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 89 部部分

第 89 部部分

    藏在芳草中央的肥嫩rx更觉空虚,一阵阵瘙痒的感觉袭击着兴奋的神经,致使肥美多汁的rx源源不断的流出饥渴难耐的y水,毫无保留的透露出主人此时此刻极度需要男人强有力的进入她身体,用生命之棒死命的r入她体内耕耘她高挑、婀娜的美妙玉体,鞭挞她神圣的蓝田!

    但她需要的东西此时此刻正畅快无比的在她敬爱如母的师傅体内jy着,一进一出都把她师傅那溽热无比的蜜汁带出来,更待出师傅娇腻甜糯的喘息和呻吟,娇滴滴的更刺激她欲念横生的放心,娇躯越发的火热,燥热不安的在聂北背后厮磨,火热的双唇在聂北后面的脖子四处舔舐,喉咙里不断发出一阵阵似喜似悲的喘息,“唔……唔……唔……”

    而这时候,欲仙欲死的凤凰才发现,她心爱的徒儿和自己一上一下的把小坏蛋加在中间,两句软绵绵火热热的玉体相互配合似的取悦中间的坏蛋,而自己更是把女人最神圣的地方贡献出去,让小坏蛋得以惬意的jy,她哀婉欲绝,娇吟道,“倩儿……唔……你……你快下来……喔……啊……倩儿……呜呜……你都快把……唔……把小坏蛋压进师傅身体里了……噢……好深啊……哦……”

    凤鸣倩这时候欲焰高烧,哪里把凤凰的话听进去呢,她依然贪婪的在聂北背后厮磨着,感受着r尖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她娇喘吁吁的道,“师傅……唔……倩儿忍不住了……坏蛋……给我……唔……人家也是你娘子……唔……”

    凤凰此时正在去仙界的途中,每一个细胞宛若点燃了似的,显得无比的敏感,聂北的命根子每一下顶入最深处的时候她火热红润的酮体都禁不住在聂北身下阵阵颤抖,灵魂都为之颤栗,爽到极致,心醉神迷的时候,正需要聂北的巨龙在rx里翻江倒浪呢,哪里肯放弃,听凤鸣倩饥渴难耐的求欢,她在聂北耕耘下虽然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本能的娇嗔起来,“你……你个s浪蹄子……师傅白疼你了……啊……坏蛋……呜呜……尽了……不……不要顶了……呜呜……”

    两人的重量,加上聂北那玩意无比的粗长,而聂北又开始发力配合着抽c,势大力沉的冲刺起来,和攻城时木桩撞城门一般,凶猛无比,每一下都直入如花似如的美人最深处,一直到尽头,难怪凤凰会发出一阵阵又是痛楚又欢快的悲鸣!

    而凤鸣倩也不消停,一直玉手在聂北肩膀上搭着,另一支玉手却无意识的在聂北身侧如清风拂过草原一般撩摸,无意间撩过聂北股沟的时候,聂北浑身都打个冷颤,忍不住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噢!”

    凤鸣倩见聂北股沟里十分的敏感,她晶莹剔透的手指无师自通的在聂北股沟里抠挖、撩拨,直把聂北的激情迅速的提高好几倍,似的聂北双眸发出淡淡的金黄色,英俊的脸火热、火红,p股更是起伏得厉害!

    猛一看上去,聂北就好像驮着高挑婀娜的凤鸣倩然后压住她师傅在胡床上费力抽c似的,r体起伏沉浮,蜜汁飞溅,正是春雨绵绵!

    片刻之后,凤凰被r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敏感的r体更是无法承受得起如此凶猛的y弄,快感如决堤的洪水从水淋淋的rx中涌来,触发她剧烈的哆嗦,她忍不住张嘴浪叫,“啊……压死我了……噢……坏蛋……你……啊……啊……你不……不要顶……要死了……忍不住了……呜呜……要来了……啊……啊……啊……啊……”

    但聂北可不想她来得这么快,一个翻身,把火热酥软的凤鸣倩翻转过来,把她白腻柔软的玉体叠在凤凰身上,让她师徒俩面对面的拥抱在一起!

    凤凰正在高c快要来临的时候忽感巨龙撤走,体内一阵瘙痒的空虚,而这时候一具火热的玉体压来,醉眼迷离的她尚能知道这是她心爱的徒儿倩儿,师徒俩赤ll的拥抱在一起,彼此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灼热的体温,彼此饱胀欲裂的双峰,彼此粉胯位置的湿腻、黏糊、火热,甚至连彼此的气息都能吹拂到脸蛋上,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本能的感觉到荒y和羞赧,禁不住睁开如烟似雾的媚眼,羞答答的望着聂北,却见聂北涎着脸跪在身后,眼里流露出y欲的光芒,她嘤咛一声,“嘤……坏蛋……快把倩儿推开……”

    凤凰和凤鸣倩都酥软无力了,根本无法摆脱聂北的控制,聂北想摆成什么样子便摆成什么样子,看着两具雪白如玉、香汗淋漓的r体y乱的拥抱在胡床上,四腿绞缠,粉胯后露,芳草萋萋、花露点滴,如早晨沾有露珠的两朵盛开的黑玫瑰,娇艳欲滴,诱人垂涎!特别是凄凄芳草中央位置,两个形状相差不大的肥美水嫩的rx如只吞噬万物的无底d,引人入胜!

    如此美景,直把聂北看得心醉神迷,连凤凰含羞带嗔的娇吟亦无心理会,只是情不自禁的伸出两只手去,一只摸在凤鸣倩光滑r嫩的粉臀瓣儿上,另一只直接按到凤凰水淋淋的芳草地上!

    “唔……”

    “啊……”

    凤鸣倩和凤凰先后发出一声羞媚的呻吟,聂北两手在后面肆虐,不一会儿,手指便都扣入师徒俩的花道中去,随后便听到‘簌簌簌’的声音,聂北顿觉两手湿腻腻的全是粘稠的蜜汁,不由得笑了,yy的道,“凤儿和倩儿真多水啊!”

    两女异口同声的娇嗔道,“坏蛋……”

    聂北收回手来,吃吃的道,“那我就不坏咯!”

    师徒俩已经欲火焚身了,见聂北停下手来,便又不依了,凤凰哀怨的望着聂北,神色羞媚,眼波含嗔,贝齿轻咬着下唇,却是不出声,但娇靥绯红、春风满面的她比谁都渴望聂北能进入她身体,只是她开不了那个口主动求欢!

    凤鸣倩却扭头回望,娇嗔薄怒的瞟了一眼聂北,电波闪闪,秋波阵阵,她娇嗔不依道,“夫君大坏蛋,人家要你进来,快点给我!”

    “给什么嘛?”

    凤鸣倩粉臀对这聂北浪摇,湿淋淋的芳草地上泥泞不堪,rx仿佛在蠕动着,如此诱人的挑逗,那意思最明显不过了,她羞红着脸嗔道,“快点嘛!”

    两女媚态毕现、轻嗔薄怒的样子,聂北哪里忍得住啊,一手扶住凤鸣倩的粉臀一手扶着自己的庞然大物,坚定不移的向凤鸣倩股沟下方的位置顶去……随着凤鸣倩心满意足“喔!”

    的一声啼,庞然大物撕开了圣女禁地的狭小花门,整根巨w‘噗嗤’一声,顿时c入一半,便被层层皱r束缚得难以一击到底,心急火热的聂北双手抱住凤鸣倩的蜂腰,腰部、臀部迅速发力挺去,把剩下的半截r棒迅猛的送入凤鸣倩这个武林绝色圣女的体内……

    放纵下去 第219章 花月阁女人(6)

    巨龙第二次临幸幽深的玉宫,胀裂、滚烫、酥麻、痛楚……百味交杂,火辣辣的从rx四周扩散开来,酸楚、酥麻涌来,说不出的滋味,道不尽的痛快,凤鸣倩禁不住挺直了光洁的玉背,昂着臻首发出一声尖叫,“啊……”

    聂北丝毫没有怜香惜玉,马不停蹄的开始抽c起来,在凤鸣倩身体上施展百般手段,九浅一深、层层渐进、左右逢源、上蹿下跳、狂风骤雨、时急时缓,直把凤鸣倩弄得欲仙欲死,y水飞溅!

    “啊……啊……”

    在聂北的深入浅出的y弄下,凤鸣倩发出一声声柔润轻舒的娇吟,而肥嫩的粉臀亦配合着聂北的动作耸动起来,小蛮腰更是s浪的摇晃,rx情难自制的蠕磨收缩,正是j情正热、欢爱正浓!

    凤鸣倩纵体承欢、主动逢迎,娇躯颤栗、r体论下,沉醉在爱欲交欢的快感中,却苦了身下的凤凰,她饥渴难耐的胴体清楚的感受到聂北每一下的冲击力,沉重有力,正是女人所喜欢的强横,但宠幸的人却不是她自己,而是凤鸣倩!

    糜烂的交欢声、诱人的呻吟声、还有那震动的冲击感,都使得她臊热难耐,也顾不得禁忌和羞臊了,玉手无意识的在凤鸣倩光洁如玉的粉背和面抚摸起来,火热的双唇时不时掠过凤鸣倩的脸颊,想吻而难堪,不吻却难受,当真是煎熬!

    三人y乱交媾,场面火热香艳,娇滴滴的呻吟、喘息交杂,聂北兴奋无比,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气和冲劲,腰身挺动,r枪狂刺乱c,直把凤鸣倩r得臻首浪摇、腰身扭摆,噗嗤噗嗤的进入声带来无穷的乐趣,飞溅的蜜汁发出‘嗤嗤嗤’的伴奏,不一会儿,聂北大腿的位置便没有一处干净的,全是黏糊糊的蜜汁,但聂北喜欢这样的感觉!

    聂北伸出一只手来,穿过凤鸣倩的腋下,穿c在凤凰和凤鸣倩相压的两只玉r中间,手心手背顿时传来细腻柔软的触感,那感觉太美妙了,聂北上捏捏下摸摸,好不快活,腰身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粗长的r棒越c越深,他亦快感连连,气急气喘,但依然y荡的调笑道,“倩儿,我的好宝贝,你的小妹妹真好,太多水了,我要c烂它,它夹得我太爽了,噢……好热的小x啊……”

    “大坏蛋……啊……不要说了……啊……”

    凤鸣倩被聂北c得美眸反白,峨眉轻蹙,却又满面春情,浪叫连连,“啊……轻点……坏蛋……呜呜……c烂了……啊……”

    听到凤鸣倩销魂蚀骨的娇吟浪叫,凤凰火热的娇躯在凤鸣倩的身下婉转的扭摆蠕磨,粉胯大大的分张开来,让敏感的耻骨位置和凤鸣倩的粉胯相触,随着聂北对凤鸣倩的撞击,她亦能分享到几分快感,但对浑身欲火高烧的她来说,那一点点快感似乎只是本水车薪,远远不足,她忍不住丢掉了仅有的那点矜持,有气无力的求欢道,“小坏蛋……呜呜……给我……我受不了了……我……我也要……快给我……”

    “师傅……喔……不行……它现在在倩儿体内……啊……c得好深……啊……唔……”

    凤鸣倩迷离的眼睛俯视着娇靥红得像快红布的师傅,吃吃的道,“师、师傅难道……难道想……想它出来便……便立即c到你下面吗?”

    凤凰银牙轻咬,羞赧不堪,脑海里全是那根刚刚从倩儿身体里抽出来的r棒,青筋交错、龙头硕大,上面沾满了倩儿的y水,正一滴滴的往下滴落蜜汁,然后它便带着这些禁忌的东西c入自己身体里……一想到那画面凤凰就已经羞得不行了,可又觉得无比的刺激,荡漾的春心蠢蠢欲动,“倩儿,师傅……师傅忍不住了!”

    凤凰羞嗔的睨的一眼聂北,羞答答的道,“师傅刚才便被那小坏蛋欺负,你来了他才没有退出师傅的身体,可师傅……师傅好难受!”

    “啊……啊……不……不行……嗯……喔……”

    凤鸣倩被聂北抽c得娇啼浪叫,正是舒爽无比,销魂蚀骨得很,娇喘吁吁的道,“那……那也不行……嗯……姐姐想来得等到倩儿……等到倩儿来了才行……啊……坏蛋……呜呜……别乱c……呜呜呜……烂了……烂了……啊……啊……”

    “你们姐妹俩轮流来吧!”

    聂北y笑着轻轻的拍了一把凤鸣倩光洁白嫩的粉臀,调笑道,“你们无权决定……唔……得你夫君我来决定!”

    聂北在凤鸣倩的体内横冲直撞,难免气急气喘,但兴奋得很!

    “坏蛋……给我……”

    凤凰所有的快感都卡在半山腰上,不上不下的,简直要了她的命,她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里极力的忍耐着,浑身的欲火无法发泄,烧得她娇躯滚烫灼人,细腻的肌肤泛起一层醉人的酡红,表面更是泌出一层香汗珠儿,国色天香的脸蛋儿红彤彤的,露出幽怨哀婉的渴求神色,s媚s动的厮磨着……

    聂北哪里肯怠慢,大力的在凤鸣倩的r壑深沟里狂捅十几下,把她捅得痛快淋漓的时候迅速拔出‘人间凶器’,骤然间杀入凤凰娇嫩幽深的禁地深处……

    忽然一根粗长火热的巨棒c入,凤凰娇躯挺了一下,在颤抖中发出一声娇媚入骨的满足呻吟,“噢……”

    聂北手臂够长,能勉强把两个叠起来的丰满美女搂住,下身猛挺,根本不给凤凰喘息的机会,嘴上还不放过y荡的挑逗,“唔……想不到啊,风儿的小妹妹竟然和倩儿的一样嫩,c进去酥酥的绵绵的,爽死我了!”

    下t胀满充足,凤凰终于再一次的尝到无比销魂的滋味,在聂北快速的挺送下,她双手紧紧的抱住身上的凤鸣倩,昂着臻首、张着红润娇艳的樱嘴娇滴滴的呻吟道,“坏蛋不……不要说……唔……轻点……唔……”

    “风儿身上有如此肥嫩多汁的宝贝儿,又窄又热,和倩儿的小妹妹不逞多让,夹得你们夫君我好爽啊……风儿……我差得你爽吧,叫声夫君来听听?”

    凤鸣倩被两人夹在中间,又失去了r棒的止痒,她不由得有些幽怨,听到聂北的话她不由得瓮声瓮气的嗔道,“大坏蛋……不准你欺负我师傅!”

    聂北抽手在凤鸣倩身侧摸进去,捏着她一直肥嫩嫩的玉r调笑道,“倩儿你不老实的话待会我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哟!”

    凤鸣倩自然知道聂北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他也有那羞人的能力,便红着脸不敢接茬了。

    聂北加大了抽c的力度,r棒在凤凰体内越发的暴虐,记记到底,直c入道zg,每一下进入都能听到‘噗嗤’一声,直c得凤凰蜜x汁水飞溅,酥软的玉体轻抖,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妩媚神色!

    聂北再问一次道,“叫不叫啊风儿?”

    凤凰含羞答答的呻吟道,“小坏蛋……啊……不叫……喔……人家就不叫……唔……唔……啊……啊……”

    “那好,等你叫了我再给你!”

    聂北y笑着从凤凰体内拔出湿淋淋的r龙,迅速c入凤鸣倩的体内,在凤鸣倩的体内猛烈的发起攻击!

    “啊……啊……好美啊……它又进入到倩儿体内了……噢……好深啊……好像进入到人家肚子里似的……啊……啊……好夫君……呜呜……好美啊……”

    凤鸣倩被聂北y弄得y媚放浪起来,让人脸红耳热的娇吟浪叫从她那张红润润的小嘴儿里‘唱’出来,真让人无比兴奋!

    “倩儿真乖!”

    聂北卖力的耕耘着凤鸣倩那块已经属于他的禁地,注意力却放在了犹在抵抗的凤凰身上,“我的好凤儿好娘子,你叫一声夫君的话我就c你一下,不叫的时候可没有哟!”

    “嘤……小坏蛋……人家恨死你了……”

    凤凰何尝想过会有如此羞人的抉择的时候,叫吧,她所有的尊严和心防都得完完全全的丢掉,不叫吧,又欲火焚身、空虚难忍,更有深处那一阵阵的瘙痒,宛若一群蚂蚁在里面乱转似的,无比的难受!

    不一会儿,凤凰便忍不住了,“夫、夫君……”

    这么一声小若蚊蚋的声音,却用尽了凤凰所有的力气!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有了第一次,也就有了第二次,凤凰语调高了些许,羞答答的道,“夫……夫君!”

    “还是听不到,我耳朵里全是倩儿娇滴滴的呻吟!”

    凤凰也泼出去了,反正不叫也叫了,以后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自己从叫出‘夫君’二字的那一刻,芳心便完完全全的放开,让一个男人入住,她也就无所谓了,“小坏蛋夫君……呜呜……坏蛋夫君……给我……夫君……夫君……”

    凤凰羞涩、难为情的呼唤,软软绵绵的声线,几乎把聂北给融化掉,让聂北整个人都酥了,激动得虎躯轻震!

    见聂北如此激动,凤凰忽然觉得一种全新的感觉在心里流淌,暖暖的甜甜的,很舒服!

    聂北激动得停了下来,正纵体承欢的凤鸣倩可不依了,撒娇道,“夫君……你快动啊……快嘛……啊……快动啊……夫君……啊……夫君……啊……”

    凤凰也娇滴滴的呼唤道,“夫君……夫君……”

    两个娇滴滴美人儿温情款款的呼唤,聂北于是更加的劳累,一上一下的在她们师徒俩的身上y弄,一会儿挺入上面那口蜜汁横流的深沟,片刻后便没入身下那道幽深的r壑里,轮流交替,好不快活!

    师徒俩在聂北y弄下激情四s,都陷入了r欲的深渊中无法自拔,在聂北再一次大力的突入凤鸣倩幽深的zg深处时,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继而‘嗯’的一声对这她师傅娇喘吁吁的樱嘴吻了下去,灵巧的小丁香便迫不及待的腰钻她师傅的牙关……

    凤凰一开始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时端庄圣洁的弟子竟然变得如此y媚风s,而且丝毫不顾自己是她的师傅,y乱的吻上了自己……她现在可以完全接纳聂北,让聂北在她身上得到无以伦比的快乐,但是她却难以接受两个女人亲吻在一起,而且那还是视如己出的弟子!

    但是,在凤鸣倩滑溜溜的小舌头在牙关上乱钻的时候,她抵挡越来越脆弱,在聂北从凤鸣倩体内抽出庞然大物c入她体内的时候,她所有的理智都崩溃了……

    她放纵的和凤鸣倩亲吻在一起,两张红润润的樱嘴‘啧啧’作响的吻上了,那火热的场面教人欲罢不能,看得聂北更加的勇猛,在她们师徒俩肥嫩多汁的rx中凶猛异常的杀入杀出,两个肥美多汁的幽谷潺潺的流出大量的甘美的蜜汁……

    聂北神勇无比,夜幕降临的时候他还未s,从她们两人拥抱着轮流干到她们轮流单兵作战,一会儿抱着有气无力的凤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干,在她尖叫声后再放回床,然后抱着凤鸣倩高挑婀娜的身子压在墙壁上、托着她的一条玉腿干,干得她爽到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才抱她回床放下,而这时候凤凰也勉强恢复了些许体力,她苦苦的求饶,但聂北还是再度抱着她丰腴白嫩的娇躯再度交媾……反反复复,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潮来潮去,已不知道泄了多少回,泄到最后,泄到最后,她们昏死了过去,但聂北还是没有s!

    秋枫如火第一卷最新章节

    聂北给她们盖好被子,然后下床赤ll的走出去,却见昨天那两个花月阁女弟子脸红耳赤的守护在院子外面,聂北y邪的走了过去,在其中一个耳边轻声吩咐一句,她有些迟疑,但瞟了一眼师傅的厢房后她便走了出去,剩下的那一个自然无法逃出聂北的魔掌,她身上的衣服还未来得及全部脱掉便被聂北压在桃花树杆上托着一条大腿便挺着‘人间凶器’刺了进去……

    在尖声y叫声中,她第二次被那根庞然大物刺入体内,聂北马不停蹄的抽c起来,在聂北狂野的y弄之下,她很快便被聂北杀得丢盔弃甲,也就在这时候,出去的那个女弟子回来了,却带着一个花月阁弟子回来,她便又出去了,而带回来的这个花月阁弟子羞臊不堪,欲夺路而逃,但‘y’红了眼的聂北哪里肯让她走出这个院子呢?

    很快,在她一声压抑的痛呼声中,花月阁又多了一名少妇!

    但漫漫长夜,这似乎才只是开始,花月阁这个秘密据点有弟子十多名,都是眉清目秀的妙龄女子,正一个一个的被‘自己人’引入院子里,随着一声声带着痛楚的娇啼,整个据点的花月阁弟子都步入了少妇的时代!

    夏天的夜晚只是有些凉快,聂北却浑身滚烫得吓人,自从出了鬼森林之后,第二次有如此狂野暴热的现象,浑身仿佛被火烧一般,无比的难受,特别是体内,一股极度燥热的热流从丹田扩散到四肢百骸,骨髓仿佛都被烧熔了似的,直到此时此刻,他从极阳之地浸染的出样纯阳之气才完全的爆发!整个人就像一只无法停下来的机器,jy在花月阁这十几个女人的体内s了又s……

    他双眼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身如红火,很是吓人,而他身下却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女子,有的衣冠不整,有的一丝不挂,无一例外都是被他身下那根滚烫吓人的‘人间凶器’y弄成这样子的,稍微留意一下都发现,她们不管有衣服的或许没衣服的,下身都是赤ll的、湿漉漉的,有些更是能清楚的看到淡淡的落红!

    十几个女子躺在地上,个个面红如潮,大部分都嘤嘤咛咛的抽泣着,目光活幽怨或怨恨或茫然……

    聂北却越发不可收拾,把她们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之后,十几具白花花的胴体躺得满院子都是,他再度在这十几具柔嫩酥软的玉体上鞭挞……

    这一夜,花月阁的秘密据点里,春光被夜色遮掩了,娇喘和呻吟却一直持续到天明……

    放纵下去 第220章 孤阳煞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花月阁的秘密据点的院子里,凤鸣倩和她师傅凤凰目瞪口呆的站在厢房门前,两人风姿绰约,容貌绝美,白里透红的脸蛋带着早晨的慵懒,流露着昨夜风雨滋润后的妩媚,还有初为少妇的那种风情,让人迷醉!

    她们站在那里,看上去体酥骨软、鬓散发乱、满脸春色、身姿雍容,但她们的目光却越来越娇羞越来越恼怒,是的,是恼怒,只见她们眼前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花月阁弟子,她们全身上下一丝不挂,雪白的玉体上精斑点点,粉胯的位置更是狼狈不堪,有些还红肿得像个大馒头,上面结了一层风干的东西……此时此刻,她们犹在海棠春睡,但已经是过来人的凤凰和凤鸣倩却能看出,她们昨晚一定经受了无比荒y的摧残,不然不会有如此香艳的场面!

    但那会是谁做的呢?

    凤鸣倩美目瞟了一眼凤凰,略带些无奈的道,“师傅,我们的夫君呢?”

    昨晚凤鸣倩叫了凤凰一个晚上的姐姐,醒来后却又叫回师傅了!

    “哼!”

    凤凰脸色越来越难看,哼了一声,也不接凤鸣倩的茬,而是吩咐道,“倩儿你负责处理这里,千万不要让这件事情传出去!”

    “那师傅你呢?”

    凤凰悻悻的道,“我找那小混蛋去,一定是他干的好事,找到他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

    凤鸣倩讪讪的闭上了嘴。

    在一个晚上能把这么多师妹y弄成这个样子的,除了那小坏蛋绝无他人,见师傅发火了,她也就不出声了,而且她也觉得是应该让师傅给那小坏蛋捶捶骨才行,昨晚自己苦苦求饶他都不肯停下来,把师傅jy到昏死过去还罢休,最后连自己也被他弄得昏死过去,想想都觉得……羞人!

    凤凰剑凤鸣倩脸红耳赤的站在那里,她似乎才记得昨晚的事,不由得也有些脸红,带着羞意和怒意一拐一拐的做出院子!

    凤鸣倩见师傅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很吃力的样子,她不由得夹紧了双腿,暗自嗔怪聂北那大坏蛋:这小坏蛋,太可恶了,把师傅和自己折腾得走路都酸酸麻麻的,难受死了,却又趁师傅和我昏睡过去的时候把这些师妹也……也弄成这样子,实在……实在……

    临近中午的时候,那十几个初为人妇的花月阁弟子陆陆续续的醒来,免不了又是嘤嘤咛咛的一番哭泣,好在凤鸣倩在一边安慰,倒也把她们的情绪安抚下来,吃过早饭后她们回房接着睡去,没办法,睡觉她们昨晚承受了非比常人的‘摧残’呢,个个都慵懒犯困!

    不一会儿,凤凰找遍整个大院,都不见聂北的踪影,她以为聂北‘畏罪潜逃’了,自己和自己弟子的清白却全没了,她越想越恼怒,绝色的脸蛋寒霜一片!

    凤鸣倩还是第一次见师傅如此动怒,但她却不怕,昨晚的交欢让她清楚的感觉到,师傅的心理绝对有聂北的位置,再怎么恼火也不会怎么样的,师傅怎么也改变不了她是大坏蛋的女人,气也就不可能长久!

    她搬过锦墩让凤凰气呼呼的凤凰坐下,她素手提着长嘴壶给她倒茶,心悠慢着的道,“师傅,他不是那样的人,他那么坏,干坏事也不会跑的,他是个有担待的男人!”

    “哼!”

    凤凰又是一声娇哼,纤纤玉指捏着茶杯想了想还是放了下来,没好气道,“倩儿,我和你被他……被他那样也就算了,那小坏蛋竟然还……”

    凤鸣倩无奈的苦笑,却还是想师傅别那么生气,她走到凤凰背后,玉手在她香肩上轻轻揉捏起来,柔声道,“师傅别生气,我们夫君他或许有什么事出去了呢,等他回来我们问清楚不就得了?”

    “我看那小混蛋是想把我们花月阁全部的女人都抱上床去他才满足,就一荒y无道的大色鬼,他要是回来了,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他!”

    凤鸣倩顺着她师傅的气道,“好啊,我也想整治一下那色胆包天的大坏蛋了!”

    接着又道,“师傅,他回来我们就让罚他一个月不准碰我们好不好?”

    凤凰脸色一红,没好气道,“什么一个月不准碰啊,他这辈子别想我理会他,我甚至……甚至要阉了他,看他还到处糟蹋我们女人不啦!”

    “咯咯……师傅,你真的要阉了我们夫君吗?”

    凤鸣倩见凤凰‘狠话’说得犹犹豫豫、于心不忍、色厉内荏,她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聂北是个大色狼凤鸣倩是清楚的,虽然这么多姐妹师妹被那小坏蛋一起收了,她有些难以接受,但也没有凤凰那么恼怒,她内心深处,觉得聂北是爱她的,那么她也强求不了什么了,毕竟聂北本来就有很多女人了,她是清楚的,不想凤凰,凤凰花月阁弟子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对待她们就如自家的女儿一样,试问,这么多女人忽然间被一个男人全部占有,而且连自己也……也失身在先,她又怎能舒服!

    “我就是要……要那样子给他!”

    凤凰刚才气在头上,在说‘阉’这么粗俗的话,现在被弟子挪揄调笑,她才没再提!

    凤鸣倩见凤凰中气不足的样子,她露出挪揄的微笑,柔声道,“师傅要是阉了我们的夫君,以后师傅可享受不到欲仙欲死的感觉喽!”

    凤凰的柔媚丰润的脸蛋儿刷时间飞上一片红晕,恼羞成怒的啐道,“死妮子,被那小混蛋教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本来就是吗!”

    凤鸣倩瓮声瓮气的接着道,“师傅昨晚叫得可好听了,小坏蛋……喔……给我……快给我……夫君……夫君……”

    “死妮子,太不要脸了!”

    凤凰羞不可耐的返身扑去,娇羞的要掩住凤鸣倩的樱嘴,但凤鸣倩闪躲得快,她便不依不饶的绕着桌子追,边追边啐道,“你也好不到哪去,忒不知羞的翘着p股,整个夜晚都浪叫不停!”

    “也不及师傅啊,大白天就偷吃了,等我加入的时候师傅的小嘴都吃饱喽!”

    凤凰的脸蛋滚烫红润,羞臊不已,也不再和凤鸣倩争辩,她知道,羞的只能是自己。她只是加速向凤鸣倩扑过去,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越来越‘不听话’的徒弟!

    凤鸣倩一边绕着桌子一边娇笑连连调笑道,“师傅不要追了,你该洗被单了,昨晚你的蜜汁都流了一床!”

    “倩儿你个死妮子,我……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凤凰越发的娇羞,恨不得立即掩住凤鸣倩那口无遮掩的嘴巴!但昨晚被高强度的耕耘播种,她现在依然酥软软的,没多少力气,怎么追也追不上!

    “夫人……夫人……”

    这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正是全权负责追查灵州白莲教匪徒下落的小田夫人苏瑶!

    打闹的师徒俩顿时羞赧的停了下来,便开门把小田夫人迎了进去……

    三个女人安坐在桌子上,彼此交谈了好久!

    凤鸣倩一直安然无声,只见凤凰听了小田夫人苏瑶一番话之后,她眉头轻蹙了起来,沉思片刻道,“这次圣上遇刺,险些丧命,总得有些人去承担,我只是想不到,都过了那么久了,那班人现在才把矛头指向田大人!”

    凤凰清楚的知道,要不是田万年他错误的请旨调动州兵兵马围剿上官县‘叛乱’的流民的话,也就不会中了白莲教匪徒的调虎离山之计,皇帝也就不会被白莲教匪徒趁机行刺,这份罪名他承担得一点都不冤枉,要是别的官员的话或许早就下狱等待砍头了,之所以现在才给田万年定罪,是庙堂里那些派系势力争执不下而已,还有就是顾及了田万年的妻子小田夫人苏瑶是夫人团里有分量的一个,才迟迟不动而已!

    “夫人,现在怎么办,我夫君他就在刚才被禁卫军拿下,关进了天牢,我……我该怎么办?”

    小田夫人目光殷切的望着凤凰!在夫人团里,四位至高无上的夫人中,丞相夫人是个中立派,不爱理朝廷纷争之事,将军夫人远在京城,国舅夫人毕竟是国舅的妻子,而打击军方势力正是萧国舅的主意,田万年这次定罪入狱或多或少和他有关,萧夫人未必肯出面和自己丈夫站在对立的立场上,所以她想到了凤凰,这个花月阁的阁主,和她的关系最亲密,只要凤凰肯出面周旋、和圣上求情的话,或许就有了转机!

    凤凰陷入了沉思中,这次圣上遇刺,九死一生,险之又险,天之震怒、天下震荡,朝廷各方势力都必须给圣上和天下一个交代,而圣上也需要出这口气,于是田万年这个灵州知州便是最好的替罪羊!这样的情况下,是整个朝廷官僚体系的妥协结果,一个田万年换来各方皆大欢喜!即使不是田万年来担当这份罪名,还得别的官员来承担,那是谁呢?不能无缘无故吧?能牵连进来的另外一个官员倒是可以做替罪羊,他就是上官县的黄尚可,给他一个荒乱社稷、督察不周、又或许激发民变便可以定罪下狱,可是,黄尚可再怎么说也是赵贤王的女婿,算得上是皇亲国戚,又岂可轻易动他呢?这时候不拿你田万年来承担一切还拿谁呢?

    想到这里,凤凰便知道这件事情有些难办了,一来是各方势力明显妥协了,可谓是意见统一;另一个就是圣上显然也是把怒火泄到了田万年头上,试问,皇帝和群臣都想杀的人,谁能救?

    凤凰不由得苦笑!

    小田夫人也不是第一天接触政治,自然也能想到这些,但他是她的丈夫,再怎么难她也不能放弃,她一直留意凤凰的神色,见凤凰也露出了苦笑,她神色一黯, ‘噗’的一声跪了下去,泪珠便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梨花带雨、凄凄可怜,“夫人,求求你了,求你向皇上求求情,这件事不能完全怪罪到我夫君头上的,夫人你是知道的……”

    小田夫人无助的凝泣,英姿飒爽的风姿不见了,此时此刻,她神色忧虑,很是无助的样子,泪眼汪汪,楚楚可怜,是男人都会动恻隐之心的,要是聂北在这里的时候估计把胸膛拍得砰砰响,然后把整件事揽下来,但凤凰却没聂北那么冲动,她是个沉稳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没多少把握,她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你们形同姐妹,我一定尽力帮你的,你赶快起来,不然我生气了!”

    小田夫人苏瑶也知道凤凰的脾气,倒也没再跪在地上,左手轻轻捏住袖子抬起来拭去两眼的泪珠,神色坚定了很多,便和凤凰坐在房里商酌怎么去做!

    凤鸣倩帮不上忙,便轻轻的掩上门走了出去,这时候一个花月阁弟子走路不太方便的花月阁弟子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附在凤鸣倩耳边嘀咕了几句,凤鸣倩脸色大变,望了一眼厢房,不想打扰师傅和小田夫人,便焦急的道,“那小厮还在不在,快叫他带我去!”

    在上官县,是男人都知道万芳阁和寻春楼,而在灵州也一样,万芳阁和寻春楼似乎成了寻花问柳的代名词,凤鸣倩一听那小坏蛋竟然在万芳阁里,她哪有好脸色!

    但她却不知道,聂北此时根本没有寻花问柳,而是直愣愣的躺在床上,动惮不得,滚烫吓人的身体赤ll的,似乎能看得出身体在发出阵阵炽热的气息,红彤彤软绵绵的,唯一硬邦邦的地方就是哪根从昨晚到今天一直没软下来过的巨w,一切都很诡异,唯独头脑是清醒了,聂北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在铺着絮布的桌子上打坐的‘瘸子’,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打坐?”

    如高僧入定的男人根本无视聂北的话!

    聂北接着道,“还是快逃吧,你的伤一时半刻好不了,待会花月阁的疯婆娘来了的话,你可就惨了,可别救了我而死了你老人家!”

    “我好歹救了她们的男人,她们即使来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男人略带沙哑的磁性声音懒懒的传来!

    “……”

    聂北顿时哑口无言,虽然他百般狡辩,但打坐的人是y中之王花非花,根本不信聂北的狡辩,聂北无奈的道,“你这样做又是为什么?”

    “为什么?”

    花非花收复压手吐纳一口浊气,不甚便利的转过身来面对着聂北,目光灼灼的望着怀有至阳之体的聂北,心中暗道:至阳之体百年一遇,是绝佳的y贼材料啊,当年师父说过,逍遥派创始师祖便是至阳之体,至今,逍遥派再也没有遇到一个至阳之体的传人,现在……

    聂北昨晚开始便堕入了孤阳煞的危险中,在花月阁众多女弟子的体内发泄了一大部分,但后遗症显然很严重,要不是花非花从峡谷开始到现在一路跟踪而恰巧在聂北危急的时候出手相救的话,聂北估计会脱阳而死,但也落下了全身瘫痪动惮不得的后果,这种情况下聂北也没什么好脾气,“喂,你说话啊!”

    “我想收你为徒,就这么简单!”

    “啊?

    “啊什么啊,好委屈你吗?”

    “这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不是学武的料!”

    聂北谦虚的道!

    “你是不是学武的料我不知道,但你绝对做y贼的奇才,这便足够了!”

    聂北顿时气苦,悻悻的翻个白眼,对他的话不做理睬,“……”

    “你别否认!”

    聂北虽然无耻无赖加不要脸,但被一代y王如此‘盛赞’,他还是有些脸红,不由得气哼哼的道,“我有否认吗?”

    “……”

    “我不拜师!”

    聂北接着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能拜得了师,好像被人‘拜’就差不多!”

    “我不是叫花月阁的女人来了吗,她们有人来的话你就死不了啊!”

    “死不了也不拜师!”

    “臭小子,你信不信我……我……哼!”

    花非花被气到了,想当年,多少y徒y娃想拜在逍遥派的门下啊,现在反而被人拒绝了,他难免有些不可接受!

    两人就这样坚持了片刻,聂北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理睬他,花非花见聂北态度如此,也不知道是他心情不好又或许是根本无意拜师,但他脑子一转,目光不由得流露着狡黠的色彩,换种语气道,“我刚才帮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体内有着强横的内力,却没有一招半式武功,怎么回事啊?”

    这问题不知道怎么说起,聂北干脆说不知,“我也不知道!”

    “虽说无招胜有招,但那是建立在返璞归真的前提下,而不能一点都不懂,那不是返璞归真,而是头脑一片狂摆,所以说,内力和招式是相辅相成的,好的招式再加上悟性,才能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花非花层层善诱,见聂北果然来了兴趣,他才从怀里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东西对聂北道,“我这有一本武学宝典,名为‘摘花手’ ……唔……你别误会,不是我的武功,是我在少林寺偷来的,你既然不想拜我为师,那这本上成的武学秘笈就送给你,等你恢复以后便学来防防身!”

    少林寺有‘摘花手’的武学?没听说过,聂北将信将疑的听着,也不吭声,花非花也不再多说,走到聂北身边把书塞到聂北躺着的席子下面,便微微颤颤的走了!不走由他,走也由他,一代y王,走的时候背影有些驼,腿有点瘸!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