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纵欲 > 章节目录 第9 90 部分

第9 90 部分

    勺诺南酉旅妫阄102淖吡耍〔蛔哂伤咭灿伤淮酰叩氖焙虮秤坝行┩眨扔械闳常?br /

    聂北却在心嘀咕起来:还说不走呢,十成十是算好了时间才走的,不然的话,倩儿来了不一剑杀了他才怪!

    花非花走了,房间里顿时空落落的,聂北赤ll的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苦涩不已!

    而这时候楼下却闹哄哄的了,只见凤鸣倩被好几个略带醉意的脂粉客围堵在万芳阁的大厅里,接着酒意看天仙一般的美人,自然震撼无比,个个都色心大动!

    “哪家的小娘子啊,来来来,你们家男人来这里不要你,我要……”

    凤鸣倩寒着脸娇喝一声,“滚开!”

    “哟……脾气蛮大的嘛,老子我喜欢,嘎嘎!”

    “万芳阁素来是男进男出,女人是有进无出,小娘子是不是耐不住寂寞想多陪陪几个男人啊,啧啧……”

    这些脂粉客个个都蠢蠢欲动,出言调戏也就算了,有些个还伸出脏手想揩油的、甚至直接想扑过来搂抱的,凤鸣倩哪里忍受得了,宝剑带鞘在手中飞转,‘啪啪啪’的好几声,沉重的剑鞘照头照脸的打在好几个脂粉客的嘴脸上,即时好几声惨叫!

    凤鸣倩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滚开!”

    凤鸣倩那圣洁的气质和天仙般的容颜,落在脂粉堆里,就如高贵的白天鹅飞入一群丑小鸭中似的,直让那些浓妆艳抹的歌姬妓女自觉形秽,一声暴怒的娇喝更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颇有神女的味道。

    这时候楼上一个半抛空中的雅坐上,三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凤鸣倩。三个男子中,坐主位的是一个样貌平平却气度不凡的男子,他右边坐着一个年纪稍小的,却英俊无比,可谓是貌若潘安,右边一个也英俊不凡,手中拿着一把玉骨扇,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正是田家少爷田甜的大哥田一名。

    他是透过好友苏丹约见小王爷赵高的,自然是想通过小王爷的关系从中替他叔叔田万年周旋一二,今天正好约到万芳阁来!

    “楼下女子貌若仙子,可比媚媚姑娘啊!”

    田一名讨好道,“如此仙子,当可配小王爷您啊!”

    “哈哈……”

    样貌平平的小王爷哈哈大笑,自矜的举杯轻呷,目光灼灼的俯视着大发雌威的凤鸣倩,却又自言自语的道,“花月阁的女人,谁敢娶!”

    田一名犹未知马p拍到马蹄上,继续道,“小王爷您就敢娶啊,在小王爷您的威严下,有哪个女人敢不从的?”

    “……”

    小王爷赵高虽然好色,但他和小侯爷萧邦一样,都吃过凤鸣倩的苦头,闻言也只有苦笑!好一会儿,他才对站在身边侍候的老鸨道,“你再不下去看看怎么回事,万芳阁可就要被她拆了!”

    老鸨慌慌忙忙的下楼去,下面那些被打怕的脂粉客不敢滋扰凤鸣倩了,凤鸣倩得以询问到聂北的所在,匆匆忙忙的寻去,只在楼下留下一道优雅婀娜的仙影和阵阵淡淡的幽香!

    苏丹身为探花郎,更是读书人,素来以风流潇洒为荣,向往添香、窃玉偷香,当然,苏丹既然身为读书人,对窃玉偷香的理解和聂北对窃玉偷香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他很是欣赏的道,“若再来一次美女评选,刚才那女子可列其中!”

    田一名问道,“那文清仙子呢?”

    苏丹淡淡一笑,问非所答道,“天下美女出江南,而江南有几人不识文清仙子?”

    田一名点了点头,犹带嫉恨道,“可恨的是仙子竟然对一个满身铜臭的小子青睐有加,说来真气人!”

    三人在谈论美女,凤鸣倩却寒着脸站在一个房间内,目光又是羞臊又是生气的望着赤ll的聂北!

    聂北见凤鸣倩气哼哼的样子,做贼心虚的聂北讪讪的道,“倩儿你……你来了啊!”

    凤鸣倩假装没看到聂北那根高高耸起的巨w,寒着脸道哼,“你当然想我不来,省得打扰你的好事!”

    “怎么会呢!”

    聂北涎着脸道,“我不知道多想你!”

    一想到聂北竟然来这些地方碰这些千人骑万人睡的女人,她就忍不住发火,“想我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也不想啊,我是……”

    凤鸣倩气冲冲的打断聂北的话,戏谑的哼道,“你是不想,但衣服都脱光了!”

    “我……”

    凤鸣倩根本不想听聂北解释,要知道这小混蛋在院子里已经荒y无道的把十几个师妹给破了身子,并且在她们身上鞭挞了不知多久,个个体内都s满了jy,现在又光溜溜的躺在青楼的房间里,她哪里还想听解释,不由得哼道,“哼,少狡辩,给我起来!”

    “……”

    “不起是吧,那好,我走,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凤鸣倩能不生气才怪了,花月阁的女人个个都清高孤傲,而且在大赵属于特权阶层,自然有她们的底线。凤鸣倩一想到自己连自己的男人都留不住,男人竟然到青楼这种烟花之地来寻花问柳,就好像说她不如这些妓女似的,这让她的自尊心无法忍受!

    不说她,即使一般的大家闺秀恐怕也难以接受,但会不会发作就看女人的性格了,凤鸣倩身为武林中人,性格可不会像大家闺秀那样逆来顺受,要不是太爱聂北的话她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见凤鸣倩要走,聂北急得汗都出来了,“倩儿别……别走,我……我动不了!”

    凤鸣倩眼睛红红的,却故作坚强的道,“你看你的丑样,那害人的东西都竖起来了,你有什么动不了的?”

    “……”

    昨晚都现在,都未曾穿衣服,是因为太热了,根本受不了,现在……聂北唯有苦笑!

    凤鸣倩虽然气昏了头,但这时候也发现了聂北的异样,见他浑身通红,汗水满身都是,被体温的热量蒸成热气,若有若无的挥发出来……而聂北却好像瘫在床上异样,四肢无法动弹,只有眼睛和嘴巴能正常活动,喔,还有下面那害人的东西也正常‘活动’!

    凤鸣倩脸色一红,略带不安的走到床沿边,伸手试探聂北的额头,把住聂北卖命输入真气查探聂北体内,见聂北果然身体有异,她惶急的道,“你……你到底怎么回事?”

    聂北大概而简略的把从

    阿宾正传吧

    花非花口中的孤阳煞说给凤鸣倩听,并且巧妙的解释一下是孤阳煞促使他昨晚如何如何!

    凤鸣倩对从凤凰口中听说过孤阳煞,大概是一个人的体内阳气积聚过重,以至于欲火焚身,严重者走火入魔,甚至危及生命!

    她亦隐隐猜测到聂北为什么会犯孤阳煞,应该是他取《天旗》的时候进入极阳之地时积聚起来的,说到底,是她哀求聂北去的,现在聂北孤阳煞发作,全身滚烫灼人,即使她没亲身体会也能知道那有多痛苦,想想发烧便知道是生命滋味了,更别说是高烧,而且从昨晚到现在……感同身受的她又是愧疚又是心疼,眼睛湿润、迷糊了,哽咽道,“都是我不好……多是倩儿不好!”

    美色当前,但又无法动弹,对于一个犯孤阳煞的人来说,简直是煎熬!

    聂北压抑、扭曲的神色看得凤鸣倩一惊,醒悟过来,慌慌张张的拭去眼角的泪珠,扯过被子把聂北卷住,然后吃力的抗在肩上,焦急不安的她自言自语的安慰道,“夫君没事的、没事的、师傅她、她会有办法的,我们立即回去找师傅……”

    “把书给我带回去!” 闻着凤鸣倩身上的幽香,聂北胀痛欲裂的脑袋似乎好受了些,看来孤阳煞的阳气真的需要女人体内特有的y气才能中和掉……唔?这么说来,花非花在救下我的时候特意带我来万芳阁,是不是为了方便用女人的……想到这里聂北已经不敢想了,昨晚天快亮的时候神智已经不清楚了,所以迷迷糊糊的出了院子离开了花月阁的据点,被花非花遇到救下,之后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昏迷的时候花非花有没有给自己叫十个八个妓女来‘中和’阳气,这时候没有套套,什么花柳梅毒的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想道这里,聂北已经不寒而栗!

    凤鸣倩也不看席子下面是什么书,唰的一声塞进腰间,扛着聂北就跑,路过万芳阁大堂的时候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大大咧咧的扛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满脸火红,好像刚刚完事一样,于是一道道怪异的目光投在凤鸣倩身上,但这时候她没心思理会别人怎么想!

    楼上的苏丹和田一名认得聂北,不由得愕然道,“是他?”

    赵高也愕然,但他不认得聂北,“谁啊?”

    “聂北!”

    “啊?他?是不是救了圣上的那个聂北?”

    “嗯!”

    小王爷显然来了兴趣,“他真的会飞?”

    苏丹和田一名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是会飞,那天在上官县有很多人亲眼看到,假不了,而且在圣女峰上也是他会飞才能救下皇上!”

    “这样子的话改天我得去拜访拜访他才行了!”

    “这……”

    田一名迟迟疑疑的道,“那小王爷答应我的事……”

    “老实说,这是我无能为力!”

    赵高见田一名露出失望之色,他便接着道,“不过,我会套套我父王的口风,看能不能从我父王口中了解一下皇上的态度!”

    “那……一名谢谢小王爷了!”……

    凤凰纤纤玉掌抹去聂北额头的汗珠,扭头焦急的望着师傅道,“师傅,他昏睡过去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凤凰银牙轻咬,脸颊绯红,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凤鸣倩的话,玉手在要带结上轻轻一扯,衣带脱落,在凤鸣倩诧异的眼神下,她娇羞妩媚的除去罗衣、脱下襦裙,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见火红色的肚兜和一件金黄色的亵裤,羞涩难当的她略微犹豫了一下,玉手拐回背后,轻轻一拉,解开肚兜的带子结,柔软的肚兜贴着她丰满圆硕的玉r滑落,两只肥嫩玉白的茹房顿时绽放出白莹莹的光芒,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师傅你……”

    凤凰脸颊酡红、媚眼羞羞,瞟了一眼平躺在床上的聂北,温婉的道,“此事皆因师傅而起,不是师傅他下去取《天旗》的话,他也就不会犯孤阳煞!”

    凤鸣倩目光散漫的盯着凤凰那对傲人的丰r,红着脸道,“但是师傅你……”

    凤凰哀羞不堪,玉手却依然没有停顿,在亵裤的活结上一拖,亵裤无声无息的脱落,凤凰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纤柔的腰肢下是圆硕光洁、r嫩无骨的肥臀,完美的半圆无比诱人,顺着这半圆画着一道性感、优雅的曲线延伸而下,接连浑圆浑圆笔直的玉腿,轻轻收拢的玉腿婀娜而立……

    凤鸣倩即使是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师傅完美的身姿是她无法比拟的,那活色生香的娇颜、饱满欲坠的玉r、圆硕翘挺的粉臀、浑圆笔直的玉腿,构造出震撼人心的诱人r体,是女人也忍不住想要撩拨一下的。

    从正面看去,浑圆的玉腿根部,收拢起来的动作把师傅那块女人宝地夹了起来,但小腹下方那块乌黑亮泽的芳草地却清晰可见;,若隐若现的禁地更让人心旌摇曳!

    凤凰虽然和凤鸣倩同侍一夫,也同床云雨过,但那都是在夜晚中朦朦胧胧的进行,此时此刻,还是第一次在光天白日之下脱光衣服站在徒儿的面前,她难免羞得慌,本来就艳丽酡红的脸颊更是滚烫起来,现在越发的娇艳,“孤阳煞只有和女人……交h才能完全消除,而小坏蛋他昨晚……昨晚消耗太多,所以不能用一般的方法救他,师傅的玉女心经可以引导他和……和我双休……”

    凤凰自我解释的话越来越小,最后羞答答的闭上嘴,也不再解释了!

    凤鸣倩却也听懂了,也明白师傅为什么要脱光衣服了,她红着脸站了起来,“那……那我出去……”

    “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师傅支持不住的时候你来顶替!”

    凤凰可有些吃不消聂北那根巨无霸,她也不知道自己能支持多久!

    凤鸣倩有些不解的瞟了一眼师傅,见师傅又羞又怕的瞄着一柱擎天的巨w,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不由得脸红耳热,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嗯!”

    凤凰也不再矜持,她怯生生的爬上了床,跨坐在聂北的双腿上,玉手迟迟疑疑的握住了聂北的命根子,感受到那上面无比灼人的温度,她娇躯轻震,昨晚深入肚子里的种种酥麻、滚烫仿佛被激活的病毒,一发不可收拾,羞怯难当的眸子慢慢的变得了朦胧、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很是诱人。

    她羞答答的挪了一下位置,让紫红紫红的圆硕巨w轻轻的抵在两条雪白r嫩的玉腿正中,玉手扶着r龙对正了自己的r壑深沟,柔弱无骨的身子缓缓的沉了下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