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上门挑战

第二十二章 上门挑战

    公孙曦在管事的带领下大步走进了李府,她艺高人胆大,深入“敌人”的地盘,也凌然不惧,颇有大摇大摆的模样。

    来到前厅,公孙曦的目光落在了厅中的李五义身上,对于李五义身旁的李翼德却只是轻飘飘的一憋。

    “你就是李五义?”

    李五义眉头挑了挑,早在十年前,已经没有人敢直呼他名字了。那时候,他叫五哥,而现在是五爷!

    “是五爷!”李翼德对李五义极为崇拜,心中认定他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大英雄大豪杰,容不得有人对他不敬。

    公孙曦秀美挑了挑,道:“还真是一个好孙子!够孝顺!”

    “你!”李翼德一口气憋在喉间,想要动手,却想到自己不是对手,只气得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似乎在埋怨自己无能。

    李五义伸手制止了盛怒中的李翼德,上前一步道:“鄙人正是李五义,不知姑娘有何赐教?”

    “明知故问吗?”公孙曦性子直率,不喜欢弯弯绕绕直截了当的道:“听说你剑法不俗,早年仗剑幽州,闯下了大大的名号,本姑娘到想见识一下!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还是名副其实!”

    李翼德忙道:“五爷,您就出出手,小小教训她一下,免得让别人真以为我们蓟城武林收拾不了一个女的。”

    李五义没有理会李翼德,双手敷在背后道:“姑娘只是为了比武而来,便请回吧。武本止戈之意,我辈习武,是止戈为武,而非争勇斗狠争强好胜。我早年也与姑娘一般,为争一时胜负而逞血气之勇,结果误伤至交,悔恨至今,难以释怀。从那时起,我便决定,不与人争一时长短……”

    公孙曦来此可不是听大道理的,没等李五义说完,便不耐烦的道:“不敢打?怕了?”

    李五义道:“就当我怕了!送客!”他竟直接转身往屋中走去了。

    公孙曦呆了呆,也转身就走:遇到真不愿意跟她“切磋”的人,她也不会勉强,时间宝贵,多打一场是一场,让公孙幽察觉,以后就真的没得玩了。

    唯有李翼德傻傻的呆着,左看看右看看,恼怒的剁着脚。

    李五义走进里屋,面色有些难看,公孙曦这个年轻后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半点面子也不给他。若不是近日犯了事,要韬光养晦,不想吸引他人注意,非得给她一个教训。

    突然他顿住了脚步,想起了一事,正愁不知裴旻虚实,不如……或许能够借刀杀人也不一定。

    想着李大酺给他的期限,已经时日无多,李五义叫来心腹对他一阵嘱咐。

    袁府!

    裴旻这几日足不出户,一心在研究如何改良从公孙幽那里学来的越女剑法中剑招,可谓废寝忘食,便如痴傻一般。让同住一屋的袁履谦大为叹服,对解不通的事情,专注于此,让他好是敬佩。

    付出未必有收获,但不付出一定就没有收获。

    裴旻尽管还没能成功的将剑招改良,可对于剑的理解,通过这几日的深思有了十足的进展。

    原先裴旻可以说是吃老本,依仗着历史上裴旻遗留下来的天赋,现今通过自我反复琢磨,有了自己的理念,渐渐的开始融合吸收,真正成为他自己的东西。

    “请问你就是裴旻!”

    裴旻这天依旧在琢磨怎么改良剑招,他试过万千种方法,也改善了很多地方,还有一道坎,阻碍在他面前,不知怎样才能迈过去。只要这一步相通,一切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只是这个坎,便如一道瓶顶,怎么也想不透。以至于都没心情去办薛讷拜托他的事情了。

    突然听到有人喊他,本能的回过头去,一个秀丽脱俗的女子正在门口站着,正是几日前与他交谈甚欢的公孙幽,登时大喜,笑道:“公孙姑娘,你怎么来了?”

    门口的公孙曦却呆住了,她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姓甚名谁,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姓公孙的?难道?一瞬间,她都有调头逃跑的冲动。

    裴旻上前迎接突然顿住了脚步,感觉有些不一样:公孙幽给他的感觉是一把藏在剑鞘里的剑,完全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他面前的这个与公孙幽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确实一把寒光四溢,甚至带着盛气凌人的宝剑,夺目耀眼。

    “你是公孙幽的妹妹吧!”裴旻再度上前迎她进入前院。

    果然!

    公孙曦以手扶额,退无可退,索性豁出去了,边走边道:“你认得我老姐?”

    裴旻笑道:“当初她找你的时候,在剑轩武馆外结识的,在三英客栈聊过一会儿,比较合契。”

    公孙曦意外的多看了裴旻两眼道:“这么说,你果然有些能耐!”她了解自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公孙幽性子温婉识理,不喜与人争一时长短,对谁都和气友善,一视同仁。虽不是大家闺秀,却比大家闺秀更要大家闺秀。正是因为这样,公孙幽反而很难对人另眼相看,得她别样对待的人,也必然有非常能耐。

    裴旻听公孙曦的语气有点小冲,笑道:“你这是找我比武来了?”

    “当然!”公孙曦毫不犹豫的道:“老姐认识你,我又不认识。先打了再说,看看能入老姐法眼的人,到底是什么水平。”她说着,木剑已经握在手中。她是天生的剑客,剑一在手,不需要任何姿势,已经进入战斗状态,这一点与裴旻极为相似。

    没有剑的裴旻就如一个俊俏的书生,但长剑在手,他整个人都会变得与众不同。

    裴旻没有立刻动手,也没有理会公孙曦,却笑得格外开心,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要我跟你打,没问题。我还可以帮你瞒着你姐!可你也要帮我一个忙才行,是谁告诉你,我会剑术,是谁告诉你,我住在这里的?”

    公孙曦不知缘由应道:“在南街,我听一个路人说的。”

    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

    裴旻笑道:“你有没有把握,将他揪出来!”

    “得看看你够不够资格!”公孙曦依旧战意十足!<!--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