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高中喜不敌离别愁

第九章 高中喜不敌离别愁

    裴旻原地呆了半响,不解薛讷为什么会突然如此,想着他最后的话,脑中浮现出当时薛讷给他看的地图:安东都护府隔绝在外,左有奚族契丹右有新罗。而辽东与安东都护府的交界处便是昔年高句丽所布置的防线,那一带山多路险,不利于奚族契丹骑兵行动。所以就算奚族契丹早已跟大唐撕破了颜面,也一直未找安东都护府的麻烦。

    这从水路奇袭营州,看似麻烦,正好可以避开奚族契丹骑兵的优势。只要奇袭得手,奚族、契丹不善攻城,却有可能收复失地。

    这一招不能大破敌军,目的却能达到。

    平心而论,以大唐现在府兵的战斗力,想要在战场上正面与善于骑射的奚族、契丹打野战,并不现实,讨得便宜已经足够了。

    裴旻心知薛讷的能耐,他既然已经决定,因有一定把握,细节部分自有他们的谋臣团安排,自己这半个门外汉,没必要瞎参合进去了。

    离开了大都督府,裴旻骑着自己的小栗毛赶往府邸。

    说来也怪,原本他是信心十足的,但想着成绩即将出来,意外有些忐忑了。对于第一场第三场的默写与墨义,他很有信心,但是第二场的帖经却有点拿捏不准,帖经包含太广,内容随机,完全看脸。他回答的不算差,但也说不上好。若真有什么意外,考砸了帖经肯定是关键。

    慢悠悠的来到了府衙门口,还未到公布结果的时间,府衙门前已经聚集了三十余位等候成绩的学子。他们翘首以盼,但又沉默不言,复杂之情,无言以表,相互之间认识的不少,竟无一人说话,安静的有些可怕。

    裴旻也受到了点点气氛影响,原本有点忐忑的心,变得略显紧张。索性不去想这些,将身子靠在小栗毛的身上,闭目暗思着剑招,想着自己的大杂烩剑法可还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这一念及剑,裴旻突然发现自己忐忑紧张的不利情绪瞬间就消散无踪了,甚至有一种感觉,一剑在手,万事无忧。

    这一发现,裴旻不由哑然失笑,因为剑道上的天赋,自己竟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委实有趣。

    便在这时,贡院屋门大开,幽州长史手中持着榜文走了出来,他身旁还有十余名持拿刀枪的兵卒护卫,最先的护卫高呼着:“让开让开,长史大人放榜了。”

    原本在告示牌边上的考生纷纷退让开来,而在四周等着的考生一拥而上,迫切的想知道自己是否上榜。

    裴旻没有拥挤上去,这心里平和以后,自信心随之而来:他在等人念出他的名字!

    熙熙囔囔的喧闹声中,裴旻如愿以偿的听到了他的名字!

    “解头是裴旻!”惊呼声中带着遗憾可惜,还有丝丝的羡慕与不满。

    听到这几个字,裴旻的嘴角翘了起来。得了解头,贡生的身份已入瓮中。

    很快他有听到了不好的议论声。

    “早就知道是他了!”

    “跟大都督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不是他?”

    “听说他的解试资格就是大都督亲自举荐的,大都督镇守幽州十几年,除了这裴旻,何曾听过他举荐过别人?”

    各种质疑声跟着传进了裴旻的耳中,榜上有名的尚好,榜上无名的更是臆想连连,说的头头是道。就如鸵鸟一般,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开始诋毁他人诉说不公。

    对于这方论言,裴旻只是笑了笑,没去与他们计较:不遭人妒是庸才,跟他们计较,反而随了他们的意思。

    他原本想等着人群散了,再去看榜: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让一让,让一让……”

    裴旻拉着小栗毛,高呼着往前走着。

    排在后头的考生都默默的往前挤,如此高调却无一人。

    一个个都好奇的往后边看来,议论纷纷!

    “他是谁?那么嚣张?”

    认识的自然回答:“不就是裴旻!”

    面对裴旻的霸道上前,众人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来到近处,猩红的榜单上有十个名字,这十个名字都是有资格入选贡生上京赶考的。但真正能够选中的只有三人,裴旻见位列榜单第一的正是他。顺着名字看下去,第二是袁履谦,第三是颜杲卿,正如预想的一般,他们三人包含了三甲。第四个名字让裴旻有些意外,竟是裴羽。袁履谦、颜杲卿主动放弃名额,想来三个贡生赶考有他一个资格。

    他不再往下看去,转身离开了人群,带着几分嚣张的笑意,策马远去了。

    只留下一阵议论与不平。

    既然看他不顺眼,那就让看他不顺眼的人继续不爽下去,关键还奈何他不得!

    回到裴府!

    袁履谦、颜杲卿闲的无聊,在前院晒着太阳看着书,见裴旻回来,忙上前讯问结果。

    裴旻笑道:“那还用说,三甲我们兄弟包了!”先前他的笑带着几分嚣张,刻意为之。此刻的笑才是因为自己考出了好成绩而开心的笑,是与真正的朋友一起分享快乐的笑。

    袁履谦、颜杲卿也喜道:“本应如此!”袁履谦更进一步道:“让我猜猜,裴兄笑得这般开心,想来如你所愿。解头无疑。次之嘛!论才学,昕哥胜我一筹,但这次解试我如有神助,尤其是帖经考得多是我研读过的内容。第二应许是我?”见裴旻点头笑道:“昕哥此次要输我一筹了!”

    颜杲卿毫不意外,颔首道:“此次确实是我输了,愿赌服输。裴兄良驹借我一用,我去集市买点酒肉,今夜我们好好的吃上一顿,庆贺裴兄高中,也预祝裴兄此番入京,高中状元。假以时日,或许还能同殿为臣。”

    裴旻收起了笑容,道:“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这成绩已出,意味着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天南地北,想要再见,也不知多少年以后的事情。

    当夜三人大醉一场,彼此绝口不提分别之事,却抵不过时间流逝!

    第二天一早,裴旻送走了在这个世界上最早结识的两位知己好友。<!--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