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4 部分

第 64 部分

    叱锟畹氖乱耍】炻涫党锟钜皇隆?br /

    单丽娟本亦想走,却被大田夫人留了下来,吩咐呆呆的望着门口的女儿田甜和单丽娟去处理药材一事。

    雨下了这么久,似乎渐渐的小了些,可气氛依然y郁,人心更是揪紧,流民抢夺打砸在继续,封建帝王的暴怒带来的兵祸在酝酿,利益即将受损的豪门望族又或许良知尚存的地主世家不得不做出应有的反应,财力在调动,人脉在联络。

    但这一切主要还是三个女人去做,一个是黄夫人,她有着王府的背影,皇族的血统,高贵的出身意味着她一言一行所取得的效果非常人能比拟的,或许黄尚可之前为了取悦皇帝而冷淡了流民事件,以至于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可祸事终究始于上官县,朝廷追究下来他一县之主根本无法逃脱干系,被黄夫人略加说明他便比谁都积极,衙役不再做维护秩序之事,几百个衙役对峙上万名的流民根本就是于事无补,此时,这些和现代城管、派出所工作人员有得一比的衙役在灵河河段、官道、桥头等处四处设卡,截拦物质,让经过上官县的物质暂时截留,等待筹款一到,立时限令收购,特别是粮食和药材,庞大的人群消耗是可怕的!单纯靠上官县本身的积储实难支撑,或许大户人家能把储粮全数捐出,暂时过上清淡的平民食宿,要不然根本无法满足这方面的供应,但,那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女人就是小田夫人,她身后的支持是大赵最有实力的女性团体夫人团,一群官宦贵妇能左右大赵的政治,这点谁也无法否认,单纯枕边风就够了,更别说其他,夫人团的能量是很大的,可是力大难能巧绣针,她们一下子显然难于着力,能做的就是尽量配合,在一些规则上予以通融,比如黄尚可设卡截取物质一事,没有上头的允许,那形同谋反。

    最后一个女人就是温文清了,温家一向多行善事,颇有好名,此次民生大事,本应是一向亲力亲为的温夫人过问的,可自从她在草丛中被聂北夺取清白之后,就一只龟缩在家,大小事务全权交与三女儿温文清处理了,以温家的关系和财力,自然举足轻重。

    放纵下去 第155章 少他《天旗》无人能取

    三个女人在明处努力,聂北伙同钱二这个乞丐头在暗处活跃,白莲教的人手段下作,聂北却卑鄙无耻,聂北离开田府的当晚就和钱二带着化装成流民的乞丐化整为零把那些特别活跃的煽动分子暴打致残,第二天早上‘煽动分子’大多数变成了钱二的手下乞丐,有这么一群人存在,流民中悲观情绪得以抑止,躁动的氛围亦慢慢的回归理智,当天中午的时候筹款集中了起来,小田夫人负责把钱交到聂北手中的时候把凤鸣倩也交到了聂北手中,美其名保护聂北不受白莲教匪徒的残害,实质就是她们推荐出来监督钱财用度的婆娘。

    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让人迷失本性,自然有让人回复本性的魔力,饥寒交的流民在面对快速搭建起来相对温暖的简棚和热腾腾的r粥时,所能选择的路子不多,剩下那些顽固不灵的要不是居心叵测动机不良就是作恶累累唯恐衙门秋后算账,那些有衙役对付!

    围攻黄府的流民在大力度的救助下渐渐离散,大部分暂时安置在简棚里,小部分被聂北收留,温饱算是暂时解决。

    病痛有单丽娟和一些热心大夫帮忙医治,一日三餐暂时有了着落,人心思安,过了三天后,一触即发的暴动稍有偃旗息鼓之势,但隐患尚存,就是白莲教暗中鼓噪的力量尚未被消除,先期抢夺打砸的流民或许起心于从众之念,但抹黑的脸始终怕光,心有惴惴,唯恐被事后追究,心态十分不稳,还有一些本着撒网不如浑水摸鱼的人,他们捣乱所引起的猜度亦难免死火重燃。

    不过再怎么隐患多多都好,流民的情绪总算是安抚了下来,少数为乱者不足以定义全部,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温饱’二字,能‘温’是有搭棚在遮风挡雨,和之前淋在寒雨中想比,那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饱是有四处收购的粮食在供应,而能‘温’归根到底的功劳是钱二的那帮兄弟,他们兼夜赶工,在不缺钱不缺物资的情况下一夜间搭起了几百间简易竹棚,在流民感激不尽的目光下他们自作乞丐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被尊重被感恩的温暖,第二天再度卖命搭建一倍有余的简棚,城内城外空地上凭空多出一千多间‘野营帐篷’,也算是个奇迹了。

    “大家好,我叫钱二,和大家一样,都是口无半点粮腰无三分钱的人,但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三天来大家也有目共睹,但凡热心之人都没有抛弃你我,他们出钱我们自己出力,营造了这一片暂时的家,这里虽然依然风吹雨打,但不再饥寒交,虽然病痛常有,但不会夺走无辜性命,你我依然未能锦衣车行,但你我望到了希望……”

    在一个大简棚里,汇集了流民人群中比较有威望的一群人,钱二站在人群中间的一个高台上高声宣扬。

    平民百姓往往是最善良的人,他们知道的或许不多,但谁对他们好他们很清楚,钱二等一直被她们看不起的乞丐这些天忙前忙后的,又是搭棚又是施粥、搬运物资等等,他们都看在眼里,此时钱二那颇有煽情的宣扬多少都激起了他们内心的温暖。

    钱二接着说道,“同时我收到消息,上官县各大地主家族已经废除大家之前订下来的契约,佃户佣金和租金恢复到去年的水平……”

    “放p,就是恢复到去年的水平又如何,我们还不是一样吃不饱穿不暖?我看你就是他们的走狗,在这里鼓噪我们,你也不安什么好心,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了,滚吧!”

    “对啊,滚吧,我们取回我们应得的东西,不要住在这里牛棚里!”

    “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弥补之前剥夺我们的一点点,就想我们罢休?”

    “就是……”

    四面八方顿时响起不同的声音,初一听去还以为群情汹涌,诸多不满,仔细搜视的时候却似乎没见几个人在鼓噪,声音倒是很大。

    聂北本来在后台搭讪凤鸣倩这个天之骄女的,她板着脸一声不吭,聂北说多了她就假寐着双眸不予理睬,却不想外面那些家伙却开始‘搭讪’起来,这时候凤鸣倩才睁开美目,烁烁的望了一眼聂北,脆声的道,“外面那些嚷闹的就是你所说的托儿?”

    凤鸣倩依然蒙着面纱,聂北近距离的和她相处,轻薄的面纱无法遮掩她那粉致的仙容,正是堕落凡尘的容貌才让聂北蠢蠢欲动,这三天来对着她能看不能动,就像饿极了的狼对着刺猬一般,无法下口,难受得很。

    “你终于开口说话了,三天了,nnd,老子以为你变哑巴了,得罪你老人家一次而已,用不着做得这么绝吧,好歹我们现在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呃……多半又是对牛弹琴了!”

    凤鸣倩也不见动怒,只是平静的过滤聂北的‘废话’,好看的娥眉轻轻的颦了起来,“那你既然能猜得到有人在捣乱,为什么不取抓他们起来?”

    末了凤鸣倩小声嘀咕一句,“什么都不做,就知道在这里胡说八道逗人家发笑!”

    “……”

    聂北脸她嘀咕的都听了,窘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的道,“那现在你也知道有人捣乱了,你出去抓两个回来让我瞧瞧?”

    “这么多人,我……我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啊!”

    凤鸣倩撩开帐幔往人群里望去,黑压压的一群人,别说找人,挤进去都难,不由得暗暗咋舌。

    “你这么聪明都不知道哪个是哪个,我这么笨的人又怎么知道!”

    “……”

    凤鸣倩自然知道聂北是在挖苦自己,俏脸禁不住微微发热,愠愠的反了一眼聂北。

    这时候瘦猴悄悄的走了进来,在聂北耳边低声道,“聂大哥,行医馆那边有人捣乱,单大夫她们有危险!”

    瘦猴混杂在流民群里,现在悄悄来报,虽然年纪比聂北大,但他还是称聂北为‘大哥’,说完后他就走了,根本不多做停留。

    瘦猴进来的时候凤鸣倩美目望都不望一眼,天性澹然,可她耳目敏锐,瘦猴的话她一字不少的听了去,澹然的神色也离奇了出现了愤怒,弯弯长长的娥眉轻轻的蹙了起来,“这些可恶的流氓,单大夫这三天来没日没夜的替流民百姓医治风寒湿痛,他们还敢……难道良心都给狗叼了去?”

    “你愤怒了?”

    “……”

    聂北无厘头的一句话让凤鸣倩愕然一会儿,本以为聂北会很愤怒的,可聂北那神色淡然的模样让她愤怒,“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

    “你什么都能事先猜度到大概,可你就是不去做,你没……”

    凤鸣倩很少如此动怒过,即时和白莲教的人斗生斗死她亦从容面对,仿佛那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是那么的无处不在、习以为然,可亲眼目睹成千上万个流民无家可归、饥餐露宿、衣不蔽体……甚至妻离子散、冻死饿死、病痛折磨等等的悲苦凄惨时,她还是触动很大,之前的所谓‘太平盛世’观念让她回想起来总有些无知过去的羞耻和讥诮,正因为如此她才敬重单丽娟的无私,听到有人在临时医馆里捣乱,她自然愤怒,但聂北无动于衷的神色让她抓狂,“你没良心!”

    “你慢慢在这里愤怒吧,我去临时医馆!”

    聂北可没凤鸣倩想得那么简单,就算有人捣乱也绝对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去找单丽娟的麻烦,犯众怒的事我想就是亡命之徒也忌讳三分的,但这次竟然有人到临时医馆里捣乱,这必有内幕。

    聂北从极度殷勤忽然转为冷淡让凤鸣倩心理落差过大,一时间有些忧郁,幽幽的跟在聂北身边……

    一个老头脏兮兮的,但眼神很是锐利,只见他小声的对身边一个‘小伙子’问道,“公子,我们弄这么一出又用吗?”

    只见一个公子哥锦袍裘衣、金带玉绶、束发明面,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在三三两两、扶扶撑撑来求医的流民之中可谓是鹤立j群,油纸伞不能遮挡他不凡的仪表,一些少女经过的时候总难免偷偷望他两眼,但他对这些似乎没有半点感觉,老者疑惑的话语在他耳边也像耳边风一样,她静静的站在一个搭棚前面平静的望着喧哗熙攘的人群,嘴角轻轻的挂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老者似乎也习惯了他的高深莫测,很多时候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所以话说了之后就静静的等待,也不见急躁,但老者不敢看一眼翩翩佳公子的脸,老者知道,这是公子第一次没蒙面纱面事人,但这到底是不是公子真面目……谁也不知道,因为公子的易容术一直都是神鬼莫测的。

    好一会儿那翩翩佳公子才漫不经心的道,“死一些流民可以让他多费些神也是不错!”

    “可是……这对我们的计划似乎没甚脾益,多费神思罢了!”

    老者目光因森的望着吵得越来越凶的人群,没有半点老年人的慈祥,可说出自己的疑问时总有些忐忑,对翩翩佳公子很是敬畏。

    “他来了!”

    翩翩佳公子目光烁烁的望着一个短头发的帅气男子匆匆赶来,他身后跟随着一个目光郁郁的女子,那女子轻纱蒙面,身材如烟若柳,娉娉袅袅,仿佛飘来的一般,那身姿让s动的流民霎时安静不少,男的看到这么一位仙女般的人物出现,目光都呆了!

    但这位翩翩佳公子却没有那些男人那样‘色呆’,反而是嘴角翘了起来,那张俊俏可比女人的脸带着狡猾的微笑,老者却目光一凝,瞬间大悟的样子,讥诮的道,“怪不得这些天没看到这死婆娘四处搜我们,原来跟随聂北这小子在这无所事事!”

    老者接着深沉的道,“凤鸣倩她自喻清高、心怀苍生,自然乐于这道,也好,能让他们的心思放在这里我们依计划行事也方便很多!”

    老者似乎才领悟公子的一丝动机!

    “我们的把戏未必就能瞒得过他!”

    翩翩佳公子目光凝在短头发男子身上,见他面对众多愤激的流民亦面带笑容,不由得有些佩服。

    “谁?”

    “聂北!”

    “他或许聪明,但他能接触的信息未免少了些,信息不足就注定他永远也猜不透我们要干什么,即使他能猜出哪些流民是我们弄死的,那又如何,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想到我们的计划是……”

    老者话说至此猛然打住,只因公子一记平和的目光投来,温柔却带着严厉。

    翩翩佳公子神色无喜无悲,淡淡的道,“走,我们还有我们的事要做,流民把这么多人力物力引到这边来,特别是那些州府兵丁,少了他们,我们做起事来事半功倍,可聂北……他的能量不能以常人量度!”

    “圣姑,不如我们杀了他?”

    “……”

    翩翩佳公子幽幽的望着聂北的背影,问非所答的自言自语,“《天旗》现世必有异象,更有异人,少了他,《天旗》无人能取!”

    “那……”

    “他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话,我们杀不了他,反而彼此势如水火,命中不是他的话杀了也白杀,成败得失你会掂量!”

    “……”

    他一直都觉得聂北会是一个棘手的对手,要处之而后快,可听圣姑如此说法,不由得有些泄气。

    翩翩佳公子接着道,“不过,有一个人可以杀!”

    “谁?”

    “单丽娟!”

    “属下立即派人处理!”

    “我让漕帮的人去干了!”

    翩翩佳公子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有些炮灰是需要牺牲的,因为其心不够坚贞!”

    他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老者,神色平淡,“你说呢白护法?”

    “属下谨遵圣姑令谕!”

    老者诚惶诚恐的要下拜,翩翩佳公子轻手抬住,微笑道,“白护法历来对我圣教忠心耿耿,无需如此拘谨!”

    “属下诚恐!”

    翩翩佳公子没再看老者,转而轻轻喃喃的道,“好戏就要上演了!”

    放纵下去 第156章 我是夫人团的人

    “让开让开……”

    聂北和凤鸣倩匆匆赶到行医馆里,乱哄哄的,有维护单丽娟的,也有喊着要单丽娟偿命的,怎一个乱字了得!

    心切单丽娟的聂北大力的推开那些爱看热闹却事不关己、挤挤嚷嚷的流民,急急躁躁的闯入行医馆里去,情形让聂北有些头大……

    “你还我儿来……你把我儿子医死了……我要你偿命……我也不要活了……”

    一位老妪半头银丝,面若树皮,正扯着单丽娟的一边衣襟死死不放,哭得老泪横飞。

    旁边还有及各哭得撕心裂肺的流民,她们拉拉扯扯,甚至揪住单丽娟的鬓发不放,单丽娟被弄得鬓发紊乱、衣冠不整,被老妪拉扯的衣襟处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抹绣着碎花的绯色肚兜,直把围观在四周的雄性动物勾得神摇魂荡,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扯上一扯。

    这也就算了,可人多混杂,伤心的痛心的无心的有心的,恩怨不分的,闹了起来是非也跟着不分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种男人和妇女都如泼妇一般的吵嚷,差点让聂北抓狂。

    “我老婆和孩子昨天只是稍微感染些风寒,今天一大早就全死了,你还口口声声说很快就好……”

    一个男人悲痛万分的哭诉着单丽娟的不是。

    接着就是一阵凶猛的控诉,可谓群情汹涌。情到激处还拳脚相向,甚至一些男人也都如此,不过……也有不少人是护卫者单丽娟的,毕竟还有大部分的人是单丽娟救活的,于是那些平时尽得单丽娟关照的流民和才死了亲属的流民便尽是些推攘之事。

    “你们干什么呢,不要这样呀,那些人不是我娘害死的,你们不要这样……”

    王萍萍的声音柔柔弱弱的,淹没在 熙攘不堪的声音里,也只有聂北才能听得到。

    聂北应声望去,才发现不单止单丽娟和王萍萍母女俩被绞入漩涡里推攘不休,何花顶着一个药托在头上,踮着脚尖在人群里好不狼狈。

    “啊……”

    “谁推我……”

    “哎呀……谁踩我……”

    “住嘴……”

    “……”

    “靠!”

    聂北听着乱哄哄的声音忍不住暗骂一声。

    “哎……唔……”

    何花被推攘的一个踉跄,吓得花容失色,经不住惊呼一声,好一会儿才发现被一个结实的胸膛给环抱着,自己没有摔倒。

    聂北大手紧紧的搂住何花的柳腰,柔柔软软的手感很是舒服,少女的处子体香更是泌人心肺,心神不由得一荡,聂北的语气也就正经不起来,“娘子这是主动投怀送抱了?”

    何花心神方定,听到聂北那让她又喜又羞的声音,禁不住昂头望着聂北的脸,美目温温隐含情,脸蛋红霞飞起,“……聂公子,谢谢你!”

    何花轻轻的挣扎着要站直身来,聂北就势放开她,正色道,“花儿,你没事吧?”

    “我没……没事,单大夫她在那里,你快点去救她啊!”

    何花这三天来都在这边帮忙,一来可以略尽微力做些好事,二来就是可以天天看到聂北,这是她娘亲梅艳的意思,也是她乐意的。

    聂北握着何花的手掌牵着她往推推攘攘的人群最里面挤进去,才听到单丽娟轻柔柔的解释着,“我今天才赶到这里……具体怎么一回事我还未知道,可否等我查看一下再给大家一个交代,可好?”

    “我看你是心虚想金蝉脱壳……”

    “就是就是,不能让她走,要带她去衙门让衙门给我们一个公道,还我家人的性命来!”

    “放你妈的臭p,你家人死

    迷心sodu

    了就死了,关单大夫什么事,单大夫是什么人我们这些生活在上官县的穷人还不知道吗,那天那日有些疾病不是单大夫给我们免费诊治的?现在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就全部算到单大夫的头上来,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呐!”

    “我c你娘……你家人没死你当然这样说……”

    “你竟然咒骂我,我和你死过……”

    望着两派人对吵,单丽娟有苦难言,面对揪衣扯衫、指抓腿踢的几个妇女她更是百口莫辩,她心怀慈善,医者善德仁心,一夜醒来,事情变得如此不堪,听说一下子死了几十人,她有些憔悴有些怅然,同时疑窦顿起,却没注意到推推嚷嚷的人群中暗藏杀机,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从人群空隙中疾风一般刺了过来,离隔三尺犹可感受它人的寒气。

    寒光闪过之际,聂北双眼一眯,继而惊骇欲绝,暴吼一声,“你敢……”

    聂北一声暴吼很是突兀,大有晴天霹雳之势,众人不由得一愣,仅见聂北迅速放开何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空出手,在小刀就要刺入单丽娟后腰的一瞬间如钢爪一般握住锋利的刀身,入骨寒的小刀刀尖刺到单丽娟的衣服上就再也动弹不得,聂北手掌力流出来的血把小刀染成了鲜红色。

    刺客没想到刺杀一个弱质女流竟然也会失手,但很多事情不会因为当事者的意志而有所改变,等他反应过来而恼怒不休的时候聂北另一只手紧握着的拳头也跟随着到了,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太阳x一痛,跟着就像被抽去骨头的一团r一样,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啊……杀人啦……”

    周围一阵尖叫。

    聂北这才反应过来,望了一眼地上的死鬼,只见被一拳击中太阳x的倒霉蛋双眼暴突、口鼻三孔鲜血潺潺……定是活不成了,聂北没有惊慌,只是诧异自己拳头的力度竟然有如此威力,在那里楞了一下。

    “小心后面……”

    凤鸣倩惶急的呼了一声,飞身一跃,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通体发白的宝剑,人在半空中飞剑而出,闪电般击中第二个偷袭单丽娟的刺客手中的匕首,在火花飞溅时刻听‘铮’的一声金属碰撞声,刺客半边身被震麻,内心隐生惊悸,自知事不可为,顿时遁逃,眨眼的功夫隐入人群中去了,这时候人群才反应过来,但谁是刺客他们根本不知道,凤鸣倩人在半空中,素手一挥,宝剑飞回手里,欲追刺客唯恐来不及!

    几乎同一时间,从背后偷袭聂北的刺客被聂北从容侧闪开来,一个旋转后顺势一推,刺客顿时正面来了个饿狗抢屎,直把看好戏的流民吓得惊呼连连、速速后退几步,刺客‘嘭’的一声砸到地上蛮响的,他的反应能力倒是不错,一个快速的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就欲逃跑,忽觉肩膀一沉,有如千斤压背之重,不堪承受之下‘砰’的跪倒在地,膝盖猛烈撞击地面的结果就是他以后只能当个残废人,不过现在他得承受那种挫骨之痛,脸色几经抽搐,最后变得一片惨白,豆大的汗珠串串掉落。

    这时候周围那些望着凤鸣倩流口水的畜口们才如梦方醒,所有的色念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愕然和阵阵的惊栗,因为施展千斤之重的人是站在刺客肩膀上的凤鸣倩,娇滴滴的一个女人,也就百来斤,成就出来的事情却让人匪夷所思。

    凤鸣倩面无表情的从刺客的肩膀上跳下来,弓鞋轻轻一踢,刺客手中的匕首被踢出几米远,这时候刺客就是c翅也难飞了。

    “啊……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坏人……坏人……”

    两个女人娇呼着冲了过来,托盘、拳头一起来,刺客顿时头破血流,也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一把。

    “……”

    聂北望着两个‘疯女人’一脸的黑线,好一会儿才伸出手去,一手握住王萍萍举的手腕,粉拳扬在半空中;另一只手搂住何花的小蛮腰不让她再把那托盘砸下去,两个女人忽然被人阻扰,顿时调转枪头过来,粉拳、托盘就要向聂北招来,聂北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们不会想连我也打一顿吧?”

    “啊……”

    “是你……”

    两个声音,王萍萍和荷花不由得讪讪的放下‘武器’,本来怒气十足的两张俏脸慢慢的有些羞红,她们都在想:作为女人,理应温柔娴淑、柔和乖顺才对,可刚才情不自禁的出手和当街对骂的泼妇有什么区别?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温柔呢?而且这里这么多人都看到自己一点形象都没有的样子,羞死人了!

    这时候衙役赶来了,钱二也隐隐跟随在背后,刺客一逃一伤一死,张捕头无悲无喜的望着聂北,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走走客场就要把伤得惨重的刺客带走,聂北忙拉过张捕头,悄声道,“张大哥,上官县在你的治下竟然发生这等胆大包天形同谋反的行刺事件,可谓其恶令人发指……”

    聂北在借题发挥,看那上纲上线的样子张捕头恨不得抽他两巴,但张捕头也知道,聂北现在虽然无权无势,但以他只能要谋个一官半职的话绝对比自己高,姑且不说以后,就是以现在他和黄府、温府等等豪门望族、世家大院的亲密关系也能让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捕头黯然失意,所以他郁闷,却只能无辜的望着聂北,讷讷的说道,“没……没那么夸张吧?”

    “何止啊!”

    聂北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张大哥你想一下,皇帝眼看就要圣临本县,但这里的治安却如此这般让人揪心,我想到时候你的顶头上司黄知县在圣上的面前一定很难受,黄知县在皇上面前受责后必然想到是你办事不力,到时候你再在黄知县面前也一定不好受,是不是这个理呢?”

    “……”

    张捕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好一会儿才吐出几个字来,“聂贤弟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提出来,大哥我尽量满足!”

    北望了望那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刺客,‘情真意切’的拱手道,“怎敢怎敢,小弟我只是替大哥担忧前程而已!”

    聂“我知道我知道,可大哥我也晓得,多听听些别人的建议总归没错的!”

    张捕头真想掐死聂北那副貌似‘诚恳’的嘴脸!

    “那我就不罗嗦了哦!”

    聂北一本正经的道,“上官县现在如此磕破,表面混乱不堪,可实质无伤根基,只要流民能为我安置,那圣上莅临之时也不见得很差劲,可有这些刺客捣乱,小弟我实在不敢保证能一定安置好这些流民呐,张大哥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那具体怎么做呢?大哥我全仰仗聂贤弟你了!”

    张捕头被聂北绕来绕去有些头晕,也不知道他兜这些圈子到底想提些什么样的要求!

    “哦,是这样的,昏死过去的那个刺客我想亲自看押审问,不知道……”

    聂北总想看看到底是谁想杀自己的女人,以单丽娟的为人,绝对无关势力纷争之事,那要杀她的动机就值得商榷了。

    “这……”

    张捕头为难了,他虽然嗜酒、好赌成性,但一直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很少敢在大的规则制度上逾越半点,这是他一直稳坐此位的原因。

    聂北再次发挥三尺不烂之舌,“我在想,张大哥要是把人直接交给小弟的话,这次刺杀事件就是一件小事情,可是张大哥要是把人带走了,成了县衙里的案件,那么这件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闹得满城风雨而传到圣上耳边的话我想黄大人再怎么爱惜张大哥之才也实难在龙颜大怒之下保全大哥你啊!”

    聂北忽悠加唬吓齐出,张捕头有些忐忑了,神色动摇了起来,望了着聂北小声道,“聂贤弟,人我可以交给你不带回衙门公事公办,可你收押刺客意欲何为?”

    聂北没有直接回答张捕头,只是故作神秘的道,“张大哥可曾听说夫人团一事?”

    张捕头神色一敛,变得沉重起来,吃吃的道,“听……听说过,可那些娘们……呃……那些夫人们和这……这事没关系吧?”

    “怎么就没关系啊!”

    “啊!”

    “大哥别怕,我就是夫人团的人!”

    “啊?”

    张捕头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要说聂北是个娘们的话他打死都不信!

    “fack!”

    聂北见张捕头一副当机的模样哪有不知道他往哪里想了呢,忍不住低骂出声!

    “……”

    张捕头实难理解聂北那奇怪的发音,“聂贤弟你……你说你是夫人团的人?可是……可是……”

    “夫人团就不能有男人了?”

    聂北扯夫人团这张虎皮想在张捕头面前弄得神秘莫测些,却不想把自己绕进‘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命题中去,有些无趣!

    “……那……那聂贤弟说自己是夫人团的人,到底什么意思?”

    张捕头可不想让这刺客一事被所有人都知道,特别是上头‘领导’。

    “我是说,此时我是奉上头之命秘密向你要人,所以张大哥大可放心把人交给我而不必担忧!”

    聂北扯起谎来出奇的理直气壮、面不改色。

    “下官遵命!”

    听聂北此言,张捕头那颗被聂北唬吓得一惊一乍的心才微微放回肚子里去,不过,要是他知道聂北不过是在吹牛的话,估计能吓他一身冷汗!

    “不过……”

    聂北捏着下巴一副‘领导思考’的模样。

    “还有什么吩咐聂……聂大人尽管吩咐下官!”

    张捕头倒也转得快,态度万分恭谨!

    “咳!咳!咳!”

    聂北脸皮够厚了,也忍不住有些面热,“是这样的,我提人一事你知我知,不能为第二个人知,不然就是泄漏紧急机密,按律当斩!”

    “下官谨记!”

    张捕头神色肃然!

    于是聂北附在张捕头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依聂北所言,张捕头命人装模作样的把刺客押出去,目的是在无人的地方转手把人交给跟随而来的钱二,张捕头以为此事就此了结,却不想聂北来到那个被他一拳打死在地的刺客旁边,在那死鬼的脸上随意的拍打了几下,才乐笑道,“我说这人怎么这么会装死呢,张大哥,他既然装死,那就一路把他押回衙门去把!”

    “……”

    张捕头无语,而那些流民也很无语,就是有点眼光的都看出来那倒霉蛋死了个透切,双眼都暴凸出来了,口鼻此时伸出了黑血,还能活?可聂北这无耻的家伙却当着众多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神色还那么自然,不是他傻就是他把大伙当傻子了。

    “嗯?”

    聂北面不改色,“张大哥,你还愣着干什么?”

    “……”

    张捕头见过无耻的,亦见过卑鄙的,但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少见,指鹿为马的本事一流也就算了,‘难能可贵’的是他不脸红。张捕头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最后还是依聂北所言把人抬走了,但不是抬回衙门,而是秘密抬去埋了!

    这些流民经刺客一事惊吓,再见聂北如此‘明断生死’,顿时安分了,神色有些发楞,聂北趁此机会把单丽娟等人暂时带出临时行医馆!

    放纵下去 第157章 只对自己的女人温柔

    “卓县丞不必远送,我们就此别过!”

    在衙门门口,聂北和卓县丞惺惺相惜的辞别。

    卓县丞就是温文娴的丈夫,亦是卓婷婷的父亲,死去的几十个流民的尸体就存放在衙门的停尸间里,聂北和单丽娟就是赖查看这些死者的死因的,聂北和单丽娟都很怀疑这些死者的死因为何,所以今天聂北就和她一同前来这里了,黄尚可这个聂北的准岳父、准情敌不在,卓县丞在,也就多得他引领才免去很多麻烦!

    卓不凡一个四十上下的那人,看上去和黄尚可差不多年纪,蓄起了一把髯美须,看上去文质杉杉的,可想年轻之时也是一个风流人物,他对聂北拱手相送,聂北转身的一颗他忽然想起了些事情,迟疑了一下便似自言自语一般道,“新规则不管如何的温和,始终会冲击就规则,各种事情还得妥善处理,要不然大家很为难!”

    卓县丞此人表面平和好相与,但内在到底是如何个居心聂北不知道,不过,他此时这么一个句类似无言之言却让聂北清楚的知道,自己招收一部分年轻力壮的流民‘另起炉灶’一事虽然苗头才伸出来,但终究还是碰触到一些旧势力的利益了,在县城的郊外大张旗鼓的开荒……这本来没什么,这时代大凡有些钱财的人家不是开荒取地就是出钱购置,以地为贵的风气造成了大大小小的地主不少,也不在乎聂北这么一个跻身进来,可坏就坏在聂北不想和他们那般按旧规矩办事,竟然大规模提升那些流民、佃户、农夫的工钱和收益,任聂北这样发展下去势必出现一个两相‘对比’的尴尬景象:彼此都是地主阶层,或许类似地主阶层,但聂北这边却是天堂一般的待遇,而其他地主那边就是地狱的境况,‘周扒皮’‘吝啬鬼’等等蜚蜚之声在民间的悠悠之口下流传,其他地主要不跟着聂北一样提高佃户、农户、杂工的待遇那就得承受声誉的损失,要是跟随聂北从事,那就得钱财损失,两失之间选择,痛苦是必然,自己是使他们痛苦的人,他们也不让自己好过。

    聂北闻言楞了一下,没有回头,没说什么,和单丽娟一同登上马车驶离衙门大院。

    聂北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而新编收的铁匠师傅正在城外新搭建的简易搭棚里马不停蹄的铸造自己设计的现代农具,并且开荒也就在昨天开始了,种种动作正密锣紧鼓的进行,箭早已经发了出去,势在必行,没有回头可言,该得罪的势力终究要得罪,多说无益。

    那不该得罪的呢?似乎自己再怎么折腾也于他们利益无关!

    估计自己的‘农务外包’的设想在开头之际是困难多多的,但可以坚信,只要第一季收入出乎那些旧势力意料的多的话,他们必然看到‘效率’的神奇效果,而且皆大欢喜,到时候他们也就知道‘何乐而不为’这个道理了!

    单丽娟和聂北安坐在马车上,见聂北眉头先是深锁沉思,继而舒展自信,那种认真的样子是她自认识聂北以来未曾见到过的,很迷人,少了玩世不恭的放荡,多了些年月沉积的沉稳;少了些年轻的躁动,显露了深邃的睿智;那种不一样的成熟洗脱了单丽娟心目中的不‘成熟’,瞬间演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她的男人!

    单丽娟走神至此,方才醒悟过来,未着半点粉黛却如花似玉般秀丽的脸蛋顿时有些羞涩,有些发烫的迹象,好看的红霞蔓延了上来,俨然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一般迷人,那成熟的风情在那羞羞答答之间暗藏着少女一般的情怀,让人一看之下欲罢不能,心有种搔不到的痒,总想搂她入怀好好疼爱一番才解心头之痒!

    可惜聂北此时陷入沉思没看到,要不然一定食指大动。

    好一会儿聂北才回过神来,见单丽娟脸蛋微红、眼神羞赧,柔荑轻绞在小腹,双腿并收静坐,眉宇间隐含羞涩。

    聂北禁不住伸过手去握住她的玉手,单丽娟娇躯本能的颤了一下,玉手微微用力往回收缩,却被聂北握得紧紧的,她有些不安也有些羞窘,更有些不知名的欢喜,可人伦和妇道让她羞怯的挣扎几下,但见聂北厚着脸皮死不放手的劲,她放弃了挣扎的念头,只是红着脸别着头幽幽的道,“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好,你是我的!”

    “你……”

    “放心吧,我只是喜欢握着你玉手的感觉,然后说说话而已,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你是才好!”

    单丽娟那被襦裙紧勒的浑圆美臀挪了挪位置,离聂北远一些,似乎这样才安全一点!

    “我不是这么没信用吧?你看我,目善眉慈,一看就知道是好人中的好人,我一言九鼎……”

    聂北愤愤不平。

    “……扑哧!”

    单丽娟刚才在临时医馆里见识了聂北那‘指鹿为马’的无赖能力,现在又听到他厚颜无耻的自辩言词,想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百媚顿生,“你对我和萍萍母女俩做过的事杀千刀都不解恨,你坏透顶了,还敢说自己是好人,无耻!”

    单丽娟虽然说得恶狠狠的,可聂北手上还缠绕着纱布,那是为她而受的刀伤,她清楚的知道聂北是多么着紧自己,正因为聂北把她当自己女人一般来爱她才陷入痛苦的伦理挣扎中,她有点羡慕妹妹单丽华,她可以从容的投入到他怀里,安心做他的女人,可自己不行,自己是别人的妻子,是两个女儿的母亲,甚至已经是外婆了,如何能承受不论之恋之重?但这些重要么?人生短短一百年,正如坏蛋所言,及时行乐也不失为一种豁达的生活方式,不是?可自己为什么总是放不开呢?单丽娟迷茫了!

    单丽娟宜喜宜嗔的模样让聂北看得有些呆了,对她的嗔骂和迷茫倒没怎么在意,说实在的,聂北很少见到单丽娟有如此个笑容,最多也就是轻轻一笑,有如威风拂过平湖,涟漪半点,此时却一笑倾城,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见聂北盯着自己的脸蛋发呆,一副猪哥的模样,单丽娟羞窘难当,却又有些欢喜有些得意,历经那个晚上的荒唐事情后,单丽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这个强行夺取自己r体的男人,没见到他的是很一想起他对自己和女儿所做的事情就怨恨交加,可当真真切切面对他那带着坏坏微笑的英俊面容时,却是无法说清内心到底是什么样一种心态,可谓百味交杂,本以为随着日子的过去可以掩埋那段羞耻的记忆,可随着日子的过去,羞臊依然,悸动还在,现在甘愿和他同坐一辆马车,亦甘愿被他霸道的牵着自己的手,内心生不出半点的恨意来。

    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