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李五义来访

第二十七章 李五义来访

    平静了两日!

    裴旻依旧足不出户,就跟古时候闺楼里的千金大小姐一样,一方面他在消化公孙曦那里学来的越女剑法,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重新拾起课本,开始专研经学,准备即将到来的明经考试。

    所谓明经,明是通晓的意思,经指的就是儒家经典。自从汉武帝尊崇儒学以后,儒家经典就成了文人做官必需精通的项目之一。到了隋唐时期科举的出现,明经科便成了科举考试中不可或缺的项目。他即将参与的解试考的便是最基本的明经内容,用简单的来说就是填空题,摘入儒家经典的词句,留几个空缺的地方,由考生填写。

    不要以为简单,那些词句是从五经、三经、二经、学究一经、三礼、三传里随意摘选出来的,也就意味着想要考出一个好成绩必需要将《礼记》、《春秋左传》、《毛诗》、《周礼》、《仪礼》、《周易》、《尚书》、《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孝经》、《论语》以及《老子》、《尔雅》等书都了然于胸。

    古文深奥难懂,又拗口难记,要同时将这些儒学经典都了然于胸,不花一番苦功夫是万万不可能的。

    寒窗十年苦读,也是因为如此。

    裴旻每每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万分幸运。他不是七、八岁那年穿越来的,不然让他十载学习背诵这些儒家经典,难保不会疯了去。

    历史上的裴旻已经先一步的将这些儒家经典都一本本的翻阅背诵过了,而他只要一本本的温习,结合古人与现代的理解方式,重新解析便可。

    作为中文系出生的裴静远,这种学习方式,还是能够接受的。

    “小哥儿!”

    裴旻在前院石凳上翻着《论语》,门是他刻意大开的,除了晚上,大门他就没关过。

    李翼德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院内,见裴旻正在认真看书,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在一旁安静的呆着。

    “怎么了!”裴旻将手中的书本合上,等了两天,终于来了。

    李翼德道:“小哥儿可有空,五爷听说你的事迹,早想见一见你,想要亲自登门拜访。又担心过于唐突,我觉得小哥儿不是这样的人,就自己做主来知会一声,过会儿他就过来。小哥儿,不会介意吧?”

    裴旻起身道:“有朋自远方来,怎会介意。”心底却想:“等得就是他。”

    公孙曦由路人引荐找上门来,这绝对不是意外。

    他知道对方已经开始探他的底,打算向他下手了。公孙曦没有逮住那个路人,更是说明了这点,对方办事极为谨慎,不容易抓到破绽。

    裴旻与薛讷讨论了情况,一致觉得逼他们主动出击,才是唯一掌握先手的法子。

    至于如何逼迫出击,他决定按兵不动,也就是以逸待劳。

    他足不出户,又有绝技在身,等闲人奈何不得他,缩在家里等于没有破绽。在没有破绽的情况下,幕后人想要对他干些什么,除非找一个武艺胜过他许多的人,方才能成功。在这点上裴旻有足够的自信,他并没有自大到天下无敌,但至少在这蓟城,还没有能够悄无声息的就将他杀了的好人物。

    面对这样的困局,将他引诱出去,是必定要走的一步路,寻找上门也是必然的。

    谁来找他,谁的嫌疑越大。

    在薛讷给的名单里,李五义已经两次出现在了他怀疑的目标。

    “请问裴兄弟在家嘛?”屋外传来了浑厚的男中音。

    李翼德道:“是五爷!”他冲着门口喊道:“小哥儿在呢!”

    裴旻将书本握在手中,大步出门相迎。

    李五义身形挺拔笔直,肩膀宽阔,虽年过四十,但仍保养得很好,长相俊伟,四方脸眉毛特别粗浓,有着东北男儿特有的粗狂风采,当从外表来看确实是个英雄人物。

    “裴兄弟丰神俊貌,当真是人中龙凤!”李五义见裴旻来迎,笑容满面,就跟多年不见的至交好友一般,热情非常。

    裴旻想着此人有极大可能就是一手葬送十万唐军的罪魁祸首,就有一种在他脸上踹上一脚的冲动,若真是百分百的确定,怕是刀子都要捅进去了。

    再想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他也堆起了笑容,“想必这位就是号称小叔宝的李五义李好汉吧,我在书中读过秦大将军的传记,对于他的历史事迹,可是仰慕的紧。只可惜我不在江湖走,不太熟悉江湖事,对于好汉的事迹知道的确实不多孤陋寡闻了。”

    五爷!他是叫不出口,本来他就是个读书人,索性就变得迂腐一点。

    李五义虽觉别扭,却也能够理解,在他仅有的资料中表明裴旻确实是个读书人,一身剑术高强的莫名其妙。要不是如此,也不会弄的这般麻烦,“裴兄弟别好汉好汉的叫了,听的怪怪的。如蒙不弃,就叫我一声老哥吧。我们江湖中人,向来都是各交各的。裴兄弟文武双全,我佩服的很,能与裴兄弟这样的人称兄道弟,也是我李五义的福分。”他说着以拳头捶胸,敲得咚咚直响。

    若不是裴旻对李五义身怀戒心,指不定还真为他的这表现所感动。李五义能从一孤儿,混到今日的五爷,果然能耐不凡。

    “老哥,请进!”裴旻将李五义请入屋中,亲自给他们倒上茶水。

    李五义喝了一口茶,从腰间取过佩剑道:“今日上门,老哥我也没带上门东西,我这把剑名为秋水,跟了我十年,今天与裴兄弟一见投缘,正所谓宝剑赠英雄,这把剑就赠给你了,就当你我的见面礼。”

    裴旻正想开口拒绝,李五义已经先一步将剑丢了过来,他也只能伸手接过。

    秋水剑看似轻巧,入手却有股沉重的感觉,剑体冰凉,即便藏于剑鞘之中,依旧散发着一股寒意。

    李五义笑道:“拔出来看看如何?”

    抽出宝剑,秋水剑的剑体细长,剑身清澈的宛如流水,上面雕满了水波浪纹,波浪纹与剑身的颜色,相互辉映,让整柄剑充满了美感。

    “这把剑不错吧!”李五义得意洋洋的说道。

    裴旻仔细端详了一下,道:“这剑不是我大唐的工艺吧?”

    李五义笑道:“裴兄弟好眼力,这是新罗的名匠所造的神兵……”<!--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