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2 部分

第 82 部分

    两个女子俨然一笑,很难得,但在聂北的眼里就仿佛是两只小狐狸露出得意的微笑一样,且听她们中的一个轻笑道,“你真有眼光,能看出这像监狱!”

    另一个接口道,“这就是我们秘密收押我们认为应该收押的人的据点!”

    “那我应该就是你们认为该收押的人咯?”

    聂北依然平静,可注意力已经放到四周去了,见没什么埋伏,稍微放心一些,单纯凭她们俩的话聂北还不放在眼里。

    “一猜就中!”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是忠于大赵的上等良民……”

    聂北目力余光在观察,脑海在构思有可能出现的情况,甚至逃跑方式和路线都在构思范围内!

    “我师傅亲自点你的名要收押你,你算是幸运的了!”

    她们借着夫人团的名义把自己引来,但她们本身又属夫人团的势力,这玩的是哪一出啊?聂北有些头大,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随机应变!

    这时候,庄园那扇在聂北看来随时会倒下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步出三五个同样打扮的女子,俱是身材高挑面目姣好,但此时此刻,聂北没多少心思欣赏,而且夜色中借着火把的光,一些细节也看得不真切!

    见出来的几个走向自己,聂北眉头轻皱了起来,“就凭你们几个跳舞尚可、走路摇曳生风的女人就想我乖乖就范,是不是过于儿戏了点呢?”

    “我师傅说了,你乖乖呆在这里的话按我们的要求去做的话,朝廷不会无缘无故立你的罪,更不会牵连家人!”

    聂北燃起的战意瞬间崩溃,是的,个人在如何的强大,也无法和国家机器抗衡的,除非什么都不管不顾!每个人都有绊勒困琐的顾忌,即便强大如皇帝的人也有,何况他聂北?

    家是他的顾忌,家里每一个女人都是他无法割舍的!

    “请吧!”

    在即个高挑性感的美女指引下,聂北被软禁起来了,虽然那软禁的地方对聂北来说不会吹灰之力就能冲破,可是他就得安安分分的呆着!

    一房一桌一椅一床,一壶一杯一灯,简单得像个牢房,不过比牢房干净多了!

    “你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等等!”

    聂北见女子要走,连忙呼唤!

    “什么事?”

    “你们夫人……呃,你们师傅什么时候会见我?”

    “师傅想见你的时候自然见你!”

    “那我在这里需要做什么?”

    “在我师傅的吩咐没下来之前,你安心呆着就对了!”

    “……”

    放纵下去 第205章 《天旗》现

    无聊的软禁生活让聂北抓狂,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身边虽然有几个美女,但能看不能动,而且她们个个都端着一块冰似的,冷得要命,聂北都快把她们当男人了,一个多月过去了,除了吃喝拉睡之外,聂北要做的工作就是重新捣弄一架滑翔机出来!

    同样是大裂谷边上,但此处更靠近灵州,对面就是聂北曾经茹毛饮血的鬼森林!

    初夏犹带着春的凉意,偶尔一阵微风吹过,让人神清气爽,足不出户一个多月的聂北对这种清新的空气体会更深!

    在聂北不远地方,十几个穿着月白色劲装武衣的花月阁女子守卫着聂北昨天才做好的滑翔机,而聂北左边却站着一个聂北十分熟悉的女子,但聂北正眼都没看她一下,即使她美若仙子!

    “其实我真不知道我师傅……”

    凤鸣倩略微有些幽怨,她一直和小田夫人她们一起寻找聂北,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师傅会用他的家人要挟他在那破地方呆这么长时间,而且这次类似于探险的事也得他帮忙!当她在庄园里见到聂北的时候,她才大概猜到师傅的心思,可聂北却再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她调笑逗弄了,仿佛一下子不认识她的样子,那让她失落和难受!

    聂北冷淡的道,“你说了好多次了,我也信,你也不用再说的!”

    “可是……你怎么好像在生我气一样?”

    凤鸣倩没发现自己很在意聂北对她的态度!

    聂北没有理睬凤鸣倩,望着幽深的裂谷,听着在裂谷传来的风的回声,神色严肃的道,“你师傅初一可以要挟我,我十五定当要挟回去!”

    凤鸣倩银牙轻咬着下唇儿,正不知怎么接口的时候,远处一辆马车稳稳当当的驶了过来,聂北目光一凝,还未来得及猜想,凤鸣倩便在聂北耳边小声交代,“我师傅她来了,她其实很好说话的,你不要……”

    “你放心,我没把握好好‘回报’她的时候我不会冲动的!”

    “你……”

    凤鸣倩顿时气窒,以她对聂北的了解,他的话绝不是一时气话而已,一个是好朋友,令一个是师傅,她真不想两人到头来闹得不可开交!

    马车在滑翔机旁边停下来,凤鸣倩迎了上去……

    聂北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眯着双眼在冷冷望着,一个多月来,自己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小弟都快憋出毛病来了,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在他看来,就算马车里走下的是个仙女也别想改变自己对她的恨意!

    可是,那女人却没有下马车,只是撩开马车的侧窗对凤鸣倩小声嘱咐!透过车窗聂北大概看到,女人梳着一个时下流行的堕马髻,云鬓雾髻下,圆润如玉的侧脸更显精致,但高挺的瑶鼻却告诉别人,此女很强势!

    凤鸣倩神色严肃的向聂北这边走来,马车却依然静静的停在那里!

    “你师傅她丑到不敢出来见人吗?”

    聂北一肚子的火!

    凤鸣倩知道聂北喜欢自由,不喜欢束缚,更不用说被别人要挟软禁,他满肚子的火正没地方出呢,聂北说些对她师傅不敬的话泄愤她倒没生气,只是苦笑道,“我师傅大多时候都在闭关修炼,自我懂事那时起,我就没见我师傅走出过花月阁总部,更别说这次千里迢迢从京城南下到灵州城,可见她对你的关注!”

    聂北冷冷一笑,“是吗?我看她关注的是《天旗》吧?”

    聂北这一个月多来,都在猜想花月阁的动机,除了《天旗》之外,聂北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她们如此在意的!

    凤鸣倩微微愕然,丝毫没有隐瞒道,“是的,去年年末之时,这天蛰对面再现《天旗》征兆,各方势力纠结上官县和灵州城这两个地方,无不是想窥觊这传说中的宝物,我们花月阁身为《天旗》的守卫者,对寻回《天旗》更是义不容辞!”

    聂北撇着嘴听着,一点也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在事实面前,说得再怎么大义凛然都无法遮掩那赤ll的野心!

    凤鸣倩见聂北那神色,也不知道怎么说服他,不由得有些哀求的望着聂北,“天旗从我师祖手中丢失,我师傅为了完成师祖寻回《天旗》的夙愿,这些年天南地北的查探,好不容易才有了《天旗》的具体方位,我希望你能帮我师傅……嗯……就当帮我,好吗?”

    美人软语温声的哀求,让聂北很不自然,神色缓和,却依然不生不响,不是聂北不想,而是他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哪里知道怎么找到那玩意啊?

    “我知道,我师傅要挟你让你很不高兴,可是……可是你知道吗,我师傅她也是迫不得已的,要知道,每逢乱世,我们花月阁都会择贤者而授予《天旗》让其重新安定天下,使百姓少受些乱世之苦,我师祖选中的人就是大赵开国皇帝赵武王,赵武王凭《天旗》征战天下,一统中原,但他得了天下之后便想毁去它,幸得当时的白皇妃掉包才得以幸存,然后莫名其妙的失落了,在这种情况下,朝廷是不可能站在我这边的,夫人团里多数的夫人也不赞成寻回《天旗》因为它在乱世是平定四方的宝物、良策,但在太平年代,《天旗》可能会成为野心家为乱的根源!所以我师傅才迫于无奈,只能悄悄的寻回自己的东西!”

    聂北有些受不了凤鸣倩那幽幽的目光,“直接点,需要我怎么做,你只说就是了,我聂北反正也没得选,不是吗?”

    “……”

    凤鸣倩哑然无语,之前说那么多了,这可恶的家伙却无动于衷,算是白说了!

    一切在无言中进行……

    聂北和凤鸣倩两个人在滑翔机的引领下,毅然向深不可测的裂谷划去,开始快速的下沉到借风飞行……滑翔机的身影缓缓隐入裂谷的雾霭中……

    马车的窗户被撩开了,一张出水芙蓉的脸定格在窗户里,她便是花月阁的阁主,姓风,名凰,一个十分天上的名字,而她的美貌也只应天上有!

    只见她神色宁静,姿容淡定,俨然观世音菩萨一般,但仔细观察才发现,她的目光带着急切和希翼!

    师傅临死前都为丢失《天旗》而耿耿于怀,身为花月阁的继承人,她有责任寻回《天旗》也只有寻回了它,在百年之后自己才有资格去见师父,现在,似乎离目标不远了!

    凤凰能做的就是等待,她之前以为,有聂北创造的神奇‘飞鸟’,事情会变得简单而顺利,但她错了,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日子转眼到了第八天,那让人肃然起敬的‘飞鸟’似乎死了一样,没有从裂谷中飞起来……

    聂北和凤鸣倩自然没死,但那种几乎下到地心的感觉却不好受,缺氧到几乎窒息!

    在某一段裂谷的谷底,深万丈,宽百米,望天不见天,昂头笼云雾,仿佛来到了地域一样,站在地下的两人,两人的脸色都觉得不可思议!

    凤鸣倩俨然一个处处闺门的少女一样,不无兴奋的感叹道,“想不到这下面竟然是干巴巴的,我还以为会有水呢,真神奇……”

    “……”

    聂北却没她那么好心情了,从上方的厉风到中间的雾汽再到谷底,这里已经没有半点风的影子,一根头发脱落,那它就直线掉到地上,如此环境,待会滑翔机怎么飞得起来?而且干粮也吃完了,再不找点东西垫肚子的话两人就真的‘飞天’了!也亏她兴奋得起来!聂北不得不感慨,无知真的很快乐!

    凤鸣倩忽闻一阵沉闷而繁杂的声响,“啊……聂北,你听到了没有,什么声音啊?”

    聂北神色变了变,大手一抓,拉着凤鸣倩皓白的手腕,夺路而逃,但是,谷底就如藏在深渊里的万里长城,不同的是,谷底有高有低、有宽有窄、有坎坷有斜度……他们能做的就是沿着这该死的谷底飞奔!

    凤鸣倩在跑动中胸脯大幅度的起伏,聂北却没心思欣赏!

    凤鸣倩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小手任聂北拉着,她不时回头瞄,只见一群张牙舞爪的老虎凶猛的追过来,数不胜数的挤到一块,好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她不由得失声道,“遭了,是老虎!”

    聂北知道,那不是老虎,而是狼,上次在榕树下和黄夫人母女俩遇到的就是这种东西!

    但此时此刻,聂北却没心思去思考为什么这怪物也会在谷底!

    两条腿始终跑不过四条腿的,眼看狼群越来越近,凤鸣倩和聂北的脸都绷紧了,可狼群似乎不怎么饿,竟然不紧不慢的吊着两人来追,就好像猫吃耗子前的耍弄一样!

    两人从天色明亮一直跑到天色昏沉,眼看也知道快要到黑夜的时候,两个人满头大汗,气急气喘,四条腿都在打摆!

    聂北还好一点,毕竟身体在穿梭时空的时候被空间力量改造过的,可凤鸣倩就不行了,武功再高也是个凡人而已,前一段路尚能独自支撑,后一段路的时候,半边身子都快挂到聂北身上去了,不然她实在支持不住了!

    “你……你放……放下我……我走不了了,别……别管我……”

    凤鸣倩连说话的力气都耗光了。

    聂北勉强搂住凤鸣倩香柔柔的身子,疑惑的目光静静的投在狼群身上,聂北想不明白,这群穷追不舍的虎狼到底要干什么,它们似乎驱赶着两人往这边来!

    “它……它们要干什么啊?”

    凤鸣倩才缓过一口气来,见狼数以万计的狼群静立在十米的地方,一双双狼眼在夜色中发出幽幽的绿光,就如一群地狱幽魂一样!

    “不知道!”

    聂北摇了摇头!

    而这时候,狼群忽然近来,聂北搂着无力的凤鸣倩一步步往后退,凤鸣倩都闭上了那双灵气人的眸子,在这种非自然地怪物的爪牙下,飞人力所能抵抗,自己和聂北都难免葬身狼腹!

    后退足足有一百多步时,聂北顿觉背后传来一阵沙咻沙咻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而狼群此时也停了下来,聂北正在好奇背后是什么的时候,狼群整齐划一的昂头嚎叫,那叫声低沉而y森,在峡谷两边的回声作用下更加恐怖,几乎可以把人震晕……

    在狼嚎声中,连凤鸣倩这么好强的顶尖高手也经不住浑身发抖,“啊……”

    的一声娇呼,双臂都缠到聂北的脖子上了,聂北伸出双手紧紧掩住凤鸣倩的耳朵!

    这时候,昏沉的峡谷犹如帐篷被撕开一个口似的,一道金黄色的月光从头上直照下来,照s到地上一个直径三米的圆内,圆的周围是坏绕一圈的y体,也是金黄色,和月光浑然一体,构造出一个神奇而诡异的景象!

    随着月光的投s,地上那圆慢慢的扭曲起来,土地的颜色渐渐消退,在凤鸣倩目瞪口呆之下,圆宛若一面动态的镜子!

    上头凭空一道闪电掠下,‘滋’的一声,闪电仿佛钻入圆内,无声无息,聂北和凤鸣倩只是觉得一阵闪眼的耀光而已,继而,狼群忽然全部蹲圃在地上,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咽,感觉……有点颤栗!

    狼群似乎很敬畏,很害怕,是的,狼群此时此刻的表现让聂北有这种感觉!

    而圆的另一边……

    “蛇主……”

    “嗯?”

    聂北诧异非常,刚才背后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竟然是成千上万条蛇在吐信子发出的!

    “我们感觉到道蛇主你的气息,所以都赶来了,就知道这群狼会在这里!”

    领头的不是蟒蛇,而是一条不知名的大蛇!

    凤鸣倩听聂北在自言自语,正奇怪,抬头顺着聂北的目光望去,顿觉头皮一阵发麻,凭着月光,只见对面整条谷底都是各色各样的蛇,那圆乎乎滑溜溜的蛇身交织在一起,整整叠了三四层之多,那分叉的信子在在丑陋的蛇嘴里吐出吸入,隔着十几米差点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冷血,凤鸣倩把目一闭,死的心都有了!要说有得选择的话,她情愿被狼一口吃掉也不愿意被数不胜数的蛇缠在身上一点一滴的咬,但这次似乎两者齐来……

    此时凤鸣倩才有那么一点点佩服聂北,这坏人面对如此对的蛇,竟然没有半点异色,反而显得很是兴奋的样子!

    凤鸣倩本来是被聂北搂住的,此时她反过来紧紧抱住聂北的腰,美好的胸脯几乎全挤在聂北的胸膛上了,她犹未知觉,颤声道,“这么多那……那蛇,我……我们……怎么办?”

    “我想我们暂时不会有事的,别紧张!”

    聂北现在才发现,狼群可能从一开始似乎就不是追自己的,而是奔这里而来,就好像某些虔诚的教众在特地的时间内朝圣一般!

    聂北见狼群开始有包围那圆的样子,便对凤鸣倩道,“我们到蛇那一边去,不然就被狼给吞啦!”

    “啊……”

    凤鸣倩娇呼一声,颤声道,“我……我情愿被狼吃了也不要过去!”

    “放心吧,有我在呢,我怎么忍心让你给蛇或许给狼吃呢!”

    聂北好笑道,“我看这群狼并不是对我们有恶意,而是它们似乎在保护某样东西,但是我们要再不走的话,它们可能就恼火啦!”

    凤鸣倩先是一愣,尚未回味过来,聂北就半搂半抱的带她走道蛇群中去了,凤鸣倩比黄夫人和黄洁儿强了不少,经过初期的胆怯后,见这些蛇似乎保护着聂北在后退的时候她惧意慢慢消失了!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聂北的脸看,聂北笑道,“帅吧?”

    凤鸣娇啐一口,“不要脸!”

    “那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我在想,你个坏胚子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我是不知道的!”

    “嗯,有一样东西你绝对不知道,也没见过!”

    聂北邪魅的笑了笑,这时候,那些狼把圆和月光都围了起来,没理会这边,所以聂北还是蛮轻松的!

    “什么东西?”

    凤鸣倩好奇道!

    聂北附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一句,凤鸣倩脸蛋顿时如火烧一般,伸手就扭聂北,恼羞成怒的哼道,“我……我才不要见你那……那……”

    “那什么啊?”

    聂北笑得更y荡了些!

    “你……你下流!”

    “嘿嘿!”

    凤鸣倩没再理会思想龌龊的某人,把视线投向那群狼,狼在围护起圆和月光之后,骤然间转了个身,整齐的面对着蛇这边,带着提防和敌意,锋利的爪子都伸了出来,嘴里发出阵阵低沉的呜咽声,似乎在警告这边!

    凤鸣倩奇怪的道,“坏人,你这么聪明,看得出它们在干什么吗?”

    “它们好像在保护那圆和月光,现在对这我们这边张牙舞爪的是在警告,不想我们靠近!”

    聂北若有所思的道,“就好像一些教徒对某些圣地的朝拜和维护一样!”

    “你是说……啊?你是说它们在保护……啊……我知道了,它们……它们才是真正的《天旗》守护者,天狼!”

    凤鸣倩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坏人,我知道了,我们找到了,找到《天旗》了!”

    “嗯?”

    聂北第一次听说‘天狼’!

    “我们站高点!”

    凤鸣倩着急的要求着!

    “嗯!”

    聂北朝蛇群吩咐两句,一时间便堆起了一个r堆,聂北抱着脚不敢着‘r’的凤鸣倩站了上去!

    凤鸣倩也顾不得好奇这些蛇为什么对聂北言听计从了,她迫不及待的盯着那月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笔趣阁

    光照着的圆中央,娇声道,“你看,就在中间位置,那拂动的就是《天旗》在记载中,《天旗》回归到自然之中的时候,它存在的形式不再是单纯的一件事物,而是一块溶入月光中‘影’,没有月光时,它是消失不存在的,只有月光直下正照在极阳之地时它才显现,这时候一般的人取它不得,近身即死,传说中的异人才能取出!”

    聂北目光有些迷茫,是的,就是迷茫,虽然眼前所在,并非梦幻,可胜似梦幻,别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异人,即使是所谓的异人,他也有些茫然,因为对它是在不怎么了解,也没什么兴趣!

    不过,凤鸣倩说,也只有异人才能取得《天旗》的时候,聂北目光转而一凝,定格在那圆内,但见月光如一道能量罩,把圆罩住,而梦幻了的圆内却不时释放出一道道紫色的电流,特别是那《天旗》的位置,都快成紫色了,全是电流,估计这些电流就是刚才闪电钻入园内的存在,取《天旗》就得被电,和被雷劈没本质的区别,这……

    凤鸣倩仍然处于兴奋状态,根本没注意到聂北神色的变化,接着说道,“一年中,月光正照直下的次数不少,可人世间极阳之地却只有一块,而且得月光完全吻合极阳之地才行,如此算来,《天旗》显现的次数却只能是十年一次,每一次出现的时间也就三个时辰!”

    聂北疑惑的问道,“这么长时间才出现,那你师傅是怎么算得这么巧,让我们下来正好遇上啊?”

    凤鸣倩显然和她师傅有沟通,只见她思路清晰的道,“要知道,极阳之地单独的存在是不可能的,它周围必然得有大量y寒之地来平衡它,只要找到大量y寒之地必然就找到极阳之地,而《天旗》也只能在极阳之地出现,那么……”

    “你是说你师傅知道这鬼森林峡谷下面是y寒聚集之地?”

    “不是我师傅,而是所有有心人都知道!”

    聂北嘀咕道,“我就不知道!”

    凤鸣倩听到了聂北的嘀咕,红润的小嘴一撇,忿忿道,“所以说你是个没良心的!”

    “……”

    聂北讪讪的笑了笑,接着问道,“那这天狼又是什么玩意啊?”

    “天狼是守护回归自然的《天旗》的狼,传说……”

    “得,别传说了,我讨厌传说!”

    聂北打断道,“那你们花月阁就是守护现身《天旗》的咯?”

    凤鸣倩接口道,“你还不笨嘛!”

    “喔!”

    聂北了然道,“花月阁和这群禽兽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守护……”

    “你……我杀了你……”

    “你杀了我谁帮你取《天旗》啊?”

    “……”

    这时候聂北后悔了,他实在不想尝试去取那什么《天旗》的玩意,那和玩命有什么区别,自己要不是异人的话,那……阿弥陀佛……

    “你想反悔?连帮人家一次都不肯?”

    凤鸣倩这时候也看出聂北犹豫了!

    聂北问非所答的道,“你认为我是异人?”

    “你不是谁是啊?”

    “我要不是呢?”

    “这……”

    凤鸣倩还真没想过这问题,当聂北反问她的时候,她愣了,是啊,要是坏人他不是呢?那……那和叫他去自杀何异?可是……十年才一次啊,难道还要等十年?十年之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谁知道?凤鸣倩忽然转入了矛盾中,想叫聂北去试试,却又害怕聂北不是异人,聂北要是死了,她还真承受不了!

    聂北苦笑道,“要不我就试试吧,或许我是呢!”

    “……”

    凤鸣倩轻咬着薄唇,目光矛盾的望着聂北的脸,一时间没了语言,两难的抉择,她真无法下决定!

    “我试试吧,或许我不用被电死呢!”

    “真的吗?”

    凤鸣倩无助的望着聂北,有些期待有些不相信!

    “当然,因为我可能才走过去就被狼给吃了!”

    凤鸣倩不由得噗嗤一笑,举手就捶打聂北,嗔道,“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呢,你老不正经,讨厌!”

    美人本来就在怀,此时扭打而厮磨,丰满而坚挺的茹房在胸口一阵磨蹭,聂北真有些心猿意马了,下面那久未开斋的兄弟顿时以十足的速度抬头,直挺挺的抵在凤鸣倩的小腹上!

    “啊……”

    凤鸣倩也顾不得蛇不蛇了,一个挣扎就脱身跳了下去,洁白的脸蛋浮起两朵红晕,银牙轻咬,目光羞赧而恼怒的瞪着聂北,一副又羞又气的模样,“色胚子……大流氓……你……”

    聂北讪讪的笑道,“抱着你这么一个大美女,我不起反应,行吗?”

    “谁叫你……叫你想入非非的,你就是个大色狼!”

    “我发誓,我刚才真的没有想入非非,我要说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轰”一声雷响,一道闪电植劈而下……

    “啊……”

    凤鸣倩娇呼一声,只见聂北站在高处,竖着三只手指在头上,头发直竖而起,脸色乌黑,上衣碎裂,却真的被雷劈了!

    凤鸣倩掩着小嘴,满眼惊恐,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哽咽道,“人家有没生气你发什么誓啊,现在……嘤嘤嘤……都是我不好……”

    “现在好痛!”

    聂北身体被劈得有些僵硬,好半天次才憋出一句话来,却再一次让凤鸣倩目瞪口呆,一悲一喜之间转换得太快,她已经脆弱的心脏还真受不了这样的波动,所以她有些呆滞,“坏蛋你……你没死?”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坏人祸害千年,老子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吗?”

    聂北指着头顶怒道,“有种再劈老子一次!”

    “轰!”

    “噢……”

    聂北这一次没能站稳,被再一次劈中后整个人滚了下来,一直滚到凤鸣倩的脚下!

    “坏人……”

    凤鸣倩还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聂北被劈第二次,见聂北没能站住,以为他死了,不由得悲从心来,一声轻呼,已是泣不成声!

    “乃乃的,还真狠啊!”

    聂北在凤鸣倩的泪水中醒过来,口中吐出一口浊气,挣扎着爬了起来,还不忘整理一下仅剩在身的碎布!

    凤鸣倩喜极而泣,一下子就扑到聂北的怀里,抱着他嘤嘤而哭!

    好一会儿凤鸣倩才从聂北怀里出来,眼睛红红的,丝毫没有混迹江湖时那种煞气,反而多了几许女人味,直把聂北看的呆了,当女神变神女的时候,那种质变真是很吸引人!

    凤鸣倩反而不好意思了,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我是怕你死了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回去而已!”

    “嗯,我知道!”

    见聂北那贱贱的微笑,凤鸣倩别过头去,哼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使坏,刚才就该劈死你!”

    “……”

    聂北不再惹她了,不然她非得恼羞成怒不可,转而道,“我貌似真有些特别咧!”

    凤鸣倩见聂北不提刚才自己失态那事,她也回过神来,惊喜道,“你可以帮我取《天趣》了,因为你就是异人!”

    “可以,不过你好歹给我点动力吧?”

    聂北望着凤鸣倩那绝美的脸蛋,贱贱的笑了!

    凤鸣倩从聂北那目光中读懂了聂北的想法,脸色微微发烫,故作不明的道,“给……给你什么动力啊?”

    聂北大手一抄,凤鸣倩那柔韧温香的身子顿时被搂入怀,聂北那被雷劈得黑乎乎的脸凑了过去,大嘴在凤鸣倩还未来得及娇呼时便把她的声音封住了,受到偷袭的圣女不由得闷哼一声,“唔……”

    一声满含委屈、无奈、和喘息的闷哼,多少带着些许悸动的!

    在聂北高c的口技下,美人僵硬的身子渐渐的软了下来,嘤咛挣扎的小嘴儿也不再闪躲,慌不夺路的小柔舌也不再逃避……

    如此香艳的美事,周围那护卫的蛇群却不好意思了,整齐转头,那动作十分滑稽!

    “啊……”

    可是……某人贪心不足,大爪子一下子就爬上了玉女峰,羞不可耐的美人如受惊的小鹿,一声娇呼!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某人悻悻的收回狼爪,意犹未尽的亲了一下芳泽后放开了圣女!

    凤鸣倩此时红霞满面,眼波羞赧,喘息起伏,样子羞答答的,见聂北yy的对着自己笑,她便狠狠地瞪了聂北一眼,聂北乐呵呵的笑道,“知道给什么动力了吧,下次主动点啦!”

    凤鸣倩装作没听到!

    聂北要取《天旗》就得穿过层层狼群进入它们的包围圈,再进入到月光全中的圆内,那样才能取到,所以聂北一声令下,蛇群如赴死的勇士一般,箭s而出,狼蛇混战再度出现……

    一把匕首悄然滑入聂北手中,狼蛇混战正乱,聂北趁机从侧面杀入,凭着强横的力气和灵巧的身手,聂北出其不意的闯入狼群包围圈中,狼群颇有灵性,发现聂北意图时便疯狂围过来,此时,凤鸣倩挥剑杀入,从狼群背后偷袭,被激怒的狼群疯狂的反扑,聂北高吼一声,“你们别让那些畜生伤了我女人!”

    蛇群见聂北深陷狼阵,正欲窜过去解围,忽闻聂北命令,不敢迟疑……得到蛇群协助,凤鸣倩顿感压力小了很多,这时候才分出心来向聂北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赤l着上身的男子浑身赤血,披头散发的近圆内!

    越靠近圆内温度越发的高,到触手可及的距离时,汹涌的热浪几乎可以把人给烤熟,狼群受不了那份热度,对聂北的围攻顿时消失!

    聂北站在月光外,热浪把他蒸得汗流浃背!聂北看得清楚,月光里紫色电流环绕,能听到那些电流闪烁时‘嗞嗞’的声音,愣是吓人!

    累劈聂北不死让聂北胆子大了很多,但电流穿透身体时的疼痛还是让聂北有些顾忌!

    凤鸣倩见聂北愣在圆外,不由得急道,“你还等什么啊坏人?”

    聂北硬着头皮纵身跨了进去……

    忽然进入时,迎面涌来一阵强烈的压力感让聂北喘不过气来,身上仅有裤子就如一层灰似的,瞬间灰飞烟灭,聂北顿时回归自然状态,而紫色的刺芒却如千万只针扎在他身上一样,那种痛苦比刚才雷劈中还要难受万分,聂北不由得一声暴吼,“啊……”

    凤鸣倩心头焦躁,一剑削去飞扑而来的一只狼的狼头后昂头望去,其他没看到,首先看到的就是聂北赤ll的身躯,她脸色不由得一阵发热,但笼罩在金色月光中里的男子,浑身散发出一层神圣的金光,紫色电流在他身上流窜,结实优美的身躯此时更添一种妖异的性感,她不由得看呆了!

    而就在这时候,聂北脚下的平面变了,就如一块银幕,银幕里高楼大厦,一道道明亮的道路交织,道路上车水马龙,各种各样的灯光把整个城市装扮得流光溢彩,宛若天界圣地!

    聂北呆了,他没想道,此时此刻他能再一次看到曾经熟悉的时代,看到熟悉而陌生的城市!

    凤鸣倩更是悸动莫名,手中的剑也忘记挥动了,不过没关系,这时候蛇和狼同时都停了下来,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幅让人无法想象的画面中!

    画面持续的时间很长,画面里演绎着现代社会的种种百态……

    忽而,画面中出现一幕让聂北震撼无比的画面:一架直升机从军事基地出发,飞过高山、越过大川、飘荡在森林的上空,一个个伞兵从直升机打开的机窗里往下跳,最后一个伞兵双手扶着机窗两边,努力探出半边身来,钢盔下面一张熟悉的脸孔,正是聂北!

    那士兵往下跳,人在半空中,忽然一道闪电掠过……画面忽然全部暗淡了……

    聂北不知道在这里能看到二十一世纪的画面是怎么一回事,或许它的出现就如海市蜃楼出现的原理相似吧!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聂北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

    凤鸣倩双目诧异的望着聂北,她能看得出来,画面里那个人就是聂北,但聂北所在的‘故乡’到底在那里?她不知道,在她理解范畴里,估计那是个很遥远的地方,要走很长的路才行,却没想过那根本不是同一个时代!

    不过,画面里,聂北的故乡是如此的美丽,美丽到她睡梦里的仙境也无法比美,这让她神往非常,在这份神往的情绪里,聂北的形象顿时高大了不少!

    聂北伸出手去,《天旗》渐渐的现出真身来,一块布料一样的东西在手,聂北没什么兴奋,也没什么激动,平平淡淡的!聂北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兴奋一下的,可不怎么知道的,神智依然的淡定,气息源远流长,浑身上下仿佛有着用之不尽的力量似的,让他对时间大多数的物质提不上兴趣!

    这种无欲无求的特质就好像一位得道高僧似的,让聂北担忧不已,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无欲无求了,一个人,要真到了无欲无求的时候,那还算是一个人吗?聂北不喜欢那种状态!可现在聂北无法控制那种境界!

    随着《天旗》的现身,月光忽然消逝,唯独剩下聂北脚下那块极阳之地在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倒也不至于黑灯瞎火的!

    也正是这个时候,狼群忽然整齐的嚎叫起来,然后整齐的匍了下来,样子恭顺得像一群狗!

    见狼群驯服,凤鸣倩也顾不得其他,娇躯如r燕一般飞扑过来,却始终无法跨入极阳之地半步!

    聂北纵身飞掠而出,那种无欲无求的状态才消失,聂北才微微放心下来!

    但聂北所展现出来的身手却把凤鸣倩惊讶得半天没反应过来,失神道,“你……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聂北站在凤鸣倩跟前,促狭的笑道,“当然不一样,之前还穿着衣服,现在光溜溜的,能一样吗?”

    “啊……”

    凤鸣倩似乎才注意到聂北赤ll似的,眼角本能的往一下一瞄,看见那让她面红耳赤的物件,羞不可耐的转过身去,娇嗔道,“你流氓!”

    “……”

    聂北刚刚极阳之地出来,体内阳气充足,加上体内y蛇血的作用,聂北的欲望无限放大,现在美女当前,聂北还真有些把持不住,眼里流露出挣扎的神色!

    要是和当初刚刚跨出鬼森林那样的话,聂北估计和qg温夫人那样把凤鸣倩给正法了,可刚才在圆内,聂北体内被一股异力所改造,力量被引导,聂北已经达到脱胎换骨的境界了,所以此时此刻他反而能强横的扼制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

    当然,聂北内心的争斗凤鸣倩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她估计也不会靠聂北这么近了!

    见凤鸣倩面对自己的时候扭着头的样子,聂北便把手中的《天旗》围在身下,暂时充当遮羞布,要是武林好汉知道他们眼中神圣无比的《天旗》被聂北当遮羞布的话估计气出几斗血!

    凤鸣倩亦有些不满的道,“哪有你这样的人啊,要知道它可是……”

    “无价之宝对吧?”

    聂北撇了撇嘴道,“在我眼里,它也就一快布而已!”

    “但你也……”

    聂北没好气的打断她话道,“行了,我什么都不穿,但你可转过身去就好!”

    “……”

    凤鸣倩顿时无言!

    聂北见美人没辙,他问蛇群哪里有水,蛇群散去,流下几条大蛇当先带路……

    狼群也跟随而来,聂北不想这些怪物跟着,便让它们暂时散了,有事再通知它们!

    狼群嚎叫一声散去!

    在鬼森林一处池水里,聂北惬意的洗了个澡,凤鸣倩犹犹豫豫也想下水,但她深知聂北是个坏透的家伙,就是忍着不下!

    聂北望着凤鸣倩那高挑的身材,曲线毕现的美态,心下蠢蠢欲动,可美人心防很重,他也没辙,总不能用强的吧?

    聂北洗完之后凤鸣倩也急急忙忙的清洗了一下,两人接着上路!

    “喂,我们不回去架那飞鸟飞上去的吗?”

    凤鸣倩见聂北站在峡谷边上往对面眺望,不由得出声道!

    聂北苦笑道,“峡谷的谷底一丝半点的气流都没有,滑翔机是飞不起来的!”

    “啊?”

    凤鸣倩黯然道,“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聂北心想:你估计现在才想道这问题!嘴上却说道,“我们让发动这边的蛇群和天狼去找看有没有适合攀爬的地方了,等等就有消息!”不多时,陆陆续续的蛇蜿蜒而回,天狼也一个个的回来,却带来一个让聂北无限郁闷的消息,峡谷两壁光滑如冰,没有攀爬的地方!

    聂北忽然想起蟒蛇之前说过,它能出鬼森林是因为有一条适合它身形的裂缝,当下出声问道,“蟒蛇不是说有一条适合你们出去的‘道路’?”

    “有是有,可那并不适合蛇主你……”

    “……”

    聂北在一次看到和蟒蛇差不多的眼神,不由得气结,没好气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等等……”

    这时候凤鸣倩出声道,“我有办法!”

    “嗯?”

    聂北惊奇道,“你快说来听听!”

    “你看,我和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有风!”

    经凤鸣倩一提,聂北也想到了,便道,“虽然这里能滑翔,可滑翔机在谷底啊,凭我和你要弄它上来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还说自己聪明!”

    凤鸣倩俏目睨着聂北,很颇为神气的道,“你看,峡谷两壁的陡坡度是不一样的,我们对面那边是直直而下的断崖,而我们所站这边却不一样,起码有一些地段是很缓的斜坡!”

    聂北没好气道,“那又怎么样?”

    “我们就可以把那飞鸟弄上来这里啊!”

    “怎么弄啊,你提上来啊?还是我提上来啊?”

    聂北就好像欲望得不到发泄的一方,心头脾气暴躁了很多!

    凤鸣倩也不在意,接口道,“我和你当然无法弄它上来,可你不是有很多同伴吗?”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