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玉真公主持李持盈

第二十四章 玉真公主持李持盈

    玉真观!

    叶法善正在讲述着《道德经》,道家以老子为尊。在汉桓帝时,以把老子作为仙道之祖,道教尊称名称为“太上老君”。

    《道德经》自是道家必需研究的入门学问。

    叶法善出身于天师世家,祖宗三代皆为道士,而且世代侍奉李唐皇室,以经历高宗、武则天、中宗、睿宗四朝到现在的李隆基时代算的上是五朝,其本人敏而好学,史上记载“好古学文,十一诵诗书,十二学礼乐,研穷周易,耽味老庄,河洛图纬,悉皆详览”。李唐皇室向来信奉道教,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甚至认了老子李耳为祖先。后来武周篡李,武则天推崇佛教,道家地位有所下降。但自从李氏重新夺回江山之后,道家的地位再次上升。

    叶法善也得以再次侍奉李唐皇家,御封为天师,赠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而叶氏一门三代道士,均受朝廷封赐立碑,在整个中国道教史上独一无二,连道教创始人张道陵也望尘莫及。

    这食君俸禄,忠君之事,叶法善受李家供养,自然也要为李家出力。尤其是李唐皇室的公主,有事没事的喜欢出个家,当个女道士,叶法善作为当代道门首领之一,自然要给她们授箓传度,也就是将她们引进道门,当她们的师傅,跟她们传授道学。

    此刻听叶法善讲课的唯有一人,正是太上皇李旦的爱女,当今皇李隆基的亲妹妹玉真观观主玉真公主李持盈。

    李持盈今年不过十二岁,对当道士完全没有兴趣,只是为了避免和亲远嫁异域,才跟姐姐一同入道,拜入叶法善门下。毕竟现在的大唐并非原来,早年大唐威凌天下,大唐公主地位尊贵。现如今大唐威势早不如前,远嫁他乡,日子肯定不好过。

    对于叶法善讲述的道学,李持盈听的无聊,还是勉强听着:因为她发现听个老道士瞎吹无聊,但不听他瞎吹,一个人待在这豪华的道观里更加无聊,到头来还不如听他瞎吹。

    “仙师,观外有一个叫孙溥的求见!说他是孙老神仙的孙子,有急事找仙师……”

    叶法善皱了皱眉头,看了李持盈一眼。

    李持盈笑道:“仙长自便,老神仙对我李唐有大恩,他的后人,不可怠慢。”

    叶法善作揖离去。

    李持盈翻了翻走中的道德经,一字一句早已看了千百遍了,更是无趣,眼珠子一转,偷笑着跟在了叶法善的后头。

    叶法善在偏殿接见了裴旻、孙溥。

    孙溥对于刘神威的事情一概不知,由裴旻将经过细说。

    裴旻道:“圣善寺的那伙人堵着西市的南面坊口,其他几门想来也给堵住了。刘道长至今有没有落入那群贼和尚之手尚不清楚,就算没有给他们抓到,也逃不出西市。”

    叶法善听极缘由经过,勃然大怒,喝道:“惠范猢狲,当真可恶胆大妄为之极!”

    裴旻不晓得刘神威这号人物,叶法善哪能不知道。当年孙思邈威名在外,身在民间却多次入宫为太宗皇帝、长孙皇后、高宗武后等人医病,天下第一名医的名头,无人不服。为了让孙思邈留在京城,不论是李世民还是李治都费尽心思的挽留邀请,孙思邈一心为民,压根不想吃皇家俸禄,逼得无奈,将自己最得力的徒弟也就是刘神威留在了京城进了太医院。

    刘神威医术虽比不上孙思邈,能力却在众多太医之上,为李唐皇室立了不少功劳。后来他在太医院带出了张文仲、秦鸣鹤两个徒弟,便辞官走上了孙思邈的老路。虽然时日已久,刘神威早已是一介白身,但他的功劳地位是无法抹灭的。

    佛道不相容,叶法善对真和尚都怀有敌对的心,更何况是惠范这种六根不净的胡和尚,此时见他欺负到了自己的好友头上,气得直接开骂了。

    裴旻正想说话,心念却是一动,口中道:“谁在偷听?”闪电扭头望向偏殿外:只见一个漂亮到极点的小丫头正探着脑袋在往殿内瞧着,四目对着正着。

    李持盈本是出于好玩,不想给逮个正着,心虚之下,要将脑袋缩回去。不想用劲过大,砰的一下撞在了门侧,痛的叫出了声来,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眼泪水都滚落下来。

    裴旻见是个小姑娘,哪里知道她是就是历史上那位诗佛王维、诗仙李白都争先巴结的玉真公主李持盈,忙上前道:“没事吧,抱歉,我帮你揉揉?”说着,当真伸出手拉开了李持盈抱在头上的双手,看着小姑娘的侧额头红肿起了一大包,心底颇为过意不去,以掌心轻轻的揉着。

    李持盈有点傻眼,她实在想不到面前这个害她撞头的少年郎这般胆大,竟然在她头上动起手脚来了。

    裴旻所作这一切都是自然反应,尽管他得到了历史上裴旻的记忆,但真正的灵魂始终是裴静远为主导的,在个别时候,他会不知觉的做一些后世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后世,你若害了一个小女孩砰了头,将她弄哭了,道歉什么的自然是少不了,看看伤口,若是严重,搓揉伤口活血化瘀也是正常行为,不会有人说你猥亵未成年少女什么的。所以裴旻本能的就那么做了……

    这揉了两下,见小姑娘全身都僵硬起来,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如今身在古代:古代十二三岁已经可以嫁人了,有肌肤之亲的概念……

    心念电转,裴旻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忙道:“姑娘莫怪,你这额头上的伤极重,弄不好会留道伤疤,可就不妙。我懂些医术,帮你揉揉,保证不会留有伤痕。”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李持盈已到了爱美的年纪,对于自己的容貌也极为自信,不想自己额上多道疤,忍着那股淡淡的羞意,任由为之了。

    叶法善这时走到了近处,他与李持盈名为师徒,但真正接触的并不多,没听出那声惨叫是李持盈的声音。裴旻又挡住了他的视线,这来到近处才发现是李持盈,带着几分看英雄的眼神瞄了裴旻一眼,作揖道:“见过公主……”

    裴旻傻了!<!--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