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67 部分

第 67 部分

    “谁……谁要喝他那脏东西的,是他这大坏蛋硬把这鬼东西突入喉咙里面硬灌给人家而已,害得我喉咙现在还火辣辣的痛,就是他个大坏蛋……嗯……你爱喝的话你自己喝去!”羞到家了的温文碧没好气的嗔了一眼小婷婷。

    小婷婷粉嘟嘟的小嘴嚅了一下,蠢蠢欲试的望着‘奶嘴’,迟疑的问道,“聂哥哥,小姨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尝一下不就知道了?”聂北看着小婷婷的小嘴儿就浑身臊热不已,庞然大物越发的暴胀,在温文碧的小手里暴躁的脉动着,g头的马眼渗出了晶莹的霪y。

    温文碧在聂北的腰间恨恨的扭了一把,大大的眼睛羞涩的瞪着聂北。

    聂北知道,要想小婷婷帮自己口交,此时非得取得碧儿配合或许默许才行,要不然小婷婷一定不敢违背小姨意志的!

    聂北忽然弓起身来,猿臂一张,面若桃花身如柳的碧儿顿时被聂北搂抱住,纤纤身子在聂北的胸怀里显得娇小玲珑,她在聂北耳边吐气如兰的小声呢喃,“唔……坏蛋你可不能在……在婷婷面前对我无礼!”

    她话才说完,聂北的嘴唇就在她耳垂上舔弄起来,并一路肆虐在粉颈、桃腮、脸颊上,留下湿漉漉的吻痕,“唔……不要……唔……”在小婷婷面前温文碧娇羞难当,香柔柔的身子在聂北怀里忸怩不安。

    聂北安禄山之手爬上了碧儿的玉r上,隔着柔软的衣服温柔的揉搓起来,温文碧忸怩的玉体即时安静下来,软绵绵的腻在聂北的怀里,抗拒的牙关也没了力气,聂北的舌头钻了进去,碧儿发出一阵消魂的娇吟,“唔唔……”

    迷失的碧儿也忘记了小婷婷的存在,双手环在聂北脖子上热情的回应聂北的吻,两人拥坐在床上忘情热吻,小婷婷坐在床边好奇的望着,见聂哥哥盘坐在床上,姨姨就叉开双腿坐在聂北的大腿上,两人那吃饭的嘴在相互‘吃’着对方,唧唧咻咻的吸吮声听起来很有趣,只是小姨的脸色越来越红,而聂哥哥那‘奶嘴’顶在小姨的小腹上厮磨着,她好奇的伸过手去悄悄的碰触一下,r龙即时脉动一下,吓得她快速缩回手来,好一会儿没见动静后再度伸过去……几番碰触之后胆子便大了起来,尝试着和姨姨一样把握住它,滚烫的感觉让小手很温暖,不由得紧紧的握住,却不知道聂北在她尝试碰触到紧紧握住这段时间里到底有多激动,但碧儿知道聂北很激动,大手都把自己的茹房捏痛了,不由得发出阵阵痛快的呻吟,“唔……唔……”

    聂北拥着热情如火、意乱情迷的碧儿换了一下位置。聂北躺在床上,碧儿娇美的上身交叠在聂北的胸膛上,两只可爱的小白兔躲在衣服里压在聂北胸口上能感受到柔柔软软的,腰下的位置就让聂北刻意的搬开了,让庞然大物能直指苍穹,方便满足聂北那邪恶的念头。

    聂北忽然分开碧儿的小嘴,对只知道紧紧掌握r棒的小婷婷道,“小婷婷,牛奶要用嘴吸才有的哦,就好像刚才你看到小姨的那样子!”

    “不……唔……”聂北才说完就再度把碧儿的小嘴儿封上,碧儿的话才说出一个正常的‘不’字就只能从喉咙里发出阵阵呢喃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坏蛋引诱着天真单纯的小婷婷‘堕落’!

    小婷婷见小姨她只是和聂哥哥奇怪的对着嘴儿,时不时发出一阵酥麻入骨的喘息娇吟,却‘没有’反对自己喝‘牛奶’,好一会儿也只有小姨和聂哥哥在唔唔咿咿的对嘴儿声,她便趴着身子,学小姨的样子俯着头,张开诱人的小嘴把聂北的龙头勉强的含了进去……

    小婷婷就像吸奶嘴一样用力吸了几下,感觉小嘴里的大东西除了更加滚烫更加胀大之外,并没有牛奶,不由得吐了出来,伸出两只手指捏着g头冠r拨弄几下,继而俯下头去仔细的看了看,见上面一个小小的缝隙在渗漏着晶莹的y体,和姨姨吃的不一样,便咂了咂小嘴,似乎味道也不一样,她迷茫了一下。

    温文碧这时候被聂北亲吻、抚摸、揉搓齐下弄得骨酥筋软,就像一团烂泥一样趴在聂北的胸膛上,聂北的双唇离开她的小嘴时她犹未从甜蜜、刺激的热吻中回过味乱来,脸蛋儿像个熟透的西红柿一般诱人,眼波迷离,媚丝丝的流转着春波,鲜红的两瓣花唇微微张开,急促的在那喘息着。

    聂北继续出声诱导小婷婷,“小婷婷,别看了,要吸久一点才有‘牛奶’出来的,你嫩嫩的小嘴含住它大力吸的话很快就出来了!”

    小婷婷纯真的目光睨望着聂北的脸,意动的张开小嘴再度把聂北的g头塞进小嘴里,并不懂得用舌头舔弄,也不懂得吞深一些,可她却大力的含住g头吸吮,并时不时的睨望聂北,见聂北神色松弛、舒爽的‘鼓励’着自己,便可爱的对聂北眨了眨眼睛,弯弯的睫毛扇了扇,可人至极。

    “呃……婷婷的小嘴真好……嗯……就这样……嗯大力吸……哦……和你小姨的小嘴一样好甜……喔……”聂北的感觉十分刺激,看着娇嫩的小婷婷生疏的替自己口交,小玲珑也用她那冰火两重天的小嘴儿为自己吸过,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女子为自己口交都有不一样的快感。

    好一会儿,碧儿从爱欲中清醒过来,听到一阵熟悉的‘唧唧’声,回头一看,才散去的潮红再度涌上来,脸蛋顿时火红通透,只见小婷婷和自己之前一样趴在大坏蛋的双腿之间俯着身子低着头把那大东西含在嘴里大力的吸吮,粉致致的脸蛋儿晕红淡淡,小嘴儿好像被大坏蛋那东西给塞得半点空隙都没有,红润粉腻的嘴唇儿仿佛被撑裂一样,紧紧的箍着青筋爆爆的r棒,喉咙里发出‘唔唔呜呜’的呜咽。

    那大坏蛋犹未知足,不停诱惑婷婷道,“好婷婷真好……呃……吞深一些……嗯……对……再深一些……”

    温文碧一看一听,场面糜烂而又刺激,芳心娇羞,她那火热的身子经不住瑟瑟抖栗,显然被这香艳的场景诱发了更深一层的欲念。

    聂北一只手抓住她的玉r捏揉了一下,温文碧顿时一阵急促的喘息,聂北的双唇游走在碧儿的雪白丽颈、耳边,吸吮之下阵阵酥麻传遍碧儿的玉体,粉胯处泌出了少女的霪y,在裙子里没人知道,但不安扭磨的双腿却清楚的让聂北知道,碧儿经受自己霪弄这么长时间,早已经是春心荡漾、情欲勃发了。小婷婷被自己喂完“牛奶”后就可以把碧儿的娇嫩花朵给摘了,相信她粉胯中那诱人犯罪的小蓬门一定很乐意把自己的r龙迎接进去的。

    “嗯……嗯……”温文碧觉得脑袋越来越沉,仿佛坠落到梦幻的世界里,但身体却异常的敏感,清楚的知道大坏蛋那只大手从衣襟处探入肚兜里面去切实的抚摸那羞人的地方……平时洗澡都不敢多摸一下的地方被聂北恣意的抚摸、揉搓,r尖时不时被聂北的手指夹住磋磨,温文碧那里受得了,嘴里发出一阵阵听不清楚的呻吟,“啊……嗯……那……那里……唔唔……”

    r龙在小婷婷的小嘴里感受着少女的娇嫩,大手就在碧儿的窈窕玉体上游走,小姨和外甥女一同服侍、一同被霪弄,聂北霪欲得到极大满足,快感在快速的积聚,随着小婷婷小小嫩嫩的嘴儿一下一下的吸吮,聂北的身体也一抖一抖的,快感十分强烈。

    大床上香艳刺激的事情越演越烈,十多分钟后聂北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精关了,却不想此时碧儿在自己的抚摸下先达到了高c,“嗯……啊……不行了……n出来了……啊……”,一声柔媚入骨的娇吟,碧儿粉腿紧夹住聂北一条大腿,小p股本能的扭摆着,粉胯贴着聂北的盆骨厮磨,本能的追逐最大的刺激快感,小嘴‘狠狠’的封住聂北的嘴,浑身一震哆嗦、颤抖,才一会儿,聂北就感觉到盆骨处传来溽热的湿意……

    聂北也忍不住了,小婷婷犹未知事,只是觉得嘴里的‘奶嘴’一阵阵伸缩、脉动,极其强烈,依然大力的吸吮着,碎玉一般的皓齿时不时刮到龙头冠r……

    “喔……”聂北禁不住刺激,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庞然大物猝不及防的在小婷婷的柔软小嘴里喷sjy,一股一股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虽然没深c进小婷婷的喉咙里s精,可强劲、突然的喷s力却把大部分的r白色jys入到小婷婷的喉咙深处。而小婷婷之前在大力吸吮,猝不及防之下被呛得粉面通红,‘呕’的一声眼泪都渗了出来,本能的吐出s精的r棒,后面一部分jy即时全s在她那水嫩嫩的脸蛋上,滚烫的jys得她鼻子、脸颊、眼睛四处都是,吓得她‘哇’的一声娇呼。

    “咳咳咳……”小婷婷坐在聂北的双腿上、单手抓住聂北的命根子好一阵咳嗽,r白色的jy被她咳嗽出来,顺着嘴角流下,秀气可爱的下巴尖湿淋淋的全是‘牛奶’!

    温文碧见姐姐的女儿被大坏蛋的jys了一脸,而自己也被他乱摸、乱亲、乱挖、乱捏弄得泄了身子,彼此同欢一床,芳心顿时有些异样的迷乱,脸蛋写满了娇羞的晕红……

    放纵下去 第165章 旖旎小婷婷

    呛得脸色潮红的小婷婷咳嗽好一会儿才勉强减轻那难受的感觉,这才发现‘牛奶’匆匆入了肚子,还未真正尝试是个什么味道,‘精’吓过后反而伸出鲜红的小舌头在嘴角附近舔舐她心目中的‘牛奶’。望着小婷婷那小巧可爱的小舌头在粉嫩嫩的双唇处舔舐,聂北顿觉诱惑十足,有些软了的巨龙再度勃起,十分惊人,而小婷婷第一时候就感觉到了,因为她的小手依然掌握着她的‘奶嘴’!

    “咦……聂哥哥,它又起来了哟,是不是又有牛奶在里面了?”

    聂北猛点头,“对!对!对!”

    小婷婷目光停留在聂北的脸上,皱着小瑶鼻,娇脆脆的道,“可是婷婷觉得味道怪怪的,一点都不好喝,羊奶可比它好喝多了……婷婷没说谎,不信你问姨姨,没有甜味不好喝的,是不是啊姨姨!”小婷婷和温文碧的年龄差不多,在外婆家里也就文碧妹妹和小环儿最合她‘口味’了,小玉人儿也最喜欢黏着这两个妮子,有什么事都很自然的要问一下小姨。

    “……”温文碧闹了个大红脸,玉手又开始掐聂北的腰r了。

    聂北苦笑,你害臊掐我干什么?

    “咦……姨姨,你的裙子湿了哦!”小婷婷一惊一乍的,话题飘忽不定,旖旎的气氛都被她的活泼弄得七零八落。

    温文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去,泄身弄湿了裙子已经够羞人了,还要被当面指出来……婷婷这死丫头……活该被大坏蛋骗喝‘牛奶’……

    聂北舔弄着温文碧玉润的耳垂,“碧儿……你知道我多想把‘牛奶’注入你下面的‘小嘴’里去吗?”

    “你注入我姐姐那里去吧,人家才不要……羞死人了,不准说……嗯……不要乱摸人家啊坏蛋……”温文碧娇喘吁吁、面若蔻丹、眼如秋水,尽是少女的娇羞与矜持,犹带着欢爱后的妩媚。

    聂北的手在温文碧身上游走,她却挣扎着要爬起来,聂北眼角瞟到小婷婷那娇嫩青涩的身子,心里痒痒的,也就暂时松开温文碧的娇躯,狼爪顺利一带,在小婷婷的嘤咛声中,聂北把小婷婷滑嫩的身子搂在怀里,纤纤柔柔、清香淡淡的温香软玉让聂北心头一荡,大手跟着就抓到了婷婷的小p股上,还真不赖,小婷婷的小p股虽然不大,但发育得很好,翘挺圆润,让聂北爱不惜手,贪婪的在那里抚摸揉动起来。

    “咯咯……好痒的呢!”小婷婷趴在聂北的身上娇笑着扭转着身子,娇小嫩嫩的小茹房压在聂北胸膛上,聂北能感觉到那里的柔软,想不到青涩的婷婷那裹在衣服里的娇躯竟然发育得不错,女性特征都已经‘凸显’出来了,不由得欣喜……眼神也就更加邪恶了,霪霪的色彩在流转,一只手已经从婷婷的小p股那里转移上来了,从p股摸到腰间再到小婷婷的那发育中的蓓蕾上,那里不大,微微贲起,宛若两只小馒头堆砌在婷婷的胸前,隔着衣服抚摸起来没什么手感,但心里的满足感却让聂北不舍,用手掌不断的按摩。

    “唔……聂哥哥……你摸得好痒……嗯……”小婷婷觉得身子在聂哥哥的按摩下酥痒不安,也渐渐的发热,有些舒服又有些难受,舒服在哪难受在哪她却说不出来,只是很想扭动。

    聂北的手很快就从小婷婷的衣襟领口处滑进去,小婷婷虽然女性的本能觉得羞涩,脸蛋儿发热,红润润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但她根本不知道拒绝,或许不知道如何拒绝,只知道被动的接受,身子婉转的在聂北身上扭动,不做保护的小蓓蕾顿时毫无阻隔的落入聂北的手中……

    “好嫩的小玉兔!”小婷婷两只小蓓蕾嫩嫩的小小的,聂北一只大手完全覆盖其中一只,r根附近聂北可以感觉到有些硬块,显然正在快速发育当中,聂北舔舐着小婷婷的粉腮霪邪的笑道,“婷婷,让聂哥哥以后多揉你的小咪咪,把它揉得和你娘亲那样大好不好?”

    “嗯……”小婷婷在聂北的爱抚下嘤咛一声,也不知道是应允还是舒服的呻吟,声音清脆娇滴,糯糯的感觉,显然她很受刺激,身体反应渐入佳境,身子扭动的幅度渐渐加大。

    聂北温柔的盘拿、按摩,时不时会转换到另一支小蓓蕾上去肆虐一番,随着按摩的加深 ,娇小玉嫩的小蓓蕾越发的娇挺,上面那颗小葡萄似乎也有些胀大,身体热烘烘的,聂北那只触摸到小婷婷那滑腻莹润的茹房的手有一种灼灼的热感。

    小婷婷虽然不懂人事,可女性特征已经表现出来的身体却很敏感,对聂北的爱抚能产生炽热的生理反应,光洁秀气的额头枕在聂北下巴上,可爱的脸蛋儿慢慢的变得红润,热乎乎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很多。

    小婷婷呼吸时如兰的香气吹拂在聂北的脖子上、清新的香气弥漫在聂北的鼻息附近,仿佛她的身子一样涤尘不染、清新怡人,聂北心下更是蠢蠢欲动,胯下之物暴胀如狂,亦像欲归深巢而不得的暴龙,此时自然很想尝试进入少女胯下那娇小柔嫩的小x里去,能在少女身子的深处翻云覆雨一次的话……

    r龙暴躁的隔着衣物顶在小婷婷一双秀腿中间,翘挺的斜抵在胯下,仿佛戳衣而进,未曾被异物如此强烈碰触的花房忽然收到聂北那庞然大物侵犯,虽然没有真正的接触,更没有c进去,但小婷婷的身子已是一阵哆嗦,“啊……聂哥哥……它顶到婷婷nn的地方了!”

    “喜欢那感觉吗,好婷婷?”聂北吸吻着小婷婷的额头,皮肤细腻嫩滑,那种含在嘴里仿佛可以化掉的感觉很美好很销魂。

    “婷婷喜欢……嗯……聂哥哥,它又顶到婷婷那里了,好像麻麻的……”小婷婷觉得身子越来越热了,脸蛋儿红扑扑的,清澈的眼睛不时闪过一些欢愉的色彩,水汪汪的,教人看了就想犯罪,不邪恶也得变邪恶,聂北忍不住轻微耸动着p股,庞然大物隔着衣服顶撞小婷婷的粉胯花田。

    “坏蛋,你可别乱来哦!”温文碧羞红着脸坐在了旁边,目光羞涩的望着聂北爱抚小婷婷,并且那赤ll的庞然大物就顶c在小婷婷的双腿中间,还不停的顶撞小婷婷那里。看大坏蛋那架势,似乎大白天的就想把小婷婷给吃了,不由得出声‘警告’一下,却没发现她的‘警告’就仿佛一只更成熟更有r香绵羊在边上警告大灰狼别吃小绵羊一般。

    聂北霪邪的望着温文碧那娇羞兮兮、酡红似醉的脸蛋,在想是要了小婷婷先还是先要了文碧妹妹先。

    不过小婷婷的身子软柔柔的压在身上扭蠕着,娇小r嫩的蓓蕾在胸前蠕磨,聂北的注意力即时转回到小婷婷的身上,聂北伸出双手捧着小婷婷的小脸,美美的盯着近在眼前的小花朵,娇小精致的瓜子脸酡红火热,就像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诱人,大拇指轻轻的在她粉腮处揩磨,温润如暖玉滑腻似膏脂,仿若一不小心就会碰破一样,水嫩惊人。

    小婷婷犹未知道接下来可能会经受人生最‘痛’的一次,或许从此成为真正的女人,又或许那大坏蛋毫无顾忌的在她体内s精后让她将来未来月经的身子迅速发育成熟,最后甚至受孕和她母亲一样。此时她水汪汪的眸子娇滴滴的望着聂北,犹未解的问道,“聂哥哥……嗯……你摸着婷婷的身子会很舒服的吗?”

    还未问完她又接着问道,“那摸姨姨的也舒服吗?”

    “嗯,都舒服!”聂北看着小婷婷小嘴轻张微启、吐气如兰,形态如月的两瓣香唇粉红欲滴、明眸洁齿、檀口幽幽,心火顿时大盛,禁不住对着那张诱人的小嘴吻了上去……

    “唔……”小婷婷怔怔的瞪着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对视着聂北的双眸,鼻息咻咻,嘤咛声声,双手紧张而无意识的抓在聂北的肩膀上,紧闭着眸子,睫毛在颤抖,火热的身子在瑟瑟抖栗,香馥馥的小嘴儿不攻自破,小舌头在聂北侵入的舌头追逐下羞怯怯的闪躲着,最终被聂北逮住,大力的吸到嘴里舔舐、吸吮起来,婷婷的小丁香软嗒嗒滑溜溜的,吸吮着很舒服,小香舌还时不时要缩回去,让聂北大感有趣。

    “嗯……唔……”小婷婷嘤嘤咛咛的,好像在挣扎好像在抗议也好像在呻吟。

    温文碧看着聂北贪婪的亲吻着小婷婷,而小婷婷婉转可人的在他怀里任他使坏,不多时就软绵绵的了,比自己还不堪,而大坏蛋的手也极其不老实,重新钻入到婷婷的衣襟里去……这也就算了,那大坏蛋竟然开始解婷婷的衣服了,柔软的腰带在大坏蛋急躁的动作中脱落,兰花白的连衣裙子被他火急的撩到了婷婷的小p股处,露出婷婷那柔软的粉红色绸质亵裤,亵裤的裤脚处是墨绿色

    娶我妈妈吧sodu

    的绣边,很是可爱,婷婷的p股很圆很挺,不大却很诱人,一种清秀完美的魅力就是自己也羡慕,大坏蛋的手才把婷婷的裙子撩到p股上面就迫不及待的揉、摸起来……

    温文碧看得脸红耳热,聂北那只抚摸婷婷p股的大手仿佛摸在她的身上一般,让她炽热难耐,春心勃发起来,脸色红润娇媚,呼吸急促不安,吁吁呼呼的喘息着内心的躁动。

    “嗯、聂哥哥……唔……婷婷好痒、好热!”呼的一声挣脱聂北的吻,小嘴红润湿湿,娇喘吁吁,眼波媚媚水水的,沉醉在羞怯之中的神态让人心旌摇曳蠢蠢欲动,粉腻的身子越来越腻人,时不时还会小心翼翼的耸动着身子去碰触聂北的巨炮,炮头撞在她的粉胯上时她娇颤不已,脸上闪现出动人的欢愉色彩,“嗯……聂哥哥……顶一下婷婷那……那里!”

    聂北的欲望在内心迅速的攀升,可聂北内心依然有些挣扎,毕竟小婷婷还是嫩了点,自己虽然放纵,可是……可是小婷婷娇腻入骨的一声呼唤却让聂北的理智交给了下半身,“哪里啊?”聂北坏坏的在婷婷的耳边吹着热气,双手隔着柔软的绸质亵裤抚摸着婷婷的翘挺小p股,感觉十分的美妙。不一样的刺激让聂北根本不会再注意到小婷婷娇嫩的身子还未完全适合和他交配,起码难以承受他的巨大,硬c进去的话创伤之痛起码要让小婷婷几天不能下床。

    小婷婷红扑扑的脸蛋儿有些羞意,“nn的地方!”

    小婷婷娇羞的软语让聂北堕入了野兽的行列了,双眸泛起了骇人的赤色,r棒差点就饱胀得裂开,双手大拇指扣住小婷婷的亵裤裤头欲脱下少女身下的唯一屏障,温文碧跪坐在边上看着,见聂北真的要脱下小婷婷的亵裤时她急了,她知道那坏蛋的坏,上次在巷子里就差点夺走了自己的红丸,皆因自己的亵裤被他迷迷糊糊的脱下了,羞人的地方一点阻隔都没有,完全暴露在大坏蛋那东西之下,只要他用身体一压,顿时就破体而入,要是小婷婷她……不行的……

    温文碧玉手紧紧的扯住婷婷的亵裤不让聂北脱下,力气没有聂北大,便用姣好的身子弓趴下去压着,娇柔的胸脯压在聂北的手背上,聂北拉扯不得,有些急了,“好碧儿,你是不是想我先弄你呢!”

    温文碧红着脸羞羞的侧着脸,无声无息的,可就是不放手,聂北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废话,迅速反手回来,在她那诱人的玉r上‘狠狠’的抓了一把,温文碧不由得娇吟一声,“唔……”

    顿觉电流袭过全身,香躯一颤,聂北趁此空挡快速的把婷婷的亵裤往下一扯,即时脱到了膝盖处,聂北的火炮炮筒便顷刻间便感受到了小婷婷大腿内侧的的温度,还有大腿两侧肌肤的柔润,嫩嫩腻腻的感觉让聂北哆嗦了一下,越发的想要c进婷婷的小花田里耕耘播种,聂北收一下腹后g头即时抵在婷婷的花门上……

    放纵下去 第166章 怀孕温文娴

    温文碧哀羞的望着婷婷那微微贲隆的迷人地带,那里还没有长出乌黑的耻毛来,依然光洁如玉,两瓣优美的花瓣紧紧守护着诱人的花x,从娇艳的股沟一路望下去,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丝丝的水润光泽,温文碧忍不住在心里啐一口:死妮子,都出水了!

    可自己刚才不也是……想到这里温文碧羞赧不已,可她目光落到聂北那根粗长的r棒上面时她又羞又惊,那危险的东西正抵在婷婷的粉胯中间,紫红紫红的大头不停地在婷婷那还未长出黑毛的羞人地方不停的研磨,甚至时不时的划过紧抿一线的粉色缝隙处,仿佛随时会蓄势一挺而入的样子,那东西每一次靠近那小缝隙的时候温文碧的心就揪紧、慌乱、羞涩,心情十分复杂,但也很好奇,这让她娇羞、不安的同时也夹带着丝丝的期盼,想看到婷婷和大坏蛋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婷婷是否也像自己以前那里才进入一半就受不了。

    温文碧自然是百般复杂的推攘着聂北的身体不让聂北轻易做事,可趴在聂北身上的婷婷却不知道危险的扭动着p股,本能的把粉胯压在聂北的巨龙上攫取那‘未知’的快感,“好奇怪的感觉啊,姨姨……婷婷好热!”

    “大坏蛋,你不要弄婷婷了好不好?”温文碧爬着身子与聂北齐头,在聂北耳边软语温声的哀求着聂北。

    “碧儿,不要担心,聂哥哥那东西虽然大,而婷婷的小可爱看上去是容不下来,可聂哥哥会很温柔的,婷婷通过之后就舒服了,不要担心!”

    聂北在温文碧的耳边轻声的安慰着,双手抱着小婷婷一个忽然转身,把懵懵懂懂知道追求性a快感的婷婷压在床下,小婷婷嘤咛亦声,目光疑惑又羞涩的望着聂北,“聂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干你!”

    “干我?”小婷婷不解的望着聂北,再望姨姨,总觉得两人的神色怪怪的,比如聂哥哥的……嗯……就是坏坏的感觉,姨姨的脸上很红,还不太敢看自己。

    “聂哥哥要干爆你的小妹妹……把你变成聂哥哥的女人,永远做聂哥哥最可爱的小娘子!”聂北双手轻托着小婷婷的秀腿把亵裤完全脱下来,亵裤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很好闻,是听听的体香,香馥馥的,有种r香的味道。聂北随手把亵裤推到一边,就着婷婷白腻的膝盖把她双腿撑开,婷婷那未曾展现在男人面前的蓬门霎时落入聂北的视线之内印入聂北脑海里,让聂北呼吸急促了几倍,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咕噜声。

    婷婷的粉胯上那诱人的小可爱粉腻惊人,和她的脸蛋儿一样的嫩,光洁洁的发着引人犯罪的光泽,两瓣花贲微微隆起,因为双腿被撑开,那里拉扯而变形,紧抿一线的那道生命之源微微露出它的鲜红缝隙,宛若一道天然的溪渠,正潺潺的渗着滑腻的y体,透明的映照着淡淡的光线,湿淋淋的感觉让聂北把持不住,喉咙发干,忍不住把头凑下去……

    “嗯……脏啊……唔……”聂北的嘴贪婪的印在婷婷‘奇特’的‘小嘴’上,在那里不停的亲吻,小婷婷娇啼一声,笑脸变得绯红欲滴,本来尚存清澈的水汪汪眸子此时迷离起来,似乎蒙着一层泪水一样,脸蛋欢愉之色乍现,久不消逝,衣裙半l的身子敏感的扭摆,时不时弓起身来,双手自然而然的搂住聂北的脖子,在聂北耳边娇媚的喘息,“聂……聂哥哥……不要……嗯不要舔婷婷那里……好难受……嗯……唔……”

    温柔的舔舐,滑腻的肌肤、甜美的花蜜让聂北万分兴奋,舌头在粉腻的花瓣上游走,潺潺流出的花蜜一旦在缝隙下方汇聚成滴聂北的舌头就迫不及待舔舐干净,舌头甚至从试探性的深入到钻取进去,灵巧的在小x四壁肆虐,最后逮住小可爱里面那颗快乐之源不断舔逗……

    “唔唔唔……”小婷婷被聂北弄得一阵急促的喘息,差点喘不过气来,纤纤玉体狂颤,香腹突突直跳,小腿一踢一踢的,好不可爱,看到她那可爱的反应,聂北更加兴奋,舌头不断的在她的花田内深入研磨、钻探,小婷婷即时娇喘吁吁、婉转娇啼,“啊……啊……婷婷……婷婷不要……不要了……唔……姨姨……救我……”

    小婷婷在极度的刺激下反而心慌慌,松开紧箍着聂北的柔荑转而紧紧的抓住温文碧的玉手,可怜兮兮的哀呼着。

    温文碧红着脸没出声,事实上这时候她已是春情勃发春心难耐了,正紧紧的夹着双腿不让自己发抖得那么厉害,更是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急促的喘息发出羞人的声音来!

    “不要……快……不要亲哪里……嗯……”聂北抱着婷婷的翘臀,婷婷双腿收拢紧夹,把聂北的头夹在大腿中间,翘臀不自然的扭摆,偶尔挺送一下,嘴上却惶然娇叫。

    “啊……要……要nn了……咿呀……”才五分钟不到,婷婷就在颤抖中泄出她第一次y精,不多,但十分温热,全部被聂北的嘴接纳了。

    聂北转而抱住碧儿妹妹臻首,忽然吻上她的小嘴,在文碧妹妹粉拳乱捶乱砸下不容抗拒的把一半清清淡淡的花蜜渡给了她,直到她很羞带怨的把婷婷的花蜜给吞下去才松开她的小嘴儿,“婷婷的新酿‘女儿红’好喝吗我的好碧儿?”

    “你个大坏蛋……讨厌死了……”温文碧美目含水、面藏春色,娇羞的睨望着聂北,娇嗔连连,玉手死命的蹂躏着聂北的腰r。

    聂北再度爬上婷婷的粉躯,压开她的双腿,手捏着暴躁庞然大物抵在小婷婷粉胯间那诱人的‘小嘴儿’上,g头在上下研磨、滑动,潺潺渗泌的少女佳酿让沾湿了胀大的g头。

    脆嫩的小妹妹被g头研磨得酥麻起来,说不出来的感觉冲击着小婷婷娇嫩的粉躯,未经人事的小婷婷涨红了粉脸,水眸滴滴的睇着聂北,本能的有些害怕了,因为她能感觉到聂哥哥好像要c那东西进自己nn的dd里去,会被撕裂开来的,她不由得绷紧了身子,喘息吁吁,“聂哥哥……磨得婷婷好痒……”

    “那我c进去了唷!”聂北挺着r棒往前慢慢的靠过去,庞大的g头努力的挤压着小婷婷的脆嫩花门,少女的紧窄、滑腻让聂北的r枪滑了过去,无法c入,便抓住r棒研磨着慢慢向前c去……

    “不……不要……嗯痛啊!”g头挤进了一点点,只见婷婷红着脸轻咬着粉唇儿微微发怵的望着聂北,眼神有些凄苦有些惊惶,可爱的臻首轻轻的摇了摇,连声呼痛,“好痛……嗯……婷婷不玩了!”

    小婷婷实在娇嫩了点,娇嫩的花田虽然很诱人,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去,聂北挤了几次都滑了出来,好不容易才把g头c进一点点,只要大力往前深c的话一定可以把脆嫩的花田给开荒了……

    紧张和酸麻的痛楚让小婷婷忽然来了一阵n意,红着脸不敢面对着聂北,只是别着头瓮声瓮气嗫嗫嚅嚅的吐出几个字来,“聂哥哥不要……嗯……我想nn!”

    “……那我抱你去!”聂北强忍着灼烧的欲火,开荒动作也停了下来,在温文碧的羞怩注视下打横抱起小婷婷下床走出外房进入配套的‘茅房’里,小婷婷望着马桶一阵羞意涌来,“聂哥哥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来的!”

    聂北霪霪一笑,把婷婷娇小r嫩的身子在怀里换了一个姿势,双手兜着婷婷的粉腿脚弯处,然后用力分开她的粉胯,让娇美的花田蜜道绽放出来,形成一个把n的姿势,在她看来,需要把n的都是小孩子,而自己却已经是‘大人’了,这……羞得自以为是‘大人’的小婷婷满脸臊意,只是背靠在聂北的胸膛上,却扭着头不让自己面对马桶,恨不得全部藏在聂北的胸膛上才好,此情此景她怎么也n不出来了。

    聂北本想好好的看着少女nn的样子,然后等她n完了就干晕她的小妹妹,可这时候外头一声清脆的呼唤传了进来,“婷婷你回来了吗……咦……文碧,你怎么在这里?婷婷呢?”

    小婷婷的母亲、温家的大女儿、怀孕的大姨子温文娴的声音娇软柔糯,听着就能让人男人疯狂,可这时候却让聂北有些郁闷,同时也释然,毕竟这是温家,这样的环境注定‘好事’要被人三番四次打扰的。

    小婷婷香馥馥的身子在听到母亲的话时震了一下,脸蛋儿越发的红润,显然娘亲的出现让她感觉到此时和聂北这样是羞人的,“聂哥哥……我娘来了,你……你放婷婷下来好吗,不要让娘亲看到,好羞人的!”

    小婷婷在耳边温声软语的哀求没能让欲火高烧的聂北改变主意,却听到外面再次传来温文娴的疑惑声,“咦……文碧,这些衣服是谁的?”

    “啊……唔……”温文碧支支吾吾的声音传来,聂北在心里大呼糟糕:糟了,自己刚才脱下来的衣服……

    “男人的衣服?”温文娴的疑惑的声音飘了进来,“文碧,男人的衣服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一回事啊?”

    温文碧的心都差点跳了出来,脸蛋臊热得烫人,更是紧张得不行,要是被姐姐知道自己和大坏蛋的事的话……还有婷婷……嗯……那还如何见人,好在她反应也不慢,期期艾艾的道,“姐姐……我……我和凤凤(柳凤凤)刚刚从外面回来,所以……所以……”

    “女儿家就应该多学学针线女红以后也好相夫教子,哪有像你和凤凤两丫头这样的,整天就像个野丫头一样到处跑,还好学不学的学人家女扮男装,没个女孩子的仪态,让人知道了笑话,娘要是知道你这么野的话非关你几天禁闭不可!”温文娴柔声娇嗔,轻轻脆脆甜甜糯糯的,在聂北听来反而觉得悦耳非常,暗想她骂人或许也差不到哪里去。

    能绕过去自然最好,见姐姐‘自作聪明’的这些破绽归结到到‘爱玩’的头上,温文碧心头微微放下一块大石,才松一口气,便好戏演全套,撒娇的抱着温文娴的手腕叫声讨饶,“姐姐……人家也是闷得慌才会和凤凤出出透透气嘛……你就不要告诉娘了好不好,姐姐最疼碧儿的不是?你也不想乖乖小妹被娘关在笼子里几天吧姐姐?求求你……姐姐……”

    “好了好了,姐姐的手臂都被你摇下来了,鬼马精……”温文娴笑着点了一下温文碧的额头,没好气道,“你啊……就是嘴巴甜,哄得娘亲都不知道你是这么野的!”

    温文娴溺爱的笑着,也不以为意,更不会想到这是聂北脱下的衣服,她反而站在床边把把自己身上那宽松的针织罗衫脱下来,优雅的把它搭在床边类似于屏风一样的衣架上,继而又把常常的丝裙脱下,怀孕在身的温文娴显得柔软不堪,温文碧忙上前扶着姐姐的手臂,温文娴脱下厚实的衣服后全身只剩两件衣服,一件事棉质的小衣,紧紧的包裹在上身,盈满奶水的巨r几乎裂衣而出,鼓胀胀的,就像拉满了的弓弦,仿佛随时会破裂!

    下身穿着一件r白色的棉质亵裤,宽松有余,裤头拉得很低,显然是怕压到肚子里的胎儿,她慢吞吞的坐到床上,鼻子里顿时问道一股异味,那是她妹妹和女儿在聂北的霪弄下分泌的霪y的气味,但她没有多想,反而柔声道,“下次可不能和凤凤胡来了哦,要不然媚姨也和娘亲一起生气的话姐姐也保不了你这丫头!”

    “我知道了!”瞟了一眼茅房的方向,目光转而落在姐姐的大肚子上,忍不住伸出玉手在温文娴圆鼓鼓的肚子上抚摸着,好奇的道,“姐姐,这里又大了一点咧!”

    放纵下去 第167章 文琴有喜

    “别乱摸!”温文娴嗔怪的拍开小妹的手,“还不快点把地上那些衣服给收拾好,可别让婷婷看到带坏她了!”

    温文碧要是平时的话准会死活都缠着姐姐嬉戏一番,可此时她心虚得要命,脸蛋也薄得多,红扑扑,依言快速的收拾聂北脱在地上的那些衣服,聂北那件底裤让她好事一阵脸热,趁姐姐不注意时飞快的塞入怀里,想到那怪异的裤子是贴在大坏蛋那丑东西上的,而此时却……却在自己胸怀里,不由得更羞,可此时也只能如此,红透了脸,衣服挽在手上就要出去,“姐姐,你困了的话就休息一下,小妹出去叫厨房给你炖些乌j汤,醒来可以喝!”

    温文碧此时只想尽快离开这里,才不管那大坏蛋和婷婷她们两个如何呢!

    “嗯,是有点困了,所以才想回来休息一下!”温文娴扯过一张毯子盖在圆圆的肚子上,脸上困意弥泛,“啊对了,有没有见到婷婷?”

    “她……她在……在小便!”在姐姐那温柔的目光下,温文碧觉得自己的谎言无处可圆!

    “嗯!”温文娴闭上了双眼小心翼翼的躺下床去,呼一口气道,“你叫上婷婷一起出去吧,你文琴姐姐和小惠嫂嫂回来了,她们都想婷婷过去!”

    “嗯!”温文琴虽然出嫁多年,但时常跑回娘家,文碧妹妹倒不会太惊喜,也没有注意到大姐她神色有些不一样,好像有心事。

    “你二姐怀孕了!”

    “啊?”姐姐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让温文碧有些反应不及。

    温文娴以前听到妹妹能正常怀孕的话她会异常惊喜的,可她此时的神色反而有些异样,因为她此时想到了聂北,想到了在万佛寺里看到的一切,那时候妹妹和那聂北的关系似乎……似乎不一样,而一直未能受孕的妹妹却……却怀孕了,女人敏感的心思让她本能的把这事和聂北联系起来,但一想到极有可能是自己怀疑的那样她就有些异样的不安,具体是什么感觉她都不知道……

    她又想到了三妹文清,以她的性子非聂北不嫁,要是……要是以后文清也有了孩子,孩子之间……

    “姐姐,刚才你……你是说二姐她怀孕了?”

    温文娴甩开那些异念,平静的道,“刚才她回到府上,我们聊天说起,前些日子她老是反胃想吐又吃不下东西,我意念一起就让人去请大夫,正好单大夫在,就给她切了一下脉,单大夫说你二姐已经有两个月左右的身子了!”

    温文碧手足舞蹈起来,比自己怀孕还要兴奋,“我这就去看看!”

    “你和婷婷可不许在你二姐面前胡闹,小心别碰撞到她肚子,知道了吗!”

    “知道了!”温文碧转身欲走,才想起来,转回身来问道,“娘知道了吗?”

    “嗯,娘亲正乐呵呵的在你二姐的房里,芯儿姐、单大夫她们也在,你去看看!”

    温文碧欢喜的跑出去,出到门口处才记得聂北和小婷婷还在外房侧边的‘茅房’上,便折回身来对着里面道,“婷婷,你可以了吗?”

    “嗯,可以了!”

    温文娴回房后聂北知道在这里不能‘吃’到小婷婷和文碧妹妹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