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0 部分

第 70 部分

    uu耐拍舯钡难劬Γ渫涞慕廾构易徘宄旱睦嶂椤?br /

    “姐姐哭也是这么漂亮!”聂北见大姨子不哭了,也就停了下来,目光柔和的望着她。

    温文娴羞臊的闭上眼睛,这时候聂北对着她那红润欲滴的小嘴亲了下去,温文娴羞臊的睁开眸子,‘唔’的一声接着又闭上了,似乎也面对现实了,身体给这坏蛋要了也就要了,无法挽回,难得的是这时候他温声细语的和自己说话,那柔和的目光好像丈夫看妻子一样的看着自己,也就不枉失身给他!

    欢爱后的温存热吻让温文娴芳心逐渐温暖,却越来越羞涩,直到四唇分开的时候她水眸妩媚、眼波流转的望着聂北。

    聂北见温文娴目光温柔如水,心下也放松不少,“姐姐,你怪我吗?”

    “……”温文娴紧抿着嘴,媚眸流转,愣是不吭声。

    “姐姐要是怪我的话就亲我一下,不亲的话就是不怪了!”

    “……”温文娴先是一愣,继而媚眸一横,粉拳轻砸,羞媚嗤笑,“咭……讨厌,蛮不讲理的坏蛋!”

    见大姨子羞媚娇嗔的模样聂北心都酥了,贱贱的笑道,“姐姐不亲吗?”

    温文娴没好气的娇哼一声,“不要脸,谁要亲你呢,坏蛋!”

    “那就是姐姐不怪我咯?”

    “就是怪你!”

    “那姐姐是想亲一下我咯?”

    “你……哼,臭不要脸,我才不亲你,而且恨死你了,刚才弄得人家……人家那里这么痛,而且……而且里面好像都快裂开了,火辣辣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走路,都怨你!”温文娴嫣然一个撒娇的小女人,声音柔和细腻、娇滴圆润,听起来十分性感,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脸蛋不由得一热,恨恨的白了一眼聂北。

    聂北的手抚摸到温文娴的丰臀上,轻轻的揉着,“都是我不好,现在帮你按摩一下!”

    温文娴埋头在聂北的胸膛里,耳边处都红透了。

    聂北边揉边霪笑,“姐姐走不了路的话我背姐姐,姐姐一辈子走不了路的话我就背一辈子不放弃!”

    “你才一辈子走不了路呢!”温文娴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她很想让自己坚强一些,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窝在聂北的怀抱里不想动弹!

    “我天天欺负姐姐的话保证姐姐天天下不了床,那就一辈子需要我背着了!”

    “你……你还想……你敢再欺负我的话……我……”温文娴涨红了脸,我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特别有威胁力的唬吓聂北。

    “那疼姐姐你可以了吧!”

    “才……才不要你疼!”

    “那姐姐要谁的疼!”

    “我……”温文娴本想说‘我夫君’的,可想起‘夫君’两字她想起丈夫,更想起坏蛋霪弄自己的时候自己好像叫他为‘夫君’了,想起这些便觉得没脸活在这个世上,顿时无言,面露羞愧。

    聂北见此连声安慰道,“姐姐不用想太多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对你的身子好,对肚子里的宝宝也好!”

    温文娴之所以会回房就是因为困乏,也因此才会被聂北抱到床上诱j霪弄,饱受‘蹂躏’的她此时还真的很困了,心慌意乱的她窝在聂北怀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聂北望着怀里睡过去的孕妇大姨子,娥眉轻蹙、红唇紧抿,一副未完全接受命运的样子,心下疼爱,轻轻了的吻了一下她光洁如玉的额头,接着下床给她盖好被子然后一步一回头的走出去……

    聂北依然挂记着琴儿,总想去看看她,不过,虽然琴儿此时正在娘家——温家,近在咫尺,可这时候他这么一个‘外人’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去探望!

    聂北走在回廊上苦思计策不得,在想或许夜晚偷偷摸摸算了,这时候一阵香风袭来,接着胸口被撞了一下,便听到‘啊’的一声娇呼,聂北双手一抱,顿时温香软玉在怀。

    聂北双手搂在小环儿的小蛮腰上,俯视着娇小柔美的小环儿,霪霪的逗笑她,“小环儿,你这么急着投怀送抱,是不是想你聂哥哥我了?”

    小环儿见撞上的人是聂北,还被抱住了腰子,脸蛋儿禁不住微微泛红,娇嗔一声,“你就想”

    小环儿在温家备受器重和信任,温夫人更是待她如己出,但她却不需要和文清文碧她们姐妹那样注意大家闺秀的风范,更不需要保持淑女的仪容,所以温家反而是她最有大小姐脾气了。

    “我当然想,我时刻都在想着小环儿你的,咦……”聂北瞥见她香肩挎着一个绣着红梅花的软包囊,一副出远门的样子,好奇的问道,“小环儿,你这是干什么呢?”

    “你……你先放开人家!”小环儿虽然很不给聂北面子,可自从和她的三小姐在马车里被聂北扒下裤子抽打p股再到聂北用手弄泄身后,她每一次见到聂北都故意不给好脸色,其实内心实在羞臊不安!“三小姐吩咐小环伴随夫人去灵州,所以……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撞到你,夫人她们都在门外等我了,人家得赶快那东西出去才好!”

    “我和你出去!”

    聂北总和小环儿出到温府大门前时,温夫人早就已经坐入车里了,小环儿都未出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着坐在车上,难道知道我会赶出来而不想见到我?聂北胡思乱想着,感觉到一道温柔缠绵的目光时不时注视着自己,聂北扭头望去,才见机各绝色女人中站着一个高挑的大美女,正是温文琴,穿着白纱中衣、天蓝色褂衫再披羽绒锦裘的她看上去丰满了很多,一着淡蓝色长裙迁就,却又显得高挑婀娜,风情万种!

    可是……并没见到小菊儿……倒是文碧妹妹和小萝莉婷婷俏俏丽丽的站在一起,文碧妹妹见聂北望来,慌张的转过头去,面若蔻丹,小婷婷却没那个羞意,反而娇俏可人的望着聂北,那一眨一眨的眼睛投s出清纯的目光,惹人怜爱。

    这时候‘驾’的一声传来,载着温夫人和小环儿的马车车轮缓缓转动,向灵州方向进发,聂北此时却把注意里投放到那喊了一声‘驾’的‘车夫’,聂北疑惑的想:那声音这么这么像凤鸣倩那‘哑巴女’的?咦……真的是她……靠……心婉和小环儿竟然坐她驾驶的马车……以我见识过的她的驾驶技术,这车能安全吗?

    凤鸣倩似乎‘听’到聂北腹诽她似的,微微侧头瞥来,俏目睇了一眼聂北,素手狠狠一挥,‘啪’的一声,马鞭抽在前面的马p股上,马儿吃痛快速奔了起来……聂北的心却颤了一下,暗骂:死婆娘,嘴角勾起的弧度不怀好意,多半在心里龌龊的把那马当我来着,马鞭抽得那么狠……

    目送着自己第一个女人坐上马车向灵州进发,始终不看自己一眼,更看不到她,聂北多少有些失意。

    好在琴儿在,她在文清、文碧身边时不时向自己这边睨望一眼,那蕴含千丝万缕情意的目光安抚了聂北的心,聂北在想:心婉,你迟早要和琴儿一样对我这么迷恋!

    温文秦不知道聂北心里在想着她娘亲,但见聂北总是往她小腹那里盯着看,她芳心不由得羞涩起来,脸蛋泛红发热,身子软了不少,要不是黄夫人、田夫人、妹妹几个人在这里的话她真想扑到小情郎的怀里温存一番,以解这些日子以来的苦思愁想,并且自豪的告诉他,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

    放纵下去 第174章

    温夫人走后,聂北坐车回家去,一切事情都在顺利的进行着,唯独小田夫人的丈夫、田万光的弟弟田万年毅然下令四处搜人,黄昏时刻已在城内逮捕了上百个‘叛贼’,绝大多数都是衣着褴褛的贫苦下民,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特别是那些底下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也不知道哪一天那些粗腰壮臂的‘兵贼’会‘荣幸’的登门造访!

    城内气氛压抑,不时可见三五个兵丁持兵执杖的冒雨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挨家挨户的拍门,偶尔看到三两个兵丁拉扯着一个男丁,不时拳打脚踢,背后一个鹑衣百结的妇人哭丧着哀求着,甚至双腿跪地披头散发的抱着牛气冲天的州兵大腿,得来的不过是冷酷无情的一脚,甚至兵刀出鞘血溅当场,一些理智一些的妇人再如何的哭丧也无法阻止家里的‘男人’‘被’‘叛逆’,唯有抱着雨中的孩子凄声悲哭……这仅仅是州兵入城后的一个缩影,并且,这些兵已同贼无甚分别,形同土匪,聂北幽幽的放下马车窗帘,喃喃自语,“怪不得古人把兵祸列在百灾之首,不无道理啊!”

    “娘已赶赴灵州,当晚即可觐见见圣上,只要娘能让圣上收回成命,这些州兵就可撤走,还这里一个太平!”温文清双手抱着聂北手臂,臻首侧枕在聂北的肩膀上,红唇微张,燕声莺语、吐气如兰。

    聂北苦笑的嘀咕,“但愿你娘能马到功成啦!”

    温文清挪了挪身子,让两人依靠得更亲密,胸前那弹性十足的玉r夹住聂北的手臂磨擦着,她丝毫不觉得有何异样,“你不要太过担心,不管怎么样,清儿永远站在你身后,做一个……做一个好女人!”

    “做一个贤妻良母吧?”聂北双手搂住温文清那纤纤柔柔的身子,翠红依偎、软玉在怀,倒也很温情很温馨,可软绵绵的玉r厮磨在手的感觉却让聂北很无奈,心想:你这不是诱惑我么!

    温文清明眸水水、脸颊发烫、粉腮桃红,轻步可闻的‘嗯’一声,顿觉身子发软,双手搂抱手臂已不足以支持软绵绵的身子,便箍住聂北的脖子!

    两人郎情妾意、温情款款,一直到聂北家的院子门外才分开,温文清这么都不肯和聂北进屋坐一下,聂北也无奈。

    温文清虽然很有主见,但终究也只是个女人,总是害羞见到聂北的干娘,就好像丑媳妇串门见婆婆一样,不到两人订下婚事她都羞于和聂北两人成双成对进聂北的家门。

    聂北站在院子大门外望着温文清的马车消失在牛冒雨中,想到那在床上婉转逢迎的怀孕大姨子温文娴,亦想到越发想念的温文琴,在温府大门前见到她,本以为可以找个机会相处的,谁知道她名义上的丈夫却在温夫人走后出现了,没有机会和琴儿相处,多少有些痛恨他那个子粗壮的‘丈夫’!

    雨点细细打在聂北的脸上,凉凉的,聂北目光滞滞的凝视着被雨雾朦胧的远景,好一会儿苦笑的摇了摇头,喃喃道:“或许琴儿的绿帽丈夫该恨我才对……不过,不知道琴儿是怎么让她丈夫相信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聂北甩掉头上的雨滴折身回屋,就好像甩掉内心的烦嚣一样,回家是心灵的洗涤,很舒心,声音也高了几分贝,“娘,我回来咯!”

    聂北急急躁躁的推门进去,只见小惠姐姐在桌子边上摆放碗筷,素衣素裙、青腰带绿棉袄,秀发半绾半盘,两颊垂吊着两缕秀发,乌黑亮泽的秀发映衬得她的娇容越发的清丽,利索而优雅的动作恍若一位c家掌勺的主妇,别有一番味道,宋小惠侧身回头,见是聂北,无澜的眸子泛起一阵涟漪,可很快就消弭,取而代之的是嗔怪的色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聂北,“你还知道这里有个家啊!”

    “……”聂北很想说:你不也是才从琴儿的夫家回来,可见小惠姐姐轻嗔薄怒的样子,幽怨多余恼怒,顿觉自己这些天实在是很少回家,冷落了娘亲和巧巧,更冷落了美道姑娇妻单丽华,不由得闪闪一笑,转移视线的问道,“对了小惠姐姐,娘和巧巧她们呢?”

    “娘在厨房,巧巧在房间陪你媳妇!”小惠姐姐说到媳妇两字的时候总有些酸溜溜的。

    聂北横看竖看,一副做贼的鬼样,见既是客厅又是餐厅的大厅里也就自己和小惠姐姐而已,便放肆的调笑道,“巧巧也真是的,这里不是有个嫂嫂要陪么,不能顾此失彼啊!”

    “什么,你还带一个女人回……”宋小惠气炸快了,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即时打住,粉饰玉琢的脸蛋微微泛红。

    “我一直都想她做我媳妇,不知道她答不答应!”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羞怩不安的小惠姐姐。

    “我……我怎么……怎么知道人家答不答应你啊!”宋小惠目光羞涩、神情娇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芳心紊乱,既欢喜这花心大萝卜能喜欢自己,但妇道伦理又让她难以接受,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碰倒一个饭碗,摔在地上‘砰’的一声,宋小惠惊醒过来,幽怨的剜了一眼聂北,继而慌忙的蹲下去收拾,长裙被p股绷紧,浑圆诱人。

    “怎么啦?”这时候干娘从厨房端着一盘红烧鱼出来,平静的眸子在见聂北时亮了!

    “娘!”聂北从小惠姐姐那浑圆的美臀上收回注意力,连忙走上前去结果干娘手中的盘碟,“娘难道知道我回来所以弄我喜欢的红烧鱼?”

    “你想得美!”小惠姐姐收拾破碎的饭碗丢到一边,回头没好气的哼道,“我们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你要回来,要知道你回来的话早用梇横把门卡上不让你进屋!”

    “……”

    干娘嗔怪的瞪了一眼大女儿,继而关切的审视聂北,反而不见半点责怪,见儿子气色上好,她也放心了,“回来就好,快去洗个手回来吃饭!”

    聂北在心里嘀咕:还是干娘好,温柔娴淑、慈爱温和,那像小惠姐姐,整一个母老虎!

    “你个小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小心我……”小惠姐姐的玉指掐了过来,直奔耳朵而来。

    “小惠,你别闲着,去给我端汤出来!”干娘适时出声支开宋小惠。

    “娘你真好!”聂北抱着干娘方秀宁就亲一口,然后飞快走去洗手。

    “……”干娘怔了一下,脸蛋微微发热,却没说什么,只是溺爱的笑了笑。

    “娘,我聂哥哥是不是回来了?”巧巧和撩开门帘走了出来。

    “出去洗手了,你嫂子呢?”方秀宁目露关切的问道。

    巧巧瘪着嘴嘟囔道,“在里面呢!”

    “吃饭咯!”聂北进来的时候小惠姐姐在勺汤,单丽华在剩饭,巧巧和干娘静坐在位,巧巧可人儿一副没事做很不安的样子,可是……小菊儿竟然坐在干娘身边?

    见聂北进来,单丽华喜上眉梢的站起身迎过来,“夫君!”

    “聂哥哥!”小菊儿的脸蛋红润清秀,羞答答的望着聂北,好不迷人,亦起身迎过来!

    “行了,坐、坐都坐吧!”聂北很多时候都有些吃不消古代妻子对丈夫那张体贴入微的服侍,当然,聂北不是犯贱,而是觉得那样自己很懒惰,自己已经够懒惰了,要是连动动手的事情都不用做了的话,那自己会更懒的!

    “坐吧,都坐到娘身边来!”干娘招手让她们坐到自己的身边,继而笑道,“北儿很多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的,你们俩以后不必这么惯着他!”

    单丽华和小菊儿听‘婆婆’的话坐回位置上,唯有巧巧想动而不动,惹来精明的小惠姐姐一记思量的目光。

    六人相坐就餐,五女一个比一个娇甜艳丽,素手添菜、细嚼慢咽,吃相亦极具美态,搔人心肝,让聂北‘色怀大开’的是四个女人时不时玉碗远伸夹r相赠,聂北边吃边乐,就连时不时横自己一眼而且不对自己假以辞色的小惠姐姐此时也如此诱人!

    “北儿,多吃点!”干娘目光柔柔的望着聂北。

    聂北好几天没在家里好好吃一顿了,干娘很高兴,不停给聂北夹菜,弄得聂北应接不暇,才吃完娇妻单丽华的又猛啃巧巧夹的,望着总是吃不完的菜,聂北连声道,“够了够了,娘你也多吃点,这些天你为了那开荒的事瘦了!”聂北聂北殷勤的给干娘夹菜!

    干娘欣慰浅笑,聂北见小菊儿闷头吃饭,有些脸红,以为她有些拘谨,便笑着给她夹些菜,“菊儿,你也多吃点!”

    “谢……谢谢聂哥哥!”小菊儿脸蛋顿时红扑扑,头都快低到那越来越大的胸脯上了。

    聂北夹着一块鱼r伸过去还未来得及放到小菊儿的碗里就收到干娘一句‘严厉’的警告,“鱼r可不许让菊儿吃!”

    “……”聂北有些懵,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一下后讪讪的道,“我说错了,应该是夹给我的丽华娘子的!”聂北把鲜嫩的鱼r转放在单丽华的碗里,换来单丽华一记白眼!

    而这时候小菊儿涨红着脸,终于还是忍不住那阵想吐的劲儿,掩着小嘴儿奔了出去……院子外传来一阵干呕声。

    干娘心疼的跟了出去,聂北坐在座位上生生的承受小惠姐姐一记暴力栗,委屈无限,“姐姐,这能怪我吗,谁知道好心会让菊儿想吐呢,看来我的好心不怎么受欢迎呐!”

    小惠姐姐娇嗔的横了一眼聂北,“你干的好事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打!”

    “不就是夹块鱼r吗……呃……别打……我出去看看!”

    单丽华闷头吃着饭,却出声道,“夫君,你出去干什么?妹妹她呕一会就没事了!”

    “不会吃坏肚子了吧?”聂北总觉得小惠姐姐、可人巧巧、娇妻丽华她们三个脸色怪怪的。

    宋小惠神色莫测的望着聂北,“小坏蛋,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和菊儿那个了?”

    “什么那个啊?”聂北端着明白装糊涂,在巧巧和单丽华面前才不会承认‘吃’了小菊儿呢!

    “就是有没有占有菊儿的身子?”宋小惠脸蛋有些发热。

    “你说什么呢,没……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情……咦……怎么?不信……喂……娘子……巧巧……你们什么目光嘛……不信我说的话你说啊……不要这样看着我……喂……”聂北茫然四顾,找不到一个信任的目光!

    “……”巧巧红着脸望着心爱的聂哥哥,心里替他丢脸。

    单丽华静静的吃着饭,不时抬头横一眼聂北,绝对没好气。

    “我这人向来不说谎

    风流村医吧

    的……哎呀……”聂北吃痛扭头,望着‘娇蛮’的小惠姐姐,“姐姐你敲桌子的时候能否敲准一点,都敲到我头上来了?”

    “我就是敲你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没良心混蛋!”宋小惠气哼哼的,“菊儿肚子里都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你敢说不是你的这混蛋的?”

    “……什么?”聂北有些当机,自从得知琴儿怀孕后聂北对小菊儿的情况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惊喜交加,却又为刚才‘拍胸膛’的话而讪讪,刚才的‘诚实’形象在早知原委的三女面前可谓丢光了。

    “哼!”宋小惠骄哼一声,“扯啊,不说谎对吧?”

    “嘿嘿……刚才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那就是说你和菊儿她已经那个了?”宋小惠听外面呕吐的声音渐渐停了,可没打算这么轻易让聂北蒙混过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在小坏蛋的女人面前提另外一个女人让他难做,或许潜意识里对他身边多出一个女人来吃醋了?宋小惠内心所质疑的念头让她脸蛋有些发热,暗自否定自己所想:才不是呢,我宋小惠才不会!

    聂北扭头望望单丽娟又望望巧巧,见她们一声不吭的扒着饭,一副了然的模样儿,聂北没了脾气,也没了回头路,便无所顾忌了,“对,菊儿已经是我的女人,和丽华娘子一样!”聂北说话的时候给了巧巧一个眼色,意思就是包括她在内!

    巧巧脸蛋红润、神色欢喜,而这时候干娘百般呵护的扶着脸蛋绯红的小菊儿入屋,聂北涎着脸万分殷勤的拉椅子扶身子的安排小菊儿坐下,接着同样侍候干娘坐下,可这时候单丽华却掩着嘴跑了出去……外面传来一阵干呕声时聂北目光疑惑、小惠姐姐目光幽怨、巧巧眸子羞涩轻眨、小菊儿却盯着聂北出神,唯有干娘喜上眉梢,目光赞赏的望了一眼聂北,弄得聂北怪怪的,在想:不会也有了吧?那巧巧呢?

    巧巧见聂哥哥目光灼灼望来,而且一直往下,似乎想看自己肚子里有什么似的,她顿时羞不可耐,头低到胸脯上了,呼吸好一阵乱,羞极了的巧巧在心里啐骂不已:坏哥哥色哥哥……那……那眼光……羞死人了……

    放纵下去 第175章

    小菊儿是家里的宝贝儿,干娘护着,单丽华中年似有喜,干娘亦护着,为了不让聂北折腾她们,干娘安排她们和自己挤一个房间,巧巧和小惠姐姐睡聂北的房间,聂北嘛……客厅!

    一连几天,聂北在家都尝不到r味,好在在外有‘野味’打打,黄夫人这些天来就饱受聂北灌溉,今天早上就在方便的时候被聂北溜进去以一个羞人的姿势媾合了好久,差点就被黄尚可发现,最后还是在黄夫人体内s了两次,随后再享受小洁儿的小嘴儿,倒也消魂,但s在小洁儿嘴里的时候她干呕不停,吓了聂北一跳,引来黄夫人一记白眼,却是洁儿妊娠反应!

    “好洁儿,你的小r猪长得好快哦!”聂北捏着小洁儿的玉r亲着她粉红的脸蛋儿嘿嘿而笑,“聂哥哥亲一下看看有没奶了!”聂北随后含住小洁儿的小玉r。

    “唔……”小姐而红嘟嘟的小嘴发出一阵消魂的娇吟。

    聂北好一会才松开,转而y荡的在黄夫人耳边吹着热气,“洁儿有了,芯儿你呢?”

    “嘤,讨厌!”黄夫人娇羞的埋头在聂北怀里,一时间两具火热泛红的玉体在怀,聂北心火再度点燃,战火随后亦被点燃……

    聂北几乎天天去温府,文清妹妹为温家忙着东跑西跑,文碧妹妹倒是经常在家,聂北也只能在她那滑嫩的玉体上过过手瘾而已,在她一声一个娘愿意才给的哀求下,聂北心疼的忍住,继而溜进温文娴大姨子的房间,每每弄得她一惊一乍,羞红着脸无奈的让聂北一次又一次的抱上床,不敢怎么反抗的她半推半让聂北脱她衣服亲她每一寸肌肤,然后……前后两个销魂d都得承受聂北的深入灌溉!记得有一次,女红没有来得及放下,猴急的坏蛋被针扎得咧牙咧齿的,引得温婉的温文娴噗嗤一笑,可也就因为那迷死人的一笑,温文娴被弄得两天下不了床!这种偷情的刺激慢慢侵蚀着温文娴贤惠的妇道人心!

    和温文娴不一样的是,她女儿小婷婷倒是主动,自从那次和她文碧姨姨被聂北弄泄身后,对那美好的感觉十分向往,也不知道害羞,总是在聂北玩弄文碧妹妹身体的时候准时出现,见婷婷那嫩得出水的娇躯聂北有好几次想先要了她!

    聂北才从大姨子的厢房里溜出来,转而往琴儿的住处溜去,一身越来越诡异的身手全用在窃玉偷香的勾当上了,温府愣是没有一个人能发现一个身形敏捷的消失在拱形墙门内……

    温文琴身下穿着棉帛碎花亵裤,上身穿一件粉红色小衣,红色肚兜若隐若现,硕大无比的r峰撑起一个大圆弧,巍巍颤颤的让人忍不住要猜度里面是何等的雄伟,秀气香肩外套一件白色锦裘大衫,秀发用块丝巾在中间绾住,慵懒而妩媚,右手卷书静读、左手轻抚小腹,神色宁静而安祥!

    聂北悄悄进入,看着安静的美人,竟有些呆了!

    “琴儿……”

    轻轻一声呼唤,却似乎是温文琴心底里那个熟悉的回音,虽然日思夜想,但这一刻有些不真实,温文琴有些走神,以为自己有胡乱的想到了那坏蛋。

    “琴儿……”

    轻忽再次传来,在身后,如此真实如此相近,温文琴娇躯轻颤,惊喜回头,思念化作泪珠滴落,银牙轻咬、呼吸停顿,聂北张开双臂,书卷跌落、玉人起身如燕归巢般扑入怀,香风馥郁、玉体柔软、嘤咛抽泣。

    “谁欺负我的琴儿了?”

    “是你……”温文娴欢喜的留着泪水,埋头在聂北结实的胸膛上,小女人一般!

    聂北搂着着琴儿那越来越丰腴的腰子抚着粉背,温声细语的安慰道,“都是我不好,现在才来看你!”

    “夫君……”温文琴柔情万千的呼唤一声。

    “嗯?”

    温文琴双手箍着聂北的脖子,昂头望着聂北,水眸盈泪、睫毛挂珠、柔情蜜意,粉腮桃红、小嘴轻启,“你的琴儿已经……已经……”

    “已经什么呢?”聂北俯下头去亲吻着她脸颊,舔干粉腮上的泪痕。

    “你琴儿已经有了……”

    “有什么呢?有钱了?”聂北端着明白装糊涂的逗着有些娇羞的琴儿。

    “是……是怀孕了,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温文琴才说完后埋头在聂北的脖子弯上,样子既娇媚又羞怩,芳心甜蜜又幸福!

    “嗯……”温文琴娇吟一声,被聂北搂抱着离地转了几圈!

    见聂北听闻自己怀孕后如此兴奋,温文琴芳心如喝蜜一般的甜,却‘啊’的一声被聂北打横抱了起来,美眸妩媚得滴水,迷离的望着聂北,玉颜桃红,春心荡漾,声音似有似无,腻糯得诱人,“夫君要干什么呢?”

    “琴儿清楚的!”

    “我……我不知道!”温文琴听着聂北挑逗的话,熏着聂北身上强烈的男性气味和刚刚交媾完的r欲气息,身子一下子就软绵绵的了,如一段上好的绸缎挂在聂北双手上,脸蛋酡红似醉,妩媚的眸子几乎滴得出水来!

    聂北抱着温文琴向内房走去,霪霪的笑道,“那我示范着让琴儿知道!”

    “不要啊……他……他就快回来了!”温文琴见到一生的最爱,早已经不能自持了,可理智还是让她出声拒绝,只是那声音软绵绵的,带着情动的娇糯和沙哑,也就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了。

    在粉帐纱幔的秀床上,聂北就像对待一件一碰即碎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抚摸她每一寸的肌肤,巧手脱她衣服,小衣解开脱下、肚兜系带松开,肚兜聂北揉成一团丢到一边,硕圆白嫩的r峰、娇艳欲滴的雪峰莲花让聂北贪婪的俯下头去,流连山峰、吸吮蓓蕾、游走还未变形的小腹……扯下亵裤探入森林、钻进峡谷……聂北的动作一气呵成,对琴儿的身体比对自己还要了解,三两下就让心存顾忌的人妻春心勃发不可收拾,娇躯扭转如蛇、面红如潮、媚眼如火,抛弃一切,分跨挺送,主动求欢!

    聂北哪里忍得住,三两下除光异物的束缚,跨马提枪,顺着溪流即时冲入敌阵杀向阵列重重、热火朝天的纵深深处……

    “喔……唔……”时隔多日,再度城池再度失守,让火龙长驱直入,温文琴禁不住全身抖颤,微带痛楚的娇哼一声,继而舒爽的呼出一口气,“嗯……夫君……温柔点……别别伤了我……我们的孩子……”

    聂北当然不敢放肆,只进半截便不敢深入了,在这尺寸上温柔的抽c起来……

    两人情到浓处难以自禁,抛开一切在床上翻云覆雨忘情交欢,随着战火的蔓延,拼杀的惨烈程度加剧,压抑而娇腻入骨的呻吟从温文琴轻启的樱嘴里断断续续飘出来,如泣如诉,恰似窗外沥沥的雨声……

    日出日落潮来潮去,温文琴死去活来,却无法让已经在她姐姐体内s过一次的聂北s出来,看到聂北难受的样子她心疼,忍住羞怯压制恐惧,跪趴在床上,回头一瞥,娇羞无限,“琴儿没用,不能让夫君尽兴,但下面都快磨破了,夫君取琴儿后面吧!”

    “真的?”

    温文琴轻咬下唇,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夫君来吧,琴儿侍奉夫君之时已是残花败柳之躯,琴儿总觉得遗憾,这最后一块处女地……现在交给夫君,夫君要温柔些,琴儿怕……怕痛!”

    聂北从背后轻压着温文琴的粉背,火热的嘴唇在她耳边细声温语的说道,“琴儿是我心目中是完美的,不是什么残花败柳,以后不准有这样的思想!”

    温文琴不求其他,但求自己宁愿为之出轨为之不顾廉耻的男人的心理有自己,也就足够了,聂北的话让她欢喜让她甜蜜,眼泪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觉得有这一句认可的话,自己什么都愿意答应他,即时要自己去死也无怨无悔!

    聂北舍不得越来越熟美的琴儿娇妻有半点委屈,更不会让她去死,不过……死去活来倒是免不了了!

    菊花盛开本是金秋十月,但这y雨绵绵的下午,人妻文琴的菊花绽放了,她没有她姐姐被聂北夺走菊花那么的疼痛,或许因为她心里有万分的爱,爱让她勇敢、让她发热、让她水润、让她忘记痛楚……

    菊花残,有些人无法理解,或许某些歌手会懂,不过绝对没温文琴有这么身切的体会,火辣辣的,随着火棒的进进出出,就像裂开了一样,“轻……轻点……嗯……捅坏琴儿了……喔……”

    随着火辣辣的过去,酥麻的到来,温文琴尝试到不一样的交欢滋味,灵魂都为之颤栗的酥麻从后面的迅速向四周扩散,脊梁骨在酥麻的快感中似乎都不存在了,软绵绵的趴着上身在床,翘着唯一获取知觉的p股在承受一记比一记重的进入……

    p股开发比前面更让她难以承受,不一会儿就溃不成军了,一泄再泄,滑腻的y水从y靡不堪的泥泞芳草地里s出来,捏被的子孙袋和大腿湿淋淋的,底下的床单就更不用说了。

    聂北c弄这么久,也忍不住一股s意,迅猛的抽c几十下后全部s入琴儿的直肠里……

    “啊……”温文琴娇啼一声,全身哆嗦,再度泄出一股晶莹的粘稠花蜜!

    两人事后如胶似漆的拥抱在一起,情话绵绵,聂北一时漏嘴,“琴儿,你的大p股竟然也会旋转,还会出水,太神奇了!”

    温文琴自然知道自己后t让小男人很享受也很喜欢,不无自豪的道,“又一次听我娘和皇后娘娘说起过,人家这叫水漩菊花,遗传的!”

    “啊?”聂北惊讶了一下,继而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文娴姐姐也是这样……”

    “什么?”聂北喃喃自语虽然声音不大,但两人静静相拥,温文琴还是听得清楚!

    “没……没什么!”聂北心虚。

    温文琴却不是那么好忽悠,见聂北心虚的样子,顿时什么都明白了,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你刚才说我姐姐那里……”说到这里她忍不住一阵脸红,想到姐姐竟然也给小坏蛋弄了,而且比自己还要早一点,又是气愤又是吃醋,“坏蛋,你是不是强……强我姐姐让你……让你那个了?”

    “……”温文琴神色平静,谁也不知道她内心有没有发怒,聂北也心有惴惴,生怕气着她的身子,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聂北可舍不得!

    “坦白从宽!”温文琴的玉指温柔的在聂北腰间抚摸着,可聂北知道,一个不慎,温柔抚摸立时可以变成大力痛掐!

    “我上了她!”

    “上上上,难听死了!”温文琴剜了一眼聂北!

    “本来就是上嘛,就好像上琴儿你一样的把她给上了!”聂北霪霪的笑道,“而且,上次在万佛寺的时候琴儿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你姐姐肯让我上的话你就甚么都不管,而且连文碧妹妹、小婷婷她们两个也可以……”

    “我……我哪里有说过!”温文琴毫不认账,脸蛋禁不住酡红,显得很娇媚。

    “……”女人蛮不讲理的时候聂北也没了辙。

    “就当我说过,可我姐姐才不会轻易同意让你那……那个的!”温文琴目光恶狠狠的望着聂北,“是不是强迫我姐姐和你交欢的?”

    “没有,绝对没有!”聂北说谎眼都不眨一下。

    “眼睛都不眨一下,准是说谎!”

    “……”聂北猛眨眼睛,“这不是眨了吗,迟一点而已!”

    “扑哧!”温文琴忍不住扑哧一笑,没好气的横了一眼聂北,嗔道,“别以为我猜不到,我姐姐温柔娴淑,平时对丈夫以外的男人都是不苟言笑的止乎于礼的,要不是你个混蛋坏胚子强行进入她身体的话,你个坏蛋这辈子也别想让我姐姐就范!”

    聂北汗颜,讪讪的讨笑道,“我娘子果然聪明,夫君一点小聪明都瞒不过琴儿你!”

    “少给我打马虎眼!”温文琴却不是那么好哄,“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她有没有自寻短见?”

    “一尸两命的事情,很划不来,她不会干吧?”聂北本来不觉得有事没事的,可被琴儿这么一说,倒也心有惴惴了。

    “我姐姐要是出什么事,我就一尸两命给你看!”见聂北说得轻巧,温文琴顿时柳眉倒竖,愤愤然,也不知道是姐姐和自己都被同一个男人占有霪弄而恼羞成怒还是对聂北那故意轻松的态度很不满。

    聂北紧紧的抱住赤l羔羊,着紧的道,“我保证不让你姐姐做傻事,而且让她接受我,我就劳累点,多养个女人!”

    “美得你!”温文琴捶打着聂北的胸膛,娇哼哼的,“哼,我不管,反正木已成舟了,姐姐她也算是你女人了,可不能让她受委屈了,以后不准强迫她了,得让她愿意你才……才能那个!”

    “听娘子的!”聂北在想:不明确反对就是愿意了吧?那么文献姐姐是愿意的!聂北无耻的想着,可现实中温文娴也往往在聂北的挑逗下难以自持,委屈越来越少,每每是欲仙欲死,聂北走后她反而有些不舍。

    “是才好,不然人家不理你了!”

    “当然,不过娘子答应我连文碧妹妹和婷婷也……”聂北探探温文琴的口风。

    温文琴幽幽的望着聂北,语气有些无奈的道,“看你这样子,之心思也不知道打了多久,而且我看文碧那死妮子望你时含情脉脉的眼神,恐怕恨不得让你早些宠幸她,而婷婷就无邪天真,虽然年龄不大,但长着迷人的脸蛋、诱人的身体,对你又不知设防,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迟早让你个坏蛋抱上床去!”

    文碧和小婷婷一起被抱上床去让坏蛋小夫君脱光衣服,玉体横陈在眼前,然后让坏蛋小夫君逐一开苞,尽情的耕耘,就好像对待自己一样,不管不顾的在她们娇嫩的身体内s精,让她们姨侄俩……受孕,文碧也就算了,都到了出嫁的年龄,小婷婷却十二来岁,不足小菊儿大,却……嗯……好羞人……可是怎么觉得有种不一样的刺激?嗯,都是坏蛋他让自己变得这么不顾伦理了!

    温文娴胡思乱想着,聂北霪霪直笑,温文琴回过神来不由得娇嗔连连,“笑得这么坏,想什么呢?我可告诉你啊小坏蛋,文碧那死妮子我看是没救了,深陷其中,你要了也就要了,可婷婷你可不能硬来,得……得我允许才行!”

    “……得你允许?”聂北先是一愕,继而嘿嘿直笑,“嘿嘿,那娘子要怎么样才肯呢?”

    “让我姐姐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那时候人家就想办法让你这个坏蛋在我姐姐面前把婷婷给吃了!”温文娴在聂北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真的?”

    “看你兴奋的!”温文琴性感的樱嘴挂着好看又狡黠的微笑,“不过……”

    “什么都答应你!”

    “以后多疼我一点!”温文琴也算看出来了,坏蛋小夫君是个风流的种,听嫂子(宋小惠)说了,他家里还住着一个美若天仙的成熟女人,叫单丽华,作为女人,温文琴有一种脱离淡雅的危机感。

    “是这样吗?”

    “啊……不要……嗯……轻点……”房内再度燃起战火……

    放纵下去 第176章 找我姐姐吧

    温文琴的丈夫回来时聂北才从容不迫的离开,倒着实把温文琴吓得不轻,通j之罪可不轻!

    聂北虽然风流,‘坏事’也干尽,但好事也做不少的。

    最近事情不少,最主要的是兵丁四处搜人,可能是温夫人在灵州见到了皇帝,并且起得了作用,州兵并没有入城搜捕百姓了,而是驻扎在城郊十里外,也不知道是何用意,但听闻圣上已经传召田万年这个灵州知州大人和他夫人苏瑶一同前去灵州觐见了,具体所为何事非外人而得知,但小田夫人苏瑶的离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