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4 部分

第 84 部分

    “啊……”

    她们忽闻师傅一声惨艳的娇啼,便大概猜到,师傅已被破身了,照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说法,师傅成了聂北的女人!

    聂北势大力沉的一记彻底进入,瞬间夺取了凤凰的身子,火热的巨龙能感觉到进入那一瞬间,冲破了一道障碍,继而余势不减的c入到最深处!

    “啊……”

    剧烈的撕裂感痛得凤凰尖声闷哼一声,丰满的上半身拱了起来,双手死死抓住聂北后背,都快被她那指甲c进r里了!

    好一会儿她才软绵绵的躺下去!剧烈的痛让她清醒了点,知道自己已经被身上那男人进入了,自知不可挽回的她目光幽幽的望着聂北,樱嘴嗫嚅,声若游丝,“你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以前再怎么恨你,这一刻,都没有了,我聂北只会疼自己的女人,而不会恨!”

    凤凰羞赧的闭上了眼睛,双手却情不自禁的缠上聂北脖子,颇有认命的感觉,但嘴巴却恼羞成怒的嗔道,“谁……谁是你女人了,我……我才不是……”

    “都进去了,你不是我女人谁是啊!”

    聂北坏笑着,虎腰用力晃了一下,硬邦邦的物件在这美若天仙的火凤凰体内搞动一阵,初经人事的凤凰那里承受得了这坏人的折腾呢,翘挺的p股不安的扭摆,似乎要往后退,只见她眉头经不住轻轻蹙了起来,声音羞怯怯的哀求道,“不要动啊……呼……痛……痛啊坏蛋……”

    “还不承认是我的女人?”

    面若桃红的凤凰轻咬着银牙,星辰一般的眸子闭着,但芳心却在一丝一点的刻画着聂北的轮廓,虽然她不愿承认,但从此以后,有一个男人慢慢的占据着她未曾为谁开放的心扉!

    聂北亲吻着凤凰的香腮柔声道,“娘子……为夫要动了唷!”

    凤凰从聂北进入她体内的时候,凭着她自身高强的内力,她不再神志不清了,聂北的话让她羞臊,可她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聂北的话,而且体内那种渴求却有增无减,她红着脸轻不可闻的道,“你……你……你轻点!”

    聂北俯下身去,双手压在美人那对白腻、匀称的雪峰上,十指感受着滑腻的柔软,这如此圣地以后就是自己的禁脔了,聂北兴奋的不断的盘拿揉搓起来,身下那具雪白的酮体随着聂北的盘拿揉搓,经不住一阵阵颤栗,压抑的娇喘低吟一时间充斥整个车厢!

    凤凰小嘴儿红艳、吐气如兰,红唇洁齿,聂北再一次吻下去,美人娇腻的喘息起来,“唔……唔……唔……”

    在聂北百般温柔的爱抚下,体内的药力再度发飙,她已无法克制得住,四肢缠住聂北的身体越缠越紧,感觉到那粗长灼热的物件深深在自己的肚子里,胀胀烫烫的感觉很销魂,但始终无法满足,凤凰雪白笔直的双腿用力的夹了一下,肥嫩嫩的雪臀抬了起来,主动逢迎的让那让人又疼又怕的物件能在深入一点!

    但聂北该动的部位就是不动,双手和大嘴就是在挑逗着她!

    下身极度空虚、瘙痒的滋味,凤凰那里还能忍得住呢,“坏蛋……你……你……可以动了啊,人家不痛了!”

    聂北y邪一笑,逗弄道,“娘子要为夫动哪里啊?”

    聂北本想逗弄一下凤凰的,谁知道凤凰强忍着这么久的媚药和欲火,此时强烈的反噬让她无比的疯狂,‘啊’的一声叫喝,在聂北大意之下被她翻身当了‘女主人’,一下子骑在聂北身上,凹凸有致的身体一下伏下来,火热的湿吻在聂北的脖子、脸颊、嘴巴上狂吻,那丰满翘挺的雪臀贪婪的沉下去、不断的起伏……

    “啊……唔……啊……唔……”

    女骑士掌握主动后忘情的乱来,虽然节奏不对,可人类对性a似乎有着天生的悟性,不一会儿就爽得她忘情娇吟起来!

    在一番疯狂之后,女骑士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但快美的欢爱滋味却让初经人事的美女不知疲倦的厮磨起伏着,在一进一出之间,紧紧媾合的位置蜜y横流,仔细看上去,能看到晶莹yy中带着丝丝点点的落红,那是凤凰珍藏了三四十年的处女滞洪,当蓬门今始为君开,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过去……

    聂北头枕在双手上,惬意的欣赏着凤凰,美人此时是如此的投入,但见她簪斜鬓乱、欲爱还羞的模样,那红红的脸颊、汗珠点点的瑶鼻、轻张喘息的樱嘴是如此的诱人,随着她贪婪的起伏间,胸前那两只雪白的大兔子一蹦一跳的,仿佛跃在聂北心头一样,让聂北心头火热无比!

    聂北不由得弓起身来,大手抱住美人轻柔的柳腰,大嘴贪婪的把两只雪白大兔子轮番吞食……

    凤凰从来没想过,身为女人竟然能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滋味!她双腿夹住聂北的虎腰,相对于聂北来说算是较小的身子软绵绵的盘坐聂北的怀里,y水潺潺的桃源紧紧的包围着聂北翘挺的巨棒,扭摆、起伏之间阵阵酸麻快感传来,让她无法抑制那羞人的呻吟,“唔……唔……好美……呜……呜……呜……坏蛋……顶死人家了……”

    “嘿嘿……娘子你错了哟,不是我顶你的哟,是你贪婪的套进去的哟!”

    “呜……呜……呜……我……我不管了……好美啊……”

    凤凰爽得臻首后昂,急促娇媚的喘息隐含无尽的欢爱,此时此刻,她哪里是高高在上的花月阁阁主呢,只是一个贪欢的少妇而已!

    聂北没想道凤凰在媚药的侵蚀下会如此的放浪,不过他喜欢这种放浪,看着昔日人人敬重的女神成了自己胯下的娇妻,聂北无限的得意,随着凤凰沉下的动作他配合着挺动起来,爽得凤凰娇躯轻颤、y声连连,“哇……啊……啊……好深……呜……呜……呜……”

    好一会儿,初经人事的凤凰终于透支了体力,软绵绵的倒在聂北怀里,再也无力起伏了,娇喘吁吁的她在聂北耳边媚声道,“坏蛋……人家……人家没力……你……你动啊……”

    美人软语求欢,早已欲火焚身的聂北哪里能拒绝啊,一个翻身把凤凰压在身下,便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掌握抽c主动的聂北才亲切的感受到凤凰那圣地的不一样,外紧内松的构造就像一只葫芦,里面出奇的多水,r棒c进去搞动里面的水,能听到声声鸣响,很是有趣,而‘葫芦口’却死死的咬住聂北那r棒,随着聂北抽c次数的增多而充血,越勒越紧,最后勒得聂北略感痛楚,这时候聂北才察觉出其中的美妙,因为‘葫芦口’的紧勒,深入r体的那大半截命根子因血流不畅,便不断的胀大,让r棒达到平时无法达到的粗度……

    r棒越来越粗,身下的凤凰自然最享受,而且她第一个感觉到体内的变化,美目不由得一睁,水汪汪的望着聂北,娇羞的呻吟道,“坏人……你……你那里……好胀……”

    “谁叫你的小妹妹这么不一样呢,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有主动促使命根子胀大的小妹妹呢!”

    “嗯……”

    凤凰娇羞的嘤咛一声,“人家……人家才不是!”

    “胀痛我了,我要动了,不动好难受啊!”

    聂北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奇妙的花田,便不客气的耕耘起来,在聂北势大力沉的抽送下,巨大的前锋每一次都刺入到她花芯里去,这种滋味比刚才凤凰自己主动的还要强烈,而且她小妹妹紧紧咬住命根子,聂北抽出或许c入的时候,对她的摩擦是无比强烈,以至于她整个人都都在颤抖,聂北每一次c入她就抽搐一下,张大的樱嘴只能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喘息, “啊……啊……啊……”

    随着聂北疯狂的深入、频率越来越高,身下的美人连意识都淹没在阵阵灵魂都为之颤栗的快感中,只见她藕臂紧紧的勒住聂北的脖子,修长雪白的双腿紧紧的夹住聂北的虎腰,整个雪白的躯体如八爪鱼似的!

    被流淌下来的y水弄得水迹斑斑的粉臀随着聂北的抽送本能的摇摆上挺,聂北的小腹装上那白嫩的臀r发出一阵阵短促的‘啪啪’声,伴随着巨龙rx时‘噗嗤噗嗤’声,整个车厢无限的旖旎销魂!

    “啊……嗯……好热……好热啊……呜呜……顶死了……轻……轻点啊……呜呜……c到人家肚子里去了……啊……酸死了……啊……啊……不行了……呜呜……”

    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到无法克制,凤凰白嫩的双手在聂北的背上狂抓,一道道的血痕留在了聂北背后!

    但兴奋无比的聂北犹未发现,依然快速的攻击凤凰那娇嫩的花芯,仿佛不捣碎那诱人的深处誓不罢休一样……

    “呜……呜……呜……”

    在聂北狂野的抽c下,疯狂臻首甩了起来,樱嘴抽气似的喘息,那声音凄艳无比!

    不一会儿,凤凰红火滚热的娇躯一僵,“啊!”

    一声尖叫,接着全身一阵吓人的抽搐,圆张的樱嘴发出一阵阵抽气声,“嘶……嘶……嘶……”

    她粉臀往上一挺,玉壶口剧烈收缩,一下把犹在飞速抽c的巨龙‘咬’住,内壶也收窄,里面那些火热的琼酿津y被强烈的挤s出来……

    最让聂北享受的是,深入凤凰体内的命根子感受挤压的不是娇嫩的内壁,而是里面的水压,不同的滋味不同的享受,让聂北经不住也颤栗一下,真有说不出的舒服,命根子一阵阵酥酸麻痒,好兴奋,在凤凰的花芯上一阵阵抖动!

    已经开始崩溃的凤凰那里经受得起花芯里的刺激呢,她全身急抖,张开樱嘴就一把咬在聂北的肩头上,嘴里发出一阵阵闷在喉咙里的‘呜呜’声,花芯涌出一阵灼热的花蜜,烫得聂北浑身一震,他连连倒吸几口凉气才忍住没有s出去。

    凤凰高c后玉体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上身全是香汗,下身却全是s味十足的y水!

    极度满足的她手指也不想动弹一下,两眼迷离无神的望着聂北,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聚焦,但聂北已没那心思去探究了,强忍住s精冲动的他强烈的需要,也不等凤凰从高c中回神他便双手抱住凤凰的柳腰,下身开始轻缓而坚定地抽送起来……

    凤凰高c后更加的敏感,聂北才动起来她就忍不住了,娇腻y媚的呻吟顿时飘了出口,“嗯……哦……哦……”

    车内再度风雨交加……

    放纵下去 第209章

    而车外,三个女人早已经瘫坐在地上了,即使自制力很好的凤鸣倩也无法承受师傅那撩人的呻吟声,那种让人脸红耳热的呻吟声勾起了她朦胧的欲火,只觉得浑身臊热不安,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特别是师傅高c时尖叫的那一声,仿佛一下子抽去她的力气一样,使得她和另外两个师妹一样,软绵绵的瘫坐下来,下t一阵凉飕飕,她羞得无地自容,自己竟然在师傅高c尖叫的时候泄身了,要是传出去,哪还有脸做人啊!

    本以为很快就会过去的,但师父才消停下来的呻吟声这时候又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她们脑海里总免不了幻想着车厢里面的情景,想着师傅在聂北的身下婉转承欢,那羞人的东西在师傅那禁地里进进出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鸣倩胸口起伏越来越大,粗重的喘息声怎么也压制不了,她身边两个师妹更是不堪,双手都有些自摸的倾向了!

    而这时候,车厢内师傅再一次尖叫起来……

    当她们听到师傅第四次尖叫的时候,也听到聂北沉重的喘息和激动的呐喊,“娘子夹得我好爽……p股真会摇……我快要s了……就s给你……噢……”

    接着就是师傅无助的哀求,“不……不要……啊……不要s进来……啊……啊……”

    暴风雨似乎慢慢的消停了,却听师傅有气无力的道,“弄完了还不给我下来?”

    “哇,你过桥拆板啊?我是救你好不好!”

    “便宜你了坏蛋,有你这样子救人的吗,你看……都肿成这样子了,还s到人家里面去,脏死了!”

    “嘿嘿,那可是很有营养的哟!”

    马车内窃窃私语,却不再狂风肆虐了,好一会儿不见有什么动静,只能勉强听到师傅和聂北的喘息声,凤鸣倩本能的松了一口气,也就在这时候,车帘被撩开,一个健美的身影跳了下来,凤鸣倩瘫坐在地上的凤鸣倩昂头昂去,只见聂北赤条条的站在眼前,他双眼流露着谁都能读懂的欲火,更让凤鸣倩羞赧的是,那根沾满师傅爱y的丑家伙就在眼前,离自己的脸不足二十公分,才从师父的身体里钻出来,竟然还是硬邦邦的,晶莹的y体还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如此羞人的画面,凤鸣倩何曾遇过?顿时,一层嫣红在脸蛋上以见得着的速度蔓延,瞬间就红了个透,结巴巴的问道,“你……你要……要干……干什么?”

    凤鸣倩丰胸翘臀、明眸洁齿、肌肤莹润……身材高挑性感,姿色可比她师傅,虽然没有她师傅那种成熟的韵味,但胜在青春,欲求不满的聂北那里忍受得住,蹲下身躯把瘫软无力的圣女横抱起来,丝毫不顾圣女无力的挣扎,在另外两个惊讶、羞赧的目光中把她们的师姐抱入车厢里……

    马车的车厢还是蛮大的,虽然挤了一点,但聂北觉得挤一点才更好!

    聂北把凤鸣倩平放在她师傅身边,不等她挣扎就压了下去,凤鸣倩惊慌失措的推攘着聂北结实的身躯,欲怒还羞的斥道,“坏蛋……你……你要干什么?”

    聂北双手撑在凤鸣倩的肩头上方,四眼相对,聂北有些霸道的道,“鸣倩,今天我不得到你的话,你可能就因为我和你师傅的关系而疏远我,那样我很痛苦,我很自私,我不能让我喜欢的女人离我而去,所以即使卑鄙点,我也要占有你,让你和你师傅一样,做我的女人!”

    “你……”

    凤鸣倩又羞又气,色厉内荏的斥道,“你敢?”

    聂北俯身在凤鸣倩光洁如玉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凤鸣倩的脸蛋越发的红润,芳心紊乱,“你……”

    聂北坏坏的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的?”

    “你……你要真那样,我……我、我恨死你!”

    凤鸣倩虽然内心有聂北,但此时此刻,在亦师亦母的师傅身边被同一个男人交媾的话,她还真难以接受!

    聂北苦笑着无言,很多时候,宁愿错也不愿意失去,恨自己的女人里,男人婆寒冰就是一个,这时候她身在何处呢?聂北不知道,但凤鸣倩到时候会不会也恨自己呢?他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他也毫不犹豫,他从极阳之地出来之后,体内积聚的阳气过于旺盛,一个凤凰根本无法发泄完那澎湃的阳气,以至于现在有种欲火焚身的感觉,极度需要!

    这时候凤凰虚弱的出声道,“倩儿,他是个恶魔,师傅被他弄散架了,我们师徒俩认命吧!”

    凤鸣倩向师傅望去,之间师傅软绵绵的躺在一边,鬓发散乱、尊颜潮红、媚眼丝丝,风雨肆虐后的慵懒很是迷人;最迷人的还是那对高耸的雪峰,丰满挺立,两颗小红豆点缀在峰顶,更是鲜艳,上面犹能看到口水和牙印的痕迹,想也知道那是聂北留下的。让凤鸣倩芳心轻颤的却是师傅粉胯处,那里四周都是水迹,乌黑的芳草此时无法覆盖桃源入口,只见那两瓣娇嫩的蚌r红肿不堪,几乎无法合拢,不用想都知道,师傅娇嫩的圣地得承受何等强烈的冲击才会肿得像个馒头似的!

    凤凰剑凤鸣倩盯着自己下身出神,她嘤咛一声,羞答答的夹起了大腿,脸蛋滚烫不已,芳心在大骂聂北:坏蛋,都怪你……都怪你……

    聂北趁凤鸣倩出声之时,唰的一声,一下子就脱了她的腰带,反应过来的凤鸣倩‘嘤’的一声,一手掩住山峰一手盖住谷地,神色哀羞的注视着聂北,但师傅的话让她没有刚才那么决绝了!

    聂北双手抱住凤鸣倩的臻首,霸道的吻了下去……凤鸣倩瞪大了双眼,喉咙里发出阵阵呜呜的悲鸣,双手抽了上来,不停地拍打着聂北的肩膀!

    这时候凤凰反而放开了,反正她也挽回不了什么,相反,她知道凤鸣倩喜欢聂北,那么凤鸣倩和聂北接着发生点什么的话她也就不用那么内疚和难为情了,她红着脸出声道,“倩儿,师傅看得出来,你喜欢他,本来师傅想你能接替我的位置,但现在y差阳错之下,我和他……”

    凤凰神色羞赧,但还是接着道,“师傅现在也想通了,你既然喜欢他,那就不要因为师父的孽缘而退宿!”

    聂北的舌头努力的撬开凤鸣倩的牙关,灵巧的溜了进去……

    牙关失守,凤鸣倩就像一名被敌人攻破城门的将军,抵抗之心一下子崩溃了,那瞪大的眸子羞答答的闭上,双手也停下了拍打,转而温柔的缠绕在聂北脖子上,挣扎的身子也软软的被聂北压着!

    聂北的舌头在疯狂的汲取着凤鸣倩樱嘴里甘美的津y,吸允她逃避的香舌!

    火热的吻绞缠着,凤鸣倩芳心慢慢沉醉了,躲避的香舌儿渐渐迎合聂北的索取!

    聂北一只大手悄然向圣女雪峰潜去,圣女的雪峰没有她师傅的丰满,但也十分坚挺,而且刚刚能被聂北一手掌握,恰当好处,十分完美,聂北丝毫没有客气,隔着轻柔的衣服缓缓揉搓着!

    凤鸣倩本来就沉醉在彼此的湿吻里,玉r被聂北揉搓后,浑身仿佛被电得颤栗起来,大脑‘嗡’的一声,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软绵绵的让聂北为所欲为了,只有发自本能的喘息和呻吟,“唔……唔……唔……”

    聂北的大手在玉r上肆虐够了之后,便转移阵地,在凤鸣倩光滑的小腹上抚摸了一会儿,凤鸣倩渐渐被麻痹了,待察觉聂北的大手撩入亵裤里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但缠住聂北脖子的双手已无法支援禁地了,她不禁又是紧张又是羞赧,“坏蛋……那……那里不行的……嗯……”

    侯爷太风流帖吧

    聂北大手轻轻的覆上那毛茸茸的地带,轻轻的抚摸着,本来就湿润的圣地很快就潸潸流水了,聂北望着面色潮红、娇喘不已的凤鸣倩,y笑道,“倩儿,你好敏感哟,才捣弄一下就水淋淋了,比你师傅还要不堪啊,是不是早就想那事啦?”

    凤鸣倩银牙紧咬,鼻翼开阖,娇喘吁吁,极力抵抗那酥麻的快感,听闻聂北的y声秽语,她嘤咛一声,娇啐道,“唔……坏蛋……不要啊……人家不要了……忍不住了……坏蛋……羞死人了……啊……”

    凤鸣倩最后‘啊’的一声,颇为尖锐,却是聂北的手指向湿热滑嫩的花径中探了入去!

    “不……不要……唔……唔……”

    凤鸣倩红颜娇艳欲滴,身体臊热难安的蠕扭,羞答答的娇吟低喘,又是娇羞又是悸动,芳心更加的紊乱,春情在聂北渐渐的深入中的越来越浓烈,化作一阵阵溽热的y水流了出来!

    在聂北的撩拨下,未经人事的凤鸣倩不一会儿就承受不住了,宜喜宜嗔的脸蛋一阵变幻,身子一震,哆嗦一阵之后,娇呼一声,“啊……”

    笔直的玉腿蹬直,一股花蜜泄了出来,弄得聂北一手都是!

    聂北抽出沾满y水的大手,左看右看,很不明白的样子,“噫……这哪来的水啊?”

    凤鸣倩羞不可耐,嘤咛一声别过头去,恨不得找个地方去钻!

    聂北y笑着拍一下她师傅凤凰的美臀,惹来美人一记嗔怒的白眼,聂北不以为意,把湿淋淋的大手伸到凤凰眼前,不甚明了的问道,“娘子,你能解释这水从何而来吗?”

    凤凰恼羞成怒的拍开聂北的大手,羞赧的啐道,“你问倩儿,不要问我!”

    “她回答不了啊,而且你刚才也流了好多好多啊!”

    “你……嘤!”

    凤凰见聂北存心逗弄自己师徒俩,她嘤的一声,双手羞臊的遮住火热的脸蛋,闷声闷气的啐道,“坏蛋……你再说我……我杀了你!”

    “好好好,娘子说不说就不说!”

    “谁……谁是你娘子啊,不要脸!”

    凤凰别过头去,哼道,“你娘子在你身下等着你宠幸呢!”

    聂北见凤凰似乎有些吃味的意思,心下偷喜,y邪的笑道,“疼完徒弟娘子再好好疼爱师傅娘子一次!”

    凤凰惊惶道,“我不要,人家……人家承受不了了!”

    聂北yy而笑,没有接茬,这时候凤鸣倩缓缓从高c中回过神来,聂北轻吻着她的耳垂,柔声笑道,“倩儿,刚才舒服吧?”

    凤鸣倩双手软绵绵的楼住聂北的脖子,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聂北在凤鸣倩欲拒还迎的虚弱挣扎下,双手解除凤鸣倩身上的武装,一具洁白无暇的酮体呈现在聂北眼前,聂北不由得看呆了!

    凤鸣倩见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发呆,芳心一震忸怩一阵暗喜,呐呐的嗔道,“看够了吗坏蛋!”

    聂北艰难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急不可耐的掰开她玉白的双腿,挺着胀痛欲裂的巨柱靠了过去,在凤鸣倩又惊又期盼的注视下,火热的钻头抵触在娇嫩鲜红的‘小嘴儿’上,恣意的研磨起来!

    “倩儿,一开始可能有点疼,忍忍就过的,很快就让你欲仙欲死!”

    聂北轻声安慰紧张得不行的凤鸣倩!

    凤鸣倩和聂北四目相对,迎着聂北疼爱的目光,她紧张的的情绪稍微缓解一些,芳心也渐渐的丢掉包袱,她主动凑着红润的香嘴吻了上来,聂北自然也热情的回应!聂北毫无隔阂的压住凤鸣倩玲珑剔透的胴体,香馥馥软绵绵的身子让聂北很是享受,聂北舌头逗弄着凤鸣倩的香舌,大手在那对丰满挺拔的玉r上恣意玩弄,下身缓缓听懂,庞然大物缓缓钻入玉人儿的花道!

    三路大军一起发动进攻,花月阁的圣女咿咿呀呀的呢喃着,张开的双腿不知道怎么摆放,时而伸直时而曲起来,不一会儿,白嫩嫩的脚丫子搭到聂北的小腿上,调皮的绞缠着!

    凤鸣倩激动的喘息着,“唔……唔……唔……”

    激动亢奋的凤鸣倩被聂北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嘤咛一声推开聂北,大口口的喘着气,聂北挺直腰身,双手握住凤鸣倩那小蛮腰,趁着玉人儿幽谷r壑中流出又滑又腻的花蜜儿,发力把炽热的巨龙再度推进去,无比巨大的r龙顿时越c越深,鲜嫩红颜的花瓣本能的钳住那侵入的巨w。

    “坏蛋……痛……痛啊……轻点……嗯……好胀啊……坏蛋……怎么感觉好怪的……唔……唔……”

    凤鸣倩双手紧张的抓住聂北手臂,美目水汪汪的望着聂北,娇滴滴的,隐含无尽的羞媚,“坏蛋……唔……好胀……我……我怕啊!”

    “宝贝,放松点!”

    聂北压制着体内喷涌的性欲,耐着性子一寸一寸的推进,并不断的研磨,尽量减轻凤鸣倩的痛楚,紧闭的玉壶儿在聂北不暇的努力下,肥沃的花露渐渐的多了起来,而r棒就一截一截的被火热的花朵儿吞噬。

    凤鸣倩看到那青筋暴胀、灼热无比的丑东西在自己肥美柔嫩禁地里越c越深,就好像烧红的铁棒捅入自己体内一般,胀胀热热、痛痛酸酸的奇怪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芳心紧张得不行,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瑶鼻微见香汗,性感的樱嘴微张开来,娇滴滴的哀求的道,“不要了……不要了啊……坏蛋……你那东西看着好大……我怕啊……不要再进去了……呜呜……人家好怕啊……痛痛胀胀的……好奇怪……人家好怕啊……”

    “倩儿别怕,你师傅刚才不是很舒服吗?”

    聂北大手扭了一下旁边的凤凰的茹头,y笑的问道,“是不是小凤凰?”

    “你们俩干的好事,问我干什么!”

    凤凰羞赧的背对着两人,但两人就在身边胡来,一个是刚才和自己忘情交媾的坏蛋,还有一个就是自己最疼爱、视为己出的徒弟,旖旎香艳的场面叫她芳心如何平静!

    凤鸣倩见那坏蛋竟然又故意提起师傅来,她双腿不由得一夹,羞赧的嗔道,“坏蛋,羞死人了!”

    聂北的巨龙已经探到玉人儿的薄膜了,只要一记势大力沉的冲刺,玉女很快便会变欲女,此时她双腿夹起来,柔嫩湿滑的花道收缩收窄,夹得聂北一阵舒爽!

    聂北耸臀挺腰大力往前耸动,忽闻“噗嗤”的一声,火热的r龙暴力的撕碎玉女那层贞c,冲开一切障碍直c入到玉女初为君开的花芯里去,花露顿时四溅……不一会儿,鲜红的落红伴随着晶莹的花蜜渗了出来!

    “喔!”

    破瓜的痛楚使得凤鸣倩‘哦’的一声弓起了上身,双手死命的抱住聂北,丰满的茹房在聂北胸膛上挤压得完全变了样,但她犹未知觉,白腻如玉的酮体阵阵的发抖,绝世的脸蛋变得有些苍白,额头能看到一滴滴的冷汗!

    聂北没想到凤鸣倩会这么痛苦,慌忙的俯下身去亲吻着她的脸颊、樱嘴、香腮……双手在雪白的玉r上温柔的揉搓着,不时拨弄着两颗胀硬的茹头,挑逗着凤鸣倩敏感的地方,尽量让她减轻痛楚!

    聂北的努力渐渐的起了效果,凤鸣倩紧皱的黛眉缓缓松弛了下来,苍白的脸蛋渐渐的绯红起来,羞答答睁开的眸子水汪汪一片,仿佛飘着一层雾汽,那妩媚、迷离的神色让聂北心神禁不住一荡,“倩儿,你好美!”

    “嗯!”

    凤鸣倩嘤咛一声,柔媚的瞟了一样聂北,娇声嗔道,“这样对人家了才口甜舌滑,哼,刚才死命的顶进来,差点就捅死人家了,你个坏蛋!”

    “长痛不如短痛嘛!”

    “人家不听……唔……唔……不……不要动啊……啊……啊……你坏……啊……啊……轻点……轻点啊……嗯……嗯……”

    聂北轻轻的抽出命根子然后再缓缓送进那火热幽深的花芯里去,直顶入道zg里去研磨一阵后再抽出来,然后再c进去,如此反复好久,又酸又麻、又痛又快、又羞又欢的感觉袭来,凤鸣倩神色似喜似悲,双手紧紧搂住聂北的脖子,十指紧紧扣在聂北后背上,聂北顶入zg研磨的时候她禁不住颤栗起来,十指就开始在聂北的背后抓绕几下,几次反复之后聂北背后被她抓出一道道血红的指痕!

    聂北兴奋的抽送起来,动作稍微加快了些,凤鸣倩高挑纤柔的身子在他撞击下轻轻摇晃, 强烈的快感差点把凤鸣倩爽晕过去,声音颤栗的哀求道,“坏蛋……呜呜……慢点慢点……嗯……嗯……不要磨人家那里……唔……唔……”

    “倩儿,想不到啊,你的小妹妹竟然和你师傅的一样,外紧内松,里面软绵绵的,好像一水壶的水在里面一样,暖暖的,好舒服啊!”

    凤鸣倩浑身泛起一层醉人的粉红,散发出蕴含芳香的热气,很迷人,在聂北娴熟的抽送、研磨下,体内的欲望被完全激发出来,她丢掉了矜持,双手越来越温柔,在聂北的背后抚摸着,嘟着红润的樱嘴凑到聂北面前媚声道,“嗯……不要说我师傅……坏蛋……唔……唔……唔……吻我坏蛋……吻我……”

    聂北一边加速抽送一边俯下身去和她缠绵到一块……

    凤鸣倩上下都受到强有力的攻击,敏感的凤鸣倩爽得娇躯轻颤、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娇嫩肥沃的花田蜜道里随着聂北的抽送涌出甘甜的花蜜来,使得两人交媾的地方粘稠湿滑,却又使得聂北的抽送更加顺利,一时间‘噗嗤噗嗤’声不断!

    好一会儿,聂北彼此缠绵的热吻停止,聂北挺直身躯大力掰开凤鸣倩雪白笔直的大腿,直弄成m型,然后开足马力的抽c、冲撞圣女那泥泞不堪的嫩x……

    聂北如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疯狂的抽送了好几百下,粗大的g头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打在玉女那幽深、脆嫩的zg上,直弄得凤鸣倩全身泛起一层诱人的火红色,性感的小嘴儿圆张着大口口的喘着气,一直没来得及合上去,香甜的津y从嘴角一路流下到香腮上犹未知觉!

    聂北不时俯下身去舔舐那香甜的津y,直把凤鸣倩火红的香腮舔得黏糊糊的全是水迹!

    在聂北如此凶猛的抽c下,凤鸣倩犹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舟,随时有覆没的可能,双手在再度在聂北背后狂抓,最后似乎无法缓解那让人窒息的感觉,她就如一个溺水的人一样,双手到处乱抓,最后一只玉手死死揪住聂北的头发,另一只手在聂北的引导下搭到她师傅的身上握住一只肥r不放,直把凤凰抓得娇呼不断,“喔……倩儿……倩儿……哦……抓痛师傅了……”

    不管凤凰如何的呼叫,凤鸣倩犹如听不到一样,只要聂北依然开足马力的抽送,粗糙无比的巨龙依然在玉女的蜜道里翻江倒海、迅猛进出,那凤鸣倩就不可能会承受得了,在汹涌而来的酥麻快感中,她也不可能有理智,可怜的凤凰,整只玉r差点就要被凤鸣倩抓碎了!

    “啊……啊……啊……”

    在聂北疯狂的抽c下,凤鸣倩只能发出短促的呻吟声,肥嫩的花田密道里潺潺的流淌着滑腻的蜜汁,随着聂北的抽c而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一种重来没有过的快感袭击着初经人事的凤鸣倩,渐入佳境的她不知死活的抬起翘圆的美臀迎合着聂北的抽c撞击!

    聂北用手大力推起凤鸣倩圆圆翘翘的雪臀,使得溽热芳香的水x越发突出,聂北弓着腰开始大力向下斜c进去,能顺利的c到底,敏感的枪头戳到软绵绵的花芯,很是刺激!

    如此姿势,俯冲下来的冲击力直入心扉,粗长的r棒仿佛能贯穿整个躯体似的,那种酸痛难忍的酥麻快感就好像强大的电流在自己体内释放一样,凤鸣倩禁不住娇吟连连,“噢……喔……别这样c……哎……戳到了……唔……坏……坏蛋……噢……好深……顶死我了……呜呜……别……别……啊……轻点……啊……”

    这么猛烈的抽c持续不到五分钟,凤鸣倩便浑身发抖起来,聂北能感觉到圣女深谷r壑里面一阵阵的收缩,像她师傅凤凰一样,里面窝藏的花蜜能持续的升温,烫得聂北一阵阵舒爽!

    聂北知道圣女快坚持不住了,聂北邪恶的停了下来,凤鸣倩正值崩溃的边缘,聂北却停了下来,那种欲来未来的感觉让她转狂,柳腰不安的扭摆着,雪臀焦躁的挺起又落下挺起又落下,她睁开如梦如烟的水眸,焦躁y媚的望着聂北,娇喘吁吁的嗔道,“坏蛋你……你别停下来……快动啊……”

    聂北嘿嘿一笑!

    “给我……快给我……坏蛋……呜呜呜……好难受……唔……”

    凤鸣倩这时候空虚难当,丢弃所有尊严和廉耻,主动的求欢,声音s媚无比!

    聂北没想到孤傲清高的圣女也有如此y媚的一面,不过他喜欢,他y笑道,“我们换个姿势!”

    聂北y邪一笑,伸手托起凤鸣倩一条笔直的玉腿,就势把她翻转过来,她顺从的扭转上身,改成趴着身子翘着美臀的姿势,可是马车就那么点大,凤鸣倩调转姿势后,不可避免的和她师傅‘重叠’在一起,她撑着双手在上面,她师傅在下面,师徒俩赤ll的相对,四目对望,羞得无地自容!

    凤凰羞窘道,“坏蛋你……你和倩儿能不能移过去点啊,好羞人啊!”

    聂北没有理会凤凰的哀求,更不给凤鸣倩出声的机会,一只大手扶着凤鸣倩雪白的圆臀,另一只大手扶着湿漉漉的庞然大物向凤鸣倩股沟下那片湿淋淋的芳草地挺去,准确无误的扎入到温暖潮湿的巢x中!

    “啊……”

    那足以撑裂自己下身的物件从背后畅通无阻的c入,比之前r得更深、更彻底,在聂北忽然进入时,她白嫩的臀r自发性的收夹起来,但作用不大,反而增强了压感,让聂北获得更加强烈的快感!

    聂北兴奋的用双手搂着凤鸣倩的美臀,腰身快速的挺动,p股一耸一耸的顶撞起来……在‘咕叽咕叽’的y秽声下,肥沃多汁的花田密道流出更多的甘酿!

    聂北癫狂的顶撞让凤鸣倩尝试到欲仙欲死的快感,同时也感受到花芯被那火热的物件冲击得微微发酸、发麻、发痛,痛苦并快乐着,她蹙着秀眉咬着银牙晃着臻首娇滴滴的轻哼着,“唔……唔……唔……”

    凤鸣倩的叫声很好听,软绵绵的声线犹如天籁,聂北听了很是兴奋,在用力过大的时候她会不胜风雨的扭头回望,眼波哀婉欲绝,又羞又媚,娇喘吁吁的哀求道,“轻……轻点……顶……顶到……到人家肚子里去了……唔……唔……”

    聂北越来越疯狂的动作,气急气喘的耸动着p股,“倩儿……噢……你夹得我好爽……我c死你……嗯……好烫的小x……和你师傅的有得一比……噢……里面还有一个小嘴啊……吸得我好爽……”

    “不要说啊……喔……顶到了……呜呜……”

    凤鸣倩爽得声音都发颤!

    聂北一边抽c一边调笑道,“倩儿娘子身材好、皮肤白皙、p股翘挺、茹房丰满、小妹妹肥嫩,爽死你夫君我了!”

    凤鸣倩扭摆着p股娇媚的呻吟着,“坏蛋……唔……你个大色狼……啊……别往上顶啊……喔……喔……”

    “我的倩儿也很色哟,下面的水流个停,都快流到你师傅的水帘d里去了!”

    “才……才不会……师傅她下面都流个不停呢……”

    凤凰轻啐道,“死妮子……不知羞!”

    凤鸣倩喘息道,“啊……不说了不说了……唔……”

    凤鸣倩不愧是练武的人,p股解释、柳腰有力,而且活力强劲,自被聂北破身到现在,竟然还未泄身,比她师傅强了不少,这让聂北有种棋逢敌手的感觉,两人配合着‘厮杀’,倒也销魂!

    两个人忘情交媾,香艳旖旎的交欢刺激着躺在下面的凤凰,她呼吸越来越沉重、急促,娇靥晕红欲醉,但荒y的姿势、师徒相拥承欢的禁忌却让她羞臊欲死,她想挪一下身子错开凤鸣倩的身子,避开师徒交叠的尴尬,但她软绵绵的身子怎么也躲不开,不由得哀羞道,“让我……让我下车!”

    “你想下车?没门!”

    聂北幡然从凤鸣倩体内抽出庞然大物,双手穿过凤鸣倩的柳腰抱住凤凰的美臀发力一拉,腰身乘机挺送,沾满凤鸣倩花蜜的庞然大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无误的c入到凤凰那红肿不堪的r壑中……

    忽然的进入,强烈的摩擦,胀满的撕裂感,火辣辣的,又痛又酸,酥麻瞬间袭来,凤凰禁不住弓起了身子,玉臂忽然搂住凤鸣倩,昂着臻首张着红润欲滴的樱嘴,娇啼一声,“噢!”

    聂北马不停蹄的抽送起来,r龙在凤凰丰腴迷人的酮体里翻腾冲刺,聂北y笑道,“我的小凤凰很不团结哟,我们夫妻三人行,怎可缺少你呢!”

    “呜呜……”

    凤凰在聂北急促的抽送下娇喘连连,“不……不要……啊……停……停下来……坏蛋……我……我恨死你了……人家一点尊严都没有了……喔……唔……不要啊……喔……顶死我了……啊……”

    聂北在凤凰肥美多汁的r蛤里抽c几十下后又抽出来,迅速的c入到y欲难耐的凤鸣倩体内,在她体内疯狂的抽c,不一会儿便又转到她师傅身上……双手分工合作,一只从凤鸣倩腰侧兜过去,温柔的捧住她那被撞得摇荡生香的玉r,另一只伸下去盘着着凤凰的肥r,入手r绵绵的,揉搓着一大一小的玉r,聂北更加兴奋!

    深入浅出、疯狂抽c挺送……车厢内,师徒俩娇吟不断,彼此的蜜汁交融,马车下面都濡湿了好大一块,更别说三人r体交流的部位了!这时候,渐渐无力的师徒俩最后只能一上一下拥抱着躺在马车上,聂北则不知疲倦的在两人背后轮?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