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5 部分

第 85 部分

    涣鞯牟课涣耍≌馐焙颍ソノ蘖Φ氖ν搅┳詈笾荒芤簧弦幌掠当e盘稍诼沓瞪希舯痹虿恢>氲脑诹饺吮澈舐址牛貌豢旎睿?br /

    好一会儿。

    “师傅……倩儿……倩儿不行了……喔……喔……”

    凤鸣倩混乱的娇吟着!

    “我……我也不行了……倩儿……啊……他c入我下面了……呜呜……师傅要……要来了……啊……啊……啊……不……不要啊……倩儿……唔……”

    凤凰娇羞不堪的欢叫着,最后一声娇腻的呢喃被y媚的凤鸣倩火热的樱嘴堵了回去!

    凤凰怎么也想不到凤鸣倩会疯狂的吻住自己,那大胆调皮的小舌头还在自己牙关上钻,同为女人,而且还是亲如母女的关系,彼此如男女欢爱似的亲吻到一块,那禁忌而怪异的感觉让凤凰有种窒息的感觉!

    但在欲火的作用下,她渐渐的松开了牙关,让凤鸣倩的小丁香溜进了她的檀口里,羞答答的回应着徒儿的索吻!

    师徒俩忘情的热吻让聂北感觉很是刺激,火热的命根子不断的在她们之间转换。

    几分钟后,师徒俩同时到达高c,两具雪白无暇的酮体一起哆嗦起来,聂北才从凤凰花田密道里抽出庞然大物,一道道溽热的花蜜就从那红肿不堪的良田中喷s出,每流出一股花蜜凤凰就翻着白眼嘶声的娇啼一声,“啊……啊……”

    凤鸣倩也‘啊’的一声娇啼,哆嗦着s出了花蜜,但才s到一半的时候,聂北挺着巨龙逆流c入,崩溃的花蜜被硬邦邦的r龙回去火热的巢x中,凤鸣倩经不住一阵抽搐,肥美多汁的花田也跟着痉挛起来,已是强弓之末的聂北‘噢’的一声低吼,双手拉扯着凤鸣倩雪白的美臀,胯下暴力r去,阵阵抖动的r龙往痉挛的rx里深钻,龙头一下子c进了圣女的zg里,聂北后腰酸麻一片,吼叫道,“s死你……噢……”

    随着聂北一声吼叫,龙头一阵阵的颤抖,一股股浓烈的jy从马眼劲s出去,如泄洪似的注入到凤鸣倩的zg里……

    火热的jy注入zg时烫得凤鸣倩浑身舒泰,两眼一翻,喉咙深处发出一阵满足的娇吟,“嗯……”

    花芯深处再度涌s出一股溽热的花蜜来,在她肥沃的zg里,顿时水r交融!

    聂北本着雨露均沾的原则,s到一半的时候硬生生的忍住,从凤鸣倩体内抽出r龙,迅速的c入到她师傅的肥x中,象征性的抽c几下后便把剩下的jy全数s入到她师傅的zg里去……

    狂风暴雨后,难得有片刻的安宁,可好景不长,在凤凰和凤鸣倩以为终于满足那坏蛋的时候,那坏蛋却撩开马车车帘走了下去!

    躺在y水横流、s味弥漫的车厢里的师徒俩丝毫不想动弹,察觉到有动静的凤凰慵懒的睁开水汪汪的美目,惊讶的望着y弄自己师徒俩却犹能挺着硬邦邦巨龙的聂北下了马车,扭头望着爽得眼皮也不想动一下的凤鸣倩,疑惑的问道,“倩儿,他……他要去哪啊?”

    凤鸣倩懒洋洋的道,“我也不知道……可是两个师妹还在马车外面……”

    “啊?”

    凤凰惊讶道,“他……他个坏蛋不会是想把她们也……”

    凤鸣倩有些无奈的道,“连我和师傅俩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

    凤凰闻言哑口无言,潮红的脸蛋更添几许艳丽和娇羞!是的,练自己和倩儿都给那坏蛋jy了,他又怎么会放过外面那两个清秀的徒弟呢?

    果然,片刻之后,凤凰和凤鸣倩先后听到两声暗含痛楚的尖叫,想来是那坏蛋夺了她们的处子之身,接着断断续续的传来她们娇滴滴的呻吟声……

    放纵下去 第210章

    一辆马车慢吞吞的向灵州城驶去,马车驾驶座上坐着两个娇艳的女子,两人脸蛋绯红欲滴,彼此的眼神亦无比的羞赧,要是稍微有经验点的人看到满面春风的她们,必然了解是怎么一回事!

    而马车内,挤坐着三个人,一个下身仅围着一件女性袄子,上身赤ll,他身边坐着两个绝色美女,一个圣洁高雅,另一个成熟美艳,她们和外面那两个驾车的女子差不多,都是脸蛋儿红扑扑、水汪汪的眸子明亮却含羞,鬓发散乱,体态妩媚,正是饱受聂北摧残的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而外面那两个自然是凤凰的另外两个弟子!

    师徒俩在这时候被聂北一左一右的搂抱着,多少有些难为情,可刚才那样荒y后,她们多少还是能接受聂北毛手毛脚的!而且她们现在身上穿着衣服了,也不是那么羞臊了!

    一路来她们道也和聂北说了不少话,聂北斜着身把头偎在凤凰高耸的胸脯上,软绵绵的好舒服;凤凰红着脸,想推开他又不忍下手,就这样让聂北腻着!

    聂北闭着眼睛想了想,不无担忧的道,“倩儿说的不错,凤凰你准备也不错,不过《天旗》到底是谁夺走的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更没有什么证据,即使你猜测十有八九是华山派掌门人上官奇夺走,似乎也奈何不了他!”

    “那……那就这样算了吗?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寻回《天旗》难道就这样为他做了嫁衣吗?”

    凤凰不忿的哼了一声,想想都觉得憋闷,不由得把怨愤洒到聂北的身上,娇声嗔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中了花非花那老y贼的……的毒呢?都怨你!”

    “你还敢怪你夫君我啊?”

    聂北不管听这话羞红了脸的凤凰,接着道;“你把你夫君我软禁了一个多月,又要挟你夫君我下谷底去冒险,九死一生才上到地面上来,你又发飙,想谋杀亲夫,要不是花非花出现,你夫君我现在都死在你手上了,哪还能和娘子你春风一度呢?我们应该多谢他才对!”

    听聂北开口闭口一声夫君,凤凰又是羞又是怒,亦有她不愿意承认的欢喜,不由得轻哼一声,啐道,“我还未决定要不要杀了你洗清你带给和倩儿她们三个带来的耻辱呢,你再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不杀了你!”

    凤凰那春情犹在的脸蛋满含妩媚的风情,色厉内荏的娇嗔不但起步了威慑的作用,反而有种娇嗔薄怒的味道,打情骂俏也不过如此!聂北不由得嘿嘿直笑!

    见聂北毫不在意的y笑,凤凰恼羞成怒的把他推到凤鸣倩那软绵绵的怀里,恨声道,“你……你再笑我……我就杀了你!”

    聂北就势抱住凤鸣倩软绵绵的身子,半真半假的道,“倩儿,你师傅好凶,你夫君我好怕好怕!”

    凤凰见聂北厚颜无耻的样子她恨得牙痒痒的,但叫她对和自己有合体之缘的男人出手她还真下不了手,其实她心里也勉强认可了他是自己的男人,只是一想到她和凤鸣倩她们三个是师徒关系,她就很是难为情!

    花月阁四个失身给聂北的女人中,凤鸣倩是对聂北有爱后才失身的,所以她的心态调整得最好,见聂北装模作样的样子她不由得白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你怕的话就安分点,别乱摸,坏蛋!”

    聂北讪讪的收回抚摸凤鸣倩酥胸的大手!

    凤凰羞愤的哼道,“我看他就是个小y贼,和花非花那老y贼一样,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和他可不一样,他y而无道,而我呢,色却知道疼爱自己的娘子,寻遍大赵,我真看不到还有比我好的男人了,咦,你们什么眼神啊?不信啊?那好,我再疼爱一下两位娘子……”

    “去死!”

    凤凰恼羞成怒的推开腻过来的聂北!

    聂北自然知道凤凰对糊里糊涂失身给自己还有些不适应,所以他没有再逗她,色迷迷的样子瞬间变得正经起来,让凤凰和凤鸣倩以为看错了,芳心一阵错愕,谁也把不准到底哪一个才是聂北!

    却听聂北接着刚才的话题道,“还是刚才那问题!”

    聂北正正音道,“虽然我们无法光明正大的寻上门去要回《天旗》但我们还可以通过别的办法拿回来!”

    “什么办法嘛?偷?抢?”

    凤凰对丢失《天旗》很是恼火,本来就强势的她丝毫没有给聂北面子!

    聂北神色不变,颇为认真的道,“你还真说对了,偷和抢其实是最直接的!”

    凤凰没好气的哼道,“坏蛋的手段都好不到哪去!”

    聂北不接她的茬,转而道,“其实我们也有优势,就是那黑影人并不知道我们猜到他的身份,这就为我们想办法提供了着力点!”

    凤鸣倩认可的点了点头,凤凰也陷入了沉思,倒也没有出声顶聂北了,而是接着聂北的思路道,“怕就怕他把《天旗》里的内容抄录下来啦,到时候我们是拿回了《天旗》可祸患还是留了下来!”

    聂北目光柔柔的望着凤凰道,“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扭转很多东西,要是和你说的那样,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尽力了就对得住天下人了,不是吗?”

    凤凰被聂北温柔而灼热的目光望得一阵忸怩,芳心有些发慌又有些悸动,好复杂,不由得别过头去躲开聂北的目光,幽幽的道,“那你说该如何才能快一点夺回属于我们花月阁的《天旗》呢?”

    “我现在也没办法!”

    聂北很光g的道!

    “……”

    凤凰和凤鸣倩差点被他气死,说了半天,头头是道,她们还以为他想到好的办法了呢,谁知道……

    “你们不要这样子看着我,我也不是神仙!”

    “我看你的内力比我的高出不少,潜入华山应该不难的……”

    凤凰轻声道,“被发现了也能轻易脱身!”

    聂北苦笑道,“我要是能轻易脱身就不用丢掉《天旗》啦!”

    聂北接着道,“我虽然有强横的内力,但我没有一招半式,再多的内力也没有发挥的余地啊!”

    凤凰奇怪的道,“那你一身的内力哪里来的?”

    “机缘巧合而已,可能因为我是异人的原因吧!”

    聂北觉得异人这个身份是个很好的挡箭牌,于是搬了出来!

    果然,凤凰不再追问,既然是异人,自然是有异于常人的怪异之处,也就不奇怪了!

    “那我们回灵州后该怎么做?”

    凤鸣倩c嘴道!

    “走一步是一部呗!”

    聂北沉道,“但不管怎么说,总得有人上华山才有机会拿回《天旗》”

    凤凰闻言片刻,忽然出声道,“有了,现在入夏,入秋后华山派会有一批老弟子下山历练,从而在夏末的时候会对外招收资质良好的弟子,我们可以派一个机灵的人卧底进华山弟子里,从内部从事会事半功倍的!”

    凤鸣倩双眼一亮,拍手道,“师傅这方法好,可是派谁去呢?我们花月阁核心弟子都是女的,外围那些人虽然都是男的,却未必忠心,特别是面对《天旗》这种可以改变人一生的宝物,难保派去的人不生异心,或许偷偷抄录一份,那可就不妙了!”

    左思右想,师徒俩都想不出一个好人选,最后她们明媚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到丝毫不上心的聂北身上,聂北不由得打个冷颤,失声道,“你们不是想让我去吧?”

    凤凰嫣然一笑,赞道,“真聪明!”

    凤凰难得一笑,那笑容俨然冰山融化,犹如春回大地,好比圣母展颜,聂北不由得有些呆了!直愣愣的目光直把凤凰看得脸蛋生晕,难得的笑容敛去,换上一脸的羞意!

    凤鸣倩不由得嘟囔道,“呆子!”

    聂北回过神来,目光却没有收回,反而色迷迷的盯着凤凰那丰满妙曼的身子,饱满坚挺的r峰微微颤颤,把柔软的罗衣撑起,形态诱人,玉腿笔直,紧紧并拢,坐在那又是端庄又是娴雅,贵妇的气质蕴含着初为少妇的风情,神仙都为之心动,别说聂北这对美女没有心防的色狼!

    凤凰北聂北盯着周身不自然,忸怩着哼道,“你……你看够了没啊!”

    “这辈子都看不够!”

    “我不想听你鬼话!”

    凤凰芳心微甜,却表现出没好气的样子,轻声哼道,“我只想知道你肯不肯去华山做卧底?”

    “不去!”

    “你……”

    “除非……”

    凤凰见聂北有邪邪的盯着自己身体,嘴角露出坏坏的微笑,她不由得颤声问道,“你……你想怎么样才肯?”

    “我想什么娘子很清楚的!”

    凤凰哪里不清楚聂北想干什么呢,“我……我不知道!”

    聂北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那好,今晚娘子到我房里,我悄悄告诉你!”

    凤凰羞赧的眸子仿佛能溢出水来,银牙轻轻咬住红润的下唇,没有回聂北的话。

    马车很快便到了灵州城城下,城门一大队兵丁在戒严盘查,见这么一辆马车驶来,都尉正想带人上去盘查一番,马车车窗深处一直玉白的手,手中握着一块金牌,他肃然起敬,带着一群士兵直愣愣的跪下去,诚惶诚恐的行起大礼,马车丝毫没有停顿,直直的驶入了灵州城!

    见马车驶远了,一大头兵忍不住问道,“头儿,马车里的是什么人啊?”

    “大赵能用皇上御赐金牌开路的人就那么几位,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不是我们这些小的惹得起的就是了!”

    “这金牌不错!”

    聂北盯着凤鸣倩手中的金牌道,心里却在猜算这块金牌按白银折算能卖多少钱!

    凤鸣倩要是知道聂北这么猜想的话估计会拿皇上御赐金牌砸碎聂北的脑袋才解恨!

    马车停在夫人团花月阁一处秘密大宅里,四个女人虽然走路不太方便,但好歹是练武之人,比一般女子强多了,聂北跟在她们后面,看着四个滚圆的翘臀一扭一摆的,心跟着痒了起来,在想,今晚凤凰会不会来自己的房间呢?

    不过现在不是晚上,一切都不可知!

    聂北洗了个澡,凤鸣倩带他到客房!

    “你好好休息吧,这些天来你都没好好休息过!”

    凤鸣倩芳心全系在聂北身上,不过孤傲惯了的人,温柔的神态无法在言语上表达,语气难免有些干练,少些温柔!

    聂北真的有些撑不住了,被软禁的日子别说了,下到峡谷底的几天,聂北还真没怎么休息好,此时此刻,软床香枕在目,困意袭来,就差极个哈欠而已!

    聂北转身把凤鸣倩香柔柔的身子楼如怀中,在她白里透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不无依恋的道,“倩儿,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想抱着你睡!”

    凤鸣倩眼波流转,娇媚的神态有些忸怩有些意动,但她不敢保证那坏蛋会不会再折腾自己一次,下面的小妹妹初次承欢,现在红肿不堪,火辣辣的痛,她是实在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恩宠了,为了以防万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你要好好休息,可不能再想做坏事了!”

    “我能想什么坏事啊?”

    聂北冤枉的道,“我很单纯的想抱着倩儿香馥馥的身子睡而已!”

    “等人家……人家下面好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

    凤鸣倩水汪汪的眸子带着几许羞意,睨了一眼聂北,好声道,“现在你抱着枕头睡吧,死相!”

    佳人翩翩而去,留下一阵香风,聂北惘然若失,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得有些苦笑!

    聂北一觉睡得很香,睡得很甜,当然,也睡得很死!

    夜幕刚刚落下的时候聂北终于醒了,朦朦胧胧的伸个懒腰,一个香柔柔的身子就扑了上来,带着一阵泌人心脾的相逢,一双轻柔的手搂住了他!

    聂北这才醒醒神,才发现,房间里站了好几个人,有清瘦绝丽的小蕙姐,她一身素衣,红颜清丽,似乎瘦了,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越发的单薄,她见聂北望过来的时候眼睛微微湿润!

    在小蕙姐左边的是一身火红色霓裳的蓝火,正如小玲珑所言,这火j的打扮还真没变过,一直都是火红主调!不过她的美丽也从来没变过,依然是那么的热辣那么的让人惊艳!

    右边是罗衣绢裙的知州夫人苏瑶,她难得穿出如此有女人味的服饰,虽然少了些英姿飒爽的味道,却也多了点良家妇女的温婉于恬静,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而火j和小田夫人苏瑶身边又各自站着一个人!

    火j的左边就是小玲珑了,小玲珑似乎长高了些许,出落得越发水灵,站在那里给人一种亭亭玉立之感,俏皮的双丫髻下是一张粉致致的脸蛋,亮晶晶的眸子一眨一眨的,既娇憨又单纯。

    小田夫人右边站着的是田甜,她也清瘦了不少,目光欢喜的望着聂北!

    见屋子里这么多人,而且都是美女,环肥燕瘦,好不养眼,聂北心下有欢喜又温暖!

    而且怀里还有一个,是谁呢?

    聂北不由得低头一看,而她也昂首望来……

    一张仙女的容颜映入聂北眼脸,正是温家三小姐——文清妹妹。仙女双目喜含泪光,勇敢的打量着让自己牵肠挂肚两个月的心上人,激动之下她早已顾不得身后那几个女人的目光了!

    聂北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是厚颜无耻的家伙,仙女投怀送抱,他哪有放过的道理,一双大手情不自禁的拥着温文清玲珑浮凸的身子,几个女人识趣了走了出去,小玲珑兀不知觉,还想和聂哥哥说说话呢,可火j却半拉半抱的带她出去了!

    当火j最后一个关上房门的时候,温文清才从激动着醒过来,想起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依偎在聂北怀里,她的脸蛋唰的红了!

    聂北温柔的亲着温文清光洁如玉的额头,温柔的道,“你怎么来了?”

    “人家……想你了!”

    温文清目光幽幽的望着聂北,“两个月了,人家没有你半点消息,整天牵肠挂肚的,要不是人家听到消息的话人家还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呢,一知道你可能在灵州人家就来这里了,在灵州城寻找你的下落,你倒好,躲在花月阁这

    追爱浪女全文阅读

    些女人堆里逍遥快活……”

    说着说着温文清的眸子就盈满了泪水,仿佛随时要掉下来,聂北立即投降了,“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清儿说东就一定是东,说西也必然是西,指鹿为马那也必然是马……”

    温文清破涕为笑,脸色一红,嗔道,“人家才没有那样蛮不讲理呢!”

    是的,温文清知书达理、温柔素雅,修养可比聂北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除了帮家族打理生意外,就是和几个好姐妹聚聚,绝不会蛮不讲理。要说聂北内心深处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谁的话就是温文清了,因为在聂北心里,温文清才是他正牌的女人,虽然有些东西没确定下来,但她在聂北心底的地位可是无可替代的,但他和她却是聚少离多,而且给予她的关怀也实在少得可怜!

    温文清见聂北没有出声,凝望过去,见到聂北目光柔柔的望着自己,就这样一眼,她觉得这些天来的担心和焦虑都值得了,她软绵绵的腻在聂北怀里,甜蜜的把头枕在聂北肩膀上,似乎不经意的问道,“北,我娘的寿辰过了!”

    温文清在聂北刚才睡着的时候和凤鸣倩有过交流,也知道聂北为什么会消失两个月,在这里她没有问,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如果聂北想对她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那么她问到的答案和凤鸣倩说的也差不多!

    她只是不经意的样子说道,“北,我娘的生辰过去了!”

    聂北当然知道自己错过了温夫人的生日,一切都是凤凰软禁自己的错,“是啊,我未能参加岳母娘的寿辰,想想都觉得可惜!”

    凤鸣倩见聂北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她言语不由得有些幽幽起来,“我心媚姨妈又婉转的和我娘提起我的婚事了!”

    温文清的心媚姨妈自然就是柳小城的母亲、温夫人的妹妹温心媚,想不到她在温文清明确的态度下竟然还不死心,她倒和她儿子柳小城一样,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呐!

    温文清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聂北还不明白刚才她说那句‘我娘生辰过去了’的意思的话聂北真应该找块豆腐来吃然后噎死算了!

    聂北情真意切的把温文清软绵绵的身子抱得紧紧的,歉声道,“清儿,上次我答应你在岳母娘生日的时候‘飞’去祝贺然后顺便提亲,但y差阳错的错过了,这次回去我一定亲自提亲去,把我的宝贝娶回家去!”

    温文清见情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又听聂北的承诺,她芳心甜若喝蜜,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樱桃小嘴的嘴角翘了起来,白里透红的脸蛋怎么也隐藏不住那甜蜜的微笑,但嘴上却忸怩不依道,“你以为我娘就那么容易让你娶我啊,就算我娘同意了我还不一定答应嫁给你这个没良心的呢!”

    聂北暗道:女人啊,都心口不一!嘴上却很认真的道,“清儿不答应也不行,谁敢娶清儿我就杀了谁,清儿最后还得嫁给我!”

    “霸道!”

    温文清虽然很想装得不在意,可怎么都忍不住那醉人的甜言蜜语,发自内心的甜蜜全部写在红扑扑的脸蛋儿上!

    “谁夺走我的清儿宝贝就好像夺走我命一样,我当然和他拼命!”

    聂北的甜言蜜语已经炼化得炉火纯青了!

    “人家除了你谁都不嫁!”

    温文清昂起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好记得在楼船上我说的吗?”

    聂北当然记得,那一晚,一位仙子把断发和玉佩缠在一起交到自己的手中,就好像把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交到自己的手中一样,他今生无法忘记!

    聂北坚定的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一对情人在房间里卿卿我我,时间倒也过的飞快,直到凤鸣倩在房门外叫去吃饭才分开!

    晚饭过后,蓝火和小玲珑告辞了,聂北送她们出门口,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虽然和蓝火有过两次大的同生共死经过,彼此心底估计都存有对方,但始终有层薄薄的窗户存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捅破!

    蓝火见聂北目光柔柔却不知所措的样子,那样子就好像腼腆的男生见到自己暗恋的女生一样,她笑了,笑得很妩媚很火辣,她附在聂北耳边用魅惑的语气道,“我得回去圣女峰重建被白莲教摧毁的幽幽教总坛,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你得有心理准备哟,我会赖上你的唷!啵!”

    说完后蓝火在聂北的脸上留下一个火热的吻!

    小玲珑眼皮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很好奇的望着她火j姐姐在聂哥哥脸上亲一下,她也大模大样的走过去在踮起脚来在聂北另一边脸上亲了一下,见聂北愕然的样子她‘咯咯’的笑了起来,娇憨的对聂北道,“聂哥哥,这次玲珑就不要你给我一个小小玲珑了,下次记得给我个小小玲珑唷!”

    “……”

    聂北一滴冷汗冒了出来,偷偷瞄了一眼蓝火,见她猜不透小玲珑话里的意思他才微微松一口气,慌忙含糊的点头,生的小玲珑那藏不住东西的小嘴儿再冒出点别的东西出来,那可惨了!

    看着蓝火带着三步一回望的小玲珑走了聂北才转身回屋,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苏瑶和田甜也走了,温文清没有走,宋小蕙也没走,她们是温家的女人,一起来的,自然是共同进退!不过温文清这些又担忧聂北又得打理偌大的温家生意,她累坏了,在聂北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

    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刚刚受到‘重创’,也需要休息,早早就睡了,偌大的宅子也就休息充足的聂北是精神的,当然,那些躲在黑暗里警戒的花月阁弟子不算!

    他帮睡得甜蜜的温文清盖一张薄毯后走出去!

    大宅深深月如勾,偌大的宅子反而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正如多夜的路都有人走一样,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睡不着的,聂北见不远处的另一间客房灯火还亮着!那是小蕙姐休息的房间!

    放纵下去 第211章 宋小蕙花再开

    聂北悄悄靠近,门竟然没上锁,轻轻推开一点瞄进去,只见穿着水粉色睡衣、宽松丝绸亵裤的小蕙姐单手撑着粉腮侧着头目光呆呆的盯着桌上那盏油灯,摇曳的灯火照得她那清瘦了的容颜时明时暗!

    聂北直了直身,然后敲了敲门,敲门声惊醒了发呆的宋小蕙,“谁啊?”

    “小蕙姐,是我啊,可以进去吗?”

    是他?聂北的声音宋小蕙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她又惊又喜,快步走过去打开门来,聂北还未来得及走进房间她就扑了上来,r燕归巢般投入聂北的怀里,接着聂北便听到一阵嘤嘤咛咛的抽泣声,聂北愕然,心想: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呢?

    待到宋小蕙情绪平静下来后聂北轻声询问道,“姐姐,怎么啦?谁欺负你啦?”

    宋小蕙又恢复了大姐的威严,轻轻挣开聂北,没好气道,“就是你个没良心的欺负我!”

    “……”

    宋小蕙见聂北讪讪的站在外面便轻嗔薄怒的哼道,“还不进来,发什么呆啊!”

    聂北依言走了进去,宋小蕙轻轻的把门掩上,转过身来的时候被聂北一把抱住,聂北身上那熟悉的气味和温暖的怀抱让她芳心安宁,她象征性的挣扎一下便心安理得的依偎在聂北怀里!

    “姐姐,我好想你啊!”

    “想你那些女人吧!”

    宋小蕙不依道!

    “你也是我的女人啊!”

    “我是你姐姐!”

    宋小蕙纠正道。

    “也是我女人!”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女人啊,这些天连个踪影都没有,害我白担心这么多天,要不是文清告诉我的话我还以为你死在那些女人的肚皮上了呢!”

    小蕙姐的嘴巴依然那么的锋利!

    聂北苦笑道,“我也不想啊,我多想天天抱着姐姐香柔柔的身子啊,都怪花月阁那些可恶的女人,把你男人我软禁了!”

    “哼!”

    小蕙姐不买账,娇哼了一声,接着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和那姓凤的师徒俩眉来眼去的,一看就知道你日子过的滋润非常,在温柔乡里都不想回家了!”

    “我看见每一个美女都这样的啦,我看姐姐你的时候也是眉来眼去的啊!”

    聂北c诨打岔的本事可是一流,他附在小蕙姐敏感的耳边邪邪的道,“甚至想把你给吃了呢!”

    暧昧的话语让宋小蕙娇躯一阵臊热,清秀的脸蛋泛起两朵红晕,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聂北却不老实起来了,一只大手搂住她几可折断的柳腰,另一只大手滑了下去,隔着柔滑的丝绸揉捏她越来越肥大的美臀!

    “唔!”

    宋小蕙一声娇呢,柳腰摇摆着闪躲聂北的大手,娇嗔连连,“一见面就毛手毛脚的,你想干什么呢!”

    聂北y笑道,“姐姐难道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聂北的大手依然在小蕙姐r感十足的p股上揉捏着,他实在想不到小蕙姐怎么不见两个月p股就大了这么多,而且r感十足,实在让人惊叹,但她的玉容却清瘦了!

    “你小子满肚子坏水,姐姐怎么知道你干什么坏事啊!”

    宋小蕙媚眼里已是水雾迷离了,但她还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

    聂北微微一笑,也不再逗她,转而再她鲜嫩的樱桃小嘴上啄了一口,问道,“姐姐这些天想我吗?”

    宋小蕙压着p股被揉捏的酥麻快感没好气道,“不想你我会在这里吗?”

    聂北调笑道,“那里想啊?又想我哪里啊?”

    宋小蕙脸色一羞,嗔道,“想你个大鬼头!”

    聂北露出原来如此的y笑,“喔,姐姐是想我下面的大g头!”

    宋小蕙嘤咛一声,恼羞成怒的捶打着聂北胸膛,啐道,“坏蛋,我叫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叫你逗我!”

    聂北心里幸福的承受着小蕙姐的花拳绣腿,脸上挂着醉人的微笑!

    宋小蕙耍一会儿性子后停了下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幽幽的道,“娘亲和巧巧也很担心你!”

    “她们还好吗?”

    聂北惭愧的道。

    “不好,我只敢对她们说你在灵州忙,不敢对她们说你失踪,不然她们会连觉都睡不着,要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你叫我们怎么办啊坏蛋!”

    说着她便哽咽起来!

    聂北慌忙停下不安分的手,在她粉背上安抚着,“好了好了,我没事,你不要哭啊,哭得我心疼死的!”

    聂北逗笑道,“你看,我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吗,姐姐以后以后又多了个沙包,又可以练拳脚咯!”

    宋小蕙破涕为笑,‘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嗔道,“你以为人家想打你啊,是你个坏蛋惹人家担心惹人家生气人家才打你而已,还不是……还不是疼你才打你!”

    聂北贱贱的笑道,“有多疼啊?啊……”

    聂北最后‘啊’的一声惨叫,笑容赫然而止,面部有些扭曲,连连求饶道,“姐姐……饶命啊……好痛啊!”

    宋小蕙的素手缓缓从聂北的腰间松开,调皮的笑问道,“你说有多疼啊?”

    聂北苦着脸道,“好痛,好痛!”

    宋小蕙笑意嫣然的道,“你知道人家疼你就好!”

    聂北苦笑,有这么一个女魔头似的姐姐,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凄惨!

    见真的把聂北掐惨了,宋小蕙温柔的帮聂北轻揉着刚才掐的地方,心疼的道,“还痛吗?”

    “不怎么痛了,不过,估计黑了一大块!”

    宋小蕙噘着嘴道,“谁叫你惹我不高兴!”

    我有吗?聂北很委屈很无语!

    “是不是觉得人家很野蛮啊?”

    宋小蕙见聂北沉默下来不由得有些忐忑!

    聂北抱着小蕙姐坐到秀墩上,温情款款的道,“没有,姐姐温柔善良,正如姐姐所言,都是我不好!”

    宋小蕙r绵绵的肥美p股坐在聂北的大腿上,温香阵阵的身子贴着聂北,藕臂箍缠在聂北的脖子上,含情脉脉的目光迎着聂北道,“坏蛋,人家不要你离开我了!”

    “嗯!”

    难得有如此温馨的相处,聂北抱着小蕙姐什么都不想!

    但宋小蕙却不打算给聂北安宁,轻声道,“巧巧的肚子快要藏不住了!”

    “啊?”

    是啊,自己消失快两个月了,算起来,巧巧怀孕也快四个月了,估计微微凸显了吧!那文琴呢?小菊儿呢?丽华呢?洁儿呢?一时间,聂北发现自己担子很重,让他有种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去挑的感觉!

    “别人的目光我们可以不在乎,必要的时候可以不让巧巧出门,孩子出生后说是你那几个准夫人生的就行了,问题就在娘的身上,怎么才能过娘的那一关,拖得越久巧巧肚子越大,娘迟早会发现的,到时候……”

    宋小蕙没往下说,就让聂北去想!

    两人沉默了好久,聂北想来想去,问题都在干娘身上,只要过了干娘那一关,那什么问题都没有!想通这一点,聂北反而轻松了起来!

    宋小蕙一直注意这聂北的神色,见聂北轻松起来她也放心了,忍不住问道,“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山人自有妙计!”

    宋小蕙嗔道,“少废话!快说!”

    “天机不可泄露!”

    宋小蕙垂了两下聂北的肩膀,气哼哼道,“可恶的坏蛋!”

    心情轻松起来的聂北色心渐渐萌生,怀中美人清秀可人,如云似瀑的秀发松散的挽在脑后,幽幽的发香醉人心神,额前几许散发垂落下来,半遮半掩之间,多了几分慵懒;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靥微微泛红,烟波弥漫的眸子似有似无的流露着无尽的春情,娇滴得让人把持不住,红润的小嘴微微噘着,带着撒娇的味道,让人怜爱无比;薄如轻纱似的亵衣宽松松的穿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在朦胧的灯光下,仿佛能看透里面那粉腻的肌肤,从聂北俯视下去,让他血气喷涌的是那对越发饱胀的r峰,丰腴圆润的r峰之间挤出那一抹r沟,若隐若现的绽放在领口的位置,在紫色肚兜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白腻,让聂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更让聂北上火的是,两颗微硬的茹头正隔着薄薄的亵衣挤在自己胸膛上,一种叫欲火的东西在聂北心口点燃!

    而宋小蕙似有所察,特别是她p股下面那根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此时已经硬邦邦的顶在她股沟上,下身仅穿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绸亵裤,使得那根火热的东西仿佛已经兵临城下一样,那份热度那份硬度让芳心微颤的人妻少妇又羞又惊,本来就泛红的脸蛋顿时而一朵三月的桃花,艳丽得让人想摘取!

    她不安的扭着腰身挪着肥硕的美臀,一双诱人长腿含羞带怯的轻夹起来,本能的作出防御动作,但她躁动的挪移不能改变什么,反而把聂北全身的欲火都点燃了,聂北一手勾住小蕙姐的脖子,火热的双唇索了过去,情动的人妻少妇‘唔’的一声,让聂北吻住了小嘴,小嘴不作任何抵挡,反而配合着张开让聂北的舌头钻进檀口去贪婪的索取!

    聂北如饥似渴的索取着小蕙姐檀口里的津y,另一只大手毛毛躁躁的覆到她胸前,激动的握住一只丰腴肥腻的玉r,万分珍惜似的温柔的揉搓起来,软绵绵的手感让人爱不吸收!

    “唔……不要啊坏蛋……不行的啊……”

    宋小蕙娇媚的喘息起来!

    可是,在聂北这一番撩拨下,人妻少妇浑身臊热,瘦弱的身子就像抽取了力气,软绵绵的被聂北抱住,玲珑浮凸的胸脯彻底的压在聂北结实的大手上,又是一阵酥麻……

    才一下子的功夫,深闺少妇便彻底沉沦了,原本娇嗔薄怒的脸蛋此时绯红欲滴,眼睛娇滴滴的睨望着聂北,几乎挤得出水来,红唇微张,娇喘吁吁,吐气如兰!

    聂北把她打横抱上床去,高大的身躯接着便压了下去,火热的吻寻准小蕙姐红润的小嘴印了下去,小蕙姐也动情的回应着,两人就如久别重逢的夫妻一样,彼此如胶似漆的拥吻着,一时间津y交融、舌战连连!

    聂北的大手从亵衣领口处探进去,手指划过宋小蕙细腻的肌肤,爬上柔嫩的玉r,握住其中一只玉r,五指传来让人兴奋的粉腻感,让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在聂北大手的揉搓下,宋小蕙面若桃花一般艳丽,眼睛越发的媚丝丝,仿佛荡着一层春水,妩媚至极!

    聂北脱下她上身的亵衣,露出覆盖在她玲珑浮凸的酥胸上的紫色绣花肚兜,其中一只玉r被聂北大手覆盖着,另一只玉r被轻软的肚兜盖住,形状诱人,特别是玉r顶峰的小葡萄微微突起,肚兜盖也盖不住,宋小蕙本能的用手遮掩了一下,欲拒还迎的模样儿很是娇媚,却更加激起男人的欲火!

    聂北坚决的拨开她无力的玉手,也不撩开那紫色肚兜,便张开大嘴‘咬’了下去!

    “唔……”

    玉r隔着轻薄的肚兜被咬,虽然聂北疼爱她不会用力,可还是略微感觉到痛,她双手抱住聂北的头,甜腻的哀求道,“你轻点……人家还不是你这头大色狼口中的一块r,人家能跑得掉吗,毛毛躁躁的咬痛人家了!”

    宋小蕙两只玉r都遭到攻击,聂北一只大手在揉搓其中一只,嘴巴却含住另一只,别有一番滋味的隔着幽香淡淡的肚兜吸允着,含糊不清的道,“唔……姐姐实在太美了,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想吃了姐姐你……唔……而且姐姐的乃子好香,我真想天天这样子吸着不放,要是有奶水的话就更美了!”

    宋小蕙闻言脸蛋微热,动作忽然更加的温柔了,一只玉手在聂北脑后兜着,另一支玉手在聂北侧脸轻轻的抚摸着,声音带着几许羞臊和几丝憧憬的道,“快了,再过些日子应该就会有的了!”

    “唔!”

    聂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对诱人的雪峰上,对宋小蕙的话也不怎么深想!

    宋小蕙俨然自言自语,不一会儿便沉醉在聂北的爱抚、亲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