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0 部分

第 60 部分

    欢希乙辔薹a椅ㄓ芯x咳耙幌滤捎氩怀晌艺飧鲎銎拮拥囊驳米鸱蛞庵荆 ?br /

    宋夫人如此说辞,柳夫人戴心媚本想说赞成的,最后沉默了,她不能一面赞成而让宋夫人难做,厢房里沉默良久,黄夫人赵芯儿道,“略尽人力,结果如何暂且不咎,当务之急当求安抚人心,此时此雨寒彻骨,温饥寒交加的流民总的有个安置才好,不然……”

    黄夫人没把话说完,但大家都知道事态的严重,上流民集中在城内,冒雨挨饿讨公道,饥寒交,已经初现暴动的苗头,再在一些有心的利用下的话,到时候群体失去控制的话烧、杀、抢、掠不可避免,那时候上官县四大家族在的上官县的财产必然受到大范围的破坏,单此就得不偿失了,到时候朝廷因此追究责任的话更是各不讨好。

    黄夫人急切的道,“钱我们尽快凑齐,尽快搭棚施粥,派下人出去宣传,做到尽量安抚这些流民,具体我没可以容后再议!”

    黄夫人担忧黄府和衙门两地的情况,丈夫在衙门处理如何她担心,家里的儿女更让她焦急,要是那些流民失去理智的话……她不敢想!

    这时候小田夫人(苏瑶)冷不防爆出一句,“兵部已经收到风声,批文下达要求我夫君着重关注这边的情形,稍有不对即可出兵镇压,到时候难免……”

    苏瑶没接着上面的话说下去,而是转声道,“而且此时也惊动了上面几位夫人,她们提醒我要警惕白莲教在这次事件里扮演的角色,提防他们鼓噪这些流民暴动进行破坏,很不幸的是,已经出现这样的苗头了,白莲教的匪徒潜伏在流民群里鼓噪已经产生了作用,要不然也不会包围衙门和黄府两处,却对始作俑者的宋家秋毫无犯!”

    苏瑶话说得铿锵有力,颇为干练,不过,聂北觉得和她那绝世的容颜有些不匹配,或许她长得三大五粗的话聂北不会有此想法。

    “还有,我朝军队和突厥骑兵在北边国线上交战正酣,此时正值开春之际,粮草难以为继且不提,大赵境内安定的话那不是问题,可此时大赵两大粮仓的灵郡这里却随时发生暴动,情况不妙,个中原因我想白莲教的圣姑能给我们一个解释!”

    宋夫人、柳夫人、田夫人(苏琴)不热心这些政治问题,倒是文清妹妹博学多了解不少大赵的政事,所以问道,“难道白莲教真的和突厥勾结了?”

    苏瑶没肯定的回答,却道,“去年的情报显示白莲教的圣姑暗地北上和突厥的使者见面,之后个中来往不断,而此时南北呼应的效果给了我刚才的猜想,上面几位夫人亦有此顾虑,所以吩咐我从灵郡赶到此地,当务之急是谋求安定,勿在和突厥交战再在后院起火,再者,皇上和皇后、贵妃等已经乘船南下,照行程来看,最多半个月最少十天时间即可抵达灵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皇上在灵州侯爷府邸下榻几天后便会启程来参加温夫人的寿辰,到时候上官县乱哄哄的……所以正如郡主刚才所言,安抚流民是当务之急,其他容后解决!”

    几个女人听到皇上会来上官县参加温夫人的寿辰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聂北猜想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个中关系聂北无法以正途来猜想得出,聂北只能龌龊的想:温夫人娘过四十,却依然貌若天仙,那韵味与风情足以使正常的男人疯狂,可想当年的风姿,或许温文清此时此刻的仙姿也未必及得上吧,那皇帝多半是得不到才珍贵,所以念念不忘,总要看看!

    “又是白莲教?”

    黄夫人颦着眉头一副深恶痛绝的模样,却不安的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也好,衙门那边暂时不管了那里也没什么好抢夺的,而官府的威严还是存在每一个人的心底,而且有衙役和捕快在,我想暂时不会出大事!”

    小田夫人苏瑶爽练的站起身来,“那我就和郡主你去一趟黄府!”

    聂北一直安静的听着,同时偷偷的在几个天姿国色的女人身上扫视,此时才开口道,“各位姐姐可否听小弟一言?”

    几个女人此时发记起还有这么一个家伙存在,也算是聂北的悲哀,苏瑶和黄夫人从新坐下来,“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黄夫人目光柔柔的望着自己的小情郎。

    黄夫人那把自己当孩子的目光让聂北有种想打她pi股的冲动,此时只能忍耐着,也不多姿态,而是直接说道,“刚才的听了一下,觉得那个搭棚的做法要立即去执行,要不然淋雨后病痛随时能夺走很多人的性命,同时药物得随时准备着,大夫也得随时候命,我想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病倒了,要是我们能在关键时候把那些病倒的人救治好,比什么宣传都好,特别是那些有病人的家属,我想他们一定会听话从新安定下来等待安排!”

    几个女人的眸子同时一亮,她们情急之下倒是没有聂北考虑得那么体面,把人心那方面的事情都想到了,只是他这么一个小小年纪的人如何有这种人情世故的思考?

    聂北不管这几个绝色女人怎么想自己,接着说道,“那施粥也得赶快,具体就不需要我多说了,不过有一点我很想说!”

    “哦?”

    温文清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看上的人不会差,只是没有验证的‘事情’她难免会在家人的反对下彷徨、茫然一些,甚至自个儿怀疑自己草率的把心给一个男人是否有失妥当,此时看聂北侃侃而谈的样子,她比谁都开心。两位田夫人和宋夫人、柳夫人四位都有些好奇,黄夫人就一脸的微笑,望着聂北就火辣辣的。

    “就是施粥不能单纯的施,一味施舍终究不是办法,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得让那些流民有自我生存下去的基础,要不然那就是治标不治本!”

    小田夫人苏瑶微笑道,“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聂北没有回答苏瑶的话,而是转而问道,“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宋夫人和柳夫人!”

    “嗯?”

    两个丰腴迷人的女人疑惑的道,“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能回答的一定不隐瞒!”

    再怎么说苏瑶都是上头下派到地方的‘钦差大臣’,宋夫人和柳夫人自然想给她留下一个‘配合’上头的印象。

    “我想,上官县大部分的流民都是从宋家或许柳家的田地里‘解放’出来的吧?”

    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宋夫人和柳夫人,两张不一样的脸蛋却有一样的美态,圆润的脸蛋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不过此时的聂北十分认真,没那种好色的心思。

    宋夫人和柳夫人支支吾吾无法回答,事实上基本就如聂北所言,上官县大部分的流民都是被宋家和柳家的剥削得无法坚持下去才聚集到一块流窜的,要不是灵州有知州大人也就是小田夫人苏瑶的丈夫掌兵镇守的话或许这些流民早就四处流窜为乱了。

    但是,事实虽然如此,可宋夫人和柳夫人都觉得很委屈,因为她们在这方面根本无权作出决定,这一切要是追根究底的话和她们还真没什么关系,戴心媚势利一些,自然听不得聂北这么一个嫩小子在自己面前让自己难堪,不由得娇哼一声。

    聂北也没放在心上,继而接着说道,“其实我不是说责任的问题,再说两位夫人貌美如花,想来芳心也是很善良的!”

    宋夫人唐梦感激的睇了一眼聂北,生了柳柔柔、柳凤凤这对双胞胎姐妹的柳夫人亦不好发作,脸色也好看了不少,聂北接着问道,“不过,我想知道的是,那些佣户是不是都有一份卖身契在地主的手中?”

    柳夫人戴心媚和宋夫人唐梦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温文清这时候幽幽的道,“以前是没有的,那时候租金或许税收都很宽松,那些农民也乐意租地租田耕种,地主的田地也不怕会没有佣户耕种而空荒,也就不用那束缚他们的‘卖身契’,只是随着租金、税收等等涨上去,越来越多的民户无法忍受而放弃耕种,这样一来,地主的地租不出去,那收入就降低了,地主就开始想办法了,‘卖身契’的形式也就跟着出现了,目的就是束缚那些佣户!”

    几个女人都不知道聂北问这些干什么,大多好奇的望着聂北,温文清好奇的问道,“阿……阿北,你问这些干什么呢?”

    温文清把聂北叫得亲切,脸蛋有些红,但此时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或许在她看来,多些亲戚朋友认可她和聂北的关系才好呢!

    聂北审计着怎么在解决流民的问题时候也能给自己带来些实实际际的利益问题,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在想这是不是不合法的?”

    “签了就合法!”

    柳夫人没好气的噎了一句聂北。

    “哦!”

    聂北也不见怒色,笑道,“或许这个社会就是有钱就合法,不过,在得利的时候难免民愤不断,我这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兴趣听听?”

    “你爱说不说,想你也给不了什么号方法!”

    柳夫人依然对聂北没什么好脸色。

    聂北在想柳凤凤的刁蛮、任性的存在合理性,得出一个结论:有其母必有其女!

    放纵下去 第142章 有才又要财

    “有什么好建议聂公子不妨道来一听,能解决民众苦难是士子的荣耀,我当禀报上去……”

    苏瑶目光定格在聂北的脸上!

    “我只是略尽其力而已!”

    聂北打断苏瑶给自己盖大帽子,接着道,“山人自有妙计,不过……”

    聂北j诈的卖起了关子!

    “有什么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们尽量满足你!”

    看得出来,在这厢房里,苏瑶是最有权威的,当然,黄夫人亦是,或许皇族的身份使得她比苏瑶更有权力,从苏瑶对她的态度上就知道了,不过在聂北这个情郎面前,她总是温柔似水,脑子也不好使,心思都在聂北的身上了。

    聂北邪恶的想道:你能力范围内可以满足我?你能做的‘事’可多了!

    聂北内心龌龊,表情却无比认真,“首先,地主得解除那些‘卖身契约’!”

    “这个不好办!”

    苏瑶虽然只是个知州夫人,可接触的层面可不低,首先她丈夫是灵郡一文一武两巨头中的武官:知州大人,和知府这个文官品格同等,而她自身又是夫人团里的郡级负责人,从事亦是政治的事情,对利益问题有着敏锐的d察力,解除‘卖身契’固然还佣户一个公道,可社会本身就是不公平,封建统治阶层的基础是地主,他们的利益不得不顾及,失去‘卖身契’的束缚,高租金的田地佣户不耕种,地主利益受损,他们必然不会轻易答应的!

    现代社会出身的聂北尚且见识到统治阶层、官僚主义对底层人民的压榨与管制,古代封建社会的黑暗程度聂北就是不用脑子想也能知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听到小田夫人苏瑶的话聂北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淡淡一笑,“我知道个中厉害,只是,既然我有这样的要求自然有我的想法,当然,也不会无缘无故让地主阶层的利益受损,这个小田夫人大可以放心!”

    “呃?”

    此时谁都被聂北吊起了好奇心。

    柳夫人没好气的道,“难不成还能皆大欢喜?”

    “我想也差不多!”

    聂北信心十足的道,继而反问一句道,“我想一份‘卖身契’仅能束缚一个人而已,但是那效率绝对很低!”

    “效率?”

    几个女人都有些糊涂,包括温文清在内。

    聂北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有些苦意,原来很多时候自己也会弹琴,不过听的只是一群母牛而已!本想把话说得详细些、有说服力些,到时候自己开出的条件也就顺理成章了,却不想一些现代的名词还得自己去解释,“效率可以说是收入和一个人付出的劳动量之比,我这样说能明白不?”

    古代很多知识都发展得不错,并不是说她们不懂得个中的逻辑道理,只是不懂得像现代人这样系统的定义、描述而已,经聂北这么一说几个女人都露出了了然之色,见聂北一脸无奈、郁闷的样子,几个女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自己懂得不多,所以……几个女人望向聂北的目光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带着好奇、从新审视的味道。

    温文清的小姨柳夫人戴心媚没有不耐烦聂北了,而是颦着那好看的峨眉在沉思着,宋夫人亦是一副如此,苏琴、苏瑶两姐妹却静静的望着聂北,不得不说,聂北此时给她们的感觉很好,一种不同于同龄人的沉静与自信让聂北魅力飙升,对女人有着致命的诱惑,看文清妹妹那能溶解聂北的目光就知道了。

    聂北好整以暇的接着道,“效率提不上去,那么地主的收入必然下降,而收入低了的时候你们往往就是加租,只是租加到现在这种地步的时候佣户就温饱都不足以保全,更是没心思劳作,效率更低,形成了恶性循环,最后谁也得不到好处,就好像现在,闹不好暴动起来的话可能家族的财富在哄抢间瞬间易手,甚至性命都甚忧!”

    不能说聂北卑鄙,或许聂北是有唬吓宋夫人和柳夫人的心思,但历来农民暴动遭殃的都是那些压制他们的统治阶层,所以聂北说得一点心虚都没。

    小田夫人苏瑶沉思片刻后道,嗫嚅着说道,“你说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提高那……效率吧?”

    “夫人不但人美,心思更妙!”

    聂北微笑道。

    苏瑶脸色微微泛红,但被人赞美的感觉很好,而且赞美的男子又是如此的出色,不管才华还是样貌。

    黄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女婿,对聂北那花花肠子她可是有足够的认识,倒是文清妹妹对聂北认识不够透切,没能看透聂北对漂亮女人的占有欲,但是还是嗔怪的剜了一眼聂北,怪他出言孟浪!

    聂北却犹不在意,似乎那只是不经意间的赞美,没别的心思在里面,接着说道,“既然加租不能明显提高地主的收入,却让民众积怨生恨,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执行下去呢?不能另寻出路么?此时我想到了效率,正如夫人所说,只要民户的效率能提上去,那么加租也能一样增加收入啊,这就是我的思路,至于两全其美嘛……嘿嘿……”

    聂北嘿嘿的j笑着,丝毫不掩饰自己要有好处才肯说的意图!

    温文清这回又好气又好笑,却又觉得十分温馨,她想起缘来楼的时候聂北亦是如此,坏坏色色的眼眸印着两个铜板,嘴巴更是……坏蛋!温文清娇嗔的白了一眼聂北,却没打算出声!

    黄夫人忍不住露出优雅的微笑,看得出来她亦很无语,芳心却很是甜蜜,那坏蛋以前面对自己的时候就死缠烂磨,最后干脆强、强行要了自己,此时亦是坏坏的,无处不坏的坏胚子!

    本来对聂北有些看不惯的大田夫人苏琴此时就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向自己讨要糖果一般,不由得莞尔一笑,这人果然有些怪,他的一些想法往往能出人意表,就如现在自家贩马和温家丝绸布匹合作走北疆一样,去时丝绸不重,运马回来时人手多亦更安全,马还能驮着草原进货的药材、毛皮等等回来再度贩卖,甚至温家丝绸在草原销售的利润还有提成分,可谓来回都是赚钱,而照女儿田甜所言,这想法就是眼前这看去有些浪荡的聂北所出,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大田夫人怎么也想不到聂北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她们既个成熟美妇人的影子,一个个的在他脑子里被脱光衣服、然后……

    柳夫人戴心媚却噗嗤一笑,之前的晦气此时笑掉了,妩媚的横了一眼聂北,嗔道:“外头传言,豆腐才子聂北心里不但有才,而且亦很要财,看来没有冤枉你!”

    聂北脸皮早就厚如铜墙铁壁,此时反而笑侃道,“没办法啊,小北我穷,又想娶几个老婆、呃……娶一个娘子,所以礼金我总得想些办法凑集的!”

    聂北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收到文清妹妹那勾魂的横眸顿时改口,几个老婆一下子变成一个娘子,十分没原则!

    聂北俏皮的话顿时把几个女人逗得咯咯直笑,掩嘴的、低头的、别过臻首去,笑得花姿乱颤,胸脯上那两团肥满、饱胀的r丘颤荡出阵阵火热的电浪,袭击着聂北的心神,聂北色狼的本质顿时暴露出来,目光流连在文清妹妹、大田夫人、小田夫人、宋夫人、柳夫人、黄夫人六个女人的胸脯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聂北的狼样很快便被发现,引来六记嗔怪的白眼,外加大腿处一记火辣辣的r掐和温文清轻不可闻的娇哼!

    “……”

    好一会儿几位夫人的脸色才从红热中恢复过来,这时候小田夫人苏瑶昂头望了一眼聂北,和聂北的视线在空中碰触,带着淡淡的微笑脆声道,“不知道聂公子需要些什么样条件才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呢?”

    她很少见过像聂北这么‘坦率’的,以至于觉得有些突兀有些好笑。

    聂北在温情妹妹的身边顺势坐了下来,闻着温情妹妹那清幽的体香很是惬意,却一本正经的道,“瞧夫人你说的,小北我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做事,不求半点回报……”

    苏瑶见聂北那做婊子却立贞碑的样子没好气道,“刚才是阿姨说错了,应该是聂公子那两全其美的方法除了废除那契约之外还需要我们几个妇道人家出些什么力呢?”

    “财力!”

    “……”

    几个女人一脸的黑线。

    “回到刚才的话题,我可以保证能把上官县地主阶层的收入提高,同时亦能安抚现在这些流民,前提是这次施粥、搭棚等等全权事宜都得交与我处理,当然,钱还是你们凑集的!”

    聂北最终还是没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不过需求却表露出来了!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柳夫人泼辣一些,语言一点都不客气,要不是她的样貌和温夫人有几分相似

    淫妻小说吧

    ,美态又如此媚人的话聂北还真的要生气了。

    “我只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聂北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实在拿不出有分量的保证来让她们信任自己。

    “空口无凭,谁知道你会不会拿着我们几家的筹款溜之大吉啊!”

    柳夫人悠然的端起一杯茶到嘴边优雅的呷了一下,戏虐的望着聂北,一副我就是跟你扛上了的样子。

    聂北神色不变道,“当然,这样的事情是极有可能的!”

    “……”

    几个女人顿时愕然,柳夫人也错愕了一会儿,她以为聂北会做出一大堆的保证,却不想聂北依然如此‘诚实’,倒也出乎意料!

    聂北接着道,“所以钱财方面的用度问题得有人监管,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推荐一个信得过的人出来做财务监督,我也就难于私饱中囊了!”

    “过于殷勤,非j即盗!”

    柳夫人小声嘀咕着!

    聂北苦笑,此时充分理解‘女人都很小气’的论断,刚才让柳夫人不爽一下,现在自己处处被她‘不爽’,报应不爽!

    此时黄夫人第一个出声赞同:“我看聂公子信心十足,倒也不可能是儿戏,而且我们共同推荐一些人去监督的话也大可放心,所以我赞同凑集款费交与聂公子去处理!”

    或许谁都知道聂北对黄家有恩,黄夫人的赞同可能有些别的情分在里面,但她们怎么都想不到聂北会和黄夫人有秘密的情愫存在!

    温文清望着聂北好一会,转而让守候在门外的小环儿进来吩咐几句,小环儿跟着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她再度回来,在温文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此时温文清微微一笑,举‘贤’不避亲的赞同道,“我和芯儿表姐一样,亦是赞同的,同时温家再提升两成的筹款比例,亦就 占总比例的四成!”

    “啊!”

    柳夫人微微有些动容,亦有些替二姐(戴心婉)心疼,“清儿,这么大的事情你和你娘商量一下总是好的……”

    “媚姨,刚才我让环儿去询问一下娘亲的意思,娘没意见!”

    占善款的四成份额不是一笔小数目,但相对于温家来说,还不至于动到根本!

    温文清都如此说了,柳夫人戴心媚亦无话可说,但她不好表态,只是有些郁闷,因为温文清望向聂北的目光中带着痴迷的爱恋,那么她的儿子柳小城也就没什么希望了。

    宋夫人亦没当场表态,似乎有意随大流,把目光投向大小两位田夫人,只见小田夫人苏瑶望了一眼她姐姐苏琴之后转而望着聂北,朱唇轻启,如春风一般的微笑道,“我苏瑶也选择相信你,不过依你所言,我们会商量派遣专人来监督你!”

    “我也赞同你!”

    大田夫人接着道,“而且田家亦会酌情增加救助款额!”

    田家虽然是高门府第,但没有温家财大气粗,田夫人能如此许诺全凭善心!

    六个女人有黄夫人、温文清、大小田夫人一共四个选择信任聂北,宋夫人和柳夫人虽然有些异议,但也只能认同这样的结果:五大家族筹钱安抚流民的大小事务由聂北具体去c作,‘卖身契’一事亦相应废除,不过聂北得在安抚好流民的同时不损地主的利益,这是最低的底线!

    聂北再向自己的目标迈出一步,之前的想法因时而转变了……

    放纵下去 第143章 谁在呼唤?

    聂北在温府呆到下午四五点左右才走,却没能再见到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聂北知道她是躲避着不愿出来见到自己,聂北只能带着遗憾离开,坐黄夫人的马车到半路的时候下了车,在黄夫人的担心下步入雨中,一时不知去向。

    黄夫人的马车和小田夫人的马车并排行驶在雨中,小田夫人苏瑶撩开车窗帘布,见黄夫人怔怔的望着雨中,以为黄夫人是在担心家人的安危,于是安慰道,“芯儿,鸣倩已经带人暗中盯着白莲教的人马了,再者,华山派的上官掌门已经和我取得联系,他和他的弟子也愿意和朝廷一方对抗白莲教!”

    在庄重场合苏瑶称呼黄夫人为郡主,但私下里她们的交情很深,彼此称呼十分随意。

    “信得过么?”

    黄夫人收回视线,明慧的眸子平静无澜,“据我所知,江湖教派之间是非难断、恩怨不断,但这些年都朝着一个方向追寻,那就是《天旗》在这方面朝廷和他们是对立的,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他们带有太多的草莽习气,终不是善与之辈!”

    “这个我清楚,自从传出《天旗》藏在上官县后武林个中势力都想办法渗透到这边来,候机取得《天旗》而上官奇此人表面功夫得道,形似和蔼无争,实质野心勃勃,自然也想取得《天旗》成就大事,不过,他们和白莲教的恩怨倒也分明,所以在这方面他们的心倒也不假!”

    苏瑶目光沉着,颇有巾帼的味道,“上官奇本是上官县的人,上官县之名就因他祖父而得名,上官世家传到他父辈之时因为白莲教暗中出诡计而被夺家产,债务缠身唯有偷偷迁徒到西北,上官奇的父亲半路病死,作为儿时的记忆,我想上官奇是不会轻易忘记这段仇恨的,所以我们可以暂时利用一下!”

    马车越走越远,但还能听到黄夫人的声音,“对了,《天旗》在上官县这个消息是如何得出的,又如何传播出去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黄夫人忽然想起这么一件事来。

    “看天象!”

    “?”

    “传说《天旗》所在之地百年会有一次天光闪现其下,紫色缭绕三天不散,而就在去年年尾之时(聂北初到古代)此景象就正好出现在郊外断谷(鬼森林)附近的上空中,多人得见,消息就此传开,芯儿想必有印象!”

    “嗯,只是当时我没往那方向想而已!”

    “温夫人就有二十来天就到寿辰了,皇上也就快到灵郡了,那聂北千万别辜负我们所托才好!”

    虽然面对着聂北的时候感受他的自信和笃定会情不自禁的信任他,可此时苏瑶难免有些惴惴,毕竟皇帝就快到了,到时候这里乱哄哄的,怪罪下来多半不好受!

    “我对他有信心!”

    黄夫人目光柔柔的,脸上带着不一样的色彩。

    黄夫人对聂北信心十足的时候聂北却对钱二有信心,“我对你有信心,你就按我说的去做!”

    聂北走出‘乞丐窝’的时候见到一个熟悉的倩影打着油纸伞匆匆急急的走过,犹如一只雨中的蜻蜓一半,聂北快步跟上,正想呼唤:“萍……”

    话到一半的时候但见一只大手从女子的侧面飞快的掩上……油纸伞掉落,在泥泞的雨水里被一阵疾风吹得翻滚,一阵轻微的‘唔唔’声从转角处传来……

    聂北经过瞬间的愕然之后就是一阵火起,想不到才见到温顺如水的萍萍姐,却连招呼都打不上就被人掩嘴拖入暗巷里去了,要是自己正好没看到的话……那……

    聂北牙关紧咬,捏着拳头快步跟上去,在转角处伸头望去,两个男人不费什么力气就把萍萍姐那纤柔的娇躯拖到了巷尾,其中一个闷声闷气的道,“把她弄晕再说拖到屋里去吧!”

    “那多没趣,看她柔柔弱弱的样子,也逃不出你我的手掌心,脱光她衣服看着她挣扎听着她哭求来上她才过瘾。”

    其中一个邪恶的反对。

    那个说要弄晕王萍萍的男子怯怯的道,“可是我还是有些怕!”

    他个子有些矮小,只能帮忙着打开巷尾处一扇旧门,吱呀声清晰可闻!

    “没鬼用,现在人心晃动,到处都乱哄哄的,谁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再说了,这美人儿娇滴滴的,又梳了个妇人髻,说明嫁了人,你我爽了她她也不敢声张出去,怕什么!”

    这个男人年纪二十多,但很是结实,比较高大,所以他一指手箍着王萍萍另一只手掩着王萍萍的嘴的时候很是轻松的样子,半提半拖着王萍萍。

    王萍萍又惊又急,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呜呜’声,慌乱的眸子泪花涌现,她知道现在外面乱哄哄的,本想不出来的,但是娘亲这么久没回来,她想到温府去看看,却不想此时被人无声无息的控制住,真是叫破喉咙都无人应。

    两个男人合伙要把王萍萍带入巷尾处那开着门内,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王萍萍知道,里面不管有什么,自己都要受到凌辱,王萍萍不安的挣扎着,玉指紧紧的扣住那大汉的手腕想要掰开,穿着绣花鞋的秀腿在地上蹬踢着,雨水泥浆溅湿了大部分的裙子,却无法改变自己弱小的事实。

    随着那扇门被关上的同时,王萍萍惊惶的呜呜呜声亦被隔断了,王萍萍的美貌足以让她们疯狂,特别是那柔柔弱弱的性子,让他们有种摧残的冲动,不过他们进到屋里就放开王萍萍,看着王萍萍如一只待宰羔羊一般欲走无门的样子他们霪霪而笑,那矮小个子虽然胆小了些,却急色得很,咸猪手抓住拔王萍萍的衣服在王萍萍羞怒挣扎的动作中撕下她的外衣,露出粉红色的肚兜,惊慌失措的王萍萍躲到墙角处,纤柔的身子瑟瑟发抖,眼神惶恐欲绝,“求求你们不要……呜呜呜!”

    聂北快速追随到门外的时候听到那个大壮实一点的男人霪霪的笑道,“不要?tmd,刚才老子夹在流民堆里瞎起哄了半天,好不容易抓了两个娇滴滴的女人,却被人要走了,害得老子一肚子火,那两个那个美啊……好在你也不差,正合了我们兄弟的口味,啧啧……呃!”

    他的笑声被‘嘭’的一声震得嘎然而止,慌慌忙忙的用手护着头不让那些飞溅的木屑扎到,另外那个小个子的男人就趴在地上茫然失措。

    灰尘消失,只见门外走进一个男子,脸色比外面的雨天好不到哪去,目光凛冽,“你想得倒是很美!”

    几个子从聂北的牙缝里挤出来,有着说不出的杀意!

    聂北的声音使得娇躯挣扎不断的王萍萍不由得震了一下,惶急的眸子含着泪花向门外望去,见那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出现在昏暗的屋子里时委屈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涌了出来,猛然甩开壮实男人那只掩住她小嘴儿的手,哀婉欲绝的呼唤:“聂北……呜呜……”

    “萍萍姐,有我在他们伤害不了你的,你放心!”

    聂北入风一般疾走两步,拖着残影就如鬼魅一般变态!

    “是、是你?”

    见聂北身形鬼魅壮实男人心里有些发怵,但是发现聂北竟然是那个在河边把自己踹到河里去的人的是很顿时怒起,冷哼道,“老子是漕帮的人,那次把老子踹下河的时候我正想着找你算账呢,想不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松手放了娇柔无力的王萍萍,惊吓过度却聂北出现后瞬间放松的王萍萍就如绸子一般软绵绵的瘫趴在地上。

    本来怒不可赦的聂北看到那家伙在自己面前卷衣袖撩膀子的样子顿时一脸的黑线,撇了撇嘴,鸟都不鸟他,见他莽汉一般擂着拳头冲过来,聂北就势闪躲开来,呼的一声蹿了过去……‘啊!’的一声惨叫,本想控制王萍萍的矮个子挨了聂北一肘,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摔出去老远,砰的一声砸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聂北飞快的脱下外套,轻柔的裹住王萍萍的身子,王萍萍来不及感受聂北给予她的那份安全感,而是慌声叫道,“小心……啊!”

    “打的又不是你,你尖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聂北一只手捏了捏王萍萍的脸蛋儿,另一只手缓缓收回来,壮实男人弓着身体缓缓倒趴在地,脸色煞白,嘴角出抽搐着,一副喘不过去的样子,却是聂北向背后出拳,后来先至,一拳抽在他心窝处,顿时得个这般下场!

    王萍萍被聂北的亲昵动作弄得脸色绯红,挣扎着要站起身来,聂北忙半抱着她站直来,王萍萍红着脸微微挣扎了几下,嗫嚅着说道,“人家以为他、他打到你了!”

    “他能伤得了你相公我?”

    聂北不屑的望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虾米’,目露杀机!

    王萍萍听到聂北的话脸蛋更加的红润了,却无颜争辩,因为她知道,自己虽然是灵州那傻子名义上的妻子,但实际上自己的身子却是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坏蛋的,甚至……甚至心也逐渐给了他!

    “萍萍姐姐,你站好,我杀了这两个祸害!”

    聂北松开王萍萍,正准备一脚踢暴壮实男人的头颅再把那小个子的家伙也给做了,省的他们再害人,王萍萍却痛呼一声就要倒下去,聂北不由得再度搂住她的身子,关切的问道,“怎么啦?”

    “脚扭到了,有些痛!”

    王萍萍被聂北搂得紧紧的,安全又结实的怀抱让她芳心温暖,脸蛋儿红扑扑的,闻着聂北身上的气息,她轻轻的闭上了眸子。

    “我看看!”

    “不、不用了,一会儿就好的!”

    “那我扶你坐下一会,我杀了这两个东西再送你回去!”

    王萍萍撑开身子,急急的扯了扯聂北的衣角,昂着臻首哀求的望着聂北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要杀人好不好?”

    “他们想欺辱你,我不杀了他们难解我心头之气!”

    聂北庆幸的同时微微心悸,要不是这么巧让自己遇到的话,那后果真叫自己抓狂。

    “可是……可是人家不想见到你杀人,就放了他们好不好,人家也没受到什么伤害!”

    王萍萍于心不忍的替躺在地上的两个家伙求着情,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聂北,带点撒娇的味道,眸子里有着以前没有过的温柔。

    “像他们这么坏的人留着迟早害人!”

    聂北半点自我觉悟都没,说别人是坏人的时候一点惭愧都没有!

    “你才是最坏的坏人呢!”

    王萍萍情不自禁的嘀咕着,声音虽然很小,可聂北还是听到了,邪邪的笑道,“我的好萍萍,你说什么呢,再说一次!”

    “没、没说什么!”

    王萍萍讷讷的否认着,好一会儿没见聂北出声,还以为聂北生气了,不由得昂着臻首望去,只见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胸口看,她才记起自己的上衣刚才被扯去了,剩下一条粉红色的肚兜,现在裹着聂北的袍子,却无法遮掩那被粉红色肚兜裹住的胸脯,鼓隆隆的l露着迷人的形态,坏人就是盯着自己哪里看,不由得羞红了脸,双手抓紧了聂北的袍子遮掩住那迷人的春光!

    聂北咽了咽口水,好一会儿才压制那蠢蠢欲动的心思,有些责怪的道,“怎么自己一个人出门,还走这一带,都不知道多危险,我要是……”

    聂北话说到一半,见王萍萍委屈欲泪的样子顿时收声,才听到她轻柔柔的解释道,“人家建娘亲随那柳凤凤出门多时未回,所以就想到温府去瞧瞧,而马车车夫载我倒城中区的时候就不愿过去了,人家只有走路的,人家又没想到会这样!”

    “唔?”

    聂北眉头皱了一下,记得柳凤凤在柳府被温夫人派去请单丽娟的时候中午都未到,但直到自己离开温府之时都未见到柳凤凤把人请到,但照萍萍姐姐所言,柳凤凤早就请动了单丽娟,只是在半途不知所踪……聂北眼皮轻跳一下,目光落在地上的‘大虾米’身上,急忙扶着王萍萍坐下,“你想干什么?”

    王萍萍不忍见人死去,亦不愿聂北杀人,因为那是要偿命的!

    聂北没有回答王萍萍的话,而是快速的出到外面去,用破瓦烂碗兜了几许冷水进来,兜头就泼在‘虾米’的脸上,冰冷的雨水把壮实的男人弄醒过来,聂北没等他清醒就一巴掌扇过去,‘啪’的一声清脆,接着就是几巴掌,噼噼啪啪的像烧炮仗。

    到那家伙完全知道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整张脸都肿了,“求求你别打了、饶命啊!”

    “叫什么名字?”

    “范健!”

    “你果然很犯贱!”

    聂北再扇一巴掌,怒声问道,“刚才你说的两个女人是在什么地方遇到的?”

    “我不是人,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杀我!”

    ‘犯贱’被聂北打蒙了,一个劲求饶。

    “绕你老mu,你刚才所说的那两个被什么妇女维护着的女人现在在那里?”

    聂北厉声喝道。

    “在、在包围黄府的流民堆里!”

    范健此时心里怒很不已,但表情却不敢有半点桀骜!

    “啊!”

    王萍萍惊呼一声,急急的问道,“我娘为什么会在那里面?”

    范健神色鬼祟,迟迟疑疑没打算说,聂北接着又是一巴掌扇过去,‘啪’的一声,“我娘子问你话呢,聋了的话我不介意宰了你!”

    “是、是、是,我说我说,是我们的人抓了单大夫去助威的!”

    “为什么要抓我娘?”

    王萍萍不解聂北却能猜到一些,之所以抓走单丽娟,多半是因为单丽娟多年行医积善而在贫民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不低,迫单丽娟在人群中充当‘精神领袖’的话效果一定不错,在二十一世纪里,台湾的民进党游行抗议之类的就喜欢用这招!

    聂北没想到自己还是猜对了,那就是流民群体的意识力果然被有心人利用了,‘范健’这些人从中鼓噪、起哄,再抓单丽娟去‘撑门面’,就可以把流民的意志引导到有心人想要的方向中去!

    聂北没再问‘犯贱’的话,就手一拳砸晕了他,然后蹲在地上把王萍萍背起来,冒着雨向黄府奔去……却不想背后传来一声呼唤:“萍萍!”

    谁在呼唤?

    放纵下去 第144章 和你好熟啊!

    “娘!”

    王萍萍没想到自己的娘亲会在附近,不过……“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娘?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