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5 部分

第 75 部分

    蓝火低头望了一眼无限缩小的地面,吹着高空的冷风,打了一个哆嗦,脸色更白了,但她却道,“不行!”

    “?”

    聂北疑惑的望着她!

    “白莲教和漕帮等高手已经攻上了我们幽幽教的主殿教堂,皇帝、温夫人、华山派等人都在上面,我必须……咳咳……”

    “慢慢说!”

    “赵志那昏皇帝的车驾本来已经经绕过了圣女峰,就驾上官县的,却受到早有准备的白莲教那些疯狂教徒的伏击,而州兵救驾不及,李亚鹏李将军率领御林军拼死突围,但皇辇架大车重,根本无法逃脱,被几方埋伏的人马到了圣女峰山脚下,眼看就要被围歼于此,但华山派的人忽然支援而来,这才撕开一个裂口让赵志那昏帝在众人拥护之登山,而这时候我师尊她收讯便命我领着众姐妹在山下相助,便有了下面那些厮杀,但我我不知道白莲教、漕帮的高手们是怎么攻上了我们幽幽教的圣女峰主殿,现在上面一定很危急……”

    蓝火焦虑的望着聂北!

    而聂北听到温夫人和危急的时候整个人都绷紧了,根本不需要蓝火的哀求,他自己就像个被踩中尾巴的兔子一样,要不是在半空中,他都跳了起来,他现在当然跳不起来,当滑翔机却被迅速的拉高……

    圣女峰陡峭严峻,主峰的背面是刀削般的峭壁悬崖,两边是密林骤草、起伏延绵,提刀开路的话倒也勉强可走,但山势到了半山腰后就骤然直上,根本无法走人,再上就云雾缭绕,飞鸟尚且畏惧,况乎常人,唯一的道路就是主峰的正前面,虽然陡峭骇人,特别是云雾上层一端,没一定的胆量绝对畏惧不前,皆因那爬山的走道类似于陡立的梯子一般,失脚的话说不定会一路滚下来,绝对有死无生,但,虽然骇人,但尚且可行,而且是唯一的道路,当然,对c控这滑翔机的聂北来说,它四周都是道路!

    圣女峰高耸入云,峰顶理应终年积雪才合理,却不想有那么一块面积约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出奇平坦,而且没有半点积雪的迹象,映着周围晶莹的冰雪世界,这块平地很奇特,有些匪夷所思,当然,能在如此险峻的山顶上建造牢固的房舍、华丽的宫殿,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可想当年幽幽教需要拥有怎么样一个财力和物力才能寻觅到如此一块宝地来建造此时的总坛宫殿?

    但当人看到屋舍宫殿围绕的中央位置有一口半个篮球场大的清泉在冒烟的时候,也就不奇怪能营造出这么一个冰雪世界的‘净土’了,想必是温泉终年散发着热量让四周冰雪消融,而热量不及之处却依旧冰晶雪莹,于是‘净土’便像极了雪糕里的巧克力!

    而温泉的温水盈满流淌直下把主峰云雾上端四周那些滑不溜鳅的冰雪融出一条道来,这才有了一条徒步上山的‘活路’,逆着温水而上就如沐浴着纯净圣洁的圣水然后再到仙境朝圣一般,不可谓不奇特!

    温泉、冰雪交锋的世界,热气蒸腾、冷气凝聚,上窜的热气又把凝聚的雾气向四周,形成缭绕不散的梦幻世界,宛若人间仙境,如此胜境也只有大自然这位鬼斧神工的巧匠才有这般才情同雅致去塑造,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懂得去欣赏它的杰作,更不懂它的心思,反而很多时候是糟蹋它耗费心思的作品,破坏它的谐美!

    比如白莲教和漕帮的这些高手们,当然,他们未必就有心捣乱大自然的佳作,但为达心里的目的,他们可以破坏一切……他们在这里挑起了厮杀……

    虽说仙境不求花团锦簇、亦不求鸟语花香、更不求金银满地,但似乎亦不能淌血陈尸、满地死人,那是地狱的惊险,不过,此时此处,仙境和地狱等同,幽幽教、白莲教、华山派、漕帮、皇帝的人……都是人,死的死伤的伤,但厮杀似乎停止了……

    峰顶的两侧是房舍宫殿,前侧是上山之路,后侧则是悬崖绝壁,临崖处则是一块不小的场地,想必是幽幽教的疯女人平时c练之所,此时泾渭分明的站立着两拔人马,血衣残剑、警戒傲立,女人多多的一方身后就是悬崖!

    “想必你们都不喜欢在这里看到我,不过我们还真的好久不见了!”

    此时,一个袅袅余音在房舍中传来,但听吱呀一声,一位幽幽教教徒的房舍门打开来,一个婀娜的女子盈盈俏俏的度了出来,那步伐似乎踏彩而来的仙子一般,未曾有半点声响,给人飘然而至的感觉,紫衣霓裳的服饰外套一件貂裘锦袄,茸茸的白色襟边和那莹润赛雪的肌肤谐美,顶着一顶雪狐裘帽,给人俏丽脱俗之感,只是……那女子总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气质有所偏倚,具体难言!

    但幽幽教的疯女子一听她的声音,便心下了然,也难怪易守难攻的圣女峰会离奇让白莲教和漕帮的人杀上来,原来是大意失荆州,此女子虽然外表看去是幽幽教中的教徒小小,但是此时她没再刻意改变声线,谁亦知道此人是易容的,而重要的是有她为内应,在必要的时候放这些人上山,那是易如反掌,坚固的‘城堡’往往都是从‘内’破的,一点都不假,但幽幽教对易容术亦颇有钻研,没理由会这么轻易被蒙混过去的啊,这……绝境中的幽幽教女子仍然尚存些许疑惑!

    这时候却听一个清脆而略带些稚嫩的声音娇呼道,“你……你不是小小姐姐……你说话的声音……你……你把小小姐姐她怎么样了?”

    少女虽然阅历少,但她却机灵活泼,一下子就想到了‘杀人取替’的可能性,不由得柳眉倒立、小手紧握。

    “咯咯……你不认得姐姐了,姐姐不就是小小姐姐咯,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给你讲故事呢,你喜欢的话姐姐以后还可以给你说你聂哥哥的事情哟!”

    被紫衣女子这么一说,那清纯少女楞了一下,继而有些脸红!

    紫衣女子杏眼睨睇,一时间笑靥如花,素手一抹,那张娇俏的脸蛋即时变成一张皱巴巴的老脸,众人尚未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长袖遮脸,转瞬成了一个姿色平平的女子,好无出彩之处,继而单手一拂,‘小小’再现,但谁都知道,那也不是她原本的面目,只见她对那个娇丽可人的少女吃吃的笑道,“小妹妹……”

    “哼!”

    那被她成为小妹妹的少女却毫无惧意,娇哼一声便道,“人家哪里小了……”

    少女愤愤然的挺了挺胸膛,“人家都可以生小小玲珑了……”

    “……”

    少女的话让幽幽教那些女子的脸一下子就有些发烫!

    紫衣女子‘咭’的一声笑了出来,脸色有些古怪,继而格格直笑,“咯咯……要是我有你这么一个妹妹的话就好了,这么可爱,怪叫人疼的!”

    少女冷脸一别,哼哼唧唧道,“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姐姐,你带那么多人杀了我好多姐姐……”

    天真无邪的少女说到此便哽咽了起来,大大的眼睛噙着泪,望着那熟悉的家园、待她如亲人般的姐姐,此时物是人非,手里抓着‘真’小小送的风车仔,她不哭出来那是她已经被幽幽教那些疯女人‘毒害’不浅了!

    紫衣女子站在白莲教、漕帮的高手前头,望着小玲珑那纯真无邪的脸蛋柔柔一笑,“你这么可爱,姐姐我是不会杀你的,而你小小姐姐也没死!”

    “我才不怕你!”

    小玲珑皱着鼻子冷哼一声,“师傅说了,你们白莲教都是大魔头,杀了好多人,你不杀我我杀你!”

    紫衣女子也不见动怒,反而讥诮一笑,“姐姐今天是为他而来的,只要你师傅她们把他交给我,那姐姐只杀一个人就行了,但我怕你师傅旧情绵绵不忍割舍而已,咯咯……”

    小玲珑顺口问道,“你们这些坏人要杀谁啊?”

    “小玲珑,别和那妖女多言!”

    一身白衣未曾染上半滴血的秋水握住了小玲珑的小手,她弯弯的峨眉蹙了起来,柔媚如水、冰清玉洁的秋水丰满妙曼的身子盈盈而站却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柔美感觉,愠怒时亦是这般的好看!

    紫衣女子兰花指毅然一指,正是被幽幽教、华山派、御林军仅剩的二三十人护在中间的龙袍男人!

    放纵下去 第188章 幽幽教主

    龙袍男人四五十岁上下,中等身材,可能是被一路追杀到此地,他那身本应该威风八面的龙袍显得有些不整,纹丝金龙腾云驾雾在胸前,金丝玉带装其裱,冠冕华贵。但见他体态雍容肤色透白,被入绝路而略显慌张的脸显得有些绝望,却依然无声无息的散发着着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不凡气质!

    周未都是白莲教匪徒和漕帮贼子的高手,自方众人却背临深渊已是无路可退,山下援军、禁军被阻击不得登山半步,这边厮杀过后又元气大伤,远不是乱党贼子的对手了,在庙宇高堂上,他可以锦衣玉食、调兵遣将、指点江山、掌握大赵每一个国民的生杀大权,一国之君,他是有着无上的权威,天之子怒血染江河,但此时他指点不了江山,却还要被人指着鼻子如点卯一般,颜面尽失!

    望着身后那雾霭缭绕不散却深不见底的悬崖绝壁,一阵呼啸的寒风仿佛即可让人毛骨生寒双脚发软,中气不足、底气空虚的赵志甚至内心惶恐,要不是知道自己是皇帝,而对手是白莲教的人,绝无放自己一条生路可言的话,他可能连求饶的话都喊出来了,而且,天子的最后一层脸皮他也丢不起,倒也勉强还能撑住没躺倒在地,色厉内荏的斥道,“弥勒乱党,朕乃一国之君,你等此弑君乱国的叛逆行为,可知罪?”

    “我等筹划多时,要的就是你赵志这条老命,普天不靖弥勒降世,拯救万民乃我白莲教一贯宗旨,你赵志昏庸无能,国之君者当由有为之士从之,此乃顺应天命!”

    一位红光满面的老者双眼y霾的盯着困兽之斗的对手,嘴角隐含讥诮,他就是白崇白护法。

    赵志一张老脸y晴圆缺百般交替,何尝有人胆敢如此对他说过话?更别说是辱骂了,胸膛急剧欺负,手指指着前方,“你……你……”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赵志身边尚存一位老太监,此时他驼着背拱着身扶着赵志,但那眼珠却急转着!

    “我何尝说错你了?”

    白护法显然有一逞口舌之快的意思,“你上位第三年,湖广一带连绵暴雨,江河崩堤,洪水爆发,你却不理朝纲不事早朝,反而为了十大美女而巡游江南,耗资国库,以致洪涝肆虐半年,却无粮无钱渡灾,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浮尸百万,继后又救治不急而爆发瘟疫,以至千里荒芜,时隔今日才勉强恢复元气,次年黄河泛滥……但你依然巡游百出、耗费国资,至今大赵势微日下,突厥频频南下掠夺,百姓苦不堪言……”

    赵志被白崇说得无言以对,但怒急难当,手脚发颤!

    皇后一直陪在皇帝赵志的身边不离不弃,她年纪在三十和四十之间,正是当年十大美女之一,正是湖广洪涝之年在江南和赵志相见,从而走进皇宫成为现在的皇后,一身后宫女主人的服饰,长裙坠地、凤裳隆重,祥云、飞凤、金丝、锦袖、花襟,把一国之母那明艳动人的身材包裹得严严实实却又有种雍容华贵的气度在撩拨着视线触及的男人,特别是那包也包不住的丰满曲线,端庄与妩媚在贲隆如山包的胸前演绎着不分你我的故事,诱惑与清纯在宁和安详的脸蛋上展现,其上那明艳、华贵的凤冠珠玉摇曳,发出莹润的光泽,照着如玉般光润透红的瓜子脸,丝毫看不出来这一国之母已经是年届不惑的女人!

    她见赵志气急气短、心潮起伏,忙轻抚着赵志的背后,声若空谷的在他耳边开解道,“贼人巧言令色、诸般挑拨,j恶之事不知凡几,圣上乃一国之君,天上之子,圣体要紧,万勿在意贼人的诽谤!”

    皇后樱唇红润皓齿明眸,声轻语软,泌人心肺,那些白莲教、漕帮甚至华山派的男性高手都忍不住把目光投过去,一些自制力强些的片刻后清明过来,强守心神才驱赶掉那‘色心’的烦扰,其他那些就在自我安慰:如此女人,高僧都意动,况乎我?

    皇后爱夫如此,但别人却不是这般想法,稍微有些头脑的大赵百姓都知道赵志昏庸无能,虽说行为举止无甚大过,亦不算残暴,更不算傻痴,但在他那个位置,无能与昏庸本身就是一个致命的‘硬伤’,二十年前十大美女固然是让人垂涎欲滴,可身为天子,不顾百姓死活而专为此道南下,风流事迹盛传多年,现今亦念念不忘温夫人的生辰,可想当年血气方刚的年纪是哪般的荒唐?

    更别说一些有份无缘或有缘无份的女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了,好比此时站在他身侧不远的一名蒙面女子,她身材高挑,骨架玲珑,气质y柔,特别是那双幽静的眸子,听白崇一言时她无澜的眼波轻轻闪荡了一下,继而又没了动静,但她似乎这一刻才觉得心结有些放开了,又似乎更为失落,甚至是失望,神色有些茫然!

    站在她身边的秋水望了一眼她,又望了一眼赵志,心想:时隔多年,赵志已经不再当年那风采了,这或许就是外表徒有色彩而内在空虚的人物在时间的鉴定下,他的吸引力随着内在的暴露而减弱,在别人心里开始降价的也就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吧,丽影姐姐她也是时候大彻大悟了,只是媚媚她……哎……

    温夫人云鬓紊乱、素颜微白,眼神却无甚波动,二十年前,十大美女中,萧如玉、戴心婉、单丽影三女就地居水乡柔媚的江南最富蔗的灵州郡内,那年赵志不顾湖广洪涝千里南下就是为了一睹这江南三大美女同聚一堂的春色,说到底,她们三个女人也算是红颜祸水一窝了,所以白崇此言,多少让慈善、祥和的温夫人有些自疚!

    温夫人多少听闻单丽影和赵志的事情,但自那次会面之后,单丽影就人间失踪了,此时此刻她才知道,神秘的幽幽教主竟然是她,心头不由得泛起往事不堪回首的味道,此情此境又更添悲凉与绝望。

    相对温夫人等人的绝望,紫衣女子却神色笃定,无悲无喜,有心智有手段的的她此时此刻胜券在握,除非神仙下凡,必然这些人别想在这么一块不大地方下逃脱,而州兵成功被她以‘乱民’之事成功调离灵州,此时正在上官县拔营,大军即使‘飞’来也得好几个时辰,小股部队来了也一时半刻冲不上峰顶来,这段时间足够她完成心愿了,她美目瞥了一眼护卫在狗皇帝身前的女子,彼此较力已久,对方一直圣洁淡定、行道光明,而此时,只见对方没有了以前的风采奕奕、神态若仙,反而是风衣碎裂、裙袖染血、脸色森然,眉毛不由得一挑,无神表情的道,“凤鸣倩,你不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吗?”

    凤鸣倩神色不动,却暗自在运功调整状态,积聚耗费的力气争取最后一搏,皇帝要是命丧此地,她还真的无法向阁主交代,更无脸见夫人团的每一位夫人,所以她有的是战意。

    紫衣女子,的目光一一从花月阁圣女凤鸣倩、幽幽教的教主单丽影、护法秋水等几个高手中瞥过,最后落在一位手抓断剑的男人身上,此男人三十上下,剑眉鹰目神采烁烁,即时此时此刻亦不见丝毫胆怯,断剑在手依然杀气凛凛,若刀削斧砍的脸上流露这坚毅、决绝的神色,紫衣女子心下了然,此人正是华山派第一大弟子,名杨崔志,少年被仇家灭门而被现任华山掌门救下,从而拜在门下,武学造诣得其师傅七八分火候,倒也是个棘手的人物!

    而站在他身边的……紫衣女子神色楞了一下,虽然她不是以貌取人的女人,更在意的是一个人的才华,但不得不说,站在杨崔志身边的那位男子确实貌若潘安,若说他是武林第一美男子倒也没人不服,传闻他尽得上官掌门的真传,华山剑法使得行云流水一般,宛若剑舞般,却杀机重重,配上他那张俊美飘逸的容貌,‘艳名’早以响切武林,正是华山第二大弟子武阳!

    此两人隐隐维护着他们身后的两个女子,两个女子样貌俨然一个模盖出来的,发式、服饰、武器都是同样的,紫衣女子见了却没什么惊讶,皆因她在情报里信息里早就知道这么一对玉人儿的存在,正是二十年前十大美女唐素和现任华山掌门上官奇所生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名上官嫣然;妹妹名上官纪妃!

    “我一开始也想不到你们华山派的人也纠缠进来,不过现在也好,你们华山派也不见得会和我们圣教有个好来往,现在一并解决了也不算什么难事,倒也省事!”

    紫衣女子虽然话多了些,但她的神色依然很是冷酷。

    华山第二大弟子武阳剑式一抖,‘嗡’的一声清吟,盛气的喝道,“魔教妖女,你当我们华山派是什么?今天我们誓死相搏,你等亦休想占得了便宜!”

    “就凭你们四个华山弟子?”

    四大金刚站出身来,轻蔑的望了一眼被围在悬崖上的对手,一人一言讥诮的道,“纵使神仙乍现也休想逃脱了!”

    “跳下去就可以!”

    “飞也行!”

    “哈哈……”

    白崇白眉一皱,顾左右而言道,“我们不要再和这些将死之人啰嗦,把他们赶下悬崖再说,皇帝一死,突厥挥兵南下,我等就势起事,大事可为也!”

    “不要给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白崇是那种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敌手的人,对圣姑今日的‘多言’有些不满,却不敢直言,此时借四大金刚出口,倒也好说,“圣姑,我们得一口气拿下他们,省得夜长梦多!”

    事实上这时候谁也知道紫衣女子是白莲教

    黄金渔场帖吧

    紫衣女子无疑,但她好像没有要回答白崇的话,只是侧身望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一名布衣老者,但见那老者伫立在一边,不动声色,仿佛一个事不关己的老叟,干瘪如柴的身体看上去不甚有力,站着都嫌危险,他四肢如麻杆似的,皮包骨的感觉看着都让人心有惴惴,那面容如树皮般粗糙,岁月的刻画很是精彩,猛一看去尚能见其眼眶瘪塌,竟然是个无眼珠的瞎老头!

    这样一位人物,没有谁知道他是怎么到来的,即时他现在站在白莲教一边,但是是白莲教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唯独紫衣女子心下了然,但她亦没出声。

    而此时,一直气定神闲的单丽影忽而动了一下,诡异的身形如雾若烟一般飘至对峙的最前沿,衣带飘飞初静,美人如女神普降,高盘而起的云鬓下一张轻纱遮面,若隐若现却丝毫阻碍不了她冰冷的神韵和惊世的容貌,她收身提气的面对这那不起眼的老者,露出来的美目折s出让人心骇的寒光,失声道,“鬼王莫一,你竟然敢涉足中土?”

    “老身何处去不得?”

    老者面忽而转来,幽幽教护教女子、华山派几个弟子骤然感觉到一股森然的气息袭来,不是武林高手绝对感觉不到那种返璞归真的气场,那是一种威势,即时如幽幽教教主单丽影这种宗师级的高手亦无法压制他的‘压力’!但见他神色微带些孤傲,“我今日来此志在杀人,只要铲除赵志,我大王联盟吐蕃兵出玉门关,中原随手可得,何须顾忌那么多!”

    “身为草原主教法王,涉身我大赵内事,伙同魔教为乱,挑起大赵和突厥战火这份责任你可担当得起?”

    赵志倒也没有完全昏庸,虽然没有单丽影这般见识,见人即可道出名来,但听单丽影说出鬼王莫一的时候他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这鬼王莫一是突厥国教的护国大法师,他身后站着的自然是突厥帝国了!

    老者看都不看一眼赵志,显然对他的话很是不屑,却把全部的注意力投放在内力深厚的单丽影身上!

    “大家小心他的摄魂大法!”

    单丽影袅袅之音尚且在众人的耳边缭绕不散,但她的身形却如绚丽的流星一般‘簌’的一声向鬼王莫一攻了过去,并指成箭、欺身若燕,雾气被她牵扯,宛如风波骤起,杀意昭然……

    单丽影突然出招,顿时点燃了敌对双方的战火……

    放纵下去 第189章 横飞登场

    圣女峰峰顶上刀光剑影血溅三尺,不管是俊男还是美女,在生死关头,面目都是冷峻、眼神尽显杀戮的,幽幽教的女人本身就是疯女人,能活到现在的不是高手就是好手,她们也杀红了眼,娇喝连连、挥剑如鞭,倒是她们的水护法秋水的动作优雅,都是杀人,本无谓好不好看,可白绫频出、衣袖拂动的秋水在杀人时却有一种长袖善舞的美感,总觉得那也是一种艺术,看她杀人是一种享受,或者被她杀死的那几个白莲教疯狂教徒也觉得死在她之下可比死在幽幽教教主单丽影的手下好多了,只见单丽影素手纤纤,不沾半点尘埃,如此嫩白而柔软的柔荑本应出现在深闺梅园那张古筝琴案上才对,但她和鬼王莫一缠斗的时候却y寒笼罩四周,劲若狂风,偶尔对身边一些白莲教、漕帮的人出手,素手挥出,无声无气,一些闪躲不及,整人顿时僵硬如冰,一推即碎,诡异非常!

    华山大弟子杨崔志双眼杀得通红,灭门的悲与恨压抑在心头多年,这时候如此对白莲教的教徒高手在此,他心头的仇恨占据了整个心头,纵使是断剑在手他亦能勇者无惧一路厮杀,一刀还一刀一剑还一剑,用满身的鲜血与创伤换取成十具白莲教教徒的尸体,值得与不值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能杀多少就杀多少,现在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华山第二大弟子武阳护卫在上官姐妹花的前前后后,剑若散花一般铺开,寒光闪烁,好不骇人,一时间还未看出败势,可四大金刚普一加进来的时候他们顿时险象横生、刀剑贴r,不多时谁的身上都见红了,虽然他们的杀的人不少,可是白莲教人多势众,高手如云,远非杀几个相对弱一些的人就会扭转整个局面,双拳难敌四手,长此下去,不出半个时辰,耗亦足以耗死自方这二三十个人!

    这边,紫衣女子和凤鸣倩剑来剑往,缠斗不休,秋水亦被白发嗡嗡的白崇缠住脱不得身,本来是棋逢敌手的对决,可悬崖边上的皇帝、皇后、温夫人几个却没有一个是学武的,唯独小玲珑那较小柔嫩的身子骨架着架势护在前面,而这时候,好几个白莲教高手围了过去,刀光俎俎,如何不急?急躁之下落了下风,越发的难以脱身来援,反而自身亦险象频频……

    手握利剑的小玲珑却挺着小胸脯挡在前面,面对穷凶极恶的白莲教匪徒,她显然有些紧张,“你……你们不要过来哦,我……我很厉害的……”

    “是吗小妹妹,嘎嘎……你是床上厉害呢还是口技厉害啊?我曹昂还真想尝试一下呢!”

    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样貌、身材看上去像个站在大殿上高谈阔论的大儒一样,神采、言语却如旮旯巷尾里调戏良家妇女的无赖痞三似的,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折扇扇骨端刀尖闪闪,显然也不是个善类。

    他引领着几个彪悍大汉了近来,小玲珑眉头一皱,厌恶的哼了一声,“你就是漕帮的二帮主曹昂?”

    小玲珑显然对这么一位‘特别’的人很有印象,因为幽幽教不少找漕帮的麻烦,难免有死伤,自然有幽幽教的女子教徒落入他手,他囚禁的幽幽教女子没有一个不被他y辱玩弄,直到那些女子被他jy而怀孕时他才痛下杀手,其y毒和残忍让幽幽教这些疯女子恨不得生吃其r,可他似乎神出鬼没,而且武功高强,特别是轻功,飞檐走壁而轻燕掠水,在江湖上也就只有一直被武林人士所不容的采花大盗花非花能压其一筹,所以幽幽教恨他入骨,他却还能活到现在,不过他的形象却一直刻在幽幽教每一个女子的心中,小玲珑也有所耳闻。

    “小美人儿也听说过我曹某人的威名?怎么样,还不乖乖就擒?”

    曹昂折扇轻摇,有些自矜又有些y荡的打量这小玲珑那娇嫩得若一枝含苞待放的雨荷,纯洁而美丽,清甜的容貌丝毫不输给她师傅单丽影这个是大美人,露在衣袖碗面的皓腕、雪肤如一抹儿粉腻的奶酪,馋人人得紧,如此娇嫩的花朵儿,是男人看到都想暴力的摧残她,把她摘了才解馋,曹昂自然是色心与色胆具生,yy而笑道,“皇帝死了也罢,但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若肯乖乖的让c上几晚的话,我倒……嗯?你想动手?”

    曹昂那些手下见曹昂盯上了小玲珑,即时向两边包抄过去,目的自然是想乘机杀了大赵天子赵志,谁能杀了赵志便一飞上天,将来白莲教取得天下的话或许还能封侯加爵,谁不疯狂!

    “你们……你们不能过来……”

    小玲珑那纯真的脸蛋焦急万分,急急忙忙的往后退,似乎的护在赵志等人身后!

    但曹昂和他的手下却越越近,小玲珑和赵志、皇后萧如玉、温夫人戴心婉、还有那个老太监望着那些越来越近的嗜血刀刃、还有那些残酷而无情的面目惴惴的往后退,直到再往后退一步就步入深渊时,绝壁和寒风合奏的呼啸声如催命曲一般刺耳,吹得众人背后凉飕飕的,谁的心都生起了绝望……

    “你……”

    紧张不安的小玲珑对峙着压迫过来的敌人,却不想背后传来赵志一声惨叫,慌忙回头,却见他肋下深c一把匕首,皇后发现后花容失色,一时间手忙脚乱,一直侍候在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却跪爬在地上像条狗似的爬到前面去……“各……各位好汉……老……老奴杀了皇上了……我杀了皇上了,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这时候众人才省悟那老太监是卖主求生,鄙夷的有之、愤怒的有之、仇恨的有之……

    “皇上你……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妾身……”

    皇后惊惶失声,手足无措的抱住赵志。

    温夫人亦俯下身来,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可她多少比皇后懂得多些,见匕首c在肋下,即使伤了脾胃,一时半刻是死不了的,只要救治得及时,生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可她没有安慰皇后,事实上这时候都大难临头了,安慰显得有些多此一举了,谁还能在这峰顶上幸免?

    老太监像条可怜巴巴的落水狗一般连爬带滚的蛹到曹昂的脚下,无比下贱的乞求这苟且下去的本钱,曹昂却冷冷一笑,对他的乞求从耳不闻,手起刀落,一刀剐了他,撇撇嘴道,“只要不是我们的人都得死,你这老东西倒想活了!”

    老太监的死没人可怜亦没人在乎了,这时候曹昂大手扬,他那些手下便杀了过来……

    凤鸣倩离这边比较近,被紫衣女子也就是白莲教圣姑纠缠不得脱身,眼见圣上和皇后娘娘危在旦夕,慌张的震开紫衣女子的软剑抽身想退,但软剑如有了眼一般撩了过来,她已估计不了那么多了,在软剑划破肩膀、粉背的剧痛中,她如雨燕一般窜了过去,从侧面横c过去,一时间‘铮铮铮’声刺耳,以一人之力硬是退了漕帮那些大汉,可紫衣女子那把缠人如麻的软剑接着就到了……

    小玲珑的武功也不算很弱,此时已经退无可退了,她娇喝一声,提剑便向曹昂砍去,怒急与豁出去的思想让她手中的剑走刀势,威力自然是剧增,但招数杂乱,反而更加没威胁力,曹昂若无其事的一闪,小玲珑毫无章节的一‘刀’落空,第二‘刀’横撩过去,对方一个跟斗了事,一眨眼的时间,小玲珑挥剑生风,剑影几重,却没有半点收获,反而是恼羞成怒的出招把自己弄得气急气喘,娇俏润嫩的笑脸含煞带怒,“不要跑,看我……看我不杀了你!”

    曹昂自知小玲珑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也知道,他需要的是不是小玲珑的命,而是弑君,他一个侧身闪过小玲珑疯狂的一剑时,骤然一个翻身打挺,如大鸿展翅,在半空中,他大手一翻,手中那把刀尖成排的折扇‘簌’的一声如飞碟般袭去,直取赵志的脖子……

    被漕帮几个大汉和紫衣女子围攻的凤鸣倩一下子就受了几刀,鲜血直冒,自顾不暇,见曹昂飞扇而去的时候芳心顿乱,举手便把手中的宝剑掷出去……

    ‘哐啷’一声,宝剑还未s出重围便被紫衣女子软剑砍了下来,掉在地上,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在凤鸣倩的耳里就如炸雷,可她还未来得及多想,一把锋利无比的软剑就抵在了她的喉咙上……

    单丽影和鬼王莫一自然是峰顶上武功最高的两个人,两人巅峰对决,不分胜负,而一直留心赵志那边的单丽影忽而不接鬼王莫一的一招开山掌,反而诡异的回过身来,衣袖一拂,一块绝好的红玉如子弹一般劲s出去,硬生生的把曹昂那折扇在赵志的脖子处撞开,只听‘铮’的一声,火花四s,折扇与红玉贴着温夫人的发鬓飞‘溅’出去,双双坠入深渊……

    那块玉是赵志在二十年前送给她做定情礼物的,虽然她有怨、有恨、有期待、有失望,在他选择和萧如玉成婚后,她讨厌过去、怨恨誓言、憎恶男人,但在危机关头她始终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而不救,即使……即使……

    ‘嘭’的一声闷响,才s出红玉的单丽影背后承受了鬼王莫一霸道的一掌,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跌落地时滚了几下,眼看就要滚落悬崖,在幽幽教女子的悲呼声中,她五指如铁一般扣入悬崖边上的岩石上,吊住的身体下面是万丈深渊,险之又险。

    小玲珑娇呼一声,掉下皇帝和皇后等人不管,奔过去……在她的纯真的思想里,要在皇帝和师傅两人只见选一个的话,师傅才是最重要的,皇帝也就可以丢掉!

    但她才奔出两步,单丽影便单手着力,无声无息的跃上了悬崖上面,堪堪的站在悬崖边上,脸色发白,秀发苏乱,‘喔’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在那半脱落的洁白面纱上,异常的惨艳……

    寒风呼啸,秀发飘飞,脱落的面巾在她脖子上拌勒片刻便被风吹走了,露出单丽影那张因严重内伤而有些发白的脸蛋,一张让人窒息的容颜顿时展露在众人眼前,散乱的云鬓迎风飘飞、修长的峨眉轻蹙、深邃而冷酷的眼睛无悲无喜、笔直玉挺的瑶鼻有如冰雕玉刻一般的秀气、弧线优美而紧抿的红唇冷冷中带着无法藏匿的性感……

    单丽影给人的惊艳程度丝毫不输于雍容华贵的皇后萧如玉,萧皇后气质大方而明慧、端庄却又秀气,骨子里有着大家闺秀的风韵与矜持,而单丽影那种武林宗师般的冷酷与y柔却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感,带点野性的味道,总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可在场的人没多少个敢想去征服她。

    瞎老头鬼王莫一虽然瞎了,但他对气机、声音的感觉力却是无以伦比的,‘见’单丽影生守自己一掌后尚能微微颤颤站起来,他心里多少微愕,继而便是鬼魅般袭来……

    单丽影被一掌震伤五脏六腑,经脉尽乱,体内的真气乱窜,一时间难以康复,功力大减,见鬼王莫一再度攻来,便强打精神应付。鬼王莫一内力老而浑厚,受伤过重的单丽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一番抢攻之下,单丽影再度被他一指蛰中,倒飞三米才落地,连吐几口鲜血才能站起来,但鬼王莫一有着白崇这个年纪的老辣,充分理解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他没有半点的停顿,身影一闪便杀了过去,一抹非烟非雾的真气在他手上缭绕,使得枯瘦的手指骨看上去y森恐怖,人未到他挥起的气劲如刀刃一般冲单丽影削去……

    眼看一代美人即将香消玉碎、芳魂骤断,杀死单丽影的话就是重创幽幽教,即使外出未归又或许不再圣女峰上的那部分幽幽教教徒能尚存下来,但失去这么这么一位宗师级的教主,幽幽教就再也没能力捣乱了。

    幽幽教仅剩的几个女子见此一着,心如死灰,幽幽教教绝大部分都是被教主收养的孤儿,教主在她们的心目中就是再生父母,虽然她冷酷、她执着、她顽固、她严厉……但她依然是心目中嘴伟大的一个,最敬重的一个,眼看就要死于敌手,她们如何承受?

    “丽影……”

    赵志再一次见到伊人,却是她救了自己一命,或许自己这一命跟着就没了,但伊人如此,旧爱绵绵,本是感动,可这时候她命悬一线,多情的赵志不由悲呼一声。

    但就在这时候,众人觉得寒光闪了一下,两把镰刀从悬崖外面横飞过来,呼呼声响,撞向那呼啸而至的气刃,另一把迎面袭向杀气漫天的鬼王莫一……

    忽而其来的偷袭让鬼王莫一去势顿收,而同一瞬间,‘叱’的一声,镰刀横c在峰顶的泥面上,气刃被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单丽影暂时无虞!

    这诡异的突变让众人错愕了片刻,继而骤然发现,一只绕峰盘旋急飞的大鸟忽而出现在悬崖边上……

    放纵下去 第190章 见皇后戏圣姑

    ‘怪物’突兀的出现一下子吓着了不少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悬崖背后飞来一直大‘鸟’,如飞鹰一般急促而狂妄的飞产过来,惶然的白莲教众人慌忙退却几步,大鸟一下子拉飞起来,回过神来的众人才看清楚‘大鸟’上竟然有人,而且是三个,一时间更楞了!

    聂北拉扯着滑翔机快速的豆转回头,从背后对着白莲教的人俯冲下来,滑翔机好歹也有几十平方米的面积,一下子扑飞下来,还真有点气势,面对似乎要撞到峰顶地面上的怪物,那些武学修为高一层的白莲教人和漕帮分子这时候自然无暇顾及弑杀皇帝了,再度后退几步,慌忙额度趴到地面上,只感觉那承载这人的怪物是贴着自己的脊梁骨飞过去一般,高手也流汗。

    滑翔机一下子降低到地面,聂北双脚已经离地了,像极那骑单车而不能刹车的大爷爷,双脚猛蹬地,眼看着悬崖边就到了,而且几个美女堆在悬崖边上,这笨重的家伙停不下来自己还可以跳跃式滑翔,可那些娇滴滴的美女啊……其中就有让自己日思夜想的未来岳母娘温夫人、率真可爱的小玲珑……聂北不由得呱呱叫,“闪开……闪开……撞上了撞上了……”

    拼尽全力甩去两把镰刀教下单丽影的蓝火、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得脸蛋红扑扑的田甜也放下双脚和聂北一样在地上蹬撑着,倒有点跳扭秧歌的舞步。

    惊吓而闪回两边的白莲教、漕帮的人被滑落的‘大鸟’p股给遮挡了视线,一时间也不敢贸然向前,自然看不到一男两女的‘扭秧歌’,但站在悬崖边上的皇帝、皇后、温夫人、小玲珑四个却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单丽影、秋水、凤鸣倩、华山派的四名弟子和仅剩的几个幽幽教教徒在大鸟的y影下仓惶退却,就像老鹰赶鸭子一般,有些狼狈。

    但才一瞬间,皇帝皇后、温夫人小玲珑四个人就有点惊愕了,那大鸟停不下来岂不是要撞我们下去?

    单丽影几个惶急的退回到悬崖边上,十来个人挤成一堆,望着那怪鸟着地‘铲’来,既惊那‘怪鸟’停不下来而把自己这几个人撞下悬崖,同时那三人的动作也实在搞笑了点,一时间她们的脸上都浮现古怪的神色出来,似乎有些呆滞!

    皇帝和皇后是一种诚惶诚恐的殷切神色,就差没跪拜了。他们‘夫妇’俩是高高在上的一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拥有帝国的一切,他们命贵在天,民间凡尘在他们的眼里渺小得很,但唯独对上天很是敬畏,历来那些皇帝做的寻仙觅神、炼丹化仙的荒唐事就不说了,且说每逢佳节、天灾人祸等大时大节,皇朝礼部都会举行祭祀、祈福等等,祈求上天?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