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0 部分

第 80 部分

    叽鸫鸬哪剜溃叭思也弧恢溃 ?br /

    怀中美人儿羞答答的模样和温热的香躯刺激着聂北的神经,下面那火龙再也忍不住升势,骤然之间挺直了,硬邦邦的抵在她敏感的粉胯上!

    本来就羞赧不堪的王萍萍忽然感觉到那作恶的东西抵在羞人的地带,敏感的她浑身颤了一下,呼吸顿时一窒,紧张和不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聂北邪邪的笑道,“萍萍姐,你好紧张哟!”

    王萍萍脸靥燥热起来,红彤彤的,聂北的调笑更让她羞怩,香馥馥的娇躯不安的挪了挪,聂北赫然放下手去扶托着她翘挺的美臀,无法摆脱窘境的她嘤咛一声埋首在聂北的胸膛上,急促的喘息起来了。

    聂北一个翻身把小美人儿压在身下,凹凸有致的香躯全面和聂北接触到一起,凸的软凹的更软,绵绵的压在身下很是香艳,稀薄的睡衣亵裤软顺柔滑,若有似无的存在,能清楚的感觉到美人那火热的体温,欲火窜上心头的聂北笑了笑了,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美丽的酮体上抚摸……

    “嗯……”

    娇滴滴的王萍萍欲拒还迎的推搪着聂北,有些于事无补,不一会儿就被聂北弄得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娇靥如点燃的焰火,明艳而带着炽热的气息!

    聂北的吻在她桃腮、粉颈、香肩等处流转,春情涌现的美女人妻再也矜持不起来,‘啊’的一声呻吟出来了,纤柔的身子如一条缠人的小蛇儿,在聂北的身下婉转的扭摆起来……

    这时候聂北哪里还忍得住,动作娴熟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一时间便光溜溜的了,金箍棒在已经可以撑破天了,羞涩又难耐的王萍萍时隔多日再次瞥到那让自己成为女人的东西,芳心顿时‘捏’成一团了,羞赧不堪的她轻轻的颤抖起来,声音也有些怯怯,“坏蛋我……我不……不要在这里!”

    “萍萍姐,我要在这里当着他们的面证明你是我的娘子!”

    聂北y亵的笑了笑,也不给王萍萍在说话的能力,沉重的躯体压了下去,火热的双唇堵住了她的香嘴,吻得她昏昏沉沉的时候轻巧的脱了她的亵裤,轻柔华顺的上衣留给她保暖!

    下面凉飕飕的,王萍萍清醒了一些,也知道那坏蛋这时候非得要了自己不可,拒绝不了便嗫嗫嚅嚅的道,“放下床前的帐幔吧坏蛋!”

    名义上的丈夫和家公就在床下昏迷着,婆婆就在不远处,也不知道是醒还是昏,这样的情景要她在这里和聂北行房,还真是羞煞了内向的王萍萍,要是她的性格不是那么柔弱的话估计挣扎着要跑了。

    聂北双手扶着她的膝盖撑开她双腿,俯身靠了过去,硬邦邦的巨龙若即若离的抵在那美丽的秘密花园前,潮湿的气息传来,聂北才发现,萍萍姐这个害羞人妻的圣地已经泥泞不堪了,显然动情不已了,可以承受猛烈的耕耘了!

    见聂北不听自己的话,王萍萍既羞又无奈,爱与欲的交织下她亦春意缭绕在心头、俏丽的脸蛋媚态毕现,这时候要是不行房她也很是难受,带着害羞的悸动她羞答答的把头转到床内,一副任君取舍的模样。

    聂北望了一眼既羞臊又期待的王萍萍,继而望着躺倒在地上的林夫人罗淑仪,邪邪的笑了笑,一语双关的道,“林夫人,我要进入你身体了哟!”

    “不要叫我林夫人!”

    王萍萍红着脸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香馥馥的酮体绷紧了,仿佛一个小兔子在等待狂风暴雨的降临一般!

    聂北见‘昏’过去的真正的林夫人轻微的颤了一下,y亵的微笑顿时绽放在聂北的脸上,也不接王萍萍的话,挺动腰身,骤然间有力的顺着滑腻的y水轻车熟路的刺入王萍萍深处……

    放纵下去 第200章

    聂北骤然间的c入,如剑入鞘,麻利而迅猛,炽热的龙头瞬间顶到了深处,撞到敏感的花x上。

    “啊……”

    王萍萍一声又是痛又是快的娇啼,却是巨龙旧地重游!穿透一般的冲击既满足又胀痛,王萍萍禁不住弓起了上半身,藕白的柔荑缠绕着聂北的脖子不放,雪嫩的双腿紧张的缠上聂北的腰际,紧紧的夹住,耳鬓厮磨之间但听她喘息嘘嘘,却见不到她俏脸轻微有些扭曲、有些梦幻、有些似笑非笑将哭未哭的模样!

    聂北稍作停顿,疼爱的抚摸她火热的酮体,留恋着她玲珑的r峰和平坦的小腹,轻咬着她的耳廓喃声问道,“萍儿,弄痛你了吗?”

    “我……我没事!”

    王萍萍轻蹙的黛眉这会儿才舒展开来,轻瞌的星目烦着氤氲的雾气,满足的望着聂北,火红的脸蛋儿浮起了幸福的微笑,她知道,以前有诸多的委屈,这次没有,这预示着自己的新生,心已经不再属于林家,只属于聂北!

    “那要不要我动起来?”

    聂北邪魅的笑着,一手兜住她的脖子一手掌控着柔软的雪峰,隔着柔软的睡衣轻轻的抓揉起来,下面的巨龙虽然还有一小截存留在外,但已经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人妻少妇的深泉水x,享受着香艳无比的‘包围’!

    王萍萍紧箍的柔荑放松开来,手掌轻搭在聂北的肩膀上,让软绵绵的娇躯像一段绸子似的躺在床上,聂北的话让她火红的脸蛋越发的水润起来,充满了欲焰情花的春意,却又羞答答的转到一边去,只给聂北一瓣柔媚的粉腮弧线!

    聂北窃笑不已,想不到心扉早已经放开的她依然这么的害羞,那份娇滴滴的模样儿教人像抓不到痒一般的抓狂,聂北就是要她彻底的向自己开放,无论雪白柔嫩的身体还是害羞而纯洁的心灵!

    情欲勃发的人妻少妇本以为那坏蛋会‘狠狠’的作弄一番的,虽然那样粗长的东西彻底的放纵起来自己很是吃不消,可是酥麻、胀痛伴随的是无穷无尽的欢快,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就一次已经让人记忆犹新无法抗拒!切想不到他竟然忍住不动,情欲完全被调动起来的王萍萍顿觉浑身欲火焚身,很是难受,煎熬不过的她不由得转回头来,羞答答的眸子睁开来望着聂北,红润欲滴的双唇嗫嚅了记下最终还是没有出声,主动求欢的事她还是有些羞于出口!

    但她那水汪汪的眸子充满迷离的色彩,催情的气息更是无处不在,那份渴求和邀请已经很是清晰了,可聂北就是不动,只是抓住雪峰的大手加大了力度,舌头贪婪的在她粉腻的脖子上流转,最后转到她的耳朵上,那是她敏感的地方,聂北轻轻的舔着,王萍萍香柔的酮体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热潮,随着聂北的舔弄动作轻微的战抖着,极力忍耐的呻吟禁不住喘了出来,“唔……嗯……”

    王萍萍被聂北弄得空虚难耐,欲求不满的在聂北身下扭转厮磨起来,浑圆翘挺的美臀情不自禁的抬起来又放下、抬起来又放下,可始终得不到满足,禁不住幽幽的娇嗔起来,“坏蛋……啊……”

    “我怎么坏了?”

    聂北yy的笑道,“姐姐说出来的话我一定满足姐姐的要求哟!”

    “你坏……嗯……”

    王萍萍的脸蛋绯红欲滴,轻张的小嘴娇喘吁吁,面对聂北的‘不作为’她又羞又气,却又羞于开口,不由得用双腿大力一夹,借力把柔嫩的粉臀抬起来,用动作示意那坏蛋快点给自己!

    “萍萍姐,是不是想我狠狠的c你的小妹妹啊?”

    聂北y亵的在她耳边询问起来。

    “……”

    王萍萍嘤咛一声闭上双眼,火红的脸蛋满是羞意!

    “萍萍姐,你咬得我好爽,你想要的话要出声哟!”

    聂北吃定了王萍萍!

    王萍萍银牙轻咬着红润欲滴的朱唇,鼻翼急促开合,气喘吁吁的娇喘着,欲火烧得她那娇俏的精致脸蛋红扑扑的,妩媚至极,轻闭的眼睛偶尔偷偷瞥一眼时那娇羞和温柔就像一股泌入心扉的春风一般拨动聂北的心弦。

    王萍萍浑身像成千上万个虫子在爬一样的难受,此时也顾不得害臊难为情了,两条藕臂一伸,再度紧紧的缠住聂北的脖子,一双娇挺的玉r磨在聂北胸膛上寻找着原始的快乐,双腿死死的盘住聂北的腰,像条八爪鱼似的,雪嫩嫩的美臀不安分扭摆摇晃,微张的小嘴儿在聂北耳边娇羞薄嗔道,“坏人……唔……快动啊……人家好难受的呢……”

    “怎么动?”

    “坏蛋,快……快动下面啊,不要再作弄人家了,好……好难受……”

    就是这样的话也足以羞死王萍萍了,这话仿佛用完了她所有的勇气,娇媚的身子越发的柔弱,绵绵的缠在聂北身下,滚烫得吓人!“快啊坏蛋……人家需要你动嘛……难受死了……”

    “嗯……人家不管了……下面的小x好痒啊……快给我……”

    王萍萍美艳氤氲迷离,最后一声s媚入骨的娇嗔,“坏蛋……快啊……”

    聂北yy的笑道,“娘子有命,为夫哪敢不从命呢!”

    聂北双手搂住王萍萍的小蛮腰,收腹猛力一记深c,蛰伏多时的庞然大物顿时植入人妻花心深处,顶得花x微颤。

    王萍萍浑身颤栗一下,柔顺的娥眉舒展开来,红彤彤的脸蛋微微扭曲,一副既痛快又满足的神情,忍不住“喔……”

    的一声哼出来,甜糯娇嗲,柔柔媚媚,十分诱人!

    聂北换一个姿势,弯起手臂把王萍萍一条雪嫩嫩的美臀拐起来,压倒她的雪峰上,一刻也等不及的王萍萍媚态横生、粉胯欢抬、娇喘吁吁,“不……不要停……喔……”

    回答她的是聂北全力以赴的抽c,记记势大力沉,钢柱一般的r龙凶猛而毫无保留,次次冲入花房,直y得人妻少妇花田之蜜汩汩而流、香躯簌簌颤抖,躲在睡衣里的玉r随着撞击的频率前后摇荡,像两只被布袋套着的野兔,十分不安分!

    “嗯……啊……深……深了……喔……哦……”

    人妻少妇玉体横陈、含羞承欢,在极度舒爽的快感中,她害羞的身体渐渐的放开,矜持的蠕动变成s浪的摇摆、扭转,风s的小美臀贪欢贪急的在聂北斜刺而入时早早抬起来,在聂北势大力沉的刺入时又欢又怕的闪躲一下,当真是欲拒还迎……

    “萍萍姐,这次我又得到你了,你的小妹妹还是这么热情嘛,湿漉漉的,每c一下就扑哧扑哧的响,真是风s啊!”

    聂北还未开始喘气,余力十足!

    王萍萍娇羞的别过头去,伸一只手抓过被聂北脱下来的亵裤往嘴里塞,紧紧的咬住,不让自己羞媚入骨的喘息呻吟传出来!

    但聂北已经放开了动作,巨龙在人妻少妇的蓝天禁地里深入浅出、左冲右突、上挑下刺、研磨冲撞……真是好不痛快,整根没入的感觉畅快淋漓!

    王萍萍的花田圣地只有一位造访的‘客人’,以前是现在也是,次数少之又少,花田蜜道紧窄若处子,幽深如泉,四周皱r嶙层,摩擦起来酥麻阵阵,那滋味让聂北无法停下来,勇猛得像个打桩机似的,记记冲击着人妻少妇的身体深处,娇嫩的zg被撞得酥麻,胀列似的下腹传来酥麻至极又夹带着酸痛,这下子可苦了王萍萍,咬住亵裤的小嘴儿在交媾激烈时再也坚持不住了,‘啊’的一声娇啼,人妻少妇臻首摇摆,鬓发飞乱,“唔……冤家……啊……慢点啊……唔……”

    聂北一边耸动着腰身一边调笑道,“姐姐这么大声,会吵醒林家父子的哟!”

    王萍萍在林家几乎是摆设的存在,除了美色总让人垂涎之外,她呆在林家就像一直束缚在笼子里的鸟一样,没有快乐没有希望,但她始终是林家的媳妇,此时此刻竟然在主人房里和丈夫之外的男人放纵的交媾,她已欲念横生不能自拔,本能上却依然是羞涩难当的,在逢迎的扭摆中,她红润欲滴的小嘴发出诱人犯罪的娇喘:“嗯嗯……不……不要啊……唔唔……不要说……唔唔……”

    王萍萍香唇微张,娇喘吁吁,小丁香微吐,气息如兰……腼腆矜持的人妻少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成这般y媚,聂北大受鼓舞,另一只手从玉r上撤退,改而兜起王萍萍的娇躯,让她秀气的下巴尖抵在他的肩膀上,双腿拢住他腰间,浑圆翘挺的美臀坐在怀中,y水潺潺的粉胯张开,正紧紧的咬住聂北那根吓人的毒龙钻……聂北马不停蹄的托住她的美臀一次又一次的把生殖之帮植入到人妻少妇的小x深处……

    这样的姿势本是很享受的,可不经意间睁开双眼的人气少妇第一眼就瞥到了躺倒在地上的傻子丈夫和那猥琐的家公,虽然对他们没什么感情可言,但如此姿势如此情况,还真让她羞赧欲死,不禁发出一声声羞怯怯的啼鸣,“呜呜……坏……坏蛋……不要……这样……啊……”

    “不要那样啊?”

    聂北y亵的笑着,没有理会她此时的羞赧,反而把她的美臀托得更高,收拢回来的时候大力挤压,充血如巨柱似的r龙炽热的刺入到最深处,直达尽头,王萍萍不禁一声隐含无尽满足和快意的痛呼,“噢……”

    聂北一次比一次的快、沉,羞窘的王萍萍顾不得廉耻的喘息、嘤咛,旖旎诱人的娇吟低呻缠绵悱恻,娇滴滴的让人发狂!聂北把头一低,张嘴把人妻少妇那未曾养育儿女的雪腻玉r叼在嘴里吸吮起来,舌尖在兴奋充血的娇艳茹头上逗弄、舔舐,粉腻的两腿之间巨龙在戏水弄珠……直教溪涧春水滂沱……

    在快速尽入尽出的爱欲交欢中,王萍萍容颜似醉、酮体轻颤,声音软媚娇怯,“坏……坏人……你好狠心呐……啊……唔唔……哦……不要……嗯……不要这样子啊……坏蛋……嗯……把人家转……转过去……啊……啊……”

    聂北一深一浅的抽c着水淋淋的蜜x,托住雪臀的双掌忽然伸出一个中指钻入王萍萍的股沟里去,不轻不重的指染她敏感非常的菊蕾,王萍萍娇腻的‘唔’的一声,本来就娇喘吁吁的小嘴儿忽而圆张,就像一条搁浅的鱼儿似的贪婪的吸气,r嫩嫩的美臀骤然间绷紧,把聂北的手指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修长浑圆的两条玉腿时而蹬直时而紧紧的收夹着聂北的腰,而更致命的是聂北百般手段却万变不离其中,粗糙、炽热的r龙依然保持着很高的冲刺频率撞击着不堪承受的蜜x,从蜜x四周到娇嫩花心再到滚烫的娇躯,王萍萍觉得全身火烧火燎似的,那一阵阵酸酸、软软、麻麻、酥酥的快感如决堤的洪水瞬间覆灭她的仅有的那么一点理智和廉耻……

    “哟……要死了……呜呜唔……”

    她王萍萍双手抱住聂北的头用力的压在自己的急促喘息的胸脯上,欢快的翘臀贪婪的起伏着、扭动着……双腿越夹越紧,欲火焚烧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的人妻少妇不需要尊严不需要廉耻不需要顾忌,她需要的是聂北更激烈更疯狂的抽c挺动,即使把肥沃而娇嫩的zg撞烂了也在所不惜!

    陷入无穷无尽欢快中的人妻少妇游离的意识察觉到聂北又在搬弄自己无力的身体,一时间又羞又期待,声音怯怯弱弱的,“啊……坏蛋……你……你又要干什么呢?”

    聂北托起王萍萍娇弱纤小的身子,让她盘缠在自己身上,然后两人挪了下床,两人站在傻子林才启和林老头身边放肆的交媾起来……

    “啊……羞……羞死人了……”

    王萍萍娇靥闪动着刺激和哀羞的复杂神色!

    聂北瞥了一眼真的‘躺倒’在地上的林夫人罗淑仪,但见她睫毛轻颤、脸色酡红、双腿绞缠,气息紊乱不稳,他的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今晚婆媳俩都别想逃出被自己一起jy的命运,萍萍姐清秀纤柔,娇弱得让人疼惜交加,鞭挞起来多少有些放不开,但林夫人的话就不一样了,她成熟丰腴,r肥臀翘,曲线凹凸有致,交媾起来一定十分销魂,林老头不会欣赏,那今晚……嘎嘎……

    嚼着嘴里的还想着碗里的,双目微赤的聂北露出y亵的微笑,双手出其不意的抛起王萍萍然后迅速拉下来,腰身挺动,‘扑哧’一声清脆,巨龙长驱直入,凶狠猛烈,一下子就戳进了zg内,王萍萍娇躯狂颤,臻首一昂,双眼一翻,小嘴儿圆张,一声隐含痛楚的悲鸣哼了出来,“咿呀……”

    聂北没有停顿,加速挺动起来……

    “要……要命了……唔唔……好深啦……哦……顶到了……呜呜唔好酸……喔……不……不要再……再撞那里了……噢……”

    聂北扎起马步、开足马力的挺动、抽c,巨龙在人妻两腿之间迅猛的进进出出,随着翻江弄潮的游龙捣弄,黏糊糊的蜜汁咕叽咕叽的飞溅出来,不少飞溅到地下那对‘父子’的身上……

    “啊……我……不行了……啊……呜呜……”

    王萍萍那销魂蚀骨的娇吟缭绕在整个房间,粉红色的娇躯就像被踩中了尾巴的小猫咪一样,在聂北身上乱扭、乱抓,披发的臻首十分难受似的昂回后面去,洁白的脖子留给聂北,黏稠的y水流给了大地。

    连续的鞭挞之下,聂北也知道初为真正少妇不久的萍萍姐已经是强弓之末了,眼看就要高c了,便把她横放在圆桌桌面上,让她雪白的美臀半悬在空中,双手大力的撑着她两条粉腿,最后压到桌面上,聂北靠身一顶,r龙娴熟无比的顶入到最深处……

    “呜呜……好深啊……”

    王萍萍梦呓似的嘤咛一声,随着聂北快速拔出然后再度猛烈进入,扑哧声连连不断,她那让人丧失理智的呻吟更是不绝,“慢……慢点吧……呜呜……好酥麻……我……我要忍不住了……要……要丢出来了……唔……坏人……啊……你好狠……喔……酸死啦……不……不行了……”

    人妻少妇娇呻浪啼,声声哀婉、句句喘息糯糯,恍若不堪恩泽似的,但在巨龙出没之时,她却粉臀欢抬、柳腰扭摆、双腿紧夹,那

    异唐新月最新章节

    股子的风s和y媚一览无遗,可真是矛盾!

    临近高c的人妻少妇哪里经受得住聂北如此猛烈的y弄呢,酥麻不堪的小x里一颤一蠕的收缩起来,四周的皱r夹得聂北巨龙越来越能以抽c,但彼此的感官却越来越敏感……极度强烈的快感波及了聂北,他也有些忍不住了,刚才气定神闲的他变得猴急万分起来,躁动的r龙没有因为蜜道的收窄而有所缓慢,频率反因为追求快感而比之前更快更急促,g头每一次都刺入到人妻娇嫩的花心里……

    “啊……啊……停……停啊……呜呜……不行了……坏了……啊……”

    高c呼忽期而至,蜜x中的y水大有人也忍不住的趋势,就像即将nn的感觉,那种羞赧的事情让王萍萍羞窘不安的挣扎起来,可又更像是大幅度的扭摆、厮磨。

    屈辱的姿势、羞人的场面,刺激这无法自拔的人妻,就在聂北好一阵急促的抽c中,她全身忽然绷紧了,娇滴滴的呻吟没了,挣扎没了,娇羞没了,剩下似醉非醉的晕红……

    聂北没有因此而停止抽动,反而低吼一声大力一记深c,粗长的凶器赫然全部刺了进去……

    “啊……”

    王萍萍不禁‘惨’叫一声,滚滚烫烫的粉红色娇躯哆嗦起来,轻柔睡衣覆盖的酥胸随着急促的喘息而微微抖动着,姣好的上半身骤然间弓了起来,一双藕臂把聂北的脖子勒得紧紧的,幽深火热的蜜x深处涌出一股股溽热的花蜜来,致命快感覆盖整个命根子,暖和和的,舒服透了,骨髓都酥了!

    人妻美x像婴儿小嘴儿似的吸吮着‘小聂北’,无意守精的聂北任那快感飙升,在溽热的蜜汁冲刷下,炽热的阳精再也守不住了,脉动的r龙‘噗、噗、噗’的向王萍萍那成熟的zg内注入龙种……

    放纵下去 第201章 林夫人(1)

    “喔……坏蛋,你都s进人家里面了,怎么办?”

    王萍萍慵懒的挂在聂北的身上,r酥体软,散鬓乱发、媚眼丝丝、红晕满面,带着高c后的余韵尽情的谱写少妇性a后的风情!

    聂北瞄了一眼躺倒在地板上的林夫人罗淑仪,成熟丰满的林夫人趴到在地上微微颤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如此香艳刺激的春宫交媾撩拨得难以控制还是被聂北那歧义丛生的暧昧话语弄得芳心凌乱,但见柔软罗裙遮掩下,一双若隐若现的丰腴美腿在厮磨在蹉蹭,在磨蹭下两双大红绣花鞋脱落了她也毫无所觉,素白的袜子掉了一个,露出一直娇嫩可爱的脚丫子,雪白如霜,十个脚趾甲修剪得晶莹剔透,薄如美玉,宛若少女的一般,聂北忍不住心头大动!

    此时她有感聂北在盯着自己的娇躯,一种既期待有羞赧的心情跃于心头,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却又无法忍住一阵阵的空虚和瘙痒!

    聂北轻轻的咬着王萍萍的耳垂魅惑的笑道,“好姐姐,你娘有高超的医术不肯怀你夫君我的孩子,岳母大人不肯的话你夫君我在她丰腴的身子里也耕耘不出果实来,作为女儿,你可不能偷懒哟!”

    王萍萍羞涩的嘤咛一生,若有似无的在聂北的耳边羞嗔道,“坏蛋……丽华阿姨她……她不是怀孕了吗,你还想娘亲她……嗯……坏蛋……”

    聂北下身挺了一下,y笑道,“难道萍萍姐不想?”

    王萍萍忸怩的在聂北的背后垂了两下,声小不可闻应了一声,“人家当然想!”

    “能否大声点啊?”

    聂北笑道!

    “才不告诉你!”

    王萍萍娇嗔的别过头去,正好看到了地上的‘丈夫’、‘老爷’、‘婆婆’,所有的羞窘难堪一时间全部回来了,禁不住轻声在聂北的耳边道,“坏蛋,我们走吧,不然……不然他们醒了我们……”

    “你夫君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哟,娘子多担待些,为夫来了……”

    聂北不待王萍萍‘抗议’,把她雪白娇嫩的酮体摆到圆桌上再度大快朵颐的享用起来,被聂北鞭挞多时的人妻少妇芳心大羞,但荒唐的夫君已经全速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她尚未来得及出声求饶便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在心爱男人那强悍的冲击下禁不住又起了反应,甜糯娇滴的呻吟带着欢快的颤栗在房间内奏响!

    聂北驾着人妻少妇雪白的双腿大力c入,身为少妇婆婆的林夫人罗淑仪就趴在圆桌边下,她忍不住偷偷瞟上去,只见交媾的位置半悬在圆桌上,一根出乎她想象的巨龙青筋暴胀、紫红得吓人,和儿媳妇那雪白粉嫩的分粉胯相映得如此的刺眼,儿媳妇那狭窄的小x此时正经受着巨龙的深捣浅弄,不知羞的y水都流到那坏男人的大腿上了!

    丰满成熟的林夫人看的目瞪口呆,她真不知道儿媳妇那娇小柔嫩的花田怎么承受得起那‘j夫’的巨梨耕耘,自己可怕也承受不起吧……不过那么大,真要进入自己身体的话一定很美……

    聂北得意的向下望着林夫人,见她目光呆呆的瞟着自己和王萍萍交媾的位置,神色带着惊诧、羞赧、渴望……聂北邪异的笑了起来,“夫人,感觉怎么样啊?”

    “喔……好人啊……好大好胀……嗯……好美啊……”

    王萍萍完全的沉醉了,她误以为聂北一句夫人是问她的!

    王萍萍的娇吟低喘惊醒了林夫人,见聂北目光贪婪的盯着自己,芳心惊悸,‘啊’的一声惊呼,自知瞒不过,不由得背对着正在交配的两人坐直了身子,柔美秀直的背影轻微在颤抖。

    林夫人的反应把忘情交媾的王萍萍吓醒,羞得大气不敢出一声,银牙咬着红唇喘气咻咻,紧张、羞赧种种情绪交织下,她全身绷紧了,在聂北几记大力的抽送下顿时‘啊’的一声娇啼,竟然就泄了出来。

    在王萍萍无法抑制高c时的呻吟时,久听活春宫的林夫人终于也忍不住了,空虚瘙痒使她极度的需要,脑子里全是那紫红色巨龙的在儿媳妇的禁地里进出的身影!

    聂北把柔软如丝的王萍萍横抱上床去,放她躺下去,王萍萍睁开梦幻般的眼睛,水汪汪的眸子柔情而羞涩的注视着聂北,一双藕白的柔荑缠住聂北的脖子不放,红润欲滴的小嘴难为情的在聂北耳边喘息道,“夫君,萍儿满足不了你,你要是想……”

    聂北嘿嘿直笑,“今晚让你们婆媳俩做一回娥皇与女英!”

    聂北才说完,身后便觉一具火热温柔的娇躯贴了上来,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在背后磨蹭着,脖子经受一连串火热的舔吻,一直轻柔的手掌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摩挲,成熟的幽香瞬间溢满聂北的鼻子,聂北知道,那是忍不住欲火的林夫人。

    聂北轻柔的挣脱王萍萍的缠绵,转身搂住林夫人丰腴的腰身,成熟美妇特有的体香泌入心脾,聂北心神为之一荡,yy的笑道,“夫人等不及了吗?”

    “你个坏男人,要人家一个妇道人家看你和儿媳妇交欢y乐,难道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

    林夫人虽然成熟丰满,性感而不失r感,正处于女人生理成熟的顶峰,此时被一个英俊的男性搂抱着,糜烂的欢爱气味和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迷恋!

    “当然想过!”

    聂北双手不安分的在林夫人翘臀上揉摸,林夫人果然很丰满,p股柔软而硕圆,“我这不是正要好好满足一下夫人你吗?”

    “唔……”

    林夫人轻吟一声,丰满的娇躯越发的滚烫、柔软,撒娇似的在聂北的身上扭摆厮磨,小舌头娇媚风s的在聂北耳边舔弄,一只巧手在聂北的背后抚摸着,另一只柔荑却若有似无的在聂北的茹头上逗弄,声音娇柔而风s,“人家刚才窥破了你对我儿媳妇的jy过程,现在人家落入你手里,我一个妇人家,无力反抗,你想怎么样处置我呢?”

    林夫人s媚的说着,逗弄聂北茹头的柔荑轻柔的滑下去,纤柔而冰凉的玉手丝毫没有害羞的把聂北的命根子握住,轻轻的撸了起来,媚出水来的眼睛在掌握住那让她又惊又喜的巨棒时已满是r欲的光芒,“年轻人就是强啊,刚才弄了那么久还是这么硬!”

    命根子被握住撸动,聂北禁不住一阵啰嗦,爽得连吸好几口气,把林夫人楼的更紧,一只大手差点把林夫人那肥臀揉碎!

    聂北忽然反客为主,一只手穿入林夫人的大腿中间,把她一条粉腿兜起来,林夫人一脚着地,顿时成金j独立的状态,聂北y笑道,“夫人想必很清楚我会怎么处置你!”

    两人虽然站着,可聂北兜起林夫人的一条美腿后,她的粉胯顿时离聂北那巨龙只有布料之隔,那硬度、那热度先一步进入了林夫人的身心中去了,忍得难受的林夫人呼吸为之急促,风s的脸蛋绯红欲滴,“那……那你还等什么,人家都快等不及了,你快点狠狠的惩罚我吧!”

    “果然很风s!”

    聂北的脸上挂着邪异的微笑,他轻咬住林夫人的耳垂道,“我的惩罚就是在你丈夫和儿子的面前占有你!”

    听聂北此言,被r欲冲昏头脑的林夫人终于路出几许的羞臊和不安,但聂北对她可没有对王萍萍那么温柔,一只手撩入道她的罗裙里去,毫无迟疑的抚摸罗裙底下那饱满的山丘,却又不多做停留,在林夫人快要失去平衡的时候快速穿到后面去,搂在她丰臀的上方!

    林夫人一只玉腿被聂北兜起来,再经聂北另一只手抄底,走得匆急而不穿亵裤的林夫人顿觉一阵凉意,却是湿腻腻的粉胯露了出来!

    忍住羞涩而偷偷瞄过来的王萍萍几乎愣住了,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劈腿一般的‘婆婆’的肥x,像个饱满的馒头似的,两边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此时湿淋淋的,‘劈腿’的姿势拉开了那出水的‘闸门’,粘稠亮泽的y水正不知廉耻的从鲜红的r缝里渗出来,然后滴落下来……

    更让王萍萍目瞪口呆的是林夫人迫不及待的握住聂北的r龙往‘d’里引那……平时端庄冷漠的婆婆此时放荡y媚,如狼似虎的扭摆腰身,主动逢迎的索求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她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羞臊,毕竟两人是法定的婆媳关系,此时却共侍一夫,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但事已至此,她无法阻止,再说了,自己和亲生娘亲共侍一夫都发生过,这还算什么呢?

    龙头在深井井口上喝水,可就是不入x洗澡,直把欲火难耐的林夫人弄得火急火燎,分面涨红如潮,喘息哼哼,成熟风s的美妇被自己弄得如此难耐,聂北忍不住一阵y笑,“夫人真s啊,刚刚给你儿媳妇播种的r棒你也想尝尝?”

    王萍萍大羞,禁不住娇嗔出声,“坏蛋你……”

    林夫人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下面暂时得不到充实和满足,她便用丰满十足的胸脯在聂北胸口磨蹭不停,那只抚摸聂北虎背的玉手转而按住聂北的p股,借力要把自己瘙痒不安的rx套进那巨梨中去,她嘤咛一声,声音带着万分急迫的嘶哑,“唔……别……别躲……给我……我要……冤家你……你别逗人家……”

    “s货,看我在你老公和儿子面前r死你!”

    聂北不再迟疑,兜住美妇玉腿的手和搂到后面的手合扣,大力一收,腰部发力往前一挺,粗壮的r棒毫无保留的c入这个y荡的熟妇深处……

    “噢……”

    从来没有过的满足和冲击差点让林夫人窒息,丰满的玉体在聂北毫无怜惜的c入时绷紧了,按在聂北p股上的五只玉指死死的抓起来,让聂北痛苦并快乐着!

    熟妇就是不一样,聂北本想停顿一会儿让她适应一下自己的庞大时,r体缓缓放松过来的林夫人却迫不及待的扭摆着白嫩嫩的肥臀了,并扫没入骨的在聂北耳边娇声喘息道,“人家好满足啊……唔……撑死妾身了……你快点惩罚人家嘛……”

    聂北嘿嘿直笑,不慢不快的挺动起来,巨大的r棒拖着y水带着蛤r拉扯出来再坚定而有力的c进入,直c得林夫人娇声喘息、玉体颤栗,“夫人的小妹妹果然很肥嫩啊,c起来真舒服,你那老头丈夫真不懂享受!”

    “那你就多疼疼妾身嘛,快啊……唔……大力顶入……唔……顶到人家里头了……嗯……”

    聂北望着林老头和他那傻儿子,眼里满是邪火,y邪不堪,“夫人里面真温暖,c进去真舒服,真想不到这么柔软、温暖、肥沃、狭窄的蓝田宝地竟然生了两个儿子,今晚就让我帮林老头辛劳的耕耘吧!”

    “小色鬼……在人家丈夫和儿子眼皮底下就jy妾身……唔……嗯……顶进zg啦……啊……啊……”

    “就是要在他们面前好好r你,最好把你r怀孕了……啊……真刺激……老子要发狂了,r死你……”

    聂北兴奋得浑身狂躁不已,腰身飞速挺送抽c,一时间丰满肥熟的林夫人被聂北r得y水飞溅、体态y媚,娇媚入骨的浪叫起来!

    “唔……好深啊……用力……嗯……啊……啊……c到了……呜呜呜……不……不要停……喔……好酸啊……”

    林夫人干脆双手搂住聂北的脖子,丰腴十足的身子仿佛吊在聂北的身上似的,肥臀万分不安的扭摆厮磨,像极了一条成熟肥美的美人蛇!

    聂北扭头望了一样似乎有醒过来的林老头子,也不知道他醒来看到别的男人就站在自己身边不足半米的位置狠狠的r他妻子时会是怎么样的感觉!聂北挺动抽查的频率越来越快了,站着的姿势十分吃力,聂北也禁不住有些气喘了,“夫人我……我的惩罚怎么样啊?”

    林夫人在聂北越发勇猛的抽查下声娇体媚,面如丹蔻、神情欲仙欲死,那股子缠绵和放纵让男人尝尽了征服的快感,“好……好弟弟……唔……美死妾身了……怪不得萍萍那么……啊……那么本分的小妇人也……也如此的不要脸……唔……唔……又顶到了……啊……啊……好弟弟啊……人家不要活了……呜呜呜……”

    “那么大声,小心把你丈夫和儿子吵醒了哟!”

    聂北y笑道!

    “唔……唔……唔……”

    可能是聂北的话让林夫人感到了一些许的羞窘,那些让人听得热血的呻吟顿时没了,只有娇滴滴的娇喘和闷哼!

    但很快她就放开了,她和丈夫在今晚的争吵中把最后一丝情分给捅破了,恨是彼此的唯一感觉,此时在昏迷的丈夫身边和别的男人放纵交配,她反而种变态的报复快感,而唯一的羞耻感是在儿子旁边和男人通j偷欢!

    聂北见林夫人y荡至此,他亦浑身欲火难烧,抽c更加的迅猛,而这时候林老头正慢慢的苏醒过来……

    “唔……唔……唔……唔……”

    林夫人发现丈夫即将醒来的时候浑身发抖起来,可聂北双手死死的钳住了她粉嫩柔媚的躯体,r枪就像一根巨桩似的深深植入林夫人的肥田深x中,别说林夫人刺激得浑身发抖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应对能力,只能在刺激与欢爱中娇滴滴的呻吟。即使她觉得难堪想临阵逃脱也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聂北见林老头快醒来了,抽查得越加卖力,恨不得把下半身都顶入道熟妇人妻的禁地深处,“淑仪s货……你的小x真会夹啊……小弟c得你爽不爽啊……今晚我就要c死你了……你丈夫快醒了……激动吧……小弟替他耕耘你的肥田浪x……好火热的深x啊……”

    “啊……啊……喔……好热啊……又顶到了……啊……不要……不要了……哦……轻点啊……轻点……啊……好弟弟……人家不管了……呜呜呜……c烂人家那里了……噢……噢……”

    林夫人在紧张刺激的氛围下反而更加的疯狂更加的热情,唯一着地的玉腿绷直、脚尖踮起,硕圆肥嫩的美臀风s的狂摇浪摆,y水咕唧咕唧的狂流……

    林老头迷迷糊糊醒过来了,眼睛没睁开就听到了好久好久没听过的呻吟声,那呻吟声是如此的柔媚、风s、娇滴,尚且带着克制不住的颤音,也只有在极度刺激的欢爱中女人才会发出这种急促而撩人的呻吟,而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是y荡妻子的,他一边睁开眼一边挣扎着坐直了腰板,一时间他双眼都瞪大了,待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张老脸瞬时绿了起来,妻子竟然就在身边和别的男人媾和,从他的视角望去,正见到一根青筋贲胀的r棒在妻子那水淋淋的地带迅猛的进出,飞速的抽c弄得y水飞溅,噼噼啪啪的撞击声夹带着噗嗤噗嗤的媾合之音使得场面是如此的荒y。

    放纵下去 第202章 林夫人(2)

    “好哥哥……呜呜呜……你好会弄的……比那老鬼年轻时强……强多了……唔……唔……美死妾身了……啊……啊……又顶到人家那里了……唔……以后都给你弄……呜呜呜……别磨那里啊……呜呜呜……”

    林夫人在聂北有意用硕大g头研磨她zg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哆嗦了,看得出那样对她很是刺激很是爽快!

    “我烂你的浪x……r死你……我r死你……在你丈夫面前r死你……”

    聂北渐渐的也疯狂了,势大力沉的冲击着美妇人妻柔软的深处!但他的双眼却注视着面型扭曲的林老头,他之前想指染单纯腼腆的王萍萍,现在自己就要狠狠的羞辱他,让他看着自己jy他美貌风s的妻子,那感觉……真好!

    “你……你……你们……咳……咳……咳……”

    林老头瘫坐在地上,手指指着聂北和林夫人,你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气喘气急之下哮喘连连。

    “如此熟妇……身娇r嫩,x深臀肥,抱着都能让人s精,更别说尽情的占有她,你竟然不会享用,那小弟就代劳了!”

    聂北得意的把林夫人按趴到圆桌上,已经临近高c的林夫人浑身香汗,粉红色的肌肤带着一种近乎妖异的媚惑,娇身柔弱无骨?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