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78 部分

第 78 部分

    斧加身香消玉碎了,聂北还真不忍心!

    小田夫人见圣姑站在那里古古怪怪,便先出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圣姑略微平复一下心境,对聂北不听警告继续揩油的动作装作没察觉,又恢复到有恃无恐的状态,事实上她一直都如此,“让开包围圈,放我们走,我们安全了,自然会放了他们。”

    “我凭什么信你?”

    老将军历来是执行军令,节外生枝的事情他不想干预,所以他临危领兵赶来,并不是话事人,白莲教一事一直是夫人团负责的事务,他无权过问亦不想过问,但关键的问题他还是忍不住的要问的!

    圣姑眉毛一挑,神色不动的道,“事实上你只能信我!”

    “好!”

    小田夫人也不是啰嗦的人,要单纯是田甜被抓为人质的话她倒不好答应,但温夫人在别人手里,她想都不用想就答应了,无他,温夫人在皇上眼里可是很有分量的,她的安危自然得顾及!

    而且圣姑的为人她亦算有所了解,她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杀人的时候更是冷酷无情,但她答应下来的事情倒也不回食言,所以她才敢答应她的要求!

    小田夫人和老将军带着一大队人马让开了道路,眼睁睁的望着白莲教的逆贼离去!

    见白莲教的人走远了,小田夫人一声令下,众人带上单丽影再度追赶而去,在灵州城门不远处发现了温夫人、田甜和小玲珑三个站在进出城门的人流中,唯独不见聂北和那些白莲教的人。

    灵州真的很大,以至于聂北被白莲教的人带着穿梭其中时弄得头有点大,东南西北的方向聂北都有点搞不清楚了,更别说那些追逐的官兵了,不过官府胜在人多,聂北也不知道小田夫人手头上到底有多大的能量,白莲教的人才进入灵州城的不久,整个灵州的官府力量顿时就动了起来,到处是带刀的官兵,盘查十分的严厉!

    圣姑此时优雅的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细细的品酌着香茶,明媚的眸子带着戏谑的光芒望了一眼繁华街道上那些奔波搜查的官兵,淡淡的道,“万芳阁真是个好地方啊!”

    聂北撇了撇嘴,余光注意着身后几个高手,一时间倒也没敢乱动!

    “你说呢?”

    圣姑转而面向聂北,事实上一张茶桌上,能坐着的就两个人而已,一个是圣姑,另一个幸运的人就是聂北了!

    “喔,忘了,你被我点了x道,不能说话不能动,你不会怪我吧?”

    圣姑软绵绵的话语很是好听,有点情人撒娇的味道,但谁都知道她脾气怪,芳心冰冷,所以谁也不觉得她的话很温柔!

    “哟,这几位客官可需要奴家叫几位姑娘上来陪陪酒助助兴?”

    一位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摇曳着那让聂北差点憋过气去的腰肢‘趟’了进来,老鸨貌似很镇静的样子,可白莲教的人大多数都y森凛然,她多少有些发怵,强打镇定的‘叫卖’道,“我们万芳阁的姑娘可是个个貌美如花、甜美水灵的人儿……”

    圣姑冷冷的一句打断道,“得了,我们只是落落脚而已,你出去!”

    老鸨怏怏退出去,聂北却眉头一挑,暗想,圣姑为人精明狠辣,却往往又性情古怪,这不假,但她绝对没有蠢,白莲教的高手既然让老鸨进来,必然是她的意思,让老鸨进来见了大伙的面之后,圣姑又冷冷的打发老鸨,难道真就是要在‘慧眼识人’的老鸨面前露露脸?

    聂北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圣姑立即起身,命令四个高手暗地里散去,她才动身带着两个高手挟持着聂北离开灵州的万芳阁,才离开不久,官府的兵丁、衙门的捕快便把万芳阁围得滴水不漏,万芳阁的主事人慌慌张张的赶下来,想必麻烦不小!

    圣姑嘴角一翘,冷笑的离开。

    在一副大户人家的院子里,主人家小心翼翼的吩咐家奴家丁把大门关上,不明所以的管家忍不住问道,“老爷,这……这天还早着呢,关门是否早了点!”

    “去去去,听闻白莲教的人为乱,为防贼人入室,早点关门为防万一!”

    “是的老爷!”

    管家这才释然!

    “你多派几个灵巧的下人到外头去探探风,有什么消息随时回来汇报,官府衙门的人不追查了证明白莲教的人走了,我们再开门!”

    “是的老爷,我这就去办!”

    管家恭声应了下来!

    这老爷才心满意足的回身,远离管家、家丁的视线后快步走入内院,穿过拱形院门后折入一个长廊,然后敲响了一个厢房的房门,不一会儿就走了进去,面带恭谨、言语讨好的道,“圣姑,小人已经按您的吩咐排了人手出去留意一切动静了,没……没什么吩咐的话小人就……就不打扰圣姑您了!”

    聂北也不笨,倒也能看出这些大户人家恭谨的态度里带着惊慌和无奈,想必是上了贼船而任人摆布的一个缩影!

    这时候一个白莲教的人谨慎的敲开了厢房门,“圣姑,白护法和四大金刚安全撤离圣女峰,现在……”

    这时候他望了一眼聂北,欲言又止!

    圣姑挥手示意道,“得了,你让他们各自行事就好!”

    那传话的转瞬便退了出去,伸手敏捷而无声无息,门还未关上,一个民女一般打扮的女子闪了进来,她的脸蛋……

    “啊?”

    聂北忍不住惊讶出声,这才闪进来的女子虽然穿着粗糙,脸色嫩白,眉宇间蕴含着一股柔媚的风情,身段更是窈窕婉约,莲步姗姗、布裙款款生风,当真是民女的打扮神女的风采、妓女的风情,但见窈窕的身子上,对襟的小褙子外裹着一件米白色棉质袄子,鼓隆隆的酥胸却呼之欲出,袄子无法裹住,摇曳而来时酥胸晃荡生妍,波峰暗涌!当然,这些不是让聂北惊讶,让聂北惊诧的是她的脸蛋和‘她’的竟然一模一样。

    要不是聂北知道圣姑是化妆的话聂北还真以为这个时代有完美‘无陷’的克隆技术呢!

    聂北忍不住惊讶出声的时候圣姑骤然出手,事发突然,毫无征兆,‘簌’的一声,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剑,一个飞身,直刺聂北!

    聂北想不明白圣姑为什么会忽然出手,到这时候容不得聂北思索,一个暴起,掀翻一个木墩,‘唰’的一声,软件霸道的刺穿木墩,聂北头一偏,吹毛短发的软件贴着聂北的脖子刺过去,剑锋寒气犹可感知,圣姑手腕霍然翻转,劲力暴增,‘嘭’的一声,木墩被震碎、炸散,木屑袭人,愣是发疼,聂北凛然,一个纵身后跃,顿时贴在厢房内壁上,脖子处被木屑划伤了皮肤,鲜血潸潸,显得有些狼狈,好在只是皮外伤,无甚大碍!

    圣姑一击不得手,却没立即欺身攻来,而是对后吩咐道,“小小,把们关上,别让他给跑了!”

    原来那女子就是出卖幽幽教的教徒,名小小!不过,她是名不符其实啊,事实上她还真不‘小’啊,聂北盯着小小那藏在褙子里面那丰满的酥胸y亵的想着!

    圣姑目光凛冽的盯着聂北,心中微微后怕,她实在想不到聂北是什么时候解开被封的x道,要是他刚才骤然出手的话,以为他没了威胁而丝毫没防备的自己到底能否全身而退呢?现在想来还真是大意了!

    “你不赖嘛,差点就让你给摆了一道!很好,很好!”

    谁也听得出来,圣姑这时候已经恼羞成怒了,心高气傲的她还真少有失算的时候,可遇上聂北却让她吃了这么多次亏,她不怒也得悻悻然了!

    聂北背对着内壁,前面有两头母老虎虎视眈眈,他却没多少惧意,而事实上,他一直都吊儿郎当,实在很少有让他脸色惊变的事情,现在融合了自家娘子单丽华的内力的他更加是有恃无恐,“我要摆你一道的话实在容易得很,在小山头上我忽然出手的话,和田夫人‘扯皮’的你未必能制服得了我,那时候在几千官兵的围困下,你就是火凤凰也飞不了!”

    圣姑冷冷一笑,不以为然,哂道,“是吗?这么厉害怎么不早点发作啊,你当你是好人还是圣人啊?”

    聂北无所谓一笑,“其实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圣人,我不会是个好色之徒罢了,谁叫我怜香惜玉呢,更想和你身贴身腻在一起不走,可你此时此刻的待客方式实在有些不厚道,我也只能如此咯!”

    小小小声啐骂一句,“不要脸!”

    “你什么时候解开x道的?怎么我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个问题让圣姑很是郁闷,不求个明白她心里很是不舒服,对聂北那登徒子一般的话充耳不闻!

    “你根本就没点到我的x道!”

    聂北调笑道,“在半途上,你‘胡乱’的在我身上点啊摸啊的,我还以为你想乘机占我便宜呢,不过我在想,我一个大男人,你占了也就占了,我吃亏点无所谓,谁知道你竟然是想点我x道呢,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摸了!”

    聂北相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很多已经发生了变异,比如这异力,就是他的特有,能出其不意的激发潜能,爆发力强悍,而x道也一样,时空扭曲的同时,也‘扭曲’了他身体的构造,值得庆幸的是,没扭曲他胯下那根罪恶之源!

    x道变了,她当然点不了聂北的x道!

    “咭!”

    小小虽然防范森严的堵在门口的位置上,可听了聂北的话时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又觉得这样会让圣姑很难堪,于是便硬生生的把‘笑’给压下去,妍丽人的俏脸立时嫣红了些许,乍然间可爱了很多!

    圣姑脸色含煞,美目寒光乍现!

    聂北好笑道,“其实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倒也不错,你能温柔点的话那就更好了,比如从背后‘抱’着我的时候剑不放在我脖子上、乱摸我的时候认真点、最好脱了衣服再做,嗯,缺点暂时就发现这么多,呃,对了,还有,你能让我看一眼你的容貌的话就更好了!”

    小小自然听说过聂北的很多事情,亦知道聂北有些风趣、有些无赖、有些好色……但没想到他那些都不是主要的,而主要的是他无耻,无耻之下也就无赖、好色、不要脸了,听他的话小小忍住了笑,脸蛋儿更加的红润了!

    圣姑脸色却更寒了些,聂北犹不知死活的接着调侃道,“我想你都二十上下了吧,是个大姑娘咯,但以你现在的性格,多半没人敢娶你,静待红颜空凋谢、犹似黄花没落时,那多可惜啊,不过呢你放心,我聂北是很大胆的,女人只要漂亮我都敢娶,所以你不用怕嫁不出去了!”

    “……”

    小小忘记了笑,已经愕然了,她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更没见过有人敢这样调戏圣姑的,这一回他可要倒霉了……

    “受死!”

    被完全激怒的圣姑娇喝一声,提剑横削过去,誓要把聂北削成两截才解恨!

    聂北侧身闪过,堪堪而已,嘶的一声,胸前的衣服被割裂,很是凉快!要不是聂北故意惹恼她让她心境不稳的话,这一剑可能就要聂北剖胸了!

    聂北左闪右躲的闪避着圣姑含恨出手的杀招,圣姑剑走灵蛇、剑锋诡异,不时暗真气成刃,r眼不见,却如飞刀一般削去,让人防不胜防,聂北临危不乱,剑剑化险为夷!

    这时候圣姑发力一声清吟,如穿透云霄的青鸾啼鸣,宛若仙音,聂北神色为之一荡,动作稍微呆滞,被圣姑一剑刺伤手臂,要不是他醒悟得快、闪躲得快的话可能一剑穿胸了!

    聂北暗自凛然,白莲教和幽幽教本是同根生的渊源果然非虚,那百媚功里很多怪招都让人防不胜防,惑人心神的能力更是让人心怵!

    聂北却不知道,圣姑更加的惊诧,她那招类似于幽幽教魅惑众生里的天魔吟对聂北的效果竟然不大,实在出乎她的意料!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聂北的内力修为已经超出了她,或许和她不相上下,不然不会这么点效果而已!

    想通这点的她再度发力,务求击杀或许击伤聂北然后控制聂北才好,不然下次没这个机会了!

    软剑再度贴着聂北的衣服而过,她贸然弃剑出手,葱嫩嫩的五指并拢,如探囊取物般从刚刚消弭的剑风中穿出,袭取聂北的胸口,要是一掌打实了,定让聂北重创不起,到时候看我怎么好好的修理你这狂妄轻挑的混蛋……

    想到聂北被自己五花大绑的吊在横梁上,封住他那张臭嘴,然后拿皮鞭狠狠的抽他、脚下放火盘慢慢的烤他……想到得惬意时,圣姑那生寒的脸蛋忍不住有些期待,却不想聂北早已经不是吴下的阿蒙了,她出掌的时候聂北也一拳击出……

    圣姑一掌实实在在的印在了聂北的胸膛上,可她还未来得及欢喜,便觉胸口一闷,却是聂北也一拳打在了她的酥胸上,聂北吐出一口血的同时身体借势往后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破身后的窗棂,瞬间出了厢房……

    圣姑连连倒退三步,被小小扶住,“圣姑,你没事吧?”

    圣姑脸色一红,恼羞成怒的直指窗外,“别让那流氓跑了,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聂北在逃跑的时候在想,那权打在软绵绵的酥胸上,倒也不错,不过效果却和打在海绵上一样,撞击的效果被缓冲了一下,打击的效果不算好,便宜圣姑了!

    圣姑要是知道聂北竟然觉得打一拳在自己那羞人的地方是便宜自己的话估计气得脸色发紫不可!

    聂北的武功相对圣姑来说稍微差了那么一点,可与相对实力而言,聂北却胜她很多,要不是聂北根本无法融会贯通本身的内力和异力的话,她根本不是对手,不过,这不影响现在聂北要被圣姑和小小带这两个高手追赶的命运!

    聂北纵身跃出院子那青瓦灰墙后穿梭在弯弯曲曲的街巷上,不时飞跃上墙头跃入小户人家再跃出去拐到另一个巷子里……

    圣姑和小小武功高强,身边两个高手也不弱,紧紧的吊着聂北穷追不舍!

    追到一个门高墙厚、庭深院大、阁楼林立的大户人家外围,圣姑不由得皱起眉头,小小望了一眼右侧不远处那高高的门第,朱门门楣上大大的书写着‘林府’二字,小声的在圣姑耳边问道,“他受伤了,不会跑太远,我们要不要追入林府搜查一番?”

    圣姑眼色微闪,脑海中回想聂北的调戏、亵渎、可恶……她银牙一咬,挤出两个字,“进去!”

    放纵下去 第196章

    聂北躲在一处假山后面,前面碧水湖蓝、锦鲤悠游,湖边嫩柳新枝、闲庭画廊,迂回曲折的山石小道雅致清幽,围绕着碧湖边上,奇花异石、山水流桥、水榭楼台、琴轩画坊……当是极尽儒雅层次、精致构造,可在聂北眼中却有点不胜繁多的感觉,或许雅致、或许悠闲、或许别有d天,但很多时候不是简单点好?

    不过有一点聂北很满意,就是古代这种雅致迂回的布置很适合做些鬼鬼祟祟的事情!

    比如这一刻,三五个青衫明裙的丫鬟正窃窃私语的从聂北眼前走过,娉娉婷婷的身姿带着少女的纯真与烂漫,不时掩嘴吃笑,正遇管家路过,顿时噤若寒蝉!

    老管家嘟嘟囔囔的走后她们又开始咬耳朵儿,但绝对没有发现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聂北躲在假山后面,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聂北能看到侍女那细腻的肌肤!

    但聂北在想,这些侍女和圣姑比起来,实在差了很多,圣姑那才叫嫩白,但聂北没想到圣姑那看上去葱嫩嫩的手掌竟然有如此威力,一掌之下自己差点憋过气去,那时候要是憋过气去让她抓住的话……聂北都觉得那下场有些不堪想象!

    好在现在还是‘自由’的,不过这么一阵狂奔之后血气上涌,实在不是很好受!

    聂北背对着假山略作调息一下,左右看了一下,正欲离去,却听老管家一声恭谨的问候,“哟,曹夫人,我们夫人等候多时,里边请!”

    聂北鬼鬼祟祟迈出去的脚迟疑着收了回来,再偷偷摸摸的从假山后面往前瞄出去,远远的且见一妇人打扮的女人提裙迈入门槛,红色绣花鞋小巧雅致,那形态让聂北想到了‘金莲’两字!

    小步姗姗碎碎,错落有致,几可缀地的粉红长裙随着优雅轻迈的淑女步子款款蠕蠕,裙风漫漫却有滴尘不染之感,这第一眼本让聂北以为次女人定当是个贤良淑德、温婉娴淑的女人,目光急切的移上去,但见长裙轻薄、丰臀浑圆,随着小碎步摇曳生风,收腰小罗衣勾勒出来的曲线沿着动人的韵律散发出妙曼的韵味,罗衣对襟,酥胸以上的位置没有纽扣,只是绣了两条雕花的碧绿色系带,系带在胸前打个蝴蝶结,若有似无的束勒两只随时要跳出来的大兔子,这样一来就连小罗衣里面那绸缎贴身小袄衣、粉色抹胸亦能清晰见到,胸前那若隐若现的r沟和那一抹粉腻叫人抓狂!

    聂北本能的瞪大了眼,目光急切的扫上,妇人三十上下,长发挽起,金钗玉簪,步摇摇荡,显得妩媚而娴雅,但那脸蛋却尽显风s本色,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充满着挑逗的味道,或许不算绝色,可引路的老管家却时不时的找话题而借机回首,妇人不怒反喜,不时未语先笑,嫣然巧笑的模样别说老管家,就是老高僧亦要色授于魂!

    聂北亦算是久居花丛之人,曾经沧海难为水,可面对这样的美人时还是双眼发光、‘立竿见影’,色心一起,他的老毛病又发作了,逃跑的欲望一下子丢到了垃圾箩里去!

    老管家一直引领那曹夫人穿过前院然后步入内院中去,聂北蠢蠢欲动,仅用半秒钟的思考便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大户人家的前院后院真不是一般的精巧华美,但聂北他现在和做贼无疑,即使是天堂亦无法让人勾起欣赏的心思!

    豪园深闺各有各不同,却走不出古代审美观的桎梏,所以不同中亦透着相同,就好比二十一世纪的民房和豪

    克里斯蒂安战记小说5200

    庭一样,虽然布置和设施天差地别,可风格却无法走出现代模式,也就是这么一个理!不过……理解这个能当饭吃吗?聂北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一阵苦笑,藏在内院花墙下,等到婢女管家退出内院后聂北才轻身一跃,稳稳当当的趴在墙顶上,目光四扫,见内院没什么人才跳下去,小心翼翼的穿过院子中间地带转入一处桃花林中,桃花正值三月,花香四溢,桃红醉眼,可见这大户人家深得江南情趣的熏陶!

    前院山水绿柳,后院花丛桃林,静谧而雅致,流露出对生活的追求!

    但聂北却不会真的觉得主人家就真的如何如何高雅,这好比骑白马的,那不一定是王子,亦可能是唐僧!

    这时候两个婢女走了出去,聂北不在意,接着便听到两声清脆的问候,“少爷,夫人和曹夫人在客房,夫人让你自个儿进去!”

    “我知道了,你们在外面守候,不让闲人进来!”

    一个冷淡的声音!

    “是!”

    两个侍女恭声应是!

    那‘公子’的声音猛一听来,聂北顿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待偷偷看到那人的样貌时聂北大叹世界真小,原来锦衣华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文清妹妹举办楼船灯会上那个儒雅才子林才知!

    他径自走到厢房门外‘吱呀’一声推开了们,继而走了进去关上房门……

    聂北见四下无人,便大胆的走出桃林拐过花丛而靠近厢房一处窗户,侧着耳朵猥琐的偷听着!

    “知儿,你来了正好,坐!”

    女声柔和中带着溺爱!

    林才知的声音,“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让白阿姨和你说吧!”

    林才知沉声问道,“雪姨,到底出了什么事?外头传言皇帝遇刺,圣……嗯……刺客被追捕,可是与此有关?”

    曹夫人也就是白雪脆声道,“没错,白莲教筹划多时,从去年开春便有计划的激化上官县大地主和佃户、民户之间的矛盾,控制着节奏到前段时间骤然激发,以至于上官县民众暴动,隐隐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借此吸引朝廷注意力,以赵志一贯的做法,必然是派兵镇压,这其中的兵源自然就是近在咫尺的灵州州兵了,州兵出灵州,而这时赵志恰恰到江南,而必然会在温夫人生日之前提前赶赴上官县,这途中……”

    白雪冷笑不言,但林夫人和林才知母子俩却微微发寒,暗道,好深的计谋。

    白雪接着道,“嘿,他赵志命大,在圣女峰上已是绝境,却不想半途出了个叫聂北的人……”

    说到聂北的时候白雪神色有些复杂!

    “等等?”

    林才知猛然听到聂北的名字时忍不住打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聂北?可是上官县的聂北?”

    “嗯!”

    白雪美目疑惑的望着林才知,轻轻的点了点头!

    “怎么啦知儿?”

    林夫人的声音!

    “呃,没什么!”

    林才知那次未得文清妹妹的芳心,却不想温文清却对一个穷小子青睐又加,这让那个林才知这心高气傲的富家公子很是不忿,对聂北自然没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敌意!

    “那后来呢?”

    “那聂北竟然会飞……”

    “会飞?”

    林夫人差异的问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我当时离圣女峰不算远,亦看到,真的有个大东西在天上飞,后来才听说是聂北驾驭的!”

    “那……那他可是神仙?”

    林夫人四十上下,肤色雪白,眉宇清秀,剪裁得体的小衣罗衫、黄绸披风、素白襦裙让她那徐娘半老的姿色平添了岁月的韵味,成熟而睿智的气质很是迷人,可她有着传统女人对迷信的执着!才问神仙又问妖孽,“又或许是妖孽?”

    “不晓得!”

    白雪亦瑶了摇头,“不过上官县全县的人都看到了,传闻是神仙下凡,而灵州这边亦有不少百姓看到,传言越来越多,今晚过后大概整个灵郡都知道这回事了,不过去向于神仙的居多!”

    “可笑的神仙……”

    “知儿不得放肆!”

    林夫人慌忙何止她儿子的话,继而道,“不管他是不是神仙,我们也不可以亵渎神仙,不然会遭难的!”

    林才知撇了撇嘴,不想和娘亲纠缠这个话题,转而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那赵志就被他带到天空中救走了,白莲教的计划失败……”

    白雪接着说了很事情,她亲眼看到也没那么真实!

    林夫人和林才知听了久久无言,白雪接着道,“不过,后来那聂北未了救温夫人她们,甘愿用自己替换人质,现在被白莲教的人掳走了,这才有现在满城官兵在搜人的事情!”

    “神仙也能被人掳走?”

    林才知撇着嘴道!

    林夫人这时候倒没反驳,事实上她虽然迷信,但多半是那种宁可信其有亦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既然无法反驳,她也就安然!

    “聂北落在白莲教的手中肯定是比死更难受,哈哈……”

    林才知笑得很是开心!

    白雪却眉头轻皱,不明意思的瞟了一眼恨不得聂北早点死的林才知!

    林才知狂笑良久,这才收住笑声问道,“那现在外面的情况岂不是很严重?”

    白雪点头嗯了一声,接着道,“官府的人和军队齐发动,正四处搜人呢,我家官人(丈夫)唯恐追捕,又无法抵抗官府围剿,和范厚两人带着漕帮的人遁入太湖中去了,太湖多沼泽,芦苇茂盛之处如繁星点缀又或如草原牧草般连绵不绝,他们小舟穿梭其中入泥鳅入水,官府的人倒奈何不了他们!”

    林夫人接口道,“漕帮落草多时,太湖沼泽才是本家老窝,官府追捕时驾舟隐匿在沼泽芦苇的水域里已经成了定律,那样的环境官府也没辙,可这次皇帝的遇刺,虽然白莲教是主谋,可谁也知道,漕帮亦有份,皇帝暴怒之下,这次未必能轻易善了!”

    白雪的声音轻柔清脆,“没错,所以小妹这才赶到府上,一来是不想随那些臭男人在稀泥臭水的沼泽芦苇地里混日子,便到姐姐这里住上些许日子,二来就是来给姐姐通报一下具体的情况,亦好让林府有个准备!”

    林才知和林夫人都不是笨人,虽然白雪的话说得圆滑又好听,但个中却流露着‘提醒’和威胁的意味,那就是不收留她的话林府就是‘没准备’,那就是容易出事的!

    林家表面上只是做些买卖而已,比如贩盐,虽然官府明文禁止贩卖私盐,可背地里的利益交缠却不少,银子能解决的事儿自然不算什么事儿,还有,水路贩卖私盐需要交好每个地方的地头蛇势力,漕帮就是林家刻意交好的一股势力,一来水运亨通,二来亦可以借漕帮的势力打击其他同行,达到垄断市场哄抬价格而牟利的意图,这本身是个秘密的事情,但稍有头脑的人还是能想到丝丝点点的,不然怎么就你林家能畅通无助而别人就得被漕帮抢夺、盘剥?

    可是,明白和明确却是两码事,官府毫无证据又如何动得了富可敌国却又和大赵官员关系盘根错节的林家?

    但此时彼一时,皇帝遇刺,漕帮有份,一人之罪尚且株连九族,一股势力呢?估计是宁可杀错也不愿放过了,要是这时候林家再有点什么蛛丝马迹传出去,那可不见得有个好下场!更何况,林家虽然没有直接勾结白莲教,可知道的事儿却不少,到头来亦要落得个知情不报的罪名,在打击白莲教不遗余力的官府眼里,知情不报和同流合污有是没什么区别的!

    想通这点的林夫人倒沉得住气,林才知沉不住气,但他别有心思,倒不出声!

    好一会儿彼此才断断续续的谈了些话儿,彼此倒也和睦!

    临后时,林夫人才对林才知道,“好了,知儿,你带白阿姨去好生安顿!”

    “孩儿明白!”

    林才知双眼发光的望了一眼妩媚入股的白雪,在娘亲面前很是绅士的道,“雪姨请随我来!”

    白雪长长的睫毛上下扇动,美目流转,眼波频频,那绵绵的感觉足以让表是君子内是狼的林才知丢掉半个魂魄,巧笑嫣然的道,“那……阿姨就要好好谢谢才知你咯!”

    白雪软语温声、娇甜妩媚,让林才知差点把持不住,在娘前面前却不得不强打精神,装作若无其事的带头先走,却没看到妩媚至极的白雪在临走前回头对他娘亲也就是林夫人大抛媚眼,而他娘亲林夫人却是含羞带嗔的会以一眼,两个女人俨然在打情骂俏一般……

    见他们要出来,聂北找个花丛躲了起来,只见林才才到桃花林时就色急攻心的上前一把搂住纤柔无骨、妩媚妖冶的白雪,大嘴巴急不可耐的往美人的朱唇上凑……

    白雪娇笑嫣然,风s的扭摆着那姣好的身子,一副欲拒还迎的神色,她狐媚的伸出一只柔荑来,媚笑的挡住林才知那凑上来的大嘴,红唇轻启,娇嗔连连,“讨厌,一上来就对人家使坏,都顶住人家那里了……”

    嗲而媚的声音配合着那风s而浪荡的神情,再加以勾魂的眉眼,林才知心火大盛,欲强行索吻,白雪娇笑的闪躲和推搪,让林才知欲火烧面,红如关公!

    林才知火急火燎的样子,却被温柔的抗拒,一时间如锅上的蚂蚁,“小心肝……你可急死我了,刚才我就想在我娘面前按你在地上c你,我快憋死了,这里是桃花林,我们进去爽上一把!”

    “看你急的,人家也好想迎你这艘旧船再次入港!”

    白雪的一只手悄然摸下去,s媚的抚摸着林才知那不大的突起,面色流露着y荡的色彩,“可人家还有点事情要和你娘再商量一下,你也要帮人家安置房间嘛,晚上人家在欢乐椅上……任你游弋!”

    听着那对狗男女在桃花林上打情骂俏动手动脚,聂北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不一会儿就见林才知孜孜以待的走了,想必他脑海里装的全是今晚的美事!

    林才知一走,白雪便出了桃花林,她轻轻的对着林才知远去的方向呸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老娘睡过的男人没一千也好几百,愣是没你这么迅速缴货的,以前几次都弄得老娘不上不下忒没趣,今晚别想入老娘的深港,顶多用收满足一下……”

    白雪嘀嘀咕咕的咒骂着,却一边稍作整理便折返厢房,聂北躲在草丛中一阵恶寒!

    见再次进入厢房的白雪衣冠未乱,神色从容,还有刚才他们两人的谈话,聂北清楚的知道,林才知刚才最大限度也就过过手瘾而已,不过也能知道白雪和林才知早就有一腿!

    白雪这么一个美艳少妇,肤色雪白、体态妖冶、神色风s妖媚,床上功夫一定很是了得,倒是便宜林才知那‘无能’的家伙了!

    可……哎!一想到白雪那么一个美女,竟然被千人骑过、和万人睡过,聂北的心就很不是滋味,那感觉……真他娘的,我咋就没机会骑一下睡一下呢?聂北啊聂北啊,这样的女人你也要?为什么不要?她这么美,虽然……

    聂北在胡思乱想着,不知道是未自己可惜还是未白雪可惜,而此时,厢房内忽然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本来聂北还未注意,可久了那声音就越来越大了,聂北顿时好奇起来,两个女人到底能干什么?

    两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聂北很快就知道了,瞄着身子在窗外偷窥的聂北双眼几乎瞪裂!

    聂北一直觉得自己够荒唐的,可见到里面两个r欲滚滚的女人纠缠在一起时,聂北深感自己尚且单纯!

    在一张雕花胡床上,柔软垫褥上,两个赤ll的女人在相互索吻,聂北还未完全消化那份刺激时,压在上面的曹夫人柔然的结束彼此的长吻,粉藕般的柔荑从聂北看不到的角度上抽了出来,三根纤长的手指在林夫人的面前揩弄了两下子,手指间那糜烂的黏稠y体发出诱人的晶莹光泽,看得聂北欲火狂升,林夫人却羞赧的拍开曹夫人的柔荑,柔媚的嗔道,“作死啊,老爱作弄人家,三只手指撑死人家了!”

    曹夫人s媚的笑了起来,“嘻嘻……以前是两个手指,现在姐姐需求大了嘛,你看,下面都湿透了,妹妹的手指全是新冒出来的泉水呢,我看啊,姐姐这些日子可真是苦了,妹妹还得下些猛料才能让姐姐尽兴咯!”

    两个女人正面相对,双腿绞缠,玉壶厮磨、汁y彼此混容,都很浓密的芳草肥田此时此刻湿漉漉的犹如沼泽一般,很是泥泞。

    彼此双峰相压,沉甸甸软绵绵的,在曹夫人s媚浪笑下,娇躯轻颤、曲线涌动!

    林夫人双手勾搭到曹夫人的粉背后面,从优美的小腰一路划过浑圆肥嫩的美臀,纤纤的指尖、玉色的指甲在曹夫人敏感的股沟处流转刮弄,曹夫人顿时一阵娇喘,曲线毕现的r体不安的蠕磨起来!

    在林夫人一番指上功夫的搔弄下,曹夫人面色晕红、娇喘细细,氤氲欲滴的媚眸偶尔闪烁过一浪灼热的春意,y媚中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邀请之态。厮磨捣弄了这么久,林夫人亦是春情难耐、y心大起,迷离s浪的眼波一瞬一瞬的传递出去,似乎在说:有猛料就就快点来嘛!

    一对饥渴难解的百合在寂寞的深闺中磨镜,r浪春潮、糜烂荒y,如此刺激而y荡的美景,可谓可遇不可求,直看得窗外的聂北浑身燥热,胯下的r龙猛然间苏醒,硬邦邦的直刺苍穹,几乎顶到自己的小腹了,聂北咽了一口口水后艰难的伸手拨了一下巨龙的位置,这才没那么的辛苦。

    而这时候,两个美妇人已经乾坤斗转、玉体挪移了,只见林夫人披发躺在胡床上,而曹夫人却掉了个身位,彼此成了六九式。林夫人和曹夫人显然很是娴熟,双手都抱着彼此的肥臀,两条灵巧的香舌微吐,舌尖轻扫,芳草地里顿时有灵蛇在穿梭……

    聂北小腹忽然感觉到一团火热的东西在滋长,然后扩散到周身,顿觉火烧火燎之感,很是难受,大有不顾一切冲进去生‘吃’两个美妇的冲动!

    深闺里,两个女人在颠鸯倒风好不快活,聂北却在外头看得不亦乐呼,但身下那兄弟却暴动不安,很是难受,直恨得聂北牙痒痒的,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两声悠然绵长的娇吟喘息之后,深闺胡床上的两具r体才消停片刻!

    林夫人熟透、丰腴,软绵绵如无骨的香酥,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曹夫人似妖媚的狐仙,更似放荡的潘金莲,如出了墙来的芳香红杏,总引人摘取,她们共聚一床,玉体横陈、媚态横生,风景正好!

    聂北在想她们多半还想春风再度,所以有些期待又有些蠢蠢欲动,而这时候,一个眉清目秀的侍女急急的来报:有客来访!

    林夫人虽然爽了一次,可虎狼之年的她犹未满足,不过她也知道,寻常客人的话,侍女是绝对不会在这时候打扰自己的,所以她强打精神坐了起来,轻柔无力的手掌戏谑的拍了一记曹夫人的肥臀,“s浪蹄子,水都淌了一床,真够s的!”

    曹夫人斜倚着娇躯,粉腿交叠起来,把肥沃的芳草地给夹藏起来,然后扯过一张被子胡乱的遮盖一下,然后偷袭的捏了一下林夫人那非嫩雪白的酥胸,惹来林夫人一阵娇喘浪笑,曹夫人这才笑道,“姐姐才s呢,妹妹才摸一下你就水汪汪了,要是真个男人捣弄你的话……嘻嘻,估摸能把那男人给淹死,林老爷那根小鸟估计是淹死了才让姐姐你这么饥渴难耐,像个s妇一样,咯咯……”

    “看我不撕烂你这浪蹄子的臭嘴……”

    林夫人一个娇嗔后猛的扑下去,两个白花花的女人再度嬉笑打闹起来,好一会儿才罢休,林夫人这才下穿好衣服下了胡床!

    “浪蹄子,等我回来啊!”

    “你的好儿子今晚可能和你抢女人哟!”

    “去去去,你们的事儿我才懒得理会,不过你记得别忘记姐姐我也要你的安慰就好!”

    “妹妹在这里住下了,s姐姐还怕妹妹飞了啊!”

    曹夫人忽而妖媚一笑,低声对林夫人道,“姐姐要是怕今晚寂寞的话,可以在和妹妹一起到你儿子房间观摩嘛,甚至……嘻嘻……”

    “你说什么呢!”

    林夫人恼羞成怒的嗔了一句!

    曹夫人嬉笑着闭上了嘴儿,林夫人这才转身出去,临门时忽然一个回头,戏谑的道,“啊对了,那曹昂在你这白花花的身子里捣不出个事儿来,要真让我儿子给弄大了的话那可精彩了,咯咯,我林家也有后了!”

    林夫人娇笑着离开房间,曹夫人不屑的嘀咕了一句:你儿子他要真有那本事才怪了!

    林夫人的离去让聂北狂躁不安的欲火得到了一定的停息!

    而来到林府的拜访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灵州知府大人的夫人,知府夫人具体是怎么一个女人又或许她和林夫人说了什么聂北不知道,但聂北知道,他需要躲起来了,因为围墙那边忽然人影闪动,不管来者何人,聂北都不便被看到!

    来人正是圣姑和小小他们,聂北躲在花丛中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好在圣姑她们也有所顾忌,不便搜查得很仔细,只是偷偷摸摸的四下搜视一番便离去了,这让聂北有些庆幸亦有些疑惑,刚才听林夫人和曹夫人所言,可见林府和白莲教亦算有些牵扯有些关系,那么圣姑她们怎么像做贼一样呢?

    聂北不知道的是,朝廷这些年对白莲教打击很严厉,很多和白莲教有牵扯的富家豪门都被官府清查了,那财源自然就少了,白莲教可不想林家这个给予自己很大财源的支持的豪门世家亦出事,那样的话白莲教的财务状况可就雪上加霜了,那白莲教走上山贼的道路也就不远了!

    夜幕降临,‘油’灯初上,聂北以为这个夜能安全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