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公孙曦拜师

第四十九章 公孙曦拜师

    翌日一早,裴旻便将公孙幽、公孙曦送出了南门。

    “这里面都是一些面饼干粮,你们在路上吃,莫要弄丢了!”裴旻将自己一早准备的包裹递给了公孙幽,他还在包裹里还悄悄的塞了半贯通宝,足够她们返乡的用度了。

    公孙幽盛情难却,只能伸手接过,想着昨夜公孙曦以身相许的戏言,面上不由的飘起红云。戏言虽当不得真,但生活至今,裴旻是她唯一一个深入接触而且兴趣爱好尽皆相同的男子,却有朦胧的亲近与好感,但又想到即将分别,不知何时再见,甚至可能缘尽于此,心中不免惆怅。

    公孙曦也有些不舍,对于裴旻这个打败她的人,让她剑术修为更进一步的人,也映象极深。

    “后会有期!我们肯定会再见的!”裴旻倒是没有特别的惆怅,他相信她们一定会再会:他裴旻此身不可能籍籍无名,而公孙大娘名动天下的剑舞也不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悄无声息。他们彼此都将名动大唐,有心相会,又有何难。

    似乎受到了裴旻态度所感染,公孙幽、公孙曦情绪好了许多,相互告别离去。

    裴旻目送她们远离。

    公孙曦走了半里路程,突然一拍脑袋道:“啊呀,我忘记了,我没将《乐毅论》给他!”

    公孙幽又因离别的惆怅,没有顾念那么许多,经公孙曦这么一说,方才想起:昨夜她们嬉闹过后说起了正事,裴旻处处相助她们,尽管不求报答,两姐妹却也想做些什么。正好她们手中有从蒋博那里盗来的《乐毅论》。《乐毅论》本是王家之物,但是她们的王叔早已过世,唯一的女儿也自尽而亡。她们不可能将《乐毅论》还给蒋博,更不可能交给害死王宛的王家二叔……这书法界的至宝《乐毅论》登时成了无主之物。

    公孙幽、公孙曦对书法一道没半点兴趣爱好,对于《乐毅论》这种无价之宝没有一点感觉,想着裴旻文武并重,与其烂在自己手中,明珠蒙尘,不如赠给裴旻,也算得上是宝剑赠英雄。

    却不想两人在分别时,竟然将此事忘记了。

    公孙幽忙道:“还好我们没走远,这便回去将《乐毅论》给他。”

    公孙曦将自己背上的行囊强行一塞,跑着道:“我去就行了,老姐你就在这里等我,很快回来。”还没等公孙幽应话,公孙曦便留给她了一个背影。

    “这孩子!”公孙幽摇头无奈,只好原地等着。

    裴旻目送二女远去,正想着此间事了可以用心备考解试,却见远处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快速赶来,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疾步迎了上去。

    是公孙曦?

    不管她们姐妹如何相像,裴旻总能从感觉中分辨她们两姐妹的身份。

    “曦姑娘为何去而复返?”裴旻脚不停步,远远高呼。

    公孙曦却是不答,直至近前方才道:“险些将最关键的事情忘记了。”

    “什么事?”裴旻有些摸不着头脑。

    公孙曦也不应话,而是两脚并拢,将手上长方形的木匣子双手毕恭毕敬的递上,道:“这是给您的‘啊啊’礼物,还请收下!”

    她话说的含糊不清,裴旻压根就没听清是什么礼物。不过性子洒脱的公孙曦,突然这样毕恭毕敬的,让他着实不习惯,甚至有些手忙脚乱的将木匣子接过,让她不必多礼。

    公孙曦见裴旻接过木匣子,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裴旻竟看的一呆,公孙曦与她姐姐公孙幽相貌一模一样,都是明艳不可方物的美人儿,此番带着几分狡黠的笑容,更显精灵俊秀,直率豪爽,展现出了与她姐姐截然不同的美。

    就在他这愣神之际,公孙曦突然作揖,一揖到地道:“公孙曦拜见师傅,给师傅请安!”

    裴旻这下真的呆住了,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忙将她扶起来道:“你这是干什么?”

    公孙曦娇笑道:“你收了我的拜师礼,你自然就是我师傅了。这徒弟给师傅请安,在正常不过了。”

    裴旻这才知道那含糊不清的“啊啊”竟然是拜师的意思,以手扶额道:“曦姑娘何必那么麻烦,我们日后若见,相互切磋指教,我绝不藏私,没必要那么隆重。”

    公孙曦道:“可是,我想学你的剑法啊!”

    裴旻摆手道:“你就别埋汰我了,就我这大杂烩剑法,跟你的越女剑法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学我的剑法,还不越学越倒回去?”

    公孙曦正色道:“不是现在的大杂烩剑法,是以后的,以后的大杂烩剑法。”说道这里,她笑着,眼睛眯了起来,嘴里却轻声嘀咕:“现在的,我才看不上眼呢!”

    裴旻愣住了,他从未小觑自己的大杂烩剑法,而且坚信自己的大杂烩剑法终有一日会如他心中的想法一样,凝聚天下奥妙剑招与一身,成为天下间超一流的剑法,却不想他的意图竟然让人看穿了,大感意外,突然想起那夜与公孙幽在三英客栈里的对话,当时他只是略微带过,并未道明真的意思,岂难道?

    “是你姐姐告诉你的?”裴旻忍不住问道。

    公孙曦立刻回道:“这个……师傅你就别管了。”

    答案跃然而出,裴旻忍不住发出古人感叹:“知我者,公孙幽也!”

    公孙曦心底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娇嗔道:“师傅,怎么样嘛!”

    “行!”裴旻心情愉悦道:“若我真的大功告成,传授你又如何。”

    “多谢师父!”公孙曦高兴的险些跳起来,当日听公孙幽说裴旻的大杂烩剑法,便有这个这番心思。她自问做不到,却不知为何心底觉得裴旻能够做到。面对未来胜过越女剑法的剑法,喜剑好剑的她,如何能够不心动?

    裴旻摇头苦笑,这莫名其妙的收了个徒弟。

    “对了!”公孙曦突然一拍脑袋道:“差点忘记了,老姐还在前面等我呢。师傅,后会有期……”她说走就走,风风火火的毫不迟疑。<!--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