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一瓶毒药

第四十一章 一瓶毒药

    唐朝作为当时世界最强盛律法最严明的国家,他们每一个规章每一个制度都是历经时代的检验。尤其是关于城市的治安、防火、防盗等方面更是如此,说不上是最高明最合理,但绝对是最适合这个时代的。

    尤其是长安、洛阳这样的大都会,他们对于治安方面的管理,更是面面俱到。

    就拿长安来说,长安城城郭被横竖三十八条街道分割成一百多个坊区,每个居住区都由坊墙和坊门围起来。夜幕降临,所有城门和坊门都会在同一时间一起关闭,形成一个个独立的空间。负责坊区治安的是位于街角武侯铺里的武侯,就跟后世的片警一样,负责一块区域的治安、防火、防盗、巡逻等事情。若是没有一定的实力,想要在深更半夜干什么事情,武侯便是你最大的障碍。

    蓟城的治安管理方式大致与长安的管理方式大同小异,都是以内松外紧的管制方式,对于邻里邻居的自己人,他们用放任自由,一但出现生面孔各种武侯、坊丁都会瞧贼似地盯着你,防止犯事惹事。而蓟城作为远在东北幽州作为军事重地,是距离北方突厥、契丹、奚族最近的军事要塞。蓟城一失,便如同开了北地门户,易州、沧州甚至冀州都将会陷入异族铁骑之下,各中关键不言而喻。所以蓟城城中除了街坊式管制,城中还有紧急预备的军队,他们一方面处于随时随地的备战状态,一方面负责城中治安。手段更为激烈,若有煽动民心或者是制造混乱的,他们有权利以非常手段拿下甚至击杀。

    在这种的管制制度下,公孙幽、公孙曦想默默的躲藏起来,不为人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她们找了一个没有人去调查,不会有人注意的地方。

    而裴旻恰恰知道这个地方是哪……李五义的府邸!

    李五义是新罗细作给薛讷以契丹、奚族细作的名义擒拿,他的府邸也被查封,有官兵特别看护,禁止任何人入内。若能混入其中,那些官兵俨然便是天然的护卫。

    裴旻不知道公孙幽、公孙曦到底在不在那里,可设身处地那么一想,他觉得换做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李五义的府邸是最好的选择。

    悄悄的来到南街,裴旻的六识远胜常人,敏锐的避开了频繁夜巡的坊丁以及偶尔路过的兵卒,来到了李五义的府邸,见前门后门都有两个兵士站岗,想要避开他们的耳目,悄无声息地潜入院子里,唯有从屋舍的中间越入才行。只是中间高墙耸立,手上无工具不易攀爬。但见隔壁院墙矮小,嘴角微微翘起,借助隔壁院墙,跃进了李府府邸。

    府邸静寂无声,借着朦胧的月光,裴旻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景色优美的庭院,亭台楼阁有点江南水乡的风采。顾不得欣赏院内的景色,他轻手轻脚的走上了回廊,顺着回廊向府内走去。

    刚穿过一个回廊,一道凌厉的剑锋至上而下,猛的刺来,剑若电闪。

    裴旻反应不可谓不快,拔剑以来不及,直接以剑鞘御敌,向上格挡之余,身子平移后侧,一挡一推,一气呵成。

    “是我,裴旻!”裴旻还未看清楚来人,已经出声警示:先前那一格挡,剑鞘与剑锋的碰撞,几乎没有发出多少声响,明显是与木头撞击在了一起,在蓟城用木剑的剑客又有几人?

    一道靓丽的身影若隐若现,正是许久不见的公孙……

    裴旻定神一看,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公孙曦。她们姐妹的容貌一样,但给他的那种感觉却大不相同,能够辨认出来。

    公孙曦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手中木剑一抖,竟然攻向了裴旻。她的剑这一回竟然不快了,但是这不快的剑在裴旻看来更加的危险,多了许多的变招藏在其中,可进可退。

    仅这一剑,裴旻便能察觉公孙曦的剑术上升了不只一个档次。

    这才短短几天,公孙曦竟然有如此变化:她对剑道的天赋,简直能用可怕来形容。

    裴旻剑也不出鞘,与她比划了几招:果然公孙曦的剑法快慢有序,有了自己的节奏,甚至还多次意图将他带入她的节奏,侵占他的主动权。

    “别玩了!”又一道黑影从回廊的另一端出现,公孙幽起初还以为公孙曦遇到了危险,赶来支援,却见公孙曦竟然在与裴旻相互喂招,也不知该哭该笑,赶忙制止。

    两人同时收剑。

    公孙曦一副趾高气昂跃跃欲试的模样,似乎有心找他重新打过的意思。

    裴旻无所谓的一笑,公孙曦的进步确实可怕,但吸纳了部分越女剑法的他,怎可能没有进步?

    “裴公子,怎么来了?”公孙幽轻声询问。

    裴旻将昨夜闹贼以及今天去府衙的经过细说,随即道:“我们兴趣相同爱好一样,可谓知己。知己有难,怎能不帮。我猜你们可能躲在这里,特地来瞧瞧,真让我猜对了。”

    公孙曦古怪的眼神在公孙幽以及裴旻身上来回转悠,这边看一眼,那边又看一眼,反复来回了好几遍,饱含深意。

    公孙幽叹道:“事关重大,这是我姐妹的事,本不想将你牵扯进来,怎料还是连累了你。”

    “怕连累,我就不来了。”裴旻低声道:“这个地方,我能想得到,他们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找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更非长久之计。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个时候还计较什么。”

    公孙幽犹豫了片刻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蒋博背后有人?”

    裴旻颔首道:“是谁?”

    “太平公主!”公孙幽说了四个字。

    裴旻并不觉得意外,整个大唐没有没几人敢惹的人,也就有数的几个。太平公主作为一个政治实力胜过皇帝的奇葩公主,早在他的预料的几个人中间了,“《乐毅论》又不在你们手中,太平公主不至于跟你们往死里计较吧!”

    公孙曦有些尴尬的道:“我拿了她别的东西。”

    裴旻目光转向公孙曦,问:“什么东西?”

    公孙幽道:“一瓶罕见的毒药。”

    裴旻心念电转,双眼瞳孔一缩,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暗忖:这哪里是毒药,简直是炸弹,能将朝野炸翻天的炸弹!<!--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