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英雄故地

第五章 英雄故地

    考完了解试,裴旻体会到了无事一身轻的感觉。

    袁履谦以从燕云书院退学,只待解试成绩出来,便随颜杲卿一同去魏州。颜杲卿的调命并没有正式下达,但他打算先一步去魏州看看民风民俗,了解一下地理行情,为来日上任打一个坚实的基础。

    这离开家乡,袁履谦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提议去四周游玩一番,最后看看家乡的山水风貌。

    此提议得到裴旻、颜杲卿的极力赞同,裴旻来到这个世界还未真正的游览过千年前祖国的大好山河,自是十分向往。颜杲卿也不曾见识过幽州风情,也是满心期待。

    三人合计着定下了长达八日的幽州游,在解试成绩出来当天,返回蓟城。

    若说幽州历史上最出名的英雄是哪几个,答案毫不容怀疑:刘备、张飞!

    游幽州,自少不了瞻仰前辈遗留下来的遗迹。他们第一站正是涿县,刘备、张飞的故居!

    裴旻站在两颗缠绕在一起的巨大的桑树下,高仰着头道:“当年昭烈皇帝就是指着这大桑树说将来一定会乘坐这样的羽葆盖车?怎么一棵变成了两棵了?”古人最敬古人,对于先贤向来都是用敬称,而不会直接叫名字刘备。在读书人的眼中这是一种不敬,裴旻入乡随俗,以昭烈皇帝称呼刘备。

    袁履谦仰首眺望道:“老一辈人是这么流传下来的,至于这两颗桑树说是在两百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一道闪电将这桑树劈成了两半。村里的人还以为桑树活不成了,哪里料到它们一分为二,竟顽强的活了下来。不只如此,还越长越壮,最后分开之处又缠缠绵绵的合在了一起,好似拥抱一般。这桑树也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姻缘树,据说只要两情相悦的男女在这树下许定终生,定能百年好合。”

    颜杲卿接话道:“有点意思,只是我们三个书生来这姻缘树下,是不是有点别扭!”

    裴旻笑着退了十步道:“别将我算进去,你们开心就好!”

    三人没有在这姻缘树下多呆,而是找了间名为“张飞肉馆”的酒店,点了招牌菜红焖肉,坐下来歇脚。

    裴旻喝着店家送上来的水,道:“看了昭烈皇帝门口的大桑树,不知还有没有张桓侯的桃花园。”

    “什么桃花园?”袁履谦早年来过逐县几次,还不知张飞有什么桃花园的。

    裴旻遗憾道:“那就是没有了,只是听过一个故事,太过经典,几乎以假乱真,也就随口一问。”

    颜杲卿来了兴趣道:“不妨说来听听?”

    裴旻正觉得无趣,又喝了点水,润了润喉,跟他们说起了三国演义里的桃园三结义的故事。

    作为中文系的高材生,裴旻的口才向来不错,加上故事耳熟能详也确实精彩,给他说的绘声绘色。尤其是他说到黄巾贼渠帅程远志统兵五万来犯涿郡,张飞挺枪刺邓茂,关羽举刀斩程远志,数万大军给刘关张三兄弟的五百人杀的落花流水的时候,周边传来一声高喝:“好!”

    裴旻这才发觉整个酒店的顾客都周围着他们周边的几张桌子听着,饭都顾不得吃了。

    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其中两个是逐县本地的好汉,另外一个避祸逐县,在当地人来看等于是半个逐县人。三国演义尊刘贬曹人所共知,裴旻将三英的形象说的如此高大,正对了他们当地人的胃口,听得是津津有味。

    颜杲卿赞道:“我还担心裴兄赴京赶考,一人远在他乡,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无人照应。现在看来,实是瞎操心。就凭裴兄这说话的本事,走到哪儿,都能赚足生活所需,不愁吃穿。”他所说的“说话”就是后来的说书。

    袁履谦也道:“裴兄真是多才多艺,这故事说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将刘关张三兄弟的性格特点都给说活了……佩服佩服!”

    裴旻也知三国演义的魅力,偌厚的一本书,他看了至少五遍,里面每一个故事,他都能说个一二,也不谦虚道:“过奖过奖!来,快吃,菜都要凉了。”

    这还没等他将肉块放在嘴里,边上就有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郎叫道:“朋友,你这故事说了一半,挠的我心痒痒,要不这样,你这饭前,我给你付了,你再来一段,把故事说完去,怎么样?”

    “好!雷小哥阔气!”周边听得不过瘾的客人也跟着一起起哄。

    裴旻道:“这位小哥好意心领了,只是这故事太长,真让我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们三人还有别的地方要去,不方便再说了。”

    那个叫雷小哥的汉子一脸遗憾道:“也罢,既然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这故事,真对我的胃口……”说着,对着掌柜喝了声道:“这一桌的房钱,记在我头上。此外再给我弄几个好菜送上。”

    裴旻看了雷小哥一眼,心底有些遗憾:若只有他一人,必请对方来与他同坐不可。对于这种性格豪气大方的人物,他向来很是欣赏,愿意结交。不过颜杲卿、袁履谦两人是单纯的书生,这书生意气,对雷小哥这种大大咧咧性格的人,未必能够认可理解。作为朋友,裴旻自然要顾念他们的感受。

    裴旻与颜杲卿、袁履谦边吃边聊,突然殿外冲进来一个妇人,气喘吁吁的,还未来得及认人,已经扯着嗓子叫道:“雷震,在不在……雷震,你娘病倒了,还有心在这里吃酒?快去请大夫,回去看看……”

    雷震?

    裴旻听到这个名字,突然觉得名字好熟,好像在哪听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正思索间,那个雷小哥猛的窜了起来,迈着脚丫子就往外跑。

    裴旻不加多想,高叫道:“雷兄弟,门口栗色的马是我的,你要是会骑马,骑我的马去,我在这里等你……”

    雷震突然顿住脚步,应了一声:“多谢!”紧接着便是一阵马蹄声渐渐远去。<!--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