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3 部分

第 73 部分

    聂北厚颜无耻的道。

    两女异口同声的嗔道,“住嘴!”

    “……”

    接着就是两个女人在数落聂北诸多的不是,聂北疲于应付,却听宋小惠羞意未散,却得理不饶人的道,“文琴呢?”

    宋小惠不无酸意的哼道,“她肚子都被你个坏蛋弄大了……”

    “什么?”

    单丽娟显然被有些惊讶,继而又有些释然,小坏蛋这么荒唐,小菊儿是温文琴的贴身婢女,形影不离,小坏蛋吃了小菊儿还会放过更加成熟更加有韵味的温文琴?但听到小坏蛋多一个女人时,单丽娟还是有些吃味有些酸酸的,但那也是她内心的潜意识而已,她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聂北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会忍不住全身心投入那r欲里,可她对和聂北两人的关系依然有些心结存在。

    “我爱琴儿!”

    聂北想起温文琴那淡雅恬静的秀脸,一股柔情弥漫在心间!

    可听到两声微不可闻的轻哼后聂北才反应过来,连忙补救道,“我更爱我的小娟娟娘子和我美丽的小惠姐姐!”

    单丽娟既欢喜又羞涩,沉默了,宋小惠亦是芳心微甜,嘴上却嗔道,“少骗人,你口花花的心思骗巧巧那妮子就行,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说是不信,但说也听得出来,她声音又媚又柔,哪有不信的味道?

    “难道刚才姐姐没看到小弟的努力吗?我可是公平的对待姐姐和琴儿的,当然还有我的小娟娟,你没看我今晚很努力的在你们身上耕耘么?可都s到里面去了,你们想和琴儿一样的话就争气点!”

    聂北一只是大手在宋小惠的娇躯上四处抚摸着,宋小惠很享受这种爱抚,呼吸急促却任聂北胡来。

    “啐!”

    单丽娟娇羞的啐道,“人家都可以做你娘了,才不要!”

    “……”

    宋小惠却羞红着脸沉默了,她肚子多年不见动静,本来和姑子温文琴一起还有一些共患难的安慰感,可那次到河下村温文琴的家里发现温文琴怀孕时,她可是一阵羡慕一阵失落的,有种被遗落的孤独感,身为女人,她很想有自己的孩子,但丈夫在结婚前几年不能让她蓝田种玉,后几年却没再碰她,更别想能怀孕了,此时听聂北霪邪的话语,她隐隐有些期待,又有对禁忌结晶的忐忑和羞赧,更有对丈夫的羞愧,复杂的心思让她脸蛋红扑扑的,却不出半句声。

    “不要可不行,今晚就是要喂饱饱我两个娘子!”

    聂北离开小惠姐姐躺在的床,色狼一般向单丽娟躺在床上扑去……

    “啊……坏蛋……”

    单丽娟发现聂北又想要自己时浑身一阵臊热,娇羞的脸蛋红润欲滴,隐现着渴求和妩媚,眉梢藏着难耐的情动和春意,娇滴滴的一声有种欲拒还迎的诱惑!

    “你……你坏……抱人家去……去哪……啊……你个坏蛋……”

    玲珑浮凸的单丽娟香躯ll、r体娇柔,被聂北打横抱起来,宛若缎子一般柔软无骨,可她发现聂北要抱她到另一张床上和小一辈的宋小惠一起承欢受宠时,难为情的哀求着,但有过和亲生女儿一起被聂北jy的经历的人妻人母显然只是本能的娇羞而已,抗拒却不多!

    窗外大雨消停了,可在这个房间里,一男两女却在此起彼伏、云雨翻滚着,就像三具赤ll的r虫纠缠在一起,r龙进出间风云莫变、雨露飞洒,一会冲霄一会潜海,翻江弄潮,时游东海、瞬陷西湖,两人虽然难堪,可交错的进进出出久了,她们也渐渐放开了,期间y声浪语不绝,直到下半夜才消停……

    放纵下去 第182章 睡懒觉错过了美女,后悔不?

    “巧巧……嗯……别捣乱,让我多睡……小菊儿你是不是想我打你p股……”

    “太阳都晒p股了,大懒虫哥哥!”

    小菊儿葱指轻捏,小嘴儿在聂北耳边娇嗔着!

    “我的小宝贝,你肚子里有宝宝了就糊涂了,昨晚还下着雨呢,有太阳才……噢……困死了……两位姑乃乃就发发慈悲让聂哥哥……多睡一会吧,才躺下不久呢……嗯……”

    聂北哈欠连天,眼都不睁开!聂北在床上一夜c劳,直弄得单丽娟和宋小惠两个人妻美女一泄再泄,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后来她们好像都疲惫的睡着了,聂北最后一发子弹却还未打出去,自然不肯停下来,最后打入小惠姐姐体内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聂北才满足的回到大厅里躺下,好像才躺下不久而已,两个缠人的妮子就来了……

    “你才糊涂呢,外面早就不下雨了,太阳都冒了出来,丽华姐姐让我们来叫你起来梳洗然后吃饭的呢……”

    小菊儿清脆的声音在耳边缭绕不散,虽然很悦耳很清甜,但这时候聂北只想睡个懒觉,但这却似乎是个奢望。

    巧巧接着话茬道,“就是啊,丽华……丽华嫂子和姐姐她们都起来了,就你个大懒虫睡到现在!”

    聂北没想到小惠姐姐和单丽娟两个美人儿竟然还能起来,却不想她们是怕躺在床上被娘亲她们发现不对劲才强撑着酥软的躯体老早起床的,想起昨晚消魂的经过,聂北就一身酥,嘴角挂着坏坏的笑意。

    小菊儿和巧巧对她们心爱的聂哥哥的小动作很是了解,见其坏坏而笑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娇怩,脸蛋儿都微微红了起来,小菊儿在想聂哥哥是不是又在想做那羞人的事情了;而巧巧就在想,聂哥哥是不是也知道人家怀孕了!

    “来,小乖乖,上床来让我抱抱!”

    聂北对小菊儿说道,眼光却打量着巧巧的神色,花袄子、素长裤的巧巧亭亭玉立的站在一边,神色不变。

    小菊儿娇媚的睇了一眼聂北,继而侧身躺倒了床上,钻进被窝里,冰凉的小手在聂北的身上摸索着,惊讶道,“聂哥哥你怎么不穿衣服睡觉啊?”

    话才说完,她脸蛋就跟着红了起来,羞涩的对巧巧吐了吐小舌头。

    “这样比较凉快嘛!”

    “坏蛋聂哥哥,还想骗我们,昨晚……嗯……羞人!”

    巧巧娇嗔的剜了一眼聂北,那神态那风情竟然有种媚在骨髓里的味道,让聂北心神为之一荡。

    “睡觉有什么好羞人的!”

    聂北厚颜无耻的扯着谎,昨晚可是一龙两凤把小惠姐姐和单阿姨一同抱上了床,春风几度,心里多少有些虚!

    小菊儿的小嘴儿在聂北的耳边小声道,“昨晚我和巧巧姐姐都听到小惠姐姐和单阿姨发出……发出那羞人的声音了,今天早上小惠姐姐和单阿姨脸蛋红润欲滴,眼睛羞答答的,脸我们都不敢直视,走起路来看着让人难受,昨晚一定是你溜进去对小惠姐姐和单阿姨做那……那羞人的事了,是不是啊坏蛋哥哥?”

    聂北哑口无言,小菊儿却嘻嘻一笑,“嘻嘻……而且巧巧也……嘻嘻……”

    巧巧羞红着脸扭着自己的衣角,丽华姐姐让单阿姨替自己把脉确认自己也怀孕的时候就够羞人了,没想到也瞒不住心窍玲珑的小菊儿,昨晚两人在床上小声嘀咕了很多事情,小菊儿现在就拿这事来调笑聂哥哥,难道她不知道聂哥哥脸皮厚到极点而不会脸红吗,只羞死自己而已,死妮子!

    巧巧在一遍娇羞暗啐,聂北却脸色不变,这些事情迟早会让她们相互知道的,那时候大被同眠也有了思想准备,只是……两妮子都能发现自己吃了小惠姐姐和单丽娟,那娘亲呢?聂北顿时心有惴惴。

    “啊对了,娘呢?”

    聂北心虚的问道。

    “娘到新开垦的田里去和那些阿姨们给那些工人师傅煮饭忙活去了!”

    “不是有钱二他们在负责吗,哪里需要娘这么c劳……”

    聂北知道干娘勤劳惯了,是个闲不下来的主,可还真不喜欢她事事c心,蛮心疼的!

    “娘说要赶在晚春之际种上些作物,开垦了这么多田地,要是能赶上这一季的话收获可不少,也……也就有钱给你娶媳妇了!”

    巧巧幽远的瞥了一眼躺在床上无甚动作的聂北。

    “……”

    聂北一阵无语,这些事情聂北只是掌握一个大局而已,其他琐碎的事情才不愿意去烦忧,都一股脑的丢给了钱二处理,却不想干娘却……哎……我‘可爱’的干娘……

    见两个妮子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聂北眼珠几转,似乎有些明白她们流露这样目光的心思,继而有些好笑,溺爱的道,“聂哥哥最想娶的就是巧巧和小菊儿你们两个宝贝了!”

    聂北一句话让两个目光殷切的可人儿面飞红霞、心若喝蜜!

    和两个妮子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的,倒也惬意,睡意也消失了,继而起床洗漱,出到院子才见小惠姐姐和单丽娟两个卷起衣袖一边一人扭着被单,神色专著,小惠姐姐娇躯苗条、柳腰素约,酥胸挺拔、p股翘凸,窈窕迷人,下身穿着柔软的碎花绿居家亵裤,秀直性感的双腿婷婷娉娉,宛若少女,上身穿着一件微厚的紧袖中衣,盘结的纽扣右撇而下,胸前饱满堆砌,一夜春风未去的韵味流露在白嫩如花的脸蛋上,迎着晨曦的光线折s着少妇的千般美态万种风情,教人无法不产生无尽的爱欲。

    单丽娟一夜承欢,可是在此无衣多换,自然传回之前的衣服,长裙罗衫、要带玉绶、碧簪玉钗、红颜俏目、仙姿神韵、玲珑剔透的演绎着成熟美妇的无尽妩媚,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足以让四周春风浮动,光洁如玉的脸蛋映照着粉红欲滴的桃腮,透析灵魂的眼睛含羞答答,更添风情!

    两女合力扭干被单然后舒展开来晾在加起来的竹竿上,两女弯腰伸腰之间美臀后凸,r圆诱人,聂北狂咽口水!

    聂北目光y亵,手里的毛巾却差点掉到地上都不知道,恍惚间后腰处迎来一记‘玉指掐’,一记香风袭来,带着如兰幽香的声音在耳边含嗔带啐的响起,“夫君昨晚如此‘辛劳’,还不够么?难道还想晨运一番?”

    聂北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身后是单丽华,听她的话,显然也清楚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听她的语气似乎没什么责怪,让聂北一阵轻松,不由邪邪一笑,转身就抱住丰腴迷人的娇妻,笑嘻嘻的道,“晨运也不错啊,我们现在就去……”

    聂北说完就作势要把单丽华抱进房去。

    “讨厌!”

    单丽华忸怩的挣脱聂北的狼抱,扭头看去,见专著于洗涤昨晚风流后沾满霪y的被单的两女红着脸望来,单丽华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都怪你,大白天毛手毛脚的,像个小流氓一样,被姐姐和小惠笑话了!”

    “娘子不笑话她们就好了,她们哪还有脸来笑话我的好丽华啊!”

    既然彼此都清楚个中的关系,聂北也就口无遮掩了,当然,亦厚颜无耻了不少。

    聂北的话让单丽华媚眼眯了起来,见亲姐姐单丽娟和夫君的姐姐也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姐宋小惠面红耳赤、羞不可耐的样子,都快要找个地缝去钻了,那神色那神情再也没有姐姐那份威严了,才从厨房里出来依然包着围巾的单丽华不由得笑得花枝乱颤,娇羞的擂了两拳聂北,嗔道,“你还好意思说,就你最荒唐了!”

    单丽娟和宋小惠在聂北和单丽华的嬉笑声中手忙脚乱的晾起衣服、被单后落荒而逃似的奔回房去……香风未散红晕未消……

    “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单丽华有些吃味的嗔道。

    “多半是想掉到地上偷看娘子裙内的风景了!”

    聂北环着单丽华那逐渐丰腴起来的腰肢邪邪的笑道。

    “啐!”

    单丽华对聂北那在小事上无所谓、嬉皮笑脸的性子很无奈,亦觉得很温馨,不由得妩媚的横了一眼聂北,继而走进了屋子。

    聂北跟着进去,才进去时聂北不觉得什么,女人依然这么漂亮,丽娟阿姨和小惠姐姐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但……似乎还多了一个女人,不由得笑了,邪邪的,“嘿嘿……护士花你怎么在这里的,刚才好像没看到啊?”

    聂北的话虽然有些怪异,不大让人听得明白,但是看到聂北诧异加欢喜的样子,屋子里的女人都笑了,羞怯怯的何花亦被聂北弄得脸红耳赤,坐在饭桌上衣服局促、羞臊的样子,虽然娘亲在送自己到聂家时就对自己说了:好男人多人抢,娘怕等不及那八抬大轿了,现在就送你到聂家去,就算提前出门了,到时候再补办婚礼、婚宴!

    娘亲的话余音未了,那意思就是……就是以后住在聂……聂北家里了,但看到他自己还是很紧张,有些放不开!

    看到何花局促的样子,单丽华落座在她身边,伸手牵着何花的手,对她嫣然一笑,“不必理会他,你越理他,他越不要脸!”

    “……”

    聂北恨不得现在就把单丽华抱上床去狠狠的‘惩罚’一次!有这样说丈夫的吗!

    单丽华的话得到了小菊儿的声援,“聂哥哥最坏了!”

    “……”

    聂北无语!

    巧巧却没有出声,只是嘴角挂着甜蜜的微笑在摆筷碗、勺汤、剩饭,那娇俏温婉的样子像极了干娘!

    “梅艳姐姐送花儿妹妹来时你还在睡懒觉呢,这些菜大部分都是花儿妹妹亲自弄的,你可有口福了!”

    单丽华见聂北吃瘪的样子她眼睛弯起了一个月牙儿!

    梅艳那个妖媚至极的准岳母娘来过?聂北一阵s动,暗恨自己实在不该睡懒觉的,早些醒来的话好歹还能看到让人欲火猛冒的梅艳呢!

    在讥诮聂北的时候单丽华却做足了妻子的本分,摆好椅子让聂北坐在羞涩的何花身边才站起来道,“你们先吃,我入房里叫姐姐和小惠姐!”

    放纵下去 第183章 起飞?

    单丽华出马,宋小惠和单丽娟羞红着脸出来,低着头就餐,好在聂北呆得不久,要不然非得羞煞她们不可!

    初春已经来了,绵绵雨结束后第一个早晨便春光明媚、气息清新,教人心情愉悦,一路新芽嫩叶、鸟语花香、微风徐来,有种踏青的惬意感,一路进城,路边四周或是草丛树林,又或是良田更低,农夫勤力、耕牛劳苦,一派忙碌的景象,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的光芒!

    可见到干娘的时候她给聂北什么好脸色,弄得心虚得很,在想:干娘多半知道自己把小惠姐姐给上了,不过应该不知道巧巧已经……要不然她……

    为让干娘原谅自己,聂北一连几天都很殷勤,什么活都干什么忙都帮,效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其实还会看聂北那么一眼,但是干娘的话似乎少了很多!当然,聂北的勤奋分两个方面,一个自然是讨好干娘,另一个就是爬上小惠姐姐的床亦很勤快,一连几天小惠姐姐都是骨酥体软的,体态越发的娇媚,水汪汪的眸子流露着娇羞与满足的矛盾光彩!

    今天早上的时候聂北见到干娘找了小惠姐姐,在房里也不知道干娘对小惠姐姐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小惠姐姐红着娇靥收拾行李,聂北正想问她那是干什么的时候干娘一记嗔怪白眼瞪来,聂北顿时抱头鼠窜,晚上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小惠姐姐给干娘‘赶走’了,当然,之时让小惠姐姐回她真正的‘家’(温家)而已!

    聂北也知道,小惠姐姐在这里住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反正温家也挡不住自己的‘需要’,不是么?这样想的是很小惠姐姐回去也没有让聂北有多少失落,只是夜晚的时候聂北就忍得有些难受了,单丽娟早就回去了,单丽华和小菊儿、巧巧三女有孕,不能承受了,倒是已经在家里住下来的何花妹妹可以……只是……干娘似乎要惩罚自己一样,根本不让自己有机会摘这朵村花!

    而那些土地、耕种、生意等等东西已经交到钱二手中了,他现在俨然一个新兴的大地主,事事都很上道,根本不需要自己多挂心,当然,自己也不想在这些可以做甩手掌柜的事情上多费功夫了。

    这些天里,聂北所有的经历都投放在滑翔机上了……

    上官县位于江南上,山脉这东西绝对远离此它,不过要找一个绝对高绝对悬的地方并不是没有,鬼森林那道大裂谷就是一个很深很悬的地方,可以再峡谷上方滑翔而下,是个理想的滑翔之地,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墓地!

    聂北自然不想在哪里尝试,虽然聂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对死有着‘过去式’的无惧,但为了飞一次而离死神无限靠近的话多少有些愚蠢。

    可是在平底怎么滑翔?聂北的想法就是用跑马来拉扯启飞,类似于放风筝的形式,在现代的话或许有人会用汽车拉扯,但现在聂北能想到的也就是马了!只是平地拉飞亦未必就安全,同样有摔下来的危险。

    滑翔机在现代的话可以做得很华丽亦很轻巧,但现在聂北为了减轻起飞的重量,抛弃了华丽,注重于减轻重量,晒干并泡过油的竹子、坚韧的布料、拉绳、这些都齐备,凭聂北的知识要架设一架能‘飞’起来的滑翔机实在不算很难,聂北按脑海中的知识用竹子构结竹架子,竹架子有升降舵、方向舵和扰流板这些必要的技术架设,然后用合适的布‘包’起来,形成主翼、副翼、尾翼等等,一架看上去极其粗糙、简单的滑翔机渐渐成形,看着自己的杰作,聂北很自信,只要有马匹拉扯,自己一定能驾驶它在天空中翱翔,可聂北就是缺少马匹……

    “聂哥哥!”

    这些天巧巧和小菊儿时常跑到这边来,看着心爱的聂哥哥为了这‘怪鸟’而晒得黝黑的脸庞,她们心疼得得要命,每一次来都带着好喝的汤来,当然,还有那颗渴望看一眼的心!

    “这次又是谁熬的汤啊?”

    聂北放下手中的布块迎了上去!守候在这里的几个‘乞帮’兄弟识趣的走开了!

    聂北一句话让小菊儿那秀丽、红润的脸蛋儿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上次亲自熬的汤让聂哥哥喝下去后……拉肚子了!

    巧巧瞥了一眼脸红的小菊儿,不由得吃吃而笑,“放心啦,不是小菊儿熬的,是丽华姐

    汤家丽小说最新章节

    姐和花儿姐姐啦,只是今天花儿姐姐得回去帮家里c秧,而丽华姐姐去帮娘的忙,所以就不来了!”

    何花比巧巧大上那么一点点 ,很自然的,巧巧就叫她姐姐了,在她心里,除了单丽华之外,再也不愿叫第二个女人做‘嫂子’了,当然,很多时候可以不叫嫂子的话巧巧绝对不愿叫‘嫂子’的!

    巧巧的话让小菊儿脸蛋更加的红,聂北一把扯过她搂在怀里,她今天穿着一件时下流行的妇人装束,紧身长袖碧绿的翠烟罗衫,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渐渐‘凸显’小肚子处多裹一块柔软的粉红色棉布用来保暖,只是不知道是给自己保暖还是怕冻到肚子里的小生命,白色腰带不紧不松的束缚着,一头秀发学着出嫁妇人的模式绾盘起来然后用发簪定住,露出迷人的桃腮和鹅长白嫩的脖子,俨然一位幸福的少妇一般,只是娇俏而稚嫩的脸蛋依然带着少女的纯真和稚嫩!

    渐渐丰腴起来的身子在怀,聂北怜爱交加,却忍不住调笑道,“来,让聂哥哥看看我的小菊儿是不是肥了!”

    说着聂北的大手就袭向小菊儿那因为怀孕而迅速丰满起来的酥胸。

    “嗯……”

    小聚而浑身如触电一般颤了一下,软绵绵的依偎在聂北的怀里,任其轻薄,娇嫩的脸颊飞起两片红晕,水汪汪的眸子娇羞答答,喉咙里发出一声甜糯的轻吟。

    “好像又大了很多哟!”

    聂北坏坏而笑。

    “坏蛋聂哥哥,大白天的就使坏,羞死菊儿了!”

    小菊儿红着脸蛋儿埋首在聂北的怀里,要不是这里本身是荒野之地,少人的话小菊儿才不会让聂北乱摸!

    “白天和黑夜的区别就是有没有人、能不能看见,现在没人在看不到的,放松点哈!”

    “……”

    小菊儿红着脸忸怩着,对聂北的歪台词很无奈。

    “来,巧巧可人儿,让聂哥哥看看你的小肚子有没有小菊儿的这么大!”

    聂北伸手要抱巧巧,巧巧很少有忤逆聂北的举动,不过这次却红着脸拍开聂北的手,羞答答的嗔道,“昨晚你不是摸了吗!”

    “昨晚是昨晚,今天是今天嘛!”

    聂北一把拉巧巧入怀,倒没有乱摸了,在两女的脸蛋上个字亲一下,“娘又去干什么了?”

    “娘说了,你给家里弄了不少银子,但你也快要成婚了,没有一个像样的房子,就想在新开垦的田地附近盖一间新房子,所以娘和丽华姐姐两人联系梅姨(梅艳)、单阿姨她们张罗这事去了!”

    “……”

    聂北不在乎这些的,只是看干娘这么上心,他惟有苦笑,暗想:自己是不是懒了点?

    “驾!”

    这时候一声清脆的娇喝传来!

    “是田甜姐姐!”

    小菊儿显然认识田甜,而且也不生疏,毕竟田甜是文清妹妹的闺中密友,那么文琴和小菊儿对她也不生疏了!

    可能因为家里贩卖马匹的缘故吧,田甜的骑技十分了得,自己骑着一匹马,还策赶着一匹,英姿飒爽的冲到聂北跟前,一个翻身下马,动作娴熟、优美,让人叹为观止,却让聂北吓了一下,当然,不是怕她有什么意外,而是怕她‘有意外’而控制不住马速撞坏自己的心血之作!

    田甜不知道聂北心里所想,要是知道的话多半气个半死,“喏,你要马我给你带来了!”

    “谢谢!”

    聂北笑着对田甜道谢!

    “算你还有良心!”

    在田甜的记忆力,聂北这个人绝对是欠揍的,自己每一次和他走到一起总是吃亏,这次他倒还会说谢谢,不过……自己给你送马来,似乎大体上又吃亏了!

    聂北无害一笑,“我有爱心就行了!”

    聂北双眼总是控制不住往眼前这个娇美女子的花蕾盯去!

    一身天蓝白色的劲装让田甜看上去少了女人的柔媚气息却多了几许灵动的英气,往后束缚的长发、微微出汗的娇靥、高挑的玲珑的身材……清爽亮丽、清春迷人!

    聂北的那不加掩饰的赤ll眼神自然逃不过田甜的眼睛,不由得有些着怒,亦有些羞怯,更有些自豪,只是……那混蛋怎么总是这么色迷迷的,真可恶!

    这时候小菊儿和巧巧两妮子c了进来,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倒也冲淡了聂北的色光,不然非要盯得田甜恼羞成怒不可!

    三个女人聊了一会儿,聂北接着忙了,田甜看样子就忍住了,没什么好气的问道,“喂,我说你这人搞这么一个破玩意干什么的,还需要我调马来给你,该不会是风筝来的吧?”

    聂北自知对女人说太多很多时候等于没说,于是当做没听到,田甜好奇心一起,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又见聂北不理会自己,顿时有些气怒,而事实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被这流氓气到,“我说你这人……”

    “姐姐,聂哥哥他说了,等一下我们就可以知道的!”

    巧巧很自然的替聂北‘解围’!

    “他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不说就是想故弄玄虚罢了!”

    田甜在一边用激将法刺激聂北。

    “……”

    聂北气苦,这玩意能说是载人飞起来的吗?说了别人不明白、不信也就算了,还以为自己是在异想天开,那还不如不说,“和你说了也是白说!”

    “你……”

    田甜脸色含煞,急喘好几口气才算保住那熟女的形象,娇哼一声道,“不说就算了,我才懒得理你这流氓要干什么!”

    田甜每一次见到聂北都被他气得一肚子气,这次也不例外,来之前心里无来由的有些愉悦,或许她觉得只是心情好罢了,却不想到了这里就气苦了,“我回去了,这匹马就当送给你个流氓了!”

    在田甜就要跨上马时聂北出声道,“等等!”

    “你又有什么要求?”

    田甜也不知道娘亲为什么答应这流氓的要求,而且还叫自己亲自送来,本以为他会对自己好声好气的,却不想一来就气着了!

    “我需要两匹马!”

    “什么?”

    田甜愤愤然的哼道,“你个臭流氓不会是想我走路回去的吧?你休想!”

    本来就两匹马而已,两匹都要了的话自己骑什么?

    “我也需要你!”

    聂北弄好最后一道工序后站直身来,却不想这动作和那话语让田甜本能的退了一步,吃吃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需要你留下帮我的忙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呢?”

    聂北坏坏的笑道。

    “你……哼……”

    田甜被捏被挪揄的话弄得有些挂不住脸,微微红了起来,芳心却又羞又怒,总觉得聂北那笑容很欠揍,骄哼一声,“你气到我了,休想我帮你忙!”

    春天的阳光不算毒辣,晒得人暖暖的,很舒服,聂北的心情不错,忍不住调笑道,“不帮也行,那你就走路回去咯!”

    “你……”

    “又气着你了吗?”

    田甜一只以为自己即使不是淑女起码也修为甚高,不会轻易动怒,可错了,在这死流氓面前,自己从来没有不气的时候,而他那时而色迷迷、时而玩世不恭的神色却如此前奏……“臭流氓,看我……”

    恼羞成怒的田甜举起粉拳,一副追打的神色。

    “姐姐……”

    “聂哥哥……”

    小菊儿和巧巧两人适时c进来,小菊儿牵着田甜那还未举起来却已经紧握起来恨不得揍一拳给聂北的玉手,悄悄就扯了扯聂北的手,憨憨柔柔的望着聂北!

    见巧巧如此神色,聂北什么架子都可以放下的,便对田甜道,“刚才不好意思,我道歉!”

    “哼!”

    田甜娇哼一声,算是接受了聂北的道歉,她不是娇蛮的女子,亦知道聂北是个臭流氓,别想他能对自己有多温柔又多好,能说声道歉算是好的了!

    聂北也不管她什么表情,用坚韧的绳子系在滑翔机底盘的竹竿上,另一头系在连接两匹马的绳子的中间,然后指了指滑翔机对田甜说道,“我需要你骑两匹马拉它起飞!”

    “可以……嗯?”

    田甜好奇不已,倒想看看聂北要自己拉飞这看似丑陋而粗糙的‘布鸟’到底是干什么用,可话还未回答完,就看到聂北把自身缠在‘大鸟’中间的位置上,双手掌控着两根可以左右、上下摆动的竹杆,一副要跟随‘大鸟’飞起来的准备,不由得惊诧道,“你……你不会想和这破玩意一起绑着飞起来吧?”

    “你这样讨厌的人,死了不是更合你心意?”

    聂北没正面回答,反而有些调侃的味道,而事实上,他虽然很自信能让简陋的滑翔机飞起来,但事到临头多多少少有些不踏实,他调侃一下的话能让自己心情放松一些。

    “……”

    田甜一下子噎住了,好一会儿才大声道,“你疯了你,你个臭流氓,死了才好!”

    “那你就上马吧!”

    “不……不要!”

    这时候巧巧和小菊儿可反应过来,才知道这些天来,聂哥哥一直在弄的这东西不但粗糙,而且可恶,早知道聂哥哥是想让它带飞起来而冒险的话就应该偷偷砸烂它,即使聂哥哥怪自己也好,总好过现在聂哥哥要借着它冒险!

    小菊儿和巧巧惊慌失措的奔过来,一个牵着缰绳不放手,另一只抱住聂北的腰,一副聂北即将殉难的情景,让聂北哭笑不得,但两人关切的模样、担忧的举动却把聂北心底最软的一块给抓住了,让聂北感动交加,柔声道,“巧巧、菊儿,你们让开,聂哥哥不会有事的!”

    “不……不要!”

    巧巧和小菊儿虽然年龄不大,但她对危险的认知能力却有着人类的本能,随着这么一个‘笨鸟’飞起来,聂哥哥绝对有危险,要是聂哥哥又说明三长两短的话,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坚强的活下去。

    田甜本来也想劝一下的,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但那关切的目光还是走出了芳心流露在忧虑重重的眼睛上。

    “聂哥哥答应你们,一定会平安的回归地面的!”

    聂北闻声软语的安抚着两个替自己担惊受怕的妮子。

    巧巧和小菊儿眼睛都湿润了,但面对心意已决的聂北,她们知道无法阻止,两个妮子忐忑不安的望着聂北手终于还是放开了,站到一边紧张的看着。

    田甜望了聂北好一会儿,神色幽幽,复杂难明,上马前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这样不珍惜生命?”

    聂北望了望巧巧和小菊儿,之后笑了笑道,“我想你错了,我不会死的!”

    “……”

    田甜望了一会儿聂北,丢下一句,“你疯了!”

    继而‘狠狠’的扬起鞭子,素手一挥,娇喝一声‘驾’,两匹骏马在平坦的草地上像箭一般奔向前……

    放纵下去 第184章 神仙亦不过如此

    望着聂北‘附在’那看似笨拙、粗劣的‘大鸟’上被飞奔的骏马拉飞起来,仿佛一只大风筝一样昂头飞升,看上去‘飘飘然’很不踏实,巧巧和小菊儿两颗心都揪紧了,望着它起飞再望着它摇摇欲坠的脱离那根拉扯的绳子,她们差点喘不过气来……

    ‘大鸟’脱离绳子后出乎意料的没有掉下来,反而以个倾斜后迎风拉升起来,望着渐渐缩小的影子,田甜愣住了,担惊受怕、忧虑重重的巧巧和小菊儿亦愕然了,一分离奇几分惶然在心间蔓延,仿佛心爱的聂哥哥飞天而去再也不会复返一般,脸色焦急不安,追着‘飞’去的影子,可哪里能追得上,唯有痴痴的望着、想着、泪着……

    春耕之时,在外劳作的人歇息时意外的看到一只‘大鸟’在头顶上飞掠而过,是如此的大、如此的怪异、如此的离奇,也不知道是谁先一步叫了起来,接着越来越多的人都昂头望上天空,惊惶、好奇、膜拜……种种情绪在迷信的古人脑海里泛起,却丝毫不能影响翱翔在天空的那个影子!

    影子时而高飞,时而俯冲而下来,白色的影子像风筝又像大鸟,但好像都不是,渐渐的,影子不再尝试飞高了,在低空盘旋,即时在城里的人亦能看得清楚,那根本不是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而且……似乎是个人……

    有些迷信十足的人已经跪了下来膜拜,那神情那神色虔诚而惶恐,在他们看来,那是天外之神派使者来了,要不然是不可能在天上飞的……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惊诧、好气的望着在天空盘旋的‘怪物’……

    一时间上官县内人声鼎沸,争相目睹这一奇观!

    “好像……好像上面是个人!”

    “我说是神仙,上次动乱后神仙责怪了,所以亲自下凡来了……”

    “会不会是妖精?”

    “怪物……”

    一时间议论纷纷!

    忽然一大伙都惊呼,“快……快看,神仙掉下来了,掉向城外几公里远的望风坡方向……”

    “走……我们看看去……”

    “我……我不去了你去吧……”

    “我靠,你不会是做贼心虚不敢见神仙吧?”

    “说什么呢……”

    “拜神仙去……”

    聂北在天空盘旋良久后没发现多大问题,心下兴奋,迎风拉升、倾斜转弯、翘尾俯冲等等基本c作完全没问题,就剩下扰流降落这一关了,降落之时需要平地,自然是起飞之地最好,却不想自己的降落反而让好奇的人以为神仙‘掉落’凡间了,都往这边赶来,想看个新鲜,更想不到一次起飞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当然,那些赶来的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到,不过巧巧和小菊儿、田甜三女却翘首以盼的等在原地,见到那神奇的‘大鸟’渐渐的清晰再到能看到在空中对下面招手的聂北时,她们又惊又喜,跳跳跃跃的在地面欢呼,聂北或许由于自信、对死亡的无惧等等原因能从容面对这次尝试,但地下的三个女子却不行,见‘大鸟’归巢,虽然还未安全着落,但欢喜可知!

    当聂北c控着不算很复杂的滑翔机安全的返回原地时,巧巧和小菊儿含泪应上来,左右抱着一只手臂嘤嘤而哭,“吓死我们了,还以为聂哥哥不再回来了……”

    “怎么会呢,上天这不是毫发无损的把我还给你们了吗!”

    聂北没有解开身上的束缚,双手搂住两个妮子柔软的腰肢,望着她们美目含泪、一副惶恐未消的模样,心疼的道,“不能哭哟,你聂哥哥的尝试成功了,能飞到天上去,你们应该为我高兴才对的,来来来,给聂哥哥笑一个!”

    两妮子异口同声的道,“我们才不要聂哥哥飞上天,我们只要聂哥哥永远在我们身边,永远不离开我们!”

    望着三个人拥在一起卿卿我我,田甜无来由一阵羡慕,她刚才那焦虑、忐忑的心现在虽然因聂北平安返回而平伏了,但由之而来的关切却从此浮现在心头,挥之不去。

    同时,心头的震撼却无以复加,她实在想不到一个人竟然能飞起来,更想不到凭借的不是什么翅膀,而是一个竹架子和一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布料而已,这实在是太神奇了,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是神仙不成?田甜望向聂北的眼神有些茫然、有点欣赏甚至崇拜,亦有着难以置信的讶异!

    和田甜一样心头震撼、讶异的人还有乞帮那几个帮忙的兄弟,他们见证了滑翔机的起飞和降落,那在他们之前的认识里,能飞起来的绝对是神仙,可神仙这次似乎是在自己手中北创造出来的,这让他们激动难耐,恨不得通报整个大赵,但他们双腿却不听使唤,只是站在一边愣愣的望着那只粗糙的‘大鸟’!

    聂北安抚好巧巧和小菊儿后微微一笑道,“我带你们俩飞上天空看看好不好?”

    一架滑翔机,绝对能载起三个人,像巧巧和小菊儿这样的纤柔女子,自然不在话下,只是起飞和降落时有些难度而已!

    巧巧和小菊儿四眼相望,年轻的心对这么神奇的事情向往不已,早已经是心动如潮按耐不住要尝试一下了,但她们最终还是迟疑了,聂北注意到她们的素手轻柔柔的抚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摇了摇头。

    聂北这时候也放弃了那想法,这大鸟不散架的话倒也很安全,可飞行终究是个危险的行为,两个小妮子怀孕在身,别说她们不愿意尝试,就是她们愿意了,而自己冷静的想一下的话,也不会让她们跟随自己而冒险,只是……只是想和自己女人分享快乐的心却是如此的强烈!

    聂北转头看了一眼似乎刻意和自己这边保持距离的田甜,欢愉一笑,邀请道,“田甜,有没有兴趣和我飞一次?”

    和田甜在缘来楼上打赌一事,让聂北本能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了,因为聂北自信能赢她,她嫁不出去,聂北‘勉为其难’要她!

    “我?”

    田甜没想到聂北会如此邀请自己,惊讶的道,“我……我行吗?”

    “有我在,当然行!”

    聂北接着道,“在天空中俯视大地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你不想尝试‘飞’一下?”

    显然,聂北的话让田甜很是心动,毕竟人是无法飞起来的,除非是迷信故事里的神仙,可眼前却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能带自己飞起来,做一回‘神仙’,这种诱惑不是田甜所能抗拒得了的,更何况是创造神奇的男子向自己发出邀请呢?

    只是她对这神奇的事物依然有着人类本能的恐惧感,嗫嗫嚅嚅的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拿不住主意,吃吃的道,“我……我还是有些怕!”

    说完这句话后田甜脸蛋儿微微有些红,她和聂北‘斗’气多时,输人亦不愿输势,而此时却在他面前露出胆怯之意,多少有些挂不住脸!

    “想不到你怕啊!”

    “我……我才不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