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3 部分

第 83 部分

    “怎么弄啊,你提上来啊?还是我提上来啊?”

    聂北就好像欲望得不到发泄的一方,心头脾气暴躁了很多!

    凤鸣倩也不在意,接口道,“我和你当然无法弄它上来,可你不是有很多同伴吗?”

    聂北双眼不由得一亮,对凤鸣倩暗讽自己和蛇狼同类也犹不在意,笑呵呵的道,“呵呵……真想不到啊,原来胸大无脑的说法也不完全正确!”

    “聂……北……我要杀了你……”

    凤鸣倩素手一坲,铮的一声,宝剑在手,有所意料的聂北早就夺路而逃了,凤鸣倩提剑直追……

    有蛇和天狼存在,滑翔机顺利在高处起飞,聂北的腰却被凤鸣倩掐紫了,驾驶着滑翔机的聂北却只能忍受,而无法避免,不由得哀求道,“算我说错话行了吧,从起飞到现在,你都掐了不下一百次啦!”

    “哼!”

    凤鸣倩娇哼一声,似乎没听到聂北的话,但她的手还是停了下来!

    但两人挤在滑翔机上,身体接触式难免的,凤鸣倩也慢慢习惯和聂北的亲近,只是她犹未知觉而已,“我们去哪啊 ?”

    “去找你师傅!”

    放纵下去 第206章 花非花

    自从聂北和凤鸣倩下谷底之后,花月阁的人就一直守候在原先的位置,那辆马车也定期的出现在那!

    那车里的女人眉头隐含化不去的忧虑,正是花月阁阁主凤凰!

    忽闻弟子惊喜万分的禀报道,“师傅,飞鸟回来了……飞鸟回来了……”

    这些天来,凤凰刻意在弟子面前表现得从容淡定,可忽闻这么一个喜讯的时候,她再也沉不住气了,急急忙忙的跳下马车,张首盼望,果见那熟悉的飞鸟正向这边飞来,那怪异的影子越来越大,不多时便俯冲而下,有惊无险的降落在不远处!

    心怀希翼的凤凰忍住心中的冲动,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可那对宛若星辰的眸子却不曾离开过那飞鸟,或许经过初期的激动后,她更多的是担心飞鸟中的两人没有带回让她惊喜的东西,希翼的心不免又有些不安!

    她身边几个弟子不用吩咐就奔了过去,不多时,聂北和凤鸣倩两人向这边走来,仅穿一件‘围裙’的聂北一直是那几个花月阁弟子好奇的,几双亮晶晶的眸子在聂北的身上瞄,聂北怡然未知似的!

    不是聂北不知道,而是他的双眼和心思都放在眼前那个女人身上了,那女人云鬓高盘,一支流淌着绿色的发簪横c,显得干净利索,高雅出尘;素白色大袖罗衫几可及膝,罩住脚下一缀绯红色罗裙,一条护腰围在弱柳一般的细腰上,酥胸显得越发的高耸,成熟的曲线尽显无遗,很是养眼!

    没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韵味时,谁也想不到花容月貌的花月阁阁主会是一个将近四十的女人,因为岁月没有在她那甚比凤鸣倩的脸蛋上留下丝毫半点的痕迹,二十岁的脸蛋、三十岁的风姿、四十岁的韵味,这是个极品的女人!

    在聂北的猜想里,花月阁既然如此神秘,如此的不近人情,那么它的执掌人应该是个清高傲气的人才对,但怎么也想不到,对面的女人既有侠女的风姿亦有民女的温婉,更有贵妇的气质,往那一站,却给人一种美得不真实的感觉,似的,如此美人,人的潜意识里,她应该在楼榭亭台中惜花抚琴、吟诗作对才是,而不应该在这等荒野中存在,更不应该是花月阁的主人!

    聂北在打量凤凰的时候,她亦在打量聂北,聂北的故事她听得多了,可没亲眼看过他本人,此时的聂北赤l着上身,露出健硕结实的肌r,帅气的脸蛋隐含着坚毅的神色,人随意一站,便给人一种不羁的感觉,而且……那眼神……似乎带着敌意!

    凤凰能理解聂北眼神里为什么带着敌意,可这些她现在犹未在意,她在意的是……两人手中似乎没拿什么东西,难道他们下去没能找到《天旗》想道这里,凤凰难免神色一黯!

    此时凤鸣倩上前半跪行礼道,“弟子幸不辱命,寻到《天旗》……”

    “嗯?”

    凤凰惊喜道,“倩儿真的寻到《天旗》了?在哪?”

    凤鸣倩忸怩的望了一眼聂北,有些不好意思的指着聂北下身对凤凰道,“在那!”

    可不是吗,聂北身下围着的就是《天旗》但刚才她没有留意而已。

    聂北见眼前那美若天仙的女人双眼忽然发光的盯着自己下身,大有立即掰下自己这块遮羞布的意思,不由得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蠢蠢欲动的凤凰这才反应过来,禁不住有些脸红,要不是聂北出声,她还真的出手去掰一个男人的遮羞布了,那样的话……她想起来也觉得有些脸红,可《天旗》毕竟是花月阁的圣物,被一个男人用来当做遮羞布,她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冷声问道,“你可知道《天旗》是我花月阁的圣物,尔敢……”

    初次见面,聂北本来对她的感官就好像一个男人面对陌生美女一样是色授于魂的,可她忽然严厉起来,却勾起了聂北对她的愤恨,一个多月来‘非人’的生活,都拜此女所赐,此时她还给脸色自己看,是可忍孰不可忍,聂北语气更加冷淡,“也就写着几个字的布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凤鸣倩见两人大有斗争升级的趋势,也不待凤凰出声,她便附在师傅耳边简略的把谷底里发生地事一说,凤凰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

    可也就在这时候,凤凰忽然出手,谁也看不清楚她怎么动的,感觉就像一阵风,一只青葱玉手探出,在众人意料不到的情况下一掌把聂北震飞出去,聂北一口血雾喷洒在半空中,人却在十几米远掉落!

    花月阁的弟子惊诧不已,凤鸣倩更是脸色惨白,她怎么也想不到师傅为什么会忽然对聂北出手,而且出手如此之重,意图一击必杀!

    凤鸣倩望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的聂北,心头一震绞痛,禁不住悲声道,“师傅,你怎么可以杀他?”

    凤凰那美得一尘不染的脸没有一丝的变化,一掌震飞聂北之后,她缓缓收功,目光深邃而宁静,似乎不曾出手过似的!

    但见她神色如常,语气冷淡的道,“于公于私,他都得死!”

    “弟子不明白……弟子不明白……为什么师傅……你要杀他,要是没有他,弟子不可能活着,《天旗》也不可能取得到……”

    凤鸣倩一直以来都对师傅言听计从,皆因师傅对她恩重如山,亦师亦母,在她心里,师傅是她唯一的亲人,可这一刻,她心中却无比的痛!

    她飞扑过去,扑在聂北身上嘤嘤而哭,是如此的伤心,从小到大,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圣女,不食人间烟火,孤高冷傲,心不曾为时间男子动心,也没想过终有一天会有男人走进心扉,但聂北却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她的心扉,在这一课,她才知道,原来那坏坏的家伙对自己是如此的重要!

    凤凰见凤鸣倩如此,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悲哀起来,最后不由得一叹,萧索的道,“为师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可为了大赵……为了我们花月阁……为了你,我必须杀了他!”

    凤鸣倩正抽泣得厉害,好像没听到似的,凤凰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花月阁立阁宗旨,你可曾记得?惩j除恶、保万家安宁。何谓万家安宁?大里说就是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安家立业就是安宁,为此,先师劳心劳力,扶持赵武王力挽狂澜,一定四方,天下维稳,九州百姓得以脱离战火远离屠戮,现今《天旗》归位,完先师遗愿,虽多得他的帮助,但《天旗》在我们手里的消息要是传出去,各方势力必然蠢蠢欲动,到时候平添诸多变数,大赵极有可能因此陷入劫数,天下黎民亦可能因此堕入战乱中,生灵涂炭,为师容不得半点纰漏,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凤鸣倩悲呼道,“他虽然有点坏坏的,但他心底比谁都好,上官县成千山万的流民就是他安置才得以渡过寒冬,而他自始至终对《天旗》都毫无窥觊之心,难道他就一定该……该死吗?”

    “你是这样和为师说话的?”

    凤鸣倩悲从心来,但已不再出声,玉手抚摸着聂北苍白的脸,无声凝泣!

    凤凰目光森严,严声道,“他该死之二,他让你动了心,你是我们花月阁的接班人,怎可对男人动情?为了我们花月阁的未来,他必须得死!”

    凤凰的话让凤鸣倩哭得更伤心,一种无奈、苦涩的心绪让她心如死灰!她和大多数女子不同,她不轻易动心,可也因不易动心的动心而更加的珍惜,虽然朦胧过,可痛让她清楚的知道,他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却不想,这也是促使师傅对他痛下杀手的原因之一,怎教她去接受?

    凤凰见视如己出的得意弟子双眼盈泪,神色惨淡,她心也不好受,但她是个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忍下心来对身后几个弟子吩咐道,“你们过去看他死彻底了没,没死断气就给他个了结!”

    “是!”

    凤鸣倩抽剑在手,厉声喝道,“你们谁敢过来?”

    那几个弟子和凤鸣倩形同姐妹,心底有感于凤鸣倩的悲戚,见凤鸣倩目光转冷,凄厉赴死的架势,她们定住了,齐刷刷的求助的目光的投给了凤凰!

    凤凰痛心的道,“倩儿,难道你想对抗为师的命令?”

    凤鸣倩举起的剑缓缓催下,高挑的身子直挺挺的跪了下去,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悲声道,“弟子不孝,弟子不让师傅杀他,弟子也不敢违背师傅命令,弟子……弟子唯有一死……”

    凤凰美目一惊,只见凤鸣倩握剑一横,毫无眷恋的往洁白的脖子抹去……

    凤凰自知救之不及,目露不舍和沉痛,那几个花月阁弟子却惊呼出声,“姐姐不要……”

    谁都以为凤鸣倩必死之时,那把吹毛断发的利剑却定在凤鸣倩嫩白的脖子上不动了,只见一直大手死死的抓住剑刃,鲜血从指尖渗了出来!

    聂北拱坐起来,言语清晰的道,“你死了我就真的要被这些疯女人给杀了!”

    凤鸣倩丢掉手中宝剑,反身就抱住聂北,喜极而泣!

    凤凰却惊诧莫名,要知道她那一掌可是出尽了全力,有备攻无备,即使强如华山派掌门人上官奇亦要折于这一掌,可是这家伙竟然没死?看那气色……似乎还不错,难道这就是‘异人’的异之所在?

    凤凰深知和聂北的恩怨无法了结,不杀此子,必成后患,当下就要出手!

    正在这时候,左边远处一个身形一纵三跃,瞬时间就到了凤凰对面,武林之中,轻功能有如此境界的,当武林第一y贼花非花莫属!

    花非花瞥了一眼聂北,转而瞥了一眼泪湿美目的凤鸣倩,他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转而对着聂北笑道,“你小子不错,连花月阁的圣女也堕落情网,有老子当年的风采,不错,不错……”

    聂北汗颜,不过面对值得学习的‘前辈’,聂北丝毫没有敌对的心思,而且对方似乎是为自己出头,更没理由做什么卫道士,当下对他报以一个没笑!

    凤鸣倩昂头望了花非花,红着脸松开双手,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脸蛋红了一大片,恰是好看!

    这时候花非花把注意力投向凤凰,洒道,“火凤凰心怀苍生,但此时所作所为是否有些宵小了呢?”

    凤凰仿佛没听到花非花的话,而是盯着花非花,美丽的眼睛轻轻一眯,失声道,“花非花?”

    花月阁一向以惩j除恶为己任,而万恶y为首,武林第一大y徒在她们眼里是罪该万死的,这些年来,花月阁没少追杀花非花,但花非花的武功可不是盖得,那些花月阁的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人多了他逃,人少了他胜,甚至还掳掠过花月阁弟子去宣y,失身在花非花身下的花月阁弟子不下三人!如此y徒,凤凰早就想除之而后快了!

    花非花却犹未在意,事实上这些年来他少有为恶事件,可是武林又何止他一个y贼?他改善从良也好继续为恶也罢,盗用他名头jy掳掠的y贼多里去了,这笔帐却清算道他头上,虽然说他是罪有应得,可也冤枉了少少!

    “不就是我咯!”

    花非花虽然不再年轻,可他那风流潇洒的气质还在,淡淡一笑道,“十大美女有凤名凰,貌若天仙,心如观音,悲天下以老红颜,看来也不全对!”

    花非花虽然在堕落爱河的劫数里对单丽影大玩专情,可以面对人间绝色美女的时候,他那品评专注的目光难免让人觉得色迷迷!

    “y贼拿命来……”

    凤凰可不想和这等人废话,整个人如一阵香风似的,瞬间了就到了花非花的跟前,玉掌探出……简单至极的一掌,却让人有种泰山压顶之重,直接得来全无花招,却又隐含千变万化的可能,可谓是毫无破绽!

    花花避其锋芒,飘得远远的,赞道,“几年不见,仙子玉女心经越发高进,花某不是对手,但仙子想拿下我可也不是件容易的,花某不是来打架的!”

    花非花和女人打架的时候往往都在床上,面对凤凰如此美人,别说他武功略显不如,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他断然不会轻易对美女动手的!花非花很护花!

    “y贼人人得而诛之!”

    但凤凰有心杀之,别说花非花所作所为让天下女人怨恨非常,单就这里有《天旗》的秘密就容不得她废话!

    而花非花之所以在这里出现,是因为他知道单丽影好像在灵州,但她不待见他,他也不强求,只想在远远看一眼就足已,可今天他远远就看到一只飞鸟,那东西他见过,知道可能是聂北这么一个奇人,而他也知道,单丽影之所以在灵州,很大一部分是在寻找此人,要是自己能把此人带到心爱女人跟前的话,或许心爱的女人再怎么恨自己也不会轻易要杀自己了……于是他来了,但没想到要面对的是如此局面!

    不肯轻易放过靠近心爱女人的机会,他只有安全把聂北带走,那么……就得和凤凰对上!

    两人武学虽然有距离,但高手之间的距离远没有达到压倒性,凭着出色的轻功,花非花倒也能周旋,嘴巴却没停过……

    凤鸣倩见聂北暂时没什么大碍,倒也放下心来,和花月阁几个弟子站在一起,警惕的盯着不远处两人风来云去的对决,稍有不对就可出售相助!

    就在凤鸣倩担忧的时候,花非花被凤凰素手隔空一掌,整个人震飞出去,凤凰意欲追杀上去,忽感一阵不妙,体内竟然像被抽空了力气似的,一个站不稳,瘫坐下去,颤声道,“y贼你卑鄙……”

    花非花微微颤颤爬起来,不无得意的道,“我本不是拼死硬抗的人,今天例外,败是必然的,但想取我花非花的性命可不是那么容易!”

    花月阁的弟子见师父出事,迅速的维护在跟前,凤凰软而无力的被弟子扶起来,呼吸急促的凤凰此时心知不妙,要是别的人下毒的话她不怕,可下毒的是花非花,她怕,并不是说花非花下的毒很毒,而是花非花下的毒全是媚药,也就是贞女春、烈女y之类的c药,估计不是荡妇的女人都怕,“你……你什么时候下的毒?”

    花非花其实伤得也不轻,但此时他很得意,十大美女中,他最想下毒的就是凤凰,皆因她有玉女的称号,越是有挑战他越是有成就感,虽然此时他的伤让他干不了什么坏事,净益了别的男人,可他此时也没了那y心!

    他见凤凰想运功抵挡媚药的发作,他不由得y笑道,“当年十大美人,就玉女你没男人,嘎嘎……我亲自研制的媚药,药力可比贞女春,这次你运功也别想解毒,唯一的办法……嘎嘎……有个男人也不错嘛,不然就香消玉损咯!”

    身在江湖,稍微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花非花下的是什么药,而他说的办法自然也大有人知道,凤凰就知道,她洁白无暇的娇靥顿时有些难看,别人都看到她冰寒的脸,但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脸一阵发热!

    “……”

    凤凰银牙粉拳紧握,脸蛋不受控制的绯红起来,可见药力的强横!

    凤鸣倩亦是心急如焚,可她也没办法,见花非花犹在得意的笑,她怒道,“y贼休狂……”

    花非花得意的时候忘记了自己身受重伤,见凤鸣倩和两个花月阁弟子提剑、美目冒火的杀过来,他才醒悟过来,心里暗叫一声糟糕,强人着剧痛运气舒展轻功,转身就逃,不过平时来去如飞的高手,此时无法使出平时一成功力!

    凤鸣倩眼看就能手刃那让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y贼,却在这时候一个黑影‘咻’的一声窜出来,那功力比起师傅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凤鸣倩心神一震,也没心理会夺路而逃的花非花!

    可那黑影的目标却不是她,只是从她身边掠过去,直奔受伤的凤凰和聂北!

    凤鸣倩惊慌失措的喝道,“谁……”

    放纵下去 第207章

    但黑影丝毫没有停顿,一下子就窜到了凤凰跟前,花月阁弟子娇喝一声,齐刷刷的提剑上去!

    “铮!”

    的一声,谁也看不出黑影是怎么出剑的,一道寒光乍现,四名花月阁弟子的剑齐刷刷的折断,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二道寒光已经切断四个花月阁弟子的脖子,鲜血喷洒,诡异的妖艳!

    凤凰体内要不是媚药发作,她倒也不惧黑影,可此时此刻,她浑身乏力,意识渐渐迷幻起来,即使以个普通人也能置她于死地。

    眼见对手举手之间边杀了自己四个弟子,她怒急攻心,出仅有的内力,一掌挥出……

    黑影的目标不是杀人,他双眼注意到围在聂北身下那怪异的布,双眼眯了起来,贪婪的光芒迸出,他注意力没留意到凤凰,让凤凰强弓之末的一击得手,连退几步,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好在凤凰这一掌威

    总裁我不卖 BY 必柳 笔趣阁

    力已不再,他眼神不由y森起来,大手挥洒间,几朵剑花袭向喘息吁吁的凤凰!

    凤凰强打精神就地滚到一边,堪堪躲过杀机,但她身上素白的衣裙却不能幸免,护腰被削断,胸前罗衣裂开一大口,露出里面水粉色的肚兜和一抹深不可测的r沟,肌肤白腻胜雪,虽然有走光的嫌疑,却躲过被开膛剖腹的下场!

    黑影欲再度出手,利剑挥下,疲惫不堪的凤凰脸色一惨,自知必死无疑,但聂北凭着强横的体能在剑落下之际,手中匕首硬抗黑影手中宝剑,铮的一声,黑影手中那宝剑竟然能在军用匕首的硬抗下完好无缺!

    黑影见一剑杀凤凰不得,而救她的人是围着《天旗》的聂北,他便再度挥剑,锋利无比的宝剑在他手中幻化出阵阵剑影,聂北虽然内力强横,但他真的一招半式都没学过,凭着敏锐的反应力应付,一时间浑身上下全是伤痕,鲜血淋漓,不过他没有后退半步,也就是聂北这一阵子的坚持为凤鸣倩争取了时间,算是救下了凤凰!

    凤鸣倩尚有一战之力,不过和黑影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对决,在对方出神入化的剑锋下,她险象横生,败是迟早的事!

    聂北却在这时候拔腿就跑,围着《天旗》的他就好像野人似的,跑起来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天旗》在我身上,想要就来拿!”

    其实聂北不用喊那黑影也注意到聂北了,他的目标是《天旗》哪里肯让聂北给逃了呢,所以他反手一剑震开凤鸣倩的纠缠,运功如风一般向聂北追去……

    黑影全力一震,让凤鸣倩宝剑脱手飞出去,嗡的一声c在远处的地上!

    尚有意思理智的凤凰嘶声道,“倩儿……不可丢了《天旗》……”

    凤鸣倩也知事关重大,玉手坲动,宝剑嗡的一声拔地而起,瞬间飞回她手里,她也急追而去,剩下两个花月阁弟子和春情越发难耐的凤凰在原地!

    “速送我回灵州城……”

    凤凰差不多把娇嫩的红唇咬裂了,但此时容不得她有丝毫的迟疑,刚才那黑影虽然百般隐藏他的武功路数,但那出神入化的剑招,除了华山剑法之外,别无他家,而能强上凤鸣倩一个等级的高手,除了华山掌门上官奇之外,她是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此时要做的就是到灵州发动夫人团的势力做二手准备!

    这时候,她也知道,《天旗》重现已无法隐瞒,那么能做的就是尽量把它控制在有利朝廷稳定的范围!

    凤鸣倩急追一阵之后竟然无法追的上两人的踪迹,这让她很是惊讶,不是惊讶于黑影的身手,而是惊讶于聂北竟然跑得那么快,以至于黑影一时间也追不上,不然的话他们争斗在一起的话,她也就能追上了!

    可现在四周树木y森,却没有半点人迹!

    心忧聂北又放心不下身中媚药的师傅,她咬了咬牙,转身向师傅追去!

    聂北真的很快,以至于黑影也惊奇不已,他的惊奇是聂北有不下于他的内力和修为,却惟独没有一招半式,这种怪异的现象让他愕然,不过想到聂北是异人,他到也恍然!

    面对穷追不舍的绝顶高手,聂北别无他法,唯有继续飞奔,整个人如飞鸟一般在林中穿梭,灌木、树叶打在脸上生痛,丝毫不阻碍聂北脑子的飞转!

    聂北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要《天旗》一天在自己手里自己就别想有安宁,不是黑影就是白影、灰影的武林高手找上自己,那自己还想安心过自己左拥右抱的日子?而且这《天旗》虽然涉猎得多,但能真正引起自己兴趣的也就武学之一块,可是武学要自学的话……自己这么一个二十一世纪来的人,一点武学底子都没,怎么学?还不如随便拜个人做师傅学一招半式来的实在呢!

    想通这一点的聂北大大咧咧的笑了,一边逃一边脱下《天旗》掠过一个山丘的时候聂北往山丘下面就扔,人却往相反方向逃窜,于是出现一个很奇特的画面,一个赤ll的‘自然人’在树林里飞奔,要不是那赤ll的人的身材匀称、白净的话,估计和野人没什么区别!

    黑影果然没有追来,聂北随便结些树叶围在腰间,算是遮羞了,便凭着感觉往回走,原来的地方没见花月阁的女人,聂北往灵州城方向奔去!

    在半路的时候两个身影掠出来,人未到剑已到!聂北一个后跃,闪过对方一击,便发现那时花月阁的弟子,便道,“姐姐手下留情,是我、是我……”

    “是你?嗯?”

    这两个花月阁弟子正是当时在灵州城里把聂北引去软禁的那两个!见到英俊潇洒的聂北落魄成结草‘成裙’的打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觉得不好意思,便掩住樱桃小嘴吃吃的笑了着,脸蛋红扑扑的!

    见两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对这自己一阵吃笑,聂北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还对这她们眨了眨眼,调侃道,“我这身打扮还行吧?”

    “臭美!”

    “不要脸!”

    两声娇嗔,几乎同时哼出!

    “谁啊?”

    树林深处传来凤鸣倩询问的声音!

    “随我们来!”

    凤鸣倩从马车上跳下来,第一眼就见到聂北十分特别的打扮,‘袒胸露r’的,全身上下也就那最羞人的地方没露出来而已!如此打扮,除非《天旗》丢失了……“啊……《天旗》呢?”

    “丢了!”

    聂北很是冷静的道,“那家伙很变态,我虽然能跑,始终不是个办法,而他的目标是《天旗》我就扔了《天旗》弃驹保卒!”

    “……”

    见聂北说的堂而皇的,四个女人目瞪口呆!

    但诚如聂北所言,此时他们手里要真拿着《天旗》的话,遭到攻击是必然的!

    丢下不可挽回的事情,凤鸣倩忧心忡忡的拉着聂北的手,“坏人,你这么聪明,快给我想想办法,我师傅她……她药力发作了!”

    聂北轻轻握住凤鸣倩的玉手,轻声道,“我上去看看!”

    凤鸣倩见师妹们目光有异的盯着自己和聂北,她的小手挣扎了一下,脸蛋浮上一层红晕,不苟言笑的圣女一下子艳丽了很多。

    好在聂北很快就松开了她的手,不然她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我师傅她……”

    凤鸣倩羞红着脸轻轻撩开马车门帘,还没来得及往里面看,却看到聂北双眼瞪得牛大,口水几乎流下来!

    她往马车里望去,只见自己下来这么一会儿功夫,师傅却把身上所有的衣物都撕碎了,往日严谨守礼的师傅此时赤ll的半依半偎在车厢里,双腿绞缠在一起,匀称白嫩的大腿瘙痒不安的厮磨着,大腿根部位置上能看到一缀浓密的耻毛,乌黑的映衬下,平坦的小腹更显白嫩!

    最让她面红耳赤的是,师傅双手此时正握住自己那对饱满的茹房一轻一重的揉搓着,白嫩的茹房似乎被她揉红了,一直延伸到优雅的脖子上,香腮如粉桃般艳丽,脸颊绯红欲滴,光洁的额头渗出滴滴汗珠!

    急促喘息的声音更让人耳红心跳,师傅竟然忍不住做如此羞人的事情……

    聂北咕噜一声吞咽声惊醒了很多人,连欲念横生、如痴如狂的凤凰也稍微清醒一点,见聂北和自己的弟子正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她恨不得死了也不要如此丢人!

    “倩儿……不……不要看……师傅……把师傅杀了……唔……唔……不……不要看……唔……”

    凤凰极力和媚药抗争,但理智无法克制体内那迸发的欲念,双手始终无法自控,犹在按摩着自己那未经男人碰触的茹房,但巨大的羞意涌来,让她那充满欲念的眸子越发的水汪汪,仿佛随时会掉下泪珠来!

    凤鸣倩唰的一声拉下车帘,羞臊难当之下借聂北来转移臊意,啐道,“还看……都怪你!”

    “……”

    车内春光不再,聂北恨不得亲自撩开车帘来看,却听凤鸣倩蛮不讲理的嗔怪,他苦着脸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赶快想办法吧!”

    “姐姐,师傅中毒一个多时辰了,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得赶快带师傅回城,或许……或许高明的大夫能有解毒的办法!”

    她们都是行走江湖的女子,对媚药的威力她们不敢说很了解,但是怎么一回事她们却清楚得很,如此说法,不过是聊以z慰而已!

    凤鸣倩忧虑的望着马车,马车里时不时传出师傅那娇媚入骨的喘息和难耐的呻吟,她转回身来,目光幽幽的望着聂北,直把聂北看得心发毛!

    聂北在这种目光下,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道,“鸣倩……你怎么这样子看我,我可没想入非非,刚才……刚才什么也没看到!”

    凤鸣倩白了一眼聂北,幽怨的道,“你进马车陪……陪我师傅!”

    这话说出口,凤鸣倩耗费了太多的力气,她的意思很明确,需要聂北去和自己师傅交h,这种把心爱男人推进第二个女人怀里的做法,即使她再如何坚强也禁不住心痛,即使那女人是她师傅!

    “啊?”

    聂北和两个花月阁弟子几乎同时‘啊’了一声,花月阁两个弟子是惊讶、是愕然,聂北的‘啊’却是惊喜、有些不可相信!

    “姐姐你怎么可以……”

    “师傅的性命要紧,其他……其他再说!”

    凤鸣倩语气中透露着一种悲哀!

    两名花月阁弟子一下子沉默了!

    凤鸣倩没再理会两个师妹,转而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你愿不愿意?”

    “没……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虽然聂北早就想上了那软禁他一两个月的女人,可这时候鬼知道会不会得了大美女而失去小美女呢?这点聂北还是很贪心的,要知道,在女人堆里打滚过的聂北,能从凤鸣倩忧郁冰寒的脸蛋上看到她将来疏远自己的可能,身为花非花的崇拜者,聂北怎么不三思而后行?

    见聂北言不由衷的样子,那两个花月阁弟子哼道,“哼,你心里估计一百个愿意了,还装!”

    “要是媚药除了交h之外能有其他解药的话才不会便宜你这混蛋!”

    “……”

    聂北汗颜,心想:两位姐姐,你心里清楚就好了嘛,干嘛戳穿我呢?

    凤鸣倩别过头去,两滴眼泪落了下来,颤声道,“推他上车!”

    在大小之间难以抉择的聂北上了马车,但那两位花月阁弟子却在他进马车里那一瞬间,一手扯下了聂北那‘树叶裙’,聂北顿时赤ll的钻进了马车!

    凤鸣倩拭掉眼角的泪珠,转身望了一眼藏有两个赤ll男女的车厢,无悲无喜的道,“我们回城!”

    马车缓缓开动,慢慢驾驶,马车外的三个女人都知道,让马车慢点走,师傅解毒后估计也就到了灵州城!

    但三个女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又是羞臊又是好奇的聆听着马车里的动静……

    放纵下去 第208章

    马车里,聂北目光灼热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女人,雪白无暇的身躯曲线婀娜,在媚药的刺激下白腻中泛起一层诱人的粉红色,随着越来越炽热的欲火,美人周身散发出一阵阵火热的气息,随着压抑但依然急促的喘息声,r欲的诱惑如春风一般袭来,让聂北难以把持!

    马车里多了一个人,虽然凤凰堕入情欲挣扎中,但她还是能察觉到的,只是药力强横非常,她以无法自控了,她整个人如被丢在沙漠里的泥鳅一样,妙曼的酮体不安的扭转着,优美的小腿不时拱起来又蹬直,玉手在丰满的茹房上来回的揉搓,丝毫没有缓解那饥渴的需求!但未经人事的大美女不太懂得怎么样让自己更快乐,双手始终没有伸到粉胯中去!

    聂北目光贪婪的盯着,从散乱的发鬓道绯红欲滴的绝世脸蛋到傲视群芳的玉r,从尖挺的茹头一路滑落,流连平坦的小腹,可爱的小肚脐为诶下陷,让平坦的小腹看上去隐含几许丰盈润泽,让人好想亲一口!

    最让男人疯狂的就是小腹下面那微微隆起的,上面覆盖一层乌黑两则的ym,整齐而微卷,此时上面沾满了晶莹剔透的yy,随着厮磨的大腿涂鸦,整个粉胯黏糊糊一片,那光泽的水迹让聂北呼吸为之一夺,心头火势越发高涨!

    这女人就是夫人团花月阁的阁主,一个武功修为无比高深的女人,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姑,她孤傲她严谨她清高,她在大赵享有无以伦比的地位,但她再怎么出色,她都是一个女人,一个软禁过自己的女人,她今天就得在自己胯下尽情的呻吟。

    怀有报复之心的聂北丝毫没有对其他女人那样的温柔,跪坐下来的聂北伸手抓住她纤小的脚l,大力一掰,意识迷糊的凤凰‘唔’的一声,顿时被聂北分开了双腿,聂北就势压了过去……

    欲火焚身、丧失意识的凤凰忽闻聂北身上的雄性气息,她双手双腿本能的缠住聂北,火热的樱嘴在聂北脸颊四处疯狂的亲吻,急促的喘息带着美人幽兰般的气息扑进聂北鼻子里,很旖旎!

    两人赤ll的贴在一起,凤凰就如贪婪的美人蛇,妙曼香柔的身子在聂北身下不安的扭摆,贪婪的厮磨着她那敏感的茹房,娇小的茹头在刺激中越发的胀硬,如两颗花生米压在聂北胸膛上游走一般,让聂北欲火高烧!

    火热潮湿的粉胯紧紧贴在聂北小腹上,无师自通的磨来磨去,随着厮磨的刺激,凤凰浑身一阵阵的抽搐、颤栗,娇媚入骨的喘息呻吟在聂北耳边缭绕,“唔……唔……唔……”

    随着她的厮磨,浓密的芳草拌着y水把聂北小腹涂鸦得稀拉拉粘稠稠的,聂北恨不得立即c入她的体内,庞然大物胀痛得厉害,硬邦邦的顶在凤凰的美臀上!

    车外的三个女人听到师傅发出那销魂蚀骨的呻吟、娇喘,她们脸红耳热的别过头去,彼此谁也不敢看谁!

    马车内的凤凰却只懂厮磨和狂亲狂抓而已,其他似乎都不怎么懂,聂北双手固定她那不安分的臻首,近距离的注视着这玉女的脸蛋,一张粉雕玉琢的瓜子脸美得让人喘不过气,吹弹可破的脸蛋此时红扑扑的,线条清晰地樱嘴此时半张着,洁白的牙齿半露,如一排碎玉,半含着那微吐出来的小舌头,红白之间极尽诱惑!

    聂北那里忍得住啊,对这那诱人的樱嘴就吻了下去……

    饥渴的凤凰之需要聂北引导,她就疯狂的回应,笨拙的舌头和聂北纠缠在一起,彼此y汁交流、爱欲浮动!

    聂北一只大手悄然抽离,激动的按在美人一直熟r上,茹房细腻柔嫩,柔软而富有弹性,可能是未经他人开发过,所以揉搓起来略带几许弹手的硬,手感十分美妙。

    自己揉搓和男人揉搓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凤凰舒爽的娇哼一声,“嗯……”

    这一声带着娇腻、欢爱,真叫人欲罢不能!

    聂北百般撩拨,成熟的凤凰娇喘吁吁,嘤嘤咛咛,媚眼半开半闭,迷离的眸子水汪汪的,火热的娇躯在聂北身下扭转得越发厉害,粉胯不经意间碰触到聂北那g头的时候让她娇啼连连,“啊……唔……唔……唔……”

    那种酥麻、酥软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粉胯本能的追着聂北的g头,不断地碰触,当又硬又烫的g头沿着那鲜嫩诱人的缝隙划过的时候,凤凰不仅一阵哆嗦,一股粘稠的y水汩汩的涌了出来!

    见身下的女人如此敏感,自知不能再迟疑的聂北挣脱她双手的箍勒挺直了腰,双手把那笔直的双腿压到两边……朦胧中凤凰本能要夹紧双腿,但徒劳无功!不一会儿,她朦朦胧胧的觉得有一根狰狞可怕的滚烫东西抵在自己娇嫩的地方,并试探性的研磨着,阵阵从来没有过的酥麻袭来,让她又是舒爽又是紧张,一种混沌的感觉,很美妙。

    “凤凰,你软禁我一个多月,积储了一个多月的精力今天就发泄到你身体里!”

    聂北邪异的声音带着报复的快感,聂北的声音刺激得凤凰稍微有些意识,迷离的眸子聚焦到聂北的脸上,视线接着往下移,只见两人摆了一个无比羞人的姿势,自己双腿被压开,羞人的地方水淋淋的,而对方一根满是青筋、无比吓人的东西正抵在那里,随着研磨沾满了粘稠的水迹,斑斑驳驳,就像一条随时钻进深潭的巨龙。如此羞人的画面,直把凤凰臊得面若蔻丹,欲待挣扎,才发现自己浑身乏力,酥软的四肢、火热的身体、渴望的芳心……让她娇羞万分,颤声道,“你……你要……要干什么?”

    聂北y邪一笑,大手在凤凰粉胯上一揩,四指全是晶莹的y水,聂北放在嘴上舔了舔,咂咂嘴,不无享受的样子道,“这收藏了三四十年的玉女佳酿,味道真不错!”

    聂北y秽无比的动作和羞人的比喻让凤凰浑身一阵哆嗦,臊得她恨不得就此死去,嘤咛一声别过头去,喘息越发的急促,雪白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强烈,r浪荡漾。

    聂北y笑着俯下身去,大嘴一张,一直玉r落入虎口……大手顺势抓住另一只白腻的玉r……

    “唔……”

    凤凰忍不住一声娇吟,双手向去推开聂北头,但抱住聂北的头时却无力去推了,更无心去拒绝那销魂的感觉,双手最后仿若压着聂北的头不让离开一样!

    在聂北的口舌撩拨下,凤凰唯一的理智消沉了下去,两颊嫣红欲滴,樱嘴微张,急促的喘息吁吁而出,美目水波荡漾,迷离如雾似烟,神色销魂,初露媚态,似有风情万种!

    在聂北的进攻下,凤凰如发情的猫咪一样,昂着臻首张着樱嘴娇滴滴的喘息低吟,“唔……唔……唔……喔……喔……”

    这y媚的声音让马车外的凤鸣倩和另外两名花月阁弟子臊得不行,身上的力气仿佛越来越少似的,心神紊乱之下,马车也忘记驱赶了,三个女人扶着马车胸口起伏……

    “啊…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