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4 部分

第 74 部分

    “想不到你怕啊!”

    “我……我才不怕!”

    田甜最受不了就是聂北的讽刺,声音顿时高了几分贝,继而又道,“只是马谁来骑赶?”

    “我来!”

    那几个乞帮的兄弟兴奋得满脸通红,此时哪有不自告奋勇之理!

    聂北亲自帮田甜绑好腰间的系带,使得她即使放开双手亦不会掉下来,然后整理好自己的,对巧巧和小菊儿报以一笑,便让乞帮兄弟赶马奔飞……

    助跑、拉杠然后借风飞起,紧张的田甜好在穿的是劲衣武服,跑动起来不算很累赘,要不然还真跟不上聂北的步伐,聂北这时候在想:巧巧和小菊儿那样的穿着,实在很难起飞!

    当双脚离地、身体随着滑翔机渐渐飞起的时候,田甜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惊惶,双手紧紧的抱住聂北的身体,脸色有些煞白,小嘴一生尖叫,“啊……”

    绳子脱落,‘大鸟’自由翱翔,在离巧巧和小菊儿一百多米的高度上空盘旋良久,紧张的田甜这时候才愿挣开双眼,依然有些惊惶的四处瞧望,不一样的视野、非凡的眼界、一目了然的开阔感、迎风翱翔的自由奔放之意、高高在上的刺激把田甜内心里的紧张迅速的淹埋,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好奇和惊叹,“哇……好刺激哟!”

    聂北嘿嘿而笑,“刺激吧,嘿嘿,怎么谢我呢?”

    被不一样的视野和景色吸引的田甜根本不会注意到聂北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左瞧右看的,当看到地面上的巧巧和小菊儿时她欢愉的大喊道,“小菊儿、巧巧……好刺激哟……”

    两处相隔虽然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但气流的浮动却让田甜的话消弭在这段距离上,地面的人能清楚的听到她喊的话,但地面的人说的话却无法穿透滑翔机划破气流时产生的噪响让上面的人听清楚!

    “她们说的话你是听不到的!”

    聂北虽然很专心的c控,可身体粘着一个玲珑浮凸的美女,温香阵阵,蓓蕾磨擦,倒让人倍觉香艳,心有焉焉!

    “啊……好多蚂蚁……嗯……不是,是好多人赶来这边哟!”

    田甜就像一个第一次坐上过山车的小孩子一般,指指点点呱呱乱叫,‘爽’得不亦乐乎!

    “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多半成了怪物或许神仙了,能不来瞧个稀奇?”

    滑翔机是节气流的上下气压差才能在天上飞翔的,速度不用很快都可以,当然,想快也是可以的,所以两人近距离的说话倒也不算很困难。

    “太神奇了,我想不到竟然能飞起来,谢谢你啊流……嗯,谢谢你让我尝试到这样的神奇的事情啊聂北!”

    “我是聂北亦是流氓!”

    “……”

    田甜有些脸红,呼啸的风吹乱了她的发鬓,但无法吹掉她与生俱来的美丽!

    滑翔机盘旋了好久,从县城赶来的人群围在一个很大的圈子外面不敢靠近观看,似乎害怕亵渎了神灵,目光敬畏,从万佛寺里跑出来的和尚诚惶诚恐亦兴奋莫名的跪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迷信的人跪倒一大片,山呼神仙显灵、佛祖显世、保佑平安……

    田甜在半空中看到地上那壮观的景象,小嘴张圆了,吃吃的道,“他们……他们把我们当神仙了!”

    “我不是早说了吗!”

    聂北嬉笑道,“我们是神仙夫妇嘛,多逍遥!”

    “啐!”

    田甜红着脸啐了一口,芳心羞赧亦有些甜蜜,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温文清是她内心无法逾越的一堵墙!

    而这时候她发现远方本来好多匹骏马,还有马车,骏马上面坐着的人她看不清楚,马车内的更不可能,但她知道,那些都是上官县的大富人家,说不定温文清就在里面,她不由得有些惆怅,一种好景不长的感觉,便道,“流氓,带人家飞一圈好吗?我不想这么快下去!”

    “当然可以!”

    “飞到灵州那边去!”

    或许远离温文清她才不会有一种失落的感觉,起码在‘飞’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是最幸福的一个,她无法解释内心为何想聂北带她‘飞走’,或许是她模糊的理解到,但不愿深入理解而已!

    聂北望了一眼被成千上万人围在直径过千米的圈子里的巧巧和小菊儿一眼,呼喊一声道,“巧巧、菊儿,聂哥哥和田甜很快回来!”

    聂北的声音如空灵的天籁,在天空中清澈的撒下,听到‘神仙’言语,人群激动、亢奋、甚至喜极而泣……一时间人群起伏膜拜,山呼神仙显灵……

    骑在马上正赶到的几个女人却如雷灌顶,浑身轻颤,望着天空中渐渐拉升的‘大鸟’,还有两只人影,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其中一位身穿素白罗衫、紫红色罗裙、身材丰满气质端庄而文静的贵妇人惊诧的道,“那是聂……聂北和甜甜她?”

    一只玉手撩开马车窗帘,声若空谷般好听,“刚才的声音是聂……聂北的,想知道怎么回事问小菊儿就知道了!”

    “听文琴的,我们入圈子去!”

    这时候骑在马上的另一位贵妇人当断则断的道。只见襦裙、锦裘、玉绶、纱衣,正迎风招展,骑在马上亦给人一种柔媚之美,高盘的发髻、缀后的发梢、如玉脱俗的脸蛋流露着被压制的急切,她就是黄夫人!

    放纵下去 第185章 圣女峰惊变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且不说上官县那些富家地主的当家男人对聂北是如何的心态,当活神仙也好当妖怪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赶来的贵妇人、俏小姐,外围的平民不敢靠近,但刚才听到聂北声音的几个女人却没那个顾虑!

    众多女人在圈子中央找到了巧巧和小菊儿,在她们的口中证实了整件事情的大概,个个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神色,宋小惠惊诧的呼道,“什么?刚才在天上喊的人真的是那坏小子?”

    “姐姐,你说聂哥哥会不会有危险啊?”

    巧巧依然还是很紧张,“会不会飞上天之后不再回来不要我们了?”

    天堂的美好天堂的完美在古代被无限的渲染、夸大,连小孩子也知道坏人要下地狱受惩罚而好人就上天堂‘享福’,在那样的坏境里,天堂是一个梦想的‘场所’,看那些修道之士的疯狂就可想而知,而在以前巧巧或许很羡慕,可这一刻,她担心天堂会抢了她的聂哥哥!

    一向倔强的宋小惠在内心的担忧无法排除时口是心非的哼道,“他那害人精,死了最好!”

    宋小惠亦心有忐忑,是亲人的,是情人的,她也无法分得清楚自己的担心是何种出发点了,或许在身体接纳那坏蛋之后,自己就分布清楚自身的身份了吧,是他的女人还是他的姐姐?又或许自己仅仅是一个不知廉耻的y妇而已?

    “……”

    巧巧在姐姐的话中得不到‘安慰’,眼睛都红了。

    “小菊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他竟然带着我女儿飞到天上去了?”

    田夫人苏琴目光闪烁的望着蔚蓝的天空,话里透露着一股子的向往和羡慕,站在这里的女人多半都有她这样的心思。

    只是她没想到那个色胆包天敢在饭桌低下侵犯自己身体的坏小子竟然是个不凡的人,能和神仙一样飞上天,太不可思议了,传言果然没错,他果然是个无所不能的人……此时田夫人素琴想起以往那些羞辱的事情竟然没有厌恶,亦没有娇羞,看来被‘神仙’亵渎不算是屈辱的事情……只是……聂北是神仙?整一个不要脸的流氓才是!

    小菊儿点了点头道,“刚才聂哥哥他们还在这上面盘旋的,现在不知道到哪去了!”

    柳凤凤本来和姐姐在家里和邀约而来的未出阁女子踢蹴鞠的,谁知道外面熙熙攘攘的,说甚么神仙下凡,人流涌向城外的景观多么壮观?她本身就是一个野蛮任性加好动的少女,哪里有不来的,拉扯姐姐上马就追随而来,在路上遇到了她的芯儿、琴儿表姐等人,现在听到那‘神仙’竟然是聂北时,她本能的撇了撇嘴,这不,现在就忍不住哼道,“一定是干坏事去了!”

    柳柔柔慌忙掩住妹妹那张老是惹祸的小嘴儿,责怪的瞪了她一眼,柳夫人戴心媚就没那么好气了,生怕触怒‘神仙’的她敬畏的把自己的女儿到身边,嘴里连说了几声‘罪过’!

    温文琴坐在马车里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在想:不管他是神还是人,自己肚子里都有了他的孩子,这辈子是福是祸都无法把他从自己的心里抽走。

    在这些女人里,黄夫人是思维最慎密的一个,别人惊讶、敬畏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危险,聂北的危险,一件奇异的事情或许可以上升到神仙的境界,但亦可以被打下地狱,在保守人的眼里,那是事反必妖,妖孽当除之,要是有心人在这时候挑起‘妖孽’这个名头而引起大众跟风认可的话,那小夫君就危险了!

    “大家停一停,听我一言……”

    当下,黄夫人便聚集这些和聂北关系亲密又或许对聂北有好感的女人一起,商讨了‘造神’运动,就是先下手为强,早一步引导议论把聂北塑造成民众心目中的‘神’!

    聂北很多事情是无法得知的,比如当天死了多少只蚂蚁,他就不知道,自然也无法料到尝试飞翔后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更想不到心爱的岳母娘子黄夫人会在自己背后把自己弄得那么‘复杂’,下地之后就成了‘神’,那是后话!

    现在他人在半空中,驾驶着他自认不算完美的滑翔机带着好奇得没有半点安分的美人向灵州方向飞去……

    蓝天白云、艳阳和风,在高高的上空俯视变得渺小的大地,河流小了,山丘断谷就如意根细小的绳子缠缚在大地上一般,能用眼睛去描绘平时无法一眼预览的天地,用身体去感受那种梦里才能出现的‘高度’却无法细味的快意,用心去抚摸神仙眼里的景色,才知道,人可以活着,朦胧的清晰的景物在眼里迅速的流逝再迎来新的景色,‘花心’一回又何妨?

    “我带你飞过那道大峡谷!”

    对古森林那道峡谷,聂北有着不一样的回忆!

    “好啊!”

    田甜欢悦的回应!

    之前无法逾越的天蜇在这一刻不过是眼界里的一条绳子罢了,轻轻松松的飞了过去,望着脚下那一片熟悉而又陌生的葱郁树林,聂北想到了血腥的蛇r!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聂北苦笑!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竟然真的飞了起来!”

    田甜甩掉那些烦恼,终于问出了她心中想问的话!

    “你想知道?”

    聂北露出田甜最不喜欢那种碜人的微笑!

    田甜妩媚的白了聂北一眼,没好气的嗔道,“人家不想知道问你干什么!”

    “什么语气?”

    聂北撇了撇嘴道,“你这样的语气觉得我会说吗?”

    “谁叫你老是惹我来气!”

    田甜嘟着嘴有些幽怨,不过这可爱的表情能在她的脸蛋上出现,倒也很迷人。

    “……”

    见聂北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的意思,田甜不由得柔声道,“我现在才发现你其实也有很多优点的!”

    田甜发现,聂北真的与众不同,但越是如此她反而越是失落,因为她错过了那交汇的缘分,今生注定无缘。

    聂北臭p的说道,“你不知道的优点多了!”

    “你就不能谦虚点?”

    田甜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见聂北没有理会,便继续好气的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能让这竹架子和几快布飞起来的,太神奇了,你不会是会使出哪些传说中的法术、仙术吧?”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所以才问你嘛!”

    田甜嗔道,“你就解释一下给我听嘛,人家求你了!”

    “说了你也不懂!”

    虽然天天难得娇媚一次对自己苦苦哀求,可聂北还是觉得不说好一点,说了问题更多,除非自己有把二十一世纪的基本知识全部解释一遍给她的觉悟!

    “你……”

    田甜气得面色含煞,忍不住骄哼一声,“哼,不说就算了,我才不想知道!”

    “……”

    聂北苦笑。

    “抓紧了,我们掉下去的话就过不了那峡谷了……”

    “嗯!”

    甜甜的气来得快去得亦快!

    “你不冷吗?”

    每上升一百米温度大概下降一度左右,聂北或许不觉得什么,但田甜就未必了!

    聂北的话似乎提醒了沉迷在新事物新视野新眼界里的田甜,一股被忽视的凉意骤然浮现,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聂北接着道,“抱着我,会暖和很多的!”

    说实在的,这一刻聂北的出发点是无比的纯洁的,只是他这人历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色狼转世,说出来的话也实难‘盖’上纯洁这个‘印’!

    田甜脸蛋微微红了起来,但敌不过寒意,而且她内心似乎也不抗拒和聂北有那么一点点的身体接触了,起码这一刻是如此,她知道,这一刻不会太长久,回到地上之后自己和他就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所以也就纵容了自己一次,娇柔的身体抱住了聂北的身体。

    男性的气息和温暖的温度让未经人事的田甜芳心悸动,在想,能这样抱着一辈子不回地面就在天上‘飞’就好了!

    “唔……飞出去吧,好大雾啊!”

    两人只顾着说话,滑翔机钻入鬼森林一处雾霭重重的空间里了,视力难以看清百米远的景物,就是田甜亦知道这种状态下飞行很危险。

    “抓紧了!”

    聂北神色不变,从容笃定。

    田甜听话伸手的抱住聂北的脖子,双腿缠住聂北的双腿,姣好的玉体全面贴在聂北身上,那种绵绵柔柔的温香美感是在很享受!

    “聂北……我有点怕了!”

    她话才说完不久,她接着就尖叫了,“啊……坏蛋……快……要撞上绝壁了……转弯啊……”

    田甜忽然紧张的抓住聂北的衣服拉拉扯扯的,臻首不敢看的埋在聂北的胸膛上,原来是滑翔机从鬼森林上空飞翔了很久,进入到一个雾霭重重的上空,聂北惊觉过来后慌忙凭感觉掉头,要飞出鬼森林、跨越断谷回到另一边的,但飞了这么久,位置早就发生了变化,在雾霭重重遮掩了视线,跨越断谷时,两边的高度差异竟然这么吓人……呃……不对,是断谷这边是鬼森林,那边却恰恰是一座大山的背面断崖,崖高千丈、谷深万尺,不管是撞上断崖又或是掉下深谷都是必死无疑!

    聂北亦被吓了一跳,慌忙拉杠转航,在云牵雾绕的断谷上方来了一个大转向,和冰寒僵硬的峭壁悬崖玩了一次擦身而过,滑翔机的机翼堪堪没有刮倒峭壁,聂北惊出一身冷汗,可这断壁悬崖不是一般的大,沿着弯弯曲曲的断谷不知道延伸到何妨去,而四周又全部是云雾水汽,很是危险,但聂北也不愿再折返鬼森林上空了,也就沿着断谷峭壁悬崖小心翼翼的乘雾飞行,不一会儿,湿气过重的雾水便把湿透了两人的衣物,田甜那玲珑浮凸的躯体显得越发的婀娜、诱惑,但这一刻的聂北哪里还有哪个心思去欣赏!

    好在顺着峡谷小心翼翼的飞行有惊无险的绕出了那该死的雾带,自然发现,一座山峰从这一带沿着断谷开始蜿蜒远去,连绵不绝,没有看到尽头,中间一座山峰高耸入云、峻峭屹立,它的背面赫然就对着鬼森林,形成的峭壁如刀锋切削一般,山高、谷深,可想这绝壁是何等的规模,好在刚才不和它‘亲吻’,不然死翘翘。

    “呼!”

    聂北轻松的呼了一口气!

    田甜拍了拍自己那诱人十足的酥胸,犹有余惊的道,“吓死我了,好像在云里瞎飞一样,撞到刚才那绝壁上的话……呸呸呸……好在出来了!”

    田甜以为聂北怎么都得出声安慰一下自己的,却不想哪坏蛋楞是不出一言,不由得嗔道,“你这人……”

    但话到一半,她才发现,聂北目光灼灼的望着三四百米远的地面,上面人如蚂蚁,尚可看到那些‘蚂蚁’举着刀剑疯狂的从山脚涌上山去……

    “最高那山峰应该叫圣女峰吧?”

    聂北忽然问道。

    “嗯,没错,它是江南最高的山峰——圣女峰!”

    田甜望了一眼聂北,见他好像在乎的不是这叫什么峰,而是地上那些疯狂的‘蚂蚁’,刀剑铮鸣、厮杀震天,田甜微微惊诧的道,“下面好像交战哟,怎么回事?”

    也难怪她惊讶,灵郡地属大赵富庶之地江南,这一带富得流油,百姓虽苦,可终究‘安居乐业’,几十年来未燃战火,忽然在圣女峰这一带出现成千上万人的交战,她能不惊讶才怪了。

    聂北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可仔细一听,似乎不止山脚处交战正浓,就是树木葱郁、崎岖延伸的山腰一直到山顶亦都隐隐约约能听到阵阵厮杀之声……

    圣女峰,这三个字在心底浮起来的时候,聂北想到了小玲珑,她的纯真、她的善良、她那冰火两重天的小嘴儿都让聂北思念不已,当时要是自己狠心c进去的话,或许她就不纯真了吧?只是,她说过要自己帮她弄个小小玲珑的,她还需要吗?聂北ss的想着,却又想到她说过的一句话,‘呐,直望过去,那座高入云里的山峰便是我圣教总部了,好高好高的,每一次下山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我又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有趣的东西了,有好吃的甜甜冰糖葫芦、棉花糖,还有很有趣的纸风车、小铃铛、还有端午节时那高高在天上飞的风筝,还有多多的行人,有耍老虎和舞长蛇的叔叔,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子,可有趣了……’,圣女峰是幽幽教的根据地,下面混战的人群里有

    窃神权小说5200

    幽幽教那些疯婆子?

    聂北带着好奇、带着关心、带着不安分的心c控着滑翔机越飞越低,在山脚处盘旋起来……

    田甜目光一定,惊呼道,“好像是州兵的装束,不会是我叔叔的兵丁们吧?”

    “鬼知道!”

    聂北也看到了,山脚处是多方在纠缠、砍杀,人和蚂蚁一般的朵,其中人数最多的是那些官兵装束的,其次就是一些百姓装束的人,但那身手却绝对不是善良老百姓所能拥有的,只见他们凶狠、敏捷的挥着手中的武器,把那些官兵装束的压制在山下,混战中死去的人堆积在交战中间地带,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那些官兵装束的却不能往山上挪半步!

    忽然出现的‘大鸟’在半空中盘旋,专心拼杀的人都被突兀的事物镇住了一下心神,待发现上面飞着的还有两个人时,一些迷信的家伙丢掉砍刀跪了下来,乞求神灵原谅似的不停的叩头,但他们的叩头虽然得到了‘神灵’的原谅,却得不到对手的原谅,头被一刀砍了下来……血腥的杀戮很快震醒了彼此,停顿的砍杀反而越发的激烈,即使头顶盘旋一只‘怪物’亦无法让他们放下手中的依靠(武器)血腥的杀戮、残忍的交锋,没有退缩的、亦没有胆怯的,杀戮使人胆怯、亦使人勇敢,但聂北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的疯狂?

    放纵下去 第186章 ‘飞鹰扑火’

    滑翔机在半空中盘旋,望着生命如草莽、血雾漫天、尸横遍野,聂北的再如何的坚毅亦撼动了,聂北忍不住嘀咕道,“难倒圣女峰顶峰上有一千几百万两黄金不成,个个都这么不要命!”

    “……”

    田甜第一次听好姐妹温文清说起聂北的时候就在心里给你了下了一个定义:钱吊子!只是听来更是如此,不由气窒!

    聂北却没那个觉悟,把滑翔机昂头拉升,自己也昂头斜角度往圣女峰主峰望去,如利剑c天一般的主峰陡峭高耸,那若隐若现的小道蜿蜒崎岖,比天险华山小道尚要让人头晕,而主峰的上方似雾非雾似云非云的云雾缭绕,根本无法望穷峰顶,不由得有些惴惴,暗道:就是有一千几百万两黄金老子都懒得拼这个命咯!

    忽而,下面杀声高亢,却是一队官兵从外围冲杀进铺垫了满地尸体的战场中,这群兵丁如尖刀似的撕开战场的局面,被围困在小山包上的十几个人还未来得及欢喜,尾随支援官兵杀出一队明显山贼打扮的人马来,局面瞬间打破又在瞬间恢复平衡!

    聂北也算是看明白了,谁都想上山登峰,但刀锋剑影的厮杀中谁也不能先于自己一方上去!

    “啊……”

    田甜惊呼一声,“是我叔叔他,骑马提枪的是我叔叔!”

    虽然田万年贪恋权位,一心往上爬,可看他单枪在手、一马当先的冲杀进混战的生死之地,那股勇猛却尽显了他将军出身的背影,横枪立马、征战沙场的人,让他‘可爱’了不少,至少这一刻聂北忘记了他之前想杀民冒功的做法!

    “我叔叔他很危险,不行,聂北,我求求你了,帮我叔叔他……”

    “怎么救?”

    聂北两眼一翻,“你不会是想我跳下去拿刀和他们一起砍吧?”

    “……”

    田甜抿住性感可爱的小嘴,好一会儿才忐忑的道,“可是……可是……”

    “别说我们两个人,就是我一百几十人下去,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你看下面,人比蚂蚁多,尸体更别说了,多几个人下去不过是多添几具尸体而已!”

    聂北见田甜担忧不已,便接着道,“放心吧,你叔叔他是知州,本身是位将军,沙场拼杀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更是他的职责所在,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们也跳不下去啊!”

    田甜经聂北这么一说,倒也知道,自己和聂北两个人就是帮也见得帮的上忙,便要聂北降低高度,紧张的看着地面上厮杀的人群,这样一来她的心更紧张了,看着疼爱她的叔叔在枪来刀去的空隙中夺走别人的生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生命亦会被别人夺走!

    “s怪物!”

    这不知道是那个混蛋喊出来的,聂北真想杀了他,只见随着这么一声呼喊,不知道那里来一拔弓箭手,搭箭拉弓,对着在天上飞的‘大鸟’,在让人毛骨发颤的‘咻咻’声中,利箭如蝗一般飞s而上……

    聂北比田甜先一步发现危险,借着一阵逆风c控着飞行杠大角度的把滑翔机斜飞出去,接着迅速的拉高,飞箭擦着p股而飞的感觉让聂北心寒,但亦有着说不出来的刺激感!

    差点成了别人的‘大雕’,聂北对田万年带来的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官兵一阵厌恶,也只有他们才有弓箭,他们带来的弓箭顾忌和匪徒交织在一起的官兵安全用不上,却正好用来s‘大鸟’了!

    滑翔机在安全的高度上盘旋,一直是这样看戏的话倒也就算了,但田甜一句:“看,那是女子!”

    让聂北俯首望去,心头不由得一紧,却见一个衣裙红火的女子困斗在十几个人的包围中央,她手中的两把‘镰刀’刀尖在滴着血,有别人的,也有她自己的,热情爱笑的脸蛋此时没有了那种让人心潮涌动的妩媚,反而严峻而森寒,大老远都可以感觉到她的狠辣,只是,似乎处境不妙,她的镰刀挥动越来越慢……

    “她是谁啊?”

    田甜见聂北一副紧张的模样,女人的敏感让她有些吃味。

    “火j!”

    聂北把滑翔机降下去,离地面一百米上下,但是速度却很快,聂北不敢放慢速度!

    本来对在头上盘旋的大鸟尚有一些敬畏的众人,久见它没什么威胁也就当它不存在了,见它在头上盘旋也只是昂头望一眼而已,围攻火j的一个头目衣着纯黑,冰刀怪异,是日本武士刀的样式,聂北看得眉头轻挑,他却没什么话,这时候的火j已经是强弓之末了,她火红的衣服染上鲜血如血洗一般,神色清寒!

    这时候,一个灰色武衣染成暗红色的y狠男人带着几个浑身浴血的手下加了进来,此人有些驼背,肩膀上扛着一拔鬼头刀,刀背上扣着的铁环在他走动时叮当而响,披散的头发沾满了鲜血,只见他扭头望了一眼被困在山包上脱身不得的李亚鹏,再瞥一眼被缠斗在人海里的田万年,他嘴角翘了起来,yy的笑道,“蓝火,你都有今天,哼哼!”

    蓝火气息不平的说道,“范厚,你少得意,漕帮跟随白莲教为乱,就是以天下为敌,迟早覆灭……咳咳咳……”

    才说完,蓝火就咳嗽起来了,上次在万佛寺受伤才勉强康复的她再度经历如此厮杀,新伤旧伤加起来已经伤了她五脏六腑,一阵咳嗽之后鲜血吐了一口,她神色渐现疲惫,但战意却至死不渝!

    范厚冷哼一声,“哼,你幽幽教自喻清高,屡屡坏我帮中事务,杀我帮中兄弟,捣我地盘,这笔账范某今天正好和你们清算,到底是谁覆灭就得看手中的武器了!”

    蓝火轻蔑的娇哼一声,“死我蓝火没怕过,尽管来吧!”

    蓝火拉开架势,两手咔嚓一声,两把镰刀接在一起,成了一个s型的武器,脸色冷峻却依然不该她绝美的颜色!

    “死当然容易,但你死了我的兄弟也不会放过你的,啧啧!”

    范厚望着被刀锋剑刃划破衣裙的蓝火那副迷人的身躯,还有那张勾人夺魂的脸蛋,笑得有些y荡!

    蓝火细长的眉梢跳了一下,却听范厚接着道,“我范某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今天不单止是你蓝火的末日,更是你幽幽教在江湖上除名之日,更别说被上圣女峰峰顶的那昏庸皇帝了,今天我们就是未他而来的,灭了你们幽幽教只是顺便而已,哈哈……”

    “狗贼……”

    “你骂啊,你骂得越凶,你死后我们玩你身体就越爽,哈哈……”

    范厚比他弟弟‘犯贱’还要犯贱,那笑声有一种鸭公声的沙哑,听着实在渗人!

    蓝火双眼燃烧这灼热的火焰,却做不得声,范厚把握十足的对身边的一个手下嘀咕两具,那手下接着对黑衣武士嗨嗨哈哈几句,那黑衣瞥了一眼蓝火,没说什么,继而从腰间抽出一根黑带子,包缠在额头上,别在腰间的武士刀在大拇指的戳动下铮的一声弹出寒光森森的刀刃,他右手反抓刀柄,‘铮’的一声,刀锋出鞘,带着他的手下以怪异的步伐杀向那些官兵……

    范厚望着穿着怪异、招式怪异的黑衣人,他脸色隐现着一股鄙夷,但他似乎对蓝火更有兴趣一些,戏谑的道,“啊对了,望了和你说,你们幽幽教的教主我在二十年前就爱慕她了,十大美女的滋味我范某人还真没尝试过,而且上面还有皇后这么一个一国之母、和温家的戴心婉这两个大美人,同样是十大美人啊,嘎嘎……”

    “臭男人……拿命来……”

    蓝火恼羞成怒了,深受内伤的她素手一甩,阎王镰刀如风轮一般呼啸着杀意索命而去……

    范厚却不是吃素的,他不敢硬接蓝火的飞镰,但他的身手却不弱,他手抓刀背横刀在胸前,一个巧妙的轻跃,若脱兔起落,一下子就躲过了那诡异的招式,但他的手下却没有他那样的身手,镰刀以诡异的弧度飞切而过,快若惊鸿,几个倒霉的漕帮帮众猝不及防之下头颅掉落血雾炸现,连痛都来不及呼喊!

    飞镰旋转一圈再度回到蓝火的手中,她‘嚓’的一声,两把镰刀错开,纵身向范厚攻去,一副拼命的架势。

    范厚暴吼一声,双手挥刀,强硬霸道迎向蓝火,一时间金属相撞之声异常的刺耳……

    范厚武学修为和蓝火不相上下,而蓝火现在内伤严重,还未交手就落了下风,现在更是不堪,鬼头刀好几次就差点让蓝火香消玉碎,而漕帮的喽啰有在四周候机出手偷袭,蓝火一时间惊险纷呈,看得聂北双眼欲裂!

    不消片刻,蓝火身上已经被划了几刀,其中一刀划在她如花似玉的脸蛋上,鲜血模糊了她半边脸蛋,看上去很凄美,那一刀就仿佛划在聂北的心坎上一样,人在半空中嘶声呼喊一声,“火j……”

    半空而下的声音穿透力极强,有种大音稀声的空灵感,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化名,是他吗?还是自己将死时心底那种想见他的念头在心底的呐喊?又或许自己是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

    蓝火忽然觉得很累,她不想动了,她在想,或许这一刻死去也不错,累了就该歇歇,只是……只是自己死了,他会伤心吗?他还会记得自己吗?

    “小心啊……”

    蓝火心猛然一跳,昂头望去,看到那怪物的腹下似乎挂着两个人……是他吗?忽然她的是背后再中一刀,她浑身一震,闷哼一声,反手一勾,一颗头颅飞起,绽放一朵绚丽的血花!

    “到身后那个小山头上,快!”

    聂北焦急的呼喊在半空中传来,准确点说是在怪物的‘身影’下传来,蓝火有那么一瞬间的愣住,她没想到上天如此厚待自己,真的是他,可他怎么……

    “快到身后那小山头上……”

    聂北嘶哑的声音焦急的传来,惊醒了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蓝火,那么一刻她的求生的欲望是前所没有的,镰刀四撩八勾,宛若发疯的雌虎,生受几刀后硬是冲破了包围,跌跌撞撞的往聂北说的小山头上赶,不长的路程里,好几个漕帮的帮众阻挡,遇到一刀换一命的蓝火,他们胆怯了,唯有反应过来的范厚和他身边的几个心腹发狠狂追,“tmd给我拦住她……”

    范厚不明白‘怪物’让蓝火逃到一个稍微有些高的小山头上有什么用,但他有种不安的预感,他不想看到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只是很多事情都是在人的‘不想’中发生的,眼看蓝火登上山头,他见那怪物像老鹰一般从半空中俯冲而下,他不由得楞了一下,说实在的,范厚他到现在也弄不明白那‘怪物’是怎么一回事,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让他站住了脚,却死命喊道,“给我上……上……抓住蓝火升堂主……”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本来有些畏惧、胆怯的漕帮帮众和一些领命的白莲教疯狂教徒汹涌而上,小山头下面顿时密麻麻的一片,刀片带血人带疯狂,聂北还未飞下来就有些头皮发麻,真难为蓝火这么一位美女了,这样的场面真不是现代人能承受的!

    滑翔机在聂北的c控下如灵巧的飞鹰,俯冲而下的时候他双腿紧箍在结实坚韧的横杆上,左手持杠右手空闲,望着越来越近的‘血人儿’,他有着不该有的勇敢!

    疯狂的人望着疯狂的‘怪物’又或许说是疯狂的神仙,微风吹瘦的人性、血染的残阳、断臂残肢、热血头颅、抽搐的伤员、渐渐冷却坚硬的尸体,画面凄凉而残酷,唯有那俯冲而下的怪物是如此的生猛……

    蓝火隐去两把镰刀,‘怪物’的影子渐渐在朦胧的眸子里清晰起来,那个在万佛寺里坚毅而眼神带着对生命不珍惜的人再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他焦急的神色、滑稽的动作、怪异的出现都刻印在她的心底,痕迹越刻越深刻,永生难忘!

    她笑了、落泪了,却无法感觉此刻的心情,蜂拥而上的敌人让她绝望,但能看到聂北如此焦急,她觉得满足了,起码他很着紧自己,遗憾的是以后天人两隔,渐渐闭上眼睛的蓝火能感受到呼啸而至的刀锋,但亦感觉得到天上的y影骤然放大……

    漕帮的人和白莲教的人怎么也想不到那怪物竟然是‘人’,只是这人是‘仙人’不成?不然怎么能飞?而且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自己这么多人眼看就把一直找自己麻烦的蓝火砍到的,却不想‘呼’的一声犹如魔鬼咆哮,大鸟’贴着自己的头皮掠过,回过神来的时候蓝火就像小j被老鹰抓了一般,接着就听到头儿在下面狂吼了,“劈死他们……”

    反应过来的帮众教徒们纷纷大力甩飞手中的刀斧,但飞掠的滑翔机速度不算慢,顺着斜坡一下子就划飞老远,他们的飞刀飞斧只能砸伤小山头下面那些混战的人群……

    放纵下去 第187章 圣女峰之巅

    “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治!”

    人在半空中,那些白莲教、漕帮等人奈何不得只能干瞪眼,聂北单手楼主蓝火柔软的腰肢,田甜吊着自己的身子然后用备用的绳子把蓝火‘绑’起来,这样一来聂北就是没力气了她还能被绳子吊在滑翔机上!

    搂住蓝火腰肢的手里传来那血淋淋的黏腻,望着蓝火苍白而虚弱的神色,聂北又心急又心疼,“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蓝火苍白的脸蛋浮现出几许笑意,柔柔的淡淡的,嫣然展颜的美态纵然夹带着凄艳,却依然很迷人,那因失血过多而疲惫不堪的眼睛都快睁不开眼睑了,凝结着血滴的长长睫毛颤动了一下,微微睁开眸子,倪了一眼被缩小的大地,继而有些痴呆的望着聂北,“我这是升天了吗?”

    “你这么不要命,升仙倒有可能!”

    聂北有些心疼的责备。

    在小山头上被聂北搂住扯离地面的时候她整个人的抵抗意志一下子全没了,此时的她虚弱、疲惫,要不是她体质因多年习武、修炼内功而比常人更‘强悍’的话,她早就一命呜呼了,此时听到聂北那因关心而责备的话,她心里反而很甜蜜,那死了都要笑的小嘴翘了起来,疲惫无神的眸子忽然亮了不少,眯着迷人的月牙儿睇着聂北,气若游丝的在聂北耳边幽幽的道,“聂北,我升仙了你会高兴吗?”

    “你现在浑身刀剑创伤、皮开r绽、伤及脾胃,升的哪门子仙?”

    聂北没好气的道,“你的命难道就一点都不值钱?”

    “咳咳……咳……那你的呢?也不值钱吗?”

    蓝火急喘几声,强忍住胸闷的痛楚,眼睛烁着柔和的光彩!

    “我的命当然值钱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没有田甜在身边的话聂北会很无耻的说是喜欢她才救她的,或许来一些更无耻的r麻话,只是当着一个美女的面和另外一个美女‘r麻’一番的事聂北怎么有些别扭,总有些放不开,也就说不出来,便带些调侃的语气道,“谁不知道火j是美女啊,而我又这么喜欢美女,不忍心之下唯有救你了……”

    “你喜欢我对不对?”

    蓝火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

    “咳咳咳……”

    这次轮到聂北咳嗽了!

    蓝火话一出来,见聂北那鬼祟的眸子心虚的往田家小姐那边瞄了一下,她的嘴角就挂起了一个妩媚而调皮的弧度,只是在那苍白的脸蛋和带血的嘴角映衬下总有些妖艳的味道,她虚弱的目光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灼热而希翼的注视着聂北,“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田家这丫头?”

    田甜脸蛋儿唰的红了起来,但她没出声,亦没嗔怪,反而羞答答的别过头去,心思却留在那话茬上,扑扑乱跳的芳心总想听聂北心底里的意思。

    聂北咽了咽口水,很小声很小声的道,“可否两个都……”

    田甜虽然偷听,但却没那个觉悟,一听聂北那混蛋竟然贪心不足蛇吞象,不由得扭头过来哼道,“什么?”

    但话一说出来她就反应过来了,那个羞啊……恨不得就从这里跳下去脸蛋才不会热到烫人。

    “美得你啊!”

    蓝火的话才说完,一阵咳嗽便咔出一口浓血来,洒在半空中。

    “你不要动,也不要说话,我立即带你去看大夫!”

    “我死不了……吐了一口血好多了!”

    “死不了也得去看大夫,不然会留下很多后遗症的!”

    聂北拉扯c控杠倾斜着滑翔机就要转向飞奔近在眼前不远的灵州,虽然聂北没去过大赵最富裕的灵州,但知道那边的方向就是灵州,而且在半空中望去,不远处房舍楼宇层峦,想必就是灵州,也只有灵州才有比及上官县还要宏大的城区面积。

    蓝火低头望了一眼无限缩小的地面,吹着高空的冷风,打了一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