐,你个坏蛋,再打我小姐我也咬你!”

    小环儿咧了咧红嘟嘟的小嘴儿,一排整齐的银牙精致皓白,两只小虎牙很是可爱。

    聂北又好气又好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手顺势兜搂,把小环儿横放在膝盖上和温文清并排的压在da腿上,三两下就撩起她的蓝裙子扒下她的绿色小亵裤,露出她那圆翘的小pi股,可能是跑到比较多的缘故,粉嫩嫩的pi股显得十分结实,聂北抽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和温文清刚才那一巴掌差不多。

    聂北没停下手来,在温文清和小环儿一大一小的两个美臀上轮流拍打,‘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唔——”

    “啊——”

    两个女人一个美得让人无法直视,一个娇俏可人,在聂北的拍打下娇呼连连,粉嫩的娇躯禁不住那不知道是痛还是痒的感觉阵阵颤栗。

    马车行驶在颠婆的泥路上,聂北的手巴掌拍打在心爱的女人pi股上,一路上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无法掩盖那‘噼噼啪啪’的脆响,聂北不知道前面驱马的车夫是否能听得出来。

    放纵下去 第134章

    马车在泥泞的道路上走得不算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聂北惩罚性的的拍打变成了温柔爱抚,只见温文清和小环儿两女的美臀此时红得几乎可以滴出血来,可知那里必然是火辣辣的,而柔软温香的身子趴在聂北的腿上,轻启着小嘴娇滴滴的喘息着、抽泣着,刚才聂北可是真的下了力。

    聂北的两只大手开始不安分的涉及到两女的股沟,并且时不时的用指甲刮过那紧凑的菊蕾,哀婉抽泣的两女慢慢的擦觉到了聂北的动作,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身子不安的扭摆着,但她们都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受到如此待遇而已,所以都不敢声张。

    聂北的手指放肆的绕到前面去……

    温文清的秘密花园已经长满了芳草,萋萋茸茸的很滑手,并拢紧夹的双腿使得花园十分神秘,但花瓣却被挤压得愈发的肥美,聂北能感觉到手指处传来的饱满和柔腻,就像开了壳的牡蛎一般;而小环儿的那小pi股紧夹着的花园就显得青涩了很多,芳草还未完全长齐,嫩却不肥,只是微微隆起一些,无法和文清妹妹那肥嫩的花园相比,但聂北知道,小环儿的花园绝对和文清妹妹的一样紧窄,因为此处未曾迎客,正等待着自己这个勤劳的园丁去开发、修剪。

    聂北的手指探入到两女的花缝处,两具香艳的娇躯不禁抖了一下,彼此大气都不敢出一点,芳心羞赧之下只想哪作恶的坏蛋快点收手才好,却听到聂北‘咦’的一声,“咦?什么时候出水了?”

    两女都以为聂北是说自己,聂北刚才拍打虽然让她们疼痛,却慢慢的产生了异样的感觉,那感觉说不出来,却让她们的花田在不知不觉的泌出了霪水来,此时听到聂北的话,自然是羞赧不已,脸蛋涨得通红,心却提了起来,因为聂北的手指没停下来,在羞人的地方轻轻的抚摸着,敏感不堪的地带受袭,电流透过身躯的感觉让她们一阵一阵的颤抖着。

    “嗯——”

    在两女的娇吟声中,聂北的两只手的手指戳入了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彼此的娇吟使得温文清和小环儿都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即时难堪不已,和侍女一起被那坏蛋如此霪弄,温文清很是不堪,娇滴滴的哀求道,“你的手,不要……唔……不要进去……好……好酸麻!”

    聂北不管不顾,两只手指分别c入到温文清和小环儿的花园深处,直到碰触到那层柔软的薄膜才没再深入,手指被鲜红r嫩的水x强烈夹压、蠕磨、吸吮的感觉直传到聂北的大脑,让聂北愈发的兴奋,胯下之物顿时硬挺起来,趴在聂北大腿根部附近的仙子只觉得自己的小腹处顶着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女人的本能让她知道那是什么,脸蛋顿时像火烧的一般,身子却尽量的弓起来、绷紧,心如鹿撞的喘息着粗气。

    聂北的手指开始温柔的霪弄起来,抠挖、研磨、刮磨、抽c等等百般手段齐出,快到家的时候温文清和小环儿这两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就无法承受那汹涌的快感了,火热的娇躯在一颤一颤中迎来了她们人生中第一次的高c,那溽热粘稠的花蜜在蠕动的花田中泄出来……

    小环儿的的小花田在‘泄蜜’的时候还算正常一些,收缩、蠕磨着聂北的手指不放,一直到完全泄完才松开,弄得聂北整只手掌都是晶莹的‘花蜜’,霪香糜烂。

    仙子的就迥同一般了,起先如一般的女子高c时那花田一样蠕磨着侵入的手指,层层叠叠的褶r吸磨的强度十分惊人,但,在高c泄身的时候竟然是门户大开,大有吃完了冰棒便吐出‘木棒’的样子,一股股霪水宛若水枪喷s一般从异常幽深的火热花芯处涌s出来,一直维持半分钟,直把马车厢的一侧喷得如雨淋一般,聂北怎么都想不到又女人可以这样泄身的,直看得目瞪口呆,半天没反应。

    泄身的两女犹如两条软绵绵的面条一般挂在聂北的大腿上,红艳欲醉、媚眼如丝,却能在奔流的快感中强忍着没呻吟出来,亦算奇迹了。聂北哪里知道两女此时的身体的状况呢,她们顾忌驱马的车夫,无声的忍受着欲仙欲死的快感,银牙都快咬碎了。

    温文清娇喘着回过神来,微微扭头偷看那作恶的坏蛋,见它一直望着马车车厢,便巡视望去,望见车厢一旁几乎全部湿了,犹如风吹雨打过一般,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外面的雨水淋进来的,待看到聂北那只从自己小妹妹内抽出来的湿淋淋手掌慢慢的伸过去揩弄着车厢上的‘雨水’时她才幡然醒悟过来,一张本来就潮红欲滴的脸蛋霎时着了火,又红又烫,拱起身子嘤咛一声趴到聂北的怀里,红透的脸蛋埋在聂北的胸口上,羞得无面见人。

    聂北嘿嘿直笑,霪霪的对小环儿笑道,“小环儿,这车厢好像挡不住外面的雨水咧,你看,都淋了进来,湿淋淋的!”

    小环儿才从欲仙欲死的快感中回过神来,迷迷糊糊的,羞赧不堪,被聂北兜着臻首不得不依言望去,果然见到一面车厢几乎全湿透了,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小姐潮吹弄湿的,还以为真如聂北所言,嘤嘤咛咛的‘唔!’了一声,“唔,这雨是很大!”

    家教一向严谨的温文清生就一副大家闺秀的仪态和风范,很多事都中规中矩,却不想今天被那坏蛋如此霪弄,自己却大泄特泄,自然羞窘不已,但此时那坏蛋还出言调笑,顿时‘呜’的一声哭了出来,在聂北的怀里就像一只发疯的小猫一般乱抓乱捶,恼羞成怒了,“坏胚子……呜呜呜……我叫你作恶……叫你欺负人家……我死了算了!”

    “别!别!别!”

    聂北连忙讨饶,好声道,“你死了我到哪里找这么漂亮又这么水嫩的娘子啊!”

    温文清现在听到个‘水’字就羞得慌,顿时不依,一个劲抓、捶、咬,发泄着之前的委屈和现在的羞赧。

    不多时小环儿也借机报复,聂北怕伤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可人儿,不敢大力对抗,只能温柔承受,顿时‘凄惨’不已,直到马车停在茅草屋大院门外才勉强安抚好两头母老虎,脖子、胸口、背后、手脚处都是抓痕,还有牙齿印,聂北哭笑不得。

    不过聂北也不吃亏,她们在抓、捶、咬,他却在揉、搓、摸,两女全身都被聂北摸了个遍,温文清是聂北重点关照的,此时衣裙皱乱、鬓发紊乱;娇颜似水、媚眸泛波;欲r半l、美臀流露;更别说那花蜜涂抹的粉胯、花园了。

    平静下来的温文清才发觉到刚才的荒唐和不雅,忙低着头红着脸整理着衣着,两女那娇羞的神色、遮掩的动作让聂北大饱眼福。

    经过聂北的霪弄和刚才的嬉闹,温文清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但依然没什么好气,红着脸递给聂北一把雨伞,瓮声瓮气的道,“我娘的寿辰快到了,一个月后,到时候你可以……可以去祝寿!”

    聂北机灵的接口道,“顺便提亲!”

    温文清明显心喜,眉梢又娇又羞,眸子水汪汪的,本想忸怩一下的,但聂北那温柔的眸子让她痴迷,芳心喝了蜜一般的甜,情不自禁的道,“你记得你说过的话,来了,不管我家人亲戚如何看待,我今生今世都是你的娘子,不来的话……哼!”

    “……”

    聂北嬉皮笑脸的时候甜言蜜语张口即来,虽然那也是认真的,但总带些轻浮的色彩,但在在陷入温情的‘严谨’中时,聂北不善于甜言蜜语,但,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底那柔软的地方还是被温文清的柔情与痴恋给击中了,聂北在想,或许之前她送与的那玉佩和断发之物无需存有,有她芳心在,即永恒!

    温文清主动搂住聂北的腰,交颈相拥,痴痴的道,“不管你有多少个女人,请记得在心里给你的清儿保留一个位置!”

    聂北紧紧的拥抱着温文清的娇躯不放,眼里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和祥和此时流露出来。

    温文清的眸子慢慢的蒙上了雾水,却欢喜的笑着,敏锐的她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此时才是最真实的存在,此时的他安静中带着别样的伤感,这才是他内心流露出来的真实表象,他渴望被爱护、被关怀、被肯定,仿佛一个小男孩一般,她不知道什么造成心爱的人如此这般,但她知道,自己已经读懂了他的心,即时他的心一直封闭着!

    “清儿我……”

    聂北知道,众多女子中,只有清儿离自己的心房最近……最近……

    “好了,我不需要你的承诺,我需要你爱我娶我!”

    温文清呢喃着。

    聂北没出声,但眼神却十分坚定,不管温家的人如何看待,抢也得把文清仙子抢回来。

    温文清窝在聂北的怀里就如小女人一般,难舍难离的道,“坏蛋,我、我得回去了!”

    “清儿,夜里的泥路难走,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上吧!”

    聂北动机十分纯洁的挽留着。

    温文清的脸蛋却泛起了红晕,吃吃的道,“不、不了,我、我还是回去吧,明天我还得邀请媚姨(柳夫人)、琴姨(田夫人)、宋夫人和芯儿表姐她们到家里去商讨一下怎么安置刚才那些流民,要不然这么大冷天的还下着雨,会冻死冻伤很多人的!”

    温文清温声细语的解释着,她的心早已经给了聂北,把身体给聂北也是迟早的事,但她真的有事,每年温家都会出钱出力安置一些贫苦黎民,只是今年显得十分特殊了些。

    聂北想到了那些冒雨聚集在城门口的贫苦黎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温文清的作为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对温文清的爱更加热切,捧着她的臻首对着她娇艳的红唇印了下去,温文清娇躯轻颤,嘤咛一声,“嗯……”

    两人无视小环儿的存在,在马车内深情热吻,知道温文清面红耳赤几乎喘不过气来才分开,温文清美眸似水,娇媚的容颜绝色倾城,娇滴滴的惹人迷恋,她轻轻推开两人的距离,带着欢慰的微笑道,“好了,你的娘子和妹妹打着伞站在门口依门相望呢,看她们那神情,估计都盼了很久,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聂北透过车窗望去,只见茅草屋内穿来黯淡的灯光,可以看到屋门边上站着两个人儿,一个是巧巧那妮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永远是那么可人,旁边是成熟丰满的美道姑单丽华,玉手撑着一把伞,一副急躁不安的样子,粗布莲裙被飞溅的雨水打湿了亦无心顾及,真如文清妹妹所言,她们不知道在门口翘首以盼了多久……

    聂北鼻子不由得一酸,有种想哭的感觉,家……曾几何时是孤儿院,那里冰凉冷淡、无亲无故,孤苦伶仃的生活到底是在前世又或许是今生?聂北不知道,只知道此时此刻的温馨足以弥补冷雨夜的冰寒,浪子归家的感觉是一颗漂泊的心灵在融化。

    聂北撑着文清妹妹的油纸伞站在院子门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下的马车,也不知道文清妹妹这个可心儿什么时候走的,但记得她最后一句话:人家也在家门前等你,等你驾着你说的滑翔机飞到我家娶我!

    放纵下去 第135章

    聂北轻轻的推开院子门,吱呀一声惊动了巧巧和单丽华,她们一手提裙子一手撑伞,绣花鞋沾满淤泥亦不顾了,快步走过来。

    “聂哥哥……”

    “夫君……”

    两声满带着热切关怀的呼唤,两双妙目饱含欣喜的望着聂北眼前的聂北,聂北丢掉雨伞,一把将两个女人抱在怀里……

    在饭桌上干娘方秀宁一边给聂北夹菜一边嗔怪,“你的伤才好,就到处跑,又不按时回来,好不容易回来却淋得湿漉漉的,教人揪心……”

    干娘慈祥的嗔怪了几句后严肃的道,“明天给我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那里都不准去!”

    “……”

    聂北很无语,也很温暖,但到时候能否安定下来尚需时间去验证了。

    单丽华和巧巧却红了脸,因为聂北进院子的时候是撑着伞的,只是后来……后来才淋湿身的,因为聂北丢掉了雨伞抱着她们一个劲的亲,都不顾那冰冷的雨水。

    晚饭过后单丽华这个准媳妇收拾碗筷,巧巧这个隐媳妇肩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