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薛仁贵的兵法

第九章 薛仁贵的兵法

    裴旻离开了书院。

    正想着未来的日子,何去何从,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叫唤:“裴兄慢走!”

    裴旻回过头来,却见一个虎背熊腰的书院学子快步走了上来。

    裴旻略一沉吟,笑道:“袁兄有事?”

    来人叫袁履谦,也是燕云书院的学生,为人沉着不善言笑,有点不太合群,与裴旻属于点头之交,平时往来不多。

    袁履谦一身儒士服,却有着北方人特有点壮硕,来到跟前道:“裴兄当下可有打算?应该不准备回怀柔县吧?”

    裴旻也不瞒他,颔首道:“暂时不想让母亲操心,先找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好好考虑一下。”

    袁履谦道:“我家就在附近,如若不弃,可在我家住下。”对上裴旻疑惑的眼神,他坦然道:“我父母早亡,深感人间最大惨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也最敬佩重孝之人,裴兄能为母亲不顾自身前途,毅然离开裴家,如此孝心,我袁履谦佩服,愿以兄为镜,结友同行。”

    裴旻见袁履谦言语真诚,面对“落魄”的自己,热心结交,好感大生道:“患难方能见真心,袁兄太过客气了,还请前面带路。”

    袁履谦本是官宦之后,家境丰实。但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意外袁履谦双亲死于疫病,只余袁履谦一人存世。父母累积下的钱财,这些年袁履谦都花费的七七八八了,唯独大屋子保存完好。莫说是住裴旻一个,便是再来十个也绰绰有余。

    裴旻在袁履谦家安顿好,想起薛都督之约,问起了“薛都督”的事情。

    袁履谦道:“这薛都督就是原并州长史薛讷,陛下不久前任命的。他是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的长子,可谓将门虎子。胜过那徒有虚名的孙佺百倍,有他镇守幽州,可保幽州无虞。为何请你一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都督昔年曾驻守幽州,为人刚正不阿,世人皆知。想必也不会为难裴兄,大可放心。”

    裴旻倒不是担心受到刁难,只是不知薛讷葫芦里卖什么药,满心好奇。

    拜别袁履谦,裴旻徒步往都督府赴约。

    都督府位于蓟城中心,离袁履谦的住所有一段距离。裴旻一路走着脑海中却在盘算接下来的路应该如何去走,裴母唯一的期望便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走上仕途,光宗耀祖,成为人中龙凤。自己既然决定代替裴旻侍奉他的母亲,这点“小小”的心愿,没理由不去完成。断了裴家这条路,一定还有别的路走。今天为图一时痛快,说了重话,为了不在未来的某一天给打脸,这个逼必需装到底。

    突然他想到了科举!

    科举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的一大创举,是一项历经一千余年的优秀制度,对中国在内的汉文化圈诸多国家影响深远。

    在古代想要出人头地,科举高中是最快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但科举之难,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过裴旻此刻却有一定的把握,本来裴旻的文采本就不错,加上裴静远自身也是文科出生,文化功底不俗。他身怀古人对古籍的深入理解及现代人的先进思维与一身。对明经这方面的理解在同辈中应当是出类拔萃的。既然自己有这个优势,为何不利用起来?

    念及于此,裴旻心中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心情格外舒畅,加快了步伐,来到了幽州都督府外。

    裴旻报上了姓名,没等多久,便有府内管事前来迎他入内,似乎得到了特别的叮嘱,管事显得特别热情,一边躬身相请,一边说道:“都督正在府库整备军务,一时半刻,抽不得身。都督特别吩咐,将足下带至书房等候,书房中的书籍可任由翻阅。”

    裴旻眼中一亮,笑道:“不碍事,只要有书,等多久都没关系。”

    身为中文系学生,看书对于裴旻来说也是人生一大乐趣。只要有书在手,不管是什么书,只要看得懂的,他都能安安静静的在一个地方坐上一个下午,寸步不挪。

    薛讷的书房很大,也很符合他都督的地位:偌大的书房就如一个小型的图书馆一样:八个大书架上堆满了书,足足藏书千余本。

    裴旻绕着八个书架转了一圈,发现绝大多数的藏书都是外旧内新,只是存放的年代久,内容几乎没人翻阅,纯粹的摆设,唯有一个小书架里的兵法类书籍是翻了又翻的,足见薛讷自身的品味。

    裴旻知道这小部分兵书才是真正的宝,余下那些为了摆设而收集来的书籍,市场上随随便便都寻找的来,目光在小书架里来回扫动,突然发现了一本《周易新注本义》的书。这本书放在《孙子兵法》、《吴子残篇》等兵法书籍里以是奇怪,最让他莫名的是著写这本书的主人……薛仁贵。

    比起薛讷,薛仁贵的大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作为唐朝最顶尖的大将之一,薛仁贵三箭定天山、脱帽退万敌等事迹,在后世可是耳熟能详。

    在唐朝一票威震天下的名将中,薛仁贵在裴旻心中的地位名列前茅。

    这偶像写的书,不管好与坏,都得支持!

    裴旻没有坐在薛讷的主位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这翻开第一页,裴旻立时恍然:这《周易新注本义》看起来是导任向上的圣贤书,其实是用阴阳八卦学说著述用兵之道,里面的内容说的是行军打仗的智术将略。

    这个世界的裴旻阅书万册,后世的裴静远也是如此,但他们一个看的是先贤古籍一个看的是各种杂书,兵书什么的还真极少涉猎,也就是看过《孙子兵法》之类后世几乎烂大街的兵书。只是《孙子兵法》固然受世人推崇,但其内容晦涩难懂不说,还都是干枯的大道理,没有一定的文化造诣,根本看不明白。正常人哪里会去用心研究,充其量不过就是过眼几遍而已。

    裴旻开始还担心自己看不懂,看了几页却发现薛仁贵写的很直白,大多都是他从军多年的用兵心得,朴实易懂。

    原来薛仁贵的文化程度本就不高,留下兵书也是为了留给后世子孙一点自己的从军心得,自是越直白简单越好。

    裴旻看的津津有味,尤其是薛仁贵还在其中夹着一些亲身经历的战例,就如看故事一般,感受薛仁贵这位盖世名将的经历,特别让人深入其中。

    不知时间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剑刺来!<!--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