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6 部分

第 76 部分

    兜せ傻幕奶剖戮筒凰盗耍宜得糠昙呀凇8煸秩嘶龅却笫贝蠼冢食癫慷蓟峋傩屑漓搿2砀5鹊龋砬笊咸炷切┘菰品捎纳裣煞鹱婷巧82级鳎谀茄募览裆希词惫笪熳拥幕实垡嘁菥胚担杉陨咸於陨裣烧庑┥袷サ亩饔卸嗑次罚耸币皇悄舯比鋈说某龀 移ぁ艘恍┑幕罢娌蛔既没实鄹掳萘耍?br /

    滑翔机堪堪的停在悬崖边上,聂北的脸差点就贴上了皇帝那张老脸了,直吓得赵志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好不精彩,嗫嚅着嘴巴最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聂北的目光迅速的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发现好几个绝世美女,自己是从来没见过的,目光顿时有些炽热,要不是情况危急的话聂北还真想好好的养一下眼呢!

    “是……是你(们)”

    秋水和凤鸣倩、温夫人、单丽影等人待看清楚三人的样貌时嘴巴吞得下一只j蛋!温夫人自然是好奇聂北和田甜这两人,而单丽影那些没见过聂北的就‘瞪’着浑身浴血的蓝火,秋水和凤鸣倩两人美目连连,那些不认识聂北也不认识田甜和蓝火的就是华山派弟子了!

    “聂……聂哥哥?”

    小玲珑最先惊呼出声,那夹带着无尽的欢喜和惊讶的声音娇脆而清甜,她人就手足舞蹈的挤上前来,清澈如泉的眸子扫视着聂北之后似乎才发现蓝火,惊呼道,“火姐姐……你……你怎么啦?你……”

    “嘶……”

    聂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在众人疑惑、敬畏、茫然的目光中聂北附在田甜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迅速的伸手一扯,‘咝’的一声扯下一块布,看也不看的往脸上一蒙,继而解开滑翔机上的绑带……

    蓝火忽觉上身一凉,一声细微的娇呼,“啊……坏蛋你……干嘛又撕我衣服?”

    上次在万佛寺被聂北撕下一块衣服的事在蓝火的脑海里翻转,那时候的她没脸红,这次却红了个透!

    “蒙面啊你没看到吗?”

    聂北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不撕别人的!”

    蓝火没好气的嗔道。

    “你的破破烂烂好撕一点嘛!”

    蓝火一身红火的衣服在圣女峰下的厮杀中被切剐得破破烂烂了,聂北自然顺手了。

    聂北解开了绑带就要钻出滑翔机遮挡的空间,便听到蓝火娇羞柔弱的一声,“那……那你……你也不要扯人家的肚兜啊……”

    “……”

    聂北差点一头撞入悬崖,尴尬的闪出滑翔机的羽翼……讪讪的声音细小的传回来,“意外,纯属意外!”

    但临走的时候谁都看到他贪婪的用鼻子猛吸几口气,直弄得好几个女人脸红耳赤的,温夫人更是扭头过去面对悬崖!

    望着微微颤颤的停在悬崖边上的大鸟p股,只看到一些布料,看不到那些眼看就要被自己送到地府里去的敌人,白莲教和漕帮的人心里多少有些懵,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那三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神仙,竟然能飞,便不敢轻易冒犯,即时白莲教的圣姑亦心有惴惴,但蹊跷归蹊跷,她还是打手示意退开的教徒、手下围上来,可这时候一个蒙头蒙面的家伙抽气似的钻出来,顿时吓退两步!

    聂北见杀神般的白莲教教徒和漕帮帮众高手被自己忽一出场吓着,心里惴惴,但胆气便来了,吭声道,“咳咳……本仙初次下凡便见汝等屠杀生灵灭绝人性,实乃残忍至极,有失‘天和’必遭天谴责……”

    聂北滔滔不尽的忽悠着,眼看那些凶残至极的家伙端刀迟疑起来,但神色显然有些蠢蠢欲动,心有惴惴,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去,昂首挺胸的往前跨了一步,白莲教和漕帮的高手都心有忌惮,就连那鬼王莫一亦未敢越雷池一步,一群的高手被聂北装神弄鬼唬得忙退回一步,但也就一步而已,聂北便跨第二步、第三步……蒙着头巾(蓝火的肚兜)的聂北正得意着,但那些高手显然被唬‘够’了,再看聂北那浑身寒酸的样子,那里像个神仙?神g倒是很像,所以他们退了三步后便装着胆不动了,聂北那抬起来的腿再怎么也跨不下去了,这时候白崇那老头眼尖,这会儿认出聂北来了,枯干的手指指着聂北寒声道,“是你?”

    “我靠!”

    聂北暗骂一声,嘴上却不屑的道,“喂,老头,你认错人了吧,老子我可是神仙,在天上活了一千几百年了,觉得闷才下凡间来兜兜……你不会说你认识我吧……”

    “聂——北——”

    “嗳?”

    一个很好听到女声,聂北忍不住应了一声,话出口才惊觉,不由得苦着脸寻声望去,但见一个紫衣女子盈盈而出,杏眼如烟若雾一般盯着自己,那秀丽的脸蛋不曾认识,但那眼神和那高挑婀娜的身材聂北却依然有些熟悉的感觉,第一时间想起了那狐媚又孤傲的白莲教圣姑!

    “应得蛮快的嘛!”

    紫衣女子甩了甩那把血迹斑斑的软剑,双目如刀般盯住聂北。

    “fsck!”

    聂北想着怎么逃跑了,那抬起来的脚缓缓的放回到后面去,讪讪的道,“真巧啊,这样也能遇到圣姑你,更想不到这样你也能认出我来,想开个玩笑都不行,真是的……哈哈……”

    “很好笑吗?”

    圣姑脸色一寒,‘簌’的一声那芳香四溢的身子一下子就闪到了聂北的跟前 ,抬起来的软剑在离聂北半米处嗡嗡颤响!

    “嗯,一点都不好笑,不过……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该不会是在万佛寺里见我一次就念念不忘吧?”

    聂北一边胡扯着,一边微微后退,心里倒转着怎么才能迅速撤退的事宜!

    圣姑似笑非笑的望着聂北那不算和尚亦算是和尚的短发,撇了撇嘴道,“你造型如此独特,小女子还真的过目难忘啊!”

    “那是……”

    聂北臭美的应了一声,接着才反应过来,“唔?”

    当真是哭笑不得,短头发虽然很自然很舒服,但在古代还真有些‘露短’!

    紫衣女子那长长的眉梢一挑,丹凤眼眯了起来,近距离的盯着聂北的脸,这样一来反而看清楚聂北脸上那张粉红色的‘面巾’是何种‘材料’了,绕是她心如止水也忍不住有些脸红,忍不住转移视线警惕的打量着那怪异的‘大鸟’,袅袅出声道,“怎么?都混成神仙了?”

    “本仙能腾云驾雾;可御风飞行;不食人间烟火,本来就是天外来人……”

    这话聂北可是说得理直气壮的,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也算是天外来人了吧,可紫衣女子却哼道,“鬼才信你!”

    紫衣女子的目光透过聂北的侧脸向那大鸟望去,却始终看不出什么苗头来,芳心反而有些不安,在想,温夫人戴心婉生辰,赵志必然来贺,事先扰乱上官县的治安闹出乱民来,引诱田万年率领州兵来‘围剿’,赵志从灵州赶赴上官县时必然兵卫不多,自己这边高手尽出、精心埋伏,毕其一功就要诛杀赵志那狗皇帝在这圣女峰上,却不想出了这么一道诡异的事情,这……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有道是,越是聪敏的人月是多疑,圣姑她也不例外!

    “咦?你怎么不蒙着面纱了?”

    聂北似乎现在才发现人家没蒙面纱一样,继而臭美的问道,“你该不会是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而知道我会来,所以就特地揭去面纱让我一睹芳颜吧?”

    “美吧你!”

    紫衣女子面对聂北胡扯乱侃般的调戏不但没有愠怒,冷酷无情的她反而觉得有些羞怩,这倒是她想不明白的!

    当然,她怎么能想到聂北是个现代的人呢,更想不到现代的男人总有种和古代男人不一样的气质,那就是‘犯贱’,架子不高,对古代女性的心思更为了解,谈情说爱一事精通了然,自然得心应手头头是道的侃来,面对活宝一般的异性,谁也别想真的能生起气来!

    “我最多也就算得上英俊而已,不算美,不过你很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聂北一点脸红的意思都没有!

    “呃,是吗,不过……”

    ‘小小’虽然美,但绝对算不上绝美,圣姑假冒的‘小小’自然也差不多,紫衣女子眉目妖冶的望着聂北,嗤笑道,“我是易了容的,你胡扯也得扯上道儿吧!”

    紫衣女子表面上应付着聂北,可眼神却不时的打量那‘大鸟’,可她怎么都想不到那大鸟其实比聂北还不堪一击,但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她还是被唬住了!

    “喔,是这样的吗,那更不得了,易容了都这么美,不易容的话那就仙女一般了!”

    聂北不知道自己的话田甜那妞照做了没,现在是拖得多久算多久,便接着胡扯道,“怪不得那神仙说这里有美女所以就飞了下来,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是神仙的眼光好一些!”

    聂北见紫衣女子想开口,便忙出声不然她发话,“啊对了,你什么时候嫁人啊,到时候我到你家去提亲!”

    “你再口花花信不信我杀了你!”

    “这不好吧,好歹我也认识神仙……”

    紫衣女子神色微冷,到了这个时候她也看出了点苗头,便哼了一声,“我送你去见他要不要啊?”

    “嘿嘿,这个……”

    聂北讪笑起来。

    “圣姑,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小子装神弄鬼的,就是想拖延时间,要真是什么鬼神之物要和我们作对的话哪还需要故作神秘,我们还是赶快杀了那狗皇帝才是……”

    装神弄鬼的白崇比自觉得罪鬼神多里去了,内心对鬼神一事多少比别人更有‘破罐破摔’的‘本钱’,此时见圣姑迟疑,而自己身后的人也心有戚戚,边急于出言催促,要不是顾忌圣姑的威严而不敢未经她允许而出手的话他早就想扑过来撕碎聂北了。

    白崇的话让紫衣女子神色一怔,继而冰寒如霜,聂北见此,哪还敢废话,楞是拔腿就跑,转身、加速一气呵成,嚯的一声转瞬就钻入到大鸟的身下,没了人影,紫衣女子本来对那大鸟尚存一丝敬畏而不敢和手下贸然攻取,见聂北心虚如此,哪还有迟疑,咬牙切齿的娇喝一声‘混蛋聂北’便飞身扑来,她身后那些手下即时跟上,如被惹恼了的‘金刚’一般……

    可他们还未冲到,那大鸟就当先一步向深渊‘栽’去……

    放纵下去 第191章

    水水想啰嗦两句,写作不是水水的全部,这点有些无奈,这个没办法,相信大家能理解的,生活本身是无奈的!

    这些时间里,纵古更新不多,个中原因水水就不细说了,忙吧!

    纵古能坚持下来是大家的支持的,没有你们就太监,所以更新慢了水水也觉得对不住大家,忙过这段时间吧,五六月份可以的话水水可以轻松多了,时间也多了……水水需要大家的理解哈!

    …………………………………………………………………………………………………………………………………………………………………王萍萍紧紧的箍住聂北的身体,轻微的战抖着,紊乱的发丝挂着她落下的泪珠,沾湿在聂北的衣服上,而她就像一块黏人的牛皮糖,聂北差点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僵在床上任她那决堤的泪水灌溉,直到她哭累了才拍着她纤柔的粉背安慰道,“好了,你看你,都哭成个泪人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怀里,受惊猫儿似的王萍萍彻底了放松下来了,挂满泪珠的俏脸在聂北的脖子上腻着,听了聂北的话后扑哧一笑,继而幽幽的道,“坏蛋……我……”

    王萍萍嗫嗫嚅嚅最后什么都没说,聂北逗笑道,“还叫我坏蛋?我真的那么坏吗?”

    “你坏透了!”

    王萍萍想都不想就回了聂北一句道,“要不是你人家也……”

    “也什么呢?”

    聂北坏笑道!

    王萍萍脸色一红,呢喃道,“你……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喔!”

    “你……你欺负我!”

    王萍萍昂起头来,正面面对着聂北,彼此的鼻息都可闻,泪眼亮晶晶的的望着聂北,她第一次这么勇敢的面对着聂北,没有回避聂北直视的目光,未雨已凝泣,语气娇弱而凄婉,“坏蛋……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我再也不要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这里没有关心我的人,没有我爱的人,没有我喜欢的生活,有的只是担惊受怕和无穷无尽的辱骂,我……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这不是我的家,坏蛋,带我离开这里……”

    王萍萍才止住的泪水氤氲了眸子,慢慢积聚仿若随时要再度掉下来。

    虽然王萍萍没有说得具体,但今晚所见所闻让聂北知道,怀中的女人在这幽深的院子里过得极其的屈辱和辛酸,更别提一个傻子丈夫带给她心灵上的那种无助和绝望的煎熬了,这些也就算了,还得时刻承受着这样那样的目光,连家公那种觊觎的心思也毫不加以掩饰,她这么腼腆娇弱的女子,想想都让人心疼,聂北紧紧的抱住王萍萍纤柔的身子,一时间竟然没了言语……

    王萍萍的含泪的眸子透过聂北温柔的眼睛看到了聂北的心疼,芳心微微悸动,凄婉的脸蛋儿浮起了柔美的欢笑,亮晶晶的眼睛弯起了月牙儿,积聚的泪水含着甜蜜无声掉了下来。

    清凉的泪水滴在聂北的脸上惊醒了聂北,心疼的他慌忙安慰道,“萍萍姐,你是我聂北的女人,再也不让你受委屈了,我带你走,皇帝也挡不住我,我要带你回家!”

    聂北怕王萍萍不知道家是哪个家似的加以重复,“我们的家!”

    “唔!”

    王萍萍听到聂北强调的话语芳心既甜蜜又羞涩,却又怕聂北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轻柔柔的唔了一声,蚊蚋一般,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

    聂北就是看她那笑着的眼睛就知道她的心思了,可见她羞怩的样子,很是可人,忍不住逗她道,“萍萍不回答我难道是不答应?那算了,我不勉强你……”

    王萍萍听聂北的话急了,“不……不是的……我……我……”

    卑鄙的聂北装模作样的打诨道,“我知道你还怪我那次对你和你娘亲做的事,你不答应我能理解的!”

    “我……我不是的……”

    王萍萍慌急道,“我……”

    “你不想做我女人我知道,不过我还是带你走的,送你回到你娘亲的身边,也不让姓林的人找你麻烦,以后……我不再欺负你了!”

    “不……不是这样的……”

    “你都不答应,还能怎么样?”

    聂北强忍住不理出笑容,很是无奈的样子!

    “谁……谁说人家不答应了!”

    “刚才你都不回答,就是不答应了,我还是不勉……唔……”

    聂北的话说到一般就被王萍萍堵了回去,不由得瞪大了眼,害羞腼腆的王萍萍竟然会自动亲吻下来,实在出乎聂北的意料,但见近在眼前的脸蛋红扑扑的,羞涩的眼睛紧闭着,弯弯的的睫毛挂着泪珠儿,凄婉柔弱的样子,但吻得很是坚决,大有一把堵死聂北接下来的话似的!

    笨拙的小丁香义无反顾的往聂北的牙关上钻,勇敢的动作配合她那羞红的脸蛋儿很是可人,聂北也爱意泛滥,张开牙关放那调皮的小丁香进来,彼此纠缠在一起……

    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爱意,交织的情思爱意在湿吻中传度着,良久良久……直到两人都有些气喘的时候才松开,俏脸嫣红的王萍萍禁不住嘤咛一声,“唔……”

    聂北捧住王萍萍嫣红俏丽的脸蛋儿乐呵呵的道,“萍萍姐,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嘛?”

    王萍萍羞答答的白了一眼聂北,纤纤的玉指没好气的在聂北的胸膛上扭了一把,亲昵的娇嗔道,“刚才吻着人家的时候难道感受不到人家的心思吗,还问,讨厌!”

    “有吗?”

    聂北邪邪的笑道,“没感受到哟!”

    “你……”

    王萍萍气苦,脸皮薄的她经不起调笑,眼看又要哭了!

    聂北忙道,“好像有一点点!”

    聂北接着道,“不过……好像刚才是你吻我的,不是我吻你的哟!”

    王萍萍羞赧的嘤咛一声,“嘤!”

    脸蛋跟着就红了起来,粉拳娇羞的捶了两下聂北的胸膛,娇蛮的嗔道,“就是你吻人家的,你个臭流氓,大坏蛋!”

    “……”

    叫怀中的玉人儿羞赧的大发娇嗔之后聂北讪讪的笑了笑,不敢接嘴,很无辜的默认了,不然准能把薄脸皮的她弄得‘恼羞成怒’,那时候承受的粉拳可不是两三下而已了!

    见聂北一副无奈的样子,好像很委屈似的,王萍萍不由得扑哧一笑,笑靥如山花一般灿烂,美态可掬,“得了吧坏蛋,看你那样子,吻了人家还委屈你了呢,讨厌!”

    聂北啄着她樱桃小嘴道,“我哪敢委屈啊,得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娘子,美着呢!”

    听到聂北的话不管能否成为聂北的妻子,王萍萍都很满足了,但她甜蜜的笑脸下隐藏着挥之不去的忧虑,这时候更是欲言又止,最后唯有幽幽的嗯了一声,算是给予聂北的回应!

    “怎么啦,不高兴了?”

    “不是!”

    王萍萍望着聂北道,“不管天涯海角,不管生死,萍萍都无怨无悔的跟随你身边,不过人家有些担心,毕竟……”

    王萍萍扭头望着躺在床边下地板上的林才启,樱嘴微启,言语幽幽,“他……他还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想你带我走,永远在你身边,可是……可是他们要是不让我走的话,我怕他们上告衙门,到时候……”

    聂北很

    风流懂事长帖吧

    是坚决的道,“放心吧,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在这里受委屈了!”

    “……”

    王萍萍一半欢喜一半郁郁。

    聂北知道,名分这东西对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就是一把掌控在男人手中的利器,喜欢的时候给予你,不喜欢的时候绊勒你,这就是古代以夫为天的时代!

    “好了好了,别担心了,这些事情应该是你的男人我该担心的,不是你哟!”

    为了开到她让她开心,聂北转移话题道,“你应该担心的是你回到我家后怎么和你丽华阿姨相处!”

    闻言王萍萍脸色一红,睫毛一张,清澈的眸子倪了一眼聂北,见聂北那美滋滋的样子,不由得没好气道,“是怪不好意思的,到时候人家……人家和阿姨她……怪难为情的!”

    虽然王萍萍觉得和自己的亲阿姨同侍一夫有些别扭有些羞怯,可她知道,自己永远被那坏蛋吃得死死的,在他身边只有被他欺负,听他说些羞人、无赖的话……不在他身边自己就空虚虚的没了快乐,做什么都没了兴趣,所以她虽然觉得和亲阿姨同侍一夫有些难看,但她没有想过去回避,只是想着怎么去适应!

    “丽华她有了,你知道了吧,什么时候你也……嘿嘿……”

    聂北的手往下一探,盖在王萍萍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起来!

    “唔……”

    王萍萍轻呢一声,白玉兰似的脸蛋儿转瞬成了三月的桃花一般,红扑扑的,羞赧的晕红都爬到耳朵上面去了!可聂北的话又让她忍不住在想,她既然要和聂北在一起,很多时候是无法避免的,就想她自己即将要和亲阿姨共侍一夫一样,到时候和亲阿姨一起怀有他的孩子也不奇怪,想到这里她已经羞得不行了,玉手抓住聂北那抚摸的手掌,羞答答的呢喃道,“人家不……不知道!”

    怀中美人儿羞答答的模样和温热的香躯刺激着聂北的神经,下面那火龙再也忍不住升势,骤然之间挺直了,硬邦邦的抵在她敏感的粉胯上!

    本来就羞赧不堪的王萍萍忽然感觉到那作恶的东西抵在羞人的地带,敏感的她浑身颤了一下,呼吸顿时一窒,紧张和不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聂北邪邪的笑道,“萍萍姐,你好紧张哟!”

    王萍萍脸靥燥热起来,红彤彤的,聂北的调笑更让她羞怩,香馥馥的娇躯不安的挪了挪,聂北赫然放下手去扶托着她翘挺的美臀,无法摆脱窘境的她嘤咛一声埋首在聂北的胸膛上,急促的喘息起来了。

    聂北一个翻身把小美人儿压在身下,凹凸有致的香躯全面和聂北接触到一起,凸的软凹的更软,绵绵的压在身下很是香艳,稀薄的睡衣亵裤软顺柔滑,若有似无的存在,能清楚的感觉到美人那火热的体温,欲火窜上心头的聂北笑了笑了,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美丽的酮体上抚摸……

    “嗯……”

    娇滴滴的王萍萍欲拒还迎的推搪着聂北,有些于事无补,不一会儿就被聂北弄得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娇靥如点燃的焰火,明艳而带着炽热的气息!

    聂北的吻在她桃腮、粉颈、香肩等处流转,春情涌现的美女人妻再也矜持不起来,‘啊’的一声呻吟出来了,纤柔的身子如一条缠人的小蛇儿,在聂北的身下婉转的扭摆起来……

    这时候聂北哪里还忍得住,动作娴熟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一时间便光溜溜的了,金箍棒在已经可以撑破天了,羞涩又难耐的王萍萍时隔多日再次瞥到那让自己成为女人的东西,芳心顿时‘捏’成一团了,羞赧不堪的她轻轻的颤抖起来,声音也有些怯怯,“坏蛋我……我不……不要在这里!”

    “萍萍姐,我要在这里当着他们的面证明你是我的娘子!”

    聂北y亵的笑了笑,也不给王萍萍在说话的能力,沉重的躯体压了下去,火热的双唇堵住了她的香嘴,吻得她昏昏沉沉的时候轻巧的脱了她的亵裤,轻柔华顺的上衣留给她保暖!

    下面凉飕飕的,王萍萍清醒了一些,也知道那坏蛋这时候非得要了自己不可,拒绝不了便嗫嗫嚅嚅的道,“放下床前的帐幔吧坏蛋!”

    名义上的丈夫和家公就在床下昏迷着,婆婆就在不远处,也不知道是醒还是昏,这样的情景要她在这里和聂北行房,还真是羞煞了内向的王萍萍,要是她的性格不是那么柔弱的话估计挣扎着要跑了。

    聂北双手扶着她的膝盖撑开她双腿,俯身靠了过去,硬邦邦的巨龙若即若离的抵在那美丽的秘密花园前,潮湿的气息传来,聂北才发现,萍萍姐这个害羞人妻的圣地已经泥泞不堪了,显然动情不已了,可以承受猛烈的耕耘了!

    见聂北不听自己的话,王萍萍既羞又无奈,爱与欲的交织下她亦春意缭绕在心头、俏丽的脸蛋媚态毕现,这时候要是不行房她也很是难受,带着害羞的悸动她羞答答的把头转到床内,一副任君取舍的模样。

    聂北望了一眼既羞臊又期待的王萍萍,继而望着躺倒在地上的林夫人罗淑仪,邪邪的笑了笑,一语双关的道,“林夫人,我要进入你身体了哟!”

    “不要叫我林夫人!”

    王萍萍红着脸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香馥馥的酮体绷紧了,仿佛一个小兔子在等待狂风暴雨的降临一般!

    聂北见‘昏’过去的真正的林夫人轻微的颤了一下,y亵的微笑顿时绽放在聂北的脸上,也不接王萍萍的话,挺动腰身,骤然间有力的顺着滑腻的y水轻车熟路的刺入王萍萍深处……

    放纵下去 第192章

    人在生存危机化解的时候难免多花,赵志也是如此,那炽热的目光望着聂北,直把聂北望得浑身起毛,要不是彼此同在滑翔机上的话聂北真想一走了之,面对他孜孜以求的问话、热情如火的渴求、感激而又敬畏的眼神,聂北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赵志显然没完没了,“你真的不是仙人?”

    赵志还未等聂北出声,继而又道,“或许你不是!”

    聂北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他接着道,“不过你即使不是仙人,但能飞的人必然认识天上的神仙,朕是天子,管治凡间大赵,正不知如此仰慕神仙尊颜,你可否……可否带我去见他们?”

    聂北那个苦啊……真想一脚踹他下去,心想,我认识你祖宗十八代——女性!要是早知道你想见神仙的话就如圣姑所愿把你在半空掉下去得了,保证你即时见到神仙!

    嗯,不过现在还真的认识了女性,萧皇后,聂北不想做什么皇帝,但见到皇帝身边带着这么一位雍容华贵的大美人时聂北心痒痒了,却不得不听赵志一大堆废话,真是大煞风景!

    可转而一想,赵志以为自己认识神仙中人倒也不错,嘿嘿,起码皇帝对自己很是尊重,那感觉不错,或许可以利用一下,聂北想骂人的话冒出到喉咙上时忽而咽了下去,转而坑了吭声道,“咳咳咳,圣上如此执着,想必天人自有一番感动,不过……”

    见聂北神色松动,‘欲说还休’的模样儿,赵志那‘求仙’之心顿时活络起来,语言万分的急切,“使者有何吩咐但说无妨,赵志但有能力为之断不推脱!”

    我要你的萧皇后你能给我?聂北撇了撇嘴,把自己的心思收藏好,才接着道,“圣上严重了,凡间之物在我眼里……如浮云!”

    “我……实在惭愧,小皇一时亵渎了使者,实乃……实乃罪过!”

    “圣上无心之过,无妨!”

    聂北自我鄙视一番后端足了架子才道,“圣上一心‘向天’,仙尊万佛皆能感应圣上的诚心,不过圣上乃是天下之子,代表上天的旨意统驭万民,此乃天仙万佛对圣上的一种考验,过了即可登天入殿化身而仙,不过则天意不满,圣上也就无缘‘仙列’!”

    聂北内心的意思是‘先烈’的!

    聂北救出赵志,而且是御风飞行的,在赵志的内心里,聂北真的如仙人一般的存在,不敢轻易得罪,而聂北的一言一行在他的眼里也就显得神秘莫测了,他在猜度聂北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不是在‘点化’自己,一时间有些沉吟起来,自言自语的道,“考……考验?”

    聂北神秘一笑,也不接他的话茬,生怕言多必失,也就故作神秘了,可聂北真的神秘得起来吗?他的色心早就被贴在身边的皇后娘娘给勾走了,随着气流颤动的滑翔机让聂北的手臂能是不是的碰触到皇后萧如玉的肢体,柔滑温香的气息偶尔随着旋转的气流钻到聂北的鼻腔里,馨香馥郁,幽幽淡淡,就像泌入了灵魂里一样!

    聂北在想要不要兜手过去搂住一国之母那香柔无骨的身子,赵志却试探性的询问了起来,“使者……小皇不甚参透得了天机,还请使者指点一二,小皇感激不尽!”

    “这个……”

    聂北现在就是忽悠,所以拿捏得很是神秘、造作,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可赵志这厮却觉得聂北的反应很是正常,继而补充道,“使者要是觉得为难的话可以挑些能说的指点一下,小皇日后定当为使者建庙造堂,并且时常供奉香火油钱……”

    “……”

    聂北的脸那个黑啊!

    “还可以……”

    “得了得了!”

    聂北忙打住,继而道,“小仙也是和圣上一样是玉帝下派到大赵来历练的,至于我历练什么就不能给你透露了,不过圣上的最大考验就是如何能让大赵的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这……”

    赵志顿时露出一些难堪来,看来他还是有些自知的!

    “上天对圣上其他犹为满意,却唯独百姓这一块不足,上天不忍失去圣上这么忠诚的天子,便派我来下凡权利辅助圣上,愿圣上能早日通过考验而荣登仙界!”

    “真的?”

    赵志本来还有些沮丧的,听聂北这么一言顿时惊喜交加,欢愉的道,“那太好了,日后还望使者指点一二,让小皇早日升仙、长生不老!”

    “哈哈,一定一定!”

    不一会儿,滑翔机出现在一群人围起来的大圈上空,下面那些人群顿时s动起来 ,聂北的心也跟着‘s’动起来,暗道,机会来了,“皇上皇后,你们可要抓紧了,我们要降落地面,可能颠沛起来有些吓人,可要有心理准备哟!”

    赵志和萧如玉神色顿时一紧,慌忙抓紧负重杠,滑翔机接着就掉头直下,在半空中聂北卑鄙的c控着滑翔机大幅度的打转、掉尾等动作,‘大鸟’颤抖得厉害,情况看上去很是惊险!赵志还好一点,尚能紧紧的抓住重力杠,皇后娘娘却不行了,双手脱离了重力杠,她整个人就被绳子吊在上面,直把她吓得花容失色,娇呼连连,聂北乘机兜手过去搂住她那若素腰肢,绵绵入手的感觉让聂北的心都飘飞了!

    皇后娘娘在求生的本能下双手紧紧的缠搂住聂北的脖子,修长的双腿岔开来盘缠着聂北的双脚,彼此的肢体紧紧的相贴在一起,聂北不知道皇后娘娘的感觉如何,但聂北却很享受,胸膛被两团饱满而柔软的东西压磨着,很旖旎。

    聂北的脖子感受到皇后娘娘那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如兰幽香般吹拂在肌肤上暖暖的、绵绵的,就像春风吹拂寒冬腊雪一般,差点就化了。繁缛隆重的凤冠下拢绾着云叠雾重的秀发,馨香淡淡的发香钻入聂北的鼻子,倍感旖旎,聂北的手不由得用力紧了紧,让一国之母那柔软无骨的丰腴娇躯全面的贴在自己的怀里,很是销魂!

    皇后稳住身子后惊魂初定,昂头望向聂北的脸,本想道谢一番然后松开那羞人的缠抱动作,聂北却当先道,“娘娘没有大碍吧?”

    “哀家无碍,谢谢仙使相助!”

    说完后她便抽回箍搂聂北脖子的手,轻轻的推了一下聂北的胸膛,自然是想摆脱这尴尬的接触,但这时候滑翔机一个大幅度的俯冲,再度失去平衡的她‘啊’的一声娇呼,双手再度缠上聂北的脖子,凹凸有致的玲珑玉体再度‘腻’在聂北的身上,那‘高峰’撞在结实胸膛上时她忍不住嘤咛一声,“嗯!”

    皇后娘娘那国色天香的脸蛋接着就浮现出淡淡的红晕来,一国之母那种不可侵犯的威仪在这一刻绝对不会存在!

    皇后也是女人,而且在‘丈夫’对聂北如此尊崇的前提之下,她显得更像个女人,而不像个皇后,那含羞忸怩的神色自然而然的绽放出来,但更让她羞赧的是隔着凤袍的小腹上正抵着一根硬邦邦的火力棒,身为孕育过一个女儿的过来人,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芳心顿时羞窘不安起来,可此时此刻她却不能大力的挣扎起来,甚至不敢声张,怕被皇帝发现,虽然自己是无意的,可要是被皇帝发现这一现象的话,且不管聂北亵渎皇后有什么罪名,就是自己也讨不了好,皇上一定会对自己有心结的,这是男人的本性,身为帝王就更加的敏感了,久居深宫的皇后自然清楚得很!

    皇帝在身边,能借机抱着香馥馥的美皇后聂北已经很满足了,也不敢再度轻薄,不一会儿就放开了她,手在离开温香玉体那一瞬间情不自禁的在皇后娘娘那浑圆翘挺的丰臀上摸了一把,皇后轻颤了一下,却没说什么,这让聂北色胆大了一倍有余,还想伸手过去撩拨一下国色天香的皇后,却被她紧紧的抓住,美目含愠带嗔的直视着聂北,皇后的威仪散发出来还真有那么一股子威慑力,但对聂北时功效难免大打折扣,要不是这时候巧巧那小妮子的声音却从地面上飘了上来的话,聂北还真要在皇帝的眼皮底下美美的亵渎一次这端庄、神圣的一国之母!

    巧巧的声音清脆而欢愉,“聂哥哥……聂哥哥……”

    小手挥得欢快,不一会儿就抱住旁边的小菊儿喜极而泣了,聂北去了这么久,她还真担心得很!

    “这害人精,总算舍得下来了!”

    宋小惠气哼哼的,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但那藏在锦边罗袖里的粉拳在看清大鸟上那身形是聂北的时候才缓缓松弛,不一会儿她又有些忐忑了:黄夫人都去了这么久,到底安排好事儿了没,可不能让那坏蛋成了众人眼中的妖孽才好。

    滑翔机在地上冲刺了一段距离后终于有惊无险的停了下来,撩着马车窗帘的温文琴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温文碧欢喜雀跃的跑了过来,“二姐,聂……聂北他安全降落了!”

    温文琴一颗心跟着落了地,心情大畅,因怀孕而越发柔和r润的脸蛋浮起一股子愉悦,只看得温文碧都有些懵了!心想:二姐怎么这么高兴啊!

    另一边上,小婷婷守候在母亲的身边,一眨一眨的眸子满是疑问,“娘,聂哥哥他真的是仙人么?你看一眼他就能保佑婷婷有个小弟弟而不是小妹妹?”

    “娘也不知道!”

    温文娴怀孕五六个月了,大腹便便的,要不是听温府那些老女佣说什么神仙下凡带来福气,能让人心想事成的话她才不会赶来这里凑热闹,姗姗来迟的她本以为真是什么神奇事情,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那个坏蛋在制造‘神奇’,此时听女儿的话她忍不住在心里想:他要是仙人的话才不会对娘作出那样的事情来,已经不是看一眼的问题了!

    在温文娴马车旁边还有一辆略显朴素一些的马车,张茹茹侧着臻首宁静的探听着什么,光线映照在她那张洁白无暇的侧脸上,益发的显得恬静、安和,优美的弧线勾勒着她迷人的风姿,却勾勒不出她内心何求躁动的芳心,恬静或许很多时候也是一种迫不得已!

    好一会儿才她才对身边的母亲道,“娘,你看到了吗,真的是……是他?真的能飞吗?”

    很多时候,母亲就是她的眼睛!

    张夫人张霞从发愣中回过神来,目光从聂北那张看得不太清楚的脸上移开,神色有点异样,柔柔的掌握住女儿的手道,“茹茹,那人是他,但是不是神仙就不知道,不过茹茹你放心,不管他是不是神仙,娘都会请求他来看你的!”

    “娘!”

    张茹茹嘤咛一声娇嗔,羞答答的,“人家只是好奇而已,你都说哪里去了啊,谁……谁要什么人来看了,人家过得好好的,有娘亲在身边人家就知足了!”

    女儿越是这样说作为母亲的张霞心中越是难受,苦涩一笑,此时人群一阵躁动,她便举目望去,见聂北满脸风霜的从‘大鸟’上下来,接着又走出两个人来,但好像不是本地人,也没引起什么轰动,倒是聂北他一下子就陷入了胭脂阵里去了,一心想聂北做自己女婿的张霞这时候很不是味儿,但她不想和女儿说这些!“娘可没瞎说,他要真是神仙的话娘求他给你看眼睛,到时候你不就可以看到他的模样了?”

    张茹茹微红的脸很好看,听了娘亲的话后她芳心有些羞怩有些害臊,但神色却略显呆滞,显然陷入了美好的憧憬里了,她一直很好奇那些七姑八婆、小家碧玉、富家小姐们闲来无事挂在嘴上的豆腐才子聂北是怎么一个样的,此时母亲的话引领她走入了少女的遐想中去……那清澈的眸子俨然揉不进一丝杂质的水晶,闪闪发亮,但谁又能想到有这么一双美丽眼睛的美人儿会看不见这花花绿绿的世界呢?

    荷花站得有些远,或许潜意识里她得和那些贵夫人、俏千金们保持一段现实的‘隔阂’才行,这自然是她自卑的使然,这时候一个‘胸前伟大’的妇人摇曳而来,紧身窄袖花褙子、布裙轻慢款款,腰间缀着不松不紧的藕色腰带,本来裙带飘飞宛若垂柳般妩媚的,但她似乎才从天地里上来一般,衣袖卷撩,凌发乱鬓,略显‘村野’了些,但她眉目间隐现着那宛若天生的妩媚之意,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无不流露着妖冶狐媚的风骨,只见她一把扯住痴痴的荷花,拉着往人群里钻,那红艳欲滴的樱嘴娇嗔连连,“我的乖女哟,你这么害羞怎么行啊,你的未来夫君都快给那些狐狸精给分了!”

    这妇人自然是荷花的母亲梅艳,那股子浑然天成的狐媚可不是谁都有的!

    荷花羞怯怯的被梅艳拉扯着,羞答答的神情下是一双痴情的眸子,她虽然和聂北见面的次数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