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3 部分

第 63 部分

    柳凤凤见小洁儿如此爱护聂北,不由得瞪了一眼聂北,没好气的嗔道,“是不是我扰你们俩卿卿我我的气氛了!”

    “才……才不是呢!”

    柳凤凤定住脚,扭头过来‘煞气’的白了一眼聂北,含沙s影的嗔道,“他那坏蛋没干过好事,洁儿你告诉我,他刚才有没有欺负你,有的话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啊……”

    小洁儿的脸蛋儿红透了,讷讷的问道,“没……没有!”

    柳凤凤见小洁儿神色羞怩,和姐姐当时被欺负的样子一模一样,断定聂北‘欺负’了小洁儿,顿时柳眉倒立,一字一顿的喝道,“聂——北——”

    “又在哪里得罪姑乃乃你了?”

    “你刚才有没有欺负洁儿?你可别说没有哦!”

    柳凤凤虽然大不小洁儿不多,甚至身高方面几乎持平,可辈分在哪里,而且她在家里是小妹妹,却一直都喜欢充大姐大,特别喜欢从小洁儿这边得到那种感觉。

    聂北把毛巾敷在脸上,瓮声瓮气的问道,“那我还能说什么?”

    柳凤凤想了想似乎觉得刚才的话有些问题,可她固执的性子使得得不肯回头,蛮不讲理的道,“你就说你欺负了洁儿!”

    “……”

    “……”

    小洁儿和聂北的脸上都出现了一道黑线,很黑,很黑!

    “凤凤,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

    这时候黄夫人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那妙曼的身材、妩媚的神采无处不艳,水蛇一般的柳腰下一袭大红丝裙,丰满的上身一件棕红色的彩云抹胸紧勒,勾勒出傲立的胸部,宽厚的锦缎罗衣裹在外头,一排整齐的扣钮扣在右边,典雅又不失大方。

    淡笑怡人的玉面似芙蓉出水,眉如三月柳叶,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一支珠钗横c,盈盈走动时步摇摇曳,玉绶轻鸣,贵妇的魅力让人迷醉,黄夫人美眸流转,横眉一瞥,睇了一眼聂北,情意绵绵,似乎夹带着昨夜未去的春风,“饭菜都煮好了,都过去吃饭吧!”

    “芯儿姐姐,他就是欺负洁儿嘛,要不然你问洁儿她!”

    柳凤凤很委屈的撅着嘴。

    “好了好了,什么欺负不欺负的,都过去吃饭了!”

    黄夫人淡淡的笑着,那媚丝丝的眸子总是时不时的睨一眼她的坏蛋女婿。

    放纵下去 第151章

    柳凤凤很委屈,气嘟嘟的,恨恨的瞪了一眼聂北后当先走了出去,聂北和洁儿跟在黄夫人的后面出去,到了餐厅时黄尚可客气的迎了上来,热情得不行,“聂贤侄,来来来,快坐下,昨晚你来了我都不知道,实在惭愧!”

    “那里那里,劳烦黄叔叔就真!”

    聂北和黄尚可客套着,视线却被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两吸引了,大的一身曲线,玲珑妙曼,黄夫人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宽松累赘,外裹式的天蓝色抹胸把她那傲人的胸脯包裹起来,高耸的r峰上一朵金丝牡丹花煜煜发亮,乌黑亮泽的秀发随意的披挽回后,用丝巾绾缚着,一双手轻轻垫在秀腿上,倩女嫣然安坐的样子,白玉般莹润的秀靥艳比花娇,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可在聂北出现的那一刻,她却微微挪了挪身子,神色也不太自然。

    王萍萍依然是她昨天的衣服,只是今天多了一件披纱,坐在美艳惊人的娘亲身边俨然一对姐妹,细细的黛眉俏俏的水眸,秀气的瑶鼻温顺的神情,朱唇皓齿,刀削的香肩素约的柳腰,就如她的性子一般懦弱,仿佛不能承受一场风雨。

    王萍萍的目光和聂北的目光在空中交接,她难得没有羞得低下头去。

    几人相继就坐,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黄尚可惭愧的道,“贤侄昨晚留宿,为叔不知,是为怠慢,自罚一杯!”

    黄尚可当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昂头喝下。

    聂北也不阻止,而是望着给儿子黄威夹菜的黄夫人笑道,“黄叔叔哪里话,您在上官县日理万机,劳心劳力的,小侄岂敢再叨扰到你啊!”

    “那里那里,这也是分内之事而已,为民出力,是我等为官者的责任,贤侄过誉了!”

    黄尚可口里说得好,脸却笑开了花,自个儿又倒了一杯,然后也给聂北亲自倒酒。

    聂北一语双关的道,“其实黄叔叔不必自责,昨晚有黄夫人热情周到的招待,小侄还真想在此多留几天,好好享受夫人她做的菜!”

    聂北夹起一块酸甜排骨对这黄夫人示意,“你说对不对呢夫人?”

    “你……你喜欢留下我们自然欢……欢迎!”

    黄夫人芳心羞怩的应付着。

    “啊对了,昨晚小侄忽然进入,没有吓到夫人你吧?”

    聂北身边坐着的是单丽娟和柳凤凤,面对着的是黄夫人,可以看到黄夫人的脸蛋微微泛起了红晕,不注意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她是在害羞,而黄尚可等人又以为聂北只是在说留宿一事而已,但听黄尚可豪气的道,“贤侄说的是哪里话,威儿今天能坐在这里吃饭,多得你高超的艺术,你能来黄府我们自然是无限欢迎。”

    聂北微微笑着,笑得很贱,黄夫人就羞窘得慌,无言的吃着饭菜,单丽娟迟疑了好久,最终还是在这时候出言道,“黄知县,民妇有些话不知当讲亦或不当讲……”

    聂北在黄尚可未出声的时候就盖大帽,“单阿姨尽管放心喔,黄叔叔他为人刚正不阿,只要有益广大百姓的,他都会十分热心去做的!”

    “……呃……那是那是!”

    黄尚可打着哈哈呷了呷酒水,‘大言不惭’的道,“单大夫素来尽得上官县的百姓爱戴,有什么话尽管道来!”

    黄夫人白了一眼聂北,一副没好气的模样,单丽娟得聂北帮言,芳心无来由的带着甜蜜,抛来一眼,难得的温柔,弄得聂北心里痒痒的,又搔不到,坐在那里整一个s包。

    “近段时间流民四起,或许有败类寻此期内趁机为乱,又或抢夺打砸,但绝大多数多为善良的民众,官府镇压无可厚非,可近来y雨连连,厚雪初化,更夹寒风,饥寒交,病、伤无数,民妇虽有其心医治,奈何独力难撑,勉强难为,药材等器物难以为继,又不忍熟视无睹,是以恳求知县大人能以衙门之力拯救那些善良的百姓!”

    单丽娟长身而起,即要跪拜而下,黄夫人,岂能肯与,连忙扶住,好声道,“单大夫无需如此,夫……夫君他定当竭力为民,不会……”

    “妇人之仁!”

    黄尚可断然打断黄夫人的话,“流民目无法纪,扰乱滋事,实为可恶,而且皇上刻日南下,县内各地若未安定,视为夫如何?大乱当得严惩,尚可震慑蠢蠢欲动之辈,岂可妇人当道!”

    黄尚可一番话把黄夫人和单丽娟说得脸色全无,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单丽娟有些讪讪,黄夫人却是难堪不已,她知道最近夫君的压力很大,被这些流民闹得心神俱累,有些火气是必然的,可没想到他会当场落自己的面子,一点情面都不给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断自己的话,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可为妇之道让她默不作声,郁郁坐下,小洁儿和黄威连忙安抚自己的娘亲。

    一顿早饭几人都吃得索然无味,草草结束,黄尚可心情亦不佳,本想和聂北聊聊又或是和自己的夫人谈谈化解一下心中的闷气,奈何此时衙门的衙役匆匆来报,县城东门郊外的灵河码头被人捣了,为皇帝淋湿搭建的简棚亦被再次拆毁,物资被哄抢殆尽,怒极的黄尚可不由得瓮声瓮气的哼道,“我就说,此等刁民,死不足惜,坏我大事,哼!”

    黄尚可丢下这么一句后就匆匆而去,多半是处理那里的事情,可黄夫人就被气得脸色发青,夫妻俩第一次闹得如此不愉快,小洁儿和黄威姐弟俩好话连连才哄得她安定下来,更有柳凤凤在背后不断安抚,她那起伏不定的胸脯才渐渐平静下来,可心头上的怨气却不见得会消除。

    “娘,我们回去吧!”

    王萍萍此时扯了扯她娘亲的衣袖。

    单丽娟亦知刚才讨了个没趣,同时亦在心里得了个结论,黄尚可非是好官!此时自然亦想告辞,当下便和黄夫人辞别,“黄夫人,民妇昨晚多得你热心招待,感激不尽,如今不敢多扰,就此告辞,身上衣物改天奉还!”

    “单姐姐请留步,小妹有话要说!”

    以辈分来算的话黄夫人应该叫单丽娟为阿姨的,可依样貌来看的话,黄夫人叫单丽娟姐姐倒未为不可,两人的美貌实在难分伯仲,黄夫人明艳照人,被聂北滋润后更是水润魅惑,更有养尊处优积储起来的贵气,一颦一笑都让人如沐春风;单丽娟就成熟端庄,更有医者的仁心气度,气质极好,要是再经聂北多滋润几次的话,那就更俱魅力了。

    黄夫人引领单丽娟母女到客厅就坐,紫娘上茶,小洁儿和黄威姐弟俩站在母亲背后,柳凤凤这刁蛮女子虽然刁蛮任性,可在长辈面前总是乖顺得很,除了时不时瞪几眼聂北之外,倒也安分的坐在那里,没有出声打扰……只听黄夫人抱歉的说道,“单姐姐,实在对不起,刚才我夫君出言逆耳,实乃最近流民扰得他心火横生,非有意损薄,恳请姐姐万莫放在心上!”

    “民妇理解!”

    单丽娟就事对事的话或许有些愤愤不平,可她绝对不会埋怨黄夫人的,“只是不知夫人留民妇在此有何要说的?”

    虽然单丽娟对黄夫人的印象很好,可不事权贵的她又被权贵奚落,对黄府这个地方难免有些抵触,只想快点离开才自然。

    “昨天我连同几位世家夫人商讨了流民之事,其内涉及救治一事,而刚才听单姐姐所言,意欲亲力亲为,所以小妹想和单姐姐交换一下意见,或许撇开官府亦能做一番事情!”

    黄夫人话说至此,媚眸横瞥,却见聂北一副睡着的模样,顿时有些没好气,知道他是有自己替他说就偷懒了。

    单丽娟本来没什么色彩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殷切的问道,“此话当真?”

    “小妹怎会在这种话题上放肆!”

    “那太好了,有各大家族、豪门、贵院的人出力相助,相信可以很好的安置那些流民的,药物充足的话,伤痛、病寒也就无虞了,在此民妇替那些贫苦流民谢过黄夫人你!”

    单丽娟昨天被白莲教的人抓去做了一天的‘托儿’,见到不少流民的惨况,善良的她不忍死伤出现,只想尽自之力帮助他们,今天又机会和知县大人提起,却不想……更不曾想山移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下欣喜交加,激动不已。

    一时间两个女人攀谈甚欢,姐妹相称,闹得聂北昏昏欲睡,也不知道她们聊了多久,聂北只觉耳朵一痛,慌忙嚷道,“什么事?”

    晃晃脑袋才清醒揪耳的人是黄夫人,而黄夫人似乎也觉得那动作过于亲昵了些,特别是在儿女和外人面前,当下闹了个大红脸,心虚的嗔道,“我和单姐姐说的话你听清楚了?”

    聂北望了望黄夫人那吹弹可破的娇靥,又望了望单丽娟那如花似玉的玉容,讷讷的道,“当……当然听清楚了!”

    “那就好!”

    黄夫人暗暗白了一眼聂北,接着转过头去对单丽娟说道,“那小妹就去联络各大家族,争取早点把筹款一事办妥,单姐姐就随聂……聂北他想办法筹集足够的药材等医疗物资!”

    放纵下去 第152章 田家

    要筹集药材,聂北当先想到文清妹妹和田甜两个,因为之前聂北给她们谈过草原马匹、丝绸等等的合作问题,而且温家和田家也开始合作了,温家的丝绸伴随田家的马队人员北上,田家贩马南下的时候马群驼载着温家出手丝绸后购买草原的货物返回,草原药材繁多,想必温家和田家不会不做这方面的生意。

    小洁儿万分不舍,可也只能依依不舍的望着聂北和单丽娟两人的马车消失在黄府的门前街道里,黄夫人撸了撸女儿的发鬓,轻轻一叹,芳心直问情为何物,奈何自己和女儿母女俩都深陷其中……

    温家自然是温夫人做主,可是她知道聂北来的是很就闭门不出,接待聂北和单丽娟的就是文清妹妹,虽然文清妹妹美得不像个人,看到她聂北很愉快,可看不到自己第一女人,聂北终究有些遗憾。

    文清妹妹和聂北、单丽娟三人直奔田府……

    田家作为上官县四大世家中的一员,亦是财大气粗,但田家有些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书香气息浓厚,未入大门就能从门匾上那刚劲有力的‘田府’二字中看出其内在的底蕴,就连那门童亦是举止得体大方有礼,“三位请稍等片刻,容小厮入内禀告老爷和夫人!”

    不多久,田家主人田万光和他夫人苏琴亲自迎出,田万光貌不惊人,眉宇间甚至有些猥琐,精小的眼睛望向文清妹妹和单丽娟两个的时候隐含着男人的欲望,这点别人或许发现不了,可‘行家’中人的聂北却捕捉透切,心下略有不满,同时暗含警惕。

    田夫人依然美态十足,淡酥色大红花锦裘衣裹身,v形领处可见秀气的锁骨,其上雪白的颈项挂着一串细碎紫玉,华贵而不俗气,身上外披着一件淡翠色的锦袄,显得雍容华贵,满头青丝用发带绾起再饰以金钗、华胜、金钿,半缕青丝垂在高耸而起的酥胸上,出落得柔媚婉约,微施粉黛的脸蛋端庄典雅,明眸顾盼间清波微泛,步履从容,身姿姗姗摇曳,款款而来以至于裙摆拂动,宛若贵妃春游,惹人眼球,最爱她那典雅又端庄的气质。

    聂北每一次见到田夫人都心生爱意,恨不得当场疼爱一番,几番压制才挥去蠢蠢欲动之念,在田家两位主人的欢迎下聂北、温文清、单丽娟三人遂入得田府,田夫人苏琴去张罗饭菜,小田夫人苏瑶从灵州到上官县,自然住在姐姐家中,此时忽闻三人为流民一事而来,自然迎出,和田万光一起在前厅上待客。

    在黄府第一次见小田夫人苏瑶的时候聂北的第一印象就是英姿飒爽英气人,细小微翘的柳眉给人古典的柔美感觉,黑珍珠一般的瞳眸深邃藏情,红润的樱嘴光泽欲滴,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嘴角微微上翘,勾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给人未语先笑、暗通款曲的感觉。

    人,总要吃的,这点聂北深有体会,可不足四个时辰连吃两顿肥腻的,又未免过于频繁了些,可不是,田府开始备餐上桌,红鱼大虾、肥烧水煮、清炒烩炖,满满一桌,聂北和单丽娟两个在黄府吃过饭不久,见此不由得四眼相望,颇有些苦意。

    可田家上下好不客气,而大、小田夫人两位欢颜笑靥相对、温声细语相请,任谁也无法拒绝,唯有相继就座,更惨的是这时候田一名这个花花少爷荡了回来,对聂北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聂北还未吃够田一名的冷眼,田甜这妞又从内院走了出来……

    田甜下身是一件淡粉色居家长裤,裤脚处镶着粉红色的锦边,显得十分可爱,嫩白的脚丫子躤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走其路来拖拖拉拉的,上身穿着绣花青的绸子睡衣,此时皱巴巴的,衣冠不整的露出绯红个肚兜一角,r沟都清晰可见,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冲击着聂北的眼球,凌乱却显得慵懒的乌黑秀发随意的披散在刀削一般的香肩上,娇俏又妩媚,身材纤细婀娜,小蛮腰素约轻灵,随着拖沓的走路声婉约摇曳,宛若随风柳条,楚楚动人,而她睡眼惺忪,神色慵懒,清灵秀气的脸蛋一脸的不情愿,“娘,你一大早的嚷人家起来干什么嘛!”

    “还早啊,都看你睡成什么样子了,家里来了客人还如此孟浪,还不快回去换过一件衣服再出来!”

    田夫人苏琴见女儿春光乍泄,连忙迎上去替女儿整理衣裳,轻嗔薄怒的催促女儿快回闺房换过衣服出来。

    “娘……人家又不是相亲,怕什么……啊……”

    田甜一边说一边用那不经意的目光向餐桌扫来,看到单丽娟的时候她没什么,见到闺中密友温文清安坐在位的时候神色欢喜一下,待扫到聂北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时候顿时惊呼一声,揉眼撸发的双手飞快的收回来掩护着迷人的胸脯,羞臊的转过身去,脸蛋发烫发热,红晕飞升,跺了跺脚逃似的飞奔回房,俊俏的丽影轻盈又羞怯,聂北的心差点就跟着去了。

    “我去看看,你们动筷,不用管我们母女俩!”

    田夫人苏琴盈盈而起婀娜而去,从背后望去,r滚滚的肥臀随着无声的步伐一颤一荡,在裙子里向外散发着魅人的r香、动人的韵味。聂北差点把舌头吞去,大叹秀色可餐。

    在饭桌上,田万光首先力主聂北和他儿子田一名化解之前的恩怨,聂北虽然对田一名没什么好感,可还是虚以应付,田一名自然不好拂了他老子的面子,勉强举杯相敬,倒也宾主甚欢。

    聂北和单丽娟吃得少,话也就多,不一会儿就把话题往流民那事上引,田万光把决定权丢给他夫人苏琴,“内子一直打理琐碎事务,具体之事还得过问她才能定夺!”

    这时候田夫人素琴和穿扮一新的田甜走了过来,一个风韵迷人,女人味十足,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熟女风情,鼓隆隆的茹房直教人抓狂,恨不得立即揉搓它们才能化解心中的干渴,而田甜就真的很甜,玲珑的身姿娉娉婷婷,双颊染着迷人的红晕,仿佛话着少女的浪漫与悸动,不过……此时聂北的大腿真的很悸动,多半被文清妹妹扭红了,不由得咧着牙回过头来,干咳几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田一名那家伙对着文清妹妹流口水了,夹菜勺汤好不殷勤。

    聂北十分不爽,温文清见聂北吃醋的样子不由得眉毛一挑、嘴角一翘、迷人的眸子眯了起来,那样子就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有多迷人就

    武极天下无弹窗

    有多迷人。

    谁都听得出来田万光刚才是在敷衍,此时田夫人来了,大伙都把心思放在田夫人的身上,田夫人和女儿优雅的落座,歉意一笑,听取单丽娟和温文清说明来意的时候她美眸睨了一眼丈夫田万光,继而再望一眼妹妹,一个呷着茶一个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很明显丈夫不想多事,而妹妹就因关切流民的生死而想自己出一臂之力,她犯愁了,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田夫人的迟疑把温文清和单丽娟的心都吊了起来,聂北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实在的,聂北对医疗这一块不怎么急躁,反而急着那些筹款什么时候到手,只要钱到手了那有办不成的事?

    田夫人清眸流转间嫣然一笑,“老爷,其实和温家合作的事妾身也不怎么接触,几乎都是你宝贝女儿她在跟手,所以妾身想听听这丫头怎么看法!”

    医治流民需要的药物可不是一味两味那么简单,动辄论车来算的,大批量的药材不是供应不出来,可是那样的话别的供应就得暂时停下来才行,田夫人陷入两难,自然把烫手的山芋丢给女儿,反正丈夫和妹子都疼爱自己的女儿,女儿做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不会责怪她,也就不管她这个极其‘不’负责任的娘亲了。

    这时候聂北来劲了,吭声道,“聂北记得当初田甜姑娘说过,人当以‘孝善’为先,孝我就不说了,乍一看,田老爷笑容满面夫人容光焕发,自然是儿女孝顺家庭和睦了,而我想,田甜姑娘名字好听人更美,心灵自然灵巧,那些流民此时正需要救治,要是因为欠缺药物而延误了救治时机,我想田甜姑娘你是不忍的呵?”

    田甜恨恨的剜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我那有说过,而且,我好或许坏与你这口是心非的人何干!”

    “……”

    “甜甜不得无礼!”

    田夫人娇嗔的喝止女儿,但那眼神带着笑意,仿佛女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一般。

    “不过,文清既然都愿意出力,我们田家自然不愿甘于人后,想我田家世代为官,能为民做些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你说对不对呢爹?”

    田甜把目光投向田万光。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田万光连声‘赞许’!

    放纵下去 第153章 田夫人哀羞

    疼爱的女儿都答应了,田万光也只能无奈的点头,不过接下来的问题不是都解决了,田家能供应的药材不是免费的,那就是说现在那些筹款没到手的话药材也免谈,而且田家不能一次性满足需求,只答应支持一半而已,剩下一半还得另想他法。

    聂北磨破嘴皮子都不能让田万光答应暂时供应药材,钱财到时候还上,小田夫人帮嘴才让田万光那猥琐男答应,看得出来,田万光对小田夫人是垂涎三尺,只是小田夫人一来是妻子的妹妹,更是弟弟的妻子,所以他不敢流露半点色相,但那掩饰得很好的霪欲却被聂北看个透彻!

    聂北饭几乎没吃,豆腐倒是吃了不少,那双腿不安分的在田夫人的大腿上磨蹭,并且时不时在桌底下用手隔着裙子抚摸田夫人的秀腿,田夫人又气又怒,却不敢出声,一双羞怨的水眸凌厉的剜嗔着聂北,警告他安分些。

    田夫人感觉到聂北的手也伸过来了,在她的大腿上摩挲着,柔软的裙子无法隔阻聂北大手上的热度,田夫人的娇躯仿佛被烫到了似的,在聂北的抚摸下绷紧了身子,脸蛋慢慢的迷漫一层迷人的红晕,纤柔的玉手乘饭桌上的人不注意时伸到大腿处拍开聂北作恶的手,可不一会儿聂北的手又赖了上来,比刚才还放肆,把裙子微微撩了起来,然后大手就探了进去,一路从柔嫩的小腿腿肚处抚摸而上,田夫人拉扯不得,被那只可恶的大手一路抚摸到大腿内侧,虽然还有一件保暖的亵裤隔阻,可那被抚摸而过的感觉依然清晰,异样的感觉难堪而又十分奇妙,饭桌下面的玉腿禁不住瑟瑟颤栗,芳心又羞又怒,羞赧不堪的媚眸瞪了又瞪,柔荑扯了又扯,可总是无法阻止聂北这个杀千刀的在放肆。

    田夫人故意挨近聂北一些,秀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靠了过来,悄悄在聂北的耳边红着脸蛋咬牙切齿的嗔怪着,“想不到你这么放肆,还不快点住手!”

    小田夫人此时正和单丽娟、温文清等人讨论着流民的事情,谁也没注意到大田夫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北聂北这头狼给恣意猥亵着,这时候聂北也悄悄的在田夫人的耳边邪邪的道,“都怪夫人你太迷人了,聂北忍不住想侵犯你!”

    聂北放肆的手抚摸得很温柔,带着情欲和y意,恣意在人妻的粉腿处隔着亵裤抚摸着,那美妙的气氛在荡漾着,不一样的刺激和羞赧在人妻的心田里激荡开来,白玉一般盈润光滑的庄重俏脸此时飞上几许红晕,仿佛不胜酒力一般,异常的娇艳。

    “y贼你……你再不住手我……我可要叫了!”

    田夫人迫于无奈,红着脸吃吃的啐骂着,芳心羞窘不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暗处被一个小自己一半有余的男子爱抚,情何以堪,更别说那羞人的地方在这坏蛋的抚摸下隐隐感觉到瘙痒难耐,少被滋润的荒田隐约间要渗出水来了,那种羞人的事情要是被聂北这y贼发现的话自己哪还有脸见人。

    聂北刚才就是惯于一种定性的抚摸,久了田夫人就放松了警惕,以为聂北就那个程度的放肆,刚才走神之间,聂北不顾田夫人的阻挡和警告,灵巧的手掌出其不意的奇袭她敏感的粉胯处,并拢的指肚准确的按在田夫人大腿根部那神秘的熟妇禁地上,聂北没想到田夫人样貌端庄得体,仪容大方典雅,却有一亩肥厚惊人的大肥田,按在上面的感觉就像按在一只没有茹头的茹房上一样,肥嫩而带着惊人的弹性,肥田中间明显凹陷一道沟渠,可以想象那里是多么的肥沃也幽深。

    在聂北的袭击下田夫人不由得惊呼一声,“啊……”

    随着黄夫人触电般的一颤,聂北明显感觉到田夫人粉胯处那两瓣肥隆厚嫩的明显收缩了一下,一双大腿骤然收夹回来,聂北那只大手顿时被夹得死死的,但聂北受用不已,幻想着被这双丰腴有r的大腿夹住腰臀,而自己的庞然大物就恣意r弄她粉胯幽谷……聂北想着就觉得受不了,胯下的庞然大物猛然挺起,胀得聂北发痛。

    田夫人一声娇呼后把所有的视线都引了过来,疑惑的望着她,聂北也暂时按兵不动,田夫人才得以调整神色,借喝酒掩饰娇羞和难堪,更有那酡红的脸蛋,芳心却羞赧欲死,桌子下面一只玉手死命的掐着聂北的手臂r,换来聂北报复性的一记大力按压,田夫人不由得全身绷紧,饱满欲裂的酥胸一阵急喘,粉腻水润的脸蛋绯红一片,宛若三月的桃花一般灿烂,怕人发现的田夫人端起一杯酒猛喝入肚去,酒气上来后,脸蛋越发的娇艳,羞赧含怒的眸子哀婉的望着聂北。

    “田夫人,你酒力不好就别喝那么多酒,你看你,脸蛋都红透了?”

    聂北调笑道。

    “对啊娘,你以前没喝酒的啊,这么今天连喝两杯了呢!”

    田甜奇怪的问道。

    “没……没事……难得大家高兴,喝……喝点酒也不错!”

    田夫人紧夹住双腿死命不让聂北的手动一下,纤柔润腻的十指紧紧抓住聂北手腕暗自用力往外拉扯,却羞于应付女儿的疑惑!

    在众人不再注意这边的时候田夫人羞臊不堪的小声哀求聂北,“你……你不要碰我哪里,求你了!”

    “好像出水了喔!”

    聂北没有回应田夫人的话,反而把自己的发现很惊奇的告诉田夫人。

    田夫人虽然国色天香、水润玲珑,更是有着惊人的肥x,但田万光却不懂得滋润,经常出去寻花问柳而把田夫人丢在家里独守空房,肥沃的深x久没有游龙光顾,丰腴饱满的娇躯少有雨露滋润过,正是如虎入狼的熟妇阶段,敏感而饥渴,敏感的花田圣地被聂北的大手按压着不动也霪水潺潺了,被聂北这么一说,田夫人恨不得找个缝躲起来,绯红欲滴的脸蛋发烫发热,愠怒的眸子带着哀羞的色彩。

    这时候田万光督促儿子田一名特意举杯敬聂北一杯,田一名老大不愿意,可不能忤逆老子的话,只能勉为其难的举起杯来,不冷不淡的道,“聂公子,这一杯喝下去彼此恩仇两消!”

    田一名不知道暗地里和自己算计怎么找聂北算账的老子为什么会要自己主动化解和聂北的恩怨,他更不知道的是他娘亲此时正哀羞的承受着聂北的猥亵,就在他敬酒的时候聂北的手还是在台下隔着亵裤温柔的蹂躏着她娘亲的禁地!

    聂北笑眯眯的道,“之前的恩怨聂北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所以恭敬不如从命,来,干!”

    且不管田一名父子诚心如何,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底下功夫嘛……也要做,聂北和田一名碰杯的时候加大力度抚摸田夫人的肥嫩大花田,大拇指轻压在田夫人粉胯的耻骨处,四只手指压在肥x的两片花瓣上面上下磨擦起来,中指朔着花瓣中间的湿润峡谷,来回滑动,时不时用指甲戳着亵裤压入到峡谷缝隙里面去,仿佛要带着亵裤的布料c入那除了她丈夫田万光之外没有别的男人光临过的泥潭里去……

    当着田万光和田一名这对猥琐的父子霪弄田夫人让聂北有种变态的快感和得意,望着田夫人那丰满圆润的娇躯强忍着羞臊和刺激丝丝颤栗,聂北胯下的r龙蠢蠢欲动,恨不得当众宣y把大小两位田夫人给上了。在聂北的恣意猥亵下,田夫人心跳如狂,粉胯处传来阵阵电流袭击的酥痒快感让她感到别样的刺激,同时身心慢慢产生一种饥渴的焦虑和空虚,就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体内爬行一般,那种‘想’男人的感觉让忠贞的田夫人又羞又愧。

    田夫人那媚态初现的神色让聂北y兴大发,放肆的大手改磨擦为揉搓,还时不时的拉扯r贝上的萋萋芳草,甚至扭捏着肥嫩的r贝,强烈的刺激令田夫人玉体剧震,花田蜜道深处不由自主的分泌出的粘稠滑腻的爱y,把保暖的亵裤濡湿好大一块。

    人妻熟妇此时此刻已经心神迷乱,背着丈夫、儿子、女儿、朋友的视线在桌底下被霪弄,又不敢声张,那种不堪承受的强烈刺激感教田夫人喘不过气来,亦不敢大声喘息,绷紧的凹凸娇躯不安的在座位上不经意的挪移,呼吸不畅之下憋得花容绯红,而锦裘包裹住的饱满酥胸随着急促而压抑的呼吸阵阵颤抖着、起伏着,不一会儿就迎来她被聂北开发的第一次春天,丰腴的身子绷直起来,小腹处收缩僵硬,双腿交缠紧夹,幽深火热的深谷肥田猛然剧烈痉挛,四周层层叠叠的嫩r蠕磨收缩,火热的凹凸娇躯一阵罗嗦,打冷颤一般……聂北感觉到她肥田中间涌出一股热潮,濡在亵裤上很快便扩散、湿透四周,渗透过来的霪水让聂北的手掌也湿腻腻、热乎乎的。

    放纵下去 第154章 成事三女人

    田甜总觉得今天娘亲怪怪的,好端端的发冷颤?“娘,你冷吗?”

    还是女儿贴心,就像娘亲的小棉袄,懂得关心娘亲!

    “呼……没事,娘刚才喝多了点!”

    田夫人恨不得此刻死去才好,在这样的环境下被这坏蛋猥亵到高c,大泄特泄,他的手一定感觉到自己泄出去的霪水了,羞死人了!

    聂北见田夫人被自己撩拨得春潮涌现,贪婪的抚摸两下也就抽回手来,暂时放过她了,但那湿淋淋的手聂北还是专心的端详了一会儿,那动作直把田夫人弄的娇靥臊热芳心欲死,想恨想怒想怨想夺路而逃。

    不过,见聂北没再做出难堪的事情来,田夫人不由得松一口气,幽怨带恨的眸子仿佛被刚才的潮水冲走了,只剩下哀羞忸怩的神色,不一会儿就找个借口回房去了。

    但此时聂北的胯下的‘兄弟’却被田夫人引诱得蠢蠢欲动,暴涨难受,田夫人匆匆而走,聂北左右的位置空缺,右边是让人疼爱不已的仙子文清妹妹,正想拉她的玉手被自己套弄几下的,门外此时有人来通报,死狗来找自己,聂北只能忍着胀痛欲裂的感觉不太灵便的出到大门处,死狗附在聂北耳边嘀咕几句,聂北那色欲未退的双眸顿时眯了起来,“铁匠铺里的成品有没有损失?”

    “这倒没有,流民s乱以后钱二大哥加派了人手在那条街上行乞,稍有不对我们就把几十把已经组装好了的犁耙转移了,打禾机的零件也被带走,除了那铁匠师傅的铁匠铺被砸之外,我们没什么损失!”

    聂北神色一动,连声问道,“上官县有多少铁匠铺被砸?”

    “几乎间间都被抢夺打砸一空,里面的铁几乎都被抢光!”

    “流民抢铁?”

    聂北小声嘀咕着,神色讥诮起来,里面必然有所蹊跷,流民抢吃的还有人信,不过此时聂北也管不了很多,当然,也无需管很多,好一会儿丢下‘铁匠’y森森的笑道,“是时候清理那些白莲教的托儿了!”

    “有没有危险啊,我和你去吧?”

    温文清这时候关切的跟了出来。

    “没危险不需要你去,有危险我又怎么肯让你去?”

    温文清温情柔柔如水,欢喜的美眸水汪汪的,聂北不管死狗的存在,温柔的抱着温文清香香的啄了一下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温文清两家霎时酡红似醉,娇羞的推攘着聂北,嘤咛声连连,“讨厌,有……有人在啊登徒子,羞死人了!”

    “啊……怎么天还在下雨啊,我什么都没看到!”

    死狗那表情很欠揍,假得不能再假,他一声不出倒还好一点,欲盖弥彰的话反而弄得温文清‘恼羞成怒’娇嗔大发,聂北的腰r狠狠的受了一记r掐,忍着痛眼神很无辜的望着温文清,温文清红着脸横了一眼聂北,缓缓的松开放在聂北腰上的玉手,“要走也不能悄悄走掉,我们进去和人家道别一声!”

    聂北牵着温文清柔润的纤手往里面走,边走边道,“是我进去道别,这样的鬼天气我想你跟着我去受罪,你留下来替我尽快筹集资金,要不然拖久了那些流民就容易生变了,到时候我也没把握做事了!我们夫妻俩分工合作,无往不利!”

    前面那些温文清还听得认真,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粉致的双颊犹如深秋的晚霞一般娇艳,芳心又羞又甜,嘴上却啐道,“口花花的大坏蛋,都不害臊,人家才没答应嫁给你呢,”

    “不嫁也行,d房就可以了!”

    聂北坏坏的笑道。

    “你……嘤,不和你说了,没一句正经的,讨厌!”

    温文清羞得低了秀首,仙子一般的容颜粉上一层绯红。

    “有正经的啊,就是我爱你!”

    聂北半点r麻都不觉得,温文清脸色却越来越羞怩,芳心更是甜如吃下一颗蜜饯。

    两人柔情蜜意的走进田府,回到饭桌的时候大伙还在,当然,田夫人也回到座位上了,见到聂北的时候又怨又羞,绯红的脸蛋静静的面对着饭菜也不敢扭头望一眼聂北,只是……似乎还多了一个人,聂北惊奇的道,“咦……你怎么在这里,刚才还未见到你咧?”

    凤鸣倩一身劲装,衣裳、劲裤都是棕红色,纹着几许精美的粉红色祥云图,一条宽大的腰带在她那纤柔若素的柳腰上缠绕两圈才在腰间处别一个结,参差不齐的两头垂在秀气十足的盆骨下方,显得有些飘逸,江湖气息相对于田家大院里的每一个人都浓厚一些。

    右裹娇躯的青翠色大锦衣柔软而不厚,被腰带束缚得紧紧的,毛茸茸的襟边垂到凤鸣倩修长秀腿的中间位置,上面交叠的领口被完美的酥胸撑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她那双白腻的素手藏在长长的袖子里取暖。

    臻首上一条大大的辫子在顶上盘结堆起,然后用一支玉簪c住,两侧再c两支金质花钿,面纱依然挂在其上,精致圣洁的脸蛋若隐若现的,谁也不怀疑她揭下面纱的红颜可比文清妹妹,不过她的神色冷了点,对着聂北的时候冷了点,聂北在想,她这么喜欢带面纱,要是揭下她面纱她会不会跟自己没完?聂北觉得极有可能。

    凤鸣倩对聂北的印象本来不错的,可那天在巷尾屋里聂北让她给恨上了,她此时对聂北是没什么好感的,眼都没正瞧聂北,冷冷的洒道,“和你很熟啊?”

    “……”

    聂北大感报应不爽,之前对她说过的话现在她又用来顶回自己,噎得死死的,果然很该死!

    不过聂北现在没心情斗嘴,便和在座的几位告辞,此时小田夫人苏瑶出声道,“聂北你等等,我有些话要和你说一下!”

    “哦?”

    小田夫人也不忌讳,当众说道,“皇上的行程改变了,我刚刚收到消息,皇上行程有变,已经提早到达灵州,下塌萧侯爷府邸又或赵贤王府邸,听闻流民暴动当即龙颜大怒,限我夫君后天出兵围剿,估计五天内州兵即可全部就位,到围拢之时我亦无能为力,上头几位夫人不忍生灵涂汰,催我尽快想个办法……”

    “夫人请放心,聂北知道怎么做了,不过……筹款一事你得尽快落实,那样我才有物质的基础做事!”

    聂北表面尚且表现得信心十足。同时,聂北的心里对田夫人口中的‘上面几位夫人’感兴趣了,传闻中的夫人团是否有过人之处,聂北不得而知,但这份心思却让人感动。

    小田夫人忧心忡忡的望着聂北,聂北只能对她颔首以示鼓励,接着不再多留,出了田府便随死狗往‘乞丐窝’里去。

    温文清和小田夫人也不多呆,随即亦走,上官县一般的人口是流民,出兵围剿的话上官县人口当即减半,也只有帝王才有那个狠心,别人无法熟视无睹,她们奔走筹款的事宜,尽快落实筹款一事。

    单丽娟本亦想走,却被大田夫人留了下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