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2 部分

第 72 部分

    聂北纵身压下去,单丽娟无力撑住弓起来的上身,只能软绵绵的躺下去,聂北双手抓住人妻人母那对饱满的茹房,一拉一c的霪弄起来。

    单丽娟再这样狂野的霪弄下一丢再丢,连续不断的高c,粉胯处源源不断的喷s着宝贵的花蜜,圆张的樱嘴只能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单音,“啊……啊……啊……”

    “啊……我要s了……s给你……噢!”

    在感觉到聂北也想s精时,单丽娟本想哀求一下让他别s进去的,可有气无力的她却只能在聂北强劲有力s入时再度泄身,差点就被炽热的jy烫晕过去!

    放纵下去 第179章 旖旎夜晚(1)

    “坏蛋……还不起来?压得人家喘不过起来了!”

    从醉生梦死中的幻境里缓缓清醒过来的单丽娟娇羞的推攘着压在她身上享受柔软的聂北!

    “刚才s给你好爽啊小娟娟!”

    聂北不愿起来,s精的庞然大物依然c在火热的花径内。

    单丽娟神色娇羞、芳心幽怨,声音柔媚的嗔怪道,“s在人家里面,要是怀孕了你要人家怎么活!”

    “你妹妹丽华怀孕了,她不是活得好好的!”

    聂北无所谓道,拔出来说那里有在紧窄吸吮的rx中s得爽快。

    不说妹妹还好,一说她反而有些抹不开面子了,红着脸别过头去,娇滴滴的啐道,“小坏蛋,你还好意思说我妹妹,哪有你这样的小坏蛋,连妻子的姐姐也不放过,妹妹有了身孕还想把她姐姐的肚子也弄大,你个坏蛋!”

    “难道刚才我弄得小娟娟不舒服?”

    聂北咬着单丽娟的耳垂魅惑的道。

    单丽娟敏感的娇躯在聂北舔弄耳垂顿时一阵轻栗,“可……可你也不要……不要总是s到人家里面去啊坏蛋,总害人家担惊受怕会一不小心怀上,唔……不要舔人家了……好痒……”

    “啊……不要了……人家那里都肿了,不能来了啊坏蛋!”

    单丽娟感觉到聂北那根粗壮的东西再她的体内再度胀大,硬邦邦的,不由得又惊又羞!有气无力的她那里还能承受狂风暴雨呢,继而附在聂北耳边轻声嘀咕道,“好夫君,绕了你的小娟娟好不好,下次……”

    单丽娟轻咬着下唇儿,神色娇羞,声若蚊蚋的道,“下次人家再给你好不好?”

    聂北自然是欢喜有余,邪邪的道,“记得哟,下次我要在你家里的床上s尽你小妹妹里!”

    单丽娟羞赧的嗯了一声,聂北继而苦恼的道,“可你夫君我还是很需要,怎么办?”

    “另一张床上不是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吗!”

    “可是……”

    聂北整一个欲立牌匾的婊子、s包,这时候还装纯洁!

    单丽娟神色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嗔道,“你敢在巧巧的肚子里下种,都快两个多月了,难道不敢在另一张床上要了小惠她?”

    躺在另一张床上,听了n久春宫的宋小惠闻言不由得一震,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双腿紧紧的夹起来,粉胯处早就泥泞不堪了,又惊又羞,精致的脸蛋红润欲滴,双手紧紧的捏住两边的被子,生怕大灰狼随时会钻进来吃了自己一样!

    同时,单丽娟华丽的意思给她的震撼却不小,她老早就察觉到妹妹巧巧和那小坏蛋的关系不寻常了,两人满含情愫的目光、亲密的动作,无不可疑,而最近妹妹又时不时的呕吐,问她怎么回事的时候又闪烁其词,干娘方秀宁以一个娘亲的心态没多想也就没往心里去,细心的她却有所怀疑了,此时闻此一言,证实她自己的猜想,但她还是震惊不小。

    但撇开那层禁忌的关系,她反而有些羡慕妹妹,亦为自己的不幸而自怜自伤,但此时她感觉到床摇了一下,接着一只大手在扯自己的被子,她本能的捏紧被子不放,芳心羞怯万分,呼吸不自然的急促了起来。

    “小惠姐姐,我知道你醒了,放手让我也盖一下被子吧!”

    聂北侧躺下来,面对着小惠姐姐的侧脸,而她顿时别过头去,留给聂北一个秀发凌乱的后脑勺。

    “好姐姐,你不让我盖被子会感染风寒的!”

    聂北挺着那暴动不安的庞然大物却没有柔软的娇躯在怀,难受得慌!

    宋小惠绵言细语的道,“你……你可以和单阿姨睡的,跑来人家这里干……干什么!”

    聂北无耻的道,“那里不暖!”

    “噗嗤!”

    单丽娟无力的躺在床上,听着聂北没良心的话,忍不住嗤笑出声。

    宋小惠更羞,恼羞成怒的嗔道,“你下去啊坏蛋,冷死你最好!”

    宋小惠扭转着身子,把被子圈了起来!

    本以为冷落一会聂北就会放弃了,但在黑暗中好久了,聂北依然躺在她身边,嘴硬心软的扭过头见聂北‘冻’得‘发抖’的样子她心软了,羞答答的道,“人家让你睡进来,可不能……不能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听到了没有?”

    聂北猛点头……

    一张被子两个人盖,宋小惠既紧张又害臊,自聂北钻进被窝后她就背对着聂北躺着,半点声响都没有,聂北也不是什么好鸟,答应的事情很容易就过期了,温暖的被窝里,穿着柔软亵衣亵裤的小惠姐姐那柔软幽香的身子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如此香艳旖旎的相处,聂北哪里忍得住,一只手很自然的兜过去搂住宋小惠的平坦的小腹,在那里放肆的抚摸着,小惠姐姐没生育过的小腹很柔软亦很平坦!

    宋小惠红着脸也不出声,只是玉手抓住聂北的手不让她肆虐到下面的禁地里去,聂北吃定了小惠姐姐不会剧烈的反抗,嘴唇在她滑腻的脖子上亲吻着,魅惑的道,“姐姐放松点!”

    “啊……你……不要啊小混蛋,不要……嗯……”

    宋小惠顾此失彼,防得了下面防不了上面,一只大小适中、弹性十足的玉r落入到聂北的手中,玉r不是那种硕圆饱胀的类型,而是坚挺小巧的完美型,柔软的小衣加一件可有可无的肚兜根本不影响茹房的手感,聂北五指就像抓住一只小兔子一样,尽情的揉捏,把它变成各种各样的形态。

    在聂北的抚摸揉错下,宋小惠的小衣皱得不成样子,本来就不长的下摆卷了上去,露出光洁的小腹,而一件粉色的肚兜亦若隐若现了,只是聂北看不到而已。

    “小坏蛋……嗯……不要捏人家那里……好痒的……住手啊……我是你姐姐……”

    宋小惠芳心羞怯,但姣好的身体在聂北的抚摸下却越来越热,酥软无力的反应让她既期待又害怕,更有那种‘姐姐尊严’即将被剥夺的惶然!

    “姐姐,好像你的小咪咪硬了唷,还敢说不要?”

    聂北在夜色里露出霪邪的微笑。

    “都怪你……嗯……不要揉了……唔……你去揉单阿姨的……她的大啊坏蛋……”

    宋小惠越来越有气无力,身体软绵绵的,双手抓住聂北那在玉女峰上肆虐的手,也不知道是按住还是拉扯!

    “我刚才揉了一下,是很大!”

    聂北邪恶的笑着,反正单丽娟也不是外人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荒唐了,也就无所谓了,“不过姐姐没揉过这么知道啊?”

    “人家眼又没瞎!”

    可怜的单丽娟,被聂北霪弄得浑身乏力躺在床上,却还得听那对‘j夫y妇’在调侃自己,脸蛋越发的娇媚红润,有气没力的啐道,“死妮子,都不害臊!”

    “我有什么好害臊的,刚才不知道谁在小坏蛋的身下娇滴滴的呻吟,那声音媚到入骨……”

    宋小惠牙尖嘴利的顶了回去,却忘记了自己随时会步单丽娟的后尘。

    “坏蛋,都怪你!”

    单丽娟恼羞成怒转而嗔怪起聂北来了,继而又道,“人家不管,要你把小惠这死妮子也弄个三天下不了床,不然人家以后……嗯……不理你了!”

    “嘿嘿,娘子有命,夫君哪敢不从!”

    “美得你!”

    聂北一句‘娘子’说得自然、顺畅,让单丽娟既是欢喜又是娇羞!

    聂北双手使力把宋小惠羞怯不安而轻轻抖栗的香躯扳过来,双手抓住她手腕压在床上,贪婪的在宋小惠的脸颊、粉腮、脖子此处狂啃,一手掌控着挺拔的玉峰,另一只手不顾宋小惠的哀羞忽然探入谷地,虽然只是隔着衣物,但依然让宋小惠全身绷紧,一阵哆嗦,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啊……”

    单丽娟幸灾乐祸的嗤笑道,“死妮子,叫得这么s还说我!”

    “才……才不是,坏蛋你……你不要人家……啊……”

    宋小惠在聂北三路大军攻击下只有频临崩溃的份,在聂北身下,娇躯不安的扭摆着,偶尔睁开仅剩一丝清明的眸子羞答答的瞥一眼聂北,神色是喜是欢时羞亦是嗔。

    “好像湿了哦!”

    聂北霪邪的笑道。

    “说不定那死妮子早就想要了,还故作清高,夫君要狠狠的弄死她,三天之内不敢下床的话看她还敢不敢笑人家!”

    单丽娟恢复了一些力气,窝在被窝里绞缠着双腿、掌控着玉r强忍着刺激的冲动在恣意的取笑反应强烈的宋小惠。

    “嗯……唔……”

    致命的柔软山峰和禁忌的幽深谷地遭到两只大手在肆虐、在揉搓、在爱抚,耳垂、粉腮等处沾满湿润的口水,糜烂的绞缠之下,本来就对聂北有一种别样情愫的宋小惠那里还忍得住,小嘴忍不住发出一阵s媚入骨的呻吟。

    纤柔无骨的香躯在床上情欲难耐的扭转起来,玉腿大张,让粉胯尽情的开放,更方便聂北对花田的爱护,双手紧紧的箍着聂北的脖子,迷情的小嘴像个饥渴的婴儿,追寻着聂北的嘴唇,惺忪的媚眼不时闪烁着情欲的火焰,长长弯弯的睫毛轻颤着,鼻翼轻阖,娇喘吁吁!

    火热的四唇相贴,小惠姐姐的双唇微薄,冰凉滑腻,柔润的触感让聂北兴奋不已,经验不多的宋小惠却很是紧张,牙关都都打颤,泛红的脸蛋妩媚带娇,聂北贪婪的舌头急不可耐的探入妙龄少妇姐姐宋小惠檀香幽幽津y清甜的樱嘴里,追逐、纠缠、挑逗着小惠姐姐那香柔的小舌,并且大力的吸过来舔舐。

    在聂北狂野的吸吻、爱抚下,久违的春情就像打开的泉眼一样在深闺少妇的心田里冒涌,一阵空虚一阵酥痒在久未被耕耘的优良花田里交替,瞬间吞噬人妻少妇的廉耻的妇道坚守,难耐之下分泌更多的霪水,被聂北大手覆盖的粉胯处越发的湿润,但炽热的欲火却在火热的娇躯上焚烧,香躯婉转的扭动,充血尖凸的茹房隔着柔软的衣物顶在聂北的胸膛上厮磨着,r香、体香、幽香、糜烂芳香交集散发,越发刺激两人的情欲。

    一个被y男激发了情欲久旷怨妇,在热情如火的湿吻下动作越来越熟练,舌头越来越灵巧,两人如饥似渴的绞缠舌头、吞吐着对方的津y,干柴烈火,焚天灭地,毫无顾忌他人的存在。

    湿吻带来的爱欲、温馨、甜蜜让宋小惠尝到了别样的欢快,那种身心都沉溺的快感让她放松了神经,就像无骨的水母被打捞上沙滩一般,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发出甜糯诱人的呻吟:“唔……唔……”

    y靡的气氛顿时弥漫整个房间,尚未交欢亦足以感染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单丽娟!

    挺着娇媚入骨的呻吟,聂北再也按捺不住,在宋小惠情迷意乱的时候把她的小衣推开,扯下她的肚兜,弹出一对完美无瑕的玉r来,聂北见宋小惠几乎喘不过气时便转移目标,一口含住人妻少妇姐姐的一只翘挺玉r,贪婪、狂野的吸吮噬咬着有人的rr。一只手就在另一只雪r上盘拿、摇磨、揉搓起来……

    一心成就小惠姐姐第二春的聂北,也不急于占有她的身体,反而想给予她最大的快感,双手在她优美的酮体上游走,舌尖在她的茹头上撩拨,并且时不时转换到另一支玉r上!

    “嗯……坏……坏蛋……嗯……”

    宋小惠无意识的呻吟、娇嗔着,白嫩的桃腮涂了一层艳丽的胭脂,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娇喘细呻而呼出的气息如兰似麝,不时嘤咛两声就像一曲动人春歌里的伴奏。

    聂北另一只手轻轻的扣住身下玉人儿的亵裤裤头往下拉扯,欲念横生的少妇姐姐美目朦胧、梦幻,意识迷离,急不可耐的抬起rr的美臀让聂北轻松的出去她最后的防备武装,在夜色中露出乌黑一片的花园,那里早已经泥泞不堪了,而中间那肥美多汁、r嫩幽深的花田蜜道此时依然在潺潺流淌着幽香四溢的诱人花露,在双腿不安分的绞缠厮磨中,一种清新的s味在被窝里弥漫,y靡的氛围顿时更重上几分。

    放纵下去 第180章 旖旎夜晚(2)

    聂北火热的双唇在挺拔的玉峰缓缓流转而下,舌头滑入r沟一路向下舔过光洁平坦的小腹,在凹陷的可爱小肚脐上流连,舔得宋小惠平坦的小腹好一阵起伏,“啊……不要舔……唔唔……好痒啊……啊……”

    聂北霪邪一笑,“更刺激的还未到呢,姐姐把身子放松享受我的服务吧!”

    “才……才不要咧……”

    宋小惠口是心非的娇嗔着,脸蛋绯红欲滴,话还未说完,她身体就一阵绷紧,说话都抖颤了起来,“啊你……不要……不要舔下去……啊……脏啊……喔……不能舔……呜呜呜……”

    聂北的舌头舔了下去,在湿漉漉的芳草四周流转,偶尔一次跨越峡谷扫过鲜红的r壁,那种瘙痒、酥麻可不是宋小惠承受得起的,哪能不急促喘息、欢愉呻吟呢?芳心既羞赧又感动,在她的认知里,那里很‘脏’,而且传统男人绝对不会如此服侍女人的,聂北‘特别的服侍’让她感受到聂北的爱意!

    聂北那舌头探入r缝中挑逗那敏感小r滴时她浑身哆嗦了起来,欢愉十足的神情含着挥之不去的娇羞急喘吁吁的呢喃道,“不……不要舔进去……啊……不要舔……舔人……人家那……那里啊……啊……坏蛋……喔……”

    “s浪蹄子,看你还笑我!”

    单丽娟躲在被窝里瓮声瓮气的笑道。

    单丽娟的幸灾乐祸的话却让宋小惠羞窘难当,强忍着窒息的快感,用一只玉手死死的捂住樱嘴,呼吸顿时不足,迷人的胸脯即时起伏得更大,嘤嘤咛咛的扭转着火热的娇躯,一副难受欲死的模样而已,但媚出水来的眸子偶尔开启间却绽放着欢愉的春意,火红如潮的脸蛋亦呈现出欲仙欲死的神色。

    一手掩住樱嘴,另一只手却按住聂北的头不放,双腿时而紧紧收夹回来,把聂北的两只耳朵都夹痛了,时而大张开来……一张一开之间,滑腻的霪水源源不绝的渗漏出来,聂北吞了不少进肚子里,可还是有不少沾到四周,弄得整个大腿根部湿腻滑润、泥泞不堪,甚至连聂北的下巴也弄得湿漉漉的。

    从未经历过这种霪弄的人妻少妇哪堪承受,不足三分钟她就忍不住放开樱嘴如诉似泣的低吟娇呻起来……“好……好酸……不……不要了……忍……忍不住的……啊……”

    “啊……啊……”

    在聂北舌头的肆虐下,宋小惠双手抓住聂北的头往下按,微启的小嘴里发出一声声急促而s媚的呻吟。从她身体颤抖的幅度来看,眼看就要泄身了。

    而就在纤柔、俏媚的小惠姐姐即将高c之际,聂北忽然使出对待单丽娟的大女儿王萍萍的招数,双手抱住小惠姐姐那rr翘翘的美臀,火热的大嘴紧紧的堵住两瓣贲起的鲜贝,鼓起一腔力气像吹气球一般大力往人妻的美x内吹……

    “喔……”

    那种虚幻的饱胀夹带着穿透身心的满足敢如点燃的汽油一般,霍然袭击宋小惠的四肢百骸,刺激让她整个人都弓了起来,双腿死死的夹住聂北的都,喉咙里发出一声仿若哭啼的尖叫,全身哆嗦得像抽搐一般。

    聂北没有犹豫,在宋小惠还未消受那一记劲吹的快感时猛然收腹,一阵大力的吸吮,弓着身子的宋小惠就像被抽空了一切似的,骤然直躺下去,‘嘭’的一声砸在床上,但她丝毫没有感觉到痛似的,昂起秀气的下巴张大性感的小嘴发出一阵阵‘嗬嗬’声,似笑又似哭,火热的娇躯就像刚刚从壁虎身上掉下来的尾巴一样,抽搐、扭转,俨然在挣扎。

    一股股溽热又滑腻的人妻佳酿从花房中涌了出来,早有经验的聂北用嘴全数接纳!

    宋小惠以为自己死了,那种彻底的迷幻快感教她感觉不到自己酮体的存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生命在一点一滴的消失,但自己却心甘情愿这样死去!

    好一会儿宋小惠才从‘假死’中清醒过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生命并不是在点点滴滴的流失,而是羞人的地方在点点滴滴的流逝着分泌出来……的羞人东西,而那作恶的小坏蛋却意犹未尽的在攫取那羞人的y体!

    “唔……”

    宋小惠忍不住嘤咛一声扯旁边的枕头把自己的脸掩住,羞臊欲死!

    见小惠姐姐无限娇羞的做起‘鸵鸟’来,聂北觉得可爱又觉得好笑,但含住半口为吞下去的花蜜他无法出声,唯有无声的用手欲拉开宋小惠那‘遮羞布’(枕头)可她却不肯轻易松手,躲在枕头下似乎了羞到哭了,“坏蛋……你……你还要干什么……呜呜呜……你坏……呜呜呜……”

    嘤嘤而哭的小惠姐姐没有平时那大姐姐的脾气了,反而有种羞答答的娇柔,惹人心生怜爱,就是刚才喜欢调笑她的单丽娟亦不再出声调笑了,反而在心里啐骂聂北不懂怜香惜玉!

    “……”

    聂北很委屈,卖力让你舒服反而成了‘坏人’!

    含住花蜜的聂北无法出声安慰,便轻压在宋小惠曲线起伏的身上,轻柔柔的解开宋小惠上身的小衣,一下子就把宋小惠脱成了赤l羔羊,这时候宋小惠也不哭了,自己移开枕头,颤声道,“坏蛋你……你不能……嗯……”

    聂北双手捧住宋小惠

    穿越女主角最新章节

    的臻首嘴对嘴的吻了下去,滑腻的甘美佳酿在缠吻中渡了过去,入口粘稠的感觉让宋小惠赫然幡悟过来,那是自己刚才高c而流出来的霪y……难为情的摇头挣扎,可聂北哪里肯独吞美味的佳酿呢,双手固定了宋小惠的臻首,她再怎么摇摆也无法挣脱,无助的她不由得睁开泪水汪汪的眸子,凄婉欲绝的望着聂北,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唔唔唔’声……最终无奈的吞了下去……

    聂北得意的松开嘴唇,近距离的看到小惠姐姐星眸欲睁似闭,面色娇红,酥胸起伏,越看越诱人,“姐姐酿的美酒真好喝!”

    “呼……”

    宋小惠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娇喘一口气,听到聂北的话不由得有些恼怒,婉转娇羞的横了一眼聂北,羞答答的嗔道,“好喝你自己喝饱了算了,竟然强迫人家也……恨死你了!”

    “没恨怎么会有爱呢!”

    “啐!”

    宋小惠羞赧的娇啐一声,“人家才不爱你!”

    “那就是不恨我咯?”

    “恨死你!”

    “那也就是爱啊!”

    “……讨厌,都说了……嗯……你……你要干什么?”

    宋小惠发现聂北用手把自己的双腿分开,然后跪在自己的中间,形成一个羞人的姿势,虽然经验不多,但人妻少妇毕竟是过来人,哪里还不知道聂北要干什么呢,不由得紧张的哀求道,“坏蛋……人家是你姐姐啊坏蛋……你……你不可以这样下去的……嗯……不要……”

    “小惠姐姐,我一直都敬重你,但我更喜欢你,我想一辈子的疼你爱你,我需要你做我的娘子,我不要你做我姐姐!”

    聂北用手扶着蓄势待发的‘火炮’架在小惠姐姐禁地的大门上,随时开火攻城略地!

    “不行的,不行的,嗯……我们不可以那样的!”

    宋小惠的酮体软绵绵的,门户大开的她已经感觉到突击前锋碰触到自己的‘城门’了,但自己根本无力抗拒聂北的进入,她芳心悸动,又羞有惊又怕,和聂北走到这一步,已经陷进了情欲中,但事到临头,她总觉得再走一步似乎会失去些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她不知道,或许说是对禁忌交欢的一种本能抗拒吧,又或许说是对接下来的日子缺乏面对的信心,对未来的恐惧!

    聂北挺着r身在湿漉漉的‘花壶嘴’四周研磨,胀圆的g头不时轻轻的叩门欲入,吓得依然顾虑重重的宋小惠一阵颤栗,呼吸都屏住了,翘臀羞怕的扭摆,不轻易让聂北得手。

    “为什么不行,巧巧行,你也行!”

    “……”

    宋小惠愣了一下,似乎聂北的提醒让她记起妹妹已经失身在这坏蛋干弟弟的手里,而且身子里已经怀有世俗所不容的骨r,难道自己就不可以?

    不行的,我是有夫之妇,怎么可以……宋小惠啊宋小惠,你别虚伪了,你除了最后一步没失贞之外,还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个恪守妇道的妻子?可是也不能、不能让他进来啊,怎么说都是他姐姐……要是娘亲不责怪能容忍这种关系的存在呢?是否可以……不可以……可以……不可以……

    宋小惠陷入了思维死循环里,而这时候聂北却没能忍住那湿淋淋的禁地诱惑,挺动分身缓缓顶开人妻姐姐的花门,g头艰难的挤了进去……

    “啊……”

    撑裂的感觉让内心争斗的宋小惠惊醒过来,那害人的物件只是进入一个头而已,已经足以感受到它的膨大威力,仿佛要撕裂自己的下身一样,要是……要是全部进来的话自己能承受得气吗?

    宋小惠惊羞交加,但面对这个又是弟弟又是妹夫又是丈夫之外的男人,情欲勃发的她隐隐又有些渴望,渴望它能完完全全的突进来,占有自己的身体,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她不知道的是,喜欢一个人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

    “你……你……你不要进来……坏蛋……”

    宋小惠双手胡乱的推攘着聂北的胸膛,被聂北分开的秀腿紧张得瑟瑟发抖,“我……我们……不……不可以的……”

    早已经春情勃发的她在聂北研磨的刺激下越说越越小,霪水不受控制的渗漏出来,这让她越发的娇羞,羞答答的别过头去,嘤嘤而哭,“放了姐姐吧……呜呜呜……姐姐不能给你的……我不能对不起丈夫的……”

    “单阿姨都是我的女人了,有什么不可以?”

    人妻玉壶的柔软、火热、温腻让聂北很享受,恨不得立即全部c进去大开大合的耕耘这块肥美多汁的良田,但为了不在小惠姐姐的心里留下y影,聂北毅然强忍着喷发的欲望,温柔的开诱导着。

    “可……嘤……”

    单丽娟一直是宋小惠敬重的长辈,没有她在自己一家人落难的时候伸予援手的话,自己一家人也不知道能否平安的度过那段让人心酸的日子,刚才发现她竟然和小坏蛋在床上媾合时心头的震撼不亚于听到妹妹怀孕,现在……单阿姨都可以如此放纵,自己又何需坚守?

    这时候单丽娟幽幽的劝道,“小惠,给他吧,你逃不出这大y贼的魔掌的,我逃不掉,我妹妹丽华和我女儿萍萍也逃不掉,都被那坏蛋吃了,骨头都不吐出来,甚至……甚至都心甘情愿了!”

    “小娟娟真乖,等一下夫君我再酬劳一下你!”

    “啐!”

    单丽娟红着脸躲在被窝里娇嗔道,“人家才不敢再让你来了,你有精力的话就狠狠的酬劳你身下的小惠姐姐吧!”

    “好姐姐,你就让我酬劳一下嘛!”

    “我……我……”

    事已至此,宋小惠也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但依然还是羞怯万分,羞羞答答、迟迟疑疑好久才如蚊蚋一般吐出两个字来,“我怕!”

    “好姐姐,我的小惠娘子,别怕,我会很疼你的!”

    聂北俯下头去轻轻的舔吻着宋小惠的脸颊,最后亲吻了一下她殷红欲滴的小嘴。

    宋小惠忸怩的唔了一声,羞答答的道,“你……你的好……好大,要……要轻……轻点,我……我怕……怕受不了!”

    “嘿嘿!”

    “你……你还笑!”

    宋小惠娇羞的捶了一下聂北的胸膛。

    “嘿嘿……我来了……”

    聂北抱住小惠姐姐那纤柔若柳的细腰,在宣言中猛然发力,巨龙如从天骤然扎进水里一般,‘噗嗤’一声,整根c了进去……

    这个合集实在愧对狼友,呵呵,不过为了引出更多的故事,这也是必须的,也就将就一下,嘻嘻!

    放纵下去 第181章 旖旎夜晚(3)

    “啊……”

    宋小惠禁不住发出一声如释重负、又哀婉欲绝的娇吟,这一声复杂的呻吟宣告一位贤惠的人妻在妙龄的岁月里绽放她的第二春。

    “好紧啊姐姐,不过好浅啊,一c就到底了哟!”

    宋小惠娇羞的咬住下唇儿,嘤咛一声,“坏蛋你……你不要说……人家痛……”

    宋小惠感觉到自己柔软的下身被一根硬邦邦的大东西势如破竹的撑开,那种异物侵入的感觉饱胀欲裂感仿佛一根擎天柱撑在自己肚子里一样,那胀圆的头部一下子就突入到脆弱的zg里,酥麻的感觉令宋小惠滚烫的香躯微微颤抖起来。

    聂北缓缓的把巨龙抽出到花园大门处然后再大力的戳进去,如此几下,宋小惠媚眼半翻,玉体轻栗,娇啼如莺,“喔……轻……轻点……啊……”

    聂北没有停顿,双手抱住她的小腰,发力抽c起来,又酸又痛又享受的宋小惠整个心都酥麻了起来,重点撞击到脆弱花芯的时候她禁不住蹙起秀眉,呻吟声隐含着丝丝的苦楚,但更多的是无法言喻的愉悦快美,眉梢舒展、媚眼如丝,娇滴滴的喘息着,“人家……人家……嗯……好深……喔……”

    小惠姐姐不是那种名x的女人,但蜜道由里到外几乎一样的狭窄,紧紧的咬住聂北的命根子,让聂北舒爽难言,要不是聂北久经阵仗的话或许在进入时就s了出去,现在自然是放开手脚放纵的抽c、冲刺着!

    在聂北的娴熟的动作下,粗大的玉龙刮过花道四壁的褶r,挤着花道里面的霪水发出唧唧的响声,敏感的神经似乎也跟着深入浅出的节奏而绷紧、放松,湿润火热的花壶亦随着颤抖的灵魂而收缩蠕磨,一阵阵酥麻从下身传达周身,宋小惠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颤栗!

    “唔……”

    r龙的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粗长,带着滚烫温度在敏感的禁地里进进出出,滑腻的霪水滚滚潺潺,却无法熄灭它的焰火,每一次进入就仿佛在烧灼自己花芯一样,火辣辣的感觉让宋小惠欲仙欲死,又难以承受,她觉得自己随时会融化掉,臻首左右的甩摆,秀发舞乱飞散,娇喘吁吁,呼气如兰,此时的宋小惠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境界,什么妇道什么人伦什么世俗的眼光都在汹涌的酥麻快感中消亡在愉悦的大脑中,剩下的是r体对人类原始快乐的追逐、享受,泛起一层粉红色的火热娇躯如蛇一般在聂北身下扭蠕、摆动,随着聂北的挺进她的小腹逢迎的往上贴,一只秀腿搭到了聂北的腰臀上,另一只却在床上时而蹬直时而曲起,痛快淋漓的模样似喜似悲。

    “姐姐,你的小妹妹好热情啊……喔……好热好湿润,夹得我好紧好爽……”

    聂北大手一抄,小惠姐姐那条时而蹬直时而曲起的秀腿被聂北扛了起来,然后压到她挺拔、晃动的胸脯上,聂北弓着身好一阵耸动、挺c,弄得聂北亦气急气喘,畅爽淋漓!

    “啊……啊……坏……坏蛋……慢……慢点……啊……好深啊……酸死了……唔……顶到人……人家那里了……啊……”

    宋小惠双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床褥,纤纤玉指几乎可以抓破床单!

    “姐姐爽不爽啊,喜欢人家这样酬劳你吗?”

    聂北一边耸动着身体深深的撞击人妻姐姐的幽深之处,却不忘出演挑拨她的春心,看她那羞答答的神色,聂北有说不出的喜欢。

    “人……人家……啊……人家……人家不……不知道……喔……弄死我了……唔……唔……”

    宋小惠在聂北的霪弄下阵阵的颤栗着,下身哪种胀裂的满足感和酸麻感叫她尝试到以往未曾尝试过的的快美,丈夫以前无法到达的位置现在被压在身上的干弟弟完全开发,敏感的花芯都被撞到了,那种感觉如蚂蚁在心坎上爬行一般,奇痒无比,却在一轻一重的撞击下仿佛酥痒被搔到了似的,舒爽难挡。

    两人的下t亲密媾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随着聂北的抽c唯独那滑腻的y水能在冲击、挤压之下飞溅出来,两人的大腿中间、床下粘稠湿湿的,“姐姐,你好多水哟!”

    “不……不要说了……嗯……轻点……喔……”

    宋小惠羞涩的闭上了水汪汪、娇滴滴的媚眼,内心偶尔闪过一丝清明,才感觉到现在自己是和名义上的弟弟在媾合,在世道所不容的禁忌里交欢,一阵羞愧几分罪恶感在愉悦的芳心中纠葛不去,和身体欢悦的矛盾相冲,得她几乎陷入疯狂。

    “s浪蹄子!”

    躲在另一张床上的单丽娟又是羞赧又是吃味的嘀咕一句,长夜漫漫,另一张床上的一对‘狗男女’在忘情的交媾,婉转娇柔的呻吟、亢奋激动的喘息,让才经受狂风暴雨极度困乏而需要休息的单丽娟不但睡不着,反而心若猫抓一般,食髓知味的成熟娇体在荡人心魂的交欢声中再度亢奋起来……

    单丽娟以为忍耐很快就可以结束,在小坏蛋狂野的动作下一个女人在半个钟头内绝对要丢过两次,但单丽娟没想到小惠那妮子却连丢了几次,那尖而不锐的y叫声可以听得出她很销魂,只是……出乎单丽娟的意料,小惠那妮子丢得虽然多,但两人媾合的时间却不短,外面的大雨渐渐小了下来,甚至停了,但另一张床上的云雨却依然密布,高亢的娇吟连续持续了一个多钟不间断!

    终于,单丽娟听到宋小惠有气无力的一声哀求,“喔……人家又……又要死了啊……”

    “忍住些……我也快了……”

    小惠姐姐那禁地的夹窄和火热让聂北抽c起来无比的享受,禁忌的刺激和人妻的诱惑又让聂北无法自持,快感飙升,畅快淋漓。

    “给我……嗯……s入姐姐里面吧……姐姐想要孩子想疯了……啊……好胀啊……s吧坏蛋……啊……s给姐姐让姐姐怀孕……哦哦……”

    宋小惠双腿双手紧紧的缠住聂北,像个八爪鱼一般,尽最后一丝力气疯狂的扭动香汗淋漓的娇躯,被聂北撞得通红的p股s浪的摇晃,仿佛要把聂北身上的存货全部摇出来一样,红肿不堪、泥泞滑腻的粉跨贪婪的吞食着进进出出的巨龙,霪水随着咕叽咕叽的声响飞溅而出!

    “今天人家……人家是受孕期啊……s给姐姐……嗯……弄死了啊……啊……”

    宋小惠双手仅仅的箍住聂北的脖子,玉指差点可以抓破聂北的肩膀皮肤!

    “我就要s了……s进姐姐里面……呃……让你和巧巧一样怀上我的种……”

    “嗯……”

    想到妹妹依然让陷入r欲疯狂世界里的宋小惠有着本能的羞涩以及不论的难堪,却对姐妹都可能孕育干弟弟的孩子而感到莫名的刺激,在禁忌的刺激下,香馥馥的娇躯一阵阵的颤栗、哆嗦、抽搐,‘啊’的一声哀呼,娇滴甜腻、婉转柔媚、消魂荡魄,敏感的r体再度高c迭起,不堪鞭挞的粉腻r嫩的人妻宝地一阵收缩、痉挛,被巨龙占据得满满的春泉深处再度喷s出粘稠的花蜜……

    “s……s入给你……喔……”

    聂北呼吼一声,猛力冲刺十来下,一阵无法抑止的s精冲动骤然而至,脑海一阵亢奋,陷入无法思考的境地,只知道要c到人妻姐姐最深、最柔软的地方,虎躯一抖,r龙狂震,滔天巨浪翻起,一股滚烫的生命之流冲破管卡喷s而出,成功注入姐姐的体内……

    “哼……”

    烫人的岩浆涌入敏感的花房里,烫得无力的宋小惠闷哼一声,灵魂随之出窍的感觉让她本能的抓紧眼前的男人,紧紧纠缠在一起,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在飘飞的世界里找到存在的依靠!

    抽出的香躯本能弓起了上半身,娇挺的玉r紧紧的压在聂北的胸膛上,性感欲滴的樱嘴圆张喘息,平坦紧绷的小腹贪婪的贴近聂北的肚子,粉胯紧紧的容下聂北的凸出物件,紧紧咬死,欢愉的吞噬着聂北s进去的种子,收缩的四壁仿若榨汁机一般把聂北最后一滴jy也榨出来!

    聂北爽得帅气的脸一阵扭曲,抖动着身体把剩余的火药全部倾泻在人妻姐姐那火热的战场上……

    聂北舒爽的躺在宋小惠高c后越发娇柔、温暖的身子上,r龙尚未滑出夹窄的温柔乡,头却枕在弹性十足的玉r上粗粗的喘着,“姐姐……好爽,全s进去了!”

    宋小惠高c后,心智亦稍微理智了些,本能的有些羞耻、窘迫、难堪,毕竟自己是背对着丈夫和第二个男人上了床,做了不堪言之的羞事,在情迷意乱的是很甚至……甚至呼喊着让小坏蛋把那东西s入丈夫才能独享的地方,还想……还想像妹妹一样怀上干弟弟的孽种,现在听聂北略微带些沙哑、几许魅惑的话,忍不住一阵羞臊,火红未退的脸蛋滚烫烫的,紧的眸子上睫毛轻颤,却羞于出声。

    “好姐姐好娘子,刚才全s进去了,你喜欢吗?”

    聂北一手轻抚着小惠姐姐那汗湿的秀发,另一只手爱意浓浓的在一直玉r上轻轻的把玩着。

    “人家……人家不知道!”

    宋小惠羞答答的扭了一下头,不愿面对着聂北,呼吸急促的嗔道,“不准问人家这些问题,羞死了!”

    看得出来,在欲仙欲死的交媾里,小惠姐姐的芳心完全陶醉了,只是妇道人伦让她在事后本能羞涩矜持而已!

    “那刚才姐姐舒服吗?”

    聂北很喜欢看到平时精明严厉的小惠姐姐露出那羞答答的神色,可爱极了,忍不住总是出言调戏她。

    “都这样对人家了,你还好意思叫人家姐姐,你个坏蛋,色胆包天的大坏蛋!”

    宋小惠轻嗔薄怒的模样儿夹带着无尽的哀婉与娇羞,既显得妩媚动人又尽显云雨后的慵懒风情,真是惹人上火的一个绝妙人妻姐姐。

    “不坏的话怎么能和姐姐比翼双飞春风一度呢?”

    聂北霪邪的笑着,“坏能让姐姐欲仙欲死,大喊‘s入姐姐里面吧’,小弟我还想更坏一些呢!”

    宋小惠嘤咛一声,渐渐消散的红潮再度涌上来,恼羞成怒的嗔道,“人家……嗯……你个坏……坏蛋,是你qg人家的,人家才……才没有欲仙欲死,讨厌!”

    宋小惠恼羞成怒之下口是心非。

    “谁叫姐姐这么迷人,不qg你qg谁啊!”

    聂北的脸皮早已经刀枪不入了。

    宋小惠软绵绵的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娇嗔道,“那单阿姨呢,是不是也是你个坏蛋半强迫的来了一次才破罐破摔的……”

    “你个死妮子,扯上人家干什么!”

    另一张床上的单丽娟羞赧之下不依了,可现在彼此都八斤八两,亦没多少保留,反而有种哀怨欲吐之而后快的感觉,“什么破罐破摔……啐……人家清白的身子是被那大坏蛋霸道的要了去的,而且……而且连萍萍她……她也被那坏蛋给……给要了,当时人家母女俩……都羞死人了!”

    “啊?”

    “还不是那坏蛋!”

    说起过去那些羞人的事,单丽娟一肚子的哀婉!

    “你们都是我女人,这不是让你们快乐吗!”

    聂北厚颜无耻的道。

    两女异口同声的嗔道,“住嘴!”

    “……”

    接着就是两个女人在数落聂北诸多的不是,聂北疲于?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