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1 部分

第 81 部分

    聂北得意的把林夫人按趴到圆桌上,已经临近高c的林夫人浑身香汗,粉红色的肌肤带着一种近乎妖异的媚惑,娇身柔弱无骨,随聂北任意的摆布,聂北大手一探一撩,罗裙再度被掀起来,露出那肥嫩雪白的p股翘起来,刚才被迅猛抽c得有些红肿的肥x显得更加的突出,鲜红的r缝中正潺潺的流淌着y荡的花蜜!

    聂北摆弄好林夫人的姿势之后,见林老头的视野不好,便一脚把林老头踹到一边去,林老头顿时可以从两人的侧边一览无遗!

    鬓发散乱、眉黛风s、面色含春的林夫人骤然回首,迷离的水眸瞟来,眼波对聂北发出迫不及待的邀请,自始至终她正眼都没看过林老头,即使她知道他正在看着!

    聂北y笑道,“夫人是不是想小弟狠狠的c进去啊?”

    聂北扶着满是林夫人y水的r棒对着幽深诱人的花田就是不进去!

    “好人儿……好弟弟……快点给姐姐……姐姐那里好痒……等不及了……快来啊好哥哥……来从后面c烂淑仪的小妹妹……唔……”

    面对如此y荡荒唐的熟妇人妻的邀请求欢,聂北那里忍得住啊,扶着r棒轻车熟路的往前一挺,噗嗤一声,顿时c穿层层包围,瞬时间c到了尽头,啪的一声,小腹撞在林夫人的肥臀上,聂北马不停蹄的开始抽c起来……

    林夫人“啊……”

    的一声长吟,舒服得醉眼朦胧,肥美白嫩的大p股不停的往后耸动迎合着聂北的撞击冲刺,“又进来了……嗯……好充实啊……唔……顶得好深……啊……啊……啊……”

    “你丈夫c不到这么深吧?爽吧?”

    “没……没有……唔……唔……你顶进人家……人家zg里去了……他……他不行的……呜呜呜……好美啊……”

    林夫人y媚的欢叫声让林老头双眼暴瞪,血红红的,冒着噬人的怒火,不堪承受如此耻辱的他‘啊’的一声跃了起来,才往前冲出一步,聂北看都不看就一记侧踹,直把他踹倒在地,摔得五昏八愣的,而聂北借着反弹力反而向前一个强劲的撞击,r棒直刺入林夫人禁地的尽头,她禁不住一声娇啼,“噢……”

    y水汩汩的涌了出来,顺着玉白而笔直的美腿缓缓流下去……

    林老头生受聂北一脚之后只能躺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聂北和他的妻子罗淑仪在尽情的交欢,两人撞击在一起时那啪啪声就好像聂北一巴掌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一样,可她的妻子却依然没有半点羞耻的意思,反而报复似的y叫得更媚惑更娇滴滴!

    林老头不知道这屈辱的场面经历了多久,待他发现身边爬来了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那是刚才被他大骂孽种的林才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此时正见他傻呆呆的盯着聂北在林夫人身后不停的撞击……

    “启儿……呜呜呜……不要看……啊……啊……”

    林夫人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媾合的时候她终于有强烈的羞耻感了,但久经聂北耕耘,浑身酸麻舒爽得像给抽了骨头似的,说句话都像呻吟一样,既娇羞又y媚,反而显得更加诱人!

    “你们父子俩好好的看着我怎么上你们的妻子吧,哈哈……”

    聂北一阵大笑之后把林夫人抱回床上,让她和装睡却浑身轻抖得王萍萍躺在一起,聂北毫不犹豫的把林夫人压在身下,掰开她的秀腿然后扶着庞然大物再度c入她身体里去……

    林老头和林才启眼睁睁的看着,见聂北勇猛十足的冲刺着,不多时,林夫人一声高亢的尖叫顿时传来,“泄……泄了……啊……”

    但似乎还未完,林老头目光一顿,才发现聂北已经翻身把俏美的儿媳妇王萍萍压在了身下,俏媳妇尚未来得及抗议,那可恶的男人已经扶好了姿势,轻巧而坚定的往前一冲,俏媳妇的抗议和娇呼夹杂着传来,“不要……噢……”

    “他们在干什么呢?怎么娘亲和娘子叫得这么奇怪啊?”

    林才启傻傻的问起了林老头。

    林老头沉默着,咬牙切齿的!

    聂北快速的抽c起来,王萍萍禁不住一阵r紧,娇羞、难为情、不安等等情绪交杂,都不足以抵挡聂北每一次c到底的满足和刺激,又抗拒又欢爱的喘息起来,“坏蛋……呜呜呜……不……不要啊……啊……顶……顶死我了……唔……唔……啊……啊……”

    能同时jy大户人家这对美丽的婆媳,聂北兴奋得毫无顾忌,y笑道,“萍萍姐不要的话我就要林夫人好了,哈哈……”

    聂北在y笑中出其不意的抽出‘yg’,转而压到才从高c中回过一丝神智的林夫人身上,毫无预兆的j进林夫人的身体里……

    最后聂北嫌碍事,让林夫人和王萍萍趴着,翘着两个一大一小的p股并排着,他挺着庞然大物在后面轮番抽c,从林夫人的肥x中抽出来再迅速的c进王萍萍的小x中……从王萍萍的小x中抽出再迅速的c入林夫人的sx里……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jy着,五个人的房间里,满是两个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声,甚至在聂北加大力度的时候发出阵阵撩人的尖叫,y荡而诱人!

    两个女人虽然不是名器中的女人,可她们的风情却是如此的迷人,凹的凸的地方都是如此的让人销魂,聂北留恋其中,王萍萍清纯腼腆,有些胆小怕事,呻吟也是娇滴滴的,轻不可闻。林夫人便是闷s中的闷s女人,平时端庄不可侵犯,但你真的侵犯她之后她便浪得不行,声音娇媚而y荡,好不诱人!

    在她们这对婆媳身上,聂北得到了极大的刺激,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此时他正c入王萍萍的身子里,王萍萍本来就处于崩溃的边缘,聂北一阵狂野的冲刺后她便支持不住了,“坏人啊……啊……啊……啊……啊……啊……”

    王萍萍忽然夹紧翘挺的p股,把想抽走的yg夹住,继而发出一连串猫叫般的y叫,火热的娇躯一阵抽搐式的哆嗦之后泄出一大股y水,顿时趴到在床上了……

    “夫君……夫君……给……给我……快给我……呜呜呜……我要……我要你s给我……s进淑仪里面让淑仪给你生儿育女……唔……给我……”

    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迟来,林夫人便y叫了起来!

    聂北从王萍萍水淋淋的rx中抽出yg再迅速满足林夫人,一cc到底,不做半点停顿,开足马力冲刺起来,林夫人爽得臻首直摇!

    聂北知道她快到了,而自己也支持不住了,林夫人那养育了林才启和林才知兄弟俩的销魂窟再次收缩、痉挛,吸允得聂北也开始发抖了,爽得聂北一阵牙酸,“林老头……我要s在你夫人身体里面……好运的话就让你夫人给我生个儿子吧……啊……”

    “呜呜呜……”

    聂北的呼叫和身体的高c反应使得林夫人银牙暗咬,娇躯僵硬了好久好久,她感觉到身后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男人正一震一震的在自己身体里s入烫人的j子,zg深处亦激s出一股股溽热的y水……

    林老头偷j不成,反而蚀把米,儿媳妇被那男人上了,而且看那样子已不止上一次两次了,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自己眼睁睁的望着妻子被那男人内s进去,以至于男人那根东西拔出来后,妻子那被c得红肿的yx里源源不断的流出r白色的jy,一幅y秽而邪恶的画面……

    聂北在屋内肆无忌惮的时候屋外却兵戈相见!

    “白雪,你好大的胆子!”

    不知什么时候,白莲教圣姑带着一群手下把林府这间厢房的房门给堵住了,守候在门外的白雪此时诚惶诚恐的跪在圣姑面前,一声不吭!

    圣姑瞟了一眼这个自作主张的手下,冷哼一声,罗袖一坲,啪的一声,白雪被她隔空一掌震出五步之外,落地的白雪微微颤颤的爬跪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一片,但见她叩首谢恩道,“谢圣姑不杀之恩!”

    “你这条命姑且留着,但有下次决杀不饶!”

    圣姑语气平和了不少,但寒意十足,“林府个我圣教有密切的关系,本该和官府保持良好关系才能让林府立于不败之地,你私自挑拨林府内斗,若处理不好会让知府衙门对林府抱有敌意,时常招来官府实力的注意,迟早有蛛丝马迹给抓住,林府有个不测的话,我们圣教就会失去一个大财主,这等蠢事竟然出自你手?”

    圣姑一双飞眉入鬓的丹凤眼忽而凌厉起来,灼灼的盯着白雪,“给我个理由!”

    白雪自知没有充足的理由的话自己必有一死,当下不敢迟疑,慌忙解释道,“属下以为,林府虽然迫于无奈和我们圣教合作,可始终有些不妥,要知道林夫人罗淑仪是罗知府的妹妹,而林老头和林夫人的关系又闹得如此的僵,很难保证林夫人会不会因对林老头的恨意而把林家和圣教的关系捅给她大哥知道,以其如此,倒不如设计把他们夫妻俩给杀了,由林才知掌控林家,这样我们会少很多麻烦的!”

    圣姑双眼微闪,眼里的警惕和怀疑少了些,对白雪冷冷道,“我自有我的考虑,还轮不到你来c心!”

    “属下不明白圣姑为何留下这么一大隐患……”

    白雪据理力争道!

    “我留下你这条命是让你将功补过用的,不是听你训导我,你明白?”

    圣姑骤然出手,再一次把不敢还手的白雪打飞起来,娇媚的身躯撞到房门再掉下来,看得出来圣姑手下留情了。

    圣姑冷冷望着厢房,神色有些y寒,挥手对身边两个护卫示意,两个护卫便走过去一人一边挟持着白雪扶起来,然后往回走,接着好几个壮汉跟着去了,他们自然是随白雪指引准备去放了知府夫人!谁也看不到白雪被扶持离去时隐含在嘴角处的得意!

    也就在白雪娇躯撞在房门上的时候警醒了正准备走人的聂北,已经穿好衣物的聂北背着娇滴滴的王萍萍,略带焦虑的望了一眼房门外,虽然外面一片漆黑,可外面那些听不清的谈话却让聂北意识到不妙!

    在聂北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林老头却如救兵来了一般,嘴角露出一阵y笑,鬼鬼祟祟的往门外挪,聂北冷眼一瞥,冷哼一声,出其不意的一脚,顿时把他给踢晕过去,那傻子想叫的时候被聂北抽腿一脚,亦昏死过去。

    “你……你把我的儿怎……怎么样了?哎哟……”

    林夫人见聂北连带自己那大儿子也来一脚,便挣扎着要下床,妙曼的身体才挪动,下t便传来一阵酥麻的阵痛,让她软绵绵的跌回床上。

    聂北轻声笑道,“夫人才受小弟耕耘,就别乱动咯!”

    林夫人刚刚被滋润过儿容光焕发的脸蛋不由得一红,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娇声嗔问道,“你都这样欺负奴家了,为什么还对我儿……”

    “放心,我只是踢晕他而已!”

    聂北撇了撇嘴道,“这房里还有没有别的出路啊?”

    林夫人目光柔柔媚媚的望着聂北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暗道在床的地下,为什么挖这么一条道对聂北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安全逃脱!

    望着聂北和王萍萍走下地道,林夫人忽然怅然若失,到现在,这个带给自己无限满足的男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她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此次辞别会否永无相见之期,走地道合上那一霎那,她鼓起勇气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我……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上官县聂北!”

    “什么?你就是……”

    林夫人惊愕当场!

    聂北y邪一笑,“夫人这么一个香喷喷的美熟妇,翘臀丰胸,水蜜桃一般的娇嫩,小弟即使走了也会念念不忘的!”

    林夫人藕臂用力支撑起半边丰满的身子,娇嗔的白了一眼聂北,娇嗔道,“贫嘴,你还没回答人家的话呢,人家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我不是回答夫人了吗?”

    聂北神秘一笑,大手恋恋不舍的在林夫人雪白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后断然把密道盖子盖下……

    林夫人咀嚼着聂北最后一句话,不由得露出一抹柔媚的浅笑,喃喃自语道,“上官县聂北,呵呵,你个坏小子,这样欺负完人家就想走,人家不会放过你的,人家赖定你了!”

    这时候房门啪的一声被打开,继而又被迅速关上,才发现,已经走进一个纤纤人影,正是圣姑无疑……

    放纵下去 第203章 众女人

    密道一般都是通向城墙外面的,这点似乎成了共识,但当聂北站在死胡同尽头的时候他有些错愕了,竟然还在城里,值得庆幸的是,好像不在林府了。

    在城里既有可能再度遇上白莲教的人,可现在是深夜,在城内始终能找到客栈住宿,总比露宿城外破荒野好上一些!

    聂北收回注意力,然后俯下身去伸手出去,站在密道下面的王萍萍甜甜一笑,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握住聂北的大手,聂北稍微一用力,纤小娇美的她顿时被提了上来,聂北搬回石块盖住出口,然后拥着王萍萍消失在夜色中!

    聂北并不知道,他刚刚走出胡同不远的时候圣姑和几大高手也赶到了胡同处,但还是迟了一步!

    此时的聂北正在万芳阁的楼房里,谁也想不到聂北会携带一个女子留宿青楼,白莲教的人应该也想不到,而且不久前圣姑等人也在万芳阁呆过,这里算是最危险的地方,但也最安全的,所以聂北毅然选择了这里,不过聂北是偷偷摸摸潜伏进来的,这房内本有两个人,一个是稍有姿色的粉头,另一个是脂粉客,两人正在光条条的在床上做起伏运动,聂北进来便弄晕了他们,此时正把他们绑在一起。

    “坏……坏蛋……”

    王萍萍对于聂北的手段有些不安!

    “嗯?”

    聂北稍微用力的把王萍萍搂紧,假装生气的道,“姐姐叫我什么?”

    “夫……夫君……”

    王萍萍像只鸵鸟一样把头藏在聂北胸膛上,耳根都有些红了,但心却很甜蜜!

    “娘子真乖!”

    王萍萍脸色更红了,但聂北一句娘子却让她幸福得来又有些昏眩!

    聂北见两人身上脏兮兮的,便打横抱起王萍萍,她不由得“啊……”

    的一声轻呼,羞赧不安的问道,“你……你还……还要干什么?”

    聂北有些好笑,“娘子以为我要‘干’什么?”

    聂北把个‘干’字拉得老长,嘴上又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使人不由得想起某些‘事情’!

    “我……我不知道,但人家……人家不准你再做‘坏事’了,人家再也受不起夫君的宠幸啦!”

    王萍萍羞答答的说完这句已经窘迫得不行了,偷偷的瞥了一眼被聂北一起绑在柱子上的赤ll的男女,他们刚才就在做‘那事’,那坏蛋是不是也想那事呢?

    “放心啦,我们去洗个鸳鸯澡就睡觉!”

    聂北呵呵一笑,抱着王萍萍往配件齐全的浴室走去……

    王萍萍见不是自己所想那样,她脸色不由得有些挂不住,被聂北抱着一边走一边捶打聂北的胸膛,一副不依的样子……

    洗澡时王萍萍自然少不了被聂北揩油,全身上下被聂北摸了个透,就差来个水r交融了!

    王萍萍从被家公威差点失贞,惊吓不堪,再到聂北的出现,在林府里被聂北‘折腾’得死去活来,此时安稳下来,心安稳了,倦意也就来了,和聂北洗个鸳鸯澡后便躺到床上安心的睡着了,精美的小脸挂着重生后的安详和甜美。

    聂北身带着伤,从圣女峰到灵州城,一路紧张而惊险,神经绷得紧紧的,此时才算放松一下,铁打的他也疲惫了,用着姣好身段的美人儿,他睡着了!

    聂北是睡着了,可寻找他的人却无法入睡,白莲教的人就不说了,圣姑让聂北从自己的手中逃脱,对她来说就是奇耻大辱,只要他尚在灵州城,圣姑都不会放弃寻找他的机会。

    而关心聂北安危的人也在寻找他!

    小田夫人苏瑶、田甜、温夫人、凤鸣倩、小玲珑五个女人坐在一间小屋子里,周围守卫着一大群花月阁的美女,她们都是利剑在手,目光冰冷,让人不敢靠近!

    屋子内灯火摇曳,照在五个女人的脸上有五个不同的神色,温夫人和苏瑶、凤鸣倩依然平静,毕竟她们的阅历和修为都能让她们沉得住气,而小玲珑此时困意侵袭,坐着在打瞌睡呢,清纯娇俏的脸蛋儿满是忧虑,最惶急的就数坐立不安的田甜了!

    “甜甜,你放心,相信很快就会有他的消息的!”

    苏瑶望了望夜色,也颇为担心,毕竟白莲教的人行踪诡秘出事狠毒,聂北落入他们手中,怕是不妙,要是她们知道聂北已经逃脱的话或许也就不用如此担忧了!

    “小姨……你说,他会不会有事啊?”

    田甜目光呆呆的望着她的效益,有些疲惫的问道!聂北的安危对她来说是如此的重要,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心底一直说是替好姐妹文清担心,但她的焦虑却瞒不过旁观者,只是这时候谁也没心情关心这些罢了!

    “白莲教挟持聂北只想凭借他来得到《天旗》而已,估计不会伤他性命的!”

    苏瑶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过,李尚书他带亲兵赶去上官县护驾了,灵州知府衙门那些只会欺负善良老百姓的衙役大多不抵用,勉强做到全城戒严算是不错的了,能依靠的还是我们夫人团的力量,现在夜深了,甜甜你和玲珑先去休息,一有消息我只会通知你!”

    “我……”

    “去吧,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小姨什么忙!”

    “……”

    甜甜倒也蛮听苏瑶的话,而她也实在是疲惫了,很不情愿的带着小玲珑下去休息了。

    “温夫人,我有个提议!”

    戴心婉语气平静的道,“我和你姐姐素琴也算是知心好友,你不用见外,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能帮得上忙的话绝不迟疑,说起来……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

    极品家丁 禹岩最新章节

    人!”

    温夫人戴心婉现在的心理颇为复杂,清白被他强行夺走的旧怨依然存在,但两人不为人知的关系毕竟存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思想总让她对他和对别的男人有些不一样,但她说不清楚,此时有感他舍身的相救,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被提升为关怀,对他生起了紧张和忧虑的情绪,但她不愿意承认,所以故意表现得平静、淡然!

    小田夫人简练的道,“要说在灵州这块地方,谁的消息最为灵通,我想除了知府衙门之外,就数贤王府和国舅府了,贤王王妃是夫人的姐姐,所以我想夫人能亲自去一趟王府,顺便让王府出点力!而国舅府方面就由我亲自去吧!把一切力量发动起来,我想,即使是大海捞针也得捞出些成果来!”

    “我现在就动身!”

    温夫人倒也干脆!

    “明倩,你带些姐妹一路保护夫人!”

    虽然贤王府就在灵州,离这里不怎么远,但温夫人的安全苏瑶可不敢大意!

    同一时间,灵州蓬莱客栈里,上官嫣然和上官纪妃姐妹俩坐在点有暗淡油灯的桌子上,此时杨崔志和武阳两人先后闪入屋内,双胞胎姐妹同时站起来,姐姐给两人倒茶,妹妹上官纪妃慌忙迎了上去,“大师兄,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二师弟,你来说吧!”

    杨崔志把话题丢给了武林第一美男子,武阳!

    上官纪妃目光柔柔的盯住武阳,任谁也看得出她对二师兄的爱慕!

    “白莲教的人自从在万芳阁出现后便好像消失了一样,没在出现过,更别说其他消息!”

    “那就是说没有那聂北的消息咯?”

    上官嫣然蹙起了眉头!

    “是没有!”

    眼崔志接口道,“不过官府的人马全部出动了,现在全城戒严,看样子那聂北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能让如此多的势力为他的安全而发动起来!”

    武阳喝了一口茶,不以为然道,“我查了聂北的底细,他那人放浪无行,不过是粗劣的贱民而已,要不是巧合救了皇帝的话估计没人睬他!”

    武阳的话让上官嫣然和杨崔志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难看,他们心里可记得是聂北救了自己,他可能不是什么英雄伟人,甚至如武阳所言,他就是一个无行的贱民,那又如何?他始终救了他们华山派四人,武林最讲恩怨分明,像武阳这样评击自救救命恩人的做法,上官嫣然和杨崔志都有些抵触,但上官纪妃却没那觉悟,在他眼里,自己二师兄才是最好的,她接口道,“那我们不管他了,反正爹爹给我们的任务是查探《天旗》的下落,可不想我们惹是生非!”

    上官嫣然眉头轻蹙,禁不住诘问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子说话,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救过我们,难道爹爹教导我们要知恩图报的话你们都忘记了吗?”

    “爹爹是教导我们知恩图报,可也教导我们要以大局为重,你可别忘了爹爹吩咐我们来下江南是干什么!”

    上官纪妃丝毫不退让!

    “那我们就可以大恩不思图报了?要传出去我们华山派可得被武林人士所耻笑!”

    上官嫣然气得脸都绿了,自己这个妹妹,为了二师兄便处处以自己为敌,丝毫不把自己当姐姐。

    “你是仗义侠女,我是无耻之徒,得了吧,那你去寻找、去救人,我和二师兄返回上官县和宋师姐汇合!”

    上官纪妃娇哼一声,“二师兄,你是和我走还是留在这里陪她?”

    双胞胎姐妹俩的美丽的眸子顿时都定格到武阳的身上。

    武阳虽然两个都喜欢,心里早就想坐拥双美了,但此时此刻却有些棘手,势如水火的姐妹俩,他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讨好,除非他能二选其一,但他又不甘心,于是唯有把求助的目光望向一直蹙眉定坐的大师兄杨崔志。

    华山派的人都知道,上官姐妹俩都喜欢英俊潇洒的二师兄武阳,妹妹上官纪妃娇纵泼辣,直来直往,对武阳的喜欢表露无疑;姐姐上官嫣然温柔平和,虽然对武阳有好感,但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但俩姐妹却彼此清楚对方的心思,为了武阳争风吃醋,姐妹彼此关系日渐闹僵,连身为她们父母的师傅都颇为头疼,他杨崔志又能如何?

    见武阳投来求助的目光,杨崔志暗地里苦笑,咳嗽一声开口道,“你们听一下我的意见吧!”

    见姐妹俩的注意力被引过来了,他便接着道,“我觉得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完成师傅的使命,不过……”

    上官纪妃是个急性子,大师兄很少说话,但每一次他说话都很有信服力,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有所发现,她忍不住问道,“不过什么?”

    杨崔志目光扫过三人,凝重的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聂北这个人,似乎有异于常人,好像这次‘飞’救皇帝于死地一样,有些能人所不能的味道!”

    “不过是个善于捣弄些稀奇古怪的物件罢了,师兄未必太过于高看此人了!”

    武阳一向自命不凡,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强,说说也不行!

    杨崔志没有接茬,反而问道,“你们还记得师傅和我们说过《天旗》出现的征兆吗?”

    上官嫣然思路比她妹妹和二师兄要敏捷些,听杨崔志的话她灵机一闪,差异的问道,“你是怀疑聂北就是唯一能找到《天旗》的异人?”

    此话一出,上官纪妃和武阳都大感惊诧,但他们也不笨,经这么一说,聂北还真有很多怪异的地方符合那一条件!

    等他们消化一会,杨崔志接着道,“我们能这样怀疑,你说白莲教的人会吗?”

    “他们抓走聂北可能就是猜想他是……”

    “没错!”

    杨崔志颇为老辣的道,“所以我们现在寻人、救人和找《天旗》是殊途同归!”

    比起华山派的人,舞弄月和安婕妤母女俩可机灵多了,一路跟随着白莲教的人,此时正在万芳阁楼下一处树荫下,夜色给了她们很好的保护。

    安婕妤不再佩戴那显眼的银饰了,和她身边的母亲舞弄月一样,此时她穿着一件很普通的汉人女子衣服,虽然很普通,但她那充满乡野味道的野性美丝毫不变色,反而多了一些符合潮流的感觉!

    “娘,我们跟了大半夜,要不是有巧合还真让他消失了,我们跟随他到底为什么?”

    舞弄月眼里露出一丝苦涩,淡淡的道,“还不是为了你爹的野心!”

    “爹要的是《天旗》和那‘鸟人’有什么关系?”

    聂北要是知道有个美女说自己是鸟人的话估计睡不着!

    舞弄月目光灼灼的望了一眼万芳阁楼上那间没了灯火的房间,没有回答女儿的话,而是自言自语的道,“我也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对的话要找他的人可不会少!”

    “既然是有关的人,我现在就上去把他抓回去!”

    安婕妤有些按耐不住了,虽然母亲没明说两者到底有什么关系,但她知道聂北是个关键的人就行了,只是她真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还不动手!

    “现在全城戒严,我们及时抓了人,也无法安全把人带走。”

    舞弄月自嘲的笑了笑,“现在开路人找到了,路还未开好,就让某些人去忙活吧,到时候摘果实的时候我们手快点就行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等待,同时……和开路人保持良好关系!”

    “嗯!”

    安婕妤望了一眼母亲又望一样万芳阁那高大的楼房,没什么勾心斗角的她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

    “我们走吧!”

    舞弄月忽然掉头就走!

    “啊?我们去哪啊?”

    “回上官县!”

    “啊?”

    放纵下去 第204章 女人要挟

    虽然全城禁严,临近中午的时候,街道上随处可见列队走过的兵丁衙役,但大赵的江南一直安定繁荣,人心倒也不慌,该上街的上街,该摆摊的摆摊,该串门的串门,除了气氛略带紧张之外,一切如常。

    不过流言还是在私下里流传!

    “听说了吗,白衣弥勒又开始普救众生了,听说皇帝都被杀了……”

    “嘶……你不要命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要是被官府的爪牙学了去,非拿你满门抄斩!”

    “……”

    “我怎么听说皇帝没死,是被一个叫会飞的人给救了下来,昨晚知府大人都赶去上官县觐见皇上了呢!”

    “要是你,你会飞吗?你见过会飞的人吗?”

    “怎么就不行了啊?那不可以是神仙为了下凡救我们皇上而化成人啊!我当然不行,难道你行啊?”

    “……”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那会飞的人好像叫聂北,传闻还是个神仙呢!”

    “我还听说他是个异人,抓住他能找到什么宝藏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一间茶铺里,吵吵闹闹的,其中有一桌坐着两个人,一个高一矮,他们低着头安静的吃饭!听到这里的时候高个子眉头一蹙,喃喃自语道,“看来有人故意放着风出来让各方势力盯上我啊!”

    “夫君,你说什么啊?”

    王萍萍小声问道。

    “没什么!”

    聂北笑了笑道,“萍姐姐,你怎么不吃啊?”

    聂北稍微化了些妆,猛一看去,人粗犷了些,不仔细看的话还真认不出他来!

    王萍萍俨然一个小男子一般,两撇胡子有些假,但又有什么要紧的呢,这个时代,女扮男装的多里去了,也没有谁会无聊的走到面前指证她是女人!不过她穿着聂北从万芳阁偷来的男装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

    “人家的夫君成神仙了,人家在想还要不要吃饭咧!”

    王萍萍自从出了林府之后,整个人像活了过来似的,在聂北面前经常笑靥如花,那依恋的眼神,甜蜜的微笑,亲昵的言语,从早上到现在,聂北差点被她给化了!

    聂北笑道,“好啊,姐姐也敢拿我来开玩笑了,看我晚上不好好惩罚你!”

    本来还巧笑嫣然的王萍萍顿时脸红耳赤,娇嗔的横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人家不和你说话了,没个正经,讨厌!”

    这时候,两队骑兵从城门外飞驰而入,正街的人慌忙闪到开,两队骑兵整齐划一的分列街的两边,中间空出一条大道来,不多时,城外走进了皇帝的车驾……

    赵志返回灵州!随驾的有李尚书,也就是李千军的老爹,大赵兵部尚书,还有昨晚赶去请罪的罗知府罗大人,还有一个武将就是灵郡知州田万年田大人。皇帝的车驾缓缓驶过大街,最后消失在视野里!

    聂北笑着对王萍萍道,“姐姐,或许我们不用走路回去了,走,跟我来!”

    聂北拉着王萍萍才走出茶铺,一个乞丐打扮的人冒冒失失的撞上了聂北,聂北身上仅有的一锭碎银被他摸到了手里,他正以为得手的时候,捏着银子的手被聂北抓住,他慌张了,但聂北却淡淡的笑了,也不多话,大力一扭,直把那乞丐痛得裂牙咧嘴,聂北才心悠慢着的伸出第二只手接过自己的银两,然后大力一推,乞丐连爬带滚的溜了。

    “无缘无故的,你个坏蛋怎么……”

    王萍萍亦步亦趋的跟着聂北,扒手出手迅速,聂北出手迅猛,王萍萍还未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小c曲就过去了,她还以为聂北无缘无故出手打人呢!

    “喏,这他要我这玩意,却不和我打声招呼,我对他也不用客气啊!”

    聂北随手抛了一下碎银!

    王萍萍不好意思的望着聂北,聂北有些无奈的侃道,“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无事找茬的坏人,连刚才那家伙都比不上?”

    “我……不……不是这样的……我……”

    “好了,逗你的,走吧,我们见见皇帝去!”

    “啊?”

    王萍萍愕然!

    皇帝的车架进了国舅府,这个消息估计灵州城也就聂北不知道而已,好不容易知道皇帝驾临国舅府,却不知道国舅府在何处,待聂北带着毫无怨言的王萍萍七拐八弯走路n多冤枉路来到国舅府的时候,看到的只是高门大院,护院家丁成群,四周更有兵丁巡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聂北和王萍萍这么两大块,自然是门都没有!

    “去去去,绕道走!”

    随赵志下江南的皇家禁军在玉女峰上死伤无数,但灵州本来就预留一部分没跟随赵志去上官县,也就逃过那一劫!此时守卫在国舅府正大门的就是禁军,见两个平民穿着的人走来,他们警惕的把住刀柄,厉声喝止来人!

    “其实我……我和你们的小侯爷很熟的!”

    聂北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好的理由,终于还是搬出温文清开办楼船灯会时见过的萧邦,那时候为了争风吃醋,聂北和他有些小过节,虽然有所缓和,但和熟好像怎么扯不上关系,不过,这时候,也只有聂北自己知道,小侯爷是‘被’‘熟’的。

    带刀校尉乜了一眼聂北,笑了,“我不知道你和小侯爷熟不熟,但我知道,你和我不熟!”

    “我是救了你们皇上的聂北,麻烦……”

    “你是聂北的话在这里纠缠大爷我干什么?你飞进去不就行了?你当我是傻子啊?还聂北呢,你是聂北我还是佛祖呢!”

    “……”

    聂北的脸黑得像个包公一般,可这家伙的话却让人无法辩驳!

    好一会儿聂北才好声道,“这位将军能否通融一下……”

    校尉不耐烦的一声喝,铮的一声刀锋拔出一半,寒光一片,“你再不走我当你图谋不轨论罪,就地格杀,还不快给我滚!”

    面对两个平头百姓,他丝毫不放在心上,至于聂北说认识谁认识谁的话,他才不会相信,能认识小侯爷的人会是平民穿着的吗?所以他才没那么多耐心!

    王萍萍胆怯的扯了扯聂北的衣服,聂北暂时唯有悻悻的离去,校尉对着聂北的背影哼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平民百姓说来就来的吗!”

    聂北那个气啊……

    这时候聂北察觉有两个劲装女子悄然走近,聂北警惕望着身材高挑的两个女人,似乎有些眼熟!

    “聂公子,我们夫人要见你,请随我来!”

    两个女人都冷冰冰的,那语气与其说是请人倒不如说是命令人,不过聂北不会和女人计较这些,反而从她们身上看到了凤鸣倩的影子!

    夫人团的人能找到自己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夫人’自己应该不认识,那她见自己干什么?

    聂北没有立即就走,而是暗地里牵着王萍萍的手,漫不经心的问道,“两位姐姐,我化妆成这个样子你们还能认得出来啊?”

    另外一个抱剑在胸,冷冷的瞥着聂北,目光若有似无的打量着王萍萍,听聂北的疑惑,她冷冷意哼,“你化成灰我们都认得你!”

    聂北笑侃道,“不是这么大仇口吧?”

    “哼,圣女说了,上次破屋子里要不是你不肯出手,我们早就把魔教妖女抓住了,何来后来圣驾遇袭,险些……哼!”

    “喂喂喂,我不帮你们的忙有罪吗?”

    还记得当时单丽娟和柳凤凤全身湿透,自己得保护她们,才不愿呈那能呢!

    “你胆小、自私、无耻……没有正义感……”

    “你说完了吗?我才这么点坏而已啊?”

    “你……”

    聂北没想到,幽幽教出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疯女子也就算了,这夫人团花月阁却也出了一群满脑子‘卫道士’,严格算起来,也算是群疯女人,不过……不管幽幽教还是花月阁,她们门下的弟子张得都蛮好看的,不管是高挑性感的身体又或是清秀的面目,都蛮让人心动的,当然,他们的性格能稍微‘女人’点的话就好了!

    另外一个出言打断道,“少和这种人啰嗦,我们只负责带他去见夫人而已!”

    聂北虽然不太愿意,但也没拒绝,潜意识里聂北还想看看这位夫人呢!

    或许她们是来者不善,但量她们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而且自己也没什么值得她们‘怎么样’的,聂北自嘲的笑了笑,点头道,“随你们去见你们夫人自然可以,不过我的妻子得你们……”

    “我们会安排人手把她安全送回上官县!”

    聂北的话本来就是一个诚实的试探,她们如此爽快,让聂北对这次见面有些忐忑起来,因为照常理来说,见个面用不了多少时间,身边的人往往找个地方等等就可以了,根本用不着特地派人把自己身边的人送回去!

    聂北见王萍萍目光殷切的望着自己,那里不知道她的想法呢,可聂北不能带她一起去,便出声道,“萍儿,你先回去你娘家,顺便给我娘她们报个信,别让她们担心,我回去后正式接你到我身边!”

    王萍萍乖巧的点了点头!

    夜幕降临的时候,灵州城郊外一处不起眼的庄园外,站着三个人,一男两女,正是聂北和两个花月阁的弟子,之所以现在才到这里,是因为她们说了算,聂北说了不算!她们不想引人注目,聂北能理解,夫人团在大赵是个特殊的存在,花月阁更是特殊的特殊,她们本来的使命是守护《天旗》现在虽然有些偏倚,但她们的一举一动都不想让外界知道太多,何况……她们似乎不想让人知道她们带自己到这地方!

    “我说姐姐,你说的什么破庄园就是这?”

    聂北站在主院大门前,昂头望着那破旧的门楣,上面的门匾破破烂烂,上面的字没了,让这高大的屋子看上去好像无名的鬼屋似的,聂北不由得有些憋气的道,“你们不要和我说你们的夫人真的在里面等我?这破屋子我怎么看就这么像个监狱!”

    两个女子俨然一笑,很难得,但在聂北的眼里就仿佛是两只小狐狸露出得意的微笑一样,且听她?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