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59 部分

第 59 部分

    三个女子见到聂北的时候表情各异,温文碧先是一阵欢喜,继而被幽怨取代,在走进聂北的时候又被羞意掩盖,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脸颊却飞着两团彩云;柳柔柔就一只羞红着脸,根本不敢抬头多望聂北一眼,一手捏着方巾一首捏着衣角,目光投在自己的绣花鞋上,显然,聂北曾经对她所做的事她从来没忘记过,更没忘记过聂北这个人,他的影子一只在心里挥之不去;柳凤凤就不同了,进了黄府看到聂北的时候娇哼一声,横眉立眼的,总之就没个好脸色。

    聂北暗地里对着温文碧和柳柔柔打了个飞吻,只把两妮子的脸蛋儿闹得红扑扑的,柳凤凤就当场想发飙了,见聂北迟迟才给自己也来一个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气消了,但还是娇哼一声,“姐姐,我们进去,别管那下流胚子!”

    “……”

    聂北苦笑的摇了摇头,和张夫人蹬车走了。

    望着聂北的离去,温文碧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般的差,百事不上心的样子,或许她没见到聂北的时候还好一些。

    柳柔柔也差不多,一副失落萧然的样子,‘不忿’的柳凤凤倒是话多,一个劲绕着聂北来数落,直到她的声音消失在黄府深宅里。

    “想不到小北你的女人缘这么好啊!”

    张夫人坐在马车上和聂北亲热交谈,不多时她就把话题引扯到聂北的女人身上来了。

    聂北偷偷的打量着张夫人的娇躯,被她那成熟的曲线弄得心旌摇曳,对她的话倒没怎么着意,笑侃道,“这说明我很出色嘛!”

    “……咯咯……”

    张夫人先是微微愕然,继而是一阵银铃般的乐笑,藏在紫色褙子里的酥胸随着娇笑好一阵颤抖,那收紧的锦袄差点都无法束缚得住。

    聂北双眼差点跳了出来,张夫人娇笑一会儿,发现聂北盯着自己的x脯看,一副色授予魂的样子,她又骄傲又羞赧,娇怯怯的嗔道,“看什么呢?”

    “唔!”

    聂北讪讪的收回目光,“没看什么!”

    张夫人那人比花娇的脸蛋微微发热,和一个男子同车共路本身就是有失礼仪的事情,更别说现在两人挨肩而坐,彼此气息交流,而他有盯着自己羞人的地方看,自己竟然没生气,自己这是怎么了?

    聂北浪荡的接着道,“这可不能怪我,谁叫夫人这么吸引人,我是个男人,哪里经受得住夫人的魅力,我不看的话得去看大夫咯!”

    聂北的话虽然轻佻,但语调轻松、调侃,让她忍俊不禁,‘扑哧’一笑,没好气的嗔道,“你这人嘴就是甜,怪不得女人缘那么好!”

    “哪有,是夫人平易近人、亲切动人使得我有胆量说些实话而已!”

    聂北的目光有人不不住投到张夫人张霞的x脯上,那里勾勒出来的弧度实在让聂北无法抗拒。

    “你还看?”

    张夫人轻轻侧了一下身子,轻嗔薄怒的样子,很是娇媚。

    “下来!”

    这话不是聂北说的,更不是张夫人所说。

    “怎么回事?”

    张夫人诧异的撩开了车门帘……“啊!”

    张夫人惊呼一声触动了聂北的本能,大手罩过去,张夫人一只玉腕被聂北抓住,巧力把张夫人扯回到马车里,张夫人惊魂未定,只觉‘呼’的一声,一个身形窜了出去……

    马车再度上路,但是马车上的聂北和张夫人两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了起来,好一会儿张夫人还是忍不住道,“小北,刚才那些流民好吓人哦,我才伸出头去看一下,他们就七手八脚的扯住我不放,要不然你的话我今天就惨了!”

    聂北陷入了沉默了,刚才那些流民的躁动的动作、麻木的眼神、饥饿、冷冻身体都撼动了聂北的心,虽然现代社会里河蟹有些讽刺,但明地里还算天下太平,而刚才那样的情况,那些流民表现出对一切‘富贵’的嫉恨却不是一时半刻能积聚形成的……

    他们对张夫人的马车进行拦截、破坏,已经到了放纵、抢夺的地步,饥饿、贫苦、不公、怨愤、等等情绪交集形成的愤怒已经变味了,原始的农民暴动状态已经呈现出它黑暗的一面,群情汹涌在没有理性的引领下,它只会越来越趋向‘破坏’的一面。

    聂北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自己喜欢的女人一定会想尽办法得到,但面对这些无家可归的饥饿流民时,聂北还是无法做得视若无睹……聂北苦笑的摇了摇头,轻声的叹了一口气,“哎——”

    张夫人美目瞟着聂北,脆声问道,“小北,告诉阿姨,刚才你是如何说服那些流民放我们的车子离开的?”

    “夫人……”

    “叫我阿姨!”

    张夫人佯装生气的要聂北改口。

    “阿姨姐姐,麻烦你掉转车头,不去柳家了,车我到温家去!”

    聂北忽然说道。

    张夫人对车夫吩咐两句后再转回到刚才的话题,“小北,你还未回答阿姨的问题呢,到底是怎么安抚那些疯了一半的流民让他们肯放我们走嘛!”

    张夫人半撒娇的望着聂北。

    聂北撩开马车车窗的帘布往后望了一眼,那里人头涌涌,衙役刀兵出鞘,正对峙着,不由得幽幽道,“其实他们的要求很低,高一些就是有个家,有个吃饭的饭碗,这就很奢侈了,或许低一些,只求有人理解他们,也就足矣!”

    放纵下去 第138章

    “你们是谁?”

    门卫把聂北和张夫人给拦了下来,牛气冲冲的样子就如聂北欠他个十万八万似的。

    聂北从来没来过温府,此是第一次,温府并没有黄府那么金碧辉煌,不过够大气,看上去实用有余奢侈不足,很合聂北的口味,特别是门口的两个石狮子,看上去似乎没黄府那两只那么裂牙露齿、面目狰狞,显得很温顺,以其说是狮子还不如说是两个狮子狗,只是……门口这只真的‘狗’却不见很可爱。

    “喂,我问你们话呢,你聋的么?”

    那看门的小厮见聂北穿着一般,而张夫人虽然穿着不凡,但气质明显不足,以他‘独到’的眼光自然能看出他们都不算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所以语气难免尖酸刻薄。

    “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张夫人有点生气了,再怎么说她也是‘官太太’,或许比上不足,但比下还是有余的,又如何受得了他的气呢!

    聂北虽然心情奇差,但还是心平气和的,“可以的话麻烦这位大哥进去通报一声,就说聂北求见!”

    “温府是你们随随便便……什么……你是聂北?”

    “你说呢?”

    聂北没好气的反问一句。

    那小厮似乎现在才认真观察一下聂北,可不是,短短的怪异头发,出色的样貌,带些懒散的语气,这不就是和三小姐有‘交情’的聂北么?

    “小人该死……小人这就去通报、通报我们小姐!”

    那嚣张的小厮态度转换得很迅速,聂北怀疑川剧里的变脸大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张夫人显然没有和那小厮一般见识,见他进去通报了,她想问聂北来温府想干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问,反而告辞道,“小北,阿姨也就送你到这里了,我就不和你进去了,我回家还有些事要处理!”

    “……”

    聂北也不好挽留。

    “啊对了,听说你医术不凡,我们家茹茹的眼……有空的话阿姨想麻烦你去看看,可好?”

    张夫人没对聂北医好女儿的眼睛抱多大的希望,她不过是找个托词想聂北到家做客而已,顺便和自己的女儿培养一下感情。

    聂北苦笑,却不得不点头应允,张夫人见聂北应承下来,芳颜绽开,脆声道,“那阿姨就当你答应了哦,到时候你可不要忘记了,那样阿姨可就生气了!”

    张夫人没给聂北反悔的时间,娇躯一扭,快步登上了马车,那动作优雅、婉约,上马车那一刹那,襦裙绷紧住的圆臀弧线让聂北的眼睛闪了几下。

    聂北在温府的门外望着成熟的张夫人里去,不一会儿,那小厮跑了出来,帽子都有些歪了,讷讷的对聂北道,“我三小姐正在会客,小人不敢打扰,我四小姐她叫我带你进去!”

    “那麻烦带路!”

    “小人刚才……”

    那小厮迟疑在那里,一副惴惴不安的神色。

    聂北微微一想,知道他担心些什么,便道,“改变自己的作风,那你还是你!”

    聂北说得笼统,但那小厮也是个机灵的人,忙点头道谢,便引领聂北入温府……

    从外面看来,温府实在不起眼,但进到里面才显示出一个豪门大富之家的那种‘不经意’的奢华,那种贵气即使没有黄金装裱亦依然表现得淋漓尽致,或许就在布满庭院的花花草草上展示优雅;又或许在铺、设精致的回廊画栋上流露不凡;昂或是红墙绿瓦、碧湖苍树构筑而成的别致都勾勒非一般的典雅。

    不过,商人有商人的效率追求,倒是把一个江南园林的府邸弄得有些‘简单’了,那走道似乎也过于‘直’了些,不像黄府那么‘曲径通幽’‘迂回百转’,聂北走得很舒畅。

    忽闻‘铮’的一声,继而‘铮铮’三两声,随后传来优美的曲调,悠远空灵的琴声时而平缓时而急促,宛若少女在窃窃私语,又如女子匆匆碎步……不过,流行曲聂北或许能知道谁在爱谁,可古筝弹奏出来的曲子嘛,聂北自认无法做到闻琴知雅意,却还能知道的弹奏得很是好听,仅此而已。

    单间对面湖边凉亭,琴案女子一人,背后人影两只,聂北能清晰的看到弹奏古筝的女子是柳柔柔,那琴声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柔若似水,就仿佛平静的湖面吹拂过一阵微风一般娴雅,亦似现在这般的小雨缠绵,空谷幽灵的音乐舒畅着天气的烦忧。

    那两只人影自然是温文碧和柳凤凤,三人似乎也发现了聂北的存在,有些躁动,柳柔柔的琴音走了音,再弹奏下去就没有刚才那种味道了。

    “聂公子,我们四小姐请你过来的,小人就告退了!”

    小厮话才说完,人就溜得比兔子还快,要说温家还有哪些人让他害怕的话,那就非柳家来的柳凤凤和脾气越来越古怪的温文碧了。

    聂北默认了,悠悠的向对面走过去,聂北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厮搞的鬼,刚才直接带自己到那边不就好了,现在还得自己绕一圈,聂北在心里腹诽了那小厮n次,却无法猜到这是文碧妹妹安排的,她得有个面对聂北的心理准备,似乎就在聂北绕湖一圈这段距离上。

    “文碧,刚才为什么让这下流胚子进来,我一看到他我就想……想揍他!”

    柳凤凤恶狠狠的盯着走过来的聂北说道。

    “你打得过他么?”

    温文碧幽幽的望着闲庭信步般的聂北,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我……我打不过他,可不是还有你和我姐姐么?我就不信我们三个人打不死哪坏透的色胚子!”

    柳凤凤面子有些挂不住,在她看来聂北是在是可恶了些,嗯,特别是在楼船上的时候,竟然那样欺负姐姐,害得自己也……想到这里她有些脸红了,双手不由自主的环在那不算高耸的x脯上,似乎这样才能环卫那种被抚摸的怪异之感。

    柳柔柔这么一个古典至极的女子,水柔柔的温顺性子,对妹妹那‘打打杀杀’的话就如耳边风一般,她只是半低着头,抚琴的那双嫩手不知何时收了回去,垫在小腹处,一副淑女的模样。

    倒是温文碧有些痴痴的,幽怨的神色写在脸上,终日的愁思苦恋却是一段无法逾越的禁忌之情,她在想,自己活着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可是坏蛋他都那样给自己了,自己是他的人了,那他为什么……温文碧望着聂北的身形越来越幽怨!

    聂北最吃不消的就是文碧妹妹这种为君消得人憔悴的模样,总让聂北惭愧、心疼。

    “咳!咳!咳!”

    聂北走路半点声音都没有,那是单丽华的武功在他体内发挥了作用,不经意的就展现了武学的魅力,但聂北不在意,武学得之幸也,不得命也,能活得开心就好,不是?不过,现在似乎不怎么开心,聂北咳嗽几声后强笑道,“三位美女找我有什么事么?”

    “谁、谁找你了?是你自己找上门的!”

    温文碧心虚的辩道,她日思梦想都想见到聂北,却当面对聂北的时候却心态复杂,一会喜一会愁。

    “……”

    聂北很无语,在心里嘀咕:我是找我媳妇文清妹妹的,可不是找小姨子你的!

    见聂北好一会儿没声出,柳凤凤没好气的哼道,“喂,你个登徒子变哑巴了?”

    “凤凤怎么如此对客人说话啊?”

    回廊转角处一个温和的声音略带威严的传来,柳凤凤顿时如霜打的茄子。

    这一声温柔的娇嗔却把聂北带入了呆滞的状态,那声音是聂北返古后听到的第一个人类的声音,更是第一个女人的声音,聂北无法忘怀,要说聂北在这万恶的社会力还有些什么什么遗憾,那就是草丛中那个让人惊艳的女人。

    这么一个声音让聂北无从回头,不敢面对,亦不敢却回头,聂北有些怕自己是听错的,不是她的话存留的依然是遗憾,可要是真的呢……

    聂北无从去印证真与假,却听到温文碧一声娇嗲如媚的呼唤:“娘,你不是和姐姐会客了么,怎么到人家这里来了!”

    “姨妈,可不是凤凤不乖哦,而是有些人……”

    柳凤凤的表情俏皮又可爱,让人无法狠心责怪。

    “凤凤!”

    柳柔柔娇嗔一声喝止妹妹的话,转而盈盈而起,优雅而得体,柔声问好,“姨妈好,别听妹妹她胡说!”

    莲步婀娜的夫人未来得及出声应答,温文碧又有选择的转移了话题,“娘,你出来了,姐姐那边……”

    “呃,娘想看一下柔柔和凤凤不就来了,那里商讨柳民的问题,有你姐姐在娘就偷懒一会儿也没问题!”

    声音越来越近,聂北感觉到就在自己背后响起,“朋友来了都不给娘亲介绍一下?”

    “娘,是、是三姐的……的朋友,他叫聂北!”

    温文碧迟迟疑疑的样子就像自个儿给娘亲介绍自己的心上人一般。

    “聂北?”

    温文碧的母亲显然对聂北很熟悉不够,当然,只是对‘聂北’这两个字熟悉而已,却不知道聂北是何人,竟然能让自己拿高傲的三女儿芳心暗许,连她这个做娘的都无法扭转。

    聂北慢慢的转过身来,一个熟美的身影落入聂北的视线内,丰腴的娇躯一步一摇的蹬上凉亭的步阶,罗裙的裙摆几乎可拖地,那白如玉一般的素手提着罗裙的样子优雅又娴淑。

    纤柔的腰子款摆间尽显女性的柔媚,更别说腰子以上、金纹中衣内的那对酥x,鼓隆隆金纹中衣外套着一件大袖罗衫,却没束腰带,只是随意的裹起来,纽扣别在腰子侧,很自然很随意,还有些慵懒的感觉。

    但见她低着头上阶梯,从v形衣襟领口处能看到肚兜的带子,粉红色的,聂北能知道那肚兜带子一定是绕到脖子后面打结。可能是刚才会客的原因,一头秀发盘了起来侧在脑后,编织的发辫绕绑在发鬓的根部然后用两根白玉发簪c住,显得既雍容华贵。

    但当聂北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投在妇人的脸蛋上的是很所有的思绪都定格了,只记得眉心处那颗美人痣依然带着别样的性感与风情,其他都没心思注意了,心里一个劲呼喊:是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她竟然是文碧的母亲,那……那也就是温文娴、温文琴、温文清的母亲,这……

    聂北那机灵的头脑有那么一霎那是短路的,那种诡异的气氛似乎无意间触动了文碧的母亲的神经,她昂起头来望了一眼,目光定格在聂北的脸上,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似乎呼吸也跟着停了,双手无意间放松,罗裙瞬间铺就下来,耷拉在阶梯上,她侥幸的一位以前那一次会在时间的距离上一点一滴的消磨掉,直到它就如一个不堪开口的梦好了,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会在自家屋内再一次见到那作恶的坏蛋、色狼,而且这人还是自己女人的心上人,以自己女儿的脾气或许、或许将来这坏透的胚子还是自己的女婿,这……这情何以堪?

    戴心婉的脸色瞬间几变,最后苍白一片,银牙紧咬、娇躯轻轻的抖栗。

    “娘,你怎么啦?”

    见娘亲动作怪异,温文碧不知就里的问道。

    “姨妈,你没事吧?”

    柳柔柔和柳凤凤对温文碧的娘亲戴心婉极其的敬重。

    聂北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句,“你……你还好吗?”

    “你、你不要过来,走、走开、我、我不要见到你!”

    聂北没有走动,但听到聂北的声音的戴心婉却尖锐的娇呼着,身子本能的后退着,心神极其不宁。

    步阶高低,一个不留神,戴心婉那丰满的娇柔身子一个不稳,‘啊!’的一声娇呼往后倒去,吓得她花容失色。

    温文碧、柳柔柔柳凤凤三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见戴心婉就快倒地,亦是玉容错愕、呼救不及,温文碧双手都掩在红润粉嫩的小嘴上了,始终无法想象聂北那种变态的速度,她和柳柔柔、柳凤凤只感觉到一个残影蹿了过来,跟着在半空中打了几个旋转才落下,而娘亲却被聂北搂在怀里了,那梳妆整齐的秀发也紊乱了,不过,娘亲好像现在比要倒下的时候更害怕了,为什么呢?

    温文碧自然无法想象自己的娘亲和聂北有过那么一段‘野外’的经历,但聂北知道,更知道第一个女人在自己的怀里发抖得厉害,丝毫不差于当时自己强行夺取她清白的时刻,只是旧情在重温的时候那种

    宝瞳txt下载

    温香软玉的感觉让聂北无法‘释怀’!

    放纵下去 第139章

    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在自己的怀里惊怔、僵硬,聂北心疼,总想说些什么,可嘴巴似乎塞了个j蛋,话到喉咙就再也出不来了。

    而这时候温文碧和柳家姐妹反应过来都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扶持着戴心婉,一脸的关切之色,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

    戴心婉只是脸色惨白的摇了摇头,娇躯却微微的挣扎着、抗拒着聂北的怀抱。

    温文碧单纯的道,“谢谢你啊聂……聂大哥,要不然娘亲就摔倒了,啊对了,你离得这么远,怎么就窜到了娘亲身边来了呢?”

    温文碧的好奇聂北没什么心思注意,倒是她们三个小妮子来了自己不好在抱着自己梦里都想着的女人,极其不情愿的松开了手,温夫人的脸色十分复杂,眼色慌张、仓惶,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恨不得立即离开,“我有些不舒服,柔柔,你扶我回房去。”

    “大事不好了夫人,那些流民暴动起来了!”

    一个五十上下的老头闯了进来,神色慌张,额头处破损了一块,正冒着血,华丽的衣服又是湿漉又是泥泞,显得极其的狼狈,他身后跟随着两个家丁小厮,也是这么一副模样。

    那老头显得很贵气,养精处优的肤色,不过此时狼狈了点。

    “爹,你的头怎么啦?”

    温文碧吓坏了,慌忙迎上去扶撑着闯进来的狼狈老头。

    “那些流民把县衙门给包围起来了,有一些还四下抢夺、破坏呢,爹和几个老友在茶楼对弈,却不想那些柳民蹿了进去……见人就打,见东西就抢,爹这条老命差点都被那些刁民给抢了去!”

    狼狈的老头愤愤不平的唠叨着,丝毫不注意聂北的存在。

    “怎么……”

    “文碧别问了,快去吩咐下人熬些姜汤备些热水,你爹这样子很容易冷到,感染了风寒就麻烦了!”

    温夫人一时间也急了,倒也暂时忘记了聂北的存在,夫为纲的习惯使得她本能的为丈夫着想,“凤凤,你帮姨妈亲自去一趟医馆请一下单大夫她……”

    “姨妈,这里不是有一位‘神医’么?”

    柳柔柔目光温柔的望着聂北示意着。

    “对啊娘,芯儿表姐的儿子威儿那样的创伤聂、聂北他都可以治疗得过来,爹头上的皮外伤有他在的话就可以了啊!”

    温文碧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聂北,但依然无法掩饰她的幽怨。

    戴娘子温夫人可以维持的澹然被‘聂北’两个字击得粉碎,脸色难堪、芳心杂乱,有些烦躁的嗔道,“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

    “……”

    柳凤凤带着一个下人就赶去请单丽娟去了,温文碧慌忙去吩咐下人做事,温夫人和柳柔柔这么两个古典、娴淑的女人就扶撑着狼狈老头温春秋入内院,聂北正想跟着去的时候温夫人凤眼一瞪,火气十足,大有势不两立的趋势。

    只是聂北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见聂北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温夫人反而露出了她软弱的内在,神色慌乱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清白的好妻子,或许聂北没出现的话她能把羞愧的秘密隐藏在芳心伸出,但聂北和自己的丈夫走到一块,她难堪、羞愧等等不良情绪在蔓延,极其不愿聂北跟随,或许说根本不想见到聂北,那只会让她想起一些羞人的事情。

    “你、你不要跟着来,你出去!”

    柳柔柔见姨妈对聂北如此大意见,不由得有些担心,便帮聂北说些好话,“姨妈,聂北他可以帮姨父暂时处理一下伤口的!”

    “我不需要他,我不想见到他!”

    温夫人已经快崩溃了,难堪的同时亦心虚,更不知道那作恶的坏胚子的心思,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要是他把那事和家里的人说……戴心婉不安 的情绪难免忐忑乱想。

    柳柔柔神色无奈,芳心却想:姨妈你到那个然不需要他,但姨父的伤口需要他啊!

    “这位是?”

    狼狈的老头也就是温家的名义上的当家人、温夫人戴心婉的丈夫温老爷,这时候他似乎才注意到聂北的存在,也难怪,进得了温家大门的人那个不是非富即贵,聂北一身寒衣,实在不起眼。

    柳柔柔神色复杂的介绍道,“哦,他就是聂北,和文清表姐她……”

    聂北抢白道,“呃,我和文清是好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聂北下意识的不想温夫人戴娘子把自己想得很糟,更不想现在承认和文清妹妹有些什么,掩耳盗铃的话语在聂北的口中说出来倒也牵强,温春秋这个多年不理事只知道下棋对弈的老头倒是信了,“哦……听闻一些事情,不过不认识!”

    贵族阶层的人难免有些矜持,无法引起他重视的人是得不到他热情的。

    可是温夫人却清楚,脸色忽然极其难看,她不知道这么一个和自己有过那样关系的男人再和自己的女儿结成一对后自己怎么去面对接下来的‘暗关系’!他会不会再纠缠自己?她不知道,她想得很多,却只是从禁忌的关系上想问题而已,对聂北却没有人格上的鄙视,倒也是个奇怪的事情。

    在厢房里聂北不管戴心婉那复杂多变的眼神,简单的给温春秋这个未来的岳父大人处理一下额头上的伤口,一直到包扎好了伤口都没见到匆匆赶去请单丽娟的柳凤凤回来,更别说单丽娟的影子了。

    聂北的气息让总让戴心婉心神不宁,见丈夫没什么大碍了她就想着离开,顺路到三女儿那里和那些人说说最新进展,省得到时候朝廷大军挥军南下平乱,那时候事情就大了,‘兵’很多时候比贼的破坏力还要恐怖,她不忍见到厮杀死伤,特别是那些手无寸铁的流民,亦不愿上官县出现战祸毁坏家乡。

    聂北慌忙跟上,温夫人板着脸站住,侧身望了一眼病房,见外侄女柳柔柔和丈夫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才娇声喝斥道,“你个杀千刀的,你、你跟着我干什么!”

    “身为上官县的人,我自然得关心大事的进展,你说对不对?”

    聂北厚着脸皮站在温夫人的跟前,闻着那久违的幽香、望着那性感迷人的婀娜娇躯、却感受着没人的冷眼与怨恨,“戴……嗯,温夫人,我知道有些事情……”

    “没有事情!”

    戴心婉神经质的娇声喝止聂北的话,见自己的声音把丈夫和外侄女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便紧张了起来,声音跟着压小,“你想干什么?”

    聂北很认真的道,“我想你不恨我!”

    放纵下去 第140章 妇联大会?

    “你是谁啊,无缘无故我一个妇道人家恨你干什么!”

    温夫人慌张的提着裙子往前走。

    聂北快步跟上去,温夫人再次站住脚,转过神来,神色又羞又怒,本想骂几句的,对着聂北的眸子她又说不出来,就当做没听到,正到一个院子外,几个下人恭声问好,她点头致意,站在厢房大门前‘笃笃笃’的轻轻敲了几下,发现聂北也跟到这边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愠声道,“你再跟着我的话我叫人轰你出去!”

    聂北没有应声,他知道这时候还是沉默比较好,果不然,这时候厢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可爱的小坏而探出个头来,看到自家夫人站在门外,顿时伸直了那柔软的柳腰好声道,“夫人!”

    温夫人嗯的一声点了点头,继而走了进去,聂北听到她进去时丢下的一句:“环儿,把那人给我挡在门外!”

    温夫人持家多年,对突发事件的适应能力一只都很好,虽然以前和聂北有过那么一个交集再到现在的赫然登门很是突然,使得她再次见到聂北的时候芳心仓皇、慌乱,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她的心态也调整得不错了,起码镇定了不少,她打定把那事当做‘没事’,就算那坏蛋把话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他的!

    小环儿没那么多心思,她只之地夫人吩咐的事情照做就行了,夫人进门后她回头一看,果然有个人跟在夫人后面,正是那老是惹自己生气的坏蛋,不由得双腿一叉,整个人大字型的拦在门口处,也亏她穿的不是那种妇人常穿的罗裙,而是侍女服侍,要不然那双笔直的美腿绝对叉不开这么‘文雅’的动作来拦人。

    聂北一只盯着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第一个女人,小环儿出其不意的阻拦让他差点撞到小环儿那挺拔的小x脯上,警醒过来的聂北微微后退一步,却看到小环儿媚眸睨睇着自己,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儿,娇声嗔道,“坏人,我夫人不给你进去!”

    聂北在心里嘀咕:你们夫人都给我‘进去’一次了,第二次咋就这么难进呢!

    “哦,夫人不给我进,那我的小环儿肯给进么?”

    聂北邪邪的笑着。

    “谁、谁是你的小环儿,再乱叫的话我告诉小姐说你欺负我!”

    小环儿神色又羞又气,秀丽可人的脸蛋微微泛红,轻嗔薄怒的样子很可爱。

    “你就只有调戏环儿的能耐而已么?”

    这时候背后突兀的传来了讥诮的语气。

    聂北很怒,非常的怒,因为背后的人说话不负责任,自己何止只有调戏侍女的能耐啊,真刀实枪来的都行!

    聂北愤然回头,见到来人的时候顿时蔫了,“碧、碧儿,瞧你说的,我逗着小环儿玩的呢!”

    聂北现在最怕就是看到温文碧那双大大的眼睛流露出来的幽怨。

    素手托着茶点的温文碧娇哼一声,聂北殷勤结果温文碧手中的托盘,温文碧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而且聂北不小心碰触到她的嫩手,她浑身有如电击,猛的收回手去,红晕霎时蔓延了她那张俏丽的脸蛋,聂北微笑道,“这些粗重活还是交给我吧!”

    聂北端着茶点就想往里面走,小环儿依然倒不会因为聂北手中多了一个托盘就把聂北的‘坏’给忘记,挺着鼓隆鼓隆的小x脯往前一挡,“给我,不要你送进去!”

    “小小年纪咋就这么不懂事呢!”

    聂北气苦。

    “我、我就是不给你进!”

    小环儿也‘凶’了,她已经不小了,实际年龄和温文碧差不多,但她的身子却让人觉得她还是个小女孩,特别是那一副丫鬟的装束,显得俏皮可爱有余,成熟不足,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都把她说‘小’了!

    “环儿,我带他进去吧,他不会搞事的,要不然我一定……一定恨死他!”

    温文碧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聂北,略带着警告的味道,她还是对聂北的‘放浪不羁’有本能的‘提防’!

    女人的警告聂北一般不怎么在意,可文碧这妮子此时幽怨得很,行为可能走极端,到时候闷自己一辈子气的话……聂北觉得还是安分些好!

    有文碧这个未来小姨子担保,小环儿无奈的方行,聂北端着茶点走进上官县最高级别的‘妇联大会会场’!

    那是一件类似于书房的地方,布置得古典大气、明亮宽阔,不是有几个女人坐在一起的话一点书房的气氛都没有!

    聂北的到来引起了厢房内所有人的注意,刚才还温声交谈的几个女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让聂北有种上t台的感觉。

    里面有才进去的温夫人,她见到聂北进来的时候脸色明显变得有些白,一副坐夜不踏实的模样,一只手本能的压在并起的双腿间,仿佛要把那裙子给压紧不给扯开一般。

    温文清却是微微错愕,她怎么都想不到心上人会在这时候到自己的家来,甚至闯入了这个厢房,这里有她的娘亲戴心婉、小姨也就是柳夫人戴心媚、表姐赵芯儿(黄夫人)这情形……温文清脸色跟着就红了起来,微微带着些许难为情,虽然家里人、亲戚又或许朋友都知道她芳心许可给一个叫聂北的人,她亦没否认,可此时此刻,这么多人存在,她好歹是个女子,害羞之心在此一刻萌发。

    除开戴心婉和温文清这两母女芳心有异之外,黄夫人赵芯儿亦是诧异,同时亦释然,温柔的目光在空中和聂北的目光缠绵一刹那后错开,心里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冤家,洁儿和文清是表姨侄的关系,自己怎么好意思和婉姨开口说明这古怪的婚事呢?而文清现在能勉强答应就已经很不错了,她又如何有脸亲自和她娘亲解释呢?洁儿这些天老是犯困,多半……洁儿的肚子拖不得,得怎么是好呢?小冤家害死人了,昨天、昨天那坏蛋还想、还想s到人家里面去,他不快点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话看我还让他碰不,黄夫人一会想这一会想哪的,开会的议题顿时丢到一边去了!

    黄夫人心不在焉,想着想着就在想到怎么开口和婉姨(温夫人)说明个中的关系。

    这时候聂北才有心思打量厢房里,有七个女人,除了温文清未出阁之外,其她六位都是世家豪门的贵妇,文清妹妹和她母亲戴娘子就不说了,黄夫人赵芯儿这个美艳香甜的岳母娘聂北最是熟悉不过,她敏感点在哪聂北都知道,而聂北还知道的是在座的还有田夫人素琴,之前在原来楼里要不是那两个混蛋阻挡了自己的视线或许自己当时就能大饱眼福了,要知道那时候她那美丽动人的女儿田甜亦在,让人惊艳的母女俩站到一块,绝对让人心旌摇曳的。

    不过,此时收腹挺胸安坐在位的田夫人苏琴却让聂北感受到她高贵神态、典雅气质和成熟娇躯糅合而成的韵味,素色比甲子、貂裘锦衣、花格子长裙都无法埋藏的‘凹凸与崎岖’时刻都在流露着女人的无限风情,引诱着聂北走向犯罪……当然,犯罪现在只存留在幻想里!

    她似乎对聂北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那也怪在缘来楼与她匆匆一瞥的时候被她发现聂北色迷迷的盯着羞人的地方看,所以再一次见到聂北的时候难免有些冷淡,即时她已经从女儿的口中知道他就是聂北。

    她对聂北的感觉一般,却看到坐在身边的妹妹苏瑶对聂北颇有兴趣的样子,不由得和她嘀咕起来,想从妹妹的口中多了解一下聂北这个上官县第一怪人!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妹妹苏瑶是夫人团的郡级的负责任,和知府大人的夫人是同一级别的,了解的东西自然多谢。

    女人都很三八!聂北给女人的定义,但还是忍不住欣赏着和苏琴有相似样貌却没一样气质的苏瑶,要说苏琴是大家闺秀的贵妇的话,苏瑶就是清爽的邻家嫂子,雪白得如玉雕粉饰一般脸蛋美得不像样,却还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或许那本身就不是笑,而是让你觉得她在笑,让人望一眼就舍不得移开视线,从而忽视她那同样出色迷人的凹凸娇躯。

    如果说七个女人中有五个聂北算是熟悉的话,那么另外两个聂北绝对是第一次见的,其中一个装束和‘小’田夫人苏瑶差不多,气质也相似,颇有飒爽的味道,但见她一袭花絮莲裙、一条粉红色丝带、一双绣红弓鞋把迷人的娇躯勾勒得婀娜多姿,要不是坐着而是走动起来的话多半裙摆生风,让路边的男人随风摇曳。

    四大世家聂北认识其中两家的夫人,剩下两个聂北没见过(黄雅芳是柳家二夫人,类似妾氏,并不是主夫人!所以聂北猜想她可能就是宋家的宋夫人唐梦,因为另外一个妇人的眉梢、眼角等等都和戴娘子戴心婉有些相似,脸型却和柳柔柔、柳凤凤两姐妹极其相似,那么她就极有可能是柳家的大夫人戴心媚,只见她梳妆一个贵妇髻,妩媚又大方,雪白的瓜子脸上一双勾魂的媚眼闪烁间波澜荡漾,给人媚丝丝的感觉,润泽的红唇很是性感,微微启着的时候能看到两只可爱的大板牙,皓白如珠,所谓的红唇皓齿亦不过如此,斜倚在位的娇躯玲珑浮凸,镶锦边的大袖罗衫裹也裹不住那饱满的茹房,凸起的圆弧引人流口水!

    在座的七个女人也就她坐得最随意,聂北进来的时候还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那刚阳的脸,颇有挑逗性。

    “各位姐姐好啊,我叫聂北!”

    聂北很无耻的拍着七匹母马的马p,自来热的端着茶点在各个案桌上摆放下来!

    黄夫人首先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温文清却只顾着害臊,两位田夫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听到聂北那厚颜无耻、不加掩饰的奉承话语不由得噗嗤一笑,柳夫人和宋夫人就愕然片刻,继而莞尔,而才进来不久的温夫人却用看望丈夫这个借口再度避开聂北,临走前扯走了她疼爱有加的小女儿温文碧。

    聂北在文清妹妹的案桌边摆放茶点的时候温文清红着脸小声问道,“你怎么来?”

    “我听闻发生了大事,所以想过来看看!”

    聂北小声回答着,却能在眼角的余光下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投到自己和文清妹妹两人的身上来。

    “就、就这么简单?”

    温文清经历过很多场面都不怯场,但这次她有种想拉着聂北就逃的感觉!

    倒是聂北脸皮够厚,靠得很近小声道,“我来看未来岳父和岳母娘的!”

    温文清在心里啐了一口聂北,红着脸别过头去,却看到五双考究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她那天仙一般的脸蛋顿时如火烧一般的烫,好在聂北还知道替她解围,转移话题的道,“你们继续你们的话题,当我不存在好了!”

    聂北说完火酒拿着托盘站在一边上,那情形有多突兀就有多突兀。

    放纵下去 第141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

    几个女人眼望眼,目光最后全部投在温文清的身上,温文清很着脸,嗫嚅道,“刚才芯儿姐姐的提议要是都没意见的话,那么明天我们的田租佣金就降一半,可好?”

    温文清的目光主要放在宋夫人的玉颜上,偶尔投到柳夫人戴心媚的脸蛋里,只要这两家大地主带头降低佣金的话,那些流民也就不至于血本无归而被走上绝路。

    宋夫人迟疑了片刻,惭愧的道,“我一直都劝我家那个死鬼别做得太过分,可他从来都不听我的,几年来加租不断,我亦无法,我唯有尽量劝一下他,成与不成我这个做妻子的也得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