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5 部分

第 65 部分

    ,悸动还在,现在甘愿和他同坐一辆马车,亦甘愿被他霸道的牵着自己的手,内心生不出半点的恨意来。

    单丽娟生硬的板起脸来,娇嗔道,“看什么呢呆子!”

    才嗔骂完就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打情骂俏的味道,温玉一般的脸很热。

    聂北装模作样的抹了抹嘴,贱贱的笑道,“笑一笑十年少啊,你看,这一笑,都把丽娟姐姐笑成丽娟妹妹了!”

    “才……才不是,你哄小妹妹去吧,我才不要听你的鬼话!”

    单丽娟羞涩的低着头,嘴角微微弯了起来,不认真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r麻!”

    聂北‘很怒’、‘很怒’,‘恨恨’的撩开马车的门帘,“我说凤鸣倩,你只是个监工,不是老板哈,现在更是我亦个马夫,你少发言我也能确定你不是哑巴!”

    聂北‘忿忿’的盯着凤鸣倩那因驾驶生疏而手忙脚乱的样子,倩影秀挺婀娜,坐在驾驶座上的美臀把纱裙撑得紧绷绷的,弧度优美至极,那身材足以让聂北不顾一切要对她做出一些卑鄙无耻的‘事情’。

    但,仙女似乎只懂得发一次言,更无法知道聂北此时龌龊的念头,骂一句‘r麻’之后却头都不回一下,就专注的对着那匹被她折腾个半死的马,素手执缰、御马奔车,对她来说难于杀个匪徒。

    单丽娟臊红了脸,她就知道和聂北这个‘匪徒’在一起准是把仅有的那般点脸皮都丢光,可真的要丢脸的是很还是很害臊,忍不住伸出玉手扯了扯聂北的衣袖。

    “喂,那个,我们要去田府,你别把马车驾到灵河里去了哈!”

    聂北半点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而实际上聂北和凤鸣倩这个‘哑巴’在一起根本无所适从,就好像和男人婆寒冰一起一样,聂北爱之深,但很多时候斗嘴多过调情。

    凤鸣倩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这些天来,每一天都给聂北呼来喝去的,所受的气是这些年来的总和,可小田夫人苏瑶是她的‘上司’,派她来监督聂北的时候也有保护聂北的任务,所以多少气她都忍了,忍了也就和谐了,在武林中艳名远播的花月阁圣女有此一着,颇感委屈。

    聂北悻悻的缩回头来,单丽娟不由涩涩的白了一眼他,“你啊,就不能对我们女人温柔点么?看着就让人讨厌!”

    “她现在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干嘛对她温柔!”

    聂北撇了撇嘴。

    单丽娟美目一眨一眨的望着聂北,芳心不知道想些什么,却见聂北缠了上来,还未来得及推开他就被他搂住了,羞赧得脸色晕红满布,讷讷的道,“你就不能正经一回吗?见着人家就动手动脚的,我……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谁敢说不是的!”

    “我才不是!”

    单丽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这坏蛋如此絮语,可潜意识里还是喜欢听到聂北亲口承认自己是他的女人,或许一句讨好、逗乐的话都足以让她内心暗自愉悦。

    “你没看到我对你很温柔么,不是我的女人我才没那么好气呢?”

    聂北不管单丽娟的羞窘,双手大力一托一放,人妻人母那温香柔软的肥臀顿时坐压在聂北的双腿上,成熟r体散发出来的幽香能瞬间击破聂北那频临崩溃的理智,更别说那浮凸有致的酮体了。

    放纵下去 第158章 滑腻的花蜜

    “唔……坏蛋你……你的手……嗯!”

    单丽娟如蛇一般的娇躯坐在聂北的怀里扭摆了起来,皆因聂北那双‘贪婪’的手从腋下穿到前面去按在她胸前那丰满的r峰上,软绵绵的揉起来很舒服。

    “小娟娟,你怎么穿这么多衣服啊,我帮你脱了好不好!”

    聂北的脸交颈伸过来贴着单丽娟的粉腮厮磨着,火热的嘴唇时不时印在她的粉腮上。

    “嗯……不……不要!”

    单丽娟挣扎不得,倩背贴着聂北的胸膛坐在聂北的怀里已经够羞人了,以为那坏蛋会就此满足,哪想到他竟然如此放肆,贪心不足的抚摸自己的茹房,娇躯如被电流击中一般,颤抖了一下,本想挣扎,可身子一震臊热后就软绵绵的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聂北的手下会如此柔弱,闻到他身体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气味就有种眩晕无力的感觉,被他霪弄更是不堪,难道自己真的是个y贱的女人?可以随意任他放肆让他欺辱?

    聂北体内的欲火无名而起,r龙嗷嗷待哺的挺立着,径直顶在单丽娟的股沟处,僵硬似铁一般欲刺破襦裙进入人妻人母的身体里去。

    马车在小雨连连的街道上奔驰,笃笃而响的马蹄声传入车厢内的时候聂北才发觉似乎过于安静了点,把单丽娟的娇躯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黯然垂泪,那样子别提多可怜、多幽怨、多无奈,梨花带雨的凄婉神情直看得聂北心疼不已,顿时有些手足舞蹈起来。

    “小娟娟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了,这样欺辱我,作贱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都不顾我的感受……”

    单丽娟没有挣扎,只是伤心欲绝的让聂北正面搂抱在怀里,娇躯轻微的颤栗着,决堤的泪珠一串串的往下掉。

    “对不起!”

    聂北隔着衣服抚摸着单丽娟的粉背,泛红的眼眸一点点的消退,慢慢恢复正常,“可面对你的时候我情难自制,你原谅我别哭了好吗!”

    聂北轻轻的拭去划过她脸颊的泪水,轻轻的啄着她的红唇,浓浓的爱意在传递着,单丽娟能感受得到聂北嘴唇传递过来的爱意,那是一种另类的温柔,可也是她不敢接纳和面对的温柔,哭泣颤栗的娇躯有些生硬,咬紧牙关闭着眼,脑袋却一片空白。

    随着聂北锲而不舍的索吻,单丽娟梨花带雨的脸蛋慢慢弥漫起一层绯红,呼吸呼哧呼哧的喷在聂北的脸上,在聂北的充满爱意的热情感染下,紧咬的牙关无意识的松弛下来,抗拒的本能解除,聂北的舌头不多时就钻了进去,牙关的失守似乎预示着她芳心已经接纳随之而来的一切,面对一段孽情时那种不安的心态让单丽娟禁不住发出一声呢喃,“唔……”

    聂北的舌头灵巧而挑逗十足,单丽娟这么一个传统的妇人,何时经历过这些呢,结婚多年,夫妻行房的时候也是安安分分的熄灯盖被才……夫妻只见彼此赤l的身体也难得一见,更别说接吻这档事了,所以,自聂北的舌头钻进她的香嘴里后,她脑袋就炸开了,混混沌沌的任聂北施为,让人垂涎的脸蛋泛起一阵阵热潮与红潮,似睁似闭的眸子不时闪过醉心的媚意。

    不一会儿,单丽娟那闪闪躲躲的小香舌主动的迎合着聂北挑逗的舌头,还大胆的伸到聂北的嘴里让聂北吸吮着,彼此的津y在交流着,伴随着缠绵的爱意,彼此的心在这一刻很近很近。

    两人的缠绵深吻直到单丽娟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分开,此时单丽娟已经春情闪现、娇靥晕红俨然诱人十足的桃子,媚眼如丝宛若两汪秋水,妩媚而恬静,粉藕的玉臂不知道什么时候环绕在聂北的脖子上,高耸饱满的茹房因相拥而挤压在聂北的胸膛上,压出一个十分诱人的半圆来。

    “还生我气吗小娟娟!”

    聂北再次亲了一下单丽娟的红唇。

    单丽娟羞赧的把头埋在聂北的脖颈处,忸怩了一会儿,才羞怯怯的道,“人家无缘无故生你气作甚,还不是你个大坏蛋老是欺负人家,非得弄哭人家你才甘心,你坏……都是你!”

    单丽娟小女人姿态的捶打了两下聂北的胸膛。

    “刚才不是道歉了吗,是不是诚意不够啊,那好,我再来!”

    “唔……坏……嗯……”

    单丽娟正是心扉微开的时候聂北的吻又封了过来……

    “嗯!”

    两人再次分开的时候单丽娟那妩媚的眸子已经水汪汪的了,玲珑凹凸的娇躯如绸子一般依偎在聂北的怀里,正娇喘吁吁的喘息着,此时此刻,人妻人母的芳心甜蜜如醉,人伦妇道不存半点,就连之前凤鸣倩就在车厢外的难为情也丢掉了,完全沉醉在甜蜜的爱恋中,这也是这些天来为流民的事朝夕相对之下必然的结果。

    “小娟娟,你好美!”

    单丽娟那春情勃发的模样让聂北蠢蠢欲动,单丽娟适时就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自己那羞人的股沟处,敏感的禁地在裙布的阻隔下依然显得十分不安全,那东西仿佛随时会冲破阻隔闯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那感觉让单丽娟又不安又羞怯,软若丝绸的身子不安的扭蠕了一下,“坏蛋,你……你不要老是想那事好不好,羞死我了!”

    “我可什么都没想哦!”

    “嘤!”

    单丽娟恨恨的在聂北的要间处扭了一下,嗔道,“人家想和你说说正事呢,你就满脑子坏水,讨厌!”

    聂北强忍着满腔翻滚的欲火,轻声道,“那娘子想和夫君说什么正事呢?”

    单丽娟对聂北那张嘴很是无奈,羞赧的白了一眼聂北,这才说道,“之前人家就觉得那些流民死得诡异,今天来验尸后果然有问题!”

    单丽娟那长长的峨眉蹙了起来,愠怒的样子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聂北很是佩服单丽娟的胆气,虽然面对那几十件死尸的时候她脸色发白,但还是坚持了下来,“你发现什么问题了?”

    “那几十个流民全部中一个名为‘穿心蛊’的毒,死者都是在半夜因心脏停止脉动而死!”

    单丽娟在聂北的怀中幽幽的说道,“到底谁那么狠毒,那些与世无过多纷争的流民和他们无怨无处,为什么要对他们下那样的毒手!”

    “真的有传说中的那种蛊毒?”

    聂北神色凛然。

    “有,只是我们中原之地少见罢了!”

    单丽娟接着说道,“蛊毒最为盛行就在苗疆,而苗疆之最即为衡山山脉一带,其中衡山派之所以为中原武林人士所排斥,就是因为他们也是蛊毒施放的好手,为害了不少中原人士。”

    聂北本能的想起了万佛寺里看到的那对母女,提着一个发出幽幽蓝光的竹筒子的母女,聂北虽然没有和她们母女俩说过话,但却在万佛寺的厕所里看过安婕妤最神秘的地方,亦打听过她们母女俩的姓名,更知道她们是衡山派的人。

    “能在众多衙役的看守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对几十个流民下蛊,必然是这方面的能手,除开苗疆的人,我想已无他人能办到!”

    单丽娟也想到了舞弄月和安婕妤这对母女俩,她们就是苗疆的人,第一眼看到她们的时候就心有芥蒂,现在自然更对她们厌恶。

    “这些都不重要了,仅凭这一点点的信息我们是猜不到什么来的,重要的是现在我因这件事而知道,上次匆匆行事虽然达到了控制流民主流意志的目的,但那些鼓噪捣乱的托儿却没有完全清理干净,是时候清理这些垃圾了。”

    “会不会有危险啊?”

    单丽娟昂着头望着聂北那刚毅的脸,略带些羞涩的眸子流露出温情的关切。

    “会,但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

    聂北的手悄悄滑落到人妻人母的圆硕肥臀上,轻柔柔的抚摸着,附在粉致的耳廓便上霪霪的道,“不过不知道单阿姨能不能安慰一下我?”

    “怎……怎么安慰?”

    单丽娟敏感的察觉到聂北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也大概的猜到那坏蛋想干什么,呼吸为之急促起来,说话也不太利索了。

    聂北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双臀的中间,手指隔着裙子轻轻的抓绕着人妻人母的股沟,霪霪的笑道,“难道阿姨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安慰吗?”

    两人的姿势极其的暧昧,单丽娟双腿跨坐在聂北的双腿上行,粉胯大开,正面对着聂北那‘兴致勃勃’的庞然大物,那坏蛋还是不时的耸动一下,让那东西隔着裙子、亵裤冲撞自己的粉胯,单丽娟知道,再不作出反抗的意思的话那坏蛋可能就要在马车上jy自己了,可她没有明确的反抗,只是埋首在聂北的肩膀上喘息着,芳心早已经沉醉在温暖的怀抱里了,此时面对聂北那‘吃人’的态势,她不但没有想逃的心思,反而有些期待,“我……我不知道!”

    聂北双眸微微泛赤,胯下之物更是肿胀得厉害,急需发泄,聂北抽手扳着单丽娟那刀削一般的香肩微微撑开两人的距离,见她紧闭着双眸,面若桃李、吐气如兰,红润娇滴的樱唇微微张开,皓齿宛若碎玉一般可爱,聂北哪里忍得住,猛然俯下头去狂野的稳住她的小嘴。

    “嘤……”

    单丽娟睫毛轻颤,嘤咛一声便让聂北的舌头钻到了香嘴里去,生疏的香舌羞涩的配合着聂北侵略的舌头,泛红的脸蛋妩媚闪现,春情荡漾之下热情的回应着聂北。

    聂北一首兜搂着单丽娟的丰腴柳腰,另一只手一路抚摸上来,所过之处都把单丽娟的肌肤点燃,滚烫得吓人,隔着衣物依然可以感觉到那酌手的温度,聂北的大手一路摸上到单丽娟的玉r上,沉甸甸的玉r一只手无法掌握,揉搓起来软绵绵的。

    “唔……唔……”

    在聂北抓上玉r那一刻,单丽娟浑身一颤,瘫了似的腻在聂北的胸膛上,娇躯不安的扭蠕着,聂北被她玲珑凹凸的娇躯磨得欲火攻心,双手要撩她的襦裙,单丽娟迷失在两人缠绵的舌战中,迷迷糊糊的配合聂北挪了挪p股让聂北方便的把她的裙子撩伤到腰际,待聂北扣着她那件粉绿色的亵裤往下拖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啊……坏蛋……不可以的……嗯……”

    单丽娟本能的要收缩夹紧双腿,可只能夹住聂北的虎腰而已,但亵裤还是离开了肥臀,裤头都脱到了大腿中间,粉胯完全暴露出来,聂北一只手勾搂着她的腰际不让她挪出去,另一只手伸到人妻人母的粉胯下揩了一下,四指刮过敏感的人妻那贲起的圣地,毛茸茸的,却已经湿润不堪了。

    聂北的手指碰触到羞人的‘花瓣’,单丽娟娇躯颤抖了一下啊,鲜红的樱嘴微张,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飘了除来,“嗯!”

    聂北那只探秘只手抽了出来,伸到单丽娟那红晕密布的脸蛋跟前,食指、中指和大拇指磨蹭几下,霪霪的笑道,“好滑腻的花蜜啊!”

    放纵下去 第159章 马车内也下‘雨’

    “嗯……”

    聂北的举动让单丽娟臊得慌,看到他玩弄手上那粘湿的晶莹y体,下面的小妹妹顿时伸出更多的花蜜来,春意弥漫的玉容绯红欲滴,紧张急促的呼吸全数吹在聂北的脸上,粉藕一般的手臂环圈在聂北的脖子上,银牙轻咬着下唇娇媚的横了一眼聂北,肥嫩嫩的硕臀尽量拱翘回后面,远离聂北胯下那个危险的蒙古包,喘吁吁的嗔道,“坏蛋鸣倩在外头,你……你不要乱来哦!”

    单丽娟羞赧不已,无论是欲火被撩起的身体又或是已经失陷的芳心,从根本上不抗拒聂北的再度进入,但她本能的抗议无法阻止聂北的动作,聂北飞快的撩开袍子然后把保暖裤和底叉一同拉下,早就迫不及待的庞然大物顿时弹了出来,兀自‘拍打’在单丽娟的大腿内侧位置上,感受到人妻人母那滑腻的肌肤越发的暴胀。

    聂北伸一只手下去握着脉动不已的巨龙在单丽娟的大腿根部厮磨着,g头时不时碰触一下湿漉漉的黑森林,仿佛一根寻找dx的猛龙一般在rx大门滑动,沾弄着汩汩而出的霪水,火龙的温度能烫着人妻人母的芳心。

    “小娟娟,需要我进去给你止止痒吗?”

    聂北亲吻着单丽娟的粉腮,在她粉红的耳边邪邪的笑道。

    毫无阻隔的感触到聂北那根r龙的存在,还在禁地门前徘徊,那种将来未来的紧张和羞臊让单丽娟浑身如火烧一般难受,灼烫的温度让她的脸蛋看上去更加的通红,那羞赧的眸子紧张的闭着,长长的睫毛瑟瑟颤抖,她没回答聂北的话,只是侧着头枕在聂北肩膀上喘息着,一副默认的样子。

    聂北双手托着单丽娟的肥臀的臀瓣,用力掰开一些,让人妻那霪水潺潺的幽谷大门微开,胀大的紫色g头抵在幽谷进口处,只要聂北一松手就能凭借单丽娟的身体重量沉入幽谷中去。

    单丽娟任聂北施为,大气都不敢出半点,就等着那无法避免进入,她羞赧、她紧张、她渴求、她愧疚、她忐忑、她不知道以前有了第一次的情况下第二次是否能容纳得下它再度的光临,单丽娟红着脸在聂北耳边蚊蚋一般哀求着,“坏蛋……你……你轻点放人家下来!”

    聂北让单丽娟蹲站着让后松手,坏坏的笑道,“你自己坐下来把!”

    单丽娟浑身如水一般柔软,双腿勉强蹲站着,聂北的手一松开,她猝不及防之下沉了一下,聂北那硕大的g头顿时c了进去,瞬时间的冲击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满足、这般的胀痛,单丽娟禁不住一声娇啼,“喔……”

    酸痛酥麻从小妹妹处飞速袭击全身心,本能要稳下来的身子失去了力气,一坐之后再度跌坐下去……挺拔坚硬的r枪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油油的森林中,继而就听到单丽娟一声哀呼,“哎呀……”

    只见单丽娟双手紧紧的箍搂着聂北的脖子,柳腰死命挺直,梳妆着贵妇髻的臻首猛然昂回后面去,张圆了樱嘴呼哧呼哧的喘息着,那直穿入心田的感觉差点让她窒息过去,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而聂北也努力忍耐着要s出去的快感,没敢乱动,生怕深入到滚烫rx中的g头无法再度承受蠕磨的快感而s出去。

    单丽娟绯红欲滴的脸蛋既满足又娇羞,才起又落的满足写满在脸上,夹带着点点滴滴的痛楚和哀婉,水汪汪的媚眸轻轻的睨了一眼聂北,再瞥一下马车的门帘,一时间羞意更浓。

    芳心直说:死了

    龙珠之武天宗师全文阅读

    死了,鸣倩一定听到自己刚才的呻吟了,也一定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这多丢人啊。

    “丽娟阿姨,我终于再度占有你了,好紧的小妹妹啊,还真感觉不出你这幽深火热的小妹妹孕育过两位姐姐哦!”

    “人家不要你说这些羞人的话……嗯……不要乱动啊……哦……好涨……嗯……有点痛啊坏蛋……啊……轻点……”

    单丽娟和聂北交颈而拥,双手在单丽娟的粉背上隔着衣服抚摸着,身体开始轻微的耸动起来,单丽娟娇躯死死颤抖起来,气喘气急的在聂北耳边嘱咐着。

    聂北耸动p股的时候双手大力把人妻人母的肥臀往下压,务求把生殖之棒c到肥沃多汁的rx最深处,感受成熟肥沃的人妻人母禁地中的紧窄和蠕磨。

    “坏蛋……人家……人家就知道你……嗯……你不会放过人家……哦……好美啊……”

    在聂北的耸动抽c下,单丽娟脆嫩的花田蜜道慢慢的适应了r龙的粗长,戳到zg里面去的酸痛再也无法掩盖那阵阵汹涌而至的快感,力度长度都十足的深入抽c直爽得她臻首臻首微昂、媚眼如丝、娇喘吁吁,藕臂缠在聂北脖子上越缠越紧,浑圆的秀腿本能的张开来,让粉胯能充分的承接狂风暴雨的冲刷。

    “呃……单阿姨你的小妹妹咬得真紧,和萍萍姐姐的差不多!”

    “啊……坏蛋……唔唔……你弄就弄……不……不要说好吗……嗯……”

    单丽娟在聂北的怀里婉转承欢,娇躯如蛇,耸挺的茹房在聂北那结实的胸膛上忘情的厮磨着。

    聂北欲火狂烧,动作越来越大,极度的快感冲击着单丽娟这个人妻人母的心神,慢慢的她开始配合,肥美的硕臀一起一伏,时而‘锉磨’时而摇摆,被塞得满满的rx在庞然大物往外抽的时候带出一股股粘稠的霪水,不多时就把聂北的胯下弄得泥泞不堪,但却是交媾的绝好润滑剂,让r枪很容易就刺入到底,冲击着脆弱的zg,没一下戳入都让单丽娟那火热的娇躯抖一下。

    “唔……哦……哦……好深啊……啊……不要啊……那里……呜呜……好胀!”

    单丽娟很想忍住那猫叫一般的呻吟声,可那胀裂的满足感和那坏蛋的大东西刮弄、磨擦的酥麻快感从rx四壁穿透身体每一个细胞,内心的情欲就像决堤的洪水,瞬间淹没了人妻人母的理智。

    随着马车的节奏,聂北的动作越来越大,庞然大物c入到人妻人母的禁地更加的深,胀大的g头在人妻的zg内壁上刮磨的感觉教人牙齿发酸,那又舒爽又难耐的感觉教单丽娟的娇躯臊热不安,精雕细刻一般的脸蛋红火一片,似乎已经蔓延到全身了,秀美的脖子都能看到迷人的酡红,娇躯随着聂北的抽c阵阵颤栗着,聂北c得太深的时候她就像一条被踩中尾巴的灵蛇一般扭摆、转蠕,c得不够力度的时候她又像一条搁浅的鱼儿一般猛力耸动着p股,把青筋交错的巨龙吞吐得水光盈盈、噗嗤噗嗤直响。

    两人在马车车厢内剧烈的交媾着,丝毫没注意到驱赶马车的凤鸣倩此时已是呼吸急促、酥胸欺负、面若桃花、眼如晨雾,双腿不自然的并拢起来,执缰的素手很是僵硬……她芳心羞赧不堪,圣洁冷艳的花月阁圣女何曾经历过这些呢,就是想想也羞得慌,此时却隔着一块门帘听着那让人脸热耳红的交欢声,脑海不自然的构想着车厢内到底是如何一种景象。

    单丽娟时不时发出一声哀婉欲绝的娇啼,娇媚入骨又腻入肺腑,能瞬间点燃人体内在的欲火,凤鸣倩内心直骂‘j夫y妇’,但缭绕在耳的娇啼、喘息又是如此的让人心神摇曳,凤鸣倩不由得驱动体内的花月阁的最高内功心法来镇压那不安的躁动。

    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感觉到后腰被撞了一下,本能回首一看,却是单丽娟的臻首不知道为什么耷拉出车门门帘这边了,正好碰撞到她的背后,只见单大夫发髻微乱,发簪倾斜,那张端庄的秀脸此时火红艳丽,美目凄迷梦幻,樱嘴红润轻启,呼吸急促喘息吁吁,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单丽娟被聂北摆平躺下,马车空间不足,臻首耷拉出去,撞到凤鸣倩的时候她本能的睁开了眸子,见到凤鸣倩目光羞赧的望着自己,顿时大羞,恨不得此刻可以死去才好,嘤咛一声闭上妩媚水润的眼睛别过头去,银牙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再呻吟出声来,但在车厢内,双腿被聂北扛在肩膀上,火辣辣的水x被聂北大力的抽c着,长枪抽出到禁地大门然后打桩一般迅猛c入,一击长程的穿透直到g头完完全全撞上zg内壁的时候才被缓解去势,那份戳穿了似的满足感很快就让单丽娟忍不住再度呻吟出来,“啊……啊……好深啊……啊……”

    凤鸣倩被单丽娟‘叫’得香躯酥软,心跳得厉害,美目却舍不得离开单丽娟那火红艳丽的脸蛋,那张脸蛋不但对男人有致命的诱惑,对女人也同样有足够的吸引力。

    单丽娟迷失了,可不经意的睁开水眸时,见到凤鸣倩依然目光羞赧的盯着自己的脸,不由得银牙紧咬,死死忍住那畅快淋漓的呻吟,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哀呼,“呜呜呜……”

    当着凤鸣倩这个外人jy人妻美妇的感觉很刺激,让聂北动力十足,挺着虎腰猛力的抽c,沥沥的雨水声都不足以埋汰那交媾时的‘噗嗤噗嗤’声,仿佛雨中的交响曲一般动听。

    马车在路上颠沛着,而聂北在马车内辛劳的耕耘着人妻人母的肥腴酮体,快到田府的时候单丽娟低沉的娇啼,“戳死我啦……呜呜呜……忍不住了……啊……”

    在一声婉转的呻吟声中,单丽娟蹬直的长腿,曲蜷回来的脚丫子就像跳芭蕾舞的舞女一般具有独特的诱惑力,拉扯着马车门帘的双手借力弓起了上半身,就这样弓着、绷紧、痉挛着,一股炽热的霪水从花田蜜道伸出涌了出来,迅速的濡湿了马车的底板,更是把聂北整根生命之棒沐浴在滚烫的长河里,爽得聂北牙齿发酸,也有种想要s的感觉了,单丽娟高c后那痉挛不休的娇躯还未来得及松弛下来,就感觉到聂北抽c得越来越快,那让她欲仙欲死的坏东西在身体内阵阵脉动,越发的膨大,她知道那坏蛋快要s了,她想挣扎一下,不想让那坏蛋s在里面,可一阵高过一阵的快感涌来,她很快就沉沦了,才落下的高c就像反弹的弹珠一般剧烈攀高,在她思维陷入空白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冲进了体内,就像撞在心坎上一般,让她忍不住一阵哆嗦,两眼一翻,花房内再度泄出花蜜来,和聂北s进去的jy想冲相溶,水r交融也大抵如此。

    凤鸣倩也差一点瘫在马车驾驶座位上,只觉得体内忽然一热,接着就感觉到粉胯的位置濡湿了一大块,双腿羞窘的闭紧,仙子一般的娇靥臊热难当,美目羞涩不安,十分心虚的留意身后的那对‘狗男女’,关注着对方是否发现自己也泄身了。

    单丽娟还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凤鸣倩绷紧身子坐在驾驶座位上,一副雕像的模样,不由得羞窘不堪,之前有一块门帘遮掩,倒还能掩耳盗铃的当她没听到,可那小坏蛋放倒自己后,头都碰触到她后腰了,她能没个察觉?或许在自己陷入疯狂的时候她还回过头来看自己那烧红的脸呢,自己那时候一定很霪媚吧?被小一辈的小坏蛋霪弄也就算了,还要被小一辈的鸣倩看到……嗯……羞死人了!

    单丽娟羞臊窘迫,却不知道凤鸣倩也差不多,但两个女人的芳心都对聂北‘咬牙切齿’,可谓爱恨难明,特别是单丽娟,芳心和r体都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再度让那坏蛋进入身体,然后就像自己的丈夫一样随意的耕耘自己的r体,甚至……甚至s在里面,此时此刻的理想回归多少让她羞愧,可那种萦绕在心头的高c余韵却是如此让人食髓知味无法忘怀,更有一种r体被彻底满足后的依恋和归属之感。

    两人整理好衣物后聂北搂着单丽娟,单丽娟矜持的忸怩两下就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聂北的怀里,粉拳轻轻的砸着聂北的胸膛,愠怒的娇嗔道,“都怪你,人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以后哪还有脸见鸣倩啊!”

    “这又说明难为情的,到时候你夫君我把她也……嘿嘿……”

    聂北得意忘形的霪笑着。

    “……”

    单丽娟又羞又气的剜了一眼聂北,显然,女人都有吃醋的天分,不管关系如何,能吃就吃,绝不放过!

    放纵下去 第160章

    聂北那邪恶的话让凤鸣倩给听到了,结果就是到了田府下了马车后就一副小心提防的模样,同时不敢多看聂北一眼,或许聂北盯着她看的是很就浑身不自然,绝世容颜每每泛红。

    进了田府聂北才知道,小田夫人的丈夫田万年率领的州兵已经开拔到县城郊外的十里之外了,小田夫人苏瑶前往交涉才回来,可是……她现在似乎很不开心。

    聂北和单丽娟的到来好像都不足以引起她的注意,倒是大田夫人苏琴热情的请单丽娟落座,而面对聂北的时候却有些难为情,见到他就想起上次在桌底下他那只可恶的手,伸到自己的裙子里面去……

    此时间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目光中隐含着让人心悸的爱慕和欣赏,但也毫不掩饰那份赤ll的占有欲,有如实质一般留恋在那羞人的地方,让自己难以承受,身子被他盯住哪里那里就发热起来,心跳都在加速,好在那坏蛋也知道收敛,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样给他呢?

    田夫人的心乱七八糟的,而此时单丽娟开门见山的道,“田夫人,民妇这次前来是有事要麻烦你的!”

    “不知何事呢?”

    “物有两极,物极必反,这些天y雨连连,近日渐渐稀小,不久将停,到时候极有可能艳阳高照,温度转换过于迅速,蚊虫等等有害之物滋生,病患必然频发,甚至……”

    单丽娟忧心忡忡,对于她来说,治病救人是一种责无旁贷的责任。

    田夫人神色一怔,似乎猜到单丽娟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惊疑的道,“不太可能出现那种情况吧?”

    “谁也不想!”

    单丽娟神色凛然的道,“可纵观历来瘟疫产生的时机,无不是在y雨过后艳阳高照的半个月内,而地面可腐之物越多就越容易爆发,不巧的是流民虽然暂时安抚了下来,而那些在混乱中死去的尸体也得到了很好的收殓,可有些地方还是很肮脏,要是……那就不堪设想!”

    “那该如何是好?”

    古人说说瘟疫都是面无血色的,苏琴也担忧了。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和田夫人商量一下,看田府能否加大我们的药物储备量,流民病伤之时可用之,不幸……那个的话或许民妇尚能借药物之力多救些人!”

    单丽娟接着说道,“同时我想可以的话召集一下乡绅们起坛祭天!”

    起坛祭天?那不是作法?或许说得难听点事迷信、是装神弄鬼自欺欺人!聂北有些无语的望着风采照人的单丽娟,总觉得她叫床的时候最可爱,迷信的时候……最傻!

    “药物之事我即时可以赶赴温府商讨,草原贩回来的药材全部供应这边都可以,只是动员乡绅祭天一事我可没那个威信,这得黄夫人或许温夫人出面方可!”

    “那……”

    单丽娟话还未说全,聂北就c上嘴了,“瘟疫其实也没什么啊,预防措施做到位的话,那什么事都不会出现!”

    聂北是个现代人,对瘟疫没有切肤之痛,也就没有那种惶恐,皆因知道瘟疫其实不过是一种传染病而已,而且还不是艾滋又或许天花,没什么好怕的,但古人却心有余悸,但凡瘟疫肆虐过的地方,十者死八九,瘟疫和死亡已经在古人的脑海里画上了等号。

    “就得张嘴!”

    单丽娟见聂北下巴轻轻的,顿时没好气,一记横颜递来,聂北唯有无语,“……”

    田夫人苏琴见聂北被单丽娟以记娇嗔就沉默了,不由得有些诧异,在她的印象里,聂北就是缠上就不死不休的,何曾有这等‘乖巧’劲?可这时候也容不得太多想,“那好,事不宜迟,我和你走一趟温府,和心婉姐姐商量一下!”

    “哦对了,聂……聂公子,你和黄夫人的关系不错,就和我妹妹苏瑶一同去黄夫人把我们的设想告知她一声!”

    大田夫人苏琴丢下这么一句就和单丽娟走了,风风火火的,倒也爽练。

    可聂北总觉得她们对瘟疫过于敏感了些,而且方法也让人哭笑不得,竟然想着祭天让神灵保佑一番,这……嗯……愚昧!但聂北又在想,自己要是不了解瘟疫形成的原理的话,是否也会迷信神灵呢?多半也就如此吧?

    才下马车又上马车,聂北觉得这几天自己就是劳碌奔波的命,不过……刚才来的时候有秀丽温柔的单丽娟单阿姨在怀,此时去也有漂亮爽练的小田夫人苏瑶相伴,倒也惬意。

    小田夫人苏瑶人既有小家碧玉的甜美亦有大家闺秀的大方,更有巾帼的‘大大咧咧’,好聂北同坐一辆马车也不见她有什么拘谨的,线条优美的娇躯端正的做着,聂北总觉得她又想想军校里的mm学姐!

    不过,衣着却是天壤之别,苏瑶上身裹着一件紧身的彩霞纱抹胸,在胸前够了出一道诱人的弧度,肩披一件低襟羽绒罗衣,腰束胭红百褶罗裙,腰若细柳,肩若削成,曲线流畅的身形宛若一具完美无瑕的艺术精品,再在那靓丽人的脸蛋上绽放一个甜美微笑的话,相信聂北能把舌头吞下去,可是……美人似乎心情很差,上了马车后就没什么动作,这颠覆了聂北对她的认知。

    “苏瑶姐姐,不是小弟惹你生气了吧?”

    “……姐姐?”

    苏瑶好一会儿才从出神中回过味来,被聂北一句姐姐‘哄’得一些乐了,“应该叫阿姨,阿姨都三十有几了,你倒还好意思叫我姐姐,也不怕把你自己叫老了!”

    聂北脸不改色的道,“能有这么漂亮的姐姐我睡梦都笑醒的哦!”

    “口甜舌滑准没安好心!”

    苏瑶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她那隐含在爽朗性格里的妩媚丝丝点点的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

    “没啊,我只是看苏瑶姐姐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我也不好受!”

    聂北发现自己的脸皮再度达到一个厚度!

    苏瑶微微侧着头睨着聂北,直把聂北看得头皮有些发麻才幽幽的问道,“你们男人是不是为了权力都可以丢掉人性丢掉廉耻不择手段?”

    聂北嘴角露出一个复杂的苦笑,冷淡的道,“权力是个好东西!”

    “连你也这么认为?”

    苏瑶神色黯淡。

    “难道你不觉得权力是个好东西?”

    聂北反问道,却在心里想着:为了权力我到底能够无耻、狠毒到哪一种程度我不知道,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我可以不是‘人’!

    “……”

    苏瑶沉默了片刻,继而激动起来,“或许你说得对,权力确实是个好东西,只是他竟然为了权力而不顾事实,欲要把这些安定下来的流民当反贼来处理,以达到冒功请赏的境地!”

    苏瑶犹未平伏内心的激动,“在权力、仕途面前,他已经丧心病狂了,他内心不为人知的想法简直令人发指,他或许能蒙骗得了皇上,可他的想法无法蒙蔽我这个和他朝夕相处的女人,他不肯向上禀明而撤兵,竟然还先我们一步请奏皇上,说这一带流民作乱严重,非得重兵镇压才是,而皇上却被他所蒙蔽,圣旨已下,要他全力围剿‘反贼’,他能围剿的‘反贼’也就那些贫苦、善良的无家百姓而已,他变了,变了!”

    看来苏瑶受到的打击不小,忠君爱国、护民爱民的她却有这么一个丈夫,她心寒又心伤,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向上揭发丈夫不顾事实要滥杀贫民来冒功的事实的话,得来的是欺君大罪,一家人性命都不保,不奏明的话她的心又总是不安,良心在责备,而且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迟早要被揭发的,单是她这几天接触的人比如黄夫人、聂北等等就清楚的知道这些流民已经慢慢安抚下来了,丈夫‘请旨’后就已经是把箭s出去的……爽朗的她实在藏不住这样难受的心事,所以鬼使神差的和聂北说了出来,话说了之后内心是没那么难受,但意味着多了聂北知道此事,聂北要是邀功揭发的话……

    聂北听后皱起了眉头,自己安抚流民的功劳被抹杀不说,那些流民的生命在军队面前也仿佛秋收的牧草一般脆弱,而自己和钱二在安抚流民时对他们保证的话在屠刀面前将会成为一种‘诱杀’话语,自己也就间接的成了侩子手?

    聂北也起了无名之火,对苏瑶那个和自己未曾见过面的丈夫田万年有着说不出的厌恶,但见苏瑶紧张不安的望着自己,聂北能感受到她的担忧和难受。

    聂北和苏瑶对黄府来说已经不是外人了,马车未停就被请了进去,交谈中苏瑶没有隐瞒黄夫人什么,和聂北说的也和黄夫人说了,她知道好姐妹黄夫人绝对不会害她,或许和皇族血统的黄夫人说了还能帮自己想想办法,黄夫人果然没有辜负她的‘设想’!

    黄夫人神色一动,美目轻瞥,那种小女人的得意姿态显得娇俏而妩媚,“有了,就是请我二姨出马,皇上对我二姨可是旧情绵绵的,只要是我二姨提出的请求,皇上一定会应允的!”

    “你二姨妈是谁啊?”

    聂北只顾着盯着两具玲珑剔透的娇躯流口水,对黄夫人的话只是本能的问一句!

    黄夫人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你的未来岳母娘!”

    才说完黄夫人又忍不住有些脸红,自己也是他的岳母娘了,可自己却……

    “……”

    想起温夫人聂北就有些遗憾,这些天她都躲着自己,日思夜想却连面都看不到。

    放纵下去 第161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